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果果果的健康小讲座(一)——浅谈细菌耐药性(附用药小贴士)

                                                          

有理由相信,我再不拿点干货,你们就会以为我除了eroero就一无是处了。让我来告诉你们,这是大错特错的!
本文前半是关于耐药性起源的老生常谈,后半则重点介绍一种较有希望的新颖疗法。原本是这么计划的,想了想还是痛快地拆成两篇吧XDDD

———————————————开门见山的分隔线————————————————

 

        众所周知,抗生素曾经是对付细菌感染的利器,但细菌耐药性现已成为世界性的医疗难题。其中,以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抗万古霉素肠球菌(VRE)、多重抗药性结核杆菌(MDR-TB)为首的“超级细菌”更是人人谈而色变。这些“超级细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耐受大多数的抗生素,以至于一旦感染就很难清除。

        那么,这些细菌是怎么获得耐药性的?
        第一个来源是基因突变。细菌的突变概率比动植物细胞要高出许多,并且分裂周期很短,这意味着它们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变异体,这当中可能有极少数的个体拥有耐药性,比如:把抗生素“挡在门外”,把摄入的抗生素迅速排出,分解摄入的抗生素,等等。只要某一个体获得了耐药性,那么它的所有后代都将得到遗传。

 

        然而,第二种来源更重要,它就是基因平行转移。除了直接遗传,不同的细菌个体间还可以互相传递遗传信息,即使亲缘关系不那么近。基因平行转移大致上有三种途径:
1.死亡的细菌释放的DNA被路过的细菌摄取并据为己有      嗯,你们还真不挑食www

2.由噬菌体(病毒)传播遗传信息    想象一下一只蚊子咬了你一口,然后大量的孑孓在你的体内繁殖……突然!你的身体整个爆开,无数的小蚊子各散东西扑向下一个寄主!可能有那么几只小蚊子沾到了你的血肉,于是你的遗传信息就被注入到下一个寄主身上了……

这就是细菌们经常经历的东西。啊,真是讨厌的想象 >_____<

 

3.通过接合来传播    这是果果果最喜欢的一种方式。一般而言,根据是否拥有某些名叫质粒的特殊遗传物质,我们可以把细菌分为有接合能力和无接合能力的(姑且称为“带把的”和“不带把的”吧)。然后,只要一个细菌带把儿,它就可以跟很多的细菌(无论带不带把儿)接合了。在愉快的啪啪啪后,它的部分遗传物质就会被复制到另一个细菌身上。然而这还没完,啪啪啪过后,原本不带把的细菌也会变成带把的 (细菌:颤抖吧,人类!!),然后继续去寻找下一个对象了。
                                                                     (配图仅供参考,家庭观众请勿模仿)

试想一下,如果每对男生和女生啪啪啪过后,妹子都会变成汉子,长此以往地球将变得多可怕啊>___<  万幸的是,细菌们没有性别之分(这种接合也不是传宗接代的必要步骤),当然也不会忌讳“搞基”了。

 

    然而,纵使细菌们有千百种方法获得耐药性,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在自然条件下能拥有耐药性的细菌始终是凤毛麟角。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耐药性细菌一点也不稀罕,这是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耐药性泛滥的罪魁祸首是滥用抗生素。在自然条件下,天生拥有耐药性的细菌固然是凤毛麟角。但在抗生素泛滥的时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随手举个例子:

    鲍伯是一个人数逾万的大家族的普通成员,在数之不尽的兄弟姐妹面前,他自然人微言轻。然而,如果突然闹瘟疫,其他家伙都病死了,只有抵抗力很强的他和少数几个人活下来,那么他和他的后代就会成为整个家族的中流砥柱。极端点说,如果其他人都病死了,那么将来整个家族的人都会是他的后代,都遗传了他的高抵抗力。

 

        把例子里的人替换成细菌,瘟疫替换成抗生素,就是耐药性泛滥的真相。换言之,不是说抗生素的使用促使细菌变异和进化,应该说:耐药性是客观存在的个体特征,而充满抗生素的环境杀死了不具备耐药性的个体,使得拥有耐药性的个体在整个族群里的比例大大提高。如果我们使用抗生素时谨慎一点,耐药性本来不应传播得如此迅速。但不幸的是,曾经有段时间,西医们相信抗生素是万灵药,一旦遇到感染就使劲使劲的用。更不幸的是即使到了现在,有些医生为了图方便还是会滥用抗生素。长远来看,这对群体是不利的。
 

        然而,在责怪医生之前,患者也要意识到自己并非毫无责任。扪心自问,你是否曾怀疑医生为了回扣而开了过量的药,又是否常常吃了一半的药、觉得好得差不多就擅自停药?实际上,这种做法反而使情况恶化。耐药性通常是相对而非绝对的,如果药的用量够足,能把一些刚发展出耐药性的细菌也一并干掉。相反,半吊子地用药,不仅可能让耐药性细菌苟延残喘,也会延长病期、造成隐患。所以在使用抗生素时,要么不用,用就要用足,不然病没治好,还可能促成“超级细菌”的诞生。

 

 

        目前而言,现代医学未能提供对付耐药性细菌感染的泛用方法,现在只能采取平时避免滥用抗生素的权宜之计。西医们刻意“雪藏”了包括万古霉素在内的少量几种抗生素,使得细菌普遍缺乏对它们的抗性,以此作为抗感染的杀手锏。然而,随着抗万古霉素肠球菌的出现,人类的这道最后防线素也朝不保夕。而更深刻的问题是,从20世纪中期到现在,新抗生素的研制周期越来越长,但它们的效果却越来越差。比方说,在60年代时,科学家一两年就能研发出一种新抗生素,而21世纪初却需要近十年。不仅如此,人们斥巨资研发出新的抗生素,却发现它们的疗效不大显著,并且耐药性也迅速出现。据闻,美国的各大制药公司都已经停止研发新的抗生素,放弃了这项人人都曾认为前途无量的事业。

        在这些怎么也打不死的小生物面前,人类狠狠地吃了个大败仗。失去了抗生素这把尚方宝剑,西医将何去何从?下一期,我们将探讨对付超级细菌的新武器————

???:也该是我,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6 thoughts to “果果果的健康小讲座(一)——浅谈细菌耐药性(附用药小贴士)”

    1. 实、实用是指哪一方面啦 (掩面
      十次元立方体还是等找到确定稳定的图床再说吧,再重传可吃不消 (再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