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九)

接上期:点击

十六、神体

稍作休息,泷和三叶决定赶往神体所在的地方。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幸运的是在路上他们搭上了一辆似乎是来拍摄山水的摄影爱好者的顺风车,客气的驾车者将他们一路带到了糸守湖的北方,到达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半,应该能赶在天黑之前到达。

泷和三叶徒步向神体所在的环形山进发。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此时山区多变的天气又给他们增添了巨大的麻烦,大雨毫无预兆地倾盆而至,道路旁的树木和山石像是在被什么人用消防水龙从天空向下冲洗一般,气温也变得有些明显的寒意。泷将带来的雨衣让给了三叶,自己将冲锋衣的防雨帽立得高高的,一边紧紧地牵着三叶的手,一边努力地向上攀登。

“哈……哈……”不知攀登了多久,泷感觉身后的三叶开始喘着粗气,回头一看,三叶的沾满雨水的脸上面色有些苍白,口中呼出的白气越来越急促。

【是我……太勉强她了吗……】泷内心有些隐隐作痛,向三叶问道:“三叶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了,我……并不累……我记得就快要到了呢。”三叶摇了摇头,用手抚了抚胸口,“只觉得……胸口好像越来越闷……”

【三叶小姐,莫非也感觉到了什么……不,没工夫想这些,现在要做的是不能再让她这样被我的节奏拖着走了,要节省她的体力。】泷望着前面变得越来越陡的路,蹲下了身:“三叶小姐!请上来!”

“哎?难道……你要背我?可是……这样你会很辛苦的……”三叶惊讶地看着。

“没关系的!不要客气!”泷大声说着。

三叶有些犹豫地把双手放在了泷的肩上,泷感受到三叶重心的变化后,抓紧了她的腿,一下子把三叶背了起来。

“哇啊……!”三叶稍稍地吃了一惊,双手不由自主地将泷的脖子缠得更紧了。而泷也感到因雨水而变得发冷的背部传来人体的温暖以及一阵心脏强力的鼓动,耳边也扫过三叶粗重的呼吸声。

然而,这多少有些粉红的画面泷却无心想入非非,随着攀登的高度越来越高,心中的烦躁感充盈得越来越厉害,不知是不是因为加上了三叶的体重,小腿开始变得有些吃力和颤抖。

『……“请上来,外婆!……哇!”……“姐姐你在干什么啊!”……』

“唔!”又来了……泷再一次感到了耳鸣和闪现感。【又是那种奇怪的既视感,距离山顶越近似乎越强烈……没错!一定有什么在上面等着我!还有三叶小姐!】

想到这里,泷好像感觉身体瞬间充满了力量,咬紧了牙关,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上爬着。

…………

…………

不知道在泥泞的山路上爬了多久,泷感觉自己的体力也开始要透支,双腿因为乳酸的堆积开始传来难以忍受的酸痛。“哈……哈……呼……”泷调整着呼吸,背上的三叶时不时用手帕为他拭去脸上淌下来的混杂在一起的雨水和汗水。

似乎是快要到达目的地了,雨渐渐地停了,两侧的植被也越来越少,坡度也逐渐接近了45度。终于,在踏过一片石头已经风化成瓦砾堆的陡坡后,泷和三叶来到了这座山的最高点。

泷大口大口地调整着呼吸,向身后瞥了一眼,糸守町的遗址已经变成了远远的微缩景观,只有葫芦形的新糸守湖在几片雨云的掩映下依稀可见。

“泷先生快看……就是那里!”三叶从泷的背上下来指着前方说着。

“啊!……”泷抬起头,眼前的景象令自己终生难忘……

暴雨过后,高空的云层被强劲的风吹动,太阳光被云层遮挡,在远方的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明与暗的交界线,这条交界线由远及近地快速移动着,就像是剧院里徐徐拉开的帷幕,环形山洼地的景象逐渐清晰了起来——巨大的洼地里充满了绿色的生机,正中央是一棵参天的巨木,倚在巨木身上的则是一块看起来表面十分光滑的巨石,几条小溪像护城河一样围绕着它们……简直如同梦幻般的仙境。

“宫水神社的……神体……终于到了呢……和画上的一样……我……来过这座山……”泷呢喃道,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眼泪也在向上涌……泷赶紧揉了揉模糊的双眼。

【是因为登山的疲惫吗?不,不光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让自己这么震撼呢……】

说来泷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看到巨石的那一刻,心中的焦躁瞬间一扫而空,此刻的心境澄然如水。这时一阵山顶的风吹来……

『铃……』不知是从天边还是何处,泷似乎是听到哪里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清澈的风铃声。

“啊……”三叶好像也听到了什么似的,惊讶地看着泷这边。

“难道你也……”

三叶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好像……有点明白泷先生的感觉了……”

【果然……神体那边……有些什么……】泷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要不要靠近一点看看?”

“嗯!”

泷和三叶小心翼翼地从环形山内壁的陡坡向下移动,来到了洼地上。泷从洼地向上打量了一下,山顶距离这里的高度并不低,而且似乎有不少碎石从那里滚落到了这里,显得山顶那边参差不齐的。二人向神体靠近,来到了小溪旁,因为刚刚下过雨,洼地里弥漫着一层蒸腾起来的雾气,使得对面神体蒙上了一层如同隐世一样的神秘感。

“泷先生……我们要过去吗?”刚要迈开步伐的泷感觉袖子被三叶拉住了,回头看了看,三叶突然不知为何眉头紧锁起来。

“啊,是啊……可以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进入那里面看看……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不,并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我忽然觉得……到此为止的话,也是可以的吧……毕竟泷先生是陪我过来的……”三叶垂下目光,似乎有些犹豫。

【三叶小姐是在担心什么吗……还是感知到了什么危险呢……】泷有些疑惑。

【啊……不过她说得对啊,我都差点忘了……】泷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本来应该是配角的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反倒变成领队了。

想到这里,泷正准备强按下自己的好奇心打算开口的时候,三叶努力地摇了摇头,好像在努力地说服自己:“嗯还是不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不可以半途而废……”

看着三叶犹豫的样子,泷轻轻地叹了口气,嘴角微微地上扬,走过去紧紧地握住了三叶的手,仿佛是为了给她吃一颗定心丸:“那……我们继续前进吧!”

泷和三叶踏过小溪,来到了神体前。

走近之后,泷这才发现,巨木似乎已经老朽不堪,像是受到了什么致命的伤害,而靠在它身上的巨石的顶部也有不少碎石剥落的痕迹,光滑的外壁上可以看到一道明显的裂痕……

【难道是当年彗星坠落的冲击吗……】泷仔细观察着,不过他判断主体应该还是很稳固的。

又走到了入口处,小小的阶梯向洞里延伸着,台阶的中央是油漆已经完全锈蚀剥落的栏杆,从洞的内部吹来了一阵阵澄净的空气……看样子至少通风是不用担心的。

“嗯……”泷和三叶互相点头示意,沿着栏杆走了下去。

咔嗒!泷掏出神火手电,强劲的白光照亮了前面的路。洞并不深,很快二人就走到了洞的最深处。

这是一间几张榻榻米大小的密室,顶部低矮得需要略微低下头才行。泷用手电照过去,密室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简陋的石质神龛,因为长时间无人照顾已经被绿色的苔藓覆盖了大半,神龛前面的小石台上似乎还有两个十厘米左右高的柱状物体。

“这就是宫水神社供奉的神体……不过它到底象征着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三叶说着,目光停留在了那两个柱状物体上,“啊!这难道是……”

三叶惊讶了一声,凑近过去握住了右边的那颗柱状物,向上一拔,因为苔藓的粘连发出“嘭!”的一声。三叶用手拂去上面的绿苔,露出了好像是陶瓷的白色质地,轻轻地摇晃了一下,里面发出了液体的晃动声。

“咦?原来是瓶子么……难道是贡品?”泷惊讶的说道。

“嗯……这个就是……口嚼酒……用来当作献给神明的贡品的那个……”三叶红着脸低下了头,“大概……是我和四叶的……”

泷有些感觉不可思议,不过转念一想的确有可能,因为三叶和四叶是宫水家最后的巫女,彗星摧毁了小镇也摧毁了神社,不太可能有后续的人献上新的贡品。

“哎?真的吗……能保存到今天,真是奇迹啊……”泷感叹道,说着也把左边的那瓶拿了起来,“咦?”

泷好像发现左手边这瓶似乎轻了很多,仔细一看,瓶口处黑洞洞地敞开着,大概里面的酒精已经挥发殆尽了吧,泷又低头寻找了一下,在神龛旁发现了陶瓷的瓶盖和一小条大概是用来系住瓶口的细绳……

“啊啊!!!呜~~”三叶哭丧了一声,吓了泷一跳。只见三叶颤抖着从泷手中夺走瓶子,脸色又染上了羞愧的红色,不安地上下打量着瓶子,“怎么会……会这样啊……”

“啊————”泷好像明白了什么……

看来这个地方是有人捷足先登过了,虽然没有什么值得偷走的东西,但……

口嚼酒被打开了……

……也许……

还尝过了……

【好……好变态……】一想到这是四叶或者三叶的口嚼酒,泷的脑海中浮现出很重口的画面。

“呜呜呜~~~嫁不出去了~~~”三叶快要哭出来了,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这真是过分啊……啊哈哈……”泷尴尬地挠了挠头,“对三叶小姐和四叶妹妹来说……”

“啊!对啊!”听到四叶的名字,三叶好像醒悟了什么似的,开始摩搓起空瓶不住地碎碎念,“是四叶那瓶……是四叶那瓶……神明大人保佑,是四叶那瓶,四叶那瓶,四叶那瓶……”

【喂……四叶妹妹知道了会伤心的啊……】泷已经无法吐槽了,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三叶已经陷入再起不能的状态了,只好靠自己再找寻些线索了。

【不过这个地方还真是朴素……什么都没有啊……】泷用牙叼着手电,一边尝试在神龛旁翻找着什么,但是好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咚!起身的时候泷忘记了密室的高度,脑袋重重地磕在顶部的岩石上,发出一声闷响。

“哇!”泷痛得捂住了头,眼泪也挤出了好几滴,“这地方怎么这么狭小啊……可恶——嗯?”

尽管密室里十分黑暗……但是泷还是觉得和自己鼻尖咫尺之遥的顶部岩壁存在着什么东西……

泷急忙拿起手电,俯下身让手电光随着视线一起向上照去……

“!!!”

……

泷的身体僵住了……

“这……三叶小姐……你最好来看看这个……”泷喃喃地说着,仿佛目击到了什么重大的发现。

“嗯?啊!!!……”三叶疑惑着向上看去,瞬间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

顶部的岩壁上……是一幅精美的岩画,红色和蓝色的颜料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闪亮,而红蓝颜料交织而成的两条轨迹,看起来明明就是……

“彗星…………”泷和三叶惊呆了。

不会认错的……闪耀的星空,巨大的彗尾,在头部分裂成了一红一蓝的两道轨迹……泷和三叶终生都不会忘记的场景——那个美丽又致命的迪亚玛特彗星。岩画栩栩如生,简直就是直接将八年前的照片映刻在了石头上。

“画得好逼真,简直就像是亲眼目击过……难道是……那个偷偷来这里并且打开了口嚼酒的人干的?”三叶说道。

“不好说呢……”从震惊中刚刚回过神的泷回答道。泷思索了一下,用手小心翼翼地抠摸了一下岩画,然后放在嘴里舔了舔……

“不是油漆,也不像是化学颜料……也很干……”泷自言自语着,爱好美术的自己对它们的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也就是说……并不是后来什么人的涂鸦……”

“哎?真的吗?可是……我还以为,是那个打开口嚼酒的盗贼留下的……”三叶惊讶地说道。

“先不说一个盗贼有没有这样的美术功底和闲情逸致……如果是一般的颜料,在这种环境,很快就会随着潮湿而褪色或者脱落的……不,与其说这幅岩画是涂鸦或者绘画,倒不如说……是刻上去的……”泷说着,再一次抚摸着岩画,从指尖传来了刻痕的触感,“就像……有意识地要让它保存很长时间……”

【很长时间……?】泷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问道:“说来三叶小姐,你们之前没有发现过这东西吗?”

“嗯,没有……我也从来没有听外婆说过这个。”三叶肯定地答道。

【宫水家的人没有注意到这个东西吗?好奇怪啊……】泷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是吗……如果不是盗贼的杰作,而且这地方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人就能找到的……”泷摩挲着下巴,缓缓地说着,“假如……我是说假如……这东西从很久之前,甚至……一开始就存在呢……?”

三叶惊讶地说不出话,好像在听着什么奇妙的玄幻故事,许久才想到了什么说道:“可是……如果说我和四叶,妈妈和外婆,甚至外婆的祖辈也没有注意到的话,我也能理解…但如果说从一开始就……这,怎么说都不太可能吧……”

【小镇的历史至少能追溯到上千年……是啊……如果说,真的存在于在这样的历史长河中,会没有人注意到这也太奇怪了……果然还是——】泷皱紧了眉头,【没有注意到?……等一下……】

……

『嗯,听外婆说,组纽是凝结了糸守町上千年历史的产物……虽然具体我也不懂啦,嘿嘿』

『1200年到访一次的迪亚马特彗星在近地点处发生了分裂,碎片化作了陨石坠落在了那个小镇,酿成了世界史上罕有的灾害』

『《糸守湖是1200年前陨石撞击形成的,这在日本很少见》……』

『如果说我和四叶,妈妈和外婆,甚至外婆的祖辈也没有注意到的话,我也能理解……但如果说从一开始就……这,怎么说都不太可能吧……』

…………

混沌的碎片在聚拢,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泷的脑海里逐渐成型。

不是没有注意到……

也许……

“也许这幅壁画真的是画在一千多年前呢?就像……为了给千年后的后人,留下的警讯……”泷说着。这样的话在旁人看来无异于梦呓吧,但泷不知为什么心中涌现了这样的想法。

“哎?这、这……泷先生……你是认真的吗?”

“壁画……组纽……祭祀……这是我的猜想,如果说,这一切的风俗和传统……都是为了八年前的那一天所准备的呢?”泷说道,自己的言语已经越来越超脱于现实了。

“但、但是那样的话……大家早就会知道了啊……”三叶似乎有些疲惫地说道。

“茧五郎之火……”泷若有所思地说了出来。

“哎?”三叶惊住了,好像也突然明白了什么。

“二百年前的茧五郎之火……因为这件事,神社和古籍都烧毁了,祭祀的意义,组纽的纹路……这些的含义都无从得知,流传下来的只有形式……也许,还包括了这幅岩画存在的事实……”

1200年前,迪亚玛特彗星造访地球的时候撞击产生了糸守湖,也许是小镇的某个祖先,为了向后人警示彗星的再临,留下了这幅画作作为预言,而传承这个预言的方法……后来逐步演化为了糸守町当地的风俗。但200年前的茧五郎之火使得包括组纽在内的风俗和各种仪式的意义出现了断档,人们对于祭祀只知其形而不知其意,也就无法阻挡灾难的再次来临……

如果这样推理……一切就都讲得通了……

不过……这样说的话,讲不通的地方仍然存在。

组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留下这幅岩画的又是谁?

为什么这幅岩画可以如此逼真仿佛亲身目击?

八年前告诉三叶彗星来袭的又是何人?

……

……

【无法解释的地方太多了……】泷自己也很明白……

【然而……最关键的是……】

“然而……这只是泷先生你的推测吧?”三叶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错……“推测”……

一切只是泷的推测而已。

而推测是代替不了证据的……

没有证据的推测只能是妄想而已。

这样超现实的推测……泷是拿不出任何证据的……

“抱歉……我好像说了很奇怪的话,还是不要放在心上好了。”泷笑了笑,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太过天马行空了。

“嗯不呢!我觉得很有趣……”三叶微笑了一下。

这让泷有些意外,一般来说刚才那番妄想就算被当作狂人呓语也正常不过。

“如果是敕使的话……我会说‘啊,烦死了,不要再胡说了!’,然而泷先生的话……我却意外地感觉很可信呢……嘿嘿。”三叶美丽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令泷怦然心动,感觉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然而,此时泷稍微考量了一下现实……心情不禁又沉重了起来。

“三叶小姐……你那边有什么启发吗?”

“嗯,很遗憾……虽然我感觉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等着我,但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呢……”三叶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最后的地方……

仍然一无所获。

 

 

十七、黄昏之时……

感觉在神体内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调查的地方后,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此时西边的天空开始变得火红,洼地内已经没有阳光直射了。

二人缓缓地登上了环形山,此时夕阳已经快要西沉,羞答答地半躲在云朵的后面。在夕阳的掩映下,无论是环形山还是远处的糸守町遗迹都笼罩上了一层绚丽的蔷薇色,从远处似乎还能听到乌鸦的叫声。

“快要黄昏了,还是这样美啊……”三叶望着远处,轻轻了拂了一下额前被吹乱的头发。

“这次还真是大发现呢!嘻嘻……”三叶笑着说道,“岩画这件事连我都不知道呢,嗯……回去后要不要和父亲说一下呢,毕竟他是民俗学家嘛,也许会有什么头绪。”

笑不出来……

泷看到三叶的笑容,心中却是更加的隐隐作痛……

“是啊……天气有些凉了呢……”泷所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落寂。

【没能寻找到答案……明明已经陪伴三叶小姐来了……结果还是……】

【今后……该如何面对呢……】

“啊……”突然泷感觉手掌上传来了热乎乎的温度。

定睛一看,三叶正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左手,清澈的大眼睛传来了温柔的目光,仿佛要将自己看穿。

“不啊……现在,还暖得很呢……”三叶微笑地说道。

三叶牵着泷的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沐浴着迎面而来的风。与心情有些沉重的泷不同,三叶似乎是放下了什么沉重的包袱似的,之前的紧张和疑虑完全消失不见了。

“泷先生……说实话,刚才靠近神体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放弃比较好……”三叶闭上眼睛,轻轻地说着。

“哎?”

“虽然我之前一直很想知道答案,但是在那一刻,似乎又感觉一切都无所谓了……总觉得就这样直接回家好像也不错的样子。”三叶好像在回味着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现……但是我们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呢,我感到很轻松……”

三叶的目光里充满了欣慰和释然:“因为……我感觉泷先生此刻实实在在地在我身边……有这样的事实,就已经足够了……”

泷望着三叶随风飘动的额发和脑后的红色绳结,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是吗……我对三叶小姐的感情……三叶小姐对我的感情……果然不是虚假的……

…………

就这样回家吧……好像也不错……

继续着与三叶小姐平稳的日常……

继续着与三叶小姐美好的未来……

也不错吧……

…………】泷这样想着,似乎心里轻松了很多。

……

可是……

【可是……

这样的未来……

真的可以吗……

这样的未来……

真的是……

‘我’的未来吗……】

泷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心里的焦躁感依然隐隐地挥之不去,时刻在动摇着自己的决心。

“啊!快看!”好像是读懂了泷的心境,三叶的手贴得得更紧了,传来了脉搏的搏动。三叶指着远处的夕阳高兴地说着。

顺着三叶的手指,泷看了过去……

只见刹那间挣扎着挂在云层后的太阳迸发出一丝夺目的光辉,而后就完全地沉入了云后,淡紫色的帷幕迅速地笼罩了大地,景物的轮廓模糊了。二人在此等美景前沉醉了。

……

光与影交错之时……

【啊,这个……】泷心潮涌起,【没错……这是……】

“黄昏(KATAWARE)之时……”

一瞬间,二人的声音重叠了。

“哎?”“咦?”

泷和三叶都缓缓地把视线从云层上移开,看回身边,彼此的表情都是微微地张开了小口,双目圆睁。

“铃……”忽然,随风而来的又是那阵悠远的风铃声……

“!!”

咕咚!!心脏猛烈地颤抖,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

还未来及思考,泷猛然觉得视线有些发虚,眼前的景物突然全部失去了颜色……

视野里只剩下三叶头上的那根红色的绳结……

泷感觉自己突然被扔进了激流中的漩涡,红色的绳结像是一根看不到长度的红线向前延伸着,引领着自己。

紧接着……就是扑面而来的……

什么东西!

【!!这是!!!】

 

……

……『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呢!』

……『我在梦中……和一个女生交换身体了?!』

……『不要乱花我的钱啊!』『反正我也是用你的身体吃的!』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不是梦……』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再一次!』

……『再这样等下去大家都会死!』

……『泷君……泷君……不记得我了吗?』

……『三年前……你来见我了啊!』

……『我来见你了啊……真辛苦啊……你真的在好远的地方啊』

……『为了彼此醒来后不会忘记,我们把名字写在手上吧!』

……『重要的人……不能忘记的人……绝对不想忘记的人……』

『你的名字是——!』『你的名字是——!』

………………

………………

大量的信息像读取磁盘一样猛烈地涌入了头脑……

长长的像是电影胶片一样的东西在眼前光速快进,但每一格的故事却又长如万年……

泷只感觉天旋地转……

…………

…………

是过了多长时间……

……几秒钟?

……还是上万年?

不知道……

渐渐地,泷恢复了思考。

终于,视线再次恢复了焦点,视线中的重影逐渐归一。

此刻,目光中的是……

……

与三叶紧握着的手……

……

【啊咧……?为什么……?刚刚的那些是……?】泷呆然地抬起了头,仿佛神经已经麻木。

对面的三叶……也用同样的表情呆呆地看着自己……

【难道……她……也看到了?】

……

……

“三……叶……”

“泷……君……”

亲近的称呼……

喉头自然而然地呢喃着发出了声音……就好像原本就应该如此一样。

“啪嗒……”听到彼此声音的一瞬间,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受控制地涌出,迅速地汇聚成河流,开始向下滑落,沾湿了袖口……仿佛穿越自千年前的温暖和怀念充盈了心房。

【没错……是这样的……

我……

是‘泷君’……

而你……

是……‘三叶’……

……

……

没错……

没错的……

…………

终于……

……找到你了!】

泷的嘴角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而面前的三叶也紧紧地咬住了下嘴唇……

二人一瞬间仿佛有太多的话想要喷薄而出……

然而……此时……

“嘎!!!!”大量的飞鸟展翅而起,遮蔽了远处的视野。

下一秒,泷感觉视野突然斜了过来,紧接着身体随着强烈的抖动,好像感觉到了失重浮在了空中。

地震!

“啪!”剧烈的离心力将二人紧握住的手硬生生地扯开。

“三叶——!”伴随着大地的巨响,泷感觉自己向下坠落了下去。

…………

…………

…………

……

『泷君……』

『泷君……』

……

『……不记得我了吗……』

……『……我的名字是……!』

『……三叶!!』

“啊!”泷惊叫着坐了起来。

“啪嗒啪嗒!”冷冷的雨点打在脸上,周围一片漆黑和寂静,沙沙的雨声令人感到恐怖和窒息。

【我这是……失去了多久的意识……】

泷想要站起来,突然右脚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啊!”泷痛苦的叫出声,又蹲在了地上,用手摸了摸,似乎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这时泷才感觉额头似乎也划破了,冰冷的雨水渗得伤口丝丝的生疼。抬起头向上望了望,感觉自己似乎是从环形山的顶部摔到了下面。

然而这些泷都没有过多在意……

“果然……果然我找到了……”泷自言自语着,热泪再一次充盈了眼眶,“我想起来了!一切的一切……我都记起来了!”

泷的左手紧紧地握住攥成拳头的右手,颤抖着顶着自己的额头,泣不成声。

【时间是错开的……我们交换了身体……

五年前……我去救你了!

但是我却忘记了你的名字……

…………

而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的名字是——!】

这时,泷的思维在这里卡壳了……

……『梦这种东西,一旦醒来很快就会忘记……』

突然,一叶外婆的话萦绕在泷的耳边。

“糟糕!难不成又——”泷疯狂地搜索着身上的口袋,摸到了一支马克笔,急忙掏出来,在左手上想要写些什么……

笔尖接触到手掌心,开始不住地颤抖……

【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是……!】

焦躁感袭来,泷的头开始剧痛。

“哎!”泷猛地咬向自己的嘴唇,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三……叶……!』

泷仿佛在笔触中注入了要把石头凿穿的千钧之力,狠狠地写下了这个名字。

“没错!三叶!你的名字……叫做三叶!三叶!哈哈哈哈!我还记得!”泷已经分不清自己声音究竟是笑还是哭了。

『三叶!』

『三叶!』

『三叶!』

『三叶!』

『三叶!』

…………

泷发疯似地在左手上……左胳膊上……能写字的地方,一遍又一遍地写着,直到一阵疲劳袭向自己的身体,才瘫倒在地面上,身体摆出一个“大”字,任由雨水冲刷着脸庞。

“没关系!这次我不会再忘记了!三叶……哈哈哈哈……!”泷冲着天空狂笑着。

【三叶!我记得你!我记起了曾经的一切!我再也不会忘记你!三叶——咦?!】

这时,泷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三叶她,现在人在哪里?

“三叶!三叶!”泷顾不上扭伤的脚踝,奋力地从地上挺身而起,大声地向四周高喊着,“你在哪里!回答我!”然而在四周的夜幕中,回答泷的只有雨声和一片死寂。

泷摸了一下冲锋衣的口袋,太好了,神火手电还在!

“咔嗒!”手电发出了强光。泷依靠着强光向环形山的山顶一瘸一拐地爬着。

【糟糕,刚才的地震把我们甩出去了吗?没关系的……三叶不会有事的!因为……因为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啊!】

『想回到这边的世界……就要留下你们重要的东西……』

“!!”一叶外婆的话语再次在泷的脑中回响,就要爬上山顶的泷愣住了,缓缓地回过头看向神体的方向。

此时,雨势已经明显地减弱了,云层也稍稍地散开了,透过极其微弱的月光,泷看到了洼地中的神体……

那棵参天巨木已经拦腰折断,而那块光滑的巨石也似乎是沿着之前看到的裂痕碎裂成两块塌落了下去,将下方的洞穴死死地压住了。

【没关系……我还记得三叶的名字!我还记得!我还记得!】

【可是……等一下……如果我还记得三叶的名字……她的名字并没有消失……】

【那么……】

【作为交换……‘留下的’……会是……】

“咕!”想到这里泷突然浑身颤抖,仿佛被人从头上浇下了一盆冰水,手脚麻木发凉……泷沿着环形山的山顶一瘸一拐地小跑起来,一股强烈的恐怖和不祥的预感像是夜幕中的梦魔一样紧紧地追随在自己的身后。

“三叶!三叶!你在哪里!快回答我!”泷焦急地喊着,不停地用手电光寻找着四周。

“啊!”突然灯光扫到了前方的地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泷全身冻结了……

……

是一条拥有美丽纹路的红色绳结,中间则是渐变成了鲜艳的橙色。

“怎么会……难道……真的……”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绳结孤零零地躺在水洼中,失去了生气,就仿佛她的主人……

……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

“啊……啊……”泷声音沙哑,颤抖着捡起了绳结,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三——叶——!!!!!!!”

撕心裂肺的喊声传来,仿佛是要划破头顶的夜空。

在这样的吼声中,泷觉得,自己似乎恍然间领悟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我……】

【再一次失去了三叶……吗】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