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5月第2周]晚霞里的圣歌声

“喏,给你饮料。”

傍晚的屋顶,天边的晚霞犹如火烧般浓烈,缺油的铁门在身后吱吱呀呀的响着,我的手里拿着两罐刚从楼下自动售货机里买来的咖啡,看到女友不知何时已经爬到屋顶的铁丝网外面,正悠闲的抬头看着天空。此时白色的月牙在东边的天际若隐若现,女友叼着的香烟在逐渐昏暗的屋顶闪着一点若隐若现的火光。

“喂,这样很危险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我心里并不担心,我走到日常放着书包的角落,靠着墙根坐在地上,打开了属于自己的那听咖啡。

“摩卡么?我记得我说过我喜欢蓝山的。”

“抱歉,自动售货机里都卖没了,小卖部现在也关门了。”

像猴子一样敏捷的女友一眨眼就从铁丝网上翻了回来,她拿起手中的咖啡,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口味后皱了皱眉。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生怕她会一不高兴扭曲了那张完美的面孔大发雷霆,不过好在最终她还是拉开了易拉罐,一仰头咕咚咕咚的全都喝了下去。

嗯,这样就好,一切安好。

我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时,女友已经靠在我身边坐下,她习惯性的抱着我的胳膊,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往常这个时候一般她都会说许多的闲话来消磨时间,不过今天却很安静,因为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十分钟后,我轻轻动了动肩膀,叫着女友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她发出安稳的呼吸声,已经陷入了睡魔的陷阱。

那是自然的,花费五百块从在医院当见习医师的死党那里弄来这种强力安眠药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咖啡买了摩卡没有买蓝山也是因为蓝山的咖啡罐颜色太浅了,如果被注射器扎了一个眼会十分明显。

为了今天,我已经准备了太久。

虽说死党拍着胸脯向我保证这种安眠药就是在耳边敲锣对方也不会醒。不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小心为妙。我缓缓的从女友的怀抱中抽出手臂,其实她那柔软的身体和丰满的胸部我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我可不是那种会被自己下半身支配的不知道如何思考的人。

是的,今天我要为她,也是为自己献上宛若天使的歌声。

从屋顶角落里盖着的防水布下,我拿出了早就预备好的东西——一颗老式木柄手榴弹。

因为这座城市几年前还是战场的缘故,这种东西并不少见,往旧城区的废墟转一圈,就能找到各种武器的残余,一些战争孤儿就是靠捡拾这些战争垃圾换钱活着,当地市政府无力阻止或是为那些孤儿提供最基本的温饱,于是便默认了这一切,顺便也无视了每周都有几次的爆炸声。

我拧下手榴弹的旋盖,拉出了导火索,把手榴弹塞进女友腰部和墙体的夹缝,然后把导火索上的拉环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紧绷绷的导火索保证只要女友稍微一动这只手臂,不出5秒钟一百枚以上的破片就会把她打成一面筛子。其实女友对我一直不错,相貌又好,学习体育万能,还擅长家务。如果不是因为她眼睛的颜色我还真舍不得痛下杀手,可这就是命运,谁让她有着碧绿的眼珠,谁让她是个该死的斯瓦迪亚人。

做好一切准备,我提起书包,充满爱怜的拍了拍熟睡中女友的脸颊,顺便再次检查她无名指上的拉环,再见了宝贝,之前你一直想要一枚戒指,现在在这最后时刻,我就把这份礼物送给你吧。

今天回家的道路分外愉快,天边的晚霞渐渐褪去了红色,但我的心中却是一片热烈的旗帜,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罗多克人都不可能忘记五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的一个傍晚,斯瓦迪亚的禁卫军包围了城市里唯一的学校,在校长坚决阻止斯瓦迪亚人进入学校搜查所谓的罗多克抵抗军成员后,残忍的斯瓦迪亚人用迫击炮和榴弹彻底摧毁了学校的每一个房间。而在那让每个罗多克人都滴血的爆炸声中,还夹杂着学校里上音乐课的孩子断断续续的圣歌。

顺便一提,我的父亲就是那位校长,而女友的父亲,则是指挥那场进攻的斯瓦迪亚军官,后来听说他在东部边境的战斗中掉入了一个简陋的陷阱,肺叶被扎穿,因为斯瓦迪亚人的补给跟不上而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死在了两国签订和平条约的前一天。这个消息一度让我郁闷了很久,直到女友转入了我们这所学校。

推开腐朽的房门,回到只有自己的家中,我迫不及待的拉过房间里唯一一把没有露出弹簧的椅子,坐在了正对学校方向的窗前,今天是个值得赞颂的日子。我相信我的视野里爆出那朵红色的烟尘之花时,一定能听到当年的那曲圣歌。

我把背上的书包放在腿上,为了庆祝这个日子,我在特意花光了下半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一小瓶昂贵的香槟——剪狼毛牌香槟,父亲生前最喜欢的牌子。

我用力拉开书包的拉索,一枚类似戒指的金属环铛啷啷地从书包里蹦了出来,在地板上转个不停,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不属于我的熟悉的环状物,脑海中突然想到大概戒指这东西还是情侣样式的好吧。

然后,我听到了晚霞里的圣歌声。

—————————————————————————

文学少女天野银子开始的三题作文第二期,终于码出了自己满意的作品。

这次的三题是晚霞、少女、手榴弹,于是自然而然的是这样一个我擅长的扭曲故事。

嗯,其间还夹杂了《山那边的领主》的捏他,不过眼眸颜色为了配合封面图而改了一下。

呜嘻嘻,欢迎吐槽。

浅色回忆

活在理想中的实用主义者、最扭曲的正派人、矛盾集合体的活标本。秉承爱情原教旨主义,在冬夜常常抬头仰望南天上的猎户座,妄想着有一天可以在某本书的扉页写上“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以及那些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的朋友们。”

12 thoughts to “[5月第2周]晚霞里的圣歌声”

  1. 圣歌这一点很棒,这种对比把两人的憎恨烘托的恰到好处啊

    我怎么觉得像这样不动声色用观赏艺术的心态来杀死对方还不够扭曲啊…………这种仇恨还只是放在黑匣子里不为人知,要是能双方都直接拿出到台面上相杀就好了

    不过感觉这样就变成热血向的了?

    1. 【我的手里拿着两罐刚从楼下自动售货机里买来的咖啡】
      【我走到日常放着书包的角落】
      【因为这座城市几年前还是战场的缘故,这种东西并不少见,往旧城区的废墟转一圈,就能找到各种武器的残余】

      线索很明白了吧……..

    2. 小望你怎么天然了……手榴弹就是主角的妹子放进去的。这是一个战争延续仇恨的故事。主角和女孩子都为了殺し合う而和对方交往。女孩子让主角去帮自己买咖啡,趁机把捡来的手榴弹塞进了主角的书包,只要主角一开书包就会被炸死

      1. 我是能理解是女孩杀了那个男孩啦

        只是我觉得没什么动机= =那个男孩杀女孩有明确的动机,不过那女孩要是想杀人的话为什么针对那个男生而不是报复社会= =

        1. 她爸因为敌人(也就是那个男孩那一族人)的陷阱死了,所以明显她是会考虑杀男孩的

          不过这方面的线索感觉浅色可以再稍微的写细致一些,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疑问了

    1. 罗多克与斯瓦迪亚的世仇吗= =|||
      卡拉迪亚大陆已经进入近代化民族国家时代了吗= =|||
      哦,最近的火与剑倒是加入手雷的设定=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