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七)

 

接上期:点击

十三、重返糸守町(其一)

泷与三叶约定的出发时间是下周六的早晨,早上八点钟在JR东京站会合。为了这一天,同时也是为了吸取上次去糸守町的惨痛教训,泷这次带上了足够的补给,背包里装满了足够两人坚持一天的干粮和水,还有大比例的旧版糸守町地图以及小心翼翼用防水袋包裹好的那本素描册;虽说手机有了GPS很方便,但以防万一裤兜里还揣上了指南针,还有照明用的神火手电;身上也穿上了防风防水的冲锋衣。

等了不一会儿,三叶出现了,全身也是便于行动的野外服装,只是……

“三叶小姐……你的头发……”泷有些疑惑地说道。

“啊?啊……尝试换回了以前的发型呢。”三叶拨弄了一下垂下来的鬓发,只见平日常见的披肩长发被扎成了两条辫子,然后再卷起来用那条手工织绳仔细地固定在脑后,“还是在糸守町上学的时候呢……这个发型。很奇怪吗?”

“啊……当然不,怎么会呢!只是……有点新鲜呢……”泷摆了摆手说道。【怎么会奇怪呢,应该说没有剪掉长发真是太好了呢……】泷发自内心地暗自庆幸着,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泷偶然间看到了一部据说是非常有人气的作家写的小说。虽然小说本身很话唠,但气场强大的女主角给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泷也就饶有兴致地一直看了下去……不过后来当看到包括女主角在内的女性角色都毫不犹豫地剪掉了自己的长发后,泷果断放弃了——啊,说来这部小说好像直到现在还在火热连载中,最近还出了新篇章。

『开往富山的列车即将到站——』广播的声音将泷从自己飞扬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啊!那我们走吧!”三叶牵起泷的手,向入口走去。泷面前的三叶看起来似乎更像一个兴致勃勃地准备出游的高中生……嘛,都说女人会随着心境的改变而变换自己的发型,大概三叶也是这样吧……

……

『咯当……咯当……』新干线飞驰着,景物快速地向后退,不一会儿眼前的灰色的钢筋水泥丛林就变换成了翠绿的山峦和农田。与五年前相比,去往糸守町所在的飞驒地区已经方便了不少,泷和三叶从东京出发到富山站转乘高山本线,然后又经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到达了高山站。

至此,作为本地人的三叶所熟悉的路程基本就结束了。本来当年是有一趟乡间的支线电车能够直通小镇旁的车站,但随着八年前彗星摧毁了一切,这趟电车也失去了运营的意义。泷和三叶在出站口仔细地端详着公交巴士的交通线路,随后决定先前往距离糸守町原址最近的一个车站,然后再想办法自行前进。

『嗡嗡嗡……』巴士沿着国道在山间穿行着,有别于东京这样的大都市,乡间充满视野的碧绿伴随着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飞驒地区这一带作为旅游登山的圣地也是颇有名气。然而对于此行有着重大目的的泷来说,面前的美丽风光自己却无心过多地欣赏,而似乎是旅途的疲惫,在列车上还时不时和泷聊上几句的三叶此刻在泷的身旁也是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抱着背包,任由身体随着汽车的颠簸摇晃着。车上的乘客稀稀拉拉的,除了泷和三叶外,也只有五六个人,车里安静得出奇,引擎爬坡时的轰鸣声伴着逐渐强烈的日光,带了越来越浓厚的沉闷感。

…………

『これ以上(いじょぅ)なにをうしなえば こころはゆるされるの~~~

要再失去多少东西 才能得到宽恕~~

どれ程(ほど)の痛(いた)みならば もういちどきみにあえる~~~

要再经历多少痛苦 才能与你重逢~~~

………………』

突然从后面传来了手机播放出的音乐声,泷回头望去,坐在后排的一个带着太阳帽的年轻人似乎是忍不住无聊,打算放些音乐给自己解闷,然而……这样的举动,在泷看来除了增加了噪音让本就沉重的空气更加的凝重之外,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轻松的气氛。

『こんなとこにいるはずもないのに~~~~

明知道你不可能在那里~~~~

奇跡(きせき)がもしも起(お)こるなら いますぐきみに見(み)せたい~~~~

假如能发生奇迹 我希望能马上与你相见~~~~~

………………』

【唔哇……还真是怀旧的歌呢……】听到歌词的泷暗自感叹道。这首歌诞生的时候泷甚至还没有出生,至于为什么会对这样的老歌留下印象呢?泷回想了起来,在大学的时候,在音像出租屋闲逛的时候被一张封面充满飞舞的樱花的电影碟片所吸引了,这是一名风格独特也算小有名气的导演的作品,特别是绚丽写实的画面,让同为美术爱好者的泷产生了深刻的共鸣,泷毫不犹豫地租下了这张碟片,回到家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结果……虽然标称是爱情主题的电影,但最终结局,男女主人公在樱花飞舞的季节里,在平交道旁遗憾地擦肩而过……

……那一刻,泷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欺骗和内伤。而这首老歌的重制版作为主题曲就恰好出现在终局的一幕,给泷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据说这名导演的其他作品也是类似的风格,后来甚至好像还模仿过吉卜力……尽管从美术的角度来看,泷对这位导演的作品还是十分欣赏,但自己还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如果总是不改变这么令人愁断肝肠的叙事和结局,那么他的作品恐怕这辈子都别想卖座了……

【春天……樱花……擦肩而过的爱情……】突然泷感觉似乎和自己的经历重合在了一起……这首听了就令人怅然若失的老歌,似乎在预示着前方等待自己的除了要寻求的真相外,还有一个不幸的结局……

【不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泷赶紧打消涌向心头的不祥念头,【都已经向三叶小姐夸下海口了,怎么可以自己先气馁起来呢!给我振作点啊,立花泷!】

泷向后排投去了不满的目光,而握着手机的年轻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视线,关掉了音乐,把帽檐压得更低了。

“啊!说来……三叶小姐!我一直想说呢,你用来系头发的这根头绳真得很漂亮呢!”为了驱散沉闷的气氛和不祥的念头,泷决定寻找一些话题,“似乎在别的地方很难见到,是糸守町当地的特产吗?”

“啊?这个吗?”三叶听了,摇晃了一下头发,颜色鲜艳的绳结摆动了一下,“嗯,是的呢,这个叫做‘组纽’,是手工编织而成的。”

“手工?!难怪如此的精细,不像是机器做出来的呢。啊……说来,这好像是神社传承下来的手艺吧,我记得在文献上看到过……”泷回想着。

“嗯,是的哦,我家世代经营的宫水神社,我们作为巫女……就是这项手艺的传承者呢。”三叶笑了笑,“当时整天帮着外婆做这些事,好复杂好烦人呢,要将不同颜色的线按固定的顺序编好,然后绷紧……”

在三叶描述工艺的时候,泷仔细地看了一眼那根头绳,尽管很细,但是却拥有非常细小复杂的纹路,想必编织者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吧……总之,泷觉得这项比绣花还要严酷的手艺果然还是适合三叶这样的女孩子,如果要是让自己这个糙老爷们来,还不如干脆杀了自己算了……

『……啊!我可做不来什么‘组纽’啊……』

咕咚!泷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人在耳边说着什么,但身边又没有其他人……是错觉吗?

“泷先生?”三叶有些疑惑地问道。

“啊……啊,没事……”泷慌忙掩饰了一下,然后岔开话题,“那么,这项手艺是有什么含义吗?”

“嗯,听外婆说,组纽是凝结了糸守町上千年历史的产物……虽然具体我也不懂啦,嘿嘿。”三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总之,每次制作这东西的时候外婆总会在旁边唠叨着‘啊,现在连糸守町的历史都不教了吗?听好了,在距今200年前的时候,卖草鞋的山崎茧五郎家的浴室突然起了火,把这一带烧了个精光,神社和古籍都被烧毁了,史称茧五郎之火。结果因为这场大火,组纽纹样的意义也好,神社祭祀的舞蹈也好,意义全都无从得知,流传下来的只有形式’……”

“原来还有这样丰富的历史啊……”泷感叹着,虽然自己也曾经看过很多关于糸守町的资料,但此刻才发觉自己原来对这座小镇还是很陌生。

“外婆还经常说,这些组纽就象征着万物都可以拥有的‘结缘’……就像时间一样,聚拢成型,扭曲缠绕,时而回转,切断,再重新链接……虽然我还是很难理解这些话的意思吧。”三叶继续说着,“不过最初父亲和母亲的相识和结合也是因为父亲是对糸守町历史感兴趣的民俗学家,我想可能外婆说的‘结缘’也许真的是有道理的吧……嘿嘿。”

聚拢成型,扭曲缠绕,时而回转,切断,再重新链接……泷反复咀嚼着这几个词【八年前,彗星落了下来,五年前,我到访了糸守町……如果说真的有所谓的“结缘”……】泷又望了望三叶头上的绳结:“那我和三叶小姐的‘结缘’……也是它的指引吗……”

“啊……”听到泷的话,三叶顿时眼睛惊讶得瞪得圆圆的,脸上泛起绯红,双手不住地揉搓着,“讨、讨厌啦……泷先生,真是的呢……”

“啊?啊——”【糟、糟糕!不小心说出来了!好、好丢脸!】发觉自己失言的泷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啊——对、对了,我记得在文献上还看到过糸守町还有不少有趣的地方特色呢——”泷赶紧转移了一下话题,“比如好像,还有……还有什么‘口嚼酒’来着,就是那个,巫女在祭祀仪式上咀嚼着生米,然后混着唾液吐出来封存发酵……啊咧?”

泷突然发觉眼前的三叶双肩在不住地颤抖,脸上羞赧的神情不知何时变成了更甚一筹的紫红色,眼睛里充盈着委屈的热泪,正用幽怨和不满的眼神望着自己……

【咦?怎么了?难、难道说,我不小心踩了什么地雷了吗……】泷想着【巫女……神社……祭祀……】

“啊————”泷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表情呆住了,脑内开始缓缓呈现出穿着巫女服的三叶制作口嚼酒的画面……

“不、不要做奇怪的想象啦!!!”

车内传出三叶的自暴自弃的哭腔。

 

十四、重返糸守町(其二)

车子到了距离糸守町遗址最近的一站后,泷和三叶下了车,开始按照手机地图的指引步行前进。该说不愧是山区吗,一路上的天气诡异得难以形容,时而艳阳高照,突然又猛地下起瓢泼大雨,然后又突然放晴……简直就像在两个电视频道间胡乱切换一样。望向天边,远处的高山上也挂着一片像是映着彩虹的七彩祥云……总之在大城市是看不到这样的奇妙景象的。还好,泷和三叶都做了充分的准备,一路上并没有被淋湿。一路上的景色相当的荒凉,安静得仿佛只能听到叶子婆娑的声音。

泷和三叶沿着县道继续前行着,就在山道一个转弯过后,眼前的情景就像是进入了桃花源一般。面前出现了一大块平缓的地形,沿着整洁的县道山路,两边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大大小小的饭馆和旅店,有的门口附近还被平整成了大块的停车场,停着三三两两的越野车和小货车,一下子充满了人类生活的气息。

泷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中午11点了。泷指着其中一家比较大的二层小楼的饭馆说道:“要不要先填饱肚子休息一下呢?”“嗯,同意。”三叶点了点头。

“来了您呐~~!”走进去,迎接二人的是一位皮肤黝黑充满活力的小伙子,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泷环视了一下,是间规模不算小的饭馆,虽然现在食客不多,但如果坐满了起码能供四五十人吃饭。

“二位先请坐,不好意思,刚刚店里来了点生鲜,需要人手,请稍等一下点菜的马上就来!”小伙子把二人引导至靠近窗子的一张桌子后,转身就去不远处的蓄水池旁忙活起来,看样子是来了几条新的大鱼。可是鱼似乎很不安分的样子,不停地摇摆着尾巴,溅起了大片的水花,小伙子和另一个看起来更年轻的戴眼镜的男孩子在吃力地整理着局面,这时“啪!”的一声,一旁的玻璃鱼缸中飞起一个圆形的东西,原来是一只甲鱼……居然像飞盘一样蹿出了水面,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啊~~真是的,怎么搞的嘛!”小伙子哭丧着脸无奈地叹着气。“呼呼!”看到这个有趣情景,三叶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位需要点什么吗?”这时从泷身边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转过头一看,中年妇女包着头巾,脸上的法令纹已经变成了深沟,看样子是从后厨出来的老板娘吧……

“啊!难道是……坂上阿姨?!”这时一旁的三叶惊奇地说道。

“咦?啊!难道是三叶酱……?好久不见了,还是那么漂亮啊!”眼前的老板娘惊讶地说道,“和朋友一起来玩吗?”

老板娘的目光转向泷这边,泷急忙行了个礼自我介绍了一番。老板娘叫做坂上智惠子,看起来是三叶的熟人。

“好帅的小伙子呢!啊~~莫非是三叶酱的男朋友吗?嗯嗯,毕竟三叶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嘛~东京的小伙子真是秀气啊!说来以前经常听到三叶酱喊着‘来世我要当东京的帅哥’呢!哦呵呵呵~~”

“啊啊啊啊……!没、没想到居然被人听到了啊啊啊!唔~~~坂上阿姨恁、恁在说啥子咧!!” 三叶捂住耳朵大叫着趴在桌子上,羞愧之下一不留神吐露出了方言。

“哈哈哈哈!虽然三叶酱已经长成大美人了,但还是这么有趣可爱啊,哈哈哈!”坂上阿姨乐不可支。

“喂,孩子他妈!磨蹭什么呢,赶紧过来帮我!”这时从后厨传来了一个中年大叔的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

“孩子他爸,你快出来看看啊!”智惠子阿姨兴奋地招呼着。

“真是的……大忙忙的——”一个身材魁梧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大叔掀开后厨的帘子,眯缝着眼一脸不耐烦地走了出来,古铜色的脸庞上因为辛苦的劳作留下了一道道深沟。他看到三叶顿时就愣住了:“哦?噢噢噢噢!这、这不是镇长大人的女儿,三叶吗?都长这么大了啊!唉,幸亏还留着上学时的发型,要不然真的认不出来了呢!”

“嗯,毕竟八年了嘛,纯一郎叔叔身体也很健康呢!”三叶抬起头笑着向似乎叫做坂上纯一郎的大叔行了礼,“想不到你们居然在这里生活了啊……”

“啊!是啊……毕竟小镇已经没有了嘛……”大叔低沉而又爽朗地说着,看来这对老夫妻和三叶一样,也是是糸守町的原住民。

“不过……这一带比想象的热闹很多呢。”泷感叹道。

“是啊……有好多原来糸守町的老居民干脆直接就在不远的地方安顿下来了。”智惠子阿姨说着,“毕竟,不像年轻人,可以有精力向东京啊什么的大城市去跑,人一旦上了岁数就安土重迁啦……俊平和公平也是趁暑假回来帮忙的。”

智惠子阿姨指了指刚才那两个小伙子,年纪大一些的皮肤黝黑的是哥哥俊平,年纪小一些皮肤更白看起来文气一些的戴眼镜的则是弟弟公平。

“唉,说起来,也真是够可笑的……”纯一郎大叔叹了口气,“自从八年前那档子事之后,每年都有好多学地质和天文的大学生啊,探险者啊,还有喜欢神秘现象的家伙们……过来小镇的遗址,真是服了他们了……不过拜他们所赐,这里是必经之路,生意一直还算不错吧。最近倒是人少了很多,可算清净了呢!”

“这、这样啊……”三叶无奈地笑了笑。

“唉……年轻人都去大城市啦,老人们留下来也是想离家乡近一些,真希望像你一样的镇里的年轻人能多回来看看,虽然已经是废墟了……但好歹也比总是来一群喜欢神神秘秘捕风捉影的神经病们要好。”智惠子阿姨说着眉头紧锁了起来。

泷完全能理解阿姨的心情,毕竟是养育了自己的家乡,即便因为天灾而破败仍然想守候在身旁,不希望好事者用猎奇的心态来参观。

“现在那个地方也还是老样子么?没有开始重建吗?”泷好奇地问道,距离自己上一次来已经五年了,说不定……

“重建个屁啊!”纯一郎大叔听了一脸不爽地说道,“虽然政府说了要考虑重新规划,但估计肯定还是没钱了吧!东日本大地震过去都十年了不还是那个鬼样子,更不用说我们这个小地方了,我看当首相的那家伙啊,真是……唉?那个家伙叫啥来着……?”

突然纯一郎大叔好像忘记了什么,开始使劲地挠起头来回想。这时,一旁正在干活的俊平看到他抓耳挠腮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老爸啊,你怎么连首相的名字都记不住了啊……真的没有老年痴呆吗?”

“啊?你这混小子,胡说什么呢?老子还健康得很呢!首相那种东西……十几年换了十个人,谁他妈能记得住啊!”纯一郎大叔不满地说道。

“可是最近的这个可是干了快十年了哦……”二儿子公平插话进来吐槽着。

“都一样的德行啦!嘴上说着什么‘要夺回强大的日本!’啦……‘让日本走向世界的中心!’啦……在电视新闻里吹嘘了半天这样那样的什么什么‘经济学’,结果这些年除了在外面碰了一圈钉子,还不是只会印钱印钱印钱……”

“好啦好啦……不要一见面就发牢骚啦!三叶酱他们还饿着肚子呢!”智惠子阿姨不耐烦地打断了纯一郎的话,向泷这边招呼着,“你们想吃点啥?”

“我来一碗高山拉面就可以了。”泷回答。

“我也是。”三叶回答道。

“好的……拉面两碗!”智惠子阿姨高声向后厨喊道,“你们先坐着稍等。”然后和纯一郎转身进了后厨。

“小镇的大家都很精神呢,太好了呢。”泷欣慰地说道。

“嗯……是的呢,自从上了大学离开这里去东京后,我也是第一次回来遇见他们呢。”三叶说着。

“说来你的父亲,镇长大人,还有外婆也是没有离开歧阜呢……”

“嗯,不过他们住得离这里远一些,并不顺路……”说到这里,三叶的脸上似乎又充满了怀念和些许的愧疚之情,“之前小镇还存在的时候,父亲作为入赘女婿本来是要继承神社的,结果因为妈妈的早逝,爸爸舍弃了神主职位要投身政治,然后就被外婆从神社里赶了出去……”

【原、原来还有这种事……】泷暗暗地想着,之前虽然知道三叶的母亲英年早逝,但一直很奇怪姐妹俩为什么没有和父亲一起生活……原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从那以后的父亲,一直醉心于政治和选举,对我和四叶的事关心得越来越少……为了这些,我没少和父亲争吵过。”三叶继续说着,“现在想想……可能真的有些对不住他吧……”

泷看到三叶的情绪有些消沉,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握住了三叶的手:“其实,我觉得你的父亲投身于政治也许并不是错误的。”

“咦?”三叶惊讶地抬起头来。

“你想想看,如果他没有成为镇长,那么八年前彗星落下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出面协调,疏散大家了呢!”泷说道。

“哈哈……你说的确实有道理呢。”三叶笑了出来。

“我想……成为镇长,或许是他命中注定的使命吧。而且……我觉得,能为女儿土下座的父亲,一定是一个好父亲。”泷用肯定的眼神说道。

“嗯!”三叶觉得受到了鼓励,开心的笑了笑。

泷也笑了,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那本素描册,翻开第一页就是那张小镇的全貌……【真是一个好地方啊……】泷不禁为这样一个生活着纯朴善良的人们的小镇从地图上消失而感到惋惜。

“拉面两碗!”这时智惠子阿姨端着两大碗拉面过来了。拉面热气腾腾,虽然不是很华丽,而且里面作为配菜的肉也只是普通的叉烧,但是四溢的香气仍然令人食指大动。

“啊拉?东京的小哥,你画的是糸守町?画得好像啊,手艺真棒呢……”智惠子阿姨偶然间瞥到了泷的素描册,惊讶地说道。

“哈哈哈……您过奖了,还好啦。”泷有些不好意思。

“话说你们这回也打算回小镇那里看看?”智惠子阿姨问道。

“嗯,您说得对!我们希望能去小镇的遗址那里,最好是能进去……”泷回答着。

“那待会儿让老头子开车带你们去吧!”智惠子阿姨笑着说道。

“唉?真的可以吗?”三叶惊喜地问道。

“当然了!而且可以想办法接近原来的糸守高中,那里应该是最近的地方了……一般外人很难找到去那里的路呢!”

【实在是太好了!】泷发自内心地想着。自从离小镇越来越接近,好事情真是接连不断,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泷断定着。

“好嘞!这个也是你们的!”这时一双充满肌肉和老茧的大手又端上来一个盘子,原来是纯一郎大叔。泷定睛一看,盘子里是用飞驒牛肉精心制作的炒菜……

“咦?不好意思,那个……我们好像没有点这道菜啊?”泷奇怪地说道。

“嗯!这是我请你们的!”纯一郎大叔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

“哎?可是这……”三叶想要推辞些什么,毕竟,一眼就可以看出,这道菜可不止一般拉面的价格。

“哼哼!就算是我们欠镇长大人的吧!”纯一郎眯缝着眼欣慰地笑了,“毕竟那天……夏日祭的时候,俊平和公平,刚好在神社呢……”

【夏日祭……对了,那天的灾难,彗星落下的地点刚好就是举行夏日祭的宫水神社。】泷回想起文献中的记述。

“是啊……如果不是镇长大人,我们两口子早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活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智惠子阿姨怀念地说道,“而且小哥你画的糸守町,真的很漂亮呢……这就当作是你的奖励好了!”

泷惊讶地长大了嘴……

泷明白了,老两口已经把自己当作了本乡人……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款待!”泷用力地点了点头,大口地吃起菜来。

难以形容的美味和温暖在口中扩散,久久地余味未绝……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