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王道之路与创生之歌——《Tears to Tiara 花冠之大地》通关感想(部分流水帐核心剧透)

提亚拉之泪(Tears to Tiara、ティアーズ·トゥ·ティアラ)是日本株式会社アクアプラス公司旗下成人向游戏品牌Leaf于2005年4月28日发售的成人向游戏,后来在2008年的时候,财大气粗的叶子将其重制并移植至三公主平台上,后来又将这个重制版移植到了PSP上,这次我通关的就是PSP版。以下就是我的一点粗浅的心得和吐槽。

下面会包含核心剧情的剧透,请自行决定是否要继续阅读。

画面:

由甘露树担当的重制版人设比原版好了实在是太多太多,这方面我觉得根本就不需要用语言来描述……看到这差别恐怕各位的心情一定也是这样的:

 

音乐:

TTT的音乐可谓是亮点诸多,印象比较深的曲子有很多,比如“Ballad”、“超えてゆく者”和“初源の歌”等。“Ballad”这首快节奏的战斗曲有很明显的异域拉丁风格,与故事主角众的边境蛮族的形象十分合拍;“超えてゆく者”则是悲壮苍凉的进行曲式,沉重的鼓点就仿佛故事中不合理的规则的重压,而在这压抑悲壮的曲调中又蕴含着反抗的力量和希望;“初源の歌”作为全篇点睛之笔的回忆情节——米尔丁创世的BGM,则采用了如圣歌一般的咏唱,神圣庄严的曲调让人不由得对米尔丁等人牺牲和创世的奇迹心生感慨。总之,无论是悲伤时的娓娓道来,日常时的轻松搞笑,还是战斗时的热血喷张,音乐部分都表现得很好。

战斗:

TTT的战斗设计感觉要比传颂之物简单了许多,虽然增加了属性时序的因素,但是必杀技却不需要像传颂之物那样需要蛋疼地通过连续按键来发动,转而只是作为单纯的连击来出现,而连击的次数需要通过战斗提高连击槽值来决定。TTT的敌人普遍杀伤力都很高,特别是后期一些会AOE的法师和怪物,法术的面杀伤简直高得吓人,这就需要想办法算准步数,把敌人引诱至己方火力范围内来解决,而不能一拥而上。

剧情:

一提到叶子的SRPG游戏,不能不令人想起大名鼎鼎的《传颂之物》,并不由自主地与TTT进行比较。的确,TTT无论是故事设定还是战斗、日常、回忆交替伏笔的叙事风格都与传颂之物非常的相象,不过,不同点在于如果说《传颂之物》是一个“毁灭的故事”,那么TTT则是一首“创生的赞歌”。

故事的发端于一个叫做艾灵岛的地方,这个地方生活着一群名为盖尔族的蛮族部落。为了将传说中的魔王复活为自己所利用,统治这个地方的神圣帝国的地方官将拥有古时精灵王血缘的盖尔族的圣女——盖尔族战士长阿尔萨鲁的妹妹莉安陇拐走,打算作为活祭品。阴错阳差的是,魔王的醒来乃是自己的意志而并非是地方官献祭的结果,而且还在危难关头救下了被控制的莉安陇。同时,得知妹妹被拐走的消息,妹控大哥阿尔萨鲁暴走之下率领全体盖尔族人烧毁了农田和村庄,破釜沉舟,发誓与神圣帝国决一死战(汗……说实话,这个战争的由头比传颂之物那种儿戏战争还要来得无厘头,果然妹控的力量是无敌的么……望向作者列表中的某只一 一)。而苏醒的魔王阿隆,也阴错阳差的成为了盖尔族的族长,还成为了阿尔萨鲁的天降妹夫,带领众人开始了蹩脚魔王的王道之路。

TTT的故事叙述仍然是“战斗+日常”模式,不过只要你不是练级狂的话,剧情要比传颂之物推进得快得多。日常剧情也充满了魔王和他那庞大的天降系后宫的欢乐(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吐槽……看过魔王“被”收后宫的剧情,我才感觉以前的“倒贴”简直是弱爆了……)。到剧情后半,主角众人将帝国势力赶出阿瓦隆所在的阿鲁比昂岛后,剧情急转直下,出现了更为棘手的敌人,并且将精力转而开始集中于对魔王的过去以及世界观真相的描述。平心而论,这个转折还是稍显突兀的,使得神圣帝国瞬间成为了一个炮灰,显得剧情前后有些脱节。不过魔王的回忆却的的确确是本作最核心的部分,也使得整个世界观豁然开朗。

魔王的回忆解答了开篇动画某两人插剑于地面的伏笔,也阐述了开篇所说“十二纯白精灵”,“灭亡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的真相和由来。魔王阿隆的真身不但不是黑暗邪恶的“魔王”,反而是居于这个世界顶点的,决定世界规则秩序的“纯白精灵”之一。阿隆的真名是露奇菲尔,他的诞生破坏了本应平衡完美的十二纯白精灵体系而被其他纯白精灵所鄙夷,只有其中善良持重的米尔丁将其收留,并作为其义子。十二精灵管理着整个世界的秩序,是至高神瓦特斯的代理人,他们力求在世间能够创造出等同于天界一般完美的“纯白世界”。于是他们先后与多个种族接下契约,创造出来一个又一个文明。然而,无论是黄金时代的龙族,白银时代的巨人族还是青铜时代的妖精族,都未能达到他们作为造物主心中所畅想的理想境界,于是失望之余他们就无数次的将世界砍掉重练:降下一颗巨型陨石融化了龙族的黄金城,将巨人族的白银之国沉入海底,不断投下神之柱放出古拉塔比斯之力(这个可以看作类似放射性射线的东西)使得妖精族不断地衰弱并失去生育能力……至于后来铁器时代主导的人类,则从一开始就被判定为完全不够格的渣滓,被赋予极为残酷的试炼和命运:人类所居之地被设计为常年风雪交加的冰河时期,并被剥夺了取火和语言的权利。

这一切被十二精灵中慈悲的米尔丁看在眼里……

“我们所做的是正确的吗?”

“我们所追求的乐园是正确的吗?”

米尔丁不停地叩问自己,可是无论是其他的纯白精灵还是义子露奇菲尔都无法理解他对地面种族的袒护。终于某一天,米尔丁借受命将人类全部移送至阿瓦隆囚禁的机会带领露奇菲尔来到地面。在冰冷刺骨的岩洞中,已几乎找不到活人。

“最强壮的人在最外面,里面是女人,再里面是弱者和老人,最中心则是代表希望和未来的孩子……”米尔丁指着一团被冻僵的尸体说道,“他们懂得慈爱包容之心 ,他们是存在希望的种族。”

于是米尔丁不顾露奇菲尔的困惑和反对,挖出了尸团最中心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如普罗米修斯一般赐予了人类火的禁忌。

“很温暖吧?不要担心……冬天就要结束了,温暖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随即,米尔丁以生命为代价唱起了初源之歌,随即冰雪消融,春满大地……

其他的纯白精灵为米尔丁的行为所震怒,然而为了维持完美的十二精灵体系,他们不得不破格提拔露奇菲尔为正式的纯白精灵成员。露奇菲尔在成为自己朝思暮想的纯白精灵之后并没有多少兴奋,反而被米尔丁的行为所震动和困惑着,而当他再次来到地面来到米尔丁牺牲的地方时,终于体会到了“神的丑恶”:纯白精灵默许了米尔丁的改变,但是却剥夺了人类的感情,使之成为了只能终日吟诵赞美神之诗歌的木偶。

“我以真实之名露奇菲尔起誓…………”

“我将继承米尔丁的意志……开始与你们的战斗!”

终于,露奇菲尔下定决心与天界决裂,继承米尔丁的遗志来到了地面。露奇菲尔找到了小女孩,为她戴上了美丽的花环……

“这是身为纯白精灵的我,赠与你的最初与最后的礼物……”

“花很美吧,和你很相似……就叫做‘普利姆拉’好了……你的名字……”

和风夹卷着花瓣拂过,带走了枷锁和蒙昧……小女孩的眼中出现了光彩和灵性,重新找回了语言和感情。而作为代价,露奇菲尔遭受了天界纯白精灵的诅咒,成为了一袭黑衣的“魔王”。

此后露奇菲尔自名为“阿努文的阿隆”,将小女孩带在身边,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

直到有一天,他在阿鲁比昂遇到了负责管理囚禁人类的阿瓦隆城堡的妖精王普伊鲁。

“哈哈哈哈……这么多可笑!”

“阿瓦隆是把人类关押至死的牢房!是令人厌恶的绝灭收容所!……现在这世界连一丁点真实都没有!有的只是虚伪和伪善的死样的寂静!”

“不被希望就不可以活下去,这是错误的想法啊……我们活着的权利,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不管以后,还是永远。”

“不管天上的他人是怎样……唯有米尔丁……对活在地面上的你们,一直是爱着的呢……”

“呐,普伊鲁……你认为米尔丁,真的希望这样的世界吗?”

阿隆的一席话,让一直盲信于神明和精灵却又因为被纯白精灵所以抛弃而束手无策的妖精王倍感困惑和动摇。

“嗡嗡……嗡嗡……快点来……嗡嗡……嗡嗡……快点来……”

“……怎么……怎么可能……”

“人类……竟会说出祈祷以外的话……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人类的小孩会……说话……歌唱和……欢笑呢……”

人类小女孩追逐着蜜蜂和花朵,纯真的笑容和话语使得普伊鲁深深的震惊了……

“龙在飞舞……巨人在列队前进……妖精在歌唱……人类在欢笑……我不再追求乐园,我追求的是一个由不成器的人聚在一起,虽不出色但却过得去的世界。这就是阿努文……”

“虽然还不存在,但总有一天会出现在这地面上……妖精王普伊鲁,你愿意与我一起去建立吗?阿努文……”

由此,妖精王和魔王成为了并肩作战的朋友,开始了漫长的反对天界精灵的战争。经过漫长的岁月和无数的牺牲,他们终于率领大军击败了天界,并将斩神之剑“堕天之翼”插于地面,化作了阻挡天界进攻的结界。而阿隆却因为伤重,不得不陷入了漫长的沉睡;妖精族也因为损耗过大,为了等待剩余古拉塔比斯之力的影响消失,不得不退入丛林和水中,由此妖精族的时代结束,人类的时代开启了。

而经过漫长的岁月,在阿尔萨鲁和莉安陇所在的时代,惊觉堕天之翼的结界即将失效而醒来的阿隆恰好遇到了普伊鲁的后代,于是魔王再次踏上征尘与妖精王的后代并肩作战。

短短的四五段回忆,不但剧情细腻感人,而且将阿隆的身世以及世界观完全交代了清楚。从最初的盲信,到后来的困惑和震动,到最后的幡然觉悟、毅然决裂与反抗,将阿隆这个表面上是有些玩世不恭的蹩脚魔王,内心却是老谋深算,睿智不屈的硬汉的形象瞬间塑造得极为立体和饱满。回忆部分配以优美的BGM“初源の歌”感染力极强,诸如人类小女孩的情节让人充分感到生命的可贵和尊严的不可践踏,每每令人感怀而泪下。不得不说,相比传颂之物,TTT的回忆部分更为细腻而且丰富,对人物的塑造对主题的深化与升华也显得不是那么突然。

在最后,我特别想谈一谈的就是贯穿这部作品始终的一个主题——“王道”。

阿隆在回答帝国军官的时候以及在对普伊鲁发出质问的时候不止一次地提到他的这个理想,那么王道究竟是指什么?《书·洪范》:“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史记·十二诸侯年表》:“ 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馀君,莫能用。” ,在中国古代思想特别是儒家哲学中,王道是指施仁政以仁义得天下的政治主张,与所谓的“霸道”相对立。“龙在飞舞……巨人在列队前进……妖精在歌唱……人类在欢笑……我追求的是一个由不成器的人聚在一起,虽不出色但却过得去的世界。”魔王所追求的王道,其实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所谓“和谐世界”的主张,不同文明与种族互相尊重,彼此平等相待,以德善达济天下,而最基本的则是追求生命的权利和尊严。拥有威严而不滥施刑罚,拥有力量而不滥用武力,追求“以德服人”,在精神上和哲学上彻底战胜对手,这就是所谓的王道……说到这里,我真的不得不狠狠地吐槽一下,现今某写自恃武力超群,国力超强,化力量为武力,滥用武力为暴力,肆意漠视和践踏其他文明的多样性,在“霸道”上渐行渐远的世界警察们。

在作品中,有趣和值得回味的是,面对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后扑到在自己身前恳求帮助和指引的妖精王普伊鲁,阿隆却淡淡地说道:

“普伊鲁……这样是不行的,这只是在重复过去的错误道路……就算把我高举为神,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站起来,和我面对面。你只要用自己的腿站着就明白了。用双脚站着大地,感觉这世界的美好,抬头看着周围,然后想起来你也是这美好世界的一部分。你们还活着!”

“所以,绝不要绝望,别依靠任何人。你们的尊严与荣誉将一直与你们同在,你们并不是谁的奴隶。”

“只要双腿还站立着,只要还能思考和下决定……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个世界的王!而阿隆这名字,就是那国家人民的名字!”

事实上,阿隆带领盖尔族众人奋战的过程同样也是不断地对可造之材阿尔萨鲁进行摔打磨练的过程,使之从一个只会依靠蛮力和肾上腺素解决问题的莽汉,成为了一个沉着勇敢敢于负责的“小王”。而这也是本作故事的另一条重要的主线。

如何通向“王道”?作者的答案很明确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和皇帝。”既不要沉醉于武力和暴力,也不要盲从于救世主和神明,要想通往王道,不但要有领袖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自身的努力与担当。

 

最后,文章结束之余对汉化组廖表敬意……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2 thoughts to “王道之路与创生之歌——《Tears to Tiara 花冠之大地》通关感想(部分流水帐核心剧透)”

  1. 很久很久以前曾经玩过PC版,那游戏难度简单的连我都打得过,现在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商店买到一个奇怪的道具然后突如其来的18X,以及某个场景那一地的骷髅头
    还有始终觉得阿尔萨鲁是个白痴,尤其是在魔王的反衬下更像一个白痴
    嘛,魔王的理念那么一个理想化的Utopia搬到现实世界怎么想怎么不对吧…
    呃,推荐你去看那毁人不偿命的动画版…

    1. PC版没有玩过,重制版的剧情据说比原来增加了不少?
      这游戏的宗旨显然是一切围绕魔王为中心啊,否则怎么会隔三岔五就天降一个后宫……说到这里,TTT对其他角色的刻画也确实着墨不多。不过,魔王的理念倒真的非常合我的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