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五)

接上期:点击

九、夏日的邀约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温暖柔和的春季结束了,进入了流火的七月。泷依旧在东京奔波忙碌着,继续着自己的企业战士的奋斗之路。进入了夏季,酷暑使得每天乘坐电车上下班的生活形成如同定番的酷刑,拥挤的车厢内传来阵阵汗水和人肉味混合而成的诡异气味,令人忍不住想皱紧眉头屏住呼吸。泷将身体靠在靠近车门的地方,随着列车的运行从门的缝隙处多少还能吹进来一些新鲜空气。

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如果说这样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是——

『泷先生,今天是周五了哦~工作也要加油哦!』泷掏出手机打开LINE,一条短短的留言,结尾处还配上了元气满满的可爱的颜文字——是三叶小姐照例发来的,向前翻动的话还能看到大量的聊天记录。

“哈哈……”泷开心地笑了笑,大概这就是每天治愈自己身心的早餐吧。

自从那个难忘的周日后,泷仍然持续和三叶小姐的关系,每到周末都会与三叶小姐约会,而因为三叶的关系,敕使和早耶香还有四叶妹妹这几个投缘的家伙也迅速地融入了泷的朋友圈,至于四叶妹妹对自己和姐姐的交往……嗯,至少嘴上已经不再反对了吧。

尽管那句告白未能说出口,但是二人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是实质性的情侣了,二人都感觉在一起的时光充满了欢乐和甜蜜,高木甚至还半开玩笑地说不想再来参加有这俩人在场的聚会了,每次都要事先涂好防晒霜才行。然而在度过快乐的时光的同时,泷心中的那丝丝的突兀感仍然难以释怀。

『不过请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必然的话,请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就好……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泷回想起那天三叶小姐的话语。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该不该再次地……】泷思索着。

【不不不!我已经答应她了!怎么可以再去追问!】泷摇了摇头,【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信任还算什么男人!】

【嘛,现在也是很顺利嘛……比起那件事,现在更重要的是想办法进一步拉近和三叶小姐的关系才对!对了……!】泷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主意——

——要不要邀请三叶小姐来自己家做客?

然而紧接着,泷这才猛然意识到,虽然随着二人关系的进展,自己已经到三叶小姐家里做客过很多次了,但居然……三叶小姐还从来没有来过自己家!

【啊啊啊……如果被司他们知道了一定又会被当作奚落的笑料的……立花泷!你这段时间以来都在干些什么啊!沉迷于安乐的生活,失去了野性的嗅觉和生存的本能了吗?这样怎么能行!】恍然大悟的泷懊恼地抱住了头。

说干就干!泷快速地打开LINE的界面:

『三叶小姐,明天你有空吗?虽然有些唐突,不过如果你方便的话,要不要来我家做客?其实我也一直在学习料理,正好想露一手呢。啊,别忘了叫上四叶妹妹哦!我可是对我的手艺很有自信的!』

【好!完美的邀请理由!一点也不显得奇怪!】

“铃铃!”过了几分钟回信收到了。

『嗯,好啊,泷先生的料理……很期待呢!』很干脆的回答,句尾还加上了流口水的聊天表情。

“YEAH!泷你果然是个天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泷紧紧地握住拳头自言自语道。

“铃铃!”这时又传来了信息的接收声音,泷打开留言:

『不过……我想一个人去拜访,可以吗?』短短的一句话。

……

……

……哎?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泷的思考又一次混乱了。

…………

【什么情况……?周末……一个人……来?那岂不是……】泷的脑海开始弯曲扭转,并逐渐铺开了越来越浓重的粉红色的画面……

【不不不不……!怎、怎怎怎怎怎么会呢……】泷赶紧打消自己的妄想,【不过……她说要一个人来……】

“妈妈!那个哥哥从刚才开始表情就很奇怪哦~~”这时坐在最靠近车门位置的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泷的思绪,看样子还是小学生。

“嘘!不要看那边!”坐在一旁的女人小声嘟囔着,急忙把小女孩抱到自己的膝盖上,用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啊……哈哈哈……”泷尴尬地笑了笑。

泷的内心……

感觉好痛……

 

十、美食家

周六的上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天公作美,天空飘着淡淡的云层,稍稍地遮蔽了太阳的紫外线,是个很适合出行的天气。为了迎接重要的宾客的到来,泷从昨天就采购了必要的食材,并对家里进行了大扫除。

“呼————”忙完的泷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自己的狗窝不算大,但经过一收拾还是很井井有条的,接下来……就是等待主角登场了。

泷坐立不安地时不时回头望向客厅的挂钟,距离约定的时间十点半越来越近。

“叮咚!——”“请问,泷先生在吗?”忽然门铃声响起,门外传来了三叶小姐熟悉的声音。泷一下子从椅子上弹射了出去,几乎是瞬移到了门前,大大地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然后伸向了门把手。

……

“早上好,打扰了呢!”三叶小姐身穿了一件短袖的连衣短裙,踏着白色的凉鞋,头上还顶着一顶宽大的纱制遮阳帽,笑容可掬地出现在门前。不知道是不是刚刚从云缝中钻出的太阳的缘故,一瞬间泷感觉好耀眼,面前的三叶小姐似乎在发着光。

“啊!不用客气,快请进!”泷急忙把三叶小姐请进了屋内。

“嗯~~~”三叶环视了一下客厅,“很干净呢!”

“哈哈,能被你夸奖真是好呢!”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泷为三叶倒了一杯麦茶:“那请稍微坐一下,我这就准备料理!”

“哎?那需要我帮忙吗?”三叶小姐问道。

“啊,不不,怎么能让客人帮忙呢?而且我一个人完全没问题!”说着,泷将围裙熟练地系在了腰间。

“哎~~~”三叶小姐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泷先生,很擅长料理吗?”

“啊?啊……是啊,毕竟一个人生活嘛,家常菜还是会做一些的。”泷一边处理着生鲜食材,一边说道,“不过呢……我今天要做的,是我一直以来最感兴趣也是拿手的意大利料理!”

“意大利料理?我很期待!”三叶小姐的瞳孔中绽放出了光芒,“完全想不到呢……这已经不是家常菜的级别了吧?”

“哈哈……怎么说呢,对意大利料理产生兴趣还是在高中吧……”

“难道是你以前提到过的……打工的那家餐厅?”三叶问道。

“嗯,是的,叫做‘言叶之庭’……是一家很不错的意大利料理店,虽然一开始手忙脚乱的,不过也因为这样的缘故,开始对意大利料理产生了兴趣,上了大学一个人生活,无聊的时候,开始尝试着自己去做一些简单的菜……毕竟,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泷将橄榄油混在肉末中搅拌着,“与奥寺前辈也是在那里相识的。”

“哎~~有不少故事呢。”三叶感叹道。

“当时她还是大学生,不过真的很可靠,也很会照顾像我这样的晚辈,还帮我去应付偶尔的不怀好意的宾客的刁难。”

“咦?还会有这样的人吗?”三叶惊奇道。

“嗯,当然会有……除了一些鸡蛋里挑骨头的食客,还遇到过明显是在耍无赖的混蛋。”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回忆道,“啊,说来有一次呢,有两个人,他们要了份元祖披萨和一瓶红酒……然后吃到最后的时候,其中一个家伙把我喊过去,向我刁难着‘你看,披萨里插着牙签呢,吃下去就惨了,怎么办吧?’”

“咦?!可是……”三叶小姐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三叶歪过头,大眼睛眨了眨:“意大利餐厅的后厨怎么可能会有牙签呢?”

听到三叶的这句话,泷突然转过身来睁大了眼睛,兴奋地说道:“哎?真的假的?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居然说了和当时的我一模一样的话啊!对吧对吧!果然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啊哈哈……果然是在敲竹杠啊……”三叶用手指挠了挠脸颊,苦笑道。

“嗯,后来也是奥寺前辈帮我摆平了这件事……不过说来这件事的细节连我自己都有些记忆模糊了呢,还是打工的同伴告诉我的……可能是那天累糊涂了吧……”泷笑了笑,“按照那个时候的我的脾气,没有一拳揍过去我自己都感觉很不可思议,毕竟以前真的这么干过呢。就是因为店长太迁就这种破坏秩序的败类了,才会让他们一而再再二三,就应该上去给他们……啊……”越说越激动的泷发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抱、抱歉,好像让你看到我粗鲁的一面了……”泷急忙慌忙地摆摆手。

“噗呼呼呼……”三叶用手遮住嘴开心地笑了出来,“不呢,我不觉得这是什么缺点啊……”

“咦?”

“忠实于自己的理念,并时刻为守护它而行动……并不能单纯与暴力粗鲁划等号呢。”三叶小姐笑着说道,“倒不如说……这样很帅!”

“很帅?!”泷得到了意外的回答。

“嗯,很帅……能挺身而出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当然很帅!就像那个时候,你挡在了敕使面前想要保护我那样————啊……”说到一半,三叶似乎发觉了自己说出了羞耻度很高的台词,呆住了。

【什、什么……原来她当时留意到了吗……】泷的脸上开始发烫。

一时间鸦雀无声,二人之间的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啊……啊啊!面糊要干掉了呢!我怎么光顾着聊天停下来了呢,啊哈哈……”为了打破这种尬尴的气氛,泷赶忙转移了话题。

“是、是的呢……”三叶把脸别过去,不过从侧脸还是能看到耳根都红了,和胳膊的雪白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哈……拜、拜托,不要再这样考验我的理性了……】泷发自内心地祈祷着,随即好像是为了驱散这些邪念,迅速地把搅拌好的食材倒进了锅中。

滋啦——食材接触到滚油,霎时间锅中升腾出大量的雾气。

…………

…………

“完成了!”

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努力,泷站在桌子旁,自信地张开双手。在他的面前摆放了以分别装满了肉酱面和海鲜饭为首的两个大盘子,以及围绕在周围的其他各式菜肴,杯子里也倒满了酸甜可口的冰镇柠檬茶。

“好、好惊人……太厉害了,泷师傅!”三叶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然后顽皮地向泷做出了一个作揖的动作。

“嘛……虽然不会像漫画里那样发光,不过味道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哦!”泷得意地闭上一只眼睛说道,“请用!”

“那……我不客气了!我开动了!”三叶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地向面前的料理献上祝福,然后将筷子伸向了菜肴,放入口中……

“唔!哦哦哦…………!好美味的味道!在口中散开了呢!”三叶陶醉地闭上了眼睛,双唇不住的吸吮着筷子。看到这有趣的表情,泷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岂止是不错啊~~~”看来三叶还沉浸在美味的世界中,“简直是可以开店的水平了呢!”

嗯,说来……在最开始求职不顺的时候,泷还真闪现过要不要干脆放弃建筑业转职厨师好了的念头,不过瞬间他想到,如果真这样干,既不会做出发光的料理,也不会去参加奇怪的料理对决吧……答案自然是放弃。

“嗯~~嘻嘻……”三叶若有所思地看着泷这边。

“怎、怎么了?”泷有些不好意思。

“我在想……泷先生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太太的~~”三叶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喂……好像反过来了吧,槽点很多啊!喂!”

“哈哈哈!”

“啊哈哈哈!”

…………

在欢声笑语中,一场只属于二人的宴会开始了。

 

十一、泛黄的素描

“啊……吃得好饱……”品尝过美味料理的三叶像是被抽走了电池的电动玩具,懒洋洋地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能够合口味真是太好了。”泷笑着递上了茶水。

三叶品了口茶,仍然沉浸在美餐的余味当中。

【啊,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泷有些苦恼地思索着,平日里自己把业余时间全部放在了对建筑学和美术的兴趣爱好上,家中既没有游戏机,也没有UNO之类的纸牌游戏……按现代人的眼光,业余生活简直贫乏得可怕。

“嗯……那边是卧室吗?”就在泷思考的时候,捧着茶杯环视房间的三叶将目光聚焦在最里面的一扇门。

“啊,是啊,不过与其说是卧室倒不如说是‘能睡觉的工作间’呢……”泷笑了笑。那个房间除了日常起居休息,大部分时间泷都窝在里面,画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看看喜欢的关于建筑学的书籍。

“可以参观一下吗?”三叶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哎?要参观卧室吗?那里很乱的啦……”泷有些难为情地回答。虽然卧室也认真地打扫过了,但里面还堆着不少自己的闲来无事的画作,虽然不是什么奇怪的涂鸦,但如果拿出来给别人看……好像还是很难为情。

“啊……难道有不能见人的收藏品没来及收拾好吗,嘻嘻……”三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坏笑。

“哪、哪有啊!”泷尴尬地反驳道,“唉……好吧,请随意地参观吧,不过真的很乱哦……”

泷叹了口气,只好放弃,将卧室的门推开了。

这是一间不大的卧室,进门左手边就是一个三层的落地书柜,最下面的两层堆满了或新或旧的专业书籍,旧的书有的已经卷起了角和边,在书柜的最上层则是整整齐齐地按册目顺序摆放着小说和漫画之类的休闲读物。而书柜的对面房间的一角就是一张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单人床,以及紧贴着床的宽大的写字台,字台上面摆放着电脑显示器,显示器前方的桌面上铺着一个大大的画架,上面还夹着薄薄的一叠画纸,桌子上残留着橡皮屑,旁边的笔筒里七扭八歪地插着各种标号的绘图铅笔以及圆规直尺之类的工具。

“哦……这真是太厉害了……”当三叶把目光移到字台上方的墙壁时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不大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素描画作,这些画作中,既有建筑的三视图和内部构造图,也有很多单纯的风景素描,每幅画都用一小条透明胶带随意地固定在墙上。

“嘛……从高中以来养成的爱好了,虽然画得不是很好……”泷难为情地挠了挠后脑勺。

“不呢……画得很逼真呢……啊,这个代代木大楼,细节好厉害……”三叶看得有些出神。

“嘛,可以说是兴趣爱好吧,也可以说是工作需要呢……毕竟家居设计还是需要些美术功底的。虽然现在使用3DMAX、CAD之类的计算机软件很方便,但我还是经常会用笔来画这些,偶尔周末闲暇的时候也会拿上笔和画板随便乱画一些风景什么的。握住笔的时候,会感觉脑海中的形象越来越鲜明,不断地涌现出来……客户们有时也很喜欢这种风格呢……”泷滔滔不绝地说着,不过忽然觉得三叶那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好安静,“三叶……小姐?”

泷定睛一看,三叶好像是站在画作面前看出神了。

“三叶小姐?你……在听吗?”泷试探性地问道。

“……”然而三叶没有听进去,像被定住了一样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眉头明显的扭曲了,嘴半张着,嘴唇失去了一些血色,目光死死地锁定着画作堆的最中心的位置。

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是一幅风景的素描画,一座被山峦环绕着的漂亮的圆形湖泊,近景处的湖边是小镇样貌的建筑和风光。画纸已经泛黄,颜色和周围画作的纸张有着明显的区别,而且唯独这张画被塑封了起来,在墙面上用四块透明胶小心翼翼地固定住了四个角。

“啊……这张啊,这个还是我以前画的呢,明明就是很普通很粗糙的作品,但不知为何我却一直很中意,几次搬家都没舍得扔掉,最后裱起来了呢……”泷回忆着,“大概……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都对画中这个小镇有些奇怪的感情吧……那个糸守町。”

“!!”突然,听到“糸守町”三个字,面前的三叶小姐的身体大大地摇晃了一下。

“喂、喂!三叶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泷吓了一跳,急忙过去想要扶住三叶的身体。

“啪!”突然,还没等泷反应过来,三叶猛地转过身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泷的肩膀,力道之大以至于指甲快要嵌进了肉里,让泷感觉有些生疼。只见三叶小姐刚才还失去焦点的瞳孔突然恢复了亮色,紧紧地盯住自己的面孔,像是考古学家端详着千年前的遗骸一样……

泷被盯得有些发毛:“三……叶……小姐?怎么了?”

“你刚才说……这是糸守町……?”

“啊、是啊……有什么奇怪的——”

“那!那你果然去过那里?!”还没等泷说完,三叶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急促而焦急,想要急切地确认着什么。

“啊……嗯!去过一次……”泷不安地回答道,只见三叶小姐的眼眸开始变得湿润,眼眶处就好像水位在迅速上升的堤坝,鼻子也开始抽吸起来,“五年前……”

“哎……?”突然,一瞬间,三叶小姐的表情僵住了。

“五年……前?你确定是五年吗!不是八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会不会记错了!?”三叶急切地高声说着,声音刺得极近距离的泷,感觉耳膜有些痛。

泷感到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嗯,不会错的……是五年前,我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我曾经带着这幅画,和司还有奥寺前辈去过一次糸守町,可惜那里已经只剩下彗星撞击过的遗迹了。”

“怎么会……”一瞬间,三叶小姐脸上即将涌起的感情像退潮一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恐惧,身体踉跄着靠在了字台上,“不是八年前……而是五年前……”

平时温柔美丽的三叶小姐消失不见了,泷觉得一瞬间三叶小姐看自己的神情仿佛就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怎么会……我……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在干什么……对不起!对不起……”三叶缓缓地遮住了脸,泪水决堤而出,透过双手的缝隙滑落在地板上。

泷被突如其来的展开搞蒙了:“三叶小姐,你到底怎么了?这……我有点糊涂了……”

三叶缓缓地抬起头,脸上挂着哀怨的眼神,目光扫了一眼泷,又别开了视线,右手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衣服,好像在痛苦地思索着什么……

“是、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希望你能够说出来……我真的不明白啊……”泷着急地说道。

“不……泷先生,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有错的……大概是我……”三叶痛苦地挤出几句话,然后突然目光一时间又变得异常坚定,好像已经豁出去的样子,“好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啊……”泷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听着。

三叶咬紧了嘴唇,然后一字一句地说了出来——

“糸守町……

…………是我的家乡……”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