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何为至高——リーガル・ハイ(上)

导演: 石川淳一
编剧: 古沢良太
主演: 堺雅人 / 新垣结衣 / 生濑胜久 / 小池荣子 / 里见浩太朗 / 矢野聖人 / 田口淳之介
类型: 剧情
官方网站: http://www.fujitv.co.jp/legal-high/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首播日期: 2012-04-17(日本)
集数: 11
单集片长: 54分钟
又名: Legal High
IMDb链接: tt2276587

——————————————————————————————————

春季番组日剧基本都扫了一遍,最后决定追下来的也没几部。在春季番组中最喜欢的还是这部亦庄亦谐的律政剧,既让我欢笑不已,又可以有所收获与思索,实在值得一推。

关于编剧古泽良太,之前在补《相棒》时对他所负责的那几话印象也是挺深的,而且恰好那几话多少都涉及到对日本的裁判(审判)制度的反思,应该说他本人对于这一方面是较为熟悉并且颇有思索的,写出来的剧本也就比较有深度和味道。

以下就是各话的随笔与吐槽。

——————————————————————————————————

第一话:

简直就是辛普森案的迷你翻版。

嫌疑人到底是不是真凶?

假如是的话,辩护律师打赢了官司,岂不是不合正义?

任何看完这一话的人都或多或少陷入了这种困境。实际上陷入这种困境,正是因为我们是旁观者,能高高在上看到更多的信息,并在剧中的暗示下先入为主地做出了嫌疑人极有可能是真凶的判断。

但是嫌疑人极有可能是真凶又如何?或者更为极端的,剧情直接告诉我们嫌疑人就是凶手,那又如何?

“不放过一个坏人”还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之间,前者显然比后者更为理想化,事实真相本身就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我们在做判断时就能真的做到绝不失误吗?既然无法做到“不放过一个坏人”,那么在技术层面上更具操作性的“不冤枉一个好人”就更值得作为法治的基石。

就那剧中嫌疑人来说,尽管剧中最后暗示了他是真凶的可能性,也只是可能性而已;就算他真的是真凶,但是法庭判他无罪也只是因为证据不足,而不是因为认定“他就绝对不是真凶”。也就是说,假如你觉得这不公正,那么请让检方拿出有力的决定性证据来逆转法庭的判决,而不是站在某个道德制高点对辩护方指指点点。因为“追求真凶、揭示真凶“是对检方的要求。

对于辩护律师而言,就如古美门教训热血马鹿的黛一样:

“别太自恋了,我们不是神,无法分辨真相到底为何,唯有的道路只不过是面对法律本身,采用法律作为武器不断战斗,在这一过程中,令法律更加强大,更具有效率和准确性。辩护并非某个传说中的律师来执行所谓的正义,或许恰好是背对着正义所射出的暗箭,可使法律更加坚固。”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刑事辩护律师为虎作伥的人也好,还是自我神化自诩正义化身的律政人员也好,都不妨好好品味上面这段话语。

本话更值得争议的是古美门采取的舆论战,尽管在后面几话中多有出现,但是在这一话格外刺眼——毕竟是杀人这样的严重刑事案件。日本社会对于犯罪嫌疑人的态度少有宽容,或者说日本社会对于背离秩序者少有宽容,古美门以嫌疑人的日常人品、老警察的刑讯劣迹为切入口营造起嫌疑人极有可能被冤枉的舆论,自然一举扭转嫌疑人方在舆论上的劣势。从法理上言,法庭审判应该尽量避开舆论的影响,然则在东亚社会中社会舆论始终会对法庭审判有所影响,这种非理性因素在审判中的影响实在不值得提倡,但却又是难以避开,古美门这些做法从理性角度而言当然不可取,但是无法回避时还是应该去争取舆论上的优势。对于这一问题的争论,可以看看同期播放的日剧《推定有罪》,对于日本整个审判制度与舆论之间关系的批判与反思更为尖锐和有力。

————————————————————————————————————

第二话的剧情似乎有中途半端,至少很影响如我这样的观众的感受。

一个小band挑战一个大公司,看上去似乎很有骑士大战风车的唐吉可德之风,到最后双方达成和解不了了之,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然而和嗜钱为命的古美门相比,作为原告方的摇滚歌手他们其实只是想要一个说法,而当剧情步步展开,真相逐步鲜明,他们却因为与过去队友的私情接受了被告方的和解。小band依然是小band,一如既往放荡不羁地唱着自己的摇滚,而大公司依然是大公司,甚至可以借着本来应该赔偿给小band的巨额资金所转化的支持民间乐队发展的资金壮大自己的名声,而非陷入丑闻一败涂地。

这里面充满了太多日本式的妥协,让我这样的观众如剧中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古美门一样觉得意兴阑珊。为何不拒绝和解呢?明明胜券在握。或许更多的还是在于小band作为摇滚乐队的矜持和骄傲,还有那难以言说的私情——尽管是他们的老朋友背叛了他们,但是他们最终却选择原谅了她,或许这也是摇滚精神的一部分吧。

另外可以一说的是,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在娱乐圈里那些光鲜的明星也好制作人也好其实也只是娱乐流水线上的一部分。就算那个作曲家完全不会作曲又怎样,他只是在扮演一个“天才作曲家”的角色而已,让更多默默无名的作曲人能够依托那个假名实现曲子的流传价值,而那个背叛者只不过是众多背后的影子之一而已。这样的商业模式,在国内也早已不新鲜,譬如郭小四的商业模式很大程度上同样也是这样运作的:先塑造起一个名牌人物(他自己),再通过捆绑推销其他名牌人物,而自己的名牌则找大量的影子作者来继续支撑起来。这种模式的好坏暂且不论,在娱乐至死的时代里的确可以提供大量合格的娱乐产品。但是只有这种流水线上的合格作品的话,艺术是没有前途的,总得有人如剧中的小band一样坚持着自己作为创作者的矜持与骄傲,来提供更为多样化的艺术体验。

————————————————————————————————————

第三话的结构很精巧,两个案子交叉进行,很能彰显古美门和黛各自的辩护风格,一个咄咄逼人无比犀利,一个循循善诱按部就班。

古美门所辩护的案子,原告方提出的要求近乎无理取闹,但是古美门就是能够将这种看似荒唐的要求逐步合理化,让被告方难以反驳,并且通过感情攻势博取了法官的好意,最终赢得了看似不可能打赢的官司,让人瞠目结舌。这里面最为关键的是原告要证明被告对其造成了赔偿额的损失,而只要被告能反证这种损失不成立的话,这官司就大局已定。可惜的是被告方辩护律师完全被古美门的气势所压制了,完全没能反应过来,假如他能够多做点原告的功课哪至于那么被动乃至于输掉官司?

黛所接的案子,让人唏嘘不已。感情这种事情永远是难以说清楚的,何况两人之间的感情又没有明朗。被告觉得女方已经喜欢上了他,而原告(女方未婚夫)则坚持这只是对方的单恋,当事人之间这种不清不楚的感情,恰好又让黛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那段尴尬的感情经历,偏偏自己当时喜欢的老师恰好就是这场案子的检察,两人成为法庭之上的对手。当黛攥着证据反复询问女方是否喜欢过男方时那颤抖的声调,无疑是她自己感情上某种的强烈共鸣。然而在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刻,被告却选择了认罪,他真的有罪吗?显然不是。然而,感情又岂是法律能够解释清楚的,至少那一刻他做出了选择,选择用负罪来让女方彻底地从这段感情解脱。

无理取闹的泼妇赢得了巨额赔偿,原本无罪的青年却被判有罪,从观众的角度,完全可以发出“这个社会怎么了”的感慨。但是对法庭而言,这就是律师、检察、当事人之间的“胜者为王”。就算是正义女神也无法看清真相到底如何,那么就让这一切通过这样的游戏来决定胜负吧。而当游戏结束,结果就是正义,与真相无关。

————————————————————————————————

第四话大概能够引起许多天朝人民的共鸣吧。

无良房地产省侵占居民的光照权,这个社会怎么了!转发(99999)  评论(66666)

咦,竟然不是强拆?竟然不是自焚?竟然不是全武行?

嗜钱如命的古美门自然不可能站在当地居民一方,而是站在了房地产商一方。而成为古美门对手,则是一个清贫的人权派律师。对于本话最大的感受就是来自这位从头到尾充满清贫气的中年律师。不可否认,他登场后那些华丽的煽动性言辞,如“这个社会都是政客与房地产商的错”多少让我本能地觉得警惕,看到他背后和自治会会长的小算盘便会觉得这又是一个沽名钓誉之徒罢了。结果到了剧末这位律师的一番话语又狠狠地打了我的脸,他真的只是一个腹黑的沽名钓誉之徒吗?就算他只是在表演,但是看着他清贫到至今单身、身无余财而积极为那些弱者做辩护,能表演到这种程度又和真的有何区别呢?他因此所赢得的名声难道不是应得的吗?

“你这样就满足吗?”他临走前的一问,在我眼里仿佛就是质问古美门“你这样做无愧于心”吗?古美门的回答并没以往的轻佻,而是非常认真严肃地肯定了自己。为何?居民的光照权的确受到了侵犯,房地产商也愿意提出赔偿,双方的交锋最终也不过是一场菜市场一般的讨价还价而已。虽然对于个别不希望获得赔偿而只是希望修改方案的居民而言是巨大的遗憾,但是正如古美门所呵斥黛的那一句一样:“你口中所谓的正义,只不过自己居高临下的同情而已,而且是只在自己视野里面的同情而已!”除了准妈妈外,其他人的诉求不见得就和准妈妈一样,更多的人可能是更希望借此拿到相应的赔偿。

在整个过程中亦可作为日本民主政治的一个缩影,对于剧中准妈妈那样的个体而言,并没有实现其真正的诉求,然而从整体而言,无论是社区自治体和房地产商都达成相互能够接受的妥协。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充满了各种人性之恶,最终也无法保证准妈妈这样的真实诉求,但是能保证准妈妈也能享受到一定的补偿,这只是最不坏的结局。

如果放在国内,则完全是另一套逻辑。首先,光照权这个权利在国内还没有法律来界定。其次,这样的纠纷很快就会从居民与企业之间的双方争议变成居民与政府之间的冲突。最后,事情最终的解决,在维稳逻辑之下往往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不哭的孩子就饿死”,或者更为糟糕的是双方破局酿成双输局面。为何越是维稳就越是维不稳?上位者真的不清楚吗?还是说,已经积重难返索性难得糊涂,管它死后洪水滔天?

 ————————————————————————————

先写四话,后面慢慢补,反正总共11话XD

说些背景知识:

日本司法制度是属于大陆法系的,而非英美法系,虽说日本也有往英美法系改革的声音,不过至少本剧的作者本身是倾向于反对英美法系的(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相棒》第七季前两话针对日本法庭尝试引入陪审团所引发的争议)。

从法系而言,虽然我们自称是跳出两大法系之外的“社会主义法系”,实质上也是属于大陆法系的变种。

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有诸多的区别,其中一大区别就是大陆法系是成文法,英美法系是习惯法。大陆法系的国家往往喜欢编纂一大砖头又一大砖头的法典,事无巨细都编纂进去,所以本剧中常常能看到能拍死人的六法全书。民国时期的司法也基本属于大陆法系,六法全书基本是山寨自日本,而日本的法典自然又是山寨自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民国末期有往英美法系改革的意图,当时江南地区几所大学的法学系就转向教授英美法系,这些教师和学生在新中国成立后就悲剧了,有些老教授的境遇至今仍然让人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大陆法系区别于英美法系的另一大特点是判决的主导权在法官,没有陪审团的参与。因而法官在法庭之上近乎为法律的化身,对判决拥有绝对的决定权。当然我国虽然属于大陆法系,但是你们都懂的,政法委是高于同级的法官,对审判结果有直接影响力。正因为法官在法庭上的权威地位,所以古美门才会教训黛,在辩护应该尽量争取法官的好感,而不要只是执着于与对方律师的胶着。

wakesnow

冷漠、无信仰、梦想缺失。 ギャルゲー/エロゲー非典型爱好者。 转正成功的纱布冰系魔法使Lv2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