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6月第3.5周]2077年的图书馆长

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

清晨淡淡的阳光穿过支撑着回廊的罗马柱,老旧的雕花木门散发着让人安心的气息。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少女银站在有些微凉的立柱阴影里,恍然有种穿越到中世纪修道院的错觉,仿佛推开面前的这扇门,就能看到身穿黑色修道服的修女正整齐的坐在一起进行虔诚的餐前祈祷,长桌上摆满了刚从山涧里打来的清水和新月形的巴尼斯鲁纳提亚面包。

“嗯,这一切都是幻想,幻想,祥瑞御免。”

少女银嘴里念叨着咒语在自己的大脑里使劲擦除着关于修女的一切,铜铸的门把在她的推动下缓缓分开。对于银来说,这份工作十分难得,这座位于奥地利阿德蒙特的本笃修道院图书馆在世界上也可以排入前二十位,招募图书管理员的机会更是十年才有一次,丰厚的报酬和优美的环境以及可以随便阅读藏书的便利吸引了世界上无数的爱书之人。银便是在网络笔试和面试中干掉了上万个应聘者之后才获得踏入面试考场的资格。而据说能前进到最终面试的人是每五十年才有一个的。

“喂,新来的。”

一声仿若老太婆沙哑的呼唤让刚刚踏入大厅的银打了个寒战。她环顾四周,整整齐齐放满了图书的橡木书架像卫士一般层层包围着整个大厅,头顶上是彩绘的创世纪,可是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喂喂,新来的。”

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银惊讶的看着一个有着蕾丝荷叶边的圆球咕噜噜地从一座书架后面滚到自己的脚边。然后圆球啪的一下打开成为了一个可爱的瓷娃娃。紧接着,瓷娃娃张开粉红色的娇嫩嘴唇,发出老婆婆般的嗓音。

“新来的,你就是那五十年来唯一一个进入面试的幸运儿吧。”

“……”

“哑巴了吗?”

“……”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请回吧。”

“啊……别,别,我刚才是太惊讶了。您是?”

“维多利加·德·布洛瓦,这座图书馆的馆长。”

银稳住心神,看着面前自称图书馆长的少女,除去那沙哑的声音之外,对方怎么看都只是一位有着金发和宝石般翠绿眼眸的少女,也许年龄还没有自己大。不过银最终还是决定先听从对方的命令,跟着对方走向书架深处。

在一张宽大的可以摆开五个以上维多利加的书桌旁,银见到了图书馆的书记官兼厨师宫泽有纪宁,然后最后的面试就在咖啡和酱油炒饭的香味中突如其来的开始了。

“所谓的最终面试其实很简单,只有两个考验。”

坐在书桌后的维多利加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叼着的烟斗冒出好闻的烟草味道。

“其中之一,首先你要对付‘她们’。”

银顺着维多利加手指的方向看去,墙角处空空如也。

“呃,时间好像不太对,宫泽,还没有到‘她们’出来觅食的时候么?”

“嗯,大概再过个1-2分钟吧。小银,要不要先来份酱油炒饭?”

此时的少女银哪里有心情和胃袋来安置那些炒饭,在有礼貌的谢过有纪宁后,少女银便紧紧的盯着角落,生怕错过了什么。

随着钟声敲响八下,墙壁和书架的缝隙里,有些东西开始蠢蠢欲动。

出现的先是乌黑的披垂在额头的上的刘海,然后是齐腰垂落的长长发辫,银揉了揉眼睛想证明自己看错了,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位小巧的只有手掌大小,身穿校服,有着黑亮瞳孔,嘴里发出“心叶”“心叶”叫声的女生已经从墙角的缝隙里爬了出来。

银回头看了看另外两人,维多利加平静的抽着烟斗,有纪宁已经装好了炒饭,开始在平底锅上摊鸡蛋饼。“好吧,反正今天遇到的奇怪事情也不多这一件。”看着习以为常的两人,银觉得即使张口询问也是无用的。

发出“心叶”叫声的女生不停的从墙角里爬出来,虽然她们每个只有银的手掌大小,但很快就密密麻麻在地板上聚集了一大片。聒噪的威力如夏日里的蝉鸣。

“啊……我们管她们叫远子学姐,因为实在想不到起什么名字好。另外她们会吃书。”

远子学姐们的动作很快,一愣神的功夫,她们已经搭起人梯,从书架上掀下来一本厚厚的《追忆似水年华》,这本书就像不幸掉入食人鱼群的水牛,很快就被蜂拥而上啃的只剩下硬壳书皮。紧接着旁边的《罪与罚》和《双城记》也被拉了下来,咔嚓咔嚓的被吃掉了。

不过这些都难不倒少女银,为了获得这个职位,她早已做好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的功课。思虑了几秒钟后,在维多利加和有纪宁疑惑的注视下,银一阵风似地跑出了图书馆,然后又一阵风似地冲了回来,不同的是她的怀里多了几本书。

此时情况十分危急,远子学姐们已经干掉了十几本名著,并且已经把矛头对准了轻小说区,摆放在最下列的《永生之酒》和《全金属狂潮》首当其冲。

“那是我喜欢的作品,被你们吃掉可不行。”

银大喊着把怀中的书砸向远子学姐们,可是那几本书就像是扔进炉子的柴火,迅猛的被吃的连皮都不剩了。

但是奇怪的事情也发生了,原本活蹦乱跳向着书本进攻的远子学姐群突然失去了活力,其中一部分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样四处乱转,一部分趴在地上辗转反侧,剩下的则仰天傻笑不止,叫声也从“心叶”换成了“祥瑞”。

“哇,银好厉害,这些害虫我和馆长都没有办法呢。”有纪宁兴奋的从后面扑上来抱住了银。

“呃,就算是拥有智慧之泉的我,也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维多利加此时也离开办公桌,好奇的用烟斗戳了戳地上的远子学姐,还试图用书本去勾引,不过远子学姐们对维多利加手里的书显得毫无兴趣。

“哼哼。我只是让她们吃掉了几本书而已。”

维多利加好奇的歪着头,银看着对方好奇的样子,双手叉腰心满意足地开始讲解。

“那些乱转的大抵是吃掉了我随手抓来的一本名为《重生之XXX网游》的起点小说,被恶心的再也不想吃书了。那些辗转反侧的则是吃了《缥缈录》,除非她们能够吃到那个故事的续篇,否则肯定不会再吃别的东西。而剩下的那些傻笑的,大概是吃了《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吧,那本书的作者可不一般。”

“东方……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啊。”维多利加感叹的重新叼起烟斗:“那看来另一个考验你肯定也能轻松通过了。”

“嗯嗯,是什么?”

“喏,就是窗外的那些,他们已经到了。”

不知何时,窗外的回廊中已经站满了身穿红色制服的男人,他们的手中握着明晃晃的军刺,肩上扛着乌漆漆的武器,脸部带着坚定的扭曲,肩上绣着“良化”的字样。

“每天的这个时候这帮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进攻一下,就在昨天用来做肉盾的日本黑发正太和不良少年们已经都挂掉了,所以今天就拜托你了。”维多利加捏起裙角优雅的鞠了一躬,然后丢下银一个人和有纪宁向图书馆的深处走去。

“啊,馆长,虽然你这样信任我让我很高兴,但是……我们的图书馆没有自卫队么?”

“当然没有那种不存在的东西。”

见鬼,那窗外这些不应该存在的家伙是从土豆田里自己长出来的不成吗?

“那馆长,为什么看起来只有我一个人在负责抵抗啊。”

“因为我的职责是打滚。”

“我的职责是祈祷。”

………………………………

“好吧,我知道了。”

银叹了一口气,看来果然和猜想的一样只有靠自己了,虽然窗外的人数很多,但只要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自己的坐机真盖塔的话……

砰——

如果能把一秒二十四格的胶片逐张播放在投影仪上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在第三张的时候一枚0.50in快枪弹欢快的跃出了沙漠之鹰的枪口,第五张的时候子弹富有艺术系的冲破了玻璃构成的AT力场,第七张的时候准确命中了站在窗前的少女的眉心。

而在此时,少女银心里想的只有两件事,其一是难道不应该有人高喊“fight”再开打么,其二就是果然萝卜的驾驶员不在驾驶舱里就是个废柴啊。

然后,第十二张投影,少女银的身体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橡木书架。

没有人还记得今天是上班的第几天。

当少女银揉着被掉落的书本砸红的额头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雨滴正欢快的击打着屋檐和窗子,银无端的想起许多年前某个死党在雨天故作神秘的悄悄话——只要雨下的足够长,那么雨滴也能学会弹奏符鲁特琴。

砸醒银的清梦的书本沾满灰尘,上面隐隐约约能看出书名是《笔塚》,少女银揉着惺忪的睡眼踮起脚尖把书放回了书架的最高一层,其间能感到自己的脊椎骨被抻的咔咔作响。

这里不是青山环绕的本笃修道院图书馆,也没有抽着烟斗的萝莉馆长,在书架里结婚生子的虫子也不可能有远子学姐那么可爱。不过只有一点是让人欣慰的,就是这作只有两层的小小图书馆的馆长,毫无疑问是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银。

每隔一些日子,少女银就会做一个混乱却有趣的梦,但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醒来让她感到十分不快。银把双手举到眼前,白净到近乎透明的皮肤下,能看到暗青色的血管。如果自己的头被沙鹰打中的话,这些血管肯定会被迅猛的抽空吧,镜子里自己呆呆的表情和头顶竖起的呆毛也会消失不见。不过那样的话就可以变成巴麻美学姐或者是无头骑士吓跑那些良化委员会的家伙吧。也许会挺有趣的。

昏昏沉沉的离开图书室,走进了图书馆的大厅。落满灰尘的挂钟显示现在时间还早,不过大厅的桌子上却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超大分量的巧克力圣代。少女银学着漫画里用手刀敲击满是雪花的电视机的角度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但是对于自己是何时订餐的还是一头雾水。不过这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了。在少女银的生活中,除了书本还是书本,她可以背诵图书馆内所有书本的详细位置,却始终弄不明白附近三条街区的路线图。她可以洋洋洒洒写下十大页的读书笔记,却对每年年末的工作总结一筹莫展。她清晰的记得昨天读的《罗马史》第158页第3行的第18个字有印刷错误,却向来想不起来自己何时约了朋友和订了早饭。

不过少女银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像是刻意的把自己同世界剥离开来,这座小小的图书馆就是她的硬壳。每天坐在柜台后面记录、分类整理,然后买入的新书不管是家庭菜谱还是耽美小说,都一定要先行读过。总的来说,不管别人怎么用普世价值观去衡量,至少
少女银的生活在她自己看来是快乐的。

粘稠的巧克力酱和冰凉的冰激凌在舌头上扭打成一团。少女银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脑力劳动总归是需要能量的,所以尽管不是银发的自来卷,银还是乐于把糖分作为自己摄入能量的首选物质。在银略有些朦胧的记忆里,昨天是令人开心的一天,已经许久没有人光顾的图书馆突然来了大批的读者,他们成箱成箱的借走了书籍。虽然这样一来书架上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几本没人要的旧书。但是银的心里还是暖呼呼的,毕竟这也许就是纸制书籍新的盛世的到来。

银抱着圣代悠闲的走回藏书室,昨晚自己又是靠着书架睡着了,所以才会做那么奇怪的梦。看着窗外越来越密的雨丝,银为了庆祝昨天的胜利,今天自己给自己放假一天。她得意的哼起一首古老的歌谣。从书架的最高层抽出把自己砸疼的那本书,靠在窗台上开始读了起来。

“咦,有人在哼《time to come》啊。”

高楼林立的校园中,一位学生从掌机中抬起头来,向着身边的同伴发问。

“别搞笑了,那种老掉牙的几十年前的游戏,肯定是你幻听了吧。”

“也是,现在的确听不到了,诶,那边为什么有两辆消防车向着那个老房子在洒水呢?”

“果然是死宅,连这个都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的图书馆啊。”

“哦,这么一说的确是,话说比起电子图书,还是纸质图书拿在手里更有感觉啊。”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那有什么用,现在我家三口人住在15平方米的房子里就被人称为土豪了,你觉得哪里还有空间放实体书啊。”

“也是,现在学校的宿舍都变成挂在外墙上的睡袋了。听父亲说他们之前可还是有12人间住的呢。”
“切,咱们爷爷那辈还是4人间。”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为啥会洒水啊。”

“今天,那图书馆要爆破了。”

“爆破?”

“是啊,学校要把那房子拆了盖一个128层的教职工宿舍。”

“真是可惜,那里面的书呢?”

“昨天被一个富豪都搬走了吧,据说咱们学校的这个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实体图书馆啦。当初去借书的时候,里面的银婆婆可和善了。”

“那现在婆婆呢?”

“上个月去世了,好像是糖尿病并发症。咱们班的粒子和箱子还每天送去特制的圣代进行祭拜呢。她们都说要是银婆婆还在的话,肯定能守护的住图书馆的。”

“守护住啊……啊,都这个时间了,再不去东13教学楼就赶不上点名了。”

“诶,还真是的。”

校园里的学生如工蜂般忙忙碌碌的穿梭于各个摩天大楼之间,即使有人注意到校园偏僻一角因为爆破引起的细微烟尘也会立刻抛在脑后。因为挡在历史的车轮前固然和热血,但是只有被碾压的人不是自己时,飞溅的血液和碎肉才能带来快感。

不管怎么样,今天大概肯定是工作的最后一天了。

浅色回忆

活在理想中的实用主义者、最扭曲的正派人、矛盾集合体的活标本。秉承爱情原教旨主义,在冬夜常常抬头仰望南天上的猎户座,妄想着有一天可以在某本书的扉页写上“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以及那些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的朋友们。”

2 thoughts to “[6月第3.5周]2077年的图书馆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