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在日留学生活记录——就职篇(上)

Company_Information_Session_in_Japan_003

这次是关于在日本毕业后找工作的一些个人感受和参考意见,最开始还是先来惯例的“免责声明”,牢记以下几点:首先和世界上很多事情一样,就职活动过程中每个人的实力(包括语言能力),运气,背景(比如文科理科,学校档次等)之类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人的实际感受都会多少有些偏差,这篇文章自然是会带有那一部分主观成分在的,切记。其次和入学考试一样,各人大前提不同很多东西就差得比较大无法通用,我写的下面这些的前提是理科(具体来说是工科),大学院4月修士毕业,即硕士,所以文科或者是学部毕业的可能可以参考的就比较少了。

继续阅读

再!炸!裂! 果果果蹲守风音姐姐事务所未果反而被隔壁玻璃店大叔捕获的前缘后事(迫真)

联动:

炸裂!风音(樱井浩美)姐姐的首次签名会全记录跨海加强版!

简单地说,楼主为了参加风音姐姐的第一次签名会而欺上瞒下、做了无数准备,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假期并完成了见面。
虽然碰碰磕磕,但总算有惊无险地把想说的全都表达完,带来的特产也顺利送到,简直可以含笑九泉了。

<本帖比前一帖病得更深,对此感到不快或者没多大兴趣的同学可以只看贴图多的段落,基本上那些都是比较搞笑的部分>

 

虽然日本之旅只有短短的五天多,但由于前几天行动比较迅速,想买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买好。
于是在过最后一夜时,果果果突发奇想,想着不如花几小时去风音姐姐的事务所看一看当作朝圣,然后蹲点守几小时,要是碰上了的话还可以攀谈几句说自己这就要走了,能不能求个合影留念——从签名会当天的情况来看,如果能绕开事务所的人应该是有相当的机会的。
退一步说,即使没见着,至少也完成了朝圣仪式。正可谓一石二鸟,旱涝保收

 

翌日。由于收拾完行李已经很晚,结果只睡了四小时就匆匆起床,结果旅馆的人偏偏还晚起了,硬生生多等了大半小时

Check out手续完成后,果果果带着40公斤的行李和背包开始赶路,而这也是悲剧的开始。
首先推着行李走了12分钟来到站前,由于一路上都是平地和电梯所以还算轻松
一到车站就发现南千住站(日比谷线)入站口竟然没有扶梯,只好拎着大包小包往上走
结果进站之后还是没有电梯和扶梯,只好咬着牙继续提着大包小包爬楼梯,一边还要受人侧目
坐上日比谷线后短暂地休息了一下来到北千住,结果刚下车果果果就被囧到了:由于没有扶梯和斜坡,这得拎着几十公斤的行李箱下几层楼去换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 果果果好不容易搬完行李来到站台,接下来又是另一波惊喜: 八点整的千代田线是毫无疑问的活地狱,本来车上就够满的了,挤上去之后只剩两个人左右的空间,结果后面的上班族却無理矢理不由分说地拼死往里面撞——用挤 已经不足以形容其来势之凶,这也是我在这个彬彬有礼的国度里头一次领教到如此野蛮的做法

 

结果是,果果果被挤得完全没有立足之地,只能靠脚尖着地,然后拼命抓着扶手稳住身形…

↑ 脚差不多就是这样子踮起来的感觉,总之姿势比JOJO里的人物还要扭曲十倍

 

但很快我就发现不抓扶手也没关系,反正挤得完全没有空间,即使急刹车也不会摔倒…
另外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日本人要如此防备痴汉了,在这样的沙丁鱼罐头里你根本没法分辨谁是挤得没办法、谁是真正的咸猪手

 

总之,经历完这趟让我欲仙欲死的痴汉电车——不对,电车地狱——后,好不容易来到了目的地的代々木公園站。
出站时发现还是没有电梯和扶梯…… 卧槽下楼梯不设这些也罢了,上楼也没有你们还有人性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个问题是,原本计划在站台的投币式储物柜寄存好行李后轻装上路(PS:由于物理和行程上的原因,实在没办法在路上找地方寄存),但是一问工作人员,到投币式储物柜还要走150米以上并且需要走楼梯。
我看了看行李,跟它们无言地对视了几秒,然后抬头45度仰望天空,脸上有翔划过

 

 


事务所离车站意外地近,按图索骥地走了5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本来计划九点之前必须到的,结果被旅馆坑了一把,抵达时已经是9点20分了。

虽然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不过实际映入眼帘时还是有点失落。敢叫金子ビル这种名字,结果实物不就是三层楼的小楼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非常不幸地,事务所门口四、五米外的地方有个身穿制服的保安大爷,看样子负责管辖这片小区的行车,于是守在门口附近蹲点的计划直接流产
我只好吃力地推着行李走过保安的位置,在事务所的另一侧停下,隔着七米左右的距离远远盯着房子的门口,同时小心翼翼地贴着身后的铁门以避开保安的视线。


当时就觉得好像在打真人版使命召唤 (大雾

 

这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正当果果果屏息凝神地等待有人开门时,
……等等我发现了什么!?


果果果:(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这个……这这这这这这难道是风音姐姐的衣服吗!?
果果果:发现敌情!侦察班就位!
保安:(正好把视线投向这边)
果果果:(四目相对)
保安:…………?(似乎发现了什么)
果果果:……!!(在半秒钟内拐弯)
保安:(移开了视线)
果果果:(再也不敢接近)

 

 

不知为何,等了许久都没有人出入。期间我溜到房子的另一边观察了一下……

↑ 侧面

↑ 后门

结果发现二楼竟然是美甲中心,那么看来刚才让果果果想入非非的一楼看起来似乎仅仅是一家卖衣服的店
如此一来恐怕只有毫无标示的三楼才是事务所……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昨晚只睡了4小时,这5天平均下来每天也不超过5小时;
由于出门很赶所以完全没吃早饭;
现在只能避开保安的视线,装作在等人的样子偷瞄事务所,情况比较尴尬;
由于三楼的窗户没有透出灯光也没有明显打开,完全无法判断事务所到底有没有人。
从事务所的规模来看,风音姐姐即使上班也可能是去完全不同的地方而不会过来事务所。

看起来是相当悲观而且令人沮丧的情况,但我心里却异常地平静,甚至有点享受这种静静地等待的感觉。
等着等着,脑海里不其然地响起了BOY’Z的一首叫《跟踪你》的老歌:
试听
备用地址

 

“跟踪你  第四天  来到你天天必经的餐店之前
期待你会惯性三点三走过  在身边

跟踪你  第九天  曾共你于CD铺一起买唱片
暗地戴你戴过  试听那耳筒  在回味你仍残留那点温暖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仍然在暗地里跟你游过街  也就够

跟踪你  十八天  遥望你于清早的车厢里安眠
迎面北风呼呼  关好窗等你睡好点

跟踪你  廿七天  陪着你偷偷摸摸一起进戏院
隔着两米  与你看好戏上演
总算共你  曾同时觉得心软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仍然在暗地里跟你游过街  也就够

我爱你  有阵时不必真正讲出口
望了你很久  但我从未开口  路上让我在你七尺以外陪你走
走到你街口  对着背影挥手
并没运气共你拖过手  沿途护送着你在你的背后 也就够

我暗里享受
那温柔
已足够……

 

曲子和歌词都很有味道,强烈推荐各位听一听,即使不听也可以读一读歌词。
它把那种只是远远地望着对方、想着对方就能得到莫大幸福的苦涩中带着甜蜜的感觉刻画得入木三分。
凡是有暗恋经历的人,应该都能跟歌词产生共鸣。
总而言之,在这种微妙的状况下,果果果竟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平静感。

 

不在就不在吧。
如今,我正站在风音姐姐司空见惯的街道上,欣赏着她习以为常的风景,跟她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感受着飘荡在空气中的她的气息,积累了数天的疲劳和烦恼,不知不觉烟消云散。
一时之间,我沉醉在一股安详静谧而又心满意足的感觉中。
也许,这种近似于微醺的幸福感正是所谓的爱。

 

 


不知不觉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出入的人也没有,饥饿和困顿终于把我击败,我便索性把行李丢到路边,盘腿坐在地上,一边装作在等朋友的样子一边偷瞄房子的正门。
结果没坐多久,超展开就找上门来了。

 

身后的玻璃店毫无预兆地开了门,店主是个五十左右、看起来忠厚老实的粗壮大叔。他见我坐在地上,便亲切地过来问话。(说话内容全都是日语,不一一注明了)
大叔:你没事吧,用不用帮忙?是不是在等人?
(……结果还是被问话了吗)
(不!出!所!料!)

————————————画面暂停————————————


果果果的猜谜时间~! 聪明的小朋友们,你们认为果果果这时候会做什么反应?
应该以流利的日语完美应答?还是装作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
……………………………………………………
………………………………………………
…………………………………………
……………………………………
………………………………
…………………………
……………………
………………
…………
……
锵锵!答案揭晓!

正确答案是,伪装一个勉强能听懂一些日语、但是基本上不会说、并且正在等待朋友的外国人。聪明的小朋友们,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明白也没关系,老师这就给大家讲解。
其实这背后是有几层讲究的:
首先,亮出外国人、并且是带着大量行李的外国人身份然后以等朋友的理由蹲点,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可疑度
其次,有语言不通这点当掩护,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比如说到底为什么朋友不选更容易见面的方法、为什么我会联系不上对方)可以装作无法沟通而顺利避开
但是,如果完全不懂日语、无法交流的话,对方可能会找英语老师或者警察求助,如此一来反而难以收场。
综上所述,这是个相当稳妥的选项。
那么,大家都猜对了吗?猜对的小朋友会有特别奖励哟(大雾

 

 

——————————比湿帝更愚蠢的分割线——————————

计划看起来很完美。
但愚蠢的果果果忘了一个由无数前人的血泪凝结成的重要教训:一旦你觉得计划天衣无缝,那多半就是悲剧的开始
这一次,我错在低估了店长的热情。

————————————画面再开————————————

前情提要:
大叔:你没事吧,用不用帮忙?是不是在等人?
(……结果还是被问话了吗)
(不!出!所!料!)

上一回提到,果果果蹲点中途被店主大叔搭话。
这正是悲剧的开始。
让我们看一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果果果:(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Yes,“等人”….??? Uh, Uhh……Oh yes, I’m totally OK, just waiting for my friend…

大叔:(放慢语速)呃,能请你再说一遍吗?总之你不是迷路对吧?
果果果:(继续演戏)Sorry, I’m from Canada and I can’t quite understand you… But I am all right, I mean, (放慢语速) I am OK, no problem.
大叔露出困惑的表情,但见我坚持说OK,有点难以释怀地离开了。
(被我完美的英语口语击败了吧哈哈哈!活该!)
(没错,这样就对了……不要管我,我还要继续蹲点看风音姐姐呢)

赶跑了大叔之后,果果果松了口气,继续注视事务所的方向。
然而没多久,店长又一次从天而降!!!

(……怎么又回来了,快走快走,去去去!)
大叔:不好意思小兄弟,大叔我不大听得懂你在说啥。不过你还是别坐地上了,我这儿有凳子,你就一边坐着一边等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把我拖走)
果果果:Thanks very much, but I’m okay, I …… 55555…...(←最后还是屈服了)
大叔:(搬出凳子)好嘞,你就坐在这吧
(跟剧本不一样哎!!!导演你算计我啊啊啊啊啊!!!)

接着,我们一人用日语,一人用掺杂着零星日语单词的英语,碰碰磕磕地进行了友好而亲切的交流。
对于店主的话语,我先用错误的强调重复一遍关键词,然后优先用流利的英语回答,如果他完全没法领会的话再用结结巴巴的日语解释……
好几次连我自己都受不了,想直接跟他用日语对话算了。这正可谓自作虐不可活

 

 


总而言之,果果果就这样半推半就地来到了几米开外的新据点。




大叔是卖玻璃的,主营各种门窗玻璃,果果果看了一下然后被价钱吓尿了。
不过他不是自己做,仅仅是从供应商那里进货,然后给邻近的住户提供玻璃安装和维修服务。


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偶尔还能看到小学生还是幼儿园生像小鸭子一样成群结队、亦步亦趋地跟着老师走过。

 

在攀谈中,我了解到店长有三个孩子:23岁的长子,20岁的长女,年龄不详的次子。
他的长子已经自立门户,没在跟他住一起,而他一看到我就想起了长子,因此觉得分外亲切。
听到这里,不知为何我眼睛有点湿润。


另外店长还养了一只巴西红耳龟,跟我在老家自己养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
我用手比划着试图告诉他这一点,但他似乎到最后也没能完全理解。So sad。
顺带一提,上面黄色的牌子写的是:「好孩子不要用手摸哦」  大概就是写给在这附近经过的小朋友的吧。

 

在往后还有一段小插曲。店主跟我聊着聊着,见到一个相熟的老太太,于是跟老太太攀谈起来。店主简单说了我的情况,表示想找个英语好的人帮忙翻译下,问清楚我的情况看需不需要帮助……
于是两个人开始商量,附近哪里有英语老师或者其他英语强悍的人。
老板你别这样喂!!
果果果赶紧表示自己真的不需要别的帮助了,就这样呆着挺好的。

但他们没有听,还是在执着地讨论到底应该去找谁好。

这一刻,果果果终于真正明白何谓骑虎难下,何谓自作孽不可活。
所幸最后他们还是想不到这时间有哪个英语好的人会在,否则就麻烦了orz

 

看到店主这么热心的样子,果果果越来越觉得不忍心再隐瞒,加上也想跟他说说自己真正的情况和目的,于是就想找机会跟他道个歉,然后告诉他实情。
然而,也许是天意,这时店长突然开始忙活起来,先是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匆匆出门(留下我和老婆婆看店),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结果没多久又因为别的公事而出门了。

时钟不知不觉前进到11点45,已经等了两个半小时了。
待会还要跑一趟秋叶原去买相框,然后赶到成田机场还得一个半小时,而自己必须在3点之前到达机场。
也就是说,时间已经非常吃紧,甚至来不及吃午饭了orz

 

于是果果果人生中第一次ストーカー经历就此告一段落。
果果果郑重地向老婆婆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请求她转告店长,然后深深地、深深地往事务所看了最后一眼,带着几许怅然、几许歉意、几许宽慰,投身到汹涌的人潮。

往后的3小时是果果果人生中最黑暗最痛苦的一段时光,就不再提了(掩面
坐上飞往大家拿国的飞机,我回顾着这趟旅程,忽然觉得:

这趟旅程虽然多少有些遗憾,但换个角度想,这不是终结而是一个开始。
2014年的今天,我抱憾而去。
但若干年后,我还能以新的身份、带着新的目的前来。
希望那一次,不会再有遗憾。

 

——————————————悲报: 温(cui)暖(ren)人(lei)心(xia)的结局——————————————

回到大家拿国之后,果果果打开风音姐姐的blog
啊,原来风音姐姐在长野玩到了21号啊

哦哦哦,还有照片呢
……………………………………好像有什么不对?
卧槽那不就是说我蹲点的时候风音姐姐其实根本就在几百公里开外吗!?????

半天前的满足感一瞬间跑掉了一半。

 

不过转念一想,至少算是亲眼看到了风音姐姐熟悉的风景,完成了朝圣的仪式
还是不要奢望太多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完——

炸裂!风音(樱井浩美)姐姐的首次签名会全记录(跨海版)!

之前也有发帖提过,果果果为了参加风音姐姐的第一次签名会而欺上瞒下、做了无数准备,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假期,高高兴兴地到达了日本

 

5月16日星期五,活动前夜。发生了许多事情。
首先反复练习了几遍到时候要说的台词并做了预演,练到最后的那句时自己都觉得实在太惨め,再加上这一年多里每周查新作履历然后不断失望的委屈和悲伤,一时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忍不住掉了眼泪。自己也说不清主要是为了哪一样。

 

↑ 这个楼梯口就是果果果凌晨两点时练习台词的地方

 

 

然后,为了避免第二天起不来所以给手机设了八个闹铃,为了以防万一还向旅馆老板娘讨了一个闹钟;做完这些之后开始睡觉,却觉得心跳加速辗转难眠:

一边想着“赶紧睡赶紧睡赶紧睡赶紧睡”
一边又怕睡太沉了明天醒不来就全毁了
而逛街提东西导致的手臂、腿脚酸痛更是雪上加霜…
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结果准备行李和练习花了两小时,入睡前又折腾了两小时,到最后整晚只睡了两小时。

 

醒来的时间倒是意外地早,无惊无险地成功找到路线、跟之前就约好要同行的在日网友·新夜菌在新宿汇合并上了车。
有地头蛇当向导应该可以省很多工夫了,赶紧补眠吧~

这么以为的我瞬间就被残酷无情的现实打脸了。

 

 

我们选坐了价钱便宜的新宿往返松本的直达巴士,单程价钱只需要3100日元,比坐电车便宜了至少一倍。
然而,上车之后……
我: 我们来把买入场券的钱和车钱结清吧
新夜: 没问题
新夜: 首先,这个是为了领入场券而买的LB OST
我: 好的,还有呢还有呢?(小鹿乱撞)
新夜: ……………………(突然顿住)
新夜: ……………………(若有所悟)
新夜: ……………………(浑身冒汗)
我: 你,你怎么了?(不明所以)
新夜: ……………………(认清现实)
新夜: 我……忘了拿票,你先坐巴士过去吧
司机先生麻烦你停一下!!(说完像逃跑一样跳了下车
我: ……………………(彻底石化)
然后,消化了半分钟后……
我: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终于反应过来)

 

 

 

于是结局就变成了我自己从新宿坐专线大巴前往松本汽车总站,新夜则在赶回家拿到票后直接坐电车到目的地。
一路上忐忐忑忑,一来怕再出什么意外直接影响行程,二来怕巴士晚到错过填写问卷的机会,三来自己由于睡眠不足脸色相当差,生怕到时候只能以僵尸般的面目示人… 于是就这么半是期待半是畏惧地坐完了全程,始终没有好好休息。

 

迷迷糊糊地坐了3小时40分后终于抵达了终点站:松本巴士总站。

为免错过填写问卷的机会,下车之后靠着上面贴的google地图一路小跑着,从各种农村的小道上穿过。
然而等我大汗淋漓地赶到会场,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晒死人不偿命的太阳,连凳子都没的简单会场,稀稀拉拉的二三十个粉丝……虽然人少反而有利于交流,但这看起来未免太凄惨,我不禁开始担心气氛会不会尴尬。

 

 

这是调查问卷=w=
我们能看到问题分四项:
1. 有什么问题想问风音姐姐
2. 具体喜欢LB的沙耶酱(CV:风音姐姐)的什么地方,以及如果被挑中的话希望风音姐姐现场表演什么台词
3. 如果周围的人突然都变成了丧尸,为了生存你会如何战斗?
4. 随意填写其他意见或建议

风音姐姐在blog里特别强调说希望大家填写一个问题,现在看来无论怎么看都是第三题。
为什么郑重其事地请求大家填写的重点问题居然是这里啊!!!

当时我不知道它的重要性,而且时间紧急来不及想这些,只好先中规中矩地填了其他几项然后匆匆上交。有一栏要填自己来自哪个县,我机智地打了个叉然后大刺刺地填上了カナダ・バンクーバー(大家拿国温哥华村)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在这段过程中人不知不觉越来越多,场面稍稍好看了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中途有个面包车开过,我还没反应过来,一袭白衣的风音姐姐就走到了店里,进门前还向粉丝们敬了个礼、然后像男生一般豪快地吼了一声“哟!”
气氛随即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哦!”地起哄并且回礼。
怎么说呢,真不愧是风音姐姐,真是个有趣的人

 

 

另一方面,她本人的blog里是如此记录的:
“午饭过后终于鼓起勇气,超没礼貌地「哟!(`・ ω・´)ゞ」地敬礼打了个招呼,
结果大家亲切地「哦哦!!ヽ(・∀・)ノ」地回应了!
要是早点鼓起勇气就好了”

不出所料地,尽管冠着S音的名号并且有过咂着舌头撕掉听众来信的过激演出,她骨子里还是相当害羞的。
这种行事有些出格、骨子里却又有点笨拙的感觉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到12:45第一组集合时,人数已经相当可观。

整个签名会分两组,第一组12:45集合,第二组则是13:30. 结果现在光是第一组就已经排了很长,甚至堵住了后面烤肉店和回转寿司店的门。
我觉得还是在她尚未疲劳时去攀谈比较安全,于是就排到了靠前的位置。

 

 

也是在这个时候,回家拿票然后快马加鞭坐电车赶来的新夜终于一路奔跑着抵达现场,把No.13的入场券交到了我手上!
虽然看起来好像一路在黑他,其实我心里还是超感激的,真的!
趁这个机会郑重地道谢一次,没有新夜的帮忙我未必能跑成这一趟,愛してるよ!!(*´∀`*)

 

 

然后店员把我们领进店里,然后围着店面绕了整整一圈,这才回到设置在柜台旁一个挂着布幕的角落。

刚才喧嚣不已的人群现在也安静下来,大家都在屏息等待着风音姐姐登场。

 

 

 

1点刚过,店员终于宣布活动开始,于是装扮完毕的风音姐姐粉墨登场、并在众人的掌声中坐下。
那一刻,我的心脏忘记了跳动: 风音姐姐真人很可爱,比网上看到的一切照片都要赞多很多。时光似乎忘了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看起来跟几年前的视频/照片没多大区别,反而更显明丽动人。
她换上了一袭粉蓝色的半袖裙,宛如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双贴身的黑裤袜(黒タイツ)把已然成为本人特征的优美腿部曲线勾勒无遗,光是瞟一眼就让我血脉贲张。再配上精致小巧的黑鞋,看起来像极了Azone社的可爱人偶。
而坐下来时并拢双膝、内八字脚、再加上室外风大时压裙子这些充满了女生味道的细节则更添她的可爱。总之,无论哪个角度看外表上都非常女の子らしい,而且还是文静乖巧的公主型……
可是,一开口却又原形毕露,说起话来不是搞怪就是搞笑,有时又会异常地有精神有气势。而如果有关注她的blog就能看到,她其实是会各种胡思乱想的内向类型,而她的内心世界也往往跟她表现出来的言行差异甚大。
正是这外表与言行、言行与内心之间的双重反差,让我深深着迷至今。

会场禁止一切形式的摄影和录音,所以很遗憾地,没有私拍的照片可以跟大家分享。
直到现在,网上也只有官方放出的几张小图:

(话说风音姐姐还是有乳量的啦 >   <)

 

于是我以眼睛代替照相机,以耳朵代替录音机,近乎贪婪地细细感受着、体味着周围的一切。
会场的热度。
背包的重量。
手掌的微颤。
粉丝的喧嚣。
加速的心跳。
………………
………………
然而如此具体的一切,不知不觉都化于无形。
天地万物仿佛不复存在,唯有风音姐姐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被我深深刻在心间。

 

怀着前所未有的决意和勇气,我终于来到了这里。我想。
曾经遥不可及的风音姐姐,如今已近在咫尺。
而几分钟之后,我就能前进到触手可及的距离……
我深吸一口气,遏制住几乎要跳出胸膛的心脏,然后再次把目光锁定在几米开外的那个憧憬了七年的身影上。

 

签名会随即开始。前头的几位粉丝一个接一个地上前,先交上写着自己名字(不知为何必须写成平假名,没有例外)的参加券,然后风音姐姐会照着那个读音来打招呼,之后一边跟粉丝说话,一边在签名板写上对方的平假名称呼。
两边都完成后她会跟粉丝友好地握手(有时会双手握粉丝的一只手)并且互相低头道谢,而粉丝离开时,旁边的工作人员会适时送上专用的塑料袋。
这样一套下来,每个人耗时基本在50秒到80秒之间。时间不算充裕,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足够传达完自己的メッセージ了。

眼见前几个粉丝都有说有笑,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因为毕竟自己不可能像他们那样随机应变、巧舌如簧,于是只能靠准备和真挚取胜。
然而计划可耻地失败了,等到马上轮到自己时,心脏跳得前所未有地快,脑子和舌头也几乎当机……差点羞愧得死在会场,果然还是太紧张了啊啊啊啊啊
总之,对话内容是这样的(如果看不懂日文可以直接跳到后面看翻译):

我:初めまして
风:初めまして~
我:あの、実は私、カナダからのろこ、えっと、旅行者なんです(←紧张得连拗音都发不好)
风:うんうん。あ、カナダ?(察し)
我:はい、そうですね。 七年間ずっとはるみ様の美声に癒やされて、すごく幸せでした(←実は痺れてって言いたかった)
风:ほほぉ、マジですか?(惊喜)
我:そうですよ。で、今回は初めてのサイン会だと聞いて、どうしても直接に会って、感謝の気持を伝えたいです
风:はい(ドキドキ)
我:ですから勇気を絞り出して、初めて日本に来ました。。。
  そんな僕を、褒めてくれ!(这是风音姐姐主持的电台节目ほめらじ里的经典段子。本来想吼得有气势一些,结果太紧张结果说得太快了)

(周围的大家心领神会地爆笑起来)

风:うははははは。偉いぞ!(用力地)うははははははは。で、すごい!

好,完美地计划通!
这下成功引起了重视,可以慢慢地说想说的话啦!
好了,接下来要说的是……
嗯,我想想看,关键字是…………
……………………………………………
夭寿啦!为什么脑子里会是一片空白啊啊啊啊啊!这一定是邪恶组织的阴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え…………っと、何を言いたかったっけ?えっと………(めちゃくちゃパニック中)
风:(赔笑)
我:すいません、ちょっと緊張してて
风:私も緊張してますよ
スタッフ:じゃあ先に握手しようか
我:はい……(泣きそう)

于是,风音姐姐用双手郑重地分别握住了我的两手,然后我们互相鞠躬,并且同时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但由于我还在拼了老命回想到底打算说什么,实在无暇铭记那时的感触,只记得她涂着粉蓝色系的指甲油。
太失格了!!!

我:あ、思い出した(泣きそう)
我:地球の反、反対側にもこんな大ファンがいますので、もっと自分の魅力に、自分の魅力を信じてください
风:すごい、やっぱ
我:そして、人一倍に頑張ってきた貴方ですから、どんな舞台でも必ず光ると、私は固く信じております (←顺便强调自己其实是里界粉丝)

说这句时,我特别直视着她的眼睛,尽可能真挚地传达自己的心情。

风:ありがとうぅぅ~ マジで泣きそう。(声音真的带着哭腔)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说罢她郑重其事地递过刚写上我名字的签名版,然后我们再一次鞠躬。
接着我就怀着轻飘飘的心情缓缓离开了队列。

 

 

——————————————跟湿帝一样愚蠢的分割线————————————————

以下是翻译版

我:初次见面
风:初次见面~
我:那个,其实我是来自大家拿国的游、呃、游客(←紧张得连拗音都发不好)
风:嗯嗯~啊,你说大家拿国?(察し)
我:嗯,是呀。七年来一直被浩美大人的美声治愈着,托您的福过得超幸福(←其实除了治愈更想说心醉神迷不能自理)
风:真的?(惊喜)
我:千真万确喔。听说这是您第一次的签名会,于是无论如何也想直接见上一面,当面表达自己的感谢
风:是喔(小鹿乱撞)
我:于是我就鼓起最大勇气,头一次来到了日本……
请用力夸奖我吧! (这是风音姐姐主持的电台节目ほめらじ里的经典段子。本来想吼得有气势一些,结果太紧张结果说得太快了)

(周围的大家心领神会地爆笑起来)

风:哈哈哈哈。太了不起了!(用力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厉害啊!

好,完美地计划通!
这下成功引起了重视,可以慢慢地说想说的话啦!
好了,接下来要说的是……
嗯,我想想看,关键字是…………
……………………………………………
夭寿啦!为什么脑子里会是一片空白啊啊啊啊啊!这一定是邪恶组织的阴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嗯……呃,我想说啥来着?呃………………(手足无措中)
风:(赔笑)
我:不好意思,我有点紧张
风:其实我也很紧张啦
工作人员:要不先握手吧
我:好的……(欲哭无泪)

于是,风音姐姐用双手郑重地分别握住了我的两手,然后我们互相鞠躬,并且同时向对方致谢……但由于我还在拼了老命回想到底打算说什么,实在无暇铭记那时的感触,只记得她涂着粉蓝色系的指甲油。
太失格了!!!

我:啊,我终于想起来了(喜极而泣)
我:请记住,您在地球彼端也有着如此狂热的粉丝,所以,请相信自己的魅力
风:すごい、やっぱ(不大确定这话有没有听错,没错的话意思就是说我真的好厉害)
我:最后,既然是靠着过人的努力一路走来的您,无论在怎样的舞台上都必将熠熠生辉。我非常坚信这点。(←顺便强调自己其实是里界粉丝)

说这句时,我特别直视着她的眼睛,尽可能真挚地传达自己的心情。

风:谢谢你呀~ 真的好想哭。(声音真的带着哭腔)
实在太感谢了!!

——————————————跟湿帝一样愚蠢的分割线————————————————

 

 

 

虽然表现得不尽人意,但想说的好歹都传达到了。再说越是笨拙,反而越突显其真挚和可贵。如此想着,我怀着轻快的心情走出了店门。

然后在下一瞬间石化了。

背包里的、来自大家拿国的特产冰酒还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

为什么我竟然会忘记拿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还好新夜还在队伍后面,于是我把整个木盒子拿给他,请他在轮到自己时简单地说明情况并帮忙转交,我则在近处看着。于是他照做了。
当他说那是我从加拿大带来的特产时,风音姐姐眼睛瞪得大大的,连舌头都打结了。
站在我这边也能听到她结结巴巴地说「そ、そ、そうですか(是、是、是吗)」 ,而且她接过去时连手也在颤抖。

 

然后新夜大概是说了我就在这边,于是她顺着新夜的示意转头看到我,接着我们又一次互相低头道谢。
据新夜说风音姐姐知道他是中国人后还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加拿大本土出生的,知道答案后好像更吃惊了。

事后想来,很多地方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现在说这些只是马后炮。
比如说冰酒其实可以选更高级的,可以在盒子里粘张纸条甚至偷放点什么小礼物…
问题是如果对方不便或者不乐于接受,做这些只会徒增麻烦。
总之走到这一步,我可算心满意足,可以瞑目了

 

 

整个签名会到场的大约有160±20人左右,当所有人都领到签名后就进入了读调查问卷的mini talk环节。

在mini talk中,她说自己为行尸走肉的译制版配龙套,配完后为丧尸作品着迷,开始没日没夜地考虑要是周围的人都变成了丧尸该怎么办,还被母亲呵斥说“馬鹿か!”(全场爆笑)
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她就设置了问卷里的第三问,听听大家的意见作为参考。

结果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门,有人说像成龙那样华丽地躲开丧尸的所有攻击(PS:风音姐姐是成龙厨)
有人说赶紧找像沙耶(CV:风音姐姐)那样的萌妹子做同伴,
……之类之类

然后风音姐姐应大家所求,现场表演了各种好玩的台词,
比如沙耶经典的「笑なさいよ、笑うがいいわ!アーッハッハッハってぇぇ!」
又比如说模仿呕吐的丧尸,超逼真但是超可爱的

 

欢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20分钟的mini talk很快便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猜拳赢奖品的环节。

一直以为会猜很久,结果竟然是所有人跟台上的风音姐姐猜,平手也会被判负
于是三下两除二就决出了胜负,看着别人高高兴兴地领走有风音姐姐签名的周边
值得一提的是,四份奖品中有一份是沙耶的等身大彩旗,而且风音姐姐的签名偏偏签在沙耶的绝对领域上 23333
另一方面,一向没什么运气的果果果不出意外地连续两次在第一轮惨遭淘汰

 

最后,几日之后,风音姐姐发blog说收到了大家在中途偷偷填完的留言板,并表达了由衷的感谢。

其中打红圈的部分就是我留言的位置,内容大致就是“即使在地球的彼端也会继续支持你喔(・∀・)イイ!!”这样子。
不管怎么说,虽然过程波澜万丈而且好几次差点觉得要跪,不过总归还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

而且写着自己名字的独一无二的签名也到手了,可以死得瞑目了 (*´∀`*)

以上就是大苹果对5月17日的长野签名会的实况报道(>д<)
但是,日本之旅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预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

(大概过两天就会更新啦)

 

————————————————————小花絮———————————————

话说发帖之前我跟群里的某些混蛋说风音姐姐跟我说了「えらいぞ!」和「泣きそう」这两句
结果那些混蛋竟然脑补成了:

 

你们是跟我有仇还是怎样啦!!

 

 

棒球的球种简介

 

本文内容主要参考了wiki资料:http://ja.wikipedia.org/wiki/%E7%90%83%E7%A8%AE_(%E9%87%8E%E7%90%83),并在这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其他来源的资料和笔者自己的理解,同时感谢铃兰同学的技术顾问支持。如有写得不对地方望指正。

 

首先棒球的球种名称一般以握球方法或投球方法,和变化的特征来命名,但这并不是被严密定义的,即使是同一个球种,根据投手的不同其投法和变化方式都会有些许差异,甚至有同一投手投出的同一球种,也会出现因为看点的不同产生不一样的解释从而被认定为不同球种的情况。尤其是细化的分类里其区别判断点非常暧昧,同时也会有时代变化等因素的影响。而且日本和美国在对于球种的认识判断上有相当大的差异,命名和分类的方法也不尽相同。

  继续阅读

在日留学生活记录——工科学生在准备大学院入学考试方面的一些个人经验

 

 

在最开始先说一下基本概念问题,尽管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但许多对日本留学考硕士还不是很熟悉的同学可能还是不太了解的。简单来说的话在日本的大学,学部相当于国内的大学4年学士学位毕业,大学院相当于国内的研究生,硕士学位毕业。然后在日本的话,“研究生”这个词不等于硕士,日文里硕士的说法就是“修士”或者是Master。研究生在日本的概念是类似于旁听生性质的,很多都并不属于学校的正式学生,这个概念尤其容易搞混。

 

继续阅读

在日留学生活记录——抬起头,面对现实,面对困难,然后向前

 

其实不管现在生活如何,不管自己觉得自己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基本上所有人都有过抬起头来面对现实,直对挑战的时候,而且基本都不止一次。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不能坚持到最后,可能是因为客观条件限制太大而不得不放弃,可能是因为以前欠下的债太多导致短时间内实在是没法做成什么,又可能是真的把目光从现实岔开会比较轻松。

 

除去极少数人以外,生活中很多人都是以“混日子”为主,毕竟混是一种生活方式,一天到晚一年到头不是学习就是工作这日子怎么过。但有些人混得好,有些人混得差。去掉出生家庭的条件情况和运气不说,一般混得好与差的差别就是前者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混,什么时候不能混。当然,混得差的总是占多数。但说实话,每个人价值观不同,只要人家觉得生活还挺不错的,那也没必要去勉强什么。但现在起码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往往是不喜欢满足于眼前“混得差”的局面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