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会褪色的涂鸦”——《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通关杂谈与感想(含剧透)

《传颂之物》是由叶子社在2002年开发的一款含战棋要素的角色扮演类游戏,因其独特的世界观、标志性的兽耳娘人设、优秀的音乐、伏笔张力十足的剧情展开、颇具难度的战棋设计,加上后续在当时绝对算得上精良制作的动画衍生品的宣传作用下,迅速在玩家中引起了广泛的共鸣,而凄美而略带缺憾的结局更令无数玩家为之感慨……然而恐怕令所有玩家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部有着广泛影响力的作品,未来还能够推出续作,而这一等,居然就是十三年。十三年,已经足够使一位青涩懵懂的少年成长为老成持重的大叔了,而如果这样的间隔是一款游戏的续作距离前作的时间跨度,那么岁月的积淀和玩家的情怀又能带来什么样的感受呢?

(以下含有游戏剧情的部分剧透,并且因为不可避免要涉及前作设定,因此默认读者已知悉前作设定,请酌情决定是否观看。)

坦率地讲,在2011年惊悉传颂之物这个作品准备推出续作的消息的那一刻,我真的怀疑叶子是不是疯了……虽然传颂之物难以称得上“神作”标准,但也毕竟是叶子的一块响亮的金字招牌,且不说一代的结局虽说略有缺憾但已较为完美,在时隔十年之久后,把这块金字招牌重新挖出来继续使用,这是需要冒极大的风险和勇气的。前作的珠玉在前无形中会对续作构成了极大的压力,如缺乏足够的掌控力,很容易演变成为狗尾续貂;再者,时隔十三年,当年的玩家的孩子们都能下地打酱油了,游戏的平台也已经进化了好几代,当年的玩家群基数还存留有多少?随着岁月的打磨,当年的激情与感动还存留几分?所以我不由得疑惑经营状况良好的叶子社是不是脑子短路了……然而续作《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一经推出,不但迅速引起了轰动,而且创下了相当优秀的销量成绩,着实令我大跌了眼镜。而在亲自通关之后,不得不说,我着实被叶子社所折服了……因此这里简单地谈一点通关后的感想吧

世界观的拓展与完善

本作的世界观继续继承了人类毁灭后由半兽的亚人主宰的近未来,时间大约在前作的16年后,白皇哈克奥罗依旧在封印中沉睡(这里很明显叶子吃掉了前作结尾的白皇归来的开放性暗示的设定,我们姑且就先采取选择性忽视的策略好了……),而故事的舞台来到了与图斯库尔隔海相望的新国家“大和”,前作白皇和柚叶的遗腹子——16岁的少女久远为了冒险和探寻未知国度,跨过了海洋来到了大和,并在大和境内的一处人类设施中发现并救出了男主人公,身为人类的哈库,由此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久远和哈库乃至大和和图斯库尔又一次卷入了历史的洪流……

游戏的前半部分主要描写久远、哈库与伙伴们在大和帝都的充满欢乐气息的日常生活以及各种奇妙的隐秘任务,例如哈库的作死悲催的笑料,吃货主角们对于各种食材和料理的发掘与创造,帝都市井与文化的描绘等等,而对这些琐碎日常的描写与叙述,几乎占了整个游戏剧本的一半之多。这方面有很多玩家抱怨这些前期剧情过于琐碎和冗长,然而我却认为这恰恰是作为十三年后承上启下的续作的剧本见功力之所在。在前作中,剧情将大量的精力用于描绘和铺垫图斯库尔的纷争与战事,对世界观的塑造实际上难以称得上细腻,舞台也仅限于图斯库尔所在的日本岛,对于整个世界的现状毫无提及;而在本作中,通过主角众人在帝都的所见所闻,以及日常生活的逐步深入,这样一个承接人类灭亡的近未来又点滴渗透着旧时代些许留存痕迹的世界终于随着剧情碎片的逐渐粘合而逐步地立体丰满起来。比如,在开篇主角一行人前往帝都的旅途上,很多玩家都会困惑于为什么越向北走气候反而会变得更加炎热,而这个小伏笔随着剧情的推进,世界地图的逐步明朗,玩家恍然大悟,原来前作人类急于消灭诅咒形成的史莱姆而使用卫星炮轰击,造成了地轴的严重倾斜,使得原本应该是一片苦寒之地的大和所在地——俄罗斯的库页岛和东西伯利亚一代变得春意盎然:

图1:大和所在的东西伯利亚以及图斯库尔所在的日本岛的相对位置

又比如主角众人协助露露提耶熬炼糖的过程中意外发现开发出了多种美味的食物,如类似果冻的“露露”,美味的炼乳以及泡芙等等,再加上日常剧情中对亚人社会的科学、饮食、文化、风俗以及政治制度的详细描写,一个方方面面似曾相识与人类社会高度相似却又略有不同的奇妙世界,就这样以一面多棱镜的方式全面的展示开来,将发端于前作的宏大世界观的骨架迅速填上了血肉,极大地拓展了世界观的深度与广度,令玩家对游戏世界感到新奇亲切的同时,又为后续剧情哈库的老哥——大和的“帝”揭示真相时,面对人类因贪婪和狂妄所遭遇的末路,发自内心地喟叹和感慨。

 图2:“没有马拉也能行动的车子,吞下大量的人后前往远方的大蛇,在空中飞翔的钢铁巨鸟,还有能够穿过星之海洋的船”……对于亚人来说,“伟大之父”人类的世界是古老而梦幻的

总之,通过类似的细节,玩家终于能从种种侧面观察出世界的现状,搭配本作新增的用语解说系统,不但让老玩家感受到本作的在世界观塑造方面的巨大进步,同时,温和推进的剧情节奏对于新玩家来说也是十分友好和便于接受。

 

剧情:点滴笔墨, 情怀满溢

作为一部时隔十三年问世的续作,自然少不了情怀牌的加成,然而对于一款有着不错口碑历史久远的游戏来说,如何利用好玩家情怀引起共鸣和好评是一件非常有难度见功力的事情。情怀牌打得好自然事半功倍,反之如果过于蹩脚或者刻意卖弄,反倒会成为反噬系列口碑的自戕之举,这方面国产某知名情怀武侠大作的系列新作就给出了一个教科书一般的反面案例。对于传颂2来说,尽管我并不是一个对情怀加成十分感冒的人,但在通掉本作之后仍然被字里行间所渗透的温馨所感动了。

在本作中,以久远的身份为引子形成了一条可以猜想管窥前代人物命运与现状的暗线:艾露露对于顽皮的久远的严厉管教,卡露拉与藤香在白楼阁与久远的重聚,卡缪与阿露露作为图斯库尔的使节来访大和,胧的微服私访……随着剧情的推进以及前作熟悉的面孔们的登场,久远“白皇女儿”“解放者血统”“图国公主”的身份如拼图一般完整了起来(嘛,其实大部分玩家一开始就猜到了,毕竟实在是太明显了233),而在这个过程中,看到前作人物的幸福生活,曾伴随他们经历苦战和磨难的玩家心中充盈着暖意和感慨,更勾起对前作主人公白皇的怀念和崇敬。

图3:英年早逝的柚叶成为了玩家心中永远的痛……

 图4:白皇铁扇开启一段新的孽缘,传承了一份厚重的责任感

另外,即便是一些小小的器物和细节,也能看出制作人员对于本作是倾注了100%的汗水和爱的,最令老玩家百感交集的情节便是疲惫的哈库躺在久远的膝头,朦胧睡意中耳边传来久远轻吟的摇篮曲——前作标志性的曲目《運命 ーSADAMEー》。久远的CV种田梨沙小姐甜美纯净的音色,伴随着优美熟悉的曲调,联想到前代凄美的剧情和已远在天国的原唱者河井英里……一股难以言说的感动和感伤涌上心头。

图5: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而这些情怀所凝聚成的故事暗线随着明线剧情的发展,在大和进攻图斯库尔的情节中一起达到了最高潮:哈库的老哥也就是帝为了探究解放者的秘密,寻求拯救并复兴人类的方法,以图国境内的白皇沉睡的遗迹为目标发动了侵攻。而面对实力强大的大和,图国在侍大将贝纳威的指挥下,在卡露拉和藤香的白阁楼情报站的强力支援下,久经沙场勇武善战的图国将士们玩起了当年土八路的诱敌深入敌疲我打的拿手好戏,打得大和侧之前刚在蛮族剧情中威风八面的八柱将们和假面者一个落花流水,顺带还巧妙地洗白了久远的颇有“叛国”意味的行为……这样的剧情设计明显是为了讨好前作玩家,以至于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喜剧效果:在此剧情中刷爆时髦值的贝纳威贝爷居然在叶子社的全人物投票中挤进了前十,并且位列前作人物之首。而这种剧情在新玩家中也必然引起了类似“前作吹”之类的广泛争议,对此……我只能说:叶子表示情怀是游戏的一环,不爽不要玩(摊手

总之,不得不说在本作中,种种情怀设计几乎发发命中了老玩家的好球区,叶子社对于情怀牌的巧妙运用和老玩家情绪的精确把握简直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高度,也体现作为业界大厂的叶子社首屈一指的雄厚实力,我想这也是本作爆发时销量的主要原因吧,也难怪叶子对于这样一款时隔十三年续作能有如此的信心……在下真是心服口服。在这里,我想贴出在10月同步推出的传颂2的动画版的一张截图……尽管在玩家看来,动画版的各方面制作并不尽如人意,甚至是比较失败的,但我想这张图还是一定能够代表所有从前作一路走来的玩家的心声:

 

久远的成长

叶子社的作品大多长于对人物的塑造和刻画,对于本作的女主角久远来说更是如此,而这也成为了玩家们热烈讨论的话题之一。

作为白皇唯一的血脉,久远成为了前作白皇伙伴和后宫们的掌上明珠,得到了无微不至的抚育和教育,因此年轻的久远具备了常人并不具备的胆识、知识和战斗力。但她毕竟也只是一名16岁的少女(以亚人的寿命来看待的话恐怕心理年龄还要更幼小一些),尽管剧情并没有直接说明,但我们仍然可以感觉到,特殊的身世以及图斯库尔正统继承人的身份给她带了诸多的烦恼。童年父爱的缺乏和青春时期的活力使得久远养成了大胆而渴望冒险的性格,而血统和家事却成为了自己的束缚,简单地说就是:虽然注定要成为统领图斯库尔的领导人,但内心却对此并没有太多的自觉,总是不由自主地逃避和烦恼,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因此久远来到大和探索遗迹,除了有可能是为了探索生父的真相,另一方面的目的恐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寻找自我”吧……在邂逅了哈库以及其他小伙伴一行人后,久远的生活开始有了巨大的转变,内心也有了自己打算坚持的东西。然而,在大和侵攻图斯库尔的剧情中,这样的坚持和觉悟却遭到了现实长辈的可以说比较无情的教育。在奥修特尔的委托下,久远一行人前往宗近被图国军队围困的据点,一来是为了运送些许补给,更重要的则是给予宗近精神上的鼓舞和支持。在这里说几句题外话,很多玩家特别是国内玩家对于久远因帮助伙伴而进行的某些“叛国”行为感到十分的疑惑和不满,其实这是日系剧本常有的将国家间和大背景的命运冲突强行等价为个人或者小团体间的命运冲突的“小格局病”一种典型体现,另外特别是由于现实中众所周知的历史因素,在日本形成了一些独特的认知理念和一些近乎于强盗逻辑的是非观,类似于剧中明明是大和侵略了图国,反倒大和一侧兵士也成为了应该受同情的对象……这些反过来更加深了这块剧情带给人的困惑。不过,理清产生这种奇妙思维的源头后因为对剧情不会产生本质性的影响我们也不必对此作过多理会罢了,采取选择性无视的态度即可。

言归正传,显然,作为图国子民特别还是图国大公主的久远来说,因为身处的微妙立场,久远的心态是相当复杂的……在对比过大和和图国的状况后,因为对自家的实力有着充分的信心,因此久远内心还是以小伙伴们此行的安危为首位吧。然而在偷袭粮仓的那一刻,久远这样小家子气的“觉悟”却被克罗嗤之以鼻……

图5:克罗一针见血的嘲讽

道理很简单:打仗不是请客吃饭,现实总是要面对的。而对于迟早要承担重担的久远来说,现实远不止打仗一件事这么简单……如果只是怀有小团体的半吊子的信念和觉悟,迟早会尝到苦果。这点上,久远因为持有解放者血统的根源之力,属于绝对的强者,因此至少在与哈库等人相遇之前,她对此是没有多少实感的;而在结局,面对哈库的“死讯”(实际上是变装成牺牲的奥修特尔),久远终于明白了哈库在自己心中的份量,也明白了在不讲理的现实面前,自己过家家一般的“觉悟”是多么的苍白可笑,这样的“觉悟”的确有可能会害死自己重要的人……然而为时已晚,于是心力交瘁的久远,在伙伴们最需要帮助的情况下,怅然若失地离开了大和……

图6: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

这个有些分割商法意味的结局老实说实在是过于蛋疼……导致我在通关后的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处于再起不能的状态,打个比方的话有些类似于闪之轨迹1那样结尾,当然,从合理性和节操来说要远远强于后者,作为久远成长这条主线的一个阶段性结尾,也是十分恰到好处的。而续作又该以什么样的形式来继续久远的故事呢?实在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

关于战斗系统

其实这方面真的没什么太多可说的,相比前作那鬼畜的高难度(那一天……玩家终于回想起难度五连拆十二台高达的恐惧,以及在难度四被贝爷支配的屈辱……)本作的战斗实在是简单到了小儿科的程度,光是可以随时悔棋的设定就已经让本作的本来就不多的战斗成为了附属品,即便是难度较高的梦幻演武,只要稍微地练一下级,通关也并非难事。这恐怕也是时过境迁,现今已经不是高难度SLG当道的年代所致吧……

关于音乐

担当本作音乐的仍然是前作的以衣笠道雄为核心的原班人马,在风格上也完美继承了前作带有浓郁和风又掺杂些许异域风情的情调,令人印象深刻的有“囃子”“遥かな旅路”“旅は道づれ”等等,可以说在品质上超越了前作。而对诸如“君だけの旅路”“キミガタメ”“運命 ーSADAMEー”等经典旧曲的重新演绎和编曲,除了完美地贴合了剧情的需要,更深深地抓住了老玩家内心的情怀和感动。

此外,因演唱前作动画的OP《梦想歌》而走红的Suara,这次再次担当了本作的OP与ED曲目,这样让本人这样的Suara粉丝小小地感动了一把。

关于CV

本作的CV应该是最有诚意的部分,种田梨沙、加隈亚衣、水濑祈、山本希望、赤崎千夏、米泽圆、樱井孝宏……这是一整套耀眼的当红新生代和中生代CV的配备,而担当男主角哈库的藤原启治大叔更是本作的核心亮点,将哈库这个作死小能手演绎得令人喷饭,如果没有藤原大叔的神级发挥,那些日常剧情的欢乐度真不知要褪色多少分。此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还有担当皇女CV的赤崎千夏,在皇女诉说自己的寂寞与孤独,“……只有奥修特尔会给我讲外面的事情”,从前面的落寂到“奥修特尔”,声线为之一暖,再到后面的哭腔,转变之自然传神,实在是令人惊叹。

 结语

总的来说,作为一部时隔十三年的续作,作为一部情怀之作,叶子社没有辜负老玩家的期待,传颂2无疑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使得本来对情怀牌并不感冒的笔者也被种种细心体贴的设计所感动,进而感慨万分……

最后,作为一名当年好歹也是跳了坑的玩家吧……我觉得,用《梦想歌》中的一句歌词作为结语是最合适不过了:

子供の顷の梦は 色褪せない落书きで【儿时梦想 是不会褪色的涂鸦】

 

2015年11月17日

——————————————————————

2015年11月17日

追伸:

1、好吧,我突然发现我脑残犯了一个相当弱智且致命的错误:運命-SADAME-的原唱不是河井英里而是元田惠美……Orz

2、有些同学希望我谈一下哈库的“虚伪的假面”,其实这个剧情同样是与本作的主题——责任,有着密切地联系的。说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好,还是说心目中基友胜过妹子也好……总之,虽然平时的哈库吊儿郎当喜欢偷懒,但实际上对每个委托以及朋友交由的事情哈库却从来也没打过一次折扣,头脑冷静且富有大局观和敏锐的政治嗅觉(假扮奥修特尔即是一例),使得哈库成为了团队实质上的领导者,在这个方面无疑他要胜过久远的。起初看到最终结局,我也十分难以接受,但冷静地思考一下,恐怕哈库的选择正是他的过人之处吧……不过实事求是地讲,限于篇幅和分割商法,传颂2对于人物群像的塑造要逊色于前作,因此在这里我也不太想过多分析解读了。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One thought to ““不会褪色的涂鸦”——《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通关杂谈与感想(含剧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