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再!炸!裂! 果果果蹲守风音姐姐事务所未果反而被隔壁玻璃店大叔捕获的前缘后事(迫真)

联动:

炸裂!风音(樱井浩美)姐姐的首次签名会全记录跨海加强版!

简单地说,楼主为了参加风音姐姐的第一次签名会而欺上瞒下、做了无数准备,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假期并完成了见面。
虽然碰碰磕磕,但总算有惊无险地把想说的全都表达完,带来的特产也顺利送到,简直可以含笑九泉了。

<本帖比前一帖病得更深,对此感到不快或者没多大兴趣的同学可以只看贴图多的段落,基本上那些都是比较搞笑的部分>

虽然日本之旅只有短短的五天多,但由于前几天行动比较迅速,想买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买好。
于是在过最后一夜时,果果果突发奇想,想着不如花几小时去风音姐姐的事务所看一看当作朝圣,然后蹲点守几小时,要是碰上了的话还可以攀谈几句说自己这就要走了,能不能求个合影留念——从签名会当天的情况来看,如果能绕开事务所的人应该是有相当的机会的。
退一步说,即使没见着,至少也完成了朝圣仪式。正可谓一石二鸟,旱涝保收

 

翌日。由于收拾完行李已经很晚,结果只睡了四小时就匆匆起床,结果旅馆的人偏偏还晚起了,硬生生多等了大半小时

Check out手续完成后,果果果带着40公斤的行李和背包开始赶路,而这也是悲剧的开始。
首先推着行李走了12分钟来到站前,由于一路上都是平地和电梯所以还算轻松
一到车站就发现南千住站(日比谷线)入站口竟然没有扶梯,只好拎着大包小包往上走
结果进站之后还是没有电梯和扶梯,只好咬着牙继续提着大包小包爬楼梯,一边还要受人侧目
坐上日比谷线后短暂地休息了一下来到北千住,结果刚下车果果果就被囧到了:由于没有扶梯和斜坡,这得拎着几十公斤的行李箱下几层楼去换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 果果果好不容易搬完行李来到站台,接下来又是另一波惊喜: 八点整的千代田线是毫无疑问的活地狱,本来车上就够满的了,挤上去之后只剩两个人左右的空间,结果后面的上班族却無理矢理不由分说地拼死往里面撞——用挤 已经不足以形容其来势之凶,这也是我在这个彬彬有礼的国度里头一次领教到如此野蛮的做法

 

结果是,果果果被挤得完全没有立足之地,只能靠脚尖着地,然后拼命抓着扶手稳住身形…

↑ 脚差不多就是这样子踮起来的感觉,总之姿势比JOJO里的人物还要扭曲十倍

 

但很快我就发现不抓扶手也没关系,反正挤得完全没有空间,即使急刹车也不会摔倒…
另外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日本人要如此防备痴汉了,在这样的沙丁鱼罐头里你根本没法分辨谁是挤得没办法、谁是真正的咸猪手

 

总之,经历完这趟让我欲仙欲死的痴汉电车——不对,电车地狱——后,好不容易来到了目的地的代々木公園站。
出站时发现还是没有电梯和扶梯…… 卧槽下楼梯不设这些也罢了,上楼也没有你们还有人性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个问题是,原本计划在站台的投币式储物柜寄存好行李后轻装上路(PS:由于物理和行程上的原因,实在没办法在路上找地方寄存),但是一问工作人员,到投币式储物柜还要走150米以上并且需要走楼梯。
我看了看行李,跟它们无言地对视了几秒,然后抬头45度仰望天空,脸上有翔划过

 

 


事务所离车站意外地近,按图索骥地走了5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本来计划九点之前必须到的,结果被旅馆坑了一把,抵达时已经是9点20分了。

虽然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不过实际映入眼帘时还是有点失落。敢叫金子ビル这种名字,结果实物不就是三层楼的小楼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非常不幸地,事务所门口四、五米外的地方有个身穿制服的保安大爷,看样子负责管辖这片小区的行车,于是守在门口附近蹲点的计划直接流产
我只好吃力地推着行李走过保安的位置,在事务所的另一侧停下,隔着七米左右的距离远远盯着房子的门口,同时小心翼翼地贴着身后的铁门以避开保安的视线。


当时就觉得好像在打真人版使命召唤 (大雾

 

这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正当果果果屏息凝神地等待有人开门时,
……等等我发现了什么!?


果果果:(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这个……这这这这这这难道是风音姐姐的衣服吗!?
果果果:发现敌情!侦察班就位!
保安:(正好把视线投向这边)
果果果:(四目相对)
保安:…………?(似乎发现了什么)
果果果:……!!(在半秒钟内拐弯)
保安:(移开了视线)
果果果:(再也不敢接近)

 

 

不知为何,等了许久都没有人出入。期间我溜到房子的另一边观察了一下……

↑ 侧面

↑ 后门

结果发现二楼竟然是美甲中心,那么看来刚才让果果果想入非非的一楼看起来似乎仅仅是一家卖衣服的店
如此一来恐怕只有毫无标示的三楼才是事务所……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昨晚只睡了4小时,这5天平均下来每天也不超过5小时;
由于出门很赶所以完全没吃早饭;
现在只能避开保安的视线,装作在等人的样子偷瞄事务所,情况比较尴尬;
由于三楼的窗户没有透出灯光也没有明显打开,完全无法判断事务所到底有没有人。
从事务所的规模来看,风音姐姐即使上班也可能是去完全不同的地方而不会过来事务所。

看起来是相当悲观而且令人沮丧的情况,但我心里却异常地平静,甚至有点享受这种静静地等待的感觉。
等着等着,脑海里不其然地响起了BOY’Z的一首叫《跟踪你》的老歌:
试听
备用地址

 

“跟踪你  第四天  来到你天天必经的餐店之前
期待你会惯性三点三走过  在身边

跟踪你  第九天  曾共你于CD铺一起买唱片
暗地戴你戴过  试听那耳筒  在回味你仍残留那点温暖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仍然在暗地里跟你游过街  也就够

跟踪你  十八天  遥望你于清早的车厢里安眠
迎面北风呼呼  关好窗等你睡好点

跟踪你  廿七天  陪着你偷偷摸摸一起进戏院
隔着两米  与你看好戏上演
总算共你  曾同时觉得心软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仍然在暗地里跟你游过街  也就够

我爱你  有阵时不必真正讲出口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沿途护送着你在你的背后 也就够

我暗里享受
那温柔
已足够……

 

曲子和歌词都很有味道,强烈推荐各位听一听,即使不听也可以读一读歌词。
它把那种只是远远地望着对方、想着对方就能得到莫大幸福的苦涩中带着甜蜜的感觉刻画得入木三分。
凡是有暗恋经历的人,应该都能跟歌词产生共鸣。
总而言之,在这种微妙的状况下,果果果竟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平静感。

 

不在就不在吧。
如今,我正站在风音姐姐司空见惯的街道上,欣赏着她习以为常的风景,跟她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感受着飘荡在空气中的她的气息,积累了数天的疲劳和烦恼,不知不觉烟消云散。
一时之间,我沉醉在一股安详静谧而又心满意足的感觉中。
也许,这种近似于微醺的幸福感正是所谓的爱。

 

 


不知不觉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出入的人也没有,饥饿和困顿终于把我击败,我便索性把行李丢到路边,盘腿坐在地上,一边装作在等朋友的样子一边偷瞄房子的正门。
结果没坐多久,超展开就找上门来了。

 

身后的玻璃店毫无预兆地开了门,店主是个五十左右、看起来忠厚老实的粗壮大叔。他见我坐在地上,便亲切地过来问话。(说话内容全都是日语,不一一注明了)
大叔:你没事吧,用不用帮忙?是不是在等人?
(……结果还是被问话了吗)
(不!出!所!料!)

————————————画面暂停————————————


果果果的猜谜时间~! 聪明的小朋友们,你们认为果果果这时候会做什么反应?
应该以流利的日语完美应答?还是装作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
……………………………………………………
………………………………………………
…………………………………………
……………………………………
………………………………
…………………………
……………………
………………
…………
……
锵锵!答案揭晓!

正确答案是,伪装一个勉强能听懂一些日语、但是基本上不会说、并且正在等待朋友的外国人。聪明的小朋友们,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明白也没关系,老师这就给大家讲解。
其实这背后是有几层讲究的:
首先,亮出外国人、并且是带着大量行李的外国人身份然后以等朋友的理由蹲点,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可疑度
其次,有语言不通这点当掩护,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比如说到底为什么朋友不选更容易见面的方法、为什么我会联系不上对方)可以装作无法沟通而顺利避开
但是,如果完全不懂日语、无法交流的话,对方可能会找英语老师或者警察求助,如此一来反而难以收场。
综上所述,这是个相当稳妥的选项。
那么,大家都猜对了吗?猜对的小朋友会有特别奖励哟(大雾

 

 

——————————比湿帝更愚蠢的分割线——————————

计划看起来很完美。
但愚蠢的果果果忘了一个由无数前人的血泪凝结成的重要教训:一旦你觉得计划天衣无缝,那多半就是悲剧的开始
这一次,我错在低估了店长的热情。

————————————画面再开————————————

前情提要:
大叔:你没事吧,用不用帮忙?是不是在等人?
(……结果还是被问话了吗)
(不!出!所!料!)

上一回提到,果果果蹲点中途被店主大叔搭话。
这正是悲剧的开始。
让我们看一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果果果:(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Yes,“等人”….??? Uh, Uhh……Oh yes, I’m totally OK, just waiting for my friend…

大叔:(放慢语速)呃,能请你再说一遍吗?总之你不是迷路对吧?
果果果:(继续演戏)Sorry, I’m from Canada and I can’t quite understand you… But I am all right, I mean, (放慢语速) I am OK, no problem.
大叔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见我坚持说OK,有点难以释怀地离开了。
(被我完美的英语口语击败了吧哈哈哈!活该!)
(没错,这样就对了……不要管我,我还要继续蹲点看风音姐姐呢)

赶跑了大叔之后,果果果松了口气,继续注视事务所的方向。
然而没多久,店长又一次从天而降!!!

(……怎么又回来了,快走快走,去去去!)
大叔:不好意思小兄弟,大叔我不大听得懂你在说啥。不过你还是别坐地上了,我这儿有凳子,你就一边坐着一边等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把我拖走)
果果果:Thanks very much, but I’m okay, I …… 55555…...(←最后还是屈服了)
大叔:(搬出凳子)好嘞,你就坐在这吧
(跟剧本不一样哎!!!导演你算计我啊啊啊啊啊!!!)

接着,我们一人用日语,一人用掺杂着零星日语单词的英语,碰碰磕磕地进行了友好而亲切的交流。
对于店主的话语,我先用错误的强调重复一遍关键词,然后优先用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他完全没法领会的话再用结结巴巴的日语解释……
好几次连我自己都受不了,想直接跟他用日语对话算了。这正可谓自作虐不可活

 

 


总而言之,果果果就这样半推半就地来到了几米开外的新据点。




大叔是卖玻璃的,主营各种门窗玻璃,果果果看了一下然后被价钱吓尿了。
不过他不是自己做,仅仅是从供应商那里进货,然后给邻近的住户提供玻璃安装和维修服务。


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偶尔还能看到小学生还是幼儿园生像小鸭子一样成群结队、亦步亦趋地跟着老师走过。

 

在攀谈中,我了解到店长有三个孩子:23岁的长子,20岁的长女,年龄不详的次子。
他的长子已经自立门户,没在跟他住一起,而他一看到我就想起了长子,因此觉得分外亲切。
听到这里,不知为何我眼睛有点湿润。


另外店长还养了一只巴西红耳龟,跟我在老家自己养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
我用手比划着试图告诉他这一点,但他似乎到最后也没能完全理解。So sad。
顺带一提,上面黄色的牌子写的是:「好孩子不要用手摸哦」  大概就是写给在这附近经过的小朋友的吧。

 

在往后还有一段小插曲。店主跟我聊着聊着,见到一个相熟的老太太,于是跟老太太攀谈起来。店主简单说了我的情况,表示想找个英语好的人帮忙翻译下,问清楚我的情况看需不需要帮助……
于是两个人开始商量,附近哪里有英语老师或者其他英语强悍的人。
老板你别这样喂!!
果果果赶紧表示自己真的不需要别的帮助了,就这样呆着挺好的。

但他们没有听,还是在执着地讨论到底应该去找谁好。

这一刻,果果果终于真正明白何谓骑虎难下,何谓自作孽不可活。
所幸最后他们还是想不到这时间有哪个英语好的人会在,否则就麻烦了orz

 

看到店主这么热心的样子,果果果越来越觉得不忍心再隐瞒,加上也想跟他说说自己真正的情况和目的,于是就想找机会跟他道个歉,然后告诉他实情。
然而,也许是天意,这时店长突然开始忙活起来,先是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匆匆出门(留下我和老婆婆看店),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结果没多久又因为别的公事而出门了。

时钟不知不觉前进到11点45,已经等了两个半小时了。
待会还要跑一趟秋叶原去买相框,然后赶到成田机场还得一个半小时,而自己必须在3点之前到达机场。
也就是说,时间已经非常吃紧,甚至来不及吃午饭了orz

 

于是果果果人生中第一次ストーカー经历就此告一段落。
果果果郑重地向老婆婆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请求她转告店长,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往事务所看了最后一眼,带着几许怅然、几许歉意、几许宽慰,投身到汹涌的人潮。

往后的3小时是果果果人生中最黑暗最痛苦的一段时光,就不再提了(掩面
坐上飞往大家拿国的飞机,我回顾着这趟旅程,忽然觉得:

这趟旅程虽然多少有些遗憾,但换个角度想,这不是终结而是一个开始。
2014年的今天,我抱憾而去。
但若干年后,我还能以新的身份、带着新的目的前来。
希望那一次,不会再有遗憾。

 

——————————————悲报: 温(cui)暖(ren)人(lei)心(xia)的结局——————————————

回到大家拿国之后,果果果打开风音姐姐的blog
啊,原来风音姐姐在长野玩到了21号啊

哦哦哦,还有照片呢
……………………………………好像有什么不对?
卧槽那不就是说我蹲点的时候风音姐姐其实根本就在几百公里开外吗!?????

半天前的满足感一瞬间跑掉了一半。

 

不过转念一想,至少算是亲眼看到了风音姐姐熟悉的风景,完成了朝圣的仪式
还是不要奢望太多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3 thoughts to “再!炸!裂! 果果果蹲守风音姐姐事务所未果反而被隔壁玻璃店大叔捕获的前缘后事(迫真)”

    1. 太好了MiMo终于不叫我豚豚豚了T T小狗一下是怎么回事啦!作为人类的尊严呢!虽然有时可能会觉得「風音様の犬っす」之类的听起来很潇洒但其实这都是幻觉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