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只谈风月——サキちゃんマジ天使~

    
       樱花终有落尽之日,这份原本不属于你我的幸福也是如此的飘渺……
       但是,就算曾经彷徨落寞,就算今后命运多舛,此时此刻终归是幸福的一瞬,正如落樱缤纷的那刹那,我们彼此都看不清这个世界,只剩下眼眸里已经熟悉的身影……
       “时间到了”。
       不要说抱歉,不要说再会,落樱的种子或许会有一天发芽,等待新的春天……
——————————————————————————————————————————————————

       很久没有遇上这样的角色,值得如痴如醉。原本还觉得只是中二臭的过气偶像,但是不知不觉就被她俘获了,真是微妙而美好的体验。
       《革命机》这样的一部片子,对我而言,就凭这样的一个角色就够了。我也不想多谈里面的看似宏大的世界观和不断突破下限(上限?)的超展开,只是好好写些文字来献给我们的小天使——流木野サキ,记录一下她的情路历程~

——————————————————————————————————————————————————
         第一话   登场
         saki的登场不同于其他人直接登场,而是先从七海老师查游泳补考名单时引出来的,旁人的描述勾画了saki的第一印象:孤高。
          
       此时的她独自一人呆在神社,默默地玩着手机。晴人和翔子的痴话,估计多少听到了一些,但是她肯定不会在意。或许她自己也不会想到今后的命运就跟这对”笨蛋couple”纠缠到了一起。
          
         当战争和死亡突如其来,最先恢复理性的是saki,劝说痛失爱人的晴人接受事实,给我留下了第二个印象:“大人”气。
         
        亲眼目睹英雄诞生的saki在网上披露了晴人的真实身份,这便是saki利用晴人出名的开端,也埋下了下一话saki登上1号机共同作战的伏笔。
——————————————————————————————————————————————————
         第二话  登机
        
       在晴人开萝卜无双、被白毛打死后的一片混乱中,换上白毛身体的晴人开枪与特务团混战,是saki第一个反应过来,拉起安娜就跑,比学长反应都快。后面的情节也会补充说明安娜对于saki而言是唯一的亲友(这点非常重要)。
       这也是晴人第一次救下她。
        
       面对晴人换身体的混乱局面,又是saki点醒了晴人,确定了接下去的作战计划。
        
       协助晴人抢回1号机的过程中,saki自告奋勇地强行登机,晴人迫于形势不得不把她拉进机体,这一情节恰好与第十一话晴人求婚时强行登上4号机形成有趣的呼应。小说里补上了saki听到晴人不顾一切为翔子报仇时的心理状态:第一次有了“这个人有点帅气”的感觉。
       saki登机后拿出在直升机找到的绳子,捆绑白毛的身体,让晴人再换回身体来。在战争爆发一片混乱之时,saki倒是意外的沉着冷静,和怒发冲冠的晴人形成鲜明的对比。saki登机很大程度是为了出名,但是她并没有只是甘当一个花瓶。
        
       1号机跌跌撞撞进入外空,saki望向璀璨星河,不由自主地惊叹星河的美丽,又让我觉得:到底saki本质上还是个普通的少女,再多的“大人”气的面具也无法掩盖她自身还只是个普通少女的事实。
        
       这个场面可以和12话晴人和白毛一同惊呆的那个场面作呼应。(What the fuck is that?)
        
       当1号机用切腹斩击退敌军,saki非常自然地扑向晴人。我并不觉得,这个举动有太多的私心在里面。在九死一生的险恶局面中逃生,一个女孩做这个举动也并不意外,何况晴人是她唯一可以信赖的友方,这完全就是吊桥效应。晴人慌慌张张的推开,可以看出他的道德洁癖,更何况翔子还活着的消息让他难以接受其他女孩的拥抱。小说补完了晴人当时的心情,saki大概是除了翔子第一个如此亲近他的人,突如其来的少女香味多少会触动少年的心弦,只不过他接受不了自己的负罪感折磨,只能慌慌张张推开。
        
       当回到模组,晴人和翔子重逢,saki只能知趣地离开。我在想,saki当时会是怎样的滋味呢?到此为止,晴人还只是她出名的踏板而已。说到底,此时saki和晴人还顶多只是点头之交。saki是否想过,在晴人失去翔子的前提下,成为英雄的女友呢?恐怕那时候还没这样的想法吧。
       然而,saki至少成为了最了解晴人现状的人,就凭这点,她已经走进了晴人的小圈子。
——————————————————————————————————————————————————
        第三话   暗流
        
      在学园里一片“被救了”的祥和之中,saki再次尖锐地指出晴人目前的困境。
      
      当晴人发作,其他人都不知所措时,saki的果敢再次发挥了作用,也证明了saki在这个小圈子的作用,这不是学长和安娜能够轻易取代的。
       
       saki在第一话从神社那里应该听到翔子和晴人关系不一般,而在这里确认了两人的关系。此时的saki,自然谈不上吃醋,但是翔子和晴人之间那种信赖关系,却是足以让她羡慕甚至嫉妒的。
       
       安娜和saki的相互道谢,表明了她们之间的亲友关系,也说明了saki只有安娜这样的一个亲友,所以她才会那么奋不顾身地救她。安娜和晴人,都是那种单纯、温柔而热心的人,也恰恰是这种人用他们的温柔融化saki外表的坚冰,进入saki孤高的内心。
——————————————————————————————————————————————————
       第四话  圈外
      
       saki在这一话基本没有戏份,只有这样一句吐槽,对翔子的印象估计也是“怪人一个”。saki现在虽然通过与安娜的亲友关系,进入安娜、学长、晴人和翔子的小圈子,现在还是处于游离状态。
——————————————————————————————————————————————————
       第五话  萌动
       
        当女生们开始出现争执,甚至开始将矛头指向翔子时,又是Saki出来打抱不平为翔子说话。一方面,saki相当讨厌二宫的高飞车,另一方面,翔子被孤立也引起了她的共鸣。这段很自然地彰显了她拒绝随波逐流、仇视欺凌的孤高个性。saki偷偷咬了一口二宫,发现没有换身体,明白了咬人换身并非上了机体的人就会,也暗示了她对这种能力的兴趣,为她“不做人”继而咬了晴人上身后去调戏女生埋下了伏笔。
       
       
       
       saki对晴人的态度转变,可能从晴人第一次握住她的手开始。以saki孤高的态度,本来是不太可能接受给MV唱歌的。但是在被二宫她们围攻后,只有晴人亲切地关心她。当晴人一把拉住准备匆匆离开的saki,saki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叹,说不定就是从那个时刻起,saki内心的乙女心被悄悄唤醒了。
       
       
        晴人说原本saki不会接受他的邀请参加MV的演唱,因此而道谢;而saki则感谢晴人没有对她特别对待,像普通人那样想把她融入到学园生活里。
        晴人大概是除了安娜,第一个真正邀请saki融入到学园的人。saki本质上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女孩,之前经历了和晴人的一同战斗,估计也明白晴人是一个很传统的绅士,虽然此时她还想着借晴人出名,但是可能不知不觉中乙女心的苏醒(saki第一次脸上出现红晕),让她开始对晴人动心。
       
       
       
       
       
        晴人可能不会想到这样的一句话对saki有多大的杀伤力,可以对照第十一话中saki的那段独白:“从一个人的孤单(一人ぼっち)到两个人(二人ぼっち)的桃源,那该多好”。出名虽然是saki的目的,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saki想出名,也只是为了弥补她一个人孤单的落寞,所以,saki更希望的是有一个人就够了,能够理解她、关心她进而呵护她,这才是saki最希望得到的。而晴人就是那样一个人,能够理解她(saki原本不愿意参加MV演唱),能够关心她(saki被围攻后关心saki)。更要命的是,saki知道晴人的秘密,而晴人则是准备独自一个人承担“不做人”的重担,某种意义上晴人同样是孤单的。在利用、倾慕、怜悯、感恩、好奇的混合之下,可能saki自己都说不清是抱着怎样的态度,saki通过偷吻来作为他们之间两人秘密的见证。
        这个场面是saki和晴人之间感情踏踏实实的第一步,浪漫而唯美,同时又埋下第十话悲剧的伏笔。
——————————————————————————————————————————————————
        第六话  演剧
         
        
       saki因为其身世的缘故多少有些愤世嫉俗,当她知道VVV的存在和“不做人”的事情,对VVV和不做人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既然晴人可以那样出名,那么自己也可以。saki的心态,很像一个小女孩获得了新的玩具,何况她一旦不做人,就真的和晴人成为了命运共同体,真正变成了“两个人之间(二人ぼっち)的秘密”。
        
        在晴人追上saki质问为何放弃做人时,saki直接吐露了心声:“我没有至关重要之人”,说出了自己悲惨身世。
         
         
        “因为我的友人在哭啊,忍不住就想帮助你”,这样的表白还真是符合晴人的作风,这样直白的友人宣言自然继续刷saki的好感度。(呼应后面晴人面对翔子的那句“因为翔子在哭啊”,晴人还真是看不得女生落泪的绅士。)
       saki的那句“晴人真是好人”当然不会是演戏,接下去saki突然一转告诉晴人刚才说的都是演戏。我觉得吧,这既有不想晴人因此同情她的意味,又有点想调戏他的意味。
       saki之前对于任何人基本上是比较坦率的,爱恨分明,很少隐藏自己的感情,只有对晴人是非常暧昧的不坦率。这种不坦率就集中表现在她对于晴人说九句真话再说一句假话的傲娇方式上,很有点少女对于自己的倾慕对象わがまま的意思。
        
        
利用晴人在网上宣传自己(把自己塑造成晴人义妹这点很棒),又去调戏那些欺负过她的女生,saki完全是处在入手新玩具扮演新角色一样的愉悦之中。在神社面对晴人的质问,saki一开始仍然处于这种愉悦之中,表现得非常少女。或许saki也不清楚,在这场尽情的演剧中,她不经意间模糊了戏里戏外的界限。“約束は約束”,这句话可是出现了哦,所以200年后saki再次说起这句时,很有可能同样指的是晴人对她许下的承诺!
        这里的约定是什么呢?是晴人所说的:“因为我的友人在哭啊,忍不住就想帮助你”,saki可是没明确说答应与否的,可实际上是默认了这一约定,而调皮地说”我已经支付了报酬“。想想后面的Rape和求婚,实际上也是同样的过程:初吻/初夜——约定/求婚——不置可否/拒绝了但是实际是也是不置可否,不管saki表明上怎么表现,她都是把晴人的约定记在心上的。第7话开头,saki重新说起”約束は約束“,或许也会回忆起当她第一次说出这话时的场面。
        
        
       前面的话saki多少还有演剧的成分,这里就是saki的本心袒露:“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那个时候,saki大概觉察到自己对晴人有“希望能够选择她、陪伴她”的私心。saki忧伤的表情,骗不了人。
        
        
        
        当saki打算真正袒露内心时,被翔子打断了。saki质问翔子“你在嫉妒吗?”,可能同样是假中有真,开始掺杂进了醋意。听够了他们的痴话,saki赌气说出:“晴人对我而言根本无所谓,只是想出名而已”。晴人对saki怎么可能是无所谓的呢?其实下一句话就出卖了saki:”不让世界深刻知晓自己的存在,终会消失不见”,这是什么意思?这恰好说明了,saki出名其实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落寞,希望有人能够记住她,但是真正能够弥补落寞的是有人真正能够选择她、陪伴她。
       实际上,晴人应该是是她一直以来所梦想的共同承担孤独的理想伴侣,然而在晴人心里翔子已经占据了第一位。她之前被晴人的善意所沉醉,幻想了两人独处(二人ぼっち)的美好。当美梦被现实击碎,saki不愿意无望地纠缠下去,而是选择了她的方式来抗拒——谎言。这不是saki第一次用谎言掩饰本心,也不是最后一次,因为她就是那样一个害怕孤独却更愿意用面具和谎言保护自己的人。
              
        
        saki登机后处女战的心态很受神社前那段伪修罗场的影响。“我早就放弃寄期待于他人”,潜台词不就是暗暗后悔之前被晴人的善意弄得轻飘飘却被现实所打脸吗?只凭一股中二气在战斗横冲直撞,结果被克得死死的,陷入惊慌失措的境地。翔子是怎样鼓舞起saki的呢?是用saki的偶像梦想来鼓舞的。对于saki而言,既然明白晴人无法选择她,那么她就重新拾起偶像的梦想来弥补。saki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翔子的鼓舞救了陷入失落的她,因而也开始对翔子这个“怪人”产生了好感。这也是第十二话她会说:“我并不讨厌那个人”的理由。而这自然增添了未来三人之间的纠结度。
——————————————————————————————————————————————————
        第七话   彷徨
        
        
         
       在第一季的中局,突然插入200年后的情节,真是意外。而更让人喜出望外的是,200年后那个软出水的saki,“即使过了200年,约定总归约定”。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法得知到底是怎样的约定,但是让我们回到第六话,就会想saki已经说过同样的一句“约定终归是约定”,在神社前对着晴人。所以,当saki带幸福的表情以平静而带有甜蜜的口吻说这句时,对象还能是别人吗?就算百年孤独,想想saki带着幸福的表情地守护着这样一个约定,不由得觉得有种穿越时空的浪漫扑面而来,让我也有种沉醉的感觉。
       只祈愿saki漫长的守候,终究能等到约定之刻。
       
       
       
       saki再一次感受到了晴人与翔子的羁绊,虽然她对翔子已经改观,但是两人的痴话却依旧多少刺痛了她。
       
       saki原本就不是晴人亲近的亲友,之前还戏弄了他,不管saki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晴人对saki应该还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在晴人背负“不做人”的诅咒之时,翔子什么都不知道,saki也还未真正开始进入晴人的内心,在这个时候慰藉晴人的是同样知道晴人“不做人”的安娜。假如一开始翔子死了,saki想要争取到晴人的心,安娜指不定还会成为她的阻碍;学长和安娜的关系很密切,但是我觉得他们还没真正成为情侣,“朋友之上、情侣未满”,学长喜欢安娜不假,但是安娜对学长的态度可能有些暧昧。如果翔子死了,安娜和晴人发生感情也不算太意外——好吧,这样的话,就成为四角恋了,我自重。
       安娜的意义还在于她同时是saki和晴人的亲友。安娜死了,saki失去之前唯一的亲友,所能依靠的只剩下晴人,另一方面能够安慰晴人的也只剩下她了。
        
       saki孤高的个性让她没办法亏欠人情,何况还是翔子的人情,所以帮助翔子做料理也好,还是挺身对抗白毛也好,都是在报恩。对于翔子,saki的态度都有些彷徨。
        
        在saki的第二战中,saki绝体绝命之时,不由自主地喊出晴人的名字,不仅仅是因为晴人是战场上的战友,也因为saki对晴人已经产生了相当的信任和依赖。
——————————————————————————————————————————————————
         第八话    伤逝
         
         
         
                  
       安娜的死,打消了saki之前的“生意气”,让她正视了战争的残酷,开始明白战斗的意义。saki没有选择跟晴人他们一起悼念安娜,只是一个人坐在神社前,轻声吟唱祭奠她唯一的亲友。
       原本saki能进入晴人他们的小圈子,是因为和安娜的亲友关系,现在安娜一死,saki也就游离这个小圈子,回到了她最初一个人孤独状态。
        
        
        
       新的战斗中,晴人再次为saki挡枪,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共同战斗的经历在不经意地缩短,何况saki失去安娜这唯一的亲友后,晴人成为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可能还觉得她欠晴人太多了。
       于是,之前还因为晴人和翔子的关系踌躇不前的她,重新迈出步伐,开始扮演之前安娜所扮演的安慰晴人的角色,既然是为了死去的安娜,也是为了回报晴人对她的善意。
——————————————————————————————————————————————————
        第九话    沉寂
        (saki酱油回)
——————————————————————————————————————————————————
        第十话    诅咒
        
        
        新队友的加入,打破了之前两人之间开始形成的默契,saki重新陷入孤单落寞的状态。她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其他亲友,而这种孤单落寞迫使她进一步地靠近晴人。
        同时,她也成为了唯一一个会真正关心晴人诅咒的人,saki大概是有些同病相怜地心疼独自背负诅咒的晴人吧。
        
        
       安娜“神明附身”的解释可以缓和晴人的情绪,而saki的这个约定却可以让晴人更为安心——晴人最怕的是他彻底变成怪物祸害别人,“神明附身”的解释并不能真正让晴人释然。而saki的约定,让他多少能够有所安心。
       “如果我被杀,死在流木野同学手里就好”,晴人的表白,也意味着他已经将Saki视为亲友,而非普通朋友,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很多特殊的共同经历,结下了特殊的羁绊。
        
        只不过刚发了糖,saki又不得不面对翔子这座她难以逾越的大山。
        
        当晴人看出翔子的异样去追她的时候,saki心情复杂地跟了上去。
        
        
        
        
        翔子所背负的悲伤,以及晴人所许下的承诺,都是saki所难以接近的部分。saki从晴人口里切切实实地听到了晴人对翔子的真挚感情,对比第六话时晴人所说的那句“因为我的友人在哭啊”,再一次确认了她和翔子在晴人内心中的差距。翔子的共斗宣言,更是要命,直接挑战了saki与晴人共同战斗的羁绊。saki在听到这段的时候,内心大概是非常痛苦的。
        
        
       听到这些,saki都有些失态了,完全吐露出了醋意。但是“这种得不到回报的情意”何尝不是在说自己呢?晴人喜欢翔子却无法真正走到一起,saki同样是喜欢晴人却无法越过翔子这座大山,这又是一种同病相怜。
       现在她是唯一能够关心晴人诅咒并希望分担的人,这是她所剩无几的筹码。然后接下去的事情又是多么的苦涩和讽刺,saki自己都没想到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分担晴人的诅咒。
        
        
        
       Rape事件伏笔其实铺了很多,saki强吻晴人时os娘的反映,以及这话中os娘和晴人所受到的相关刺激,想必晴人自身也积累太多的压力。然而不管怎样,这都是第一季最虐心的一刻,同时狠狠地虐了这三个人。saki在受伤之余可能在想,这大概也是对她预支了晴人太多好意的报应吧。看着失控的晴人,想想他和她一样都只能苦苦单恋的悲剧以及身上背负的沉重诅咒,Saki内心里更多的可能还是对晴人的怜悯和对命运的无奈吧。
——————————————————————————————————————————————————
        第十一话      落樱
        这一话是最美的一话,最让我一本满足的一话,或许对于saki党而言,不管前途多么坎坷,有这一话就足够了……
       
       
       明明是晴人提出的见面,saki却比晴人提前到了许久,而且一副强气的状态,跟上一话的柔软形成了对比。带着这种强气,saki把简单的会面顺势变成了两个人的约会。saki这时的心态不妨放到下文再讨论。
        
        
        
       这段约会从头到尾都非常喜欢。空空荡荡的咖啡馆,只有他们两个人。saki可能还在琢磨晴人到底会说什么,也对两人关系充满了迷茫。但是看到晴人笨拙的样子,saki才反应过来,应该享受这样难得的约会。saki的这个微笑也是我觉得第一季里最迷人的微笑,充满了对晴人的乙女心:“晴人还真是个笨蛋~”
       
       之前saki几次想和晴人继续深入时,翔子都会出现吸引了晴人的关注。但是这次,saki不会再让翔子打扰他们的约会,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或许还是最后一次。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此时此刻,我觉得Saki是抱着一种“わがまま”的心态在对待这场约会,不管是掐掉翔子电话,还是这句内心独白,都表明saki是想如同普通恋人一样平平常常的约会。
        
        
        
        
        
        
       saki选择看这样一部自己主演的电影真是用心良苦,电影中的角色和她目前的处境是多么的相似。当她念起这段台词时,实际上就是说自己的处境和祈愿。
        
       当Saki说这只是电影的台词时,下意识地背向了晴人,不愿意当着晴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谎言,当她拒绝求婚时同样如此。saki本质上是个很纤细的人,她明白这一切依旧很空幻,很脆弱,她既想表露自己的心意,又害怕自己受伤又伤害到晴人。所以,她说了真实的心意,又匆忙想用谎言去掩盖。
        
        
       晴人无视了saki的谎言,他应该察觉到了Saki真实的心意,当他说出“流木野同学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实际上已经下了决断:不会再让saki孤独下去,求婚的种子已经播下。
         
         
       “时间到了。”
       突如其来的敌袭,打断了这个关键时刻。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估计晴人就在这里向saki求婚了,saki会接受吗?很难说,更大的可能还是和第十二话那样拒绝。但是在这里晴人坚持求婚的话,saki拒绝了几回就很快陷入无法拒绝的境地,尤其是此时没有晴人需要去救翔子的关键因素在。
       saki在说“时间到了”的时候,恐怕不仅仅在遗憾约会的终结,可能在内心里把这段约会作为她和晴人之间感情的终结。所以,这样的约会,对于saki而言,可能就就是最后的“わがまま”。明白了这点,大概就能读懂此时Saki复杂而严肃的表情了。
        
        
       saki守护攒大招的1号机时所说的这句话既是对晴人现在处境的同情,也是对自己处境的怜悯。
        
        虽然不甘心,但是saki应该是决心割舍与晴人的感情,不希望自己束缚住晴人的感情。
        
       还记得第二话saki强行登上1号机的场面吗?这次是换了过来,大概也是晴人第一次主动靠近saki吧。
       之前晴人可能还在有所犹豫,但是听到saki叫他去救翔子,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电影院里,晴人已经说了“流木野同学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必须为他的这句话负责。
        
        
        
       
           
       在saki都准备要放手时,晴人用坚毅的表情严肃地向saki求婚。saki可能设想过晴人会说怎样的话,但是求婚大概没有奢想过。在这一瞬间,saki的内心彻底地被击沉了,幸福来得太突然,打乱了她的思绪。
       未来注定命运多舛,但是第一次,有这样好的一个男孩,选择了她作为终生的伴侣,这就够了。
       200年后不管saki变成怎样,当她回忆起这段求婚,想必定是永远无法取代的人生之宝物。
——————————————————————————————————————————————————
       第十二话      未来
       saki第二虐的场景大概就是拒绝求婚,不是因为孤单,不是因为落寞,只是因为这是saki自己得下多大的狠心才推掉从天而降的幸福。
       
      saki听到求婚,下意识地背过身。而晴人补上的这句话,恰好把saki从刚才梦幻的天国拉回了现实。不应该轻易指责晴人的笨拙,因为这就是那个正直到笨拙的晴人。
      
      
      
      共同经历了那么多,晴人还不明白saki比起成为偶像更希望有人陪伴她一生吗?
       
       看到无法说服晴人,saki竟然不惜自黑自己的名节来拒绝,这得多下多大的狠心才能这样强忍着本心对自己心爱的人说出来呢?
       
       
       拒绝还是失败,晴人不会理会这些理由。saki被迫阻止晴人继续说下去,因为这样下去她很快就找不到理由了。
        
        
       
       
       
       saki应该明白再说下去她真的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感情了,所以挑开话题,说明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让晴人放下对自己负责的重担,先去救翔子。
       saki拒绝求婚了吗?是,实际上拒绝了两三次,但是都被晴人无视掉了。此时saki的内心是非常煎熬的:让晴人优先去救翔子,估计saki都做了牺牲自己成全他们的最坏打算;但是saki真的能够彻底割舍吗?很难,她读得懂晴人已经下了决断,所以她最终是巧妙的叉开了话题。
       但是就算这样,saki到底是拒绝了求婚,而且是用自黑的方式。在这岌岌可危的局势之下,晴人很有可能一去不返,不管是领便当,还是和翔子远走高飞,她最终依旧将落入孤独的命运。而她恰恰把这送上门的幸福推掉了,其中有多般不舍,多般无奈,都只能独自一人饮下这杯苦酒。
       或许,saki最终的机智,没有将所有的路封死。
       或者说,当晴人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再一次严肃地求婚,她大概也会认同自己已经有接受幸福的资格了吧。
       
       
       
        待到200年的岁月洗净铅华,曾经的悲伤往事都化为了遥远的回忆,只剩下那些暖人心扉的时刻,依旧熠熠照人。
        不必悲伤,至少200年后,我们的小天使saki脸上带着幸福的色彩,这就足以了。

何为至高——リーガル・ハイ(上)

导演: 石川淳一
编剧: 古沢良太
主演: 堺雅人 / 新垣结衣 / 生濑胜久 / 小池荣子 / 里见浩太朗 / 矢野聖人 / 田口淳之介
类型: 剧情
官方网站: http://www.fujitv.co.jp/legal-high/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首播日期: 2012-04-17(日本)
集数: 11
单集片长: 54分钟
又名: Legal High
IMDb链接: tt2276587

继续阅读

教你如何合出义兵——追加技能复合合成举例简释

 

先丢一篇旧文顶着orz

战国IXA:http://sengokuixa.jp/ (只需日本雅虎账号)

攻略wiki:http://www.ixawiki.com/

战国IXA是我从一年前就一直在玩的一个日本页游。国内盖房子的SLG页游是啥风气,大家都应该了解吧[挖鼻屎]。相对国内弱肉强食的冷酷环境,战国IXA要平和得多,定期国战系统使得无料党新手也有一定的发展空间。

继续阅读

轻舟已过——放浪息子

档期:2011年一月番。

完成度:全11话

仿佛自己正在在慢慢地从ACG中毕业,至少动画新番已经越来越无心或无力去追,今年的一月番原本想追小圆脸、僵尸和放浪,结果真正追下来的只有放浪而已——因为许久没能再碰到如此一部深得自己共鸣的片子,这种缘 在这个愈发浮躁的时代里太值得珍惜。

继续阅读

管中窥豹——2008年大河剧《笃姬》随感

《笃姬》是第一部自己真正追着看的大河剧。虽然之前已经追过一段时间的上一年大河剧《风林火山》,但是并没有从一开始就追。而且《笃姬》则是从头到尾都追了下来,之后几年的大河剧无论是前年的《天地人》、去年的《龙马传》和今年的《江、战国的公主们》都是看了几话就趣味索然,丢了下来——这其中虽然不乏自己的追番心态在这几年中早已起了微妙变化的缘故,更多的可能也是后两部与自己的相性不合有关。作为一部以女性角色为主角的历史电视剧,《笃姬》一开始并没有让我觉得会有味道,当时一开始追番也可能是基于之前观赏《风林火山》后对于NHK大河剧声誉的认同,想必《笃姬》也总有深味所在,何况《笃姬》的视角和背景也多多少少有些吸引我的目光——一则如笃姬那样的女性人物在那个大时代之中所处的位置,二则该剧对于幕府末期日本如何转型过渡这一历史课题解读,对于我这样对于幕末时代尚不太了解的人而言可能会是一个极好的切入口。

继续阅读

不动如山——1988年大河剧《武田信玄》随感

时光流转,站在21世纪去回望上个世纪的作品总觉得有种昏黄的质感,古朴而伧然。浮世之下,NHK的大河剧也难以免俗,越来越走向偶像化和煽情化。这种感觉,在我先观赏完《风林火山》再去观赏《武田信玄》后,就越加了强化了这种观感。固然古朴可能意味着沉闷,伧然可能意味悲凄,但是我却依旧觉得当下的浮华再怎么绚丽也依旧无法抹杀旧日残留的余晖带给人的震撼与惊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