Skip to main content

“回归了自我又抛弃了自我,这样的新海诚你喜欢吗?”——《天气之子(天気の子)》的一点观后感(含剧透)

————如果说君名是被诚哥喂了十年苦酒后终于苦尽甘来等到的一粒糖果,那么天气之子就是一顿甜点点缀得颇为精致,主菜却做砸了的正餐。

 

由于前作2016年的《你的名字。》取得的巨大成功,使得《天气之子》成为了可以说整个2019年度最受关注的动画电影。笔者在第一时间观影完毕后也是五味杂陈,虽然部分感想在微博上已经吐槽过了,但辗转反侧之际,心中仍然有不少话不吐不快,于是简单地再多写一下吧。

画面自然是满分这个不用说(而且我怀疑诚哥这回似乎又把主要精力放到这上面了),音乐方面虽然依旧是君名的原班人马,但总的来说效果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无论是对剧情带动还是气氛的渲染,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高潮场景外,远不如当年君名的效果,有印象的观众可以翻出君名的OST,听着一首首曲子,闭上眼睛,熟悉的画面就会从脑海中闪过……

好了,微博上吐槽过的部分不再提了,这里打算重点说一说剧情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一些感想。

 

一、剧本——“半途拉胯”与“些许的偏差”

本片前40%~50%的部分中,叙事的手法和表现形式同君名是惊人的相似——男女主角相遇,通过日常情节加上音乐逐渐展开剧情,开始点破核心设定……应该说这部分的实际表现除了因为整个片子偏向于灰暗色调导致日常情节的欢乐度要少很多之外,至少是可以打出和君名相当的分数。在这部分中,可以看出诚哥借鉴了君名的成功经验,将很多和人物相关的细节融入到了日常当中:

自己种的豆苗和韭菜以及恶劣的居住环境显示了阳菜一家生活的艰辛

但当年君名用了30分钟左右就很快进入了剧情的核心部分,在当时还被抱怨过前期男女主角的感情发展得太快有些不现实,起初我也是持同样的观点,然而现在回头看沉闷了50多分钟才逐渐进入正轨的本片……真是有种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的感觉。特别是这个剧本尤其是后期,在逻辑上站不住脚的细节非常多(比如高调的晴女活动,比如无能的警方……),更令人奇怪的是本片对核心设定几乎完全没有交代清楚,比如天空掉下的透明的鱼的正体是什么,席卷关东地区的超级雨云如何由来,晴女的悲惨命运究竟真相如何……一切都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和解答。虽然当年君名的剧情在诸如二人在长达一个月的相处时间内没有发觉时间线的差异等细节上也被人吐槽过,但起码在设定上,君名是可以自圆其说的,观众可以通过各种剧情的细节描写和考据弄清楚并整理出一套完整的民俗传说和灵魂穿越的时空观。老实说,作为一个预期放得很低,但唯独这方面还是存在一丝丝期待的观众,我感到很遗憾。

另外,这个片子对于角色个性的刻画也远不够鲜明。君名前期大概只用了20到30分钟左右就交代清楚了泷和三叶二人的人际关系圈子,早耶香、敕使、四叶、一叶外婆、奥寺前辈……甚至包括醉心于竞选的宫水俊树,挑口水的三人组在内,所有人都刻画得活灵活现,在这个故事中每个角色都有着自己清晰的定位,发挥着独特的作用;而天子之子在这方面让我觉得几个主要配角须贺圭介大叔,夏美大姐姐还有凪,干脆就是完全充当了工具人的作用,这点在最后帆高拼命向废屋屋顶的鸟居攀爬的情节中可谓体现到了极致,甚至片子结束之后提起这些角色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不通过搜索都没办法记清楚他们的全名叫什么……好吧,充当工具人没有什么,但这并不意味着工具人的行动应该是机械的缺乏动机和逻辑的,最明显的就是来劝降帆高的须贺大叔,在之前警察搜查事务所的时候他流下眼泪的情节让人隐隐觉得他的亡妻明日香的逝去其实另有隐情,甚至让人不免猜测到难道其实明日香也是因为做晴女才离开这个世界?当然这样的猜测最终还是落了空,那么后续须贺帮助帆高甚至打警察的情节就真的太令人满脑袋黑线了,在这里我明显能听到坐在旁边的观众因为困惑和不满而发出的窃窃私语。

直到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也许是宣发的跑偏,也许是君名的噱头和情结太过浓重,也许是对新海诚的风格不够了解,总之无论如何,那一瞬间,恐怕坐在电影院里的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观众对这部片子的期待同片子真正的主旨都出现了些许的偏差……

 

二、主旨与立意——“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其实本片的核心主旨非常简单,就是“为了心爱的人做出一往无前的选择”,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叙述这个主旨,围绕这个主旨引起争议而服务。然而在我看来,而本片最大的硬伤恰恰就是这个主旨的立意实在是格局太低,太过于残忍。

天气之子实际上就是将电车轨道这个经典的道德难题具现化,那么,首先抛开帆高的选择是不是值得批判,单纯就选择本身而言,剧情压根就做出过什么有力合理的铺垫和描写,二人一开始的晴女活动都是一些非常微小的接近鸡毛蒜皮的事情,从这些难以上升到“献祭自己换世界”这样高度的使命感,从而也就难以通过这些情节使观众产生足够的共情来理解帆高的选择,甚至是理解在此前阳菜的选择和牺牲。另外,我非常想说的是,可能男主角帆高是我看过诚哥的这些作品中最不喜欢的一类男主角。帆高这个角色给我的感觉就是自始至终没有得到任何的成长,自始至终都在是用眼泪解决问题,自始至终都是在仰望着祈祷着……

 

当然你可以说,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这样真挚单纯的情感,总是会有一往无前不顾一切的“中二”热血,甚至可以干脆说“我就是(馋她的身子)想和萌萌的双马尾妹子在一起!”,然而没有成长作为结果的中二与冲动,同莽夫何异?况且扪心自问,除了日剧跑,你又为此出过多少努力呢?这样的努力比起君名中泷为了三叶的种种付出来说是不是有点过于廉价?都是为了心爱的人付出一切,但为什么本片的男主和泷得到的评价几乎就是相反的?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少年的轻狂与热血,一直是叛逆题材的钟爱,但通常叛逆题材的核心着眼点是对父权和权力社会的反抗,是个体的独立与成长,而本片则更像是几个叛逆的孩子闹够玩累之后回到了温柔乡,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过着安稳的日子,反正一切自有人买单。

电车轨道难题本质上是一个出发点就充满恶意的二难问题,硬要回答的话答案只能是残忍的,就好比你的女朋友硬要你说自己和你的母亲落水你先救谁一样,无论如何结果都只能是伤害一方的“送命题”。帆高这样的选择自然不能说错,那么反过来我是不是同样可以站在这样一个立场上残忍冷酷地说:

这座城市……

在平交道口有着贵树和明理的足迹,

在御苑花园有雪野老师和孝雄的邂逅,

在须贺神社的坡道上有着泷和三叶重逢的泪水,

这座匆忙喧嚣的城市,承载着人们的梦想和希望,是曾经诚哥笔下的角色们的光明的希冀与未来,是无数观众情怀的寄托。

用它去交换两个人的长相厮守?

抱歉,我不能接受!

诚哥在之前的访谈中表示天气之子这部作品的初衷就是在看到因君名得到了一些批评的意见后尝试要“引起更多的批评与争论”,显然从结果来说他做到了,设置一个道德困境的确是引起激烈争论的有效方法。然而作为一名观众,一名单纯只是想在影院中欣赏一下自己中意的导演的作品,逃避一下现实的辛劳与不如意,获得两个小时的快乐的人来说,我很想说我不想在看一部电影尤其是动画电影的同时还要去思考艰难的选择题,不想像玩《冰汽时代》(Frostpunk)那样辛辛苦苦一番到最后还要接受“这一切值得吗?”的荒谬的道德审判,更不要说这个选择题的一方本身的表现就想让我尴尬和发笑。观众,起码是相当一部分观众,想看到的是流光溢彩,充满生机和希望的舞台,想看到的是泷、三叶、敕使、早耶香这样的老朋友久别重逢带来的欣慰和亲切感,想看到的是阳菜在旅馆里唱着星野源的《恋》的活泼与欢乐。

在这些情节的时候我分心观察了一下观众们,他们脸上的笑容无不是发自内心和纯真的……

对于天气之子这部作品,我不太清楚诚哥内心对它的定位是一部纯粹的商业流量作品,还是君名之后的一种内心的固执和反叛……总之,我认为以一个二难问题作为这部片子的核心主旨是非常不合适的,至少是对于我这种想得有点多的成人市场观众来说。

——一切的一切,都在花火大会的那个绚烂迷人的夜晚,走向了难以挽回的地步。

 

三、其他感想——“回归了自我又抛弃了自我,这样的诚哥你喜欢吗?”

首先原谅我之前一直以君名作为参照物对这部片子进行评价。胜景不常,盛筵难再,在君名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后,任何一个理性的观众都不会认为接下来可以延续这样的成就,实际上在观影前我整个心理预期是放得很低很低的,因此比起很多抱着想看到君名MKII心情的人来说这个片子给我的感觉其实并不差,没有微博上一些评论者形容的那样糟糕,至少这部作品不应该接受单纯恶言的一句话批判。仔细想想,诚哥自身的浪漫主义,对于都市和邂逅的偏爱并没任何改变,阴郁而彷徨的东京都市同以往诚哥笔下的那个光鲜亮丽的东京都市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诚哥这回把硬币的另一面翻了过来——发自内心的爱一件事物就要接受它的任何一面,乃至在认清现实后仍然保持着热爱。

同样,本来我认为从星之声一路看过来,已经对诚哥和他的作品了解很多时,看完天气之子我才明白我自己包括很多国内的观众还是误读和低估了诚哥的一些想法和坚持,当然这和大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比如当初在11区市场广受赞誉的京阿尼制作的话题作品《声之形》,在国内这种洋溢着截然不同的激昂向上的社会氛围中,得到的显然就是完全不一样的评价……嘛扯远了,无论是笨拙的叙事节奏,还是笔下主角的固执与坚持,天气之子让我恍惚间看到了当年那个驾驶着旋翼机冲向联邦国高塔的少年……观众以为诚哥抛弃了自我,放弃了治疗,“跌落了神坛”,其实那份初心与自我,诚哥仍然像帆高一样坚持着。

——只是,这既有坚持又有放弃的诚哥,依然是你喜欢的吗?

 

——————————————————————

PS:为了写作不得已使用了一些枪版视频截图,很抱歉。

PS2:关于这部片子的主题歌,在我看来,我甚至觉得是不是诚哥干脆就是听完了《愛にできることはまだあるかい》之后才动笔写的剧本……一位朋友评论说在君名取得成功后,诚哥迫切需要摆脱RADWIMPS的影响,这个观点我深以为然。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