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每个人的故事,那便是生活——简评游戏《泡沫冬景》(Christmas Tina)

如果是80年代出生的资深AVG游戏玩家,很难会没有听过猫猫社(NekoNeko Soft)以及灵魂人物——剧本片冈智晴的鼎鼎大名,《120日元》系列、《银色》、《水色》以及《水仙(Narcissu)》成为了那个资讯并不发达的年代极为罕见的高度普及的日本AVG作品,影响了可以说一整代的玩家,以至于看到《泡沫冬景》的制作商的名字(Nekoday)是不是也意味着这个国内的游戏开发商对猫猫社有着独特的情怀呢(笑)。老实说片冈智晴再次走回视野还是挺令我意外的,同时我也多次强调过我本人属于对情怀牌持非常慎重态度的类型,所以直到借着steam夏促的机会才作为满100减17的添头购买了本作(死)。然而当通关完毕ED曲目响起,还是让我找回了很多熟悉的感觉,尽管《泡沫冬景》的剧情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一些问题,但这个故事仍然是一个值得读完的故事。

一、优秀的演出和沉浸式的阅读体验

暂且先不论剧本的水平,至少在演出风格上,《泡沫冬景》算是习得了不少猫猫社游戏的精髓——立绘较少的场景和大段的留白,给玩家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而时代和技术的发展在本作的演出手法上又有了鲜明的体现,大量采用局部图片或立绘动态交错的方式,有着强烈的类似漫画分镜的演出效果,搭配细腻的画风和优秀的音乐,给人带来了非常良好的沉浸式的阅读体验。

 

个人认为《泡沫冬景》另一个非常高明之处就是采取了短小精悍的层层叠进的分章阅读模式。熟悉片冈智晴的读者都应该知道,片冈是一位优秀的短剧本创作者而并不擅长创作中长篇作品,随着篇幅的增长,片冈对剧本节奏的把控力也在等比例地下降,无法发挥其在短篇作品中所擅长的制造剧情短促高潮的能力和一针见血的煽情的杀伤力,这点在《朱AKA》中有着典型的体现。《泡沫冬景》在确定了整个故事的大框架之后,将整个故事分成了31个章节,每个章节都是独立又有着联系的小剧情,每个小剧情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剧情节奏和矛盾冲突,最终这些小故事在终局汇总成为整个故事的高潮。

 

二、现实+“一点点浪漫”的故事,鲜明的片冈风格的剧本

《泡沫冬景》的剧本带有很强烈的现实风格,设定在80年代末正值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男主角高考落榜的中国留学生景萧然与女主角想要为妹妹治疗心脏病而辍学打工的樱井栞奈因机缘巧合被安排一起住在东京原宿附近的一座废弃的旧车站,目的是当“钉子户”抬高拆迁地价,从而开始在同一个屋檐下打工生活。纵观整个剧情,围绕着二人的并不是什么蔷薇色的生活,而就是单纯的一个字:钱,整个故事的绝大部分日常和戏剧冲突都是围绕着二人如何赚到钱而展开——景萧然要凑集考大学的学费,栞奈要筹集妹妹的手术费,二人因为实际上是竞争关系加之语言不通,会因为谁先出门而争吵,会为了区区几分钟的工时计算而斤斤计较,所有的矛盾的背后其实都是对金钱的需求。谈到这里,有趣的是在通关后我翻看了一下steam等平台的留言和评价,其中包含了很多对剧情本身风格特别是缺少爱情元素的困惑和不解。我觉得可能是猫猫社时代距离现在过于久远,片冈的一些自身的鲜明风格恐怕难以为现在的观众所适应吧(稍微扯远一下,其实不要说现在,即便是90年代末,日本GALgame的全盛时期,在黄暴大行其道的年代,片冈的这种风格也是相当另类的,某种意义上讲他这种更适合同人社团风格的剧本和理念才最终导致了猫猫社的解体)。理解、接受乃至欣赏片冈的剧本风格,我觉得关键在于要能够明确这种风格的一些关键要素。片冈的剧本从来不会强行去安排什么,而是非常注重通过各种现实和“日常”的累积,让观众自然而然地感悟和体味到剧本所要表达的东西,因此在猫猫社作品中你极少会看到选择肢的出现;而在这个过程中“浪漫”只是轻轻一点或者一滴地加入整个故事的,推动故事前进或发生转变的催化剂。

体现在《泡沫冬景》中,在背负着男女主角沉重的家庭过往的令人时常倍感压抑的剧本中,片冈通过自己所擅长的对人性、乡愁和细腻的情感的刻画,通过一个个小小的事件,逐渐融化了男主主角之间的隔阂。个人认为,如果说有什么是对这个剧情的发展和转变产生了决定的作用的话,那就是栞奈的妹妹绘美。

在充满了压力和现实感的剧本中,绘美这个角色代表了一种纯粹的纯真和美好,是照进灰暗的一缕温暖的阳光,正是绘美出现在二人中间后,景和栞奈才开始真正尝试理解和包容对方,由绘美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也成为了二人彼此接近的契机。

同样的,在片冈的剧本中也从来不会对感情线做出刻意的安排,主人公互动所产生的故事和情感,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又或者是其他,比起刻意追寻这种感情的准确定义而言,更看重其通过日常的自然积累和反复迭代,水到渠成后所被赋予的真正意义。而这种意义,通常又是通过“托物言志”的方法被赋予和寄托在一些代表性的器物上。比如,《120日元》系列中的120日元这个数字,《银色》中的银丝和菖蒲花等等,在通过故事的积累后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器物已经凝聚了独特的情感和含义。那么回头来看《泡沫冬景》,也就很容易能理解景和栞奈的感情线并不是这个故事所希望观众体味的核心,那么这个具备代表性的“器物”又是什么呢?

显然,我认为就是黑猫Tina。

从后期佐仓诗织和江小墨的往事章节来看,黑猫Tina无疑是他们往日幸福生活的象征,Tina的出现每每都刚好是主人公陷入悲伤、矛盾和彷徨的时候,对Tina的寻找在故事的后期实际上已经是所有人的一个心结,代表着内心对美好和重要之物的向往和追求,而最终大家与Tina的合照则象征了众人已经找到并抓住了这份重要之物。

那么到这里,如果是认真观看并思考的观众应该会很容易地得出Tina象征着什么的结论——那就是景口中的“目标”,就是栞奈所期望的东西,就是平稳的日常、家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扶持与关爱所带来的温暖和美好。

体味剧本在日常的积累后所要表达的核心要义,是体味和欣赏片冈剧本的一个关键性的思路,因此《泡沫冬景》这部作品也完美的体现了片冈剧本的风格。

当然,在肯定剧本风格的同时,也要看到《泡沫冬景》这部作品在很多细节和设定上反映出来的不足。

首先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这部剧本的时代特色有所缺失。换句话说纵观整个剧情,剧本实际上并没有很好地将故事的大背景——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体现出来。除了刻意通过电话亭之类的标志性事物来强调80年代这个时间点之外,故事的整体框架,如果放在90年代,00年代,甚至是现代,你也不会感到太多的违和感, 毕竟直到今天钉子户抬地价的行为以及朱门酒肉臭之类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而泡沫经济时代,人们因为经济虚假繁荣而产生的欲望膨胀和纸醉金迷,这种时代特色在本作的剧本里你是完全没有体会到的。其实我倒觉得,以《泡沫冬景》现在这个剧本的整体气氛,反倒是更适合放在泡沫经济崩溃后的90年代中后期,物欲和虚假繁荣破灭后,产生了财富的两极分化和社会思潮的普遍焦虑和彷徨,“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心态开始蔓延,社会普遍都在寻求一种小确幸式的温暖和治愈。而“国家不幸诗家幸”,这个时期恰好也是主流文艺和AVG游戏的发展的黄金期。总之,泡沫时代作为本作的一个卖点,在实际的游戏感受中却没有得到凸显,很是遗憾。

其次,本作两位主人公的个性也不够鲜明。这点实际上也是和时代背景的描写有所缺失有很大的关系。作为不同国籍来自不同发展程度社会的人,作品并没有能够凸显出二人在文化和观念上的天差地别,乃至并没有能够在这方面做些文章引发出精彩的戏剧冲突。最明显的就是男主角景萧然,虽然作品中对他和他父亲的过往有很多详细的描写,其中也不乏文革和上山下乡等时代性的标志,但作为一个靠正规签证而不是偷渡出国的愣头青(实际上这点已经很匪夷所思了,按照80年代的社会环境和出国的标准,景萧然很可能签证都过不了)这个角色的思想观念在我看来并没有同江小墨这种老油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思考问题的方式和行事风格同作品中的日本人并没有太大不同,这种趋同性无疑是个很大的败笔。相比之下,反倒是佐仓诗织和江小墨这两个“里主角”显得更有声有色,而两位主人公的经历几乎就是过去的自己,而最终江小墨似乎也是被主人公所感动,感悟了什么,悄然地转变了自己的处事哲学。

 

三、阳和阴的交织与“活着的证明”

以《银色》和《水色》为代表,片冈的剧本风格往往呈现出泾渭分明的阴与阳的两面,日常的温馨与美好,现实的悲惨与沉重,而这阴阳两面互相交织,表达的是片冈作品一贯的核心话题——“活着的证明”。其实在《泡沫冬景》中仍然延续了这种“阴”与“阳”相互交织的一体两面,以及延续了对“活着的证明”这个核心话题的探讨,而这个探讨在《泡沫冬景》中很少见地,通过剧中角色之口将题眼直接传达了出来:

景的“活着”是为了赚钱重考大学的“目标”吗?栞奈的“活着”是为赚钱治好妹妹的病吗?乃至于江小墨,他的“活着”是他挂在嘴边的“不干不来钱的活儿”吗?相信如果认真通了这部作品的观众,心中都会有明确的答案。《泡沫冬景》可能描写了一个过于现实和沉重的生活,诚然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奴隶,都要为生活做出必要的妥协和牺牲,然而人与人之间的牵绊,人的乐观豁达的生活哲学,以及人间的美好仍然是值得追求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五味杂陈。

揉在一起品尝它,那便是生活。

 

————————————————————————————————————————————————————————————————————————————

PS:声优请到了田口宏子和后藤邑子两位真心是击中了我的好球区,这也算是情怀的一部分了吧

PS2:说真的我觉得就结局而言,已经比我想象的好很多了,纠结感情线的同学也不必太在意了,毕竟啊,想想看……这夫妻店都开起来了啊(远目)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