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定期更新]《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后续同人作品——“寻找遗失的未来”(四)

接上期:点击

七、奇妙来客(其二)

“好痛……唔~~~”四叶抱着头蹲在地上,眼睛里噙着泪花。

“哈——”泷和三叶同步地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仿佛身心都极其的疲劳。

“敕使,敕使河原克彦……这边是早耶亲,名取早耶香,他们都是我的发小和好朋友。至于这边则是不成器的舍妹,宫水四叶。给大家添麻烦了,十分抱歉。”三叶带着疲惫的语气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藤井司和高木真太,这两个笨蛋是我高中时的好兄弟,别看他们这个样子,其实都是很好的人。”泷也无奈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二人。

“喂!什么叫‘别看他们这个样子’啊……”高木抗议道。

“反省呢?”泷高声反问道。

“是……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司在一旁按着高木的头,自己也深深地弯下腰。

“原、原来是误会啊……哈哈……”敕使摸着头尴尬地笑了笑。

三叶猛地转过身来,腮帮气鼓鼓的:“这边呢?”

“是……我们也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三叶……”敕使和早耶香也弯下腰道歉,特别是敕使,明明拥有战士一样的高大身躯此刻却畏缩得躲在早耶香的身旁,就像犯了错被老师训话的发育良好的小学生,看到这一幕泷甚至有些想笑。

“尤其是你,四叶!亏我还这么信任你,回去后给我正坐反省!”三叶指着罪魁祸首严厉地责问道。

“可、可是……这样不公平啊,明明主谋是——”四叶急忙争辩道,而敕使则一脸“喂!你怎么可以出卖队友!”的表情。

“正——坐——,回家后——正——坐——”三叶用不容分说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听清楚了没?”

“哈呜——”走投无路的四叶垂下双肩,只好接受了现实。

望着四叶,泷叹了口气,转过头来疑惑地向司问道:“好吧,姑且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知道今天的事呢?”

“啊哈哈哈……怎么说呢……”司尴尬地笑了笑。

【啊……难不成……】一个想法在泷心头闪过,而这时……

“HELLO,泷君~~啊咧?看样子我好像来晚错过了什么呢!”这时,从泷的身后传来了细腻甜美的女性声音。

“果——然!哈——”泷叹气叹得更深了,好像瞬间老了十岁。泷揉了揉跳痛的太阳穴,看也不看地转身说道,“是你搞的鬼吧?——”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名身材高挑OL打扮的女性,精心护养的褐色微卷长发遮住了侧脸,不过仍然可以依稀看到亮丽的粉色唇膏,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强烈的都市丽人的成熟气息。

“——奥寺前辈?”

奥寺美纪,泷上高中时在意大利餐厅言叶之庭打工时结识的比自己大三岁的前辈,曾经是泷暗恋的对象。虽然在之前泷和奥寺前辈的关系就非常好,但因为五年前的“那件事”,奥寺前辈也成为了和司还有高木一样,无法割舍的珍贵朋友。

“啊,这样啊……抱歉抱歉,泷君,因为很好奇就不自觉地……嘻嘻。”听了事情经过的奥寺前辈双手合十做出赔罪的样子。泷无奈地摊了摊手,奥寺前辈从以前就很喜欢捉弄自己,不过因为很熟悉,泷知道前辈并没有任何恶意,相反,能够走到今天……很多很多都是仰赖前辈的交心和关怀。

“啊!你刚刚又不由自主地叫我旧姓了,应该叫我‘藤井前辈’哦~”说到这里,不得不说的是,虽然五年前的“那件事”对于泷来说依旧是一团乱麻,但那次奇妙的旅行反倒莫名其妙地成就了同行的司和奥寺前辈的姻缘。奥寺前辈挥了挥右手,无名指上的对戒闪闪发光,和司右手的那一只刚好是一对。

“啊,不好意思,我又忘了……不过那样称呼,感觉就好像我留了级,司成为了我的学长一样,好奇怪呢。”泷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哦——”在一旁的敕使已经看呆了,泷这时才意识到,奥寺前辈和三叶是同年,然而两人在气质的成熟度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说是奥寺前辈比三叶更年长更成熟也不会有人怀疑。“——痛!”一旁的早耶香用高跟鞋狠狠踩了一下敕使的脚面,脸上流露出鄙视和不爽的表情,而刚才还在严肃训斥妹妹的三叶,此时却突然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乖乖地坐在位子上,不时地目光在泷和奥寺前辈身上来回交错着,嘴里小声地碎碎念着:“泷君……泷君?泷君……泷君……”

“啊……这位莫非就是宫水小姐?”奥寺前辈把右手放在额头上做出一个嘹望的动作,看向三叶这边。

“啊,是、是的!我是宫水三叶,请多关照。”感受到视线的三叶身体一紧,赶忙起身,同时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拨弄了一下鬓角的头发。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泷觉得有那么零点几秒,奥寺前辈褪去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疑惑和似曾相识的眼神,不过下一秒,奥寺前辈就恢复了温和的笑容,恭敬地鞠躬回答道:“在下藤井美纪,奥寺是我的旧姓,是泷的前辈和朋友,请多多关照。”

“前辈,我的话倒是没什么啦……不过,你这次可是有点玩过火了哦,对三叶小姐可是很失礼哦。”泷撅起嘴用责怪的语气说道。

“啊,不不……没事的,泷先生。已经说过都是误会了……”三叶急忙打圆场。

“‘三叶……小姐’?”“‘泷……先生’?”泷和三叶两边身后的亲友团发出整齐一致的疑惑声,四叶也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来回打量着泷和姐姐。

“哦嚯……?”奥寺前辈用食指抵着下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进展神速呢。”司推了推眼镜说道。

【该死的司……为什么总是在这方面这么敏锐】泷暗暗骂道。

泷和三叶一下子都腾地坐在了椅子上,一言不发,双腿紧紧地并拢,双肩也高耸着,在众人的目光中仿佛要把脸深深地埋藏进臂弯似的。

【好、好尴尬……这是什么酷刑……】泷觉得自己的头上已经冒出了蒸汽。

“啪!”打破这个尴尬气氛的还是奥寺前辈,她双手一拍,对众人说道:“这样吧,既然难得聚在一起,也算是我陪个不是吧,我认识一家不错的店,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呢?敕使河原先生?名取小姐?还有四叶酱?”奥寺前辈对三人眨眨眼。“大家也算是交个朋友吧,请务必赏光。”司有礼貌地说道。

敕使和早耶香相视一笑,明白了奥寺前辈的用意:“啊,当然可以!那请多关照了。”

……

……

“姐姐,那我过去了哦~~”四叶在门口挥了挥手,然后兴高采烈地跟在奥寺前辈身后走远了。

这场骚动的主角们纷纷离场,餐厅里终于再次回归了宁静。

“呼……”泷和三叶都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啊……”“呃……”二人的目光交汇了。

许久……

“噗……”“哈哈哈……”两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心地笑了出来。

【大家身边还真都是围绕着有很多有趣的人呢……不过拜那帮家伙所赐,想问的问题却没有得到回答】泷心里感叹着。不过看着面前三叶小姐开朗美丽的笑容,泷一下又觉得无所谓了。

【嘛……这样,不也挺好吗……】

…………

…………

…………

在餐厅共进午餐后,泷和三叶一起逛了好几个东京的景点,开心地在街头漫步,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西边的天空已经被晚霞的火红色浸透,霞光映照在不远处的高楼上,玻璃的外墙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叮铃铃……”三叶的手机发出接收邮件的铃声。

『姐姐,你们那边结束了吗?我们和奥寺姐姐还有大家都在新宿站旁的家庭餐厅,可以的话,你们也过来好吗?』是四叶的邮件。

新宿倒是离二人现在的位置不是很远,看样子大家玩得也很开心,泷和三叶决定立刻赶过去。

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推开餐厅的门,泷和三叶发现大家围坐在一张大桌周围,桌子上摆着点心和饮料,两两一组地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看好了~四叶酱……这里想要得到高分的话,就要——这样!”“哦哦哦!高木哥好厉害!”高木正摆弄着手机游戏,一旁的四叶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眼睛睁得圆圆的。

“哎~~原来敕使河原桑是建筑行业的啊……”“是啊是啊……刚来东京的时候很辛苦呢……”敕使和司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交谈着。

“哼哼……!如果说婚礼的化妆呢,一定要……”“哦哦,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学问啊,真是学习到了呢~~藤井小姐,哦不,请让我称呼您藤井师傅!”桌子的一角,奥寺前辈正得意地向早耶香传授着什么经验的样子,而早耶香则是一脸的崇拜之情。

【想不到大家……完全打成一片了嘛】泷欣慰地笑了笑。

“啊!姐姐!泷大哥!这里这里!你们好慢啊……”发现了泷和三叶身影的四叶一边挥着手,一边向这边招呼着,大家听到四叶的声音也都纷纷向这边挥着手。

【啊咧……?】突然泷不知为何自己视野有些模糊了,眼眶中的热泪在不停地打转。

【奇怪……为什么会这样?】泷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忽然涌起的感情,明明是刚刚认识的人,不知为何,却总觉得眼前的这一幕,自己在内心中已经期盼了很久……很久……

这时,泷感觉自己的手掌覆上了一层温度,软软的……是三叶的手。

“我们过去吧……”三叶微笑着,脸上写满了幸福,似乎眼眶也有些微微的发红。泷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了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而很快泷目光恢复了平和,压下了泪水夺眶而出的冲动。

“啊……是啊!”

作为回应,泷微微地用力牵住三叶的手。二人迈开步伐,一起走向喧闹而又温馨的前方。

 

八、想要传达的……

因为玩得太开心,大家解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高木因为住得比较近就直接沿近路回家了,而其余的人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前往车站准备搭乘电车回家。一路上三叶和奥寺前辈夫妇走在最前方,依旧有说有笑的……泷双手插着口袋,和敕使他们跟在在不远的后面。

“嗯……看样子‘合·格’了呢!”忽然泷感到肩膀上放上了一只大手,原来是敕使。

【合格?合格是指什么?】泷顿感疑惑。

“老实说,一开始听到你们的事我还挺担心三叶的,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至少,能够站在那家伙的身前保护她的人,我想一定不会是坏人。”敕使向泷这边投来了肯定的目光。

“嗯,那里加分很高哦~~”早耶香也笑道。

“呃……啊啊啊!请、请不要再说那件事了……好丢人。”一想起当时的状况,泷自己都感觉自己真是个不经过大脑的笨蛋。

“啊!敕使哥!不要因为是藤井小姐的朋友的关系,就轻易被蒙住眼睛哦!”一旁的四叶撅起嘴不满道。【真是个不坦率的孩子,明明刚才还一口一个“泷大哥”来着】泷心里忍住不吐槽道。

“哪、哪有啊?再说,这和藤井小姐有什么关系……疼疼疼!”敕使刚红着脸急于解释些什么,一旁挽着他胳膊的早耶香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腋下。

“啊……”四叶脱力似的叹了口气,仿佛在说“看来家姐只能靠我来保护了”的样子。四叶转过头看了看泷,目光有些闪烁:“嘛、嘛……姑且你不是个坏人我还是赞同的啦,不过能不能和姐姐在一起,还要过我这关才行呢!”

“哈哈哈~”因为四叶的表情太有趣,泷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表情变得爽朗,“啊!那是当然了!请多多指教了,四叶妹妹!”

…………

…………

奥寺前辈和司在中途下了车,和泷他们分开了。

奥寺前辈一边在大路上漫步着,一边若有所思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

“在发什么呆呢?美纪。”司说道。

“啊……不好意思,突然又想起了白天的事。”奥寺前辈从口袋里倒出一颗彩虹糖,含在口中。

“宫水小姐吗……”司笑了笑。

“哼……还真是瞒不过你啊。”奥寺前辈无奈地笑了笑,口中小小的糖块在舌尖转了两转,融化作了甜味留在了味蕾上,“怎么说呢……我好像有点理解泷君的感觉了。”

“哦?能说说看吗?”司笑道。

“嘛,也没办法详细说明吧……不过第一眼看到宫水小姐的时候,我也恍惚间看到了曾经熟悉的一个人……”奥寺前辈闭上眼睛细细回味着,“虽然只是一种感觉,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女子力高超……有点像以前的泷呢……”

“哈哈,你说的这些好像不像是形容男生的词汇吧,再说这些一点都不适合泷那家伙哦。”司笑了笑。

“哎~~真的哦,曾经有一段时间……虽然一直以来泷君是个好人,但那段时间……变得更好了呢。”奥寺前辈的语气流露出美好的怀念之情。

“哦~~这我可不知道呢,回去后一定要和我详细说说呢……”司笑了笑,挽住了奥寺美纪的肩头,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夜幕中。

…………

…………

泷这边则是稍稍绕了一下路,一直护送着宫水姐妹到了家门口。这是一间半新的四层楼房,姐妹俩的家在二楼。泷估量了一下,这间楼房虽然要比自己租住的公寓楼大一些,不过如果考虑到两人生活的话,大概户型还是偏小了一点。

“吱呀!”房门打开,门厅的感应灯瞬间亮起了柔和的黄色光线,映照在三人身上。“我回来了!”刚才一路上还面露倦容的四叶,好像一下子踏入了充能领域,瞬间恢复了活力,摆出飞翔的姿势冲进了屋内。

“真是的……好歹已经是高中生了,还是这样孩子气……”三叶叹了口气,又转过身向泷鞠了一躬,“泷先生,非常感谢,让你绕远路真是不好意思呢……”

“啊,怎么会呢……这是应该的嘛……”泷低下头挠了挠鼻子。

“那……祝你晚安。”三叶有礼貌地回答道,转身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咦……糟糕!我怎么忘了最重要的事!】泷突然电光火石般地猛然想到一件被自己遗忘的事情……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啊,三叶小姐!请等等!”泷急忙出声。

“嗯?怎么了?”三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有、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忘了说了……”泷摸了摸后脑勺,心中的话语想要喷薄而出,然而一瞬间就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一丁点声音也无法发出。

“嗯?”三叶歪过头,眼睛眨了两眨,修长的睫毛映衬着瞳孔中的月影,好像森林中的湖水一般。

心脏狂跳,可是完全开不了口……想要确认,却没有勇气……

【原来如此……这,就是我内心的迷茫吗……】泷思索着。

【但这样可不行!】泷下定了决心,猛地咬了一下后槽牙,深呼吸了一下,以尽可能平稳的语气说了出来:

“三叶小姐!我想说的是……我真的很喜……

……!”

……

……

没能说完……

即便下定了决心,仍然没能说出……

但这并不是泷的错,一刹那,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按在了泷的上唇上。除了一丝淡香传到了泷的鼻孔,还能够感觉到微微地颤抖。

“三叶……小姐……?”泷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三叶。

在那一瞬间,三叶的食指快速地伸出,仿佛已经预判到泷想要说些什么。三叶低下头,身体微微地颤抖,脸埋得低低的,似乎不想让泷察觉到自己的表情。

“泷先生……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想我的心意也一定传达给了你……这些不用说出来我也很清楚的……”三叶小声地说道。

“今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现在还没有办法给你完全的答复……因此,我不能轻易地做出承诺……”三叶抬起头笑了,然而在泷看来这个笑容里充满了迷茫和哀伤。“不过请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必然的话,请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就好……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三叶坚定地说道。

泷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呆呆地点了点头。

“那么今天真是有劳你了,我真的很开心……晚安。”三叶微笑着鞠了个躬,转过身要将房门带上。

门厅的黄色灯光眼看就要消失在视野里,泷站在门的阴影中,好像这扇门要将光明永远锁在泷的世界的另一侧。门将要合上的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恐慌涌上了泷的心头,泷突然本能地觉得,如果此刻不做些什么,那么一夜醒来之后自己可能会发现今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幻。

“三叶小姐!啊,对不起……”泷急忙说道,门再次停止了转动。

“明天!我是说,以后……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对吧……?”泷望着三叶的脸,喃喃地问道。

三叶有些吃惊地半张开了口,随即恢复了标志性的温柔笑容:

“嗯,当然了!”

这一次……泷在三叶的笑容上感觉到的只有温暖而没有任何的悲伤。

…………

……

“嘛……还算……不错吧……”在回家的路上泷自言自语道,虽然想问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但肩头却好像卸下了千斤的重担。

————————————————————————————————————————————————————————————————————————————————————————————————

(待续)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