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十次元立方体サイファー剧透(一) 迷雾重重的五角形别墅

 

——————————————————关于本作——————————————————
这是Abelsoft在04年推出的作品。尽管该公司推出的《不確定世界の探偵紳士》《不可逆世界の探偵紳士》都是经典的本格推理ADV,但本作却比较偏向悬疑游戏,玩家要做的只有冒险和解暗号,而无需做出推理。

 

——————————————————关于设定——————————————————
故事发生在一座带着昭和时代气息的五角形建筑——月光馆。五位青年男女前来参加某大型制药企业举办的临床实验,而实验的目的,据说是考察人类长期在太空生活的状态,因此众参加者将在一周的时间里与世隔绝并且不见天日。
实验参加者必须遵守四项规则:
1.不能离开房子的外墙。
2.日间睡眠,夜间活动。
3.每个人要佩戴脑波探测器,以监视身体情况。
4.第四条规则因人而异,比如男主角的4th rule是“每天必须尽可能详细地写日记” ;共通点是都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将被逐出本次实验。

 

http://www.filefactory.com/file/2zx8w5obghy9/n/03_000020.mp3

除了参加者以外,月光馆里还住着宿舍管理人,记者,主管实验的女医生和护士。就在这么一个仅有九人的封闭建筑中,却出现了目睹幽灵、失踪、刺杀等诡异事件。究竟事件的真相为何?就让我们的跟着19岁的变态业余侦探不二城拓斗,一步一步接近谜团核心吧www

附注:红色粗体字是个人认为比较重要的情节

 

——————————————————故事流程·共通路线——————————————————
本游戏分青与赤两条路线,在前5天的剧情里,两条路线的内容97%相同,只有第六天的发展不同。但是,对于几乎完全一样的问题,两条路线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解答。

『哥哥……不要过来……』

故事开篇的梦里,男主角梦到了一位白发赤瞳的少女,故事也随之展开。

 

——————————第一天——————————

一觉醒来,男主角发现自己坐在前往月光馆的特别巴士上。

然而,当拓斗顺口问到『回去时也是你来接我们吗?』的时候,诡异的老司机却愣了一下,不无讶异地重复道:『回去?』
敏感的拓斗心头顿时生出了一丝不安。


一进门就遇到了主管这次临床试验的女医生——三上翔子。据说她是工科博士,从医只是她的兴趣orz
身为年上控,拓斗习惯性地进行了骚扰,但翔子的反应却相当的冷淡。

 


等了一会,身为翔子助手的护士MM——大黑香菜也粉墨登场了。相对于翔子的成熟淡然,芳龄20的香菜MM总是面带微笑温婉可人,而且说话也特亲切的>_<
问及其学历时,拓斗被深深地震惊了……香菜MM其实是研究电浆物理学的硕士生,实际上没学过护理学,穿护士服只是出于兴趣。咦这太可怕了吧
顺带一提,她也是果果果从高一迷恋到现在的护士姐姐>_<

 
一进月光馆就遇到了一位名叫金谷阿佐美的妹子。

红毛都是蹭,我们明白的www

 


分配好房间后,脸上挂着温柔笑容的、有点天然呆的管理员姐姐——琴风由美也出现了。

 


再然后是正式的自我介绍。这位死高富帅叫牧田政树,是(自称)IQ180的大学研究生。
根据以往经验,长这种脸的家伙的命运通常是二择一:  (A)第一个被凶手干掉  (B)被主角狠狠打脸刷时髦值。

我猜是先(B)后(A) www

 


出乎意料,政树却有个看起来内向怯懦的妹妹,名叫京子。


最后是日向真琴,一个看起来冷淡寡言的妹子,连自我介绍也只有寥寥几字。

介绍过后,众人轮流进入医生房间,得到了自己的脑波监察仪和显示器(可以随时查看其他人的位置,而且脑波的图像还可以反映出对方的状态,比如睡眠,濒死等等)。
在这以后,拓斗遇到了第九人——得到流星制药公司批准而前来采访的自称记者·睦月佐京,一个嘴里叼烟绑着小辫子的、看起来成熟而又基的男人。

 

 

 

顺带一提从现在在开始,只要当有人洗澡的时候进入浴室,就会引发Bad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从浴室里传出。
香菜:不二城先生……我看不起你
真琴:变态
阿佐美:不出我所料
佐京:够给力啊小子。帮哥做个独家采访怎么样,你个性变态
政树:我倒是一点也不稀奇,早猜到丫早晚会动手了
远远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大概有谁报警了吧。不消说,警笛是为我而鸣。
被咔嚓一声戴上手铐后,我盯着手铐,对自己的行为无比悔恨。
因为热气的影响,根本就没看到什么……早知如此应该瞪大眼睛看个够本的啊!
然而现在悔之晚矣…………
《——GAME OVER——》

 

偷窥了会Bad End这很正常。

………………可是为什么连男人洗澡的时候进去也会Bad End啊啊啊啊啊!

 

作者你究竟想暗示什么啦!

 

 

……好了还是读档重来吧。

偶然来到客厅,拓斗发现真琴正直直地盯着一片空白的电视。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根本没有信号,电视画面理所当然地只有满屏的雪花。
尽管如此,真琴却对拓斗的劝阻无动于衷……
真琴『现在别烦我』
拓斗『你到底在干吗,根本没有节目吧』
真琴『要你管,我喜欢看……』
真琴『哎,拓斗』
拓斗『咋了?』
真琴『你有听到电视声了吗?』
拓斗『……不,我只听到了沙——的杂音』
真琴『是么……你听不到啊』
………………
………………
 真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场面(抖抖抖

 

 

——————————第二天——————————

幕间。一大早,管理人由美姐姐就目露凶光,嘴里念叨着可疑的台词:
『只要牧田京子不在……』
『必须让她退场……』


大概是考虑到初期的剧情比较平淡,香菜MM一大晚(?)就送上了穿迷你裙修配电盘的杀必死!
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啊>_<


用过早饭(时间上是晚上)没多久,拓斗就在走廊上看到了牧田兄妹的争吵。奇怪的是,此时的京子跟那个乖巧内向的女孩判若两人。
而且,政树说的话也很让人在意:『什么!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京子呢!京子快出来!』

没多久,拓斗就得到了跟另一个京子对话的机会。她自称卡露,跟京子共用一个身体,并声称京子的人格在本次实验结束时就会崩溃(!?)
同时她提醒拓斗,不要被由美温柔的假面具蒙蔽——

 


幕间。由美姐姐露出可怕的表情,同时念念有词:『施加紧张和恐惧就能让「她」出现…』
果然女人都是恐怖的生物


不久,拓斗来到由美刚刚呆过的厨房,意外地找到了一个神秘的药瓶,并遇到了高富帅。
一问之下才知道,政树的妹妹本来就是那个冷冰冰的卡露,怯懦的京子反而是后来冒出来的人格。卡露是个冷酷而聪明得可怕的女孩,曾把三个人逼得自杀, 所以他和医生才给她植入了新的人格以进行牵制orzzz
尽管政树这么说,拓斗却无法完全相信他的说辞。当然了,换做是果果果也会更愿意相信萌妹子啊 ╮ ( ╯ ▽ ╰ ) ╭  



来到阳台,意外地见到了貌似刚玩过SM的香菜MM!?
是可忍,孰不可忍!跟果果果一样义愤填膺的拓斗马上想去找奸夫,啊不,凶手,却被香菜MM阻止并要求保密了……
我以爷爷的名义发誓,一定会把他揪出来先○后X

 

接下来,拓斗向卡露表示了信任,跟她一起在馆内探索。
推开走廊的座钟,他们发现了通往秘密仓库和冷库的暗道…

 

 


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7点的就寝时间。一直冷冰冰的真琴MM突然送上门来,说有心事想找人聊。在这个晚上,拓斗知道了她的许多……
原来,她没有一个月前的记忆,也因此而失去了应有的情感。
但她总是反反复复地做同一个噩梦:她坐在一个类似月光馆的地方,怀里抱着一个娇小的女孩,目之所及净是尸体……

至于坐在电视前看雪花的理由,其实是缘于她的第四项规则:「每天必须看一次电视,无论有无节目」

 


啪啪啪完后,勤劳敬业的主角马不停蹄地去会情人开始跟大叔套情报。
出乎意料地,三上翔子医生的个人资料似乎被有意图地抹消了,大叔说用尽一切渠道也查不到她的履历。
此外,月光馆里的所有被试都是举目无亲 (京子兄妹也没有其他亲人)。
看来着并不是单纯的临床实验…… 没错,简直就像个精心布置的、鲜血与杀戮的舞台……

 

 


定番的神出鬼没的幽灵妹子(同时也是梦中的少女)。
男主角想走近瞅瞅,不料她突然就消失无踪。
没关系,我们明天再见www

 

 


香菜MM再次善解人意地提供杀必死:『不二城先生……你就要了我吧』
然则男主角对大叔一往情深,坐怀不乱地守住了最后防线    (还我香菜姐姐,男主角你个混蛋,变态,基佬!)

 

 


凭着堪比死神小学生的RP,主角闲逛途中顺手救回了意外掉下阳台的由美姐姐。
此后,我们看到另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片段:
救下由美后聊到一半,由美突然主动要吻拓斗。
由美『千万别回头……』
拓斗『……?』
由美『就在你背后』
拓斗『什,什么在我背后?』
由美『总之别回头……』
(她显得胆战心惊……为了什么?到底是谁在我身后?)
由美『千万别回头……不要动,求你了……』
………………
………………

果果果的联想:冷不防地,我的耳畔传来低声的哼唱。
声音含混不清,但最后一句却显得格外清晰——

『うしろの正面だーれ?』

(请脑补成楠田悠尼的声音www)

 

 



在凌晨时分,众人看着满天星斗在庭院里烧烤。
微醺的真琴依偎在拓斗身边,半开玩笑地说『等这个实验结束,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
————那是拓斗最后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是夜。在众人熟睡之际,日向真琴的脑波曲线蓦然变成一道血红的直线…………

 

 

 

——————————第三天——————————
一觉醒来,翔子医生就告诉众人,真琴昨晚选择退出游戏,已经离开了月光馆
回想两人最后的交谈,拓斗哪里肯信,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暗中调查真琴的下落。

 

[本段为青路线特有剧情]

搜查真琴去向的途中,突然察觉到了异变。
根据脑波探测器的显示,医务室里有两个翔子医生!?
猛地冲进医务室,映入眼帘的是不可思议的光景——

两个一模一样的翔子医生,一个昏迷倒地,另一个则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凝视着他……
『你是谁?』虽然想这么问,意识却突然模糊,仿佛被拔掉了电池——
然而一觉醒来,屏幕上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翔子,去找翔子本人,得到的回答也无非是『你大概是在做梦吧。』
那是现实,抑或是幻觉?
如果是前者,为什么翔子会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继续搜查真琴去向的拓斗,突然被不明人物持刀挟持。
由于使用了变声器,完全无法判断对方的性别、年龄和身份。但从刻意变声来看,大概是已经认识的人吧。
对方自称『忠告者』,『善意地建议』男主角以下内容:
1.放弃寻找日向真琴;
2.今晚的电影放映会上,无论看到什么都不准吱声,并且绝对不要动弹;
3.让这件事烂在心里,绝不跟任何人讲,也不要信任月光馆内的任何一个人。
(——放映会?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不等拓斗提问,『忠告者』便夺去了他的意识并扬长而去……

 

 


醒来闲逛的拓斗恰好目击政树虐打京子,于是上前英雄救美。

在被救的瞬间,京子的人格就切换成了卡露。 于是在房间里,两人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开始补魔……这种展开当然是不可能的╮ ( ╯ ▽ ╰ ) ╭  
在房间里,卡露向拓斗透露了许多秘密。
首先,桀骜不驯的卡露是拥有超卓记忆力的异类。政树隶属的组织想操控卡露,把她训练成专门盗窃机密情报的间谍,于是才给她植入了京子的人格以抑制并操控主人格。京子之所以挨打是因为她与卡露关系好转,拒绝听命于政树。
其次,两人之前发现的秘密通道已经被封锁。奇怪的是一天不见,那扇铁门上竟出现了红锈。『仿佛月光馆的住客们在不知不觉中穿梭了数载……』

最后,身为管理员的由美其实也是参加者之一,这点从医务室的脑波记录仪就可以看出。
然而,尽管医务室的文档里有着六名参加者(拓斗,阿佐美,京子,政树,真琴,由美)的资料,设备也是六人份,但根据香菜从制药公司得到的资料,参加者应该只有五名。
也就是说,六人里混入了不速之客,『他』暗中篡改文档加入实验,并不动声色地藏在众人当中……

 

 

没多久,三上翔子就召集参加者们来到客厅看电影,并称这是临床实验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看着看着,拓斗发现了异变:实在太安静了。
身旁的几人都异常安静,岂止是说话,连呼吸声也不曾耳闻。
他们都直勾勾地盯着屏幕,由始至终未曾移动半分——连眨眼也没有。
房间很温暖,拓斗却感到背脊发凉。

 

紧接着是令人不寒而栗的一幕。大门霍然打开,翔子和助手香菜走进门来,径直来到参加者面前。
正当拓斗松了一口气,想向她们报告众人的异状时——
翔子『被试们已经失去意识了啊』
香菜『是的,没有异常』
翔子『好吧,由美和政树就交给你,这边的三人由我负责』
说着,她拿起手电筒,开始检查他们的眼睛和生理反应……

拓斗不由打了个寒颤。

翔子仿佛嗅到了什么异样,直勾勾地望着拓斗。
紧接着,她上前翻开拓斗的眼盖,开始对他进行检查。
半天前还露出柔弱一面,在他怀中低泣的三上翔子已经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冷冰冰的、仿佛带着无机质面具的女医生。
拓斗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突然动弹不得,只能任其摆布。

心脏仿佛快要蹦出胸口。
视野也因为手电筒的强光而变得一团白。
明知对方在抽血并注射某种药液,自己却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在这段时间里,拓斗真正体会到了何谓度日如年。与此同时,『忠告者』的话语又一次浮现在脑海。
其他被试都完全陷入了失神状态,只有自己还有意识。
为什么只有自己是特别的?
而且,为什么那位『忠告者』能预见到这一点?
——不对!
说不定,其实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只是不能动弹,脑子其实清醒得很……?
胡思乱想的时候,翔子和香菜已悄然退出,没过多久,众人也恢复了活动。
事后去问卡露,她表示对看电影途中的这段插曲一无所知,唯一记得的就是电影非常无聊……

 

 

在打炮之余,拓斗闲来无事在馆内闲逛,却蓦然通过监测器发现香菜MM的脑波有异常。

询信号走到她所在的房间,却发现门下渗着可疑的液体……

推门一看,香菜MM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她脖子上有被刀具刺伤般的伤口。

香菜『多了……一个人……为……什么……』

香菜姐姐你千万别死,我们还没有啪啪啪过啊啊啊啊啊啊啊

 

见她情况危殆,拓斗马上出去喊人帮忙。

然而,好不容易拉到翔子和佐京等人过来,房间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他们到处寻找,却始终见不到香菜的身影。

翔子坚持认为香菜要么躲了起来,要么离开了月光馆,拓斗看到的只是幻觉。

其他人也倾向于认同翔子的见解,只因为谁也想不通如果香真的遭遇了不测,她的身体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消失不见的。

 

在疑神疑鬼的气氛中,月光馆的第三天也宣告结束。

 

………………那么,

真琴的噩梦意味着什么?

幽灵少女是何方神圣?为何会在馆内神出鬼没?

真琴到底去了哪里?

不请自来的第六名参加者是谁?其目的为何?

目前看来,第四道规则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内容:写日记,看电视,晒月光,诱发卡露的人格出现,定期闲逛…………这项设定究竟有何意义?

佐京动用所有人脉都查不到一点底细的三上翔子,又是何方神圣?

(青路线限定)为什么会有两个翔子?

《忠告者》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香菜MM究竟遭遇了什么,她如今又身在何方?

——————青色的真相,将在下期揭晓 (商业笑容

 temp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4 thoughts to “十次元立方体サイファー剧透(一) 迷雾重重的五角形别墅”

  1. 本来只是在百度上搜索十次元立方体的评价而来到这里,没想到能看到如此扣人心弦的剧情介绍,非常期待下一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