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六)

 

接上期:点击

十二、尘封的记忆

“哎……?那个……被彗星摧毁的……”泷惊道,之前虽然知道三叶小姐是岐阜县出身,但想不到居然会是那个糸守町……八年前,1200年到访一次的迪亚马特彗星在近地点处发生了分裂,碎片化作了陨石坠落在了那个小镇,酿成了世界史上罕有的灾害。

“嗯……就是那个小镇。”三叶小姐点了点头。“之前是个风光还算不错的地方,然而又穷又挤,什么像样的商店都没有……有一次敕使说要请我和早耶香去咖啡厅,结果只是个周围光秃秃的破烂的自动售货机呢……那个时候的我整天嚷嚷着‘让我赶紧毕业然后去东京吧’……”说到这里,三叶的缓慢的语气中充满了依恋,“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小镇……在彗星砸下来的那个瞬间,我才明白,那个地方对我有多么重要。不想看到亲人和朋友……不想看到邻居们和熟悉的人就这样死去……”

“但是,最终小镇的人们都平安无事吧?”泷插话道。

“嗯,是的呢……你猜是为什么呢?”

泷皱紧了眉头想了想:“唔……当时的镇长,在彗星坠落的前一个小时发布了防灾演习,于是就这样奇迹般的使得小镇的居民躲过了一劫。这样吧?”

“呵呵……你觉得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三叶苦笑了一下,“‘镇长宫水俊树的大活跃!仿佛得到了神迹的指引!’之类的新闻报道的说辞?”

“宫水俊树镇长……等一下!宫水……难道说?!”泷好像发现了什么。

“是的……你猜的没错,镇长宫水俊树是我的父亲,而我们宫水家就是当地继承和经营宫水神社的家族。”三叶淡然地说道,“而他发布防灾演习的原因,既不是什么神迹和第六感,也不是什么巧合……那是因为……”

说到这里三叶顿了一下,泷感到喉头发干,偷偷地吞了一下口水。

“这件事……小镇会被彗星摧毁这件事,是我告诉他的。”

…………

…………

泷楞了半晌……

“哎?哎?!!!真的假的!”一分钟后,泷才发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叫了出来,“这、这……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啊……”

三叶苦笑道:“当然了,因为这件事是只有包括我、四叶、父亲、外婆,还有敕使和早耶香他们,还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的秘密……一来,这件事过于荒谬,就算真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二来,父亲他……是为了保护我们……我还有敕使和早耶香他们……”三叶的情绪低沉了下来。

“保护……?”泷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们是罪魁祸首啊……”三叶小姐长叹了一声,接着说道,“得知彗星将要坠落,因为预计没有人会相信我们,我们决定自己先采取行动。敕使偷了家里施工用的水胶炸药,然后引爆了小镇的变电站并趁停电的机会劫持了防灾用的无线电广播,早耶香那边则是冒充了当播音员的姐姐,负责在广播中将小镇的居民们引导至安全地带……而作为主谋的我,则是想办法说服了父亲,由镇公所出面疏散大家……”

“呃,啊……………………”【炸药……?劫持无线电……?这些的主谋……是眼前的这位清纯可爱的……三叶小姐?】信息量太大了,泷已经目瞪口呆了,说不出任何话语来。想来在五年前,自己莫名其妙对糸守町魂牵梦绕的时候,在网络上也确实看到过变电站爆炸之类的传言。

“结果就是大家都得救了……呵呵……”三叶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在大家还没从彗星坠落的冲击中回过神的时候,父亲首先意识到了什么,赶在自卫队和政府的人赶来之前紧急地把知道内情的人全都召集了起来,敕使的爸爸和手下的员工,镇公所的工作人员,学校的校长还有几个老师……父亲用土下座的姿势深深地跪在了他们面前,说着‘一切责任都由我来负,求求你们了,不要把三叶他们的事情说出去!’……”

“……”泷紧皱着眉头,自己也很清楚,三叶他们的这些行为意味着什么……即便他们保护了小镇,但恐怕不会有警察和法官会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这是可以去坐牢的重罪。

“结果就是……因为是我们救了大家的性命,大家思考了一下决定要报恩,纷纷发誓并签订了秘密约定,绝不会把真相说出去。而且因为彗星几乎夷平了整个小镇,包括变电站在内的一切证据也都灰飞烟灭了,所以尽管后来也有很多人来调查过,但都一无所获……于是这件事的结论就逐渐演变成新闻报道里那样了……”

“……”房间里充满了死寂……

一下子涌入的大量的过于超现实的故事让泷的大脑已经开始过热,随时会当机……【简直是好莱坞的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太难以接受了,太疯狂了……但三叶小姐的表情,绝对不像是在说谎……】泷发自内心地觉得。

“好吧,事情的真相我大致能理解了,不过,等一下……有个问题……”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打破了沉默,“你说你们事先得知了消息……但这消息是怎么得来的呢?”

三叶小姐的脸庞扭曲作了一团,脸上写满了愧疚和悲伤,轻声地叹道:“不愧是泷先生呢……一下子就抓住了核心……”

“我把彗星会坠落的事情告诉了父亲……那这件事情又是谁告诉我的呢……“三叶的语气变得愈发的沉重,“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这段记忆像是被强行删掉了一样模糊……我只能记得,是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亲口告诉我的,但是……我……我却忘记了他的名字……”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三叶的脸颊上滑落:“他……是他救了我,救了大家……然而我……却忘记了他的名字!重要的名字,不能忘记的名字,绝对……不想忘记的……名字……”

“……”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该怎样做,泷咬着牙站在一旁沉默着。

三叶抹了一把泪花,继续说着:“他告诉我关于彗星的事情后就消失了,小镇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一直在寻找着这个人……不由自主地寻找着这个人……但究竟只是一场梦幻,还是真的存在……我自己也不清楚。”

【寻找着……某个人……?呃!】泷突然感觉头好痛,【这……难道三叶小姐……也和我一样吗……?】

“直到春天的时候……和你,泷先生……和你的相遇……”三叶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泷,“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极有可能你就是我要寻找的那个人……”

泷心头一震,急忙说道:“我……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咦?但是……啊————”

突然,泷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一股不祥的感觉,伴随着冰冷的气息,开始从脚底板向身上蔓延……

【八年前……彗星的灾难……而我去过糸守町……是在……】

“五年前吗……”泷感觉心里好烦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时间……对不上……】

 

重要的人……

不能忘记的人……

绝对不想忘记的人……

深深地印在三叶小姐心底的人……

 

重要的人……

不能忘记的人……

绝对不想忘记的人……

泷内心中苦苦寻找的人……

 

可是……

 

【我……

…………

…………不是‘我’吗……】

……

“泷先生……随便怎样都可以,我都会接受……”三叶小姐紧紧闭上了泪眼,双拳握得紧紧的,仿佛在静静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

『那个时候,好像就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着我,如果我不这样做就违反了世上的公理……』

『不过……我无法确定……』

『不过请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必然的话,请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就好……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明白了……

泷霎时间全部明白了……

【与三叶小姐在一起的时光是开心的,幸福的,绝不是虚假的……彼此的感情也绝对不是虚假的……因为我们彼此都存在同样的迷茫……】

【可是……】

……

死一般的寂静再次降临在房间……

…………

【这样的话……】

泷浑身颤抖着,缓缓地走到三叶的面前,脸上不带有一丝表情……

【没错……】

泷伸出了手掌……三叶身体畏缩得更紧了……

………………

…………

……

“啪!”清脆的响声传来……

……

然而……事情却与三叶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泷……先生……”三叶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眼角还挂着泪珠,双手捂着了额头……

刚才被泷轻轻用指尖弹到的地方传来细微的麻麻的感觉。

泷的脸上挂着微笑,眼神透露出坚毅的光芒。

【没错……!该除去的……不是三叶小姐那边……

而是……

…………

 

我自身的软弱和迷茫!

 

“啊……是啊,无法忘记的人……救了大家的人……”泷闭上眼睛怀念地说着。

“但是那又怎样!”泷大声地喊道,手在身前用力一挥。

“咦?……”

“在需要帮忙拯救大家的时候抛下了三叶小姐……甩出一句预言就转身消失的人……让三叶小姐独自面对危险的人……让三叶小姐煎熬到今天的人……让三叶小姐流泪的人……那样的家伙,又怎样!”

三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没错……一切都是因为我内心的迷茫,因为与三叶小姐度过的开心的日子,而选择逃避……得过且过……而我也何尝不是在犹豫和怀疑,这样的相遇会不会是虚假的……”泷咬着牙说着,“可是,我现在明白了……唯独……我喜欢三叶小姐……这样的感觉绝对不是虚假的。”

“泷……先生……”三叶的眼中再次涌上了泪光。

“没错!所以我绝不会输给那家伙的!管他是什么人也好!什么神仙也好!唯独对三叶小姐的喜欢……咕!”【见鬼,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刻因为羞耻而卡壳啊】泷脸上染上了赤红色,像熟透的番茄。“绝对……绝对不会输给那个家伙的!”泷有些自暴自弃地高声说道。

“啊对了!”似乎为了掩饰内心的慌张和害羞,泷侧过身摆出了准备搏击的动作,“要揪出来这个家伙的话,老子一定要给他下巴来上几拳才行!这些年究竟到哪里优哉游哉了!像这样!欧拉!欧拉欧拉!”泷向空气中挥舞着拳头。

望着暴走的泷,三叶有些吓傻了,然后……

“噗……!哈哈哈哈!”三叶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破涕为笑出来,眼角因为乐不可支而渗出了新的泪滴,“那……那算什么啊!拳击手?替身使者?我的小镇里可没有这种东西呢!哈哈哈!”

【啊啊啊……可恶,这、这算什么事啊!好羞耻……好想去死……】泷的动作僵住了,因为羞耻感而浑身发抖,不过看到三叶恢复了笑容,泷一下子又感觉无所谓了,耸了耸肩,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没错……果然,还是笑容更适合三叶小姐才对吧……所以,不要再哭泣了。”

三叶抹了抹眼角的泪痕,点了点头:“可能……我现在说这些话并没有可信度,但是我真的想说……我,对泷先生的感觉,也不是虚假的……”

“你在说什么傻话……”泷抚摸了一下三叶的头,“我当然会相信的,毕竟你把糸守町这么厉害的真相都告诉我了嘛,而且我也说了,我也曾经犹豫和怀疑了很长时间,没有勇气确认……所以,不要内疚,因为……我们是‘共犯者’啊……”

三叶一愣,目光里泛起了感伤和怀念:“嘛……怎么觉得泷先生,越来越像敕使了呢……”

“啊?”泷有点摸不到头脑。

“喜欢妄想……随随便便就能接受乱七八糟的东西并用它说服自己……还喜欢忽悠……哈哈哈!”三叶开心地笑了出来。

“忽悠?啊……是啊,那家伙确实很擅长啊!你看你那个时候,他邀请你去咖啡厅,结果————!?”

咚!突然泷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一段记忆的碎片开始复苏……

“等一下……我好像想起来了!”突然,泷好像恍然大悟了什么,开始弯下腰翻找起床下面。

“等、等一等……泷先生,你在找什么?”三叶伸出手疑惑地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泷从床下面翻出一个又一个纸箱,上面覆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呛得泷不时地咳嗽着。

“在这里吧……有了!”

泷从其中一个纸箱中掏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是相册一样的本子。翻开来,原来是一本类似画集的东西,里面泛黄的纸张上都是一些陌生的地方的素描图,有的还加上了注释,标明了地点。

“啊,门入桥!……这些是……”三叶看到其中的一张惊讶地说道。

“嗯,当初我画的糸守町的风景!和墙上的那张是同一时间!还好……幸亏没有扔掉啊……”泷点了点头,开始捧起其中几张画纸翻看起来,纸张泛黄的程度和墙上那张糸守町的素描十分的接近。

“啊!这个……你看!”泷翻到其中一页,指着上面的一处风景说道。虽然这页的左上角有些缺损,不过还是能清楚地看到画的是什么。这张纸上画得是一台老旧的自动售货机,旁边竖着一根圆形的公交站牌,上面还有『宫水神社从这里向左转』的注释文字,而在自动售货机的前方是由圆木锯成的小桌子和小椅子,上面还插着一把阳伞,仿佛是精心制作的为了把自动售货机改造成货真价实的咖啡厅的气氛一样,“你所说的那个‘咖啡厅’……莫非是这个?”

因为泷的画工实在是太出色,连自动售货机的形状和上面的比较大的字样也一并还原了出来,加上醒目的站牌……三叶一眼就认了出来:“啊!真的呢……啊咧?等一下……这个桌子椅子还有阳伞……为什么你会画上……”三叶发现了问题所在。

“果然……”泷说道,“因为你提到了周围光秃秃的……所以我感觉到了一点违和感。”

“嗯……确切地说,这个自动售货机旁边应该只有一张破旧的铁质长椅,其余的都是些杂草了……”三叶点了点头。

“果然!我没有想错!”泷兴奋地说道,“我突然想起来……在高中那段时间我对糸守町不知为何感兴趣的日子里,我也搜索过当地的图片,比如曾经去过该地的游人和摄影家的照片什么的……结果我没有在任何一张图上发现过自动售货机旁边的桌椅还有阳伞!但是……为什么我会画下它们呢……”

“这个啊……如果说在网络或者照片上找不到也并不奇怪吧。因为听说这些桌子和椅子是我和敕使一起花了一个下午做出来的呢……那个时候应该距离彗星坠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想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恰好没有人去留意这个地方也是有可能的吧……说来很奇怪,为什么这件事我就是没有印象呢……”三叶用手捏住下巴思索着。

【“听说”……果然,三叶小姐也和我一样……有些事实明明存在,但记忆却就是不够鲜明。】泷这样想着,更加断定了自己的想法,又把按着纸张的左手移开,指着自动售货机上方的另一幅素描。

“那……这个呢?”泷试探性地问道。

“啊!”这才注意到的三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瞳孔剧烈地摇晃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尽管素描画没有还原全部的小细节,但是和式风格的起居室拉门,梳妆镜、书桌、衣柜的布局……怎么看都像是女生的,上方的注释因为缺损只剩下了“……的房间”几个字,很遗憾。

“这……这是……我的房间!”三叶惊讶地捂住嘴,“彗星坠落之前……我生活的……房间……”

“咦?是、是这样吗……”三叶的回答有些出乎泷的意料,不过这样一来,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深深地思考了一番,然后说道,“果然……如果说,刚才那张自动售货机也许是我当时临摹了不知哪来的照片的话……那么,你觉得……一个女孩子的闺房……这样的地方,也是游客或者其他人可以随便进入甚至拍下来的吗?”泷投来了坚定的目光。

“你、你说得没错!家里是不允许外人随意进入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四叶,还有外婆……这,不可能啊……”三叶疑惑地说道。

果然……蹊跷的事情太多了。

二人再次陷入了沉思……

……

“好吧……”忽然,泷暗自下定了决心,走到三叶的面前,把一双大手放在了三叶的双肩上——

“三叶小姐……我想……

我们要不要……

……再回糸守町一次?”

“咦?”三叶惊讶地看着泷的眼睛。

“尽管我上次去是在五年前,和彗星坠落的时间完全对不上……但是,那次去糸守町,最终我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山上自己过了一夜,回过头来完全想不起发生过什么。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明明就是发生过,但自己就是想不起来……这样的感觉和困扰果然你也存在吧?”

“嗯、嗯……”三叶点了点头。

“所以……我觉得,在那里……有可能会存在着解答我们疑惑的答案……”泷认真地说道。

“可、可是……”三叶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目光有些畏缩。

“我明白……你害怕事实会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对吧?”泷微笑着说道,“说实话……之前我也很害怕,不敢面对……但我不会再迷茫了,我要陪着三叶小姐你……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必然』,我还期待着三叶小姐给我的答复呢!”

三叶在泷的眼中看到的是成熟和坚强,不带有一丝的动摇和混乱……低下头仔细地想了想……然后——

“嗯!好的!”三叶脸上恢复了美丽灿烂的笑容。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