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一)

 

     首先要说一下,这个标题和深崎暮人作画的那部黄油没有任何关系,这算是自我制药工程的副产品吧……大体的故事思路已经基本确定了,于是鼓起了勇气赶在电影结束放映之前放出这个同人坑,也算是给自己一个自我鞭策的理由吧。本作品的故事将紧接着电影的结尾展开,算是加长版后日谈吧,我参照原作故事对未来的可能的发展路线进行了尽量合理的想象,并加入了一点个人的见解,具体的思考和感想会在完坑后详细说明。预计每隔一、两天会更新一次吧,虽然已经完成了接近一半的内容,不过考虑到可能会涉及新的思考和修改,因此每次更新的幅度不会太大。在本作品中,故事将主要以泷这一侧的第三人称视角展开,他对三叶的感情将随着对三叶的称谓而变化,同时为了更好的将心理活动与会话区分,将会使用【】符号代替双引号。此外由于本人没有看过外传小说,因此与其设定发生冲突的情况敬请见谅。最后,很久没有动笔的笔者,文笔算不上什么高水平,如果有都合之处还请见谅,并且故事预计不会出现什么超展开,因此如果是有兴趣的朋友,请怀着《南家三姐妹》的那句台词——“这只是描写XXX的作品,请不要抱有过度期待”的心情来看待本人的拙作吧。

PS:含剧透应该就不用说了吧。

序、

“你的名字是……?”

“你的名字是……?”

樱花飞舞的坡道上,伴随着异口同声的轻声询问,怀念与激动,惊喜与忧伤……种种复杂的情感,在四月的季节伴随着些许暖意的春风拂面而来。

这既是故事的结束……

……也是故事的开始。

 

一、春日的序曲

“嗒……嗒……”

周六的清晨,时钟的指针刚刚指向了五点钟整的位置,房间里寂静得出奇,厨房的水池里还堆砌着昨天晚饭后没来得及刷的碗碟。“吨……吨……”,细小的水滴声传来,看来有些松动的水龙头似乎已经不能完全拧紧了,宝贵的水正以缓慢地速度从水龙头口滴落在碗碟堆的积水上面,将水面上残留的油花一次次地打碎……

【看来不修不行了啊……】

“不不不!啊,这个时候我还在考虑这些做什么啊……”

周末的早晨,对于快节奏的上班族来说是个难得自我调整补充睡眠的好机会,然而这所不大的公寓房间的主人似乎并没有这样惬意的心情。没有拉开窗帘的昏暗卧室里,22岁的新任男性上班族,企业战士立花泷,正以前所未有的严峻表情在床上正襟危坐着,紧盯着面前的手机,眼睛里充满了的血丝和彻夜难眠的疲惫感。尽管四月底的清晨,微风吹来还有很明显的凉意,然而泷的额头此时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一年前作为刚毕业的楞头青,被面试官穷尽所能地刁难和奚落的羞人场景。

“怎……”

泷的喉头里挤出些声音。

“怎么办…………”

立花泷,22岁,正是青春年华灿烂绽放的大好岁月,然而此刻却遭遇了一场自出生以来最大的骚动。而说到这个骚动,泷再一次回忆起昨天早上那奇妙而难忘的一幕……

………………

………………

“你的名字是……?” “你的名字是……?”

樱花飞舞的僻静坡道上,和泷异口同声而出的是一位看起来年龄相仿的女性。

容貌虽然谈不上美艳绝伦,但清秀的五官特别是清澈的大眼睛还是令人感到一种可以屏住呼吸的朴素美感;而除了脖子上的看起来并不名贵的星形项链外,全身上下干净得没有任何饰物和浓妆,柔顺的黑色披肩长发的其中两股被精心地编织起来,用一根红橙相间的美丽手工织绳系在脑后。在东京,在繁华的街道上都能闻到空气中充盈的脂粉味的大都市里,面前这位女子朴实无华的打扮简直可以说一股清徹的溪流,深深地吸引住了泷的视线。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说起来泷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记得刚刚在山手线上班通勤的路上,猛然间余光从电车的车窗中扫到了旁边以同样速度并线行驶的中央总武线列车,靠近车门的一名女性正扒在车窗上睁大眼睛,用说不出是惊异还是惊喜的目光紧紧地锁定着自己。“咕咚!”就在泷心头猝然一震的瞬间,铁路线的隔离带像是带有恶意的戏弄一般,带着多普勒效应的呼啸声插入了两列车之间,完全遮蔽了彼此的视野。

“不可以再丢掉!”不知为何,仿佛是植物性神经的本能反应,无需经过大脑的思考,泷在电光火石之间就下定了决心,两三分钟后就在新宿站冲开了人群跑下了车,用几乎是跨栏运动员的动作冲出了出口闸机——当然,即便是这样的一瞬间泷也没有忘记刷票。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泷自己也不清楚,总之自己像突然被附身了一样向来时的反方向,向总武线最近的停靠站疯狂奔跑着,身体感觉不到任何疲倦,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可以错过!”。不知奔跑了多少距离,在一座神社旁转过弯来,泷猛地刹住了车,视线缓缓地移动到人行台阶坡道的高处。

……是那名乘坐总武线的女性。

呼吸显得十分急促,显然和自己一样,也是一路奔跑而来……

……

……

“三叶……”

“哎……?”这时女性轻柔的声音传入耳朵,打断了泷短暂的回想。

“宫水……三叶……我的名字,叫做宫水三叶……”年轻女性报上自己的姓名,美丽清秀的脸庞上尽是安稳幸福的表情,眼角还挂着残留的泪痕。

“啊……泷!我的名字!”泷一瞬间有些看呆了,赶忙回答道,“立花……立花泷!”

“泷、泷……”“三叶……”

两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彼此喃喃地咀嚼着对方的名字……

……………

………

 

“啊啊啊啊…………!”回忆到这里,泷抱住头把发烫的脸狠狠地埋进枕头里,“可恶!太羞耻了啊……而且我还流眼泪了,好想去死……”

是的,自从昨天开始,每每回忆起来泷都感觉那个时候自己简直是个智商归零的傻瓜,如果当时的情景被熟人撞见或者拍下来……那大概真的只有死掉一条路可走了。

“宫水小姐……”泷自言自语着。

昨天那个时候,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心脏都如同被抓紧了一般,同时一股仿佛穿越自千年前的释怀感和暖流充盈进心房,伴随而来的冲击感竟带来了一阵眩晕,而名叫宫水三叶的女性似乎也是如此,双手紧紧地握住胸前,仿佛找到了失落已久的宝物。后来,这样的无声状况僵持了接近五分钟,路过的街坊大妈们伴随着窃窃私语开始向泷这里投来奇异的目光,两人这才慌忙地彼此整理了一下情绪。泷无意间瞟到了腕子上的手表,时间已经指向了一个十分危险的时刻,上班迟到的危机将他硬生生地拉回到了现实世界:“宫、宫水小姐……我觉得我们似乎在那里见过。总之,不、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交换邮箱吗?我好像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而宫水小姐并没有出声回答,只是明显还在沉浸在幸福梦境的恍惚中,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二人就这样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

…………

“靠……明明一辈子没交过女朋友,为什么我会这么熟练啊!”想到这里,泷又狠狠地拍了一下脸蛋,传来了火辣辣的痛觉,“难、难不成……其实我是个搭讪的天才?”

“太蠢了……怎么可能……”一瞬间泷又否定了自己无聊的想法。

【然而一般来说,这样向陌生的年轻女性搭讪,还是这种老掉牙的套路……就算被对方当成变态然后瞬间报警都是相当正常的吧——何况宫水小姐真的很漂亮。】这样的疑惑萦绕在泷的心头,以至于昨天的工作状态都是丢了魂似的浑浑噩噩,还被上司骂了好几次。

泷拿起床上的手机,啪嗒啪嗒地按着,翻开昨晚的邮件。

『晚上好,立花花先生……今天真的很巧呢』

『是啊,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

手机里显示着邮件的聊天记录,昨天晚上三叶小姐居然主动发来了邮件。

不过……

“‘立花花’?什么东西……大概是手抖打错了吧……看来宫水小姐也是彼此彼此啊。”

显然,一开始双方彼此很拘谨也很紧张,但一旦打开了开关,不知不觉中,泷竟然和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奇特女性畅谈了近一个多小时,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泷疑惑着,从昨天那场异变开始,自己一直都没有休息好,辗转反侧了一夜。

“哈……”泷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向洗手间,用凉水好好地清醒了一下自己,开始收拾起房间的杂物来。

这是一间只有大约二十平米的出租公寓,泷在大学毕业后离开了父亲身边,开始独立生活。虽然因为工作繁忙实在没有办法注意太多的生活小节,不过泷还是尽量把自己的生活环境维持得比较清爽,至少……因为昨天的异变而心思大乱胡乱丢放在沙发和床边的衣服与杂物并不是自己的风格。毕竟……自己也是一名建筑和家居设计师嘛。

成为建筑设计师是泷一直以来的梦想,不过大学毕业后这条路走得并不顺利,当前经济形势仍然是一片挣扎,建筑行业也是不甚景气,在好几次都考虑是不是要放弃的时候……还好最终都坚持了下来。现在泷在一家中等规模的家居公司就职,虽然和理想中的大型建筑公司有着明显的差距,不过好在至少在寸土寸金的东京站稳了脚跟,算是不错的开始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而且……

自从五年前那次奇妙的旅行之后,泷的内心都被一种莫名的东西和情绪魂牵梦绕着,多少也使得自己的求职之路分心了不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泷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养成一个怪异的癖好:时不时的摊开自己的手掌凝视良久,或者尝试抓住虚空中的某个东西……而在昨天与宫水小姐的奇妙邂逅之后,这种淤积在心头五年之久的压抑感和迷茫感突然就扫荡一空……

【是之前太寂寞了吗……还是遇到宫水小姐,我太过兴奋了……】泷停下来刷碗的双手,又开始沉思起来。泷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与宫水小姐的确有一种奇妙的联系……是缘分吗?还是以前在什么地方擦肩而过……?这样的遭遇确实太富有戏剧性,电视剧一样的事情真的会在现实中发生?以至于泷陷入了怀疑和苦恼。

不行不行!泷猛然摇了摇头,自己不能再这样恍惚下去了。

【啊……对了,要不……找他们商量看看……?】泷望向手机,突然想到。

泷自认为自己还是非常善于交际的,朋友也算不少,但如果说在这种情况下,最能够相信自己所说的并提供给自己有参考价值的意见的……

恐怕……还是那两个家伙吧……

“好……他们今天应该都很闲吧,那就去找他们吧!”有想法,就要付诸于行动,这是泷一贯的风格。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泷向那两个家伙发了邮件,在得到肯定的回应后,换上了一身便装,将头发梳理整齐,轻轻地推开了家门。

“吱扭!”铁制的房门发出了转动轴的摩擦声,和煦的朝阳将温暖的阳光洒在了泷身上,甚至有些耀眼,扑面而来的是充满生机的春风。

“春天来了啊……”这样想着,泷嘴角微微一笑,满怀信心地踏出了第一步。

 

二、对策会议(其一)

“唔唔…………噗!哈哈哈哈!”

泷讲述了昨天的奇妙遭遇后,面前的两个男人终于抑制不住冲动,笑喷了出来。在上高中的时候,泷就是这间咖啡厅的常客,天花板考究的木质装饰,悠闲舒适的座椅,伴上墙壁上音响放出的轻音乐,实在是一家非常轻松惬意又富有品味的店。

然而,泷面前这两个家伙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发出爽朗的笑声,根本就是与这间咖啡厅的高雅格调格格不入。

“哈……”左边的高个子身穿花斑宽松休闲衫的壮实男子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偏棕色的中分头发在脑后扎成了辫,俨然一幅乐队主唱的气场,坐在他旁边的身穿薄毛背心加深蓝衬衣的男子则是推了推黑框眼镜,将打理得发亮的偏分黑发重新梳理了一下,举止优雅得仿佛是一名学者,然而笑意却依旧没有停止。

高木真太和藤井司,这两个风格迥异的家伙就是泷从高中一起玩过来的损友和死党,三人的友谊自高中持续到了今天,一旦彼此有闲暇,泷都会来到这间被当作据点的咖啡厅和高木还有司分享生活和工作中的烦恼和趣事。

因为,泷深深地觉得,这两人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可是今天……

“喂,有那么好笑吗……”泷一边嗫着杯中的咖啡,一边不满道,目光因难为情而侧到了一旁。

“亏你这样也能行?这算什么复古的搭讪台词啊,昭和时代的电视剧么?”高木揉了揉笑痛的肚子。

“老实说,你这种行为啊,就算当场被当作尾行的犯罪者也是有可能的哦。”司沉稳地微笑道。

“唔——”毫无反驳的余地,毕竟连泷自己都是这么想的,司是当年班上头脑最好的人之一,观察评论事物也经常是一针见血。

“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人家也是呢!’”司和高木用演话剧一般语气模仿了一下泷的遭遇。

【见鬼,你们干脆辞职去当演员好了!】不知道是因为怒气还是羞耻,脸涨得更红了。

“老子回去了!决定和你们商量的我真是个白痴!”泷有些赌气的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玩过火了嘛,”高木双手合十地谢罪道,然而脸上依旧的嬉皮笑脸的表情很令人怀疑谢罪的诚意。

“所以呢?你的想法呢?”司搅拌了一下杯中的咖啡,“你是怎么看待宫水小姐的呢?”

“什、什么怎么看待?”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每当想要掩饰内心慌张的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做出这个小动作,“宫水小姐……确实气质很不错,虽然算不上那种大美女,但真的令人感到很亲切……也、也还算比较可爱吧……”

“那还有什么问题么?”

“可、可是她比我大三岁啊……”泷别过脸。

“哈?这算什么无聊的问题?”高木无奈地挠了挠头,“年龄的问题也需要苦恼吗?要知道,现在可是连性别都不是问题的年代啦!”

【喂……这种话题能不能给我小声点,邻桌的客人投过来的目光好刺眼啊!】泷嘴角抽动了一下。

“但是,你对宫水小姐还是抱有好感的了?”司说道。

“话、话是这么说了……不过与她的相遇太过戏剧性了,我有点不太明白,该说是命运呢,还是我们真的曾经见过,又或者……就是我要寻找的……某种东西呢。”泷的声音越来越小,拧紧了眉头,又不由自主地摊开了手掌,凝视起掌心的纹路来。

“……”看到泷又沉浸在过去的那种失神状态,高木和司对视了一下,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也就是说,你觉得和宫水小姐有着某种联系,但自己又害怕发觉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对吗?”司郑重地说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这家伙……】“嗯、嗯……”泷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就和她当面说清楚好了!”高木双手环抱在脑后,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我想宫水小姐说不定也抱有类似的想法。”

“哈?难道说,和她约会?!”泷的声音高了八度,“不行不行不行!……突然收到陌生人的邀请,怎么说……都太可疑了吧。”

“可是根据你的描述,她并没有表现出拒绝和反感的意思不是么?”司反问道。

的确,不要说拒绝了,虽然双方还有些拘谨,但泷本能地感觉到如果真的见面,彼此似乎会有倾诉不完的话题。

“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邀请她吧!”高木笑了笑。

“明、明天?!”泷望向司,司点了点头。

“当然喽,万一宫水小姐冷静下来改变主意了呢。”高木笑道

“喂!这、这是啥意思!”泷一头黑线。

“嗯,毕竟泷一直没有什么女人缘呢……”司故作严肃的说道。

“你们这俩家伙……当我白痴吗……”

司微笑着眯起了眼睛,而高木则孩子气似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心照不宣的损友,这就是三个人这么多年来形成的默契。

“好吧,我试试看好了……唉。”似乎终于觉得应该放弃,泷弯下腰深深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拿起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感觉像上了一天班一样累……那我先回去了,有进展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拜~~”

泷挥了挥手,走向了门口。

“你怎么看这件事?”望着消失在门外的泷的身影,高木向司问道。

“我不觉得他所说的宫水小姐是坏人。”司果断地回答,“而且……你不觉得,泷突然变了么。”

“同感……”高木点了点头,“之前很长时间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呢。”

“所以我觉得无论如何,这样的相遇对那家伙来说还是很好的一件事。”司喝掉了杯子里剩余的快要冷掉的咖啡,“但是,这个毛躁的家伙啊……一直都挺让人担心的,我觉得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帮他一把——”

“嘟噜——”还未说完,司的裤袋里传来了手机铃声的音乐。

“爱妻大人……吗?”高木苦笑了一下。

“哈哈……不好意思呢。”司把手伸向了裤口袋,掏出了手机,“喂……嗯,是我,我和高木他们在一起呢……哦,是关于泷的事情呢……嗯,有点有趣呢……你也感兴趣么?哈哈,毕竟是那家伙嘛………好的,那就这样,拜拜……

……亲爱的……”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