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C]卫城之魅——容器和内在 第七节:鲜血的结末

时隔将近一年久违的更新。

其实这团早在去年7月份就完结了,没更新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我懒而已。

嗯,实际上,这个结尾我还是很满意的,虽然雨涛和司徒两位PC的表现从通关角度不是很好,但是从扮演上倒是基情满满,面对妹子也超级凶恶,很好很好。

上面的图显然取自N+的某游戏,虽然凌凛的形象也不是那样,不过这图倒是很好的表现了雨涛那夺命一刀。

OK,争取结婚前完成跑团第四章。

————————————————————————————————–

守密人 22:55:19
夜已过半,司徒非在旅馆的走廊里,雨涛在咖啡店的厕所里。
你们都想不到下面怎么办,并且灵感也已经枯竭了。

雨涛 22:55:58
发条短信让司徒回来  

司徒非 22:56:25
/去房间里找个玻璃杯之类的。

雨涛 22:56:37
(另外现在灵感系统怎么说?  

守密人 22:56:55
旅馆的房间里轻易拿到了玻璃杯。

守密人 22:57:36
(你们可以谨慎使用。。但是别你妹的啥都灵感啊。

司徒非 22:57:46
/然后把玻璃杯罩在墙上,把耳朵贴到杯底,看能不能听到隔壁的声音。

守密人 22:57:59
无法听到。

雨涛 22:58:01
(明白了…  

雨涛 22:58:12
观察光有无变化  

守密人 22:58:40
光一直如常,大概里面有稳定的光源吧。

司徒非 22:59:16
/回忆一下,咖啡厅三楼是否有通往上一层或者天台的路。

守密人 22:59:37
至少你记忆里没有直通的路。

雨涛 23:00:15
回忆下刚刚观察外墙的时候有没有通路?  

司徒非 23:00:45
/试着在房间里寻找矿泉水或者罐装饮料,有的话拿两人份放进背包。
然后走到酒店三楼对应的位置,看看那里有什么。

雨涛  23:00:15
回忆下刚刚观察外墙的时候有没有通路?
这个是什么意思。,苹果的酒店三楼对应也是。。不是一直在对应位置除了壁纸啥都没有么。

司徒非 23:02:12
(记错楼层了orzzzzz  这么说二楼三楼都看过了?

雨涛 23:02:37
是旅馆或者咖啡馆外墙有没有通路通到楼顶的意思  

守密人 23:03:53
两边都是的。也没有通路

司徒非 23:05:23
/回忆在大堂看过的酒店平面图。是否能在四五楼的什么地方观察到咖啡馆的屋顶?  

守密人 23:06:09
你上到四楼,可以从走廊的窗户里清晰的看到咖啡馆的屋顶,那是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的屋顶。

司徒非 23:06:59
/侦察。

守密人 23:08:13
Dice Roller
Roll 2D10
> 9
> 2
92>70 你的侦查一无所获。

司徒非 23:08:21
(那是什么类型的屋顶?有天台的那种,还是倾斜的?  

守密人 23:09:12
常见的平顶屋顶,上面什么都没有。因为太黑,所以看不清上去的入口在哪里,也许根本没有上去的入口。

司徒非 23:11:26
/灰溜溜地离开酒店。然后试着在酒店和咖啡馆邻接的地方观察,寻找可疑的地方。

守密人 23:12:32
酒店和咖啡馆的侧面共用一整面完整的砖墙。

司徒非 23:13:55
/没有入口之类?敲墙也没能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守密人 23:14:53
完整的砖墙自然没有入口,你敲了敲墙,除了手指有点疼之外,连声音都没有。
此时:2点25

雨涛 23:15:19
在厕所里由于长时间等待开始有点不舒服  

司徒非 23:15:21
/夹着尾巴回到咖啡馆。

守密人 23:16:15
当司徒非开始走上二楼,雨涛在厕所里踱步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走下楼梯的声音。

雨涛 23:17:05
无声进入厕所隔间,聆听  

司徒非 23:17:12
(我具体在什么位置?

守密人 23:17:24
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上。
 
守密人 23:17:58
Dice Roller
Roll 2D10
> 6
> 6
66>25
你进入了隔间,反而什么都听不到了。

司徒非 23:18:01
/躲到一楼看对方怎么行动。

雨涛 23:18:38
看看光有没有熄灭  

守密人 23:19:36
司徒非躲在了一楼,男厕所这边的光没有熄灭。
只听楼梯上的脚步声消失了。
 
司徒非 23:20:13
/竖起耳朵看能否听到别的响动。

守密人 23:21:01
好像脚步声上了二楼。

雨涛 23:21:43
躲藏模式on,拿出协差握着  

司徒非 23:21:51
/短信通知雨涛。

守密人 23:21:57
脚步声逼近厕所了。

雨涛 23:22:33
躲在厕所里一声不吭  

守密人 23:22:53
越来越近了。

司徒非 23:23:04
/还是不放心,决定走上二楼,在楼梯口的位置看看情况。

雨涛 23:23:22
还是不动  

守密人 23:23:37
蹑手蹑脚的走上二楼,只见一个黑影向厕所走去。

守密人 23:23:42
越来越近了。

司徒非 23:24:12
(那家伙居然不开灯?)
产生了强烈的疑问。

雨涛 23:24:19
躲在隔间的门后  

守密人 23:24:24
越来越近了。

守密人 23:25:28
吱呀一声,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不过是女厕所的门,司徒非看到黑影走了进去。

雨涛 23:26:13
聆听脚步声有没有接近  

司徒非 23:26:15
/注意不发出声音,缓缓接近女厕所。做好一旦发现对方开灯就马上逃跑的准备。

守密人 23:26:56
司徒非再次走到女厕所门口,但是没有任何的响动了。

司徒非 23:28:09
/拿电筒看看女厕所的情况。

雨涛 23:28:17
冒险把头伸出隔间张望  

司徒非 23:28:19
(但不进入)

守密人 23:28:28
男厕所里空无一人。

守密人 23:28:48
女厕所里一个隔间的门开着,除此之外没有人。
 
司徒非 23:29:14
/一边警惕,一边示意雨涛出来。

雨涛 23:29:15
[呼,这声音是进了女厕所么]松了口气  

雨涛 23:29:28
走到男厕所门口  

守密人 23:29:38
隔间里透出淡淡的光。

司徒非 23:30:00
/对比一下,跟男厕的光有什么分别。

守密人 23:30:28
相对亮了不少。

雨涛 23:30:57
见到一个黑影,辨认出来是司,点了下头  

司徒非 23:31:44
/借助手电筒的光,细细观察漏出光线的墙壁,看能否发现什么。

守密人 23:32:29
你要走到隔间门口么,现在这个角度看不到隔间内部。

司徒非 23:33:34
/如果没听到什么响动的话,蹑手蹑脚地走到隔间门口。

司徒非 23:33:51
/手上拿好小刀。

雨涛 23:34:14
在走在女厕所门前望风  

守密人 23:34:44
你走到隔间门口,墙壁上开着一扇门,不,正确的说是墙壁上的暗门并没有完全关上。还留着一道缝隙。光就是从那缝隙里露出来的。

司徒非 23:35:16
/观察缝隙的方位。

雨涛 23:35:40
发现没发生打斗后跟了过去  

守密人 23:36:01
一个胳膊的宽度。

司徒非 23:37:06
(我的意思是,观察缝隙的位置,推断暗门的位置和开法

守密人 23:37:42
暗门看起来是翻转式的。

雨涛 23:38:05
观察下有无锁  

守密人 23:38:45
没有锁。

司徒非 23:38:47
/微微地,微微地试着推了推,看能否推动。能的话,透过稍微扩大的缝隙看能否观察到门后。

守密人 23:40:04
推动并不是很难,你稍微用力,缝隙就扩大到一人宽,可以看到暗门后面是一条向下的楼梯,光线就是从楼梯边的小壁灯上发出的。

司徒非 23:40:55
/等待片刻,如果另一边没有响动,那就推门进去。
 
守密人 23:41:38
等待了1分钟,没有任何响动。

雨涛 23:41:47
要下去我走前面www  

司徒非 23:41:56
突然!

雨涛 23:42:07
[怎么能让非受伤呢嘿嘿嘿]  

司徒非 23:42:43
/突然改变主意,先试着在附近寻找能充当盾牌的物品,或什么能用来防御的东西。

守密人 23:42:48
楼梯上充满了潮湿的气息,要下么。

雨涛 23:43:02
等待下非   

守密人 23:43:18
周围看了看,貌似盾牌的东西大抵只要厕所隔间门了。但是还需要拆下来。

司徒非 23:43:58
/材质和大小?  

守密人 23:44:47
(没去过厕所么…

雨涛 23:44:56
(233  

司徒非 23:45:18
(有大小和材质之分啊

司徒非 23:46:33
/脑补了一下手持厕所隔间门充当盾牌的勇者形象,发现挫得无法想象,于是作罢。

司徒非 23:46:59
/让雨涛先下楼梯,自己拿出弓跟在后面,随时准备发射。

雨涛 23:47:49
仔细闻下超市的空气中有什么味道,然后下楼梯  

守密人 23:47:50
于是手执协差的足轻一名和手执十字弓的弩手一名开始走下楼梯。
走啊走。

守密人 23:48:05
潮湿和青苔的味道。

守密人 23:48:09
走啊走

司徒非 23:48:26
/不知为何想到了战国兰斯。哦,该死,希望对方没有忍者或者骑兵。

守密人 23:48:40
走啊走。

雨涛 23:48:54
(刚刚突然看成了足控  

守密人 23:49:33
终于,在向下走了大概四层楼的高度后,脚下的路变得平缓。一条通道出现在你们的面前,通道尽头是个拐角,那边亮着灯。

雨涛 23:50:12
[居然有这么长么……  

雨涛 23:51:18
走下楼梯靠近墙站着,探出头看下拐角处  

司徒非 23:51:41
/突然有不详的预感,保险起见向融融发出”融融,我爱你“的短信。

守密人 23:52:16
拐角后面有数间屋子,最靠近你们的这个门打开着,里面有人声传来。

雨涛 23:52:24
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唯一的感想就是“这里没信号的少年”  

雨涛 23:52:48
光线亮么  

司徒非 23:53:13
/竖起耳朵听声音。另外,回忆地面上对应着什么位置。

守密人 23:54:53
现在大概是咖啡店的正下方。即使不用刻意听,也能知道那房间里好像正在念什么祷文。

司徒非 23:55:24
/示意足轻先走。

雨涛 23:56:37
走到靠近门的地方贴墙站着往里面张望  

守密人 23:57:02

守密人 23:58:05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类似书架的东西,上面每层整整齐齐的躺着一个个裸体的男女。房间再深处被这些架子挡住了。

司徒非 23:58:45
/一边提防,一边判断这些男女的状态。

守密人 23:59:18
从门口看去,就好像博物馆的陈列品一样。

司徒非 23:59:23
/另外分辨他们是否大部分是学生模样。

雨涛 23:59:37
(裸体……  

司徒非 23:59:49
(我说年纪…

守密人 23:59:53
看起来都很年轻。所以,你也可以看到丰满的….

日期:2011-7-25

司徒非 0:01:49
/一瞬间想寻找下有没有萝莉的果体,但融融的脸突然浮现在脑海,心头马上涌出罪恶感,于是甩甩头抛开邪恶的想法。

守密人 0:02:23
显然,你面前就有一个看起来年纪只有十岁上下的女孩。

司徒非 0:02:26
/总之看看有没有路能通到深处。

司徒非 0:02:46
(我已经有融融了,混蛋!  

雨涛 0:03:16
摸摸口袋里的鸡尾酒进行确认  

守密人 0:03:25
绕过架子就可以走向房间深处。

司徒非 0:03:58
/于是绕过架子,没有明显危险的话走向深处。

雨涛 0:04:35
我走前面www  

雨涛 0:06:07
辨认少女的容貌  

司徒非 0:06:06
”不准动,举起双手“
以十字弓瞄准对方说。

司徒非 0:06:38
/不知为何,最近看过的同人小说剧情在脑海里浮现。印象中,主角喊出这句台词的下一瞬间……  

守密人 0:06:42
不认识的少女。

雨涛 0:06:44
举起协差做出防御姿势  

守密人 0:07:26
男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司徒非的警告声,依旧在自顾自的念着咒文。

司徒非 0:08:04
(十字弓射完一箭后需要装填么?  

守密人 0:08:56
(又不是诸葛连弩

司徒非 0:10:08
/见对方没有反应,瞄准其大腿射了一箭。

雨涛 0:11:29
非装填中我来掩护!  

守密人 0:13:09
Dice Roller
Roll 2D10
> 4
> 3
43<75

Roll 1D6
> 6
嚓,弓箭准确的射进了男人的大腿,力道之大甚至都从另外一边穿出了箭头,血液迅速的流出,但是男人只是摇晃了一下,咒文依旧没有停止。

雨涛 0:14:12
看到这个场景顿时有些发愣  

司徒非 0:14:28
”雨涛,先把她搬出去!“
 
雨涛 0:15:14
冲到魔法阵边尽量不接触魔法阵地把少女移出  

司徒非 0:15:31
/见攻击达不到效果,开始觉得让对方念完咒文的话会有可怕的事发生。

守密人 0:15:43
在雨涛还没冲进去的时候。
“你们……”
正在此时,你们的身后传来少女的一声低呼,以及一股寒气。

司徒非 0:16:04
/迅速往回望。

雨涛 0:16:27
回头张望  

守密人 0:18:03
带着寒光的剑刃直冲比较靠近门口的司徒非。
Dice Roller
Roll 2D10
> 8
> 5
85>80
日本刀从司徒非的脸颊旁划过,割下了司徒非的一缕头发。
你们看到身穿女仆装的凌凛正怒气冲冲的向你们发起进攻。

雨涛 0:18:56
“非,当心!”抽出协差把非推到一边  

司徒非 0:19:32
/堪堪躲过攻击,事到如今顾不上怜香惜玉,马上向她投掷小刀。

守密人 0:21:15
Dice Roller
Roll 2D10
> 6
> 1
61<75
司徒非的小刀精准的飞向凌凛。

Dice Roller
Roll 2D10
> 2
> 3
23<80
然而凌凛灵巧的躲开了,并且借机向司徒非进攻。

“你们竟敢伤到哥哥。”

司徒非 0:22:04
/尽可能躲避。

雨涛 0:22:19
挡在非和凌凛的路线之间格挡  

司徒非 0:23:20
/见雨涛挡在面前,于是马上跑到少女身旁。

守密人 0:27:15
Dice Roller
Roll 2D10
> 7
> 2
72<80
凌凛的剑锋直指司徒非。

Dice Roller
Roll 2D10
> 8
> 10
80>50
雨涛招架失败。

Dice Roller
Roll 2D10
> 8
> 2
82>75
司徒非闪躲失败。

Dice Roller
Roll 1D10
> 1
日本刀擦过司徒非的胳膊,幸好只是浅浅一到口子。
司徒非血量-1。跑动命令取消。

守密人 0:28:55
凌凛再次进攻,顺势日本刀向着司徒非横扫。

雨涛 0:29:34
再次试图格挡凌凛对非的进攻  

司徒非 0:29:43
/再闪。

守密人 0:30:49
Dice Roller
Roll 2D10
> 4
> 5
45<80
凌凛的刀锋向司徒非的侧肋扫去。

Dice Roller
Roll 2D10
> 9
> 8
98>50
雨涛格挡失败。

Dice Roller
Roll 2D10
> 7
> 5
75=75
司徒非恰好闪开,不过衣服被划了个大口子。
到你们回合。

司徒非 0:31:56
/往后跳一步,向其投掷鸡尾酒。 (一回合能扔两发?)

守密人 0:32:32
(一发,向妹子投掷这种东西。。还能更狠毒一点么。

守密人 0:32:36
雨涛?

雨涛 0:32:53
用协差进攻一次  

雨涛 0:33:02
我先  

司徒非 0:33:28
(难道拿刀子捅死就很仁义么)

司徒非 0:34:13
/预判她躲避的方向,算好位置再扔。

守密人 0:35:38
Dice Roller
Roll 2D10
> 4
> 2
42<50
雨涛的协差瞄准了凌凛未收回的手臂。

Dice Roller
Roll 2D10
> 8
> 5
85>80
凌凛来不及闪避,手臂被击中。

Roll 1D4
> 4+2=6
协差从凌凛的右臂肘弯处切入,几乎切断了整个小臂。

司徒非 0:36:06
(我能取消攻击么?

守密人 0:36:14
不能。

守密人 0:37:24
Dice Roller
Roll 2D10
> 6
> 3
63<75
同时司徒非的鸡尾酒也向凌凛飞了过去。

Dice Roller
Roll 2D10
> 2
> 5
25<80
尽管右臂已经报废,但是凌凛还是一个滑步躲开了鸡尾酒,并且不退反进,左手持刀直接强攻司徒非的胸部。

司徒非 0:37:47
/躲避。

守密人 0:38:00
鸡尾酒在凌凛的身后炸开,火焰在门口熊熊燃烧。

雨涛 0:38:16
再次站在路线上进行格挡  

守密人 0:39:40
Dice Roller
Roll 2D10
> 6
> 9
69<80

Dice Roller
Roll 2D10
> 5
> 8
58>50
雨涛没有挡住凌凛的进攻。

Dice Roller
Roll 2D10
> 4
> 5
45<75
司徒非轻易的闪开重伤的凌凛的进攻。

守密人 0:40:03
然则凌凛顺势再次挥刀,虽然她的整个右臂已经被血液染成了红色。

司徒非 0:40:20
(你妹的,重伤加左手用刀,判定线依然高达80么  

司徒非 0:41:04
/迅速装填十字弓并尽快反击。拜托雨涛格挡。

雨涛 0:41:11
“怎么能让你伤到非!”  

雨涛 0:41:24
再次格挡  

守密人 0:42:26
Dice Roller
Roll 2D10
> 6
> 1
61<80
太刀直向司徒非戳去。

Dice Roller
Roll 2D10
> 3
> 2
32<50
雨涛举起协差挡住。

Dice Roller
Roll 1D10
> 6
协差受到了6点伤害。
到你们会合。

司徒非 0:43:01
/咒文依然在继续?  

守密人 0:43:19
男人依旧在持续咒文。

司徒非 0:43:21
/装填十字弓,瞄准射击。

守密人 0:43:36
谁?

司徒非 0:43:52
/凌凛。

守密人 0:43:57
雨涛?

雨涛 0:44:00
/再次用协差进攻凌凛  

守密人 0:44:28
Dice Roller
Roll 2D10
> 7
> 1
71>50
雨涛的协差攻击落了空。

守密人 0:45:31
Dice Roller
Roll 2D10
> 1
> 5
15<75
十字弓直取凌凛右眼。

Dice Roller
Roll 2D10
> 5
> 8
58<80
然而理所当然的被闪开了。凌凛改变了目标,顺势进攻雨涛。

雨涛 0:45:53
闪避  

守密人 0:46:16
Dice Roller
Roll 2D10
> 8
> 9
89>80
然而凌凛的太刀劈在了一边的墙壁上。

司徒非 0:46:34
/有卡住么?  

守密人 0:46:46
凌凛再次挥刀,目标雨涛。看得出,这位少女虽然已经快气力耗尽,但是还在支撑着。

雨涛 0:47:00
再次闪避  

雨涛 0:47:19
尽量让少女远离非  

司徒非 0:47:30
/冲去把少女拉出法阵。

守密人 0:50:17
见司徒非冲向法阵,凌凛直接太刀脱手,冲向跑向法阵的司徒非并且意图擒抱。
Dice Roller
Roll 2D10
> 9
> 1
91<25
当然,因为失血过多,凌凛没有抓住司徒非,而是绊倒在一边的地上。
司徒非试图冲进法阵拉起地上的裸体少女,但是一靠近法阵的边缘,就被力场弹了出来。

守密人 0:51:26
你们回合。

司徒非 0:51:50
/男人的状况是? 神情和反应如何?

雨涛 0:52:03
协差从背后进攻男人心脏部位  

司徒非 0:52:44
(小心凌凛跟你拼命…

雨涛 0:53:34
(伤了非我还没和她拼命呢  

司徒非 0:55:27
(DM?男人的情况呢? 你不说我也没法决定行动啊

守密人 0:56:10
Dice Roller
Roll 2D10
> 1
> 9
雨涛的一剑,凶猛的向男人后心插去。
突然,地上的凌凛跳了起来,用身体封住你的剑路。

Dice Roller
Roll 1D4
> 3+2=5
嚓,协差没入凌凛的胸膛,你握住剑柄的手,甚至触碰到了那娇小而柔软的胸部。
小小的剑尖,从凌凛的后心穿了出来。
血,染红了你的双手。
 
守密人 0:56:56
与此同时,咒文终于停止,大腿上同样血流如注的男子也转过身来。
“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么。”

司徒非 0:57:48
”这是我们的台词。“
/注意男子的神情,时刻提防对方攻击。

守密人 0:57:55
他右手驱动一团光亮,迎着你们走来,试图止住凌凛背后的血,可是好像伤的太重于事无补。

雨涛 0:58:24
“切”把刀抽出  

司徒非 0:58:43
(你还拔

雨涛 0:59:10
(你忘了她攻击你几次了么  

雨涛 0:59:43
(伤害我基友的人一律不能原谅!  

守密人 1:00:03
随着你刀的抽出,血从凌凛的胸前喷了出来。
男人连看都没看你们,抱住凌凛软软的身体,试图治疗。
这时你们认出了,这男人就应该是咖啡店的店长。

司徒非 1:00:24
/趁这个空当,赶紧装填十字弓。

雨涛 1:00:37
(什么意思?什么叫就应该是?  

守密人 1:01:17
男人十分憔悴,你们不敢肯定就是店长。

司徒非 1:02:09
/再次试图从魔法阵拉出少女。

守密人 1:02:50
这次司徒非轻易的走进魔法阵。地上的少女呼吸均匀,正熟睡着。

雨涛 1:02:51
刀尖探向店长,“为什么要这么做”质问  

司徒非 1:03:49
/把她拉离魔法阵外,重新把她放下。

守密人 1:04:04
“我做了什么?”
店长反问。
“还有那边那个家伙,如果你不想让那女孩生来的第一眼就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最好别叫醒她。”

司徒非 1:04:26
”生来?你们在干什么?“

雨涛 1:05:16
观察凌凛的治疗情况  

守密人 1:05:20
“你眼瞎么,我在救人。”
店长显得更加憔悴,但是他手上的光芒好像无法止住凌凛的血液。

司徒非 1:09:13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一语不发地站着。

雨涛 1:09:19
“我是在问那个少女的事情”眼睛一瞥  

守密人 1:10:37
店长用厌烦的口气说着。
我只是抽取店里顾客的一些情绪碎片,然后给这些人偶赋予生命。

司徒非 1:11:12
”人偶?“

守密人 1:12:34
店长没有回答。

雨涛 1:13:03
“去调查下”对着非点头到  

雨涛 1:13:14
观察店长的伤势  

守密人 1:13:38
大腿上的血已经不流了,但是箭还在上面。

雨涛 1:15:23
掏出手机打给钱涩电话  

司徒非 1:15:32
/反思了一下整个过程,这次行动也许是轻率了点。

守密人 1:15:42
没有人接。

司徒非 1:15:43
(店长在干什么?

守密人 1:16:48
与此同时,店长那边的治疗终于以失败告终。凌凛的血染红了整个屋子的地面。店长一言不发的抱起凌凛的尸体。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司徒非 1:18:07
“………………对不起”
/低垂着头,艰难地挤出这么一句话。

守密人 1:19:00
“你们是什么人?入室抢劫?”

雨涛 1:20:08
“我们是接受委托来调查这次事件的”  

司徒非 1:20:48
/确认架子上的男女是否拥有生命。

守密人 1:21:56
架子上的男女摸起来还有弹性,但都是凉凉的,显然并不是活着的。

守密人 1:22:06
“用十字弓和刀来调查么。”

雨涛 1:22:24
“这工作经常有危险性”  

雨涛 1:23:09
“上一次我就被一个疯子袭击差点就死了,至今手上还有伤痕”  

司徒非 1:23:18
”我们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件,当时的对手是个毫无理智的屠夫,所以……“
叹了口气,继续道:”当初警告的时候,要是你给出一点反应,也许事情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守密人 1:23:32
“哼,大概你戳死我妹妹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

守密人 1:24:02
“如果施法中断的话,灵魂和身体的结合就会完全错位。”

雨涛 1:24:21
“涉及黑魔法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事”  

司徒非 1:24:30
”然后会怎样?“

守密人 1:26:42
“大概你不会想知道的。如果说我这里是黑魔法也好,我所希望的,只是为这孩子造出一群朋友和一个她所喜欢的世界而已。”

雨涛 1:27:27
回想起了上午在店长房间里看到的玩偶  

雨涛 1:28:42
“你一共做出了多少个这样的玩偶……”不由得心惊  

司徒非 1:28:58
”……就算重要的妹妹面临危险,你也不能罢手么?“
/如果不这样强调对方也有过错,自己大概没法面对这次亲手酿成的结果。

守密人 1:29:04
“这孩子从小就不受人待见,直到我把她从亲戚家接来。可是朋友什么的,大概学校里也不会有人喜欢和一个多少有些神经质的女孩交往吧。于是我就为她开了这家咖啡店,不是为了盈利,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容身之所。”
店长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守密人 1:31:11
“所有的店员。
不是我不罢手,而是施法过程中我的五感是全部封闭的,虽然有意识,但是因为之前出现过施法打断的事故,所以我改进了咒文,强制自己不能动弹。算了,和你们说这些有啥用呢。你们走吧,让我一个人和凌凛安静的呆一会。”

守密人 1:32:59
“滚!”

雨涛 1:33:38
于是走到架子后面店长看不到的地方  

司徒非 1:33:41
/张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也许让他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

守密人 1:34:59
“滚出我的店。”
店长抱着凌凛走到门口。要把你们哄出去。

雨涛 1:35:37
拉着非走了出去  

司徒非 1:35:46
/连头也不敢回,几乎是夹着尾巴地离去。
对于这么一个伤心人,往后的自己能做出什么补偿吗?  

守密人 1:36:32
你们跑上了楼梯,跑出了咖啡店的大门,站在了街上。

雨涛 1:36:53
看看时间  

守密人 1:37:55
4:00

司徒非 1:38:30
/想象了一下如果融融在眼前死去,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如此一想,就觉得非常对不起店长。

雨涛 1:38:46
回想起了高三的上官融事件……这次的完全不一样啊……贯穿凌凛胸膛的手感让自己烦躁不已  

司徒非 1:39:07
/突然想到刚刚的短信,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掏出手机,看有没有回复。

守密人 1:39:33
“嘿嘿,我也爱你。”
上官融的短信在此时显得非常寂寞。

雨涛 1:40:39
忍受不了了,找辆出租车去钱涩那边  

司徒非 1:40:43
“……………………………………”
/什么也没说,只是像抓到救命稻草般用双手攥紧手机,缩着身子踏上了归程。

雨涛 1:41:22
“你守在这边,我去找钱涩”干涩地对非说  

守密人 1:42:44
这个时间你们知道钱涩那里肯定没有人。

雨涛 1:43:31
检查下身上着装有无不妥之处,还是过去  

司徒非 1:44:13
/没有心情理会雨涛。
头脑发热。心跳不已。呼吸困难。身体冰凉。步履艰难。
就算这样也依然咬紧牙关往前走着,而怀里的手机变成现在唯一的动力来源。

守密人 1:45:46
(于是?

雨涛 1:45:51
“喂!”大声对非喊道  

司徒非 1:46:06
/往回看了一眼。

司徒非 1:47:17
“后续工作什么的,天亮了去找钱涩就好。现在我没心情说话。”

雨涛 1:47:52
“给我留下来看着”尽全力让非留下来  

司徒非 1:48:40
“我,不,干。要找的话我去找,你留下”
 
司徒非 1:50:48
/现在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留在这里的提议,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如此陌生。不过也可能是自己变多愁善感了吧——有点自嘲地想。

雨涛 1:51:05
望向已经有些发白的天空,“好吧”  

司徒非 1:51:49
/总之就这样。雨涛留守,我设法找钱涩报告,直到找到或者体力不支为止。

雨涛 1:51:57
“我就留在这里了”  

雨涛 1:53:13
于是脱下沾有凌凛血污的衣服坐在对面店的门洞里  

守密人 1:53:20
于是,司徒非前去寻找钱涩,而雨涛留守在门洞里。

守密人 1:53:59
(没异议的话放片尾动画了。

司徒非 1:54:16
(同意  

雨涛 1:54:22
稍等  

雨涛 1:55:49
看到非的身影渐行渐远……又望着这咖啡店的门口,压抑的眼泪终于不断的掉了下来  

雨涛 1:55:54
(OK  

守密人 1:57:25
清晨7点,司徒非见到了满脸倦容的钱涩。
随后,帝都的独角兽部队清扫组赶到了现场,雨涛则被召回到钱涩那里。
然而,清扫组发来的报告却是店长和地下的那些人体都像烟一样蒸发不见了。只有满地的血迹说明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切。
钱涩听了汇报后钱涩紧皱眉头一言不发,许久,扔给了已经非常疲惫的你们一份地图和两张车票。
“去支援吧。”
简短的命令,那张地图上写着“千里镇”。
在离开帝都前,你们特意路过了一下美杜莎咖啡店,结果发现咖啡店门口立着停业的牌子,大门上已经贴上了封条。一些学生在路过这里的时候露出困惑的表情,窃窃私语着。曾经热闹的咖啡店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你们想起一天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微笑着的女仆,以及血泊里的凌凛。突然感到有些寂寞、无力和说不出的压抑。
然而,生活还在继续。

卫城之魅——第一章 容器与内在

——–完———-

浅色回忆

活在理想中的实用主义者、最扭曲的正派人、矛盾集合体的活标本。秉承爱情原教旨主义,在冬夜常常抬头仰望南天上的猎户座,妄想着有一天可以在某本书的扉页写上“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以及那些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的朋友们。”

One thought to “[COC]卫城之魅——容器和内在 第七节:鲜血的结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