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航母的价值几何?》(随手翻译)

 

美国的“新美国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网站于3月份发表了一篇名为《航母的价值几何?(At What Cost a Carrier?)》的文章,文章作者为美国海军上校亨利·亨德里克斯(Henry Hendrix)。在文中亨德里克斯认为,70年来一直处于美国海军军事行动核心地位的航母正受到威胁,航母可能正变得过于脆弱。在国防预算削减的大环境下,美国应立足于长远的规划,大力发展轻型两栖攻击舰,舰载无人战斗机和潜射远程精确打击火力,逐步代替传统的大型航母,提高军事介入的能力,保障美国利益。本文与“空海一体战”理论相辅相成,体现了美军在面对诸如反舰弹道导弹的威胁下的深刻思考和理论创新,同时也体现了在经济危机预算大幅削减,战术目标被迫收缩的情况下,美军的一份窘迫与无奈。

本文所述观点可谓是美军支持研制无人机等高科技武器的代表性观点,从中我们就可以理解美军研制X-47B、濒海战斗舰等武器的初衷,但其中也不乏为本军种和某些武器研发机构利益代言发声的私货(如F-35部分),敬请鉴别。

译者水平有限,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航母的价值几何?

     美国舰队的女王,为全世界所见的最强大的海军的核心,航空母舰,开始处于当初战列舰那样的危险境地:庞大,昂贵,脆弱,而且令人惊异地不适应这个时代的作战。鉴于海军继续以牺牲无人机和导弹为代价强调有人机,这个结果变得越来越有可能了。如果在今天设计这支舰队,在当前可见的技术水平和新兴威胁条件下,它可能与现在实际的这支舰队的状况以及美国当局打算购买的东西非常不同。国家安全方面的保守派,白宫、国防部以及国会仍然固执地拒绝承认这样的事实,搭载有人攻击机的航母是一种日益昂贵的火力投送手段,而在卫星成像和远程精确打击导弹的时代,航母本身可能难以足够靠近目标以有效发挥作用,甚至难以生存。

本报告研究了航母的演变,它的效用、威力、成本以及弱点,然后献言献策为美国海军提供一条不同的路线方针——强调更多地使用无人机(通常被描述为无人战斗机<UCAV>这样的“无人航空载具”),以及搭配远程精确打击导弹的潜艇。尽管航母的末路似乎近在眼前,但它的故事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开始于一百多年前的大不列颠附近水域。

 

       军事史中的航母革命

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间,限制性条约和有限的军事预算推动了军事技术的进步,随后形成了二战的战略环境。在装甲技术、柴油发动机和无线电上的长期投入,催生了全世界从未见过的坦克机动作战的战争形态。之前的成熟的阵地战经验在捷克斯洛伐克、波兰、比利时和法国被彻底推翻了。在飞机机体设计、增压发动机、导航技术、弹药技术以及模拟计算机方面取得的进步使得在欧洲和亚洲进行战略轰炸成为了可能。冶金、电池设计以及上述的柴油发动机的进步也大大提高了潜艇的效能,但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恐怕任何其他一项技术或战术的结合都比不上载机航母的结合带来的进步。[1]

截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几乎每一个强权国家都促使其海空军力量进行了联姻。美国将一直强大的水上飞机力量部署到了欧洲。在战争中,德国人研制了齐柏林飞艇以穿越北海,英国研制了载机航母“暴怒”号(HMS Furious)[2],从暴怒号起飞的飞机轰炸了特讷(Tondern)附近,并将德国的两条齐柏林飞艇摧毁在机库中。美国的海军军官们对特讷袭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而推动将煤炭补给舰“木星”号(USS Jupiter AC-3)改装为一艘美国航母。这是(美国的)第一艘航母,被更名为兰利号(USS Langley),它速度很慢而且在它的500英尺长的飞行甲板上只能搭载少得可怜的飞机,但它提供了制造美国后续两艘航母的经验——由条约巡洋舰列克星敦号和萨托拉加号改装而来,真正的战争武器。[3]

接下来的二十多年,美国海军开始尝试运用航母,最初使用航母放飞飞机来观测战舰炮弹在目标周围的弹着点的溅起,来提供较真以提高准确性。在其他的时间,航母被用作服务于战舰的侦察力量,飞机飞行于战列线的前方为赢得一场无畏舰大战提供最佳战机。然而,大胆的创新家如海军上将Edward Eberle和Joseph Reeves很快就开始使用航空母舰以及其空军联队作为执行力量投射和海上控制任务的主要工具[4]。Eberle非常强调航母舰载机的打击潜力,而不是将它们用作一支仅用来支持战舰的侦察力量。而Reeves则走得更远,他将航母从舰队中分离出来令其单独扮演力量投射的角色。他们的战术是由海洋的浩瀚以及发现航行其上的目标的困难而催生出来的。来自海上的打击可能起源于沿着的路径的任意一个轴线。两次世界大战间隙期间的财政紧缩环境推动开启了一个创新与实验的时代。简单地说,当美元短缺时,人们会竭尽所能的进行创新。

 

    一场大辩论

现在,七十年弹指一挥间。经历二战的灾难和胜利之后,航母在美国的海军战略思想和武装力量结构设计中占据了核心位置。[5]这种稳固的地位自大航海时代以来在世界各大洋上还从未见过。有人会说这反映出航母设计的无与伦比的适应性,然而其他一些人则认为这是傲慢和缺乏战略创新的体现。[6]然而,始自于二战的神风敢死队而后由苏联反舰巡航导弹继续发展的机载反舰技术开始挑战航母的效用。1996年,针对中国的挑衅,美国决定派出两个航母战斗群前往台湾附近,这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上了宝贵的一课:如果它想要在其西太平洋的传统势力范围内夺回霸权,那么就需要将美国的力量拒止于一定的距离外。此后不久,解放军海军开始投资于新的反舰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随着这些系统的迅猛发展,观察认为它们可能会产生影响,至少击毁其选定的目标的功能已经引起了一场关于航母效用的新的大辩论。

最近,对于航母的批评引用了成本上升和脆弱性增加作为例证。同时由于潜在对抗能力迫使这些大甲板们在距离目标越来越远的距离工作,也存在着对于这个平台未来效用的疑问。[7]航母的支持者迅速做出了回应,对于航母最新的威胁——中国的东风21导弹(DF-21)可以通过削弱其“目标探测——命中”的“杀伤链条”来对付。空军军需分部(Air Warfare Requirements Division)主管和航母的项目执行官(两位海军上将)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明,削减航母力量会导致美国海上存在的削弱,同时大型甲板航母是满足21世纪国家战略目标的所必需的。他们还指出只有航母拥有全球到达和持续火力的能力,能够证明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并保持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8]这次辩论中提出的难题值得更深层次的考虑。

 

     航母价值几何?

如果紧缩银根的时候人们会变得更聪明这种事是真的,那么美国就需要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到2011年底,美国的国家债务已经超过了其国内生产总值,这是自二战以来的首次,美国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环境下。当前的有关债务上限的辩论中,持续的决议与封存导致许多国防需求需要进行审查。[9]没有人怀疑航母的外交力量,对于总统们来说,他们总是首先询问我们的航母在哪里。盟国和美国的作战指挥官坚持要求额外的海军存在来支撑他们的利益。2009年,美国海军作战部副部长声称在全球范围内存在海军平台的“存在缺乏”,而没有一个平台能像航母那样胜任。但问题在于:“美国能负担得起航母吗?”这反过来也说明了“航母的价值几何?”这个问题。这些观点也引发了“海上存在中相对应的角色是什么”这个问题。[10]

就目前而言,海上存在被看作有别于力量投射。海上存在的价值是公认的。全世界的范围的作战指挥官都在因降低在其任务区域运作的舰艇数量而讨价还价。给海上存在赋予一个量化的价值一直都是很困难的,同时也很难通过设计一个模拟来测试例行部署以防止冲突的想法。不过,分析家们已经开始构建了一个更广泛的理论的框架,即持久存在(即便只是低端的平台)以鼓励该区域避免冲突。[11]其他的(研究者)已经将这个理论更深化,升级为一个基于幂律理论的结构,即认为持续的军事交往和军事伤亡的数字,它们之间呈对数关系:军事交往的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伤亡会更少。[12]很显然,(军事)存在是有价值的,这可能很难在财务方面体现出来。然而,价值可以通过分析并将各种平台和与其等价的东西进行比较体现出来。

航母战斗群的购买和维护是非常昂贵的。考虑到一支舰载机联队、五艘水面舰艇和一艘攻击潜艇的全寿命费用,再加上近6700名维护操作它们的男女士兵,每个战斗群每天要花费650万美元。当仔细考虑总统、盟友以及作战指挥官对于前沿部署海上存在的需求时,聪明的烧钱者必须质疑并考虑满足这些需求的成本和方法。目前的情况下,航母仍然是海上存在任务的基石,为了方便探讨,我们假设它在一个衡量“存在值”的比例尺上有一个为1.00的值(这个比例尺的最低值为0.01,代表内河巡逻支队)。这意味着目前1.00的存在值的成本为135亿美元(译注:大致等于一艘最新的福特级航空母舰的造价),这带来了一个问题,是否存在一个较低成本的替代的组合式方案来达到这个值?驱逐舰的存在值是多少?可不可以给一艘驱逐舰分配为0.2的存在值?花费100亿美元在5艘驱逐舰上来达到1.00的海上存在值且每天运营成本为180万美元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方案?濒海战斗舰如何?难道这种以5亿美元为代价就能获得接近0.10数值的悬挂星条旗的存在就不能维护美国的利益吗?10艘濒海战斗舰耗资5亿美元,一次联合行动的运营成本为每日每艘140万美元,它们可以同时在许多地方显示存在,这难道不是更符合美国需求且更经济吗?

支持者会反驳,在战时这些平台的能力达不到力量投送任务的要求,而这时搭载大量战术飞机的航空母舰可以发挥作用。

尼米兹级航母每天大约可出击120架次。配备有新型电磁弹射系统(EMALS)的福特级航母,预计每天可出击160架次左右,出击峰值增加了33%。这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直到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最后一艘尼米兹级航母乔治·HW·布什号耗资70亿美元而杰拉德·R·福特号预计为135亿美元。到头来,国家需要多支付接近一艘航母94%的费用的而执行任务的效率却只提高了33%。[13]即便考虑到人员数量减少和维护成本的降低的积极因素,这项投资仍然不是美国纳税人钱财的合理的花费方法,特别应考虑美军出动的需求是什么以及预计达到的目的。

二战结束后,战略轰炸调查团(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eam)计算得出,要想摧毁一座横跨河流的桥梁需要240吨炸弹。到1965年越南战争,这个数字回落至200吨,但此后不久,美国投资的精确打击武器开始真正的发挥作用。到1999年,完成任务只需要4吨炸弹,而且不管天气如何。这个事实和前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的观察联系起来,现代战争已经逐渐变成了“陶器规则(Pottery Barn rules)”(如果你打坏了它,那么你就需要花费代价去重建它)【注1】。自2002年开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重建工作已经花费了美国纳税人超过1090亿美元。[14]未来战争应该是具有“目标数量减少,强调精确瘫痪能力而不是摧毁它们。思考一下电力中继站而不是发电厂,你就能明白道理了。关于美国需要扩大其出击架次能力的论据超出了(实际需要),与当今技术和政治潮流背道而驰。如果美国发现其处于一个必然充斥着巨大破坏力的区域,那么作为补充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力量就派上用场了。

根本上讲,分析不能仅仅以飞机的出击效率下结论,因为这些不能准确的衡量航母武器系统的成本效益。这些可以通过检视从航母上起飞的第44空中攻击群来衡量。舰载攻击机的成本效益究竟如何?

美国正在从长达十年的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持续作战行动中摆脱出来。在2000年制造的F/A-18大黄蜂战斗机从军队中退役,它们的飞行时数超过了机体接近8600小时的设计寿命[15]。这些飞机的购买成本约为5000万美元(译注:这应该是单价)[16]。每五名飞行员,他们在飞机的寿命期内都会飞1700小时,他们的初期培训保守估计耗资200万美元。在整个飞机的寿命期中,燃料、零备件以及维护费用耗资6000万美元,这导致每架飞机的全寿命周期成本估计可达1.2亿美元,费用偏高。那就是美国向其系统里投入了多少,而它实际的产出有多少 ?更具体地说,该机的寿命有多少是用在战斗中的?而且,它扔了多少弹药?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首先需要了解的一个事实是,在航母甲板上驾驶飞机是很困难的。飞机速度快,航母一直在加速以便形成甲板风(译注:利于飞机起降),虽然站在它上面的人会觉得它很巨大,但在空中航母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小。再加上航母的倾斜,偏航和摇晃,这是一个海军飞行员在其职业生涯中最艰巨的挑战。每个月飞行员都要飞行大量次数以保持完成困难任务的能力,然后在夜间,飞行员还要再重新来一遍以达标。

另外,除了起飞降落,飞行员还要展现其在作战区域的能力。编队飞行、防空以及攻击只是一少部分。在任何一个月,平均每个F/A-18中队要飞500小时多一点,或者说每个飞行员32.5小时以维持战备状态,而这还只是在12个月的平时周期。一旦开始军事部署,中队的飞行时数会增加到每月650小时或每名飞行员38小时[17]。这些时数的三分之一都用来维持飞行员的状态和飞行资格。到头来,超过其机身寿命之后,平均每架F/A-18大黄蜂战斗机在其8600小时的飞行时数中只有20%用于作战。这些时数的大部分耗费于抵达和离开任务区域,每次飞行30分钟,最多也就是专门用于手头任务,大多数情况下是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而支援的效果在任务消耗中是最能衡量武器的效果的。

查明作战中的实际武器消耗量是很困难的,因为没有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详细说明这些信息的最新的解密报告。可取得的预算文件显示自2002财年以来海军部已经购买了约18000件空对地武器。考虑到其中大约2000件用于建立库存,那么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0年里,海军耗费了约16000件空对地武器。[18]尽管这个数字乍一看令人印象深刻,但当平摊到海军保有的约1000架空对地攻击飞机时,在此期间平均每架飞机仅使用了16件武器。

如果包括前面提到的F/A-18大黄蜂战斗机的全寿命周期费用,就可以得出每枚炸弹的使用成本为750万美元。与战斧精确打击巡航导弹比起来这是相当可观的,每枚战斧估计成本为200万美元。为了达到和战斧相同的投资回报,大黄蜂战斗机需要飞行近4倍的架次数量并投掷100000枚空对地武器。

有人航空的支持者可能会反驳说如果存在更多的目标飞机能投掷更多的弹药,而那正是关键。现代战争产生的目标更少,并且军方对如何攻击它们变得谨慎得多。可以肯定的是,一些载人航空被要求执行近距离空中支援任务,在未来的一些时间内的主要地面作战行动中,对目视精度的要求超过了远程精确制导弹药的能力。出于这个原因,美国将不得不保持具有一定规模和近距离空中支援能力的航母机队,以应对没有地面基地的情况。但将大规模发射能力纳入福特级航母的设计中是错误的,有更有效的攻击方法。

然而,平台效能并不是航母面临的最大挑战。平台生存能力才是。潜艇、水面舰艇、飞机、空射反舰巡航导弹和集群的小型船只对美国的海军力量构成了威胁,其中也包括航母,但没有一件武器像东风21D导弹(DF-21D)那样引起美国海军战略家的注意[19]。在CSS-5导弹(译注:即为东风21的北约代号)上装备机动式再入弹头(maneuverable re-entry vehicle ,MaRV),中国的二炮部队指出其学说是使用多弹头多弹道轴线对目标实施饱和攻击,压垮目标的自卫能力[20]。MaRV弹头本身会可能使用高爆弹、电磁脉冲弹或子母弹,这样至少可以实现对目标船只的杀伤[21]。尽管美国不知道这种武器系统的成本,但一些分析师估计其采购成本为500万美元~1100万美元[22]。即使以最保守的高限1100万美元来计算,每枚导弹也可以达到1100万美元对135亿美元的交换比,这意味着未来美国每建造一艘航母中国可以制造1227枚DF-21D导弹。美国的防御系统必须摧毁每个来袭导弹,这对美国的巡洋舰和驱逐舰的弹药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中国只需要其中的一枚弹头幸存下来并达成击杀任务即可。虽然美国海军和空军的领导者联合起来努力开发在“反介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area,A2/AD)”【注2】环境中开展行动的手段[23],但航母为了防止战沉而被迫脱离战线的风险仍然很高。

载人航空由于其用于培训和维持飞行员队伍的庞大的财政开销而造成的低效,迅速盖过了其效用。美国需要巨大搭载能力的观点无情地推动决策者们走向大型航母的道路。这些海上巨无霸是昂贵的,因此需要更大的高技术防御网来保护它以便从不断增长的距离派出数量稀少非常昂贵的战斗机,这个距离有可能很难进行投弹。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当前的战略环境下,是谁在塑造谁?

美国必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的准备。必须致力于开发可靠的精确制导手段,将要打击的目标限定为诸如指挥设施,电力中继站或水处理厂这样的战略目标。100年后,航母正在快速地接近其战略生命的终点。就像在阿金库尔战役中英国长弓手的射箭淘汰了欧洲战场上骑士的盔甲一样,而它后来又演变为火枪和大炮,战争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在现在这个阶段继续在载机航母上投资的话,就是相信美国的服役寿命为50年福特级航母能够见证航母成为海上长达150年的不可撼动的骄傲。监视、侦察、全球定位、导弹和精确打击的进步都预示着一个对海上力量的挑战不但出现在海战中,也出现在所有战争形式中。

美国作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必须打破其僵化的力量结构,这样不仅能在战略曲线上占得先机,而且还要重新定义这条曲线。国家必须计划一个完美的过渡,停止继续建造航母,对那些已经开建的航母要做一个规划来审视其服役寿命并构建其未来的新的作战效能。

 

    前方的道路

所有的这些因素都表明早就应该今早转向无人战斗机(UCAV)。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的出现迫使美国的航母战斗群远离它们的目标,而F-35(或者说联合攻击战斗机<JSF>)的作战半径无法解决问题(见图1)。一个解决办法是取消麻烦不断的JSF同时延伸生产成本较低的大黄蜂。JSF和F/A-18的成本差将使得海军单架飞机节省近7000万美元的经费,从而将其用来加速无人战斗机的研制和生产,同时应该开发更小吨位更便宜的轻型两栖攻击舰。新型大黄蜂配合传统的大型航母可以是美国在短期内应付需要,而无人战斗机则将成为在新的战略环境下海军的支点。

 图1:东风21D的射程和F-35作战半径的对比

    新型无人战斗机只在有任务需要时才飞行。无人战斗机驾驶员只需要模拟器就可以维持作战能力,这降低了人员运营成本并将机身寿命延长几十年。这种态势使得可以逐步减少仍在编的航母的数量直到福特级在2065年退役同时仍然保持作战效能。设计仍在发展中的无人战斗机使其从轻型两栖甲板航母出击将赋予美国更多的灵活性。一旦成型,无人战斗机的航程和续航时间仅受限于油箱容量以及加油还有定期更换的润滑液。无人机不会是一个低性能的累赘。在靠近敌方防空火力时,无人战斗机可以做出超过人类承受力的高G瞬时机动以成功到达其目标。

目前尚不清楚海军发展实战化无人机的速度。尽管实现性的X-47B平台显示了这方面的承诺,但海军似乎顾虑于其基于高度隐身设计革命的作战部队将受到成本高、寿命有限以及有效载荷能力低的困扰。其他的倡导者推荐将适应当前武器的无人机(UAV)如“捕食者”用于船舶。这能够降低成本但会导致作战距离和武器运载能力的降低。必须有一个折衷方案,强调适度隐身、运载能力和成本,以及为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挑战而具备远航程。但到目前为止,海军航空兵看起来似乎是强调遵循JSF的要求迅速发展一种有人的F/A-XX作战平台[24](译注:这里大概是指F-35的C型)。开发一种可靠的能被大型航母和两栖攻击舰甲板搭载的无人战斗机平台要远远好得多[25]。美国海军必须加快向无人作战飞机靠拢的速度,否则会为自己的犹豫而后悔。

另一个应同时进行的方式是美国库存常规导弹的成熟化和扩展。当前,战斧导弹部署在海军的巡洋舰、驱逐舰和攻击性核潜艇上,最近还要加上四艘改进过的俄亥俄级核潜艇【注3】。这些被称为“巡航导弹核潜艇(SSGN)”的潜艇可以携带多达155枚的战斧导弹,代表了未来攻击作战最有效的方式。凭借超静音性能,SSGN俄亥俄潜艇可以渗透到敌人没有察觉的水域,自主定位并释放巨大波次的精确打击武器,摧毁敌人的基础设施,削弱其从战略中心的决心和能力。装载低成本高精度巡航导弹和装备常规弹头的弹道导弹的静音潜艇,给美国提供了一个优雅的“一个目标+一枚导弹=一次击杀”的解决方案。

通过上述方法的结合慢慢地从航母中剥离,用能够携带武器、传感器和机载电子战系统的无人战斗机建立一个从大型航母向轻型两栖航母的过渡桥梁,并同时建立一个稳步扩张的水下精确打击能力,美国将能够投资建设大量的少而精炼的“影响力部队”在感兴趣的区域保持存在。[26]这些有组织的两栖舰艇、沿海巡逻护卫舰(译注:濒海战斗舰(LSC)就是此类产物)、海岸巡逻艇和河流中队会提供实用的跨平台的有效载荷能力同时允许海军能够动态地靠前行动[27]

创新文化贯穿了整个美国海军的历史。航母也有它的时代,但即使面对一个直接的挑战,一个预示着失败的信号时,海军还是坚持100年的航空传统。资金紧张,用航海的俗话说就是“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注1】这里指的是战后巨大的重建费用,伊拉克战后据评估重建费用可能高达4000多亿美元。因此这篇文章强调,未来战争中应尽量选择高价值节点性的目标进行打击,减少附带损失,这样也是变相地为自己节省重建费用。

【注2】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

美国对中国近十年来军事建设努力的目标概括,其宗旨就是将美军的力量挡在一定区域之外(大约1500公里之外)使其强大的海空力量鞭长莫及,以便达到其战役目的(如收复台湾)。显然,在美国人看来这个战略是受到1996年台海危机刺激而引发的,这个战略的武器环节包括各类作战飞机、潜艇、通信指挥系统,侦察和通信中继卫星等等,其中DF-21D反舰弹道导弹由于其独创性和拦截难度被美国视为其中的头号威胁,相应的为了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美军也提出了“空海一体战”思想,而本文中所描述的诸如远程无人战斗机、巡航导弹潜艇等都是空海一体战的关键环节。

顺便,这里也可以看出美国人的霸道之处——在美国人看来,为了自身安全需要把刀时刻架在别人的脖子上,而别人连想要把刀挡开都是大逆不道的……

【注3】即所谓的“巡航导弹核潜艇”(SSGN),由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改装而来,拆除其上的弹道导弹发射筒,改装为战斧导弹垂直发射装置,一艘可携带155枚战斧导弹。此举将美国过剩的核威慑资源变废为宝,同时也在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中提高了对抗DF-21D这种“时敏感目标”在集结时的打击能力,对于反潜能力相对贫弱的中国说是相当大的威胁。另外,也可以看出美国在对付DF-21D时的确是绞尽脑汁,美国还曾经计划将潜艇搭载的“三叉戟”核导弹装上常规弹头来对此类目标进行及时打击(后文有所提及),但因存在巨大的核战争误判风险,美国政府对其尚持谨慎态度。

————————————————————————————————————
原文下载: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708164385&uk=1996947990
原文的引用资料我懒得一个个写了,请自行查看……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