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动荡之殇——浅谈苏丹动荡分裂的矛盾根源

最近一段时间,非洲的苏丹和南苏丹因为边界线上的油井大打出手,曾经一度被国际社会所淡忘的这两个国家重新出现在新闻中。苏丹,这个曾经是非洲最大面积的国家为什么会动荡不安以至于南北兵戎相见?这个话题最近似乎又在围脖上流行了起来。有些人将其归结于南方对喀土穆独裁政权的不满,这无疑是非常片面和想当然的观点,苏丹的动荡与分裂不但有社会矛盾,更深层次的恐怕则是其固有的宗教矛盾、教派矛盾以及由此衍生的部族矛盾,还有一部分外部势力干涉的因素。最近正好因为工作写东西的需要,了解到一点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因此将自己所学习的一些东西稍加汇总拿出来分享交流,也算是充抵本期的稿子。

原苏丹总面积为2505813平方公里,全国约有600多个部族,总人口约3000万人。其中,阿拉伯人约占39%,努比亚人、努巴人、富尔人约占31%,其余为分散在各个部族的非洲黑人,约占30%。全国人口有71%信仰伊斯兰教,主要分布于北部地区;在南部地区,约15%的人口信仰基督教,其余为各种原始的拜物教。在伊斯兰教传入苏丹之前,埃及的科普特基督教已经在当地广为传播。7世纪中叶,阿拉伯的穆斯林军开始由埃及向苏丹北部的努比亚地区进军征伐。自8世纪中叶起,一批倭马亚人(或译为伍麦叶人)开始移居苏丹境内,此后的法蒂玛王朝、阿尤布王朝、马木鲁克王朝时期都有大量的阿拉伯人向苏丹移民,而蒙古人西征又使得大量的阿拉伯人逃亡苏丹,这一切使得苏丹的穆斯林人口激增。在苏丹定居下来的穆斯林不断地在努比亚地区扩张,进而与当地的非洲土著人相融合。在此后,苏丹北部地区的伊斯兰教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当地居民逐渐放弃了基督教和原始的偶像崇拜转而皈依伊斯兰教,并建立起了两个伊斯兰国家——芬吉苏丹国和达尔富尔王国。1820年,奥斯曼帝国的埃及总督穆罕默德·阿里入侵苏丹,迅速征服了这两个国家,很快就使苏丹成为了埃及的殖民地。到了19世纪70年代,老牌殖民国家英国开始在苏丹地区扩张,由此苏丹开始掺杂进外国势力的因素。

在当时,苏丹的主流教团哈特米苏菲教团依附于殖民当局,这引发了民众的不满。1881年,萨曼苏菲教团教长穆罕默德·阿赫默德自称“马赫迪”(注1),在民众中传播圣战思想,反对异教徒,以宗教名义开展反抗英埃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马赫迪运动。1885年,马赫迪运动初见成效,在击败英国与埃及军队后建立了马赫迪国家。然而好景不长,1898年,在英埃两国的联合镇压下,马赫迪运动失败。1899年,英埃签订《开罗协议》,规定苏丹由两国共管,南部地区隶属于北部政权,被“分而治之”,实质上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同时这也为日后的南北冲突买下了种子。

虽然马赫迪运动最终失败,但该运动不但激励了苏丹人民的解放运动,也让伊斯兰教的影响在苏丹扩大化。一战二战后,殖民主义国家遭受了重创,为了争取独立,苏丹人民开始建立各种组织,随后发展为政党。此时,苏丹的民族主义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先后建立了哈利吉大会党、共产党、乌玛党等,另外还有穆斯林兄弟会,这些组织的成员基本为拥有强烈宗教意识的世俗知识分子。而此时,苏丹的主要政治势力包括:军队、民族主义政党、苏菲教团(哈特米教团和安萨尔教团为代表)、南部的基督教武装。

1953年,英国殖民者被迫给予北部地区自治权。此后,阿拉伯人在南北冲突中掌握了独立后的苏丹的领导权,自此苏丹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动荡——1958年,发生军事政变,建立军政府。1969年,尼迈里通过政变上台,维持了十多年的独裁统治后,1985年和1989年又接连发生了苏丹国防部长苏瓦尔·达哈卜和奥马尔·巴希尔中将(即现任苏丹总统)的军事政变。直至今天,南北苏丹在动荡和仇恨中分道扬镳。

苏丹政治局势动荡,南北分裂的原因除了外部势力干预和本国经济状况常年恶化之外,它自身的深层次的宗教矛盾的激化更是分不开的。

第一、   作为苏丹主要宗教伊斯兰教的内部教派冲突。

与其他伊斯兰国家不同,在苏丹,传统的乌里玛阶层(注2)位微权轻,也没有多少宗教影响力,而苏菲教团(注3)的势力则要相对强大得多。因此,苏丹的政党与苏菲教团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因此例如苏丹民族联合党受到哈特米教团的支持,而乌玛党则以安萨尔教派为基础。哈特米教团与安萨尔教派素来存在历史恩怨,因此苏丹的政治局势很容易受到教派矛盾的影响。

第二、   苏丹宗教社团在政治主张上存在对立。

哈特米教团在政治上一直谋求与埃及统一与合并,在殖民时期它就一直支持埃及以及之后的英埃统治当局,而独立后则主张与埃及合并。与此相反,乌玛党是在马赫迪运动的思想基础上建立的政党,以安萨尔教派成员为基础,主张苏丹的完全独立。两大教团在政治主张上的对立也加深了彼此的矛盾。在苏丹独立后,哈特米教团支持的民族联合党成为了执政党,而乌玛党则成为了在野党,并迅速被宣布为非法。终于,在1970年的阿丹岛,爆发了乌玛党大起义。

第三、   苏丹南北宗教与民族矛盾交织。

殖民时期以来,苏丹南部地区一直从属于北方政权,北方以伊斯兰教为主,南方则存在大量基督徒。北方的阿拉伯人则对非洲的土著黑人抱有歧视性的态度。政治上的从属关系,加之民族、宗教信仰和部族间的矛盾互相交织推动,很容易形成国内的不稳定因素。另外,不得不说的就是,以英国为首的外国势力的从中作梗。苏丹独立后,英国不甘心在拥有丰富资源的苏丹撤出势力,转而处心积虑地利用南北间的民族与宗教矛盾进行运作,以便继续控制该地区并施加影响(注4)。它通过基督教传教士进行活动,极力挑拨南北矛盾和民族宗教矛盾,使得政府在该地区难以行使行政权力。1956年,南北爆发战争,直至1972年停战时已造成约50万人死亡。而在1984年,内战重新爆发,直至苏丹分裂,南北矛盾贯彻始终。

第四、军事独裁、国家民主化以及宗教势力三者间的纠葛矛盾。

1958年政变上台的军政府,除解散政党实行军人独裁外,还大力推动南部地区的阿拉伯化,其结果自然是进一步激化民族宗教矛盾导致政府倒台。1969年,尼迈里政变上台,宣布接受埃及的纳赛尔主义,遵循其原则建立“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政变当局实行阿拉伯社会主义和世俗主义,遏制宗教势力的发展,将穆斯林兄弟会的领袖哈桑·图拉比逮捕入狱。因为尼迈里所奉行的纳赛尔主义与哈特米教团的主张极为接近(纳赛尔主义是阿拉伯社会主义的一支,共同点是以阿拉伯民族主义和伊斯兰教精神为思想基础,拒绝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拒绝共产主义;主张建立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经济基础,并在这个经济基础上实现国家发展。它最终目标是实现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所以理所当然地为安萨尔教派所反对,政教矛盾进一步激化。随着70年代伊斯兰复兴(注5)日益高涨,在民众压力下尼迈里开始转而开始讨好伊斯兰势力,讨好穆斯林兄弟会。他释放哈桑·图拉比并任命其为总统首席顾问,安排兄弟会成员在政府担任要职;在国内推行严厉的伊斯兰教法,设立宗教法庭,比如砍掉小偷的手,把酒倒入尼罗河(也因此损失了大笔的外汇来源)等等。当局在南部地区实行伊斯兰化,引起了基督徒和原始拜物教民众的强烈不满,于是他们忿而成立了“解放苏丹人民运动”,武装反抗北方政权,导致南北战争重新升级。这时,尼迈里意识到了纵容穆兄会的潜在危险,于是释放了大量乌玛党人,以缓和国内矛盾并制衡穆兄会,并着手清洗政府中的穆兄会成员,但这对解决国内经济下滑,政局不稳无济于事。1985年苏丹国防部长苏瓦尔·达哈卜发动政变,尼迈里下台,然而达哈卜以及随后政变上台的巴希尔都一直在极力推行伊斯兰化政策,特别是巴希尔时期,哈桑·图拉比成为了巴希尔政府的精神领袖,尽力推进伊斯兰主义的激进政治主张,并大力输出“伊斯兰革命”,甚至支持各种恐怖组织。而最终的事实证明,在一个多民族、多部落、多宗教的国家里,强行推行全国伊斯兰话的政策是极其荒谬和难以成功的。在苏丹这样经济十分落后,宗教问题、教派问题、政党矛盾尖锐突出又互相纠缠的国家里,政治问题往往十分难以解决;同时,从民众到政党却又都利用宗教进行政治活动,达到各自目的,反过来又加剧了宗教矛盾。

总的来说,造成苏丹的动荡与分裂主要原因是苏丹地区、种族、部族、宗教信仰间的差异与深刻矛盾,同时当局一味推行单一民族(阿拉伯民族),单一宗教(伊斯兰教)的政策加剧了这种矛盾,并造成国家的经济停滞与社会灾难。同时,外国势力的插手与恶意运作也使得本就衰弱无力的苏丹政府难以控制局面,社会与民族宗教矛盾愈演愈烈。其中的悲剧与教训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

 

注1:马赫迪

     阿拉伯语意为“被引导至正途者”,在伊斯兰教经典《圣训》中,马赫迪被预言为在世界末日时降临世间的穆斯林领袖,他将以神圣的伊斯兰教法整顿乱世,复兴伊斯兰教信仰,开创新纪元。

 

注2:乌里玛阶层

即伊斯兰教的教士阶层,包括伊斯兰教法学家和神学家、穆夫提(伊斯兰法典说明官)、伊玛目等等。乌里玛的宗教权威主要是通过对《古兰经》和《圣训》的注释与阐扬而树立的。从而乌里玛把经典的权威赋予在自己的身上,发表具有宗教和神学合法性的见解来影响现实政治的发展。

乌里玛阶层既可以为执政当局的统治提供合法性来源,维护现行政府政治统治的稳定,也可当现行政府当局背离了伊斯兰教的传统时,作为伊斯兰教的“捍卫者”利用伊斯兰教的传统削弱现行政府统治的合法性乃至推翻世俗政府。乌里玛衍生出伊斯兰世界独特的意识形态,既植根于古老的伊斯兰传统,又在现代社会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因此,这里多说一句,在考虑和看待中东国家的政治民主化问题和事件时,不能片面机械地单纯以现代西方民主政治理念来看待,或者以西方的思维模式进行强行套用,这都是不尊重和正视中东伊斯兰国家历史和现实的方法论。

 

注3:苏菲教团

信奉苏菲神秘主义的教团,所谓苏菲神秘主义是伊斯兰教的一个分支流派,与我们熟悉的制度化伊斯兰教相对应。苏菲主义涵盖领域比较广大很难简单解释清楚,有兴趣大家可以自己查阅资料。大致上,它的区别在于主张为了接近真神安拉而进行个人的功修,以及对圣墓圣物等的崇拜。另外,一般认为我国新疆地区的穆斯林为苏菲教派。

注4:这是前殖民主义国家的惯用手段,也是造成今天前殖民地国家多处冲突热点地区的重要根源。在自身力量萎缩不足以支持全球大量殖民地的时候,殖民国家会考虑通过分而治之、遗留隐患等手段在当地埋下冲突的种子,一方面可以最大程度的消耗战略对手的精力,另一方面,该地区的冲突也为未来殖民主义国家实力恢复后再次介入冲突,掌控该地区预留借口和时机,这方面我们熟悉的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印巴分治以及印巴克什米尔冲突,而今天苏丹问题的国际化也印证了这点。相对于美国人简单粗暴式的张扬,老练的英国人更深谙此道。

 

注5:伊斯兰复兴

于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思潮,本质上是伊斯兰教的一种自我反省和自我回归,主张返璞归真回归本源,恢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本来面貌,即:主张建立无主权无国家权力只含有神权的伊斯兰国家,由教士阶层掌权,以伊斯兰教法作为国家法律和人民生活习惯的依据,实现国家社会的全面伊斯兰化。这种思潮兴起的背景在于以土耳其凯末尔宗教革命为代表的世俗主义的冲击,同时民众对在面对世俗主义政权下,国家经济停滞,政治依靠外国势力,甚至与以色列进行和解的状况存在相当的不满,由此催生出的一种“托古改制”的思潮,希望通过恢复伊斯兰教的原本面目来实现伊斯兰教和伊斯兰国家的复兴。这种思潮可以说像共产主义幽灵徘徊在欧洲一样,一直潜藏于中东伊斯兰国家,其忠实践行者就是如今各国大名鼎鼎的穆斯林兄弟会。虽然在历史上穆兄会多次被取缔乃至镇压,但它一直未放弃其政治抱负,穆兄会经过转型改制低调发展,厚积薄发,仍然在寻找参与政治的机会……而当伊斯兰国家经济出现停滞,社会矛盾凸显之时,就是他们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刻……

空军引导员AF

冰室雅子,三岛鸣海,初春饰利—>同行…… 蛋疼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