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八)

接上期:点击

十五、存在过的痕迹

吃过午饭之后,泷和三叶坐着纯一郎大叔的小货车前往预定的目的地——糸守町遗迹。

沿着县道行驶了半小时后,小货车拐进了一条十分不好走的羊肠小道,摇摇晃晃地行驶了一段时间就到达了目的地。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很快就能到了,车子只能开到这里了。”纯一郎大叔停下车点了一根烟,指着远处说道。前面树木茂密杂草丛生,不过能勉强地看出来被人的足迹踩出了一条小小的通路。说来中途在县道行驶的时候,泷看到了三三两两地带着照相器材的人,从县道旁的高地能够远远地俯瞰到已经变成葫芦形的糸守湖,如果不知道这条捷径,恐怕想要探寻糸守町的遗迹的话,那里已经就是极限了吧。

“不过你们还最好还是早点回来,毕竟也没啥可看的嘛,而且今天天气也不太好,搞不好日落的时候还会下雨……你们多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纯一郎大叔再次发动了车子。

泷和三叶谢过了大叔,向远去的小货车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想着遗迹出发。

泷在前面一点点地拨开杂草开路,三叶跟在后面,在跨过一个很高的土坎之后,面前出现了一道稀松的铁栅栏,上面绑着印有“复兴厅·禁止入内KEEP OUT”的字样的隔离带,上面的黄色因为日晒雨淋早已褪色得发白。

“嗯……”泷和三叶面对面地点了点头,翻过隔离带继续前进,拨开一片灌木,眼前出现了一块平整的土地和一道铁丝网,铁丝网上有一个能够穿过一个人的大洞,看样子有人曾经到访过,而且这个地方并没有人认真地看守。

“糸守……高中……”三叶望着眼前的情景喃喃地说道。

“是吗……我们到了啊……”泷也感叹道。

二人穿过铁丝网的大洞,来到了一片空地上,看起来曾经是操场,地面上还留有断续的白色跑道线的痕迹;右边的远处是三层的教学楼,上面的玻璃因为爆风的关系,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加上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整体的状况看起来已经很糟糕了,仿佛摇摇欲坠;操场上散落着很多课桌椅,像是被爆风从教室里吹飞的?……不,应该是被好好地使用过,虽然铁制的桌子腿已经被锈蚀得不成样子了。

“几乎和八年前一模一样呢……大家被疏散到这个操场上……”三叶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铛!”四处张望的泷不小心踢倒了什么,低下头一看,原来是一张充满了铁锈的课桌,空荡荡的书箱开口朝着天。

『“那些家伙……是在说我对吧?”“等……三叶!”』

咕咚!泷感觉心脏猛地震了一下,太阳穴像是被弹拨了的琴弦一样阵阵跳痛。【呃!这是什么……好熟悉……又是这种感觉……果然,这里存在着什么吗……】

“呃……我们……要不要到那里看看?”泷揉了揉太阳穴,指了指不远处的体育馆说着。由于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封闭式建筑,尽管外墙也是斑驳不已,但看起来比教学楼的状况要好了太多。

“好吧……不过那边有什么吗?”三叶好奇地说道。

“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很熟悉的样子……”泷的目光聚焦在远处。

泷和三叶走到体育馆跟前,大门上拴着一根手臂粗的铁链。泷走近了一些,发现大门似乎有被人撬动过痕迹,敞开了一个足够侧身进去的缝隙。

“偷窃这样的地方……可不会有什么收获呢……”三叶苦笑道,看到曾经熟悉的高中如今的样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应该没问题……进去看看吧!”泷从缝隙里向里面打量一下,感觉应该没有危险。

“哎?真的可以吗……”三叶抬头看了看破旧的体育馆,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嗯,主体建筑几乎没有什么损坏……意外的很结实呢。”泷肯定地说道。

三叶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二人勉强从大门的缝隙中挤了进去。

“咳咳!”三叶忍不住被空气中的漂浮的灰尘呛了一下,馆内的空气混浊而凝重,木制的地板上浮了一层灰,角落里散落着一些矿泉水瓶,两侧的篮球架仍然稳稳地屹立着,挂在高处的时钟停在了8点42分的位置……仿佛时间停止在了彗星落下来的那一刻,一切的一切,像冷冻容器一样保存到了今天。

三叶向旁边走过去,那个地方有一架装满了篮球的推车,篮球的外皮也都爆开了花褪去了颜色。三叶拿起一只篮球,上面满是灰尘脏兮兮的:“啊……当年上体育课的地方呢……”三叶感叹了一下,随手将篮球扔到了一旁。“啪叽!咚咚咚咚……”因为已经没有气的缘故,篮球落在地板上,发出闷响。

『“男生的视线!注意裙子!这些都是做人的基本吧?!”』

“呃!”泷抓住了胸口,好堵得慌。【又来了!】泷感觉眼前有什么熟悉的光景闪现而过。

“泷先生……哪里不舒服吗?”三叶小心翼翼地问道。

【啧!怎么搞的,明明是陪三叶小姐来的,结果反倒让她担心起来了。】泷用力地摇了摇头:“嗯不,没事的……可能,是这里的空气有点不流通,感觉闷闷的吧。话说,三叶小姐想起些什么了吗?

三叶摇了摇头:“虽然都是自己熟悉的风景,但也仅此而已了……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

【是吗……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陪着三叶小姐来寻找答案的,为什么我的异样感反倒会如此强烈呢……】泷皱紧了眉头。

三叶看到泷的表情再次变得凝重,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这里待的时间久了,感觉好压抑……对了,要不要去眺望一下小镇的全景?”

“小镇的……全景……?”泷转过头来疑惑道,呼吸有些急促。

“嗯,就在操场的另一边,就可以眺望到……而且外面的空气也好很多……”

泷看得出来三叶看自己的样子有些焦急,赶忙强打起精神露出笑容:“啊,好啊……来,我们出去吧……”

泷和三叶又从大门出来了,顿时清新的空气涌入了泷的肺部,感觉舒服多了。

“这边这边!”三叶一边向操场的远端走着,一边向泷打着招呼。操场的远端被一人多高的铁栅栏围得死死的,上面挂着大大的警示牌,和刚才进来的地方截然不同,给人一种明确的“到此为止”的严肃的警告气息。

泷向那边快步走着,可是越往那边前进,感觉自己的脚步就变得愈发的沉重,心跳又开始加速,口干舌燥的……仿佛对面有什么不可以看到的东西。

终于,泷挪动到了栅栏跟前。

“啊…………”泷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三叶说得没错,从高中这里眺望,能够将整个小镇一览无余,只不过现在……

泷的面前是一片毫无生机的废墟,稍远处的地方,破碎的房屋和道路、散乱的枯木、扭曲成麻花状的电车……残骸呈放射状排列着,能看得出一切都被彗星坠落时惊人的冲击波撕裂得粉碎,而湖水又将这些无情地淹没,残骸上已经爬满了青苔……而近处的建筑虽然勉强保住了外形,但大多已经被掀开了房顶,有的迎风面的墙壁还倒塌了,仿佛遭受了战机的轰炸。

“嗯……当年彗星落下的地方就是远处……”三叶指着远方,也就是面前这个葫芦形湖泊的大圆的中心位置。当年陨石砸在了糸守湖的湖边,砸出了一个比原本的糸守湖面积更大的陨石坑,填满水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形状。三叶望着曾经的家乡,怅然地沉默了。

【确实太惨了……】泷发自内心地想着,不过自己内心的焦躁却依然没有消失,【不对!我想看到的……不是这些!我看到的……不是这些!】

突然,泷觉得眼前的景象不应该是这样的,和自己内心中的形象发生了莫名的扭曲和反差。

心跳越来越快,感觉血压也在升高……到底是什么?泷的内心在剧烈地翻江倒海着,脑海里好像出现了一些梦境一般的走马灯情景,但又无法辨别清楚内容……

咣!突然泷感觉好像有一面巨大的铜锣在耳边敲响,震得自己大脑都在颤抖,眼前也冒出了金星。“呃!”终于支撑不住,泷捂着耳朵单膝跪在了地上。

“泷先生!”察觉到异样的三叶急忙跑过来,扶住了泷的胳膊,“你怎么了?从刚才开始脸色就很难看啊……”

泷摆了摆手,站了起来,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语气变得像呢喃一样:“我……我曾经来过这里……”

“哎?你是说五年前吗?”三叶疑惑地问道。

“不……不对!不是的……”泷摇了摇头,烦躁地说着,“你说的没错……不是五年前……而是,更早的时候!”

“哎?可是……”三叶更疑惑了。

“没有什么可是!”泷大声地怒吼了出来,“没错的!这座学校!这座小镇!我来过的!在它们还没有变成这个样子之前!”

“泷……先生……”三叶被突然怒吼的泷吓住了,身体微微向后缩着,脸上有些惊恐和困惑。

“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呢……为什么,没有印象呢……”泷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缓缓地蹲在了地上。三叶望着懊恼的泷,什么也说不出。

…………

……

“咕咕——”坐在树荫下的泷将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

“感觉好一些了吗……?”三叶递上了用水浸湿过的手帕。

“啊……对不起,三叶小姐……我刚才失态了,不该向你吼的,真是太对不起了……本来应该是我陪伴着你来的,结果反被你照顾了。” 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的泷惭愧地低下了头。

“没事的……毕竟我也是能理解呢……”三叶微微一笑,“那种想要寻找些什么,但就是想不起来的痛苦……”

泷望着天空。

“不会错的……我来过这里,小学……高中……糸守湖……小镇的这些地方,我都有印象……”说着,泷又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本素描册,翻找到了糸守町的那几张画,“这些……绝不是我无意间画出来的……但是,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泷翻看着自己所画的景象,这些都能够在三叶的指点下,在小镇的大致方位找到所在地,就仿佛自己曾经在这个地方生活过一样。

“啊……”翻看到一个景象时,泷停住了,“这里……似乎不是小镇呢……”

是一座环形山,山坑的中央是一块突兀的巨石,小镇似乎没有这样的地形。

“宫水神社供奉的神体……想不到,你连这种地方都去过了啊……这可不是宫水家以外的人能随随便便找到的地方呢……”三叶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着。

“神体……莫非是这里……”泷紧紧地盯着素描画上的环形山,喃喃地重复着三叶的话,突然又感觉一阵耳鸣,一种强烈的既视感向脑海袭来。

【难道……我所在意的‘答案’……就存在于此处……?】虽然毫无根据,但不知为何泷心中本能般地涌起这样的想法。

“三叶小姐,这里在什么位置?啊对了……”泷急切地问着,从背包里拿出带来的旧版大比例地图,摊开。

“咦?那里有点远啊……大概在……这里吧。”三叶指着原糸守湖正北方距离大约20公里左右的位置。

“我们……要不要去这里确认一下……?”泷坚定地望着三叶。

“哎?可是……如果现在去的话,可能到那里会很晚了……而且……泷先生,你看起来……好像有些疲惫了……”三叶吃了一惊,目光有些犹豫,还有些害怕。

泷没有说什么,只是认真地看着三叶的脸庞。【还差一点点了……就这样回去吗?不,总觉得这样好不甘心……如果说,此行能够最终确认些什么,解开些什么疑惑……恐怕那里,是最后的地方了……】

泷握紧了拳头……【已经决定了,无论什么样的真相……都要面对……】

从泷坚定的目光中,三叶似乎读懂了泷的意思……

“好……我们走吧……”三叶点了点头。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