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二)

接上期:点击

三、对策会议(其二)

“好~~甜~~~啊~~~”茶餐厅里,蘑菇头齐刘海的短发女性一边用小勺子将一小块水果起司蛋糕放入口中,一边发出由衷的感叹,细腻的声音让人听了都感觉嘴里塞满了砂糖。

“我说你啊,我越来越怀疑你在婚礼前到底能不能减掉三公斤了……”一旁的高个子的光头男人颇为无奈地叹气道。夕阳照在男人黝黑的脸庞上,下巴上残留着未修剪齐的胡子茬,充满肌肉的结实身躯显示着这个男人曾经的辛勤劳作。尽管现在的生活已经逐步安稳下来,不过考虑到三个月后的婚礼,还是够自己喝一壶的。

“啊啊啊啊!拜托,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坐在他们对面的双马尾高中生少女,宫水四叶,将下巴瘫在桌面上,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敕使哥!早耶香姐~~~”

双马尾少女宫水四叶——看名字就能知道,她是宫水三叶的妹妹,现在是如假包换的17岁的JK,正是含苞待放的花季。而她的诉苦对象,坐在对面敕使河原克彦和名取早耶香,是三叶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由于“敕使河原克彦”这个名字无论是称呼姓还是名都太过拗口,在三叶好几次咬到自己的舌头之后,包括三叶在内的亲近的人都干脆直接称呼他“敕使”算了。

“咦?我说的就是这件事哦……”早耶香慢悠悠地回答道。“命运的邂逅,真的是好‘甜’啊……唉,我怎么就遇不上这样浪漫的事情……呐!敕使,你现在给我想办法失忆吧,怎么样?重新再来一次恋爱也不错呢。”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再说我为什么要失忆!”敕使一脸不爽地吐槽道。

四叶扶了扶额头:“可是姐姐真的很不正常啊!昨天回来晚饭也不吃,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去开门叫她的时候,只看见她缩在被窝里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傻笑……呃。”说到这里四叶打了个冷颤,回想起昨天晚上姐姐回到家的样子……“咚!”的一声挎包从肩上溜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板上,然后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躯壳的灵魂,跌跌撞撞地飘进了自己的房间。察觉到异样的四叶走过去打算叫姐姐吃饭,然而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只见用被子裹住全身只露出脸的姐姐正在用肉眼难以辨识的极快速度地按着手机按键和谁聊着天,屏幕的蓝色荧光映照在嘴角还淌着一滴口水的嘿嘿傻笑的脸上,简直活脱脱的恐怖电影的情景……

“完蛋了!完蛋了!果然姐姐终于疯了!”想到这里四叶啪地一声捂住了脸。自从八年前的“那件事”之后,姐姐经常像丢了魂一样闷闷不乐的,有时早上醒来眼角还挂着两行清泪。有时四叶在想姐姐是不是得了应激性压力综合症,而现在还要努力工作支撑自己和妹妹在东京的生活,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那三叶她在和谁聊天呢?那个男的?”敕使问道。

“嗯……”四叶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姐姐终于冷静下来后,和我说了当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对方似乎是一位比他小三岁的男性,名字叫什么泷来着……”

“哎?!!~~~”早耶香发出了惊奇的声音,“看不出……原来三叶,是喜欢年下的类型啊……”

三人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幅玩弄纯情小男生的肉食系浮气像的三叶的脸庞……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三人同时在脑内将这不祥的画面驱散了。

“问题还在后面!今天中午姐姐又接到了那个男人的邮件,似乎是打算明天约她见面呢!”四叶猛地捶了下桌子,“姐姐当时兴奋的样子把我吓坏了,从小到大就算在体育祭上我也没见过她能跳这么高!”

“难道是约会?!!”敕使和早耶香惊呆了。

“没错!今天下午姐姐还专门去附近的美容院打理了一下头发!美、容、院哦!你们能够想象吗?那个平时根本懒得换发型,经常素面朝天,连男朋友都没交过的姐姐!”四叶探出身体,眼睛睁得又圆又大。敕使和早耶香被四叶的气势和冲击性的事实吓呆了,早耶香的勺子也停在了半空,最喜欢的蛋糕上的草莓也滑落在地上。

“哎?!!!”半晌,敕使和早耶香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早耶香不知所措地挥着手,而敕使则是翘起二郎腿,双臂环抱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和陌生人约会……三叶,有这么大胆吗?”早耶香狐疑道。

“说真的,我真的很担心姐姐啊……简直像突然换了一个人,要是她有什么闪失,我一个人在东京该怎么办……”四叶消沉了下去。

早耶香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抚摸了一下四叶的头,“四叶酱,不用担心的,你这不是来找我们了吗?”四叶抬起头,望了望早耶香温柔的面庞,点了点头。

“说来,镇长大人……俊树叔叔和外婆怎么样?还好吗?”早耶香问道。虽然在八年前那场事变之后,四叶和三叶的父亲宫水俊树早已不是镇长了——或者说是末代镇长,但包括早耶香和敕使在内的小镇的原住民,还是习惯称其为“镇长大人”。

“嗯,都还好,还在岐阜的乡下住。外婆的腿脚不是很好了,整天唠叨着‘我才不想去东京那么吵的地方呢’,然后爸爸一直都在照顾着外婆……这些年,爸爸和我们的关系也改善了很多。”

“那就好……这些年,四叶也吃了不少苦呢……”早耶香温柔地说道。

“嗯……果然是这样吧!”突然,敕使眼睛一睁,斩钉截铁断定道。

“什么啊?”早耶香和四叶投去好奇的目光。

敕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一定是传说中的‘牛郎’!就是东京这种大城市特有的那种!游手好闲,整天在街上闲逛游猎单身的女性,用逼真的演技引诱其上钩的小白脸!”

“…………”气氛一下子突然变得好安静。可能是觉得这个答案愚蠢得让人想哭出来,早耶香和四叶连吐槽的余力都没有了。

“即、即便不是这样……也很可疑吧?”敕使红着脸辩解道,“你们看……突然被叫住询问名字,然后就是约会……我也是很担心三叶啊,毕竟她这方面根本没有经验嘛。”

尽管敕使的幻想简直无药可救,但早耶香却认为他说得至少还是有些道理的,这样的事情在旁人看来的确十分蹊跷。尽管自己一直以来也希望三叶能够走出心结获得幸福,但更不愿意看到的是三叶受到伤害。

“那,我们就去当一次侦探怎么样?”早耶香双手一拍。

“侦探?”

“嗯,听好四叶酱……你的任务是今天回去一定要打探到明天他们俩人的约会地点,明天就由我们来暗中保护她!”早耶香以一种安稳的日常语气说道。

“哈?这样我们不就是跟踪狂了吗?”四叶皱着眉头问道。

“一切都是为了三叶啊,你也不想她真的遇到危险吧?”

“唔……这倒是,那……好吧。我试试看……”四叶勉强同意了。

“敕使也会帮忙的对吧?”早耶香笑道。

“为什么要拉上我啊!唉……算了随你啦,一直以来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敕使不耐烦地用手指搓了搓鼻子嘟囔道,似乎在掩饰自己的害羞。二人自从开始交往成为恋人后,就保持着这样的松散却又一致的步调,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尽管早耶香胆小又爱哭,但往往在行动力方面她却是最大胆的。

四叶这才多云转晴,兴致勃勃地向敕使和早耶香道别后跑向门外。

……

“干、劲、满、满——呢!”望着四叶活泼的身影,敕使温柔地将胳膊挽在早耶香的肩头。

“你不也是吗?”早耶香笑了笑。

“毕竟……我们都欠了她那么多呢……”敕使的目光里泛起一丝怀念。

能够呼吸,能够站在这里,能够在此时此刻感受生活的幸福与美好……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三叶的功劳,这是敕使他们……不,应该说是整个小镇的人们欠下的恩情。

有恩就要必报……

这是敕使从小就被长辈们教育的做人道理,何况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伙伴。

 

四、初次约会

翌日上午。

【早餐用过……头发梳理完毕……胡子刮干净……口香糖也嚼过了,口气没问题……为了以防万一还提前蹲了一下大号……】泷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心里一遍遍地默默对照清点着。

“好……万事俱备!”泷下定了决心,“啪啪”地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保持清醒,也是为了给自己鼓劲。为了今天,泷特意从衣橱里拿出了自己最中意的衣服,一件深色条纹的POLO衫和黑色的小西装外套外加崭新的牛仔裤,虽然风格依旧很休闲但绝对修身得体,衣服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樟脑的气息。泷看了看时间,上午9:30分……很好,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小时,完全来得及!“出发!”泷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泷不慌不忙地在路上走着。与宫水小姐约定的碰面地点在四谷站的出口处,离自己的住所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步行路程。经过这两天的交谈,泷惊讶地发现,二人每天在东京的生活轨迹其实有很大的重合,四谷站也是宫水小姐主动提出来的碰面地点,对两人来说都非常方便。【恐怕……也许在这之前,我和宫水小姐不知道已经擦肩而过多少次了……】泷尝试分析自己为什么与宫水小姐会有这样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想来,昨天真是顺利得过头了啊……】泷回想着昨天的事情,在鼓起勇气向宫水小姐邀约之后,想不到对方回信的速度异常地快,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约会。【女孩子一般来说不是比较矜持才对吗……】泷挠了挠头,心里开始打起了小鼓……不过一想到要和宫水小姐见面,心情就瞬间轻松了起来,步子也不由自主地变得轻快许多。【嘛……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了】泷果断放弃了过度思考。

到达四谷站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耀眼的阳光已经带上了一丝暑气,似乎在提醒着人们温暖柔和的春日即将结束。泷看了看手表,刚好10点钟整,提前半小时到是男生最基本的礼仪。假日的人流反倒比工作日少了很多,泷的面前不时地有两人一组有说有笑的情侣和带着小孩子的三口之家穿梭而过,小孩子手里还牵着气球,与平日里站前汹涌的企业战士大军形成了鲜明对比。泷站在四谷站的醒目的站牌下面,一面扫视着前方,一面时不时低下头心不在焉地翻弄着手机邮箱,生怕错过宫水小姐可能发来的邮件。

【啊……宫水小姐应该认得这里吧……嘛,不着急还有十分钟】泷心中阵阵躁动不安,右脚啪嗒啪嗒地点着地面。

……

……嗒嗒!

“……!”

突然,泷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接触着肩头。

泷回过头去……

下一秒……泷仿佛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

“请问……是……立花先生吗?”

面前的正是前天与自己奇妙邂逅的女子——宫水三叶小姐。淡黄色的连衣裙搭配着白色的薄坎肩,双手在身前提着一只天蓝色的小手包。仔细打理过的乌黑秀发整齐地盘在脑后,而用来扎起来的仍然是那条精美的手工织绳,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鲜艳的橙色和红色。

“难道你等了很久吗?”宫水小姐缓缓地抬起头,看得出来化了非常浅的淡妆,不过不令人生厌,反而十分的清新脱俗。一双黑色宝石般的双眸正投来惴惴不安的目光,胸前的星星挂坠摇晃着,阳光透过挂坠折射出一线七彩的光芒。

被这道光芒闪了一下的泷才发觉自己看呆了,赶忙手足无措地摸了摸后脑:“啊不……抱歉,我也是刚到……早、早上好,宫水小姐……”

“那,我们接下来……?”宫水小姐小心翼翼地问道。

“咱们……去这个地方吧,离这里不远呢,环境也很不错……”泷打开手机地图,指了指昨天提前侦察好的一家餐厅。因为平时自己一个人生活对这方面并没有多少研究,正在泷苦恼的时候,最终还是请教了经验丰富的奥寺前辈,后者给自己推荐了这家店【奥寺前辈的眼光……一定没问题吧】。

“请这边走,宫水小姐。”泷迈开步伐,走在前面引路,宫水小姐则缓缓地低着头跟在后面。

……

“那、那个……!”突然,没走出几步远,从泷的身后传来了宫水小姐的声音,只见她不知为何并没有跟上来,而是停在了距离自己有两三步远的地方,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手包的带子,另一只手则不停地用食指和拇指揉搓着自己的鬓发,语气像是突然下定了某种重大的决心,“可能是我的一个任性的请求……希望立花先生,不要讨厌……”

“啊……怎么会呢,是什么事呢?”泷奇怪道。

“我……”宫水小姐抬起头,脸颊泛起一丝绯红,目光说不清是因为害羞还是紧张,有些游移不定,“我……能不能称呼你……‘泷’先生……?”

“哎……?”泷好像被电击到一般瞬间身体凝固了。

“相应的……你也可以直接叫我‘三叶’……”宫水小姐小声说道。

【哎?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什么情况……?

【一上来……就直接称呼名字……?这、这样亲密……真的没问题吗?】泷的思考混乱了,对方莫非其实是……

……

……主动进攻的类型……?

宫水小姐一脸忐忑地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小期待。

“啊、啊——,我、我倒是无所谓啦……只不过——”

“真的?!!”还没等泷说完,宫水小姐雀跃兴奋的声音就压了过来,脸上笑靥如花,大大的眼睛早已眯成了一弯新月。泷发誓……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看到过的最美的笑容……

“那、那……请称呼我‘三·叶’?”宫水小姐突然三步并作两步凑近了过来,泷已经可以感受到她兴奋的鼻息,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简直可以看到瞳孔里噼卡噼卡的闪光……泷觉得自己仿佛是已经被天敌盯上的无路可逃的猎物,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呃……好强大的压力……】泷吞了一下口水,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三……叶——”宫水小姐的笑容更灿烂了。

“——小姐(桑)”果然……连敬语都不加还是太奇怪了。

“唔!……嘛,算了。”一瞬间从宫水小姐的脸上扫过一丝失望,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温和的笑容。

【唔……好羞耻……感觉好像自己被玩弄了……】泷好想找个洞钻进去,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摩挲起了发烫的脸颊来,而当他再次转过身的时候,在余光里好像看到一瞬间……三叶小姐侧过身偷偷地握拳做了一个“YES!”的动作……?

【我的……错觉吧……?】泷揉了揉眼睛。

而这时三叶踱步走到了泷的前方,转过身来,双手背在身后:“那,我们快走吧!‘泷’·先·生!”这时一阵春风拂来,微微地吹起了三叶的披肩长发。泷感觉到,随风而来的除了洗发水的清香,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怀念和惆怅。

这句话如同解除巨石兵封印的咒语一般,泷凝固住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开始了移动。三叶小姐双手背在身后,优雅地走在泷的前方,微微地抬着头,目光聚焦在沿路盛开的樱花树上。而泷只觉得自己被一根看不到的绳子牵引着,只能被动地默默跟在她的身后……

一路上完全无法窥探到此时三叶的表情。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