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未来ノスタルジア/未来乡愁同人剧本——第十年的圣诞节(四)

本文是未来ノスタルジア/未来乡愁的同人结局,全文分四帖发布:

介绍帖+(一): http://www.moonmemory.com/2013/08/13/2349.html

(二): http://www.moonmemory.com/2013/09/22/2382.html

(三): http://www.moonmemory.com/2013/09/22/2394.html

(四):http://www.moonmemory.com/2013/09/23/2411.html

<如果字体太小,请使用ctrl+加号,或ctrl+滑轮放大>

 

XIV.访客           SIDE:工藤杏奈           —-年–月–日 <时间之外>

<强烈推荐BGM:樱华想恋>

「阳一!!」
我撕心裂肺地高喊着,猛然张开眼睛。
前一刻还近在咫尺的阳一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行色匆匆的陌生面孔。
又一次,我从日夜不分的沉睡中苏醒过来。

 

 

我拭去脸上的泪痕,幽幽地叹了口气。
又一个惆怅的梦。
踏遍成千上万的梦境,却从未觅到我所渴求的那一个。
大半的梦都千篇一律,如同一张张陈旧的老唱片,毫无起伏地一遍遍重复着我们相识,相交,相恋的过程,在放到我们被迫离别的瞬间便戛然而止,几乎无一例外。
我们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的可能,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即使在梦中。
风景早已看腻,即使想逃进梦中,等待我的也只有无穷无尽的惆怅。
这种怅惘日复一日地侵蚀着我的精神,一点一滴地夺取着我的活力。
「阳一,我该怎么办?」
前所未有的茫然占据了我的心灵。长此以往的话——
「—————吧,————姐姐」
看吧,不知不觉连幻听都出现了,看来我的身体和精神也快到极限了吧?
不过也好,要是哪天彻底解脱了,说不定就真能见到阳一了……
正想得出神,却见一个黑影拦在面前。
我打量了一眼,只见那双眸子竟在直勾勾地盯着我,让早已习惯被当做空气的我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对方竟然长着一副跟我别无二致的脸。
继幻听之后连自己的幻觉也出现了?看来我真的病入膏肓。
「你终于醒了,我的睡美人姐姐」
幻觉笑嘻嘻地说。
睡美人?是啊,也许我只是罕有地碰上一个梦中梦,其实根本还没醒来?
但不管是哪一边,我也没有跟自己攀谈的兴趣。我决意用周围的景色来分散注意力,好忘记它的存在。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往旁边瞥了一眼,却再也挪不开视线。
「————————!」
她的身后赫然站着一位年轻男子。尽管比离别时沧桑了一圈,我还是在千分之一秒内认出这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画面:风华正茂的我迫不及待地走在前头,略显沧桑的阳一则苦笑着紧随其后。
尽管维持着别扭的姿势,两人却似乎把这视作理所当然,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我握住阳一的手,恍如抓着最温暖的依靠。
阳一回握着我的手,彷佛捧着一生的至宝。
两人手牵着手,一前一后地站在一起,恰如父女时期的我和他。
但两人脸上洋溢的幸福和手上闪闪发亮的银环又让我明白他们并非父女,至少不仅仅是父女。
我梦寐以求却遍寻未获的美梦,就这样不期而至。
原来,我们还是可以有未来的——至少在梦里。

此刻,我的视线死死钉在两人紧紧相牵的手上。那个熠熠生辉的银色圆环无比刺眼,让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但很快又重新睁眼,生怕就此错过这难得一见的美梦。
柔和细腻的神情,不失温馨的动作,溢于言表的幸福……映照在我闪着泪光的眼中,宛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这一切真实得有点虚幻,每个细节都拨动着我的心弦。
然而梦中人却不给我慢慢欣赏的机会。
「真是的,还没睡醒吗。没办法,虽然不大情愿,就把我的阳一借你用用吧」
说罢,梦中的我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推了推身边的阳一。
「郑重澄清一次,丫头,我可不是你的所有物」
「啊,对对,说起来我只有50%的控股权呀」她恍然大悟般地拍了下手掌。
「于是我连1%的自主权也没有吗……得得,现在该怎么办?」
「阳一你真是不解风情~唤醒睡美人的方法难道还有第二种吗?」梦中的我嗔怪道。
「唔,你偶尔也能出些好点子嘛」
简短的、然而又无比亲昵的交谈过后,梦中的阳一含情脉脉地看向我。
「那么杏奈,我来让你清醒一下吧——」
看着他逐渐逼近的双唇,我不由自主地……
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
「——!?为什么?」  
他的脸上写满愕然。不只是他,另一个我也目瞪口呆。
「别这样……不要过来……」
我使劲摇摇头,泪水已经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杏奈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不舒服……」
「——不要过来!」
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他伸到一半的手顿时僵在半空。
「别以为我听不懂你们的意思,你们是要来接我对吧?……但我明白的,我什么都明白。真正的阳一根本不可能找到这里,所以你们……多半……只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
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光是说完这句话,胸口就压抑得仿佛要窒息。
「可你们知道,我渴望这幅情景渴望了多久吗!?……不管你们是梦还是幻觉,求求你们别那么狠心,不要给我虚假的希望然后亲手摔碎,不要破坏我仅剩的美梦」
我不敢奢求那么多,所以……
「真的……不要管我,就那样牵着手让我看看,我,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断断续续地说着,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似乎被我的反抗压倒,一时间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透过朦胧的泪眼,我看到阳一的脸色变幻不定,好几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
惊愕,悲伤,同情,爱怜,踌躇,无奈……最后定格为坚毅。
「对不起,这些年你受苦了,我们会好好补偿的」 
说着,他再也不顾我的反抗,直接冲上前来——
「别……」
刚要开口,他便不由分说地堵住了我的嘴唇。
「唔——!?」
「这下该清醒了吧」
比起他的突然进攻,某个关键的事实更让我慌乱。
——梦,还没醒。

「为,什么……」
「因为我确确实实就在这里啊」
他短促地说了一句,然后以更猛烈的攻势再次袭来。

一双大手紧拥着我的脸,带着似曾相识的温暖。
一块柔软的东西突破嘴唇长驱直入,把我的嘴巴连带思绪都搅得天翻地覆。
一股咸咸的味道在口中泛开,唤醒尘封已久的味蕾。
一道温热而潮湿的气息扑到脸上,伴着他粗重而急促的心跳。
一股名为幸福的电流窜上脑际,让我浑身酥麻。
以幻觉来说过于丰富,以梦境来说又过于真实。
仿佛在强调他的存在一般,转瞬之间,无论我看到的,听到的,嗅到的,尝到的,触到的……我知觉的每一个角落,突然都充斥着他的身影。
「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吗,我的睡美人?」似乎察觉到我的动摇,他不失时机地乘胜追击。
「我…………」
狡猾。太狡猾了。
在这样的五重攻势下,又有谁还能坚持?
然而说到嘴边,我却不由自主地变卦了。
「我才不会上当,想让我相信就拿出更多证据!」
紧接着,趁阳一愣住的空当,我迅雷不及掩耳地夺取了他的嘴唇。
同样的电流,同样的酥麻。
跟记忆中的感觉分毫不差——不,甚至在那之上。
这,就是我所索求的『证据』。

……………………
「这下总该确认够了吧?」第四次松开紧紧交缠的舌头后,阳一苦笑道。
「还不够,还不够。阳一那头野兽才不会在这种时候停下,所以……」我仰着头,含情脉脉地看向他。
「总觉得从中途起目的就彻底变样了……」
说归说,阳一还是第五次拥紧了我。
是啊,是不是梦我已经不再介意。
哪怕这到头来只是一场披着美梦外衣的甘美噩梦(hapymaher),那又如何呢?
阳一渴求着我,我也渴求着阳一。眼下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
正当我们紧紧相拥,准备攀到下一个高峰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不期而至。
「在情到浓时打扰两位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们是时候该回归喽~」
循声望去,另一个我吃吃地笑着,正恶作剧般地望着我们。

……………………………
……………………………
后面发生的事情,早已超越我的理解范围。
两人——特别是阳一——凭着令我难以置信的娴熟技巧,无惊无险地把我带回了那片熟悉的樱花林。
大家都在。
有诗小姐,有彼方,有依织,有雫姐,有小黑,有冬弥,有野乃,有日奈乃,还有个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名字的女孩。
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似乎对我的突然到访毫不惊讶,反而第一时间送上了热烈的拥抱,然后轮流表达了他们的想念。
我有些受宠若惊地跟最后一个人打完招呼,然后看到如凯旋的英雄般站在人群中央的阳一,以及理所当然地站在身旁、正甜甜地注视着他的另一个我,心里突然像打翻了五味瓶。
这里终究是他们的世界,不是我能久留的时代。
更重要的是,阳一已经不需要我了。
既然如此……
「阳一」我轻唤一声,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我跟大家都打过招呼了。所以…我们可以动身了」
说到一半我便低下头,没有勇气再直视他的眼睛。
快一点。送我回原来的时代吧。
趁我的决心还没消退,趁我还没产生更多留恋。
「『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嘛,今天可是圣诞节呀』」
似曾相识的话语在不期然间响起。我愕然地循声望去,正瞥见另一个我嫣然含笑地张开了嘴。


「『——————。—————,———————』」
「啊…………」
伴随着另一段熟悉的话语,尘封已久的记忆突然被解开,昔日的那一幕历历在目地浮现在眼前——
 

XV.昔日  SIDE:樱井杏奈

夜已经深了。
尽管已经紧紧裹着那床又大又硬的被子,窗缝灌进来的凉风还是让我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在整层楼最小最破的这个单间,我睁着眼睛,无奈地等待白天来临。
为什么人要活着呢?就算一直活着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死了的话反而不用受冻,不会挨饿,不怕被欺负,也没人会呼呼喝喝。
说不定还能见到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
他们会是怎样的人呢?
会不会给我做一桌子好吃的?会不会给我个温暖的被窝?会不会把欺负我和嘲笑我的人统统赶跑?
如果会的话,快点来接我走吧。
反正没有谁会对我好。
<吐血+极力推荐BGM: 記憶のカケラ ——这首名为《记忆的碎片》的bgm正好应了本章的主题> 

「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嘛,今天可是圣诞节呀」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床前。
我马上警觉地坐起身,顺手打开床头灯,一声不吭地打量起对方来。
出乎意料,对方居然是个留着齐腰长发的大姐姐,脸蛋比电视里的姐姐们都要好看。
「哦?你不想问我是什么人,是来干嘛的吗?」

「还用问吗。会在这种时候不请自来的,不是强盗就是小偷」
「还挺机灵嘛,不过答错了,姐姐我可是圣诞老人哦」说着她竖起食指,眯起一只眼睛。
「所以小妹妹,说出你的愿望吧。不管什么愿望,圣诞老人都会帮你实现哦~」
「骗谁呢,圣诞节明明是12月25日,而且这破房子也没有烟囱」
凭我的聪明才智,休想让我上钩。
「啊哈哈,其实5月18日才是真正的圣诞节啦,你一直被他们骗了」
她干笑着,努力想把话编圆。但我冷冷地盯着她,就像看着一个小丑。

她很快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嘴里还在碎碎念着「所以说早熟的小鬼最讨厌了」
「咳咳,总之姐姐我真是来送礼物的圣诞老人哦,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就明白啦」
「才不要。我跟你又不熟」
「可恶,对方有抵触的话可没法顺利传递啊……」她莫名其妙地碎碎念着,突然又灵光一闪地拍了一掌。「哦对,不是还有好感度道具嘛」
说着,她像变魔术似的摸出两个圆咕噜、中间带个洞的东西。
「这个给你吃」
这是什么?我用目光问。
「这东西叫面包圈,我打包票你会爱它一辈子的」
我默默地盯着她,半天也没有说话。

「明白了,是要我试毒是吧?」她叹道。「唉,我竟然有这种黑历史……阳一啊阳一,为了把这样的我养大成人,你到底费了多少苦心?」
「阳一是谁?」
「你很快就会知道。总之看好喽~」
她捏起一个面包圈晃了晃然后送到嘴里。见她吃得有滋有味的样子,我不由咽了咽喉咙。
「唔~虽然在冰箱放了一天,不过松屋的出品就是棒」
她两眼放光、一脸陶醉地吃完,然后把魔爪伸向另一个面包圈,被我不客气地挡住了。
「这个是我的」
「哦呀?你不是不想吃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不去看她奸计得逞般的嘴脸,我一把抓过面包圈,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啊……」一股甜滋滋的味道顿时爬满了舌头。说不上来的好吃。
「怎样,是不错吧?」
「嗯,还行」
「哼哼,这里还有哦,要不要?」说着她掏出另一个面包圈在眼前晃了晃。
这一次,我没有犹豫。

看着我把最后的面包圈送进嘴里,她马上凑过来说:
「呵呵~好了好了,东西也吃完了,来握握姐姐的手嘛,就一下下」

「才不干。电视上说了,不敲门就偷偷摸摸走进来的都不是好人」说着,我顺便舔了舔手指头。
「如果我是坏人,那你为什么又要吃我的东西?」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因为面包圈是无辜的啊」我露出『这还用问吗?』的表情。
「可恶,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好好,我明白了」
她叹了口气,径直走出房间。
这就完事了?刚生起这样的想法,耳边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了门。不出所料,那个奇怪的姐姐正满脸堆笑地站在门外。
「这次我可是规规矩矩地敲门了哦,这下知道我不是坏人了吧」
「嗯……」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那赶快把你的手伸出来吧,就一下下」
「可我都不认识你——」
「这个就更好办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樱井杏奈」
「真巧,我也叫杏奈哦,工藤杏奈。请多指教~」
「现在我们认识了哦,这下你没话说了吧。快过来,轻轻握一下就行了」
能用的借口都用光了,再说握一下手好像也没什么损失。
于是我半信半疑地伸出手,任她用双手轻轻包覆。
紧接着,一股暖融融的感觉透过手心渗透到全身。

「闭上眼睛,放松身体,用心感受这份感觉——」
「啊…………」
她温柔的话语仿佛打开了闸门,数之不尽的记忆片段突然像潮水般灌入我的脑海。

诗小姐,彼方,雫姐,冬弥,野乃,日奈乃,映哥……这群亲切而可爱的『陌生人』的形象接二连三浮现在眼前。
还有阳一。
像太阳般温暖,像春风般柔和,像山岳般可靠,像慈父般体贴的那个人。
阳一。阳一。阳一。
每默念一次这个名字,心里的悸动就会增大一分——传递到脑海里的,似乎不只是记忆。
魔法还在继续。教堂里,学校旁,樱花下,神社边……数之不尽的温馨记忆逐渐填满我空荡荡的心房。
我轻轻抱住自己的胸口。突然增加的无数记忆,让我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几岁。
这就是家人。这就是亲友。这就是爱。
刚才还在瑟瑟发抖的身子,不知不觉已经平息下来。
凭着这份暖意,我再也不会惧怕黑暗,再也不会因寒冷而颤抖。
「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一道充满慈爱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看来是传达到了,这下我也大功告成喽」她如释重负,但又不无落寞地看着我。
我知道她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非但如此,她的身份,她的过去,她的来意……我现在全都一清二楚。
「姐姐……」只喊出一声,泪水就模糊了眼睛。
「傻丫头,不是说了今天是圣诞节吗,别愁眉苦脸的」
「来,这个送给你。赶快笑一笑,不然就不漂亮了哦」
说着,她郑重其事地把一个银环套到我的手指上。银环比无名指大了整整一圈,上面还带着体温。
这,难道是——

我赶紧抬起头。
「但愿这份礼物能给你带来温暖和快乐。好好活下去,找到他,然后……」
透过朦胧的泪眼,我目睹了让自己铭记一生的笑容。

 

 

 

 

XVI.礼物       SIDE:樱井杏奈      2023年5月18日

 


那个人毫无预兆地从天而降,又在转眼间翩然消失,就像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但她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她的话语至今记忆犹新。
她的音容笑貌深深烙印在我心里,成了我的灯塔,我的路标。
她既是我自己,又是我的姐姐,我的老师,我的圣诞老人。


「『别那么愁眉苦脸的嘛,今天可是圣诞节呀』」
「『所以说出你的愿望吧。不管什么愿望,圣诞老人都会帮你实现哦~』」
重复着曾经的话语,我的心又一次跃回那个难忘的夜晚。
十年前的今天,她送给我一份新生。这份礼物何等贵重,我却想不到该如何偿还。
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能有所回报。

「我…………」
也许被我的笑容感染,也许是控制不住情绪,片刻的犹豫后,她缓缓张开了嘴。
「我也想留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在一起,我想留在阳一身边,永远也不分开……!」
她默默承受的苦楚化成夺眶而出的眼泪,宛如决堤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一晃眼就是十年,昔日的幼童早已长大,姐姐却从未变老。
看到她的泪水我才意识到,当时觉得无比成熟可靠、根本遥不可及的姐姐,其实也不过是十七岁的少女。
她并没有我以为的那般坚强,那般勇敢。她也会害怕寂寞,也需要抚慰。
对不起,幼稚的我没能听出你的呼救。这些年你想必受了很多苦吧。

不过没关系,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我摆出更加灿烂的笑容,说出她一定曾经准备过、当年的我却没给她机会去说的那句台词:
「『你的愿望我已经听到了。凭借奇迹的力量,你的愿望必会实现』」 
「……咦?」
明明是应该高兴的时候,许下愿望的姐姐本人却比谁都要错愕。
我嫣然一笑走上前去,轻轻对她耳语一句。
「其实……」
她眼里马上闪过难以置信的神色,向阳一和小黑投以求助般的目光,在得到两人肯定的答复后还是不敢相信,颤声向我问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愚人节玩笑?」
望着这双充满了疑惑和希冀的眼睛,我眼里一热,紧紧搂住了她。
「千真万确哦,姐姐。小黑亲口告诉我们,超能力者之间是可以通过交合来输送力量的。这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拥有超能力的家族会为了联姻的机会争得头破血流」
「那,为什么当时我们……?」
「因为我那时的力量太弱,反而分走了你的力量」阳一接过话来。「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不一样?」
「你以为我是谁?现在我可是世界第一的超能力者啊」
「啊……」她掩住嘴,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眼里有某种东西在闪动。
「千真万确哦,我可以作证」
「可是……就算全都加在一起,还是会有完全耗光的一天吧……?」
「你忘了超能力是可以缓慢恢复的吗?单凭一个人支撑的话,恢复的速度确实跟不上消耗,但如果集结三个人的力量——」
说到这里,我狡黠一笑,摆出『你懂的』的表情。
「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得到最后的确认后,她终于彻底放心,像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十年前的那一幕被完美地重现,只是角色倒了过来。我不胜怜惜地摩挲着她的后背,用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不知不觉第十年了,姐姐。这份圣诞礼物你可喜欢?」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也同时响起。
「辛苦你了,小丫头。祝你圣诞快乐」
我心里一惊,抬起头来。只见阳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身边,在安抚姐姐的同时,向我露出了心有灵犀的微笑——

 

XVII.爱人           SIDE:工藤阳一           2023年5月18日

一切都像做梦一般。
两小时前,我们三人还穿行在古代的宫廷。如今,众人却一个不少地来到当年那座教堂。

『准备得怎样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于是,在我们千呼万唤的『东风』来临后,众人稍作休整便簇拥着我们走到精心准备的会场。
「恭喜两位」「要幸福哦」「小阳也等到这一天了啊」「以后来店里我给你们打八折哦」
伴随着祝福的钟声,众人形形色色的祝福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首庞大的合奏。
「可恶,我要烧了那个畜生!推倒萝莉就已经是犯罪了,现在还一人霸占两个萌妹子,还让不让人活了!……哎,你们谁砸了我!」
虽然也夹杂着小小的不和谐音。
<推荐BGM:瞳の奥には…>

此刻,两人身裹刚换上的纯白色婚纱,在漏进教堂的阳光映衬下令人目眩神迷。
我压抑着快要蹦出胸口的心脏,目不转睛地交互看着这两张别无二致的脸庞,想把两人的美貌和身姿永远刻印在眼底。
杏奈的眼睛还红红的,脸上却绽放夙愿得偿般的动人笑容,让我怦然心动。
至于小丫头——这个称呼一直没有改过来——则挂着再自然不过的微笑,静静地站在比她稍后的位置。见我注视着她,悄悄给我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大家好,时隔十年我们又见面了」穿着不知从哪借来的神父装,映哥精神抖擞地走上昔日的讲台前。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下面有请大家再一次见证这对——咳咳,这两对新人的婚礼」
教堂中顿时爆发出阵阵笑声。
笑声平复后,映哥敛起笑容,一本正经道。
「下面宣读誓词。新郎——工藤阳一」
我听罢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宣读起来:
「在众位见证人面前,我工藤阳一愿意娶两位工藤杏奈作为我唯二的合法妻子。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履行作为丈夫的责任,永远爱着你们,珍惜你们,对你们忠实,直到永远」
与那时相同的誓词,比那时更深的感情。
上一次,我们没能实现誓言。但这一次,我绝不会放开这两份温暖。
「很好,下面有请两位新娘——工藤杏奈,还有工藤杏奈」
「不用紧张,接下来跟着我念就可以了」映哥把目光移向没有事先准备过的杏奈,像兄长般轻声叮嘱道。
她却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用,这个不劳烦你了」
说罢她跟小丫头相视一笑,然后手挽着手,异口同声地宣告道:
「我工藤杏奈愿意嫁工藤阳一作为我唯一的合法丈夫」「我工藤杏奈愿意嫁工藤阳一作为我唯一的合法丈夫」
「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富贵贱,我都将履行作为妻子的责任」
「始终如一地关爱他,尊敬他,宽慰他,帮助他」
「作为他的伴侣」
「作为他的家人」
「不离不弃」
「直到永远」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映哥面露赞许之色地望了望她们,然后宣布了最重要的一环:
「接下来,有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我走上前去,深情地注视着杏奈,却迟迟没有进一步行动。
就在她疑惑之际,小丫头微笑着插到我们之间,递给我一个熠熠生辉的银环。
然后,像我们早已演练过的那样,由小丫头捧起她的左手,我则郑重其事地把指环套上她的纤指。
它毫无阻碍地穿过前两个指节,然后恰到好处地在第三指节中间停下。
指环就这样理所当然地安顿下来,仿佛一开始就长在无名指上似的。
「欢迎回来,杏奈」
「现在物归原主了,姐姐」
杏奈怔怔地盯着这个时隔十年依然光洁如新的指环,眼里闪动着光芒。最终还是忍不住掩住嘴喃喃道:
「真美……太美了………………」
我和小丫头心满意足地欣赏着这一幕。
宝石的光芒和杏奈眼中的泪光交相辉映,美丽得让我再次心醉神迷。

「接下来是誓约之吻……」

不知不觉间,我回想起过去的十年,不禁感慨万千。
过去的我尽管有拯救杏奈的决心和意志,却不具备力量,也找不到方向。
小丫头虽拥有强大的能力,但没有想过能去拯救杏奈,还在阴差阳错下差点把我骗倒。
雫姐和小黑虽然握有寻回并拯救她所需的两把钥匙,却一直游离在真相之外,并不知道我们的困境。
这四者能够充分沟通,齐心协力为营救创造条件,当中需要多少的机缘?
从拟定计划到开始训练,再到具体行动,让这一切都顺利进行又需要多少的幸运?

也许在无数个遥不可及的平行世界里,我们会因为种种阴差阳错而错失寻回她的机会,两个人就这么终其一生吧。这么一想就能明白,我们有多么受命运眷顾。
但我隐隐约约又觉得,我们之所以能成功不是因为足够幸运,而是因为冥冥中存在着一股不愿放弃的强大执念——也许来自高高在上的神佛,也许源于我们自己的内心——在暗中指引着我们。
真相为何我不得而知,姑且把这当作是圣诞夜的奇迹吧。

「阳一你愣在那里干什么,你不上的话我可以代劳喔」
「小冬子你别这样,为什么不找我商量呢……」
「哦哦哦,彼方酱突然进行了爱的告白!日奈乃,刚才那段有录下来吗!?」
「没问题,连画面都有录到哦」
「这下就铁证如山了啊」
「彼方酱的fans们听到了一定会心碎吧」
「 副会长,你真的成长了」(拍肩)
「对不起彼方,我一直没发现原来你对我……这样的我,真的可以吗?」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是个比山还高比海还深的误会!你,你们别这样,我只是说要是他有烦恼可以找我商量而已啊!」
「虽然听不大明白,但总觉得好厉害……」
「噗,阳一你都听到了吧」
「再不快点过来,会场就得让给他们俩了哦~」
「都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这就过来」
被彼方响彻教堂的哀嚎拉回现实,我连忙应了一声。
但在踱出第一步之前,又透过天窗瞥了一眼万里无云的蓝天。
在心里默默道谢了一番。
向着也许存在于不为人知的角落的神明,
向着冥冥中注视着我们的一双双眼睛。
然后径直走上前去,吻上我最爱的两位新娘——

《全篇完》

 

(没有合适的素材,请想象成阳一像这样亲了两次 233)

 

《后记》

待补完

《福利》

待补完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9 thoughts to “未来ノスタルジア/未来乡愁同人剧本——第十年的圣诞节(四)”

  1. 简单的看了一下这个同人……虽然我没有玩过原作,但我非常能理解面对缺憾时那种不甘心以及强烈地希望做些什么的冲动,果果果辛苦了,逻辑性很棒

    1. 谢大大www,不过为什么棒的是逻辑性而不是我家女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外再次感谢大大做的图 m(_ _)m

      话说我在跟崭新的小伙伴一起努力做最后修改然后把这故事游戏化
      大概不用多久就能完工了 (*´∀`*)

    1. 谢谢www
      有种亲生女儿被极力夸奖般的满足感wwwww

      话说又萌又eroero才是王道中的王道啊> <
      而且我家小杏奈在第三章的表现明明是写作eroero读作娇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