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JOKER 终章 + 后记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9/08/1047.html

 

注意,由于是连续更新,在阅读此话前请确保自己已经阅读第K话 「失意」。

重复,请先确认自己看过的话数!

本话所用的BGM是「Recollection」, 下载地址Recollection

「游戏」结束后,超过半数的玩家在之后的数十日中都为噩梦所扰。

就和EP3中的御剑一样,精神上还停留在「游戏」中。

说不定就有人从那个角落冲出来攻击自己。

说不准眼下持枪的敌人就站在门后。

日日深陷于这般噩梦之中。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恐惧感也逐渐稀薄,没过一个多月,绝大多数人情况也好了起来。

是习惯,亦或是放下了?又或者是接受了?

不论理由为何,时间都是治疗内心伤痕的良药。

就这样,被卷入这场「游戏」的大家被释放,回到了日常生活中。

 

 

如同暗中约定的一样,色条良辅在世一日,「游戏」便封存一天。

即便如此,为财政界大腕提供博彩的「组织」并未受到影响,威荣不改。

「组织」和「ACE」,到最后都留存了下来。

ACE」因吸收了外国的支援者,决策层日渐复杂,在「游戏」结束后也以恐怖活动对策战斗集团的形式继续运作。

不过,因为对「组织」的镇压失败,其规模也缩水许多,应该也再没办法全力出击了。

同时,伴随「游戏」的结束,以此为目的的一部分成员也失去目标散去。

离开的人中,部分人因无处泄愤而陷入彷徨,这部分人据说也由「ACE」内部进行处理。

因为失去和「组织」对立的理由,一部分的过激派虽然如今也进行着小规模的摩擦,但除此以外并未再有什么问题。

 

在这样变幻的局势中,迎来了第二次的春天。

 

 

 

Happy End于你们   最终话

JOKER  终章「樱花飘落之时」

 (译注:日语中「早鞍」跟「樱花」同音)

 

 

 

 

樱花树鳞次栉比的步道。

仿佛在祝福这一天一般,四周的樱花怒放,枝条间或在轻柔的风中起舞,荡落片片花瓣。

步道的两边散落着几张座椅,宽大的步道托连日的晴日之福,干净整洁,没有丝毫泥泞。

这里是他们约好碰头的地方。

她就睡在这个公园附近陵园的一个墓穴之中。

他爱得刻骨铭心的那位女性。

 

 

 

最先来到这里的是生驹兄妹。

哥哥身着运动服和长裤,外头披着一件带着风帽的上衣。

妹妹穿着一件浅色T恤加长裙,身上还披着外衣。

妹妹勾着慢慢踱步的哥哥的手腕,边拖边走。

一副干练妹妹拉着废柴哥哥走来的构图。

表里如一的两人抵达了集合地点。

 

「干,根本没人嘛,都说再晚点了」

「就算如此,早到也没有错。让别人等候总是失礼的行为,对吧?哥哥」

「真麻烦」

 

面对顽固的妹妹,哥哥别过脸挠了挠头。

于是这般两人便开始等待,可没过几分钟哥哥就坐不住了。

 

「喂,爱美。我去周围逛逛,你帮我向早来的人打个招呼」

「等等,哥哥!」

 

因为到达集合地点而松懈的爱美放开了耶七的手腕。

借着这个机会,他远远跑开走上了步道。

耶七没有理会身后爱美制止的声音,渐去渐远。

被一个人丢下无所适从的爱美,也只能原地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生驹耶七在「游戏」过后,作为「组织」的一员接受了再教育。

会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他不愿回到平凡的日常吧

据说如今就在「游戏」中见过的庄家手下负责些轻松的活计,目前并未作出什么成果。

同时也因为自身的性格,总是和周围不合拍。

未来虽然布满荆棘,但因为个人资质颇高,也得到一部分人的好评。

若能修心养性或许会做出喜人成绩,但这是往后的事了。

 

生驹爱美则回到了普通的学生生活。

高中毕业后,现如今进了大学。

由于不再为欠款所苦,她的性格变得比以前活泼,据说在校内也颇有人气。

只是一想到那黑心的性格,还是会让人背窜凉气。

 

 

 

没过一会,一个人等待的爱美就迎来了两位男性。

一位是身材瘦弱,身穿西服的中间男性,另一位是小个的小年。

 

「哦哦,爱美小姐,好久不见。哈哈,看来我们来晚了?」

男性带着爽朗的笑声走来,爱美也还以微笑。

 「叶月叔叔,好久不见。时间还没到呢。

这边这位是……长泽君吧?

看到二位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哇,我只是附带的么?叶月叔,这女的真没家教耶」

 因为和长泽几乎没有过什么接触,爱美对其的印象比较薄弱。

然而这却让少年愤愤不已。

叶月也听出这是长泽惯常的玩笑便一笑带过,旋即向爱美问出心中疑惑。

 「说起来,你哥哥呢?」

「哥哥他说去附近散散步……实在是太失礼了」

「啊啊,爱美你不必为此道歉,毕竟他一开始就不是很积极」

 爱美的谢罪换来的是叶月的苦笑。

耶七也和其他人一样,反对大早上集合。

所以知道情况后叶月也并未往心头去。

长泽看样子和耶七看法一致,什么都没说。

 

叶月克己平安回到了家里。

作为「游戏」的胜利者得到大笔赏金,老后的生活有了保障,人也变得淡定了几分。

他开始致力于培养夫妻共同的兴趣。

特别是最近从长泽那学会了操作电脑后,便开始收集各种信息。

 

长泽勇治在经历了「游戏」后,不知从哪迸发了自信,成功脱宅。

但是和周围的隔阂并未因此消失,或者准确的说,因为他的经历变得更大。

也是因为这样,他和以前一样在学校中依旧特立独行。

但是因为得到叶月和总一这些理解者,他不再浑身是刺,这算是一大进步吧。

虽然不知长泽今后会怎么走下去,若是在经历了生死考验后变得成熟一些就好了。

 

 

 

就在三人和乐融融地谈话之际,远处走来一位女性。

女性身着接待小姐的制服。

看样子一直到今天早上都还在工作。

估计是为了能和大家聚头,在日程上做了很大调整。

 

「嗨,大家看起来都很精神嘛」

「文香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看到文香小姐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

熬了通宵却不见任何疲色,文香淡淡向众人打招呼,叶月和爱美也定定回应。

与此同时,长泽愕然的声音传到众人耳边。

 「你居然还没挂掉,阿姨」

「你应该叫大··姐吧?」

「好痛痛痛!」

听到长泽的话文香忍不住嘴角发颤,猛地拧住长泽的耳朵。

「好了好了文香君,别做的太过火了」

估计是看到眼角挂泪的长泽心有不忍,叶月出言相劝。

见到叶月开口,她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从虎爪逃生的长泽捂着耳朵,依旧是嘴不饶人。

 

「痛死了。更年期女人的歇斯底里真是不可理喻」

「你说什么!」

「哇!!」

看到文香目露凶光,长泽赶忙逃到叶月身后。

叶月和爱美则是满脸无奈。

 

 

陆岛文香依旧是以「ACE」工作人员的身份在活动

她自身并未和「组织」有过节,纯粹只是对残忍的「游戏」看不过眼,所以仍旧在进行活动。

不过,对于制服类工作的执着,究竟是她的兴趣还是其上司的兴趣,这实在是个不解之谜。

 

 

见到文香和长泽还在进行二人转似的打闹,叶月和爱美纷纷出言相劝。

如此消磨了一段时间,他们等待的主宾终于登场。

此时已经稍过约定时间。

「再走快一些,御剑先生。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下」

「我知道,我知道啦」

听到2人对话的瞬间,等待的众人脸上更多了几分喜悦。

沿着樱花树步道走来的2人虽然嘴上不依不饶,但任谁都看得出两人间的深厚信赖。

 

「总一君,咲实,气色不错啊。你们可迟到了喔」

「对,对不起叶月先生。啊,各位早上好。很抱歉来迟了」

「对不住了各位,我早上爬不起来。另外,好久不见了」

听到叶月的调侃,总一和咲实也熟络地向众人打招呼。

 

御剑总一回归到学生的日常中。

同时,对乒乓球社的活动也再次燃起热情,劲头比想象的还足。

而去年终于从高中毕业,虽然专业还没决定,但已经考上文科类大学。

虽然心中的破口还很大,但看来有在积极寻找填补的东西。

一直为沦陷失落的总一操心的双亲,看到他的变化也让人由衷地开心。

 

一直在御剑身边支撑他的正是姫萩咲実。

她和所有亲戚一刀两断,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升学,而是来到了御剑家。

加上在「游戏」赢得奖金一事,听说在亲戚间引起了轰然大波。

但是作为御剑的支柱,又一副上门媳妇的样子……准确说连个人就是过起了夫妻生活。

看到和青梅竹马容貌相像的咲实,御剑的双亲虽然也大吃一惊,但很快就接受了让御剑重新振作起来的她。

而御剑终于是退无可退。

据说明年6月两个人到达法定年龄后就打算举办婚礼。

 

所有人都打过招呼后,文香笑着向众人问话了。

「既然人都齐了,我们就动身吧?」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

旋即,大家迈开脚步走向附近的陵园。

 

 

 

又过了2个小时,时刻即将指向正午的时分,又来了两位少女。

其中小个的少女略显消瘦,气色看起来也不是十分好。

旁边亦步亦趋跟着小个少女、略显年长的少女虽说个子也不高,浑身却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两人身穿可爱的服饰,理由各不相同却都走得很幸苦。

「咦?还谁没有来啊」

「对不起了,姐姐。都怪我走得慢才会这么早出门吧」

「别放在心上了……我看看,不如我们去那边的椅子上坐坐吧」

可能是走的距离比较长,妹妹的气息有些紊乱,姐姐脸上写满了担忧。

为了不让姐姐继续担心,妹妹听从了姐姐的建议,一起往椅子方向移动。

 

「姐姐,今天要来的那些人,就是姐姐之前说的那些朋友吧?」

「嗯,对。而且呀卡莲,他们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肩并肩坐到椅子上后,面对卡莲提出的问题,卡琳意味深长地说。

这也是卡莲已经耳熟能详的答案。

「姐姐也说的太夸张了。或许对我来说确实如此,但这不包括姐姐吧?」

 不管问几次,卡莲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歪过头,把自己的疑问丢给姐姐。

然而卡琳只是报以意味深长的微笑,无法将真相揭开。

那场鲜血淋淋的「游戏」的一切,还是不要让卡莲知道为好。

 

北条卡琳和过去一样,一边照顾妹妹一边上学。

在初中毕业后,升上了高中。

虽然她本人并没有这种打算,但在周围的影响下还是勉强同意了。

妹妹的病情在这一年多的复健下好转了许多,其中居家疗养的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

或许是因为相较于以前,花在妹妹身上的时间减少了,卡琳的空闲时间渐渐多了起来。

但即便如此,这些富余的时间最后还是返还在妹妹身上,足见她的妹控程度已是病入膏肓。

 

妹妹卡莲从以往的病房生活中解放,虽然不是很适应,但也慢慢接受普通的学生生活。

托一年前成功的大手术的福,身体已无疾患,剩下就是慢慢恢复体力。

虽说间或还需请假,但仍处于义务教育年龄的卡莲在慢慢增加出勤数,逐渐向一般人的日常靠齐。

 

 

 

就在快到约定时间之时,一位女性到达了集合地点。

那是一位身穿绯红色连衣裙、金发梳成双马尾、手脚纤细的漂亮女性。

女性走到坐在约定地点不远处的北条姐妹身前,打了个招呼。

「午安。抱歉我来迟了」

「丽佳,午安。时间还有富余啦。卡莲,别愣着」

卡琳起身回应后,出言警醒妹妹。

而被警醒的本人,却依旧呆呆坐在位子上。

「哇,姐姐长得真好看」

「啊哈哈,这孩子就是我妹妹,卡莲。怎么样?很可爱吧」

 

见到卡莲如此,卡琳只能苦笑着亲自向丽佳介绍。

面对一脸得意的少女,丽佳也报以微笑。

 

「嗯,的确很可爱。简直让人想抱回家。

如果你肯换套衣服一定也很可爱,不是么?」

「什……!好过分,丽佳」

 

看到丽佳咯咯直笑,卡琳愤愤的提出抗议。

突然,卡琳察觉到有只小手在拉自己衣摆。

回头望去,揪着姐姐衣服的却是卡莲。

见到姐姐回头,卡莲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诉诸言语。

 

「姐姐,这个人也是相熟的?」

「啊哈哈,算是吧。不过凶起来可是很吓人的喔」

「卡琳,当心祸从口出喔」

「哇,抱歉」

 

听到丽佳冰冷的吐槽,卡琳慌忙致歉。

但是为什么就觉察不到,正是那种态度本身让人觉得害怕呢。

不过卡琳和丽佳都是半开玩笑,并没有让气氛变得尴尬。

 

看到这一幕,卡莲露出开心的笑容。

或许她心里一直有在意,为了照顾自己而让姐姐没有朋友。

至少眼下,丽佳和卡琳的关系说是朋友也没差。

就在这时候,卡琳对丽佳的服装阐述了自己看法。

 

「话说回来,你这一身好花哨,会不会太显眼了?」

「嗯,回头率超高喔

不过真想穿着这身衣服扫射机关枪试试。

那种感觉一定很舒畅,呵呵呵」

「额,啊……那个,是么?啊哈哈」

 

接下来不会还想说,在那之后再疯狂笑上两嗓子吧?

看着面露笑容的丽佳,卡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身旁的卡莲却一脸羡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卡莲看来,或许这正代表两人关系甚笃。

其实她自己也想要交朋友吧。

因为病患生活导致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对少女的稚嫩心灵来说果然是一大遗憾。

不过这也就到今天为止了。

 

矢幡丽佳在游戏后回到了大学生活,现在正努力脱掉以往戴着的假面具。

不过过程貌似不是很顺利,但是只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能够融入周围吧?

虽然看现在这样子,那一天还遥遥无期就是了。

 

 

眼看快到了约好的时间,人却几乎没有到场,两个人脸上都流露出落寞的神色。

「大家都有通知到吧?」

卡琳不安地询问丽佳。

然而丽佳只是歪歪脑袋,表示自己也不知。

事实上丽佳自己也只是有收到联络而已,究竟都联络了谁,如何联络这些都不得而知。

看到丽佳的反应,卡琳叹了口气,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约好的时间过了少许,又来了数名男女。

走在前头的是穿着晚礼服,40岁前后的男性。

跟在其后方的是年约三十、西装革履的青年,及其手拉着的身穿可爱连衣裙、十岁左右的可爱少女。

少女和过去相比并未有什么明显的成长,眼下正面带笑容的仰望身边的男子。

跟在最后的是一位西装笔挺,面戴眼镜,让人感觉有些冰冷的女性

四名男女迈着轻松的步伐向凳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待到距离接军,其中的少女向着凳子附近的少女们扬起左手,大声打了招呼。

 

「各位~!」

几个人听到声音回过头去,少女的脸庞漾起更大的笑容。

「优希!近来过得可好?」

待众人走上前,走在最前头的男性放慢脚步,和最后带着眼镜的女子并排。

如此一来,父女二人就站在了三位少女面前。

走到距离凳子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少女终于是没有忍住,放开父亲握着的手跑向前来,抱了个满怀。

「嘿嘿,卡琳姐姐,好久不见」

「哦,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没长高么?」

一边摩挲着优希的头,卡琳注意到优希不只没有长高,反而感觉变矮了。

感觉变矮当然是因为卡琳自己长高了。

听到卡琳的话,优希忿忿地鼓起了双腮。

「哼,人家也是初中生了……虽然是明年的事。

 总有一天人家一定会长的比卡琳姐姐高~」

 

听到优希的气话,在场的女性尽皆苦笑不已。

的确,两年多来,优希的身高一直没有改变。

然而让大家高兴的是,娇小的少女依旧可爱。

同样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娇小身材的卡莲在一旁定定的注视着优希。

倒不是因为心怀妒忌,而是在为少女的身份纳闷。

「哎呀?咦?那个……莫非这位是卡琳姐姐的妹妹?」

「对喔。来,卡莲。这孩子叫做色条优希。之前和你提过吧」

「恩。那个我叫做卡莲,请多多指教。」

虽然有姐姐的介绍,卡莲站起来行了个礼,脸上的紧张之色依旧没有散去。

见到少女行礼,优希也满脸笑容的回应。

「恩!请多指教,卡琳姐姐。来,别站着了,快坐下吧」

说着便拉着卡莲到凳子上坐下,自己也坐在了卡琳的身边。

关于卡莲的情况优希也从卡琳那了解到了一些,是以对面容消瘦的卡莲长了几分心思。

顺着优希不着痕迹的关照,卡莲也坐了下来。

都坐下后,优希满面笑容的东拉西扯,卡莲则是面露为难之色,带着三分羞涩的作答。

坐在凳子上的两个人手拉着手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优希结束后,色条优希因为双亲的离婚而消沉了一段时间,但也逐渐振作了起来,如今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父亲色条良辅也尽可能抽出时间陪女儿,如今父女关系和睦。

良辅本人也因为损失大量的过激派而导致组织面临重大的改革,日理万机。

 

 

站在良辅身后的正是被称作庄家的男子。

如今庄家的称呼也在参加者以及良辅口中固定,而且各种麻烦的差事都被推到他头上,每天过得苦不堪言。

其中包括数名离职的过激派干部的工作,以及因「游戏」所招致事态的善后处理。

另外还有包括耶七的教育在内的、组织一部分行动部队的重编,工作量极其繁重。

但即便如此,每一件事情在他手下都能确实完成,也给他带来举足轻重的地位。

 

站在其身旁的是名为乡田真弓的女性,是庄家的旧识。

虽然之前的骚动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因为庄家的关系也被卷入善后处理中。

不过这些也因其高超的事务处理能力而解决,如今已经爬到首领秘书的位子。

两个人都因为这次的功绩而被提名为干部候补。

这对他们来说是好是坏,目前还是未知之数。

 

 

 

良辅环顾四下,向附近的双马尾少女问道。

「其他人还没到啊」

面对这不知算提问还是陈述事实的问话,丽佳一语不发地点点头。

虽然脸上没有显露,但她心下其实甚是紧张。

见到她这种反应,良辅瞥了瞥身后,语调变得有些阴沉的问道。

 

「准备没出问题吧?」

「确实是联络了所有人。御剑、姫萩、叶月、陆岛、长泽、生驹小妹六人如今正前往陵园祭悼。

  生驹小哥在附近散步途中约莫是遇到了纠纷,如今正处理中。

  其他数位也正往这里赶来,另外……

说到后头,庄家显得难以启齿。

静静听完身后庄家的报告,良辅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阴沉。

正当庄家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附近出现两个可疑人影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这附近正在组织的封锁中,能到达这里的也只可能是部分有约的人。

迟来许多的他见到在场只有预定人数的一半不到,立刻发起了牢骚。

 

「哈?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才来这么几个

唉,没想到人居然还没到齐,太失败了~」

「迟到的我们也没立场说这种话,手塚」

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两人向着少女们走来。

 

 捞到大笔钱财的手塚义光死性不改,依旧过着作恶逃亡的日子。

间或还会和「组织」手下的人起冲突,是故良辅等人对他也有不少想法。

 

身旁的高山也经常因为他卷入各种麻烦之中。

他的身手深受「组织」器重,不时还会接受一些委托。

虽然做出了不小成绩,但因为外籍人员的身份,在「组织」内部的评价也两极分化。

结果到最后,两个人还是没办法逃离危险。

 

 

 

或许是感觉到了手塚和高山放出的冰冷气息,把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卡莲吓得瑟瑟发抖,急的卡琳和优希连声安慰。

中途卡琳也狠狠瞪了手塚,然而手塚的冷笑却让局面更加恶化。

就在这当儿,从另一边来了几个人。

「哎呀,人齐了么。抱歉,我们是不是来晚了」

文香和一起走在前头的叶月向集合地点的众人开口道歉,向卡莲他们坐着的凳子走去。

文香打头炮,向众人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了,各位。看到大家都很精神我就放心了」

「午安。祭悼完了么?」

「恩。抱歉来迟了。要干的事都干完了」

御剑云淡风轻的对丽佳的提问做出回答。

看来他已经把樱姬的事情放下了。

能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是件好事。

一直记挂着已死之人,终归不是件好事。

虽然众人终于合流,但却因为其中2人依旧散发着冰冷气息,致使众人都没能完全放开。

「切,人倒是来了不少,最重要的却不在么」

手塚的牢骚让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堪。

这时候庄家正要开口对他说些什么,却被乡田给制止。

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的时候,却被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

 

 

「各位~午安~~」

一位身穿绣满可爱花边的上衣,面貌可人的少女,正拖着什么东西向这边走来。

虽然被拖着的物体同时传出模糊不清的男声,渚却完全没有理睬,维持着不变的笑容和移动速度。

「喂,绮堂,放开!别拖着我!!」

「不可以喔~耶七小朋友~姐姐我现在可是在气头上喔~?!」

少女举重若轻的向集合地点移动,一路小跑却脸不红气不喘。

如此到达众人所在地后,少女把拖着的物体向人群中一甩。

伴随一声,耶七四脚朝天地在人群中着陆。

他的背影写满了对这种待遇的不满。

「操,干毛这么对我……

「坏孩子呢~就要好好(哔——)喔~」

渚晃着食指,笑容满面地解释道。

不过单手拖个人实在是比较恐怖,最好还是适可而止。

而且这腕力是怎么回事?绝对比以前增加了吧。

松开耶七后,食指杵着香腮依次打量过众人,又对着手塚补充了一句:

「手塚君也需要(哔——)吗?」

伴随问话结束,笑容也从脸上消失。

NO!我可什么都没做。对,对吧?高山老兄!」

「以势压人算不算坏事我就不知道了」

面对慌张的手塚,高山却冷静如故。

游戏结束后,他们也都看到过渚身上装备着的摄影道具,两个人都吃惊不小。

的确,对佣兵来说,带着几十公斤的装备行动可说家常便饭。

然而只比一般人高一些的渚,却能带着20公斤以上的摄影道具若无其事地连续行动。

当然,还不只是摄影道具本身,渚还背负着装满饮食的背包和各种装备。

就算是保守估计,她全身承受的重量也超过40公斤。

然而她却丝毫不显疲态,从头到尾都是神色如常。

这个事实简直让以男同胞为首的众人感到恐怖。

 

 

据说绮堂渚在游戏结束后还清了全部欠款。

因此,不必再从属于「组织」的她选择了脱离,回到了家人身边。

家人也终于理解了她的付出,并保证不会再让她受苦。

将大部分奖金交给本分度日的家人,为了不再受到任何束缚,她终于决定搬出去一个人生活。

自高中以来,她就为了家人的欠款奔走。

如今问题解决,为满足自己的兴趣爱好她参加了大学的入学测试,并从去年4月开始成为了光荣的大一新生。

现如今租住在丽佳父母家附近,并因为其性格之故,成为烦心事不断的丽佳的谈心对象。

 

 

人虽然都到齐了,但却并未出发 。

根据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在另一个地方举办宴会。

虽然时间尚早,但宴会准备了许多独特的企划案。

然而众人的脸上看不见一丝欢乐。

这究竟是为什么?

如今此处集齐了18位之多的男女。

打扮各异的众人,占据了空无一人的步道一隅。

虽然各处阴影以及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其他组织的工作人员,这里就不算进来了。

 

「还没来吗?」

「「组织」应该已经联络了」

 

面对爱美的疑问,文香看着良辅他们,面露难色地做出回答。

他们究竟是在等谁?

人应该齐了。

一个不少地取得了胜利。

所以大家不要阴沉着脸,笑一笑吧

 

 

如此沉默了一段时间,高山突然往头上看去。

「你也该下来了吧?

 虽然我是不介意继续等下去,但你让女孩子们情何以堪?」

「「「「「呃?!」」」」」「啊?」

高山语惊四座——除了庄家以外。

啊啊,这样啊。

是在等我么?

我明明就一直等在这里,这不是我的错吧。

我从树枝上轻轻跳下。

旋即华丽地着陆。

往众人看去,大家的脸上都开始漾出微笑。

 

 

对了,这样就好。

这才能说得上是皆大欢喜的HAPPY END

或许途中有留下各种悔恨。

然而眼下这个时刻,对我周围的众人来说无疑意味着幸福。

所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管这个世界是梦还是现实!

 

好了,或许还有人是初次见面,所以我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深深吸了口气,如宣言一般道出这一句话。

 

「老子是外原早鞍,天下无敌的家里蹲!!!」

 剧终

 

—————————————————作者后记—————————————————

※理所当然地,本后记中包含了全故事的剧透。

※建议各位读完本篇再阅读。

※此外,很大程度上只是作者在自说自话,不建议想沉浸在余韵中的读者阅读。

 

『对读者的感谢』       

懒得翻了,反正没什么内容 (死

 

『创作的契机』

本故事总算顺利(?)完成。

开始自娱自乐地用Excel编排剧情,是9月21日——也就是游戏发售刚过一个月时的事。

契机非常简单,是因为BBS上有「最多能活几个人?」的讨论帖。

 

我认为最多能活10个人。

当时以「解除过的颈圈无法启动」为前提,就得出了这个中规中矩的数字。

如果能启动的话就会变成11人,不过具体的生还者也有变化就是了。

刻意让J和Q的条件跟10号冲突,也有可能只是为了让10号(以为其他人解除过的颈圈就可以利用而)掉以轻心。

等10号发现解除过的颈圈无法启动,为免让更多人解除,他就会想方设法抢先启动颈圈。

由于已有数人解除,事情会演变成更惨烈的争斗。

「组织」也有可能是在打这种算盘。

本作中的设定是「解除过的颈圈可以启动」,但这并非正式结论,请各位注意。

 

解决了10号的问题后,剩下的就是A,3号和9号了。

其中按原作的设定,9号(优希)就算启动颈圈也不会死。

于是剩下A和3号。

A只要杀死持有Q的3号就能解除。

结果,只要3号的长泽死了一遍又复活,那就是大团圆结局了!

这就是本作的核心。

 

『关于制作过程』

如今想来,最初的构想实在惨不忍睹。

主角使用日本刀和突击步枪,后来还换成狙击步枪。是个射击百发百中,耍剑一刀两断的怪物。

故事进行中也不需要任何人帮助,能毫发无伤地凭一己之力救出所有人,唯一的受伤就是让御剑杀死自己那次。

简直就是一场英雄秀。

 

第二个构想成形是10月底的事。主角依旧是个怪物,但加入了情节安排和意外性。

以EP1为基准,糅合了EP4的剧情,登场人物和解除条件也有所变动。

尽管加入了意外性,但主角始终是个怪物,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

想把故事写出来,却又苦于没有文才,写得碰碰磕磕。

即便如此还是写到了第6话左右,但感觉始终不对,于是在11月初重新审视剧情框架。

 

这就是第三版,也是本作的基础。

主人公大幅弱化,情节也大刀阔斧地修改。

掉下1楼的人除了优希还添上了渚,还插入了途中遇到文香的剧情。

在5楼遇到的二人组也由「高山×文香」改为「高山×丽佳」。

原本的思路是跟两人相遇后又分道扬镳,这次改成结伴行动。

在4楼(而非3楼)跟其他人相遇时,卡琳的颈圈问题也被无视了。

 

原本的安排是,最后跟暴露了JOKER存在的御剑一行人会合后高山的颈圈才能解开。但由于高山已经加入了队伍,解除的时间被大大提前。

直到第9话末尾附近,都还保留着第三版的剧情框架。

在感想文里也提过,第三版在11月底曾一度完成。

但开始创作插入话后,听着读者们的感想,却察觉自己心里还是有所芥蒂。

第三版到头来还是跟原作一样,众人被文香说服而努力保护优希,好让「ACE」顺利捕获色条良辅。

就是这样的剧情走向。

因为比起大局,首先要保证全员的生存。

但创作插入话时,在写「组织」方以及其他参加者故事的过程中,我开始反思这样的安排是否恰当。

最终下定决心大刀阔斧地改写后半段,以写成第四版。

 

到底从何下手是最大的问题。

在一次又一次地重写第10话的过程中,就在我因手塚制伏回收部队的描写不足而设法添加的时候。

我终于意识到干扰仪和通信器的存在。

然后就加入了跟「组织」交涉的选项。

此后重新安排情节,在反复尝试下写成了现在的模样。

姫萩摔PDA的剧情原本安排在第Q话尾声,后来被大大提前。

主角在6楼掉下陷阱跟手塚会合,然后再次回归队伍。接着文香道出真相,姫萩就摔了PDA,然后大家众志成城地跟强袭部队决一胜负。

但这种安排未免有点牵强,于是就重新对各话进行调整,好让情节不至突兀。

由于主角成了「组织」方的人,没必要勉强跟御剑一行人会合,情节因此通顺不少。

这时也开始思考未登场的原作角色该如何处理。

虽想让他们亮相,但也没有机会吧。

但始终想让他们出出场,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些安排。

 

第K话有本篇中唯一的视角切换,但事实上候选人不止一个。

高山、丽佳、文香和御剑都考虑过,但每个都有冲击力不足之嫌。

在这一点上,使用渚视点从各个角度看都有压倒性优势。

 

以下是主人公无法得知的背景。

他在原来的世界已经彻底死亡,即使想回去也无法如愿。

他并非连身体一起穿越,而是灵魂穿越后再次构筑出身体。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设定。若是在这个世界身亡,他会留下尸体。

因为设定如此,除了最低限度的服装(这也是再次构筑的产物)以外,原本持有的钱包、手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如果是单纯的肉体转移,口袋里的东西应该原封不动在那里的。

就算被说是马后炮也没办法。米已成炊,没法推翻重来了。

顺带一提,学长因故意杀人罪、教授则因帮凶罪而被逮捕。

 

『关于终章』

终章的安排,在第一稿就定了下来。原本跟主角的名字毫无关系,当初也没注意到这点。

11月底写终章时察觉到这点,于是就尝试让内容和名字一语双关了。

另外改写剧情时也考虑过其他形式的终章:

  1.丽佳家的茶(咖啡)会

  2.主角偷偷在各地跟踪参加者们(包括小权权☆),解说他们往后的遭遇。

  3.果然是做梦。

但听起来总不大对劲。

尤其是第二项,真要写恐怕不止一话。

结果就按最初的构想写了。不过由于前面的情节改动,人物的立场也大不相同,为此还是头痛了一阵。

最后,故事里没交代主角往后的生活,户口的问题也没有说明,这部分就请诸位自行想象了。

『搁笔之后』

能顺利完篇实在松了一口气。

剩下就是有收到错字报告再更正了。

只经过修正就上传着实令我羞愧,总之会尽可能更正的。

回想起来,决定正式发表是11月15日,也就是将近一个半月前的事。提笔后就一直努力到现在。

虽然有些场面描写不够充分,但总算大功告成,让我感慨万千。

在内容方面应该有读者会有所不满吧。

或许有人觉得这就是个主角开金手指的东西,某种意义上也不算错。

然而,我并不认为主角是救世主,而主角本人也没这么想。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甚至在他的所在地,也发生过互相撕杀。

实际上,有一半的男性角色的攻击也都是下杀手,这过程中出现了重伤者甚至死者。

既出现过手被轰断的牺牲者,在「ACE」袭击各据点的过程中也会死伤无数吧。

即便如此,在「游戏」的舞台上,众人齐心协力(少数人除外)才取得了全员存活的成果。

从结果来说个人认为这是个温暖人心的故事,但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

想看其他的发展或结局,请阅读原作或等待其他同人创作。

我也想读读同一题材的其他作品,有没有人愿意写呢?

 

『最后的话』

这个篇幅不知算长还是算短,总之在此搁笔吧。

如果,万一往后还要补上什么东西,还请各位不要嫌弃。

 

阅读本作的各位,尤其是留下感想的读者们。

还有让KQ面世的同人社团FLAT。

和对其进行商业化移植的Yeti/Regista。

以及相关的工作人员们,感谢你们。

最后,深深感谢提供这个空间的管理员舞小姐。

 

承蒙各位厚爱。

 

2008年12月24日夜 全篇发布完毕

 

—————————————————翻译感言—————————————————

回想起来这次燃得真猛,在35天时间里一边打暑期工一边翻完大约40万字的小说ww

这下我也了无遗憾了 (死

 

这次翻译很大程度上是自娱自乐,有些地方顺手就插入了某些吐槽用语,另外翻译中或多或少有点滥用四字词的味道。

在这一点上还请见谅。

 

之所以花心思翻译这篇小说,是因为读了几次都觉得爱不释手。

个人觉得这故事比商业版美好几倍,论剧情密度、逻辑性和完整度都甩开商业版几条街。

要是有人能同样地欣赏它,那就再好不过了。

虽然空月并不是个论坛,不过有什么感想的话还是欢迎发表的啦www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9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JOKER 终章 + 后记”

  1. 果果果大大辛苦了!
    最后的结局真的很精彩,不得不说到最后我还是被思维定势舒服住了啊。

    各种意义上讲这作品在悬疑度上都甩了原作N条街,原作(包括同人版)几乎被架空的规则终于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从这角度讲,这篇小说才对得起KQ之名。不过,另外我还是要说,我仍然不能苟同早鞍方案:尽管此次游戏大家全部生存,但更深层次的矛盾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变得更加复杂和不稳定……早鞍,我相信历史会证明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PS:你们再怎么黑总一,人家最终还是人参赢家口牙……

    1. 事实上我觉得情节够跌宕够有趣就行了
      就个人而言,最喜欢的就是早鞍不按牌理出牌,把所有事情搞得天翻地覆这一点口牙——耶七「天衣无缝」的作战方案也好,「ACE」的最终作战也好,「组织」的附加游戏也好,甚至原本没有漏洞可钻的保卫系统和死亡条件也好…… 反正看到这种利用情报优势彻底扭转事态、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剧情,这边就会觉得很激动啦

      另外这个故事,某种意义上也是早鞍的救赎之旅。第Q话末尾也提到,他一路上东奔西走拼命拯救他人,其实也是在另一层意义上拯救不敢相信他人的自己。我愿意相信,即使其他人对他有所怀疑,有了卡琳、高山、丽佳、优希和渚的不带保留的信任,早鞍已经得到了救赎 (泪目

      1. 早安的救贖之旅嗎
        另一方面在他原本的世界 他的經歷太悲慘了…直到最後的最後都是被人背叛的 在這一邊他取得了別人的信任 得到了不會背叛他的同伴們,朋友們(妹子們 基友們?) 對他原本的人生也算一種救贖吧

        不過在他原本的世界 学长和教授會被捉一定是因為有人報警 說不定早安還是有朋友的…

  2. 终于完结了~撒花~

    啊,不过原来以为HHHH的苹果一定会弃坑的,不过没想到意外地有毅力啊……对于行动力匮乏的我真是一个大大的榜样啊……(不好,口水流下来了

    看来我自己想做的事也要大大加油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