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9 「迎击」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9/01/932.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9/05/1036.html

 

10个人正在海上的临时直升机场待机。

以仓促架设的直升机场来说它显得相当完善,并泊有两架整装待发的直升机。

此外还留有一个直升机位,旁边则停泊着一艘状似油轮的中型船只。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一位身穿得体的西服,盘起头发并戴着银色细框眼镜的妙龄女子看着手表喃喃自语道。(果果果:你妹的,明明就是个大妈啊大妈-________,-)

时间已经将近上午8点半。

她所指的并非众人等待的直升机。

因为它早已进入视野,正要从他们头上降落。

「那些孩子,真的没问题吧?」

「天知道。多半没事吧」

女子身旁,一位身穿燕尾服并系着蝴蝶领结的男子答道。

在首领与「变数」谈话后,男子,也就是庄家,快如闪电般采取了一系列行动。

他逐一向可能遇袭的「组织」设施——包括赌博船在内——下达了指示。

让部分据点严阵以待,部分据点则准备金蝉脱壳。

然后让一台充当诱饵的直升机飞往赌博船,并预先安排首领的替身乘坐。

此外,还命令他亲自栽培的下属用尽一切逃生工具撤离。

如此一来,过激派的干部和赌客便无路可逃。

面对在财政界炙手可热的「赌客」,就算是「ACE」也无法轻举妄动。这应该能成为他们的负担。

完成这些布置后,他亲自驾驶直升机带金田撤离。

这座临时机场也是他的心腹下属和身旁的女性竭尽全力布置的。

停在此地的两架直升机,一架是他自己驾来的,另一架则是女性跟六位卫生班成员所乘的交通工具。

而刚刚降落的直升机里则坐着他们的首领。

数人步出着陆完毕的直升机。

「小子!啊,你没事太好了。听说你要赶去船上,我担心着呐」

「抱歉了,金田,这次就算我任性一回吧」

金田满脸担心地步向其中一人,庄家见状也走上前去。

「劳您大驾,不胜感激,但情况已经刻不容缓。

  我们事先给那边的直升机加满了油,事不宜迟,请您马上动身吧」

「你就是庄家吧?」

「是。这次的事鄙人难辞其咎,甘受责罚。

  不过这个地方早晚会被『ACE』发现,请您先动身吧」

男子闻言颔首,向随从示意。

一个人充当驾驶员,乘上庄家准备好的直升机并启动引擎。

剩下的两人则走向油轮,准备替刚着陆的直升机补给。

首领乘坐的直升机本以赌博船为目的地,来到这里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ACE』么。这次他们恐怕棋差一着了吧」

首领步向直升机,漫不经心地对庄家说。

庄家闻言,嘴角微微上扬。

充当诱饵的直升机差不多抵达赌博船了。

「ACE」大概会误以为首领坐在上头吧。

他们冲上船满以为能抓拿首领,到头来却只会见到过激派干部及其手下,以及身为赌客的财政界巨头们。

就算是「ACE」也不敢轻易向后者动手。

他们处心积虑,到头来却只是自找麻烦。

 

卫生班再次乘上原来的直升机。

跟来时唯一的不同仅在于少了女子。

因为她乘上了庄家开过的那架飞机。

这次的驾驶员是首领的心腹,后面则坐着首领、金田、庄家以及女子。

众人登机后,两架直升机立刻起飞,全速飞往目的地。

剩下的一架也会在补给完后马上赶来吧。

当然,大前提是他们没受到「ACE」袭击。

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小时航程。

在此期间,首领想事先了解各种情况。

「首先……对了,先介绍一下旁边这位女士吧」

「是。她叫乡田真弓,3个月前还被定为本届「游戏」的GM。

  但由于突发事故,我们决定改用5号和7号,这次就让她待机了」

「唔,那么乡田,如果你是GM,有办法处理现在的事态吗?」

「…不。虽说眼下情报的确是给理顺了,本届「游戏」实在混乱得非同小可,鄙人也没自信能应付得来」

被出其不意地一问,名叫乡田的女子略一思索后答道。

正如她所说,在本届「游戏」里,无法预测的变故一浪接一浪。

再加上「组织」的部分成员失去控制自作主张,情况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首领的想法是,要是女子信口开河声称自己有能力处理,那就永不重用这个人。

「庄家啊,这次的事情确实变得难以收拾。原本应该让你以死谢罪来着。

  但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如今的「游戏」规模过大,已经变成负累。

  应该说,这正是天赐良机吧。往后你可得加紧收拾」

听到首领的这番话,原本把腰弯成90度的庄家稍稍抬起身子仰望首领。

既然说出这番话,就等于宽恕了他。

对于完全做好了觉悟的他而言,这是始料不及的。

即便如此,他还是竭力掩饰内心的波澜,再次躬身道:

「鄙人定当尽力而为」

与其信口开河天花乱坠,不如以实际行动说明一切。

在侧眼看着身边女子的同时,庄家开始思索应该怎么收拾残局。

 

 

插入话9  「迎击」

 

 

 

凭借着7号PDA上的标记,全副武装的高山和手塚把敌人的位置摸得一清二楚。

他们轻而易举地预判出敌人的前进路线,提前设下了陷阱。但敌人毕竟是职业军人,理所当然地识破陷阱并不断前进。

外原的吩咐是阻挡敌人的脚步。

外原一行人正在追赶新出现的动态反应,并打算在找到对方后就跟高山他们会合。

但另一拨人里有好几个碍手碍脚的女性。可以的话,手塚想尽可能避免在大队伍中行动。

因为不能随心所欲地行动,对他而言是种煎熬。

两人正在前进,手塚懒洋洋地向大块头的男子说:

「对嘞,高山老兄啊,你打算听他吩咐,拦拦路就算了么?」

「……可以的话尽可能当场歼灭敌人吧」

「……哦?这么干真的好吗?那小子不会缠住我们训一大通?」

「生米煮成熟饭,他啰嗦也没用」

高山目无表情地回答,手塚闻言却迸出一阵笑声。

「咕咕咕,不赖嘛,你真不赖。那我们就闹他个天翻地覆吧!」

手塚说罢猛吸一口香烟,随后把烟头吐到一边。

高山也离开倚着的墙壁,对突击步枪进行整备。

两人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手下留情这个词。

 

强袭部队边破解陷阱边前进,不见踪影的敌人折磨着他们的神经。

根据他们所持的显示参加者位置的机器,周围应该空无一人。

他们原本在追赶远处的光点,这里路上却遇到了层出不穷的陷阱。

这表明敌人近在咫尺。

「怎么回事?那帮人怎么会不见踪影?」

不仅是现在。

从几小时前开始,就有大量的参加者消失无踪。

在拥有漫长历史的「游戏」中,这也是闻所未闻的。

因此他们不知所措。

他们之所以能活命,是因为让自动攻击机器人充当了前锋。

钻过陷阱、走在他们面前15米左右的自动攻击机器人突然受到谜一般的枪击,纷纷陷入沉默。

「3号,5号失去反应……2号也是。啊,1号到8号全都失去了反应!!」

「你,你说什么?!」

8台机器人在短短几分钟内被清理一空,让部队中唯一戴着眼罩的队长难掩讶色。

他跟另外三位队员同时感到不寒而栗。

 

袭击由手塚的射击揭开帷幕。

密集地走在前头的自动攻击机器人首当其冲。

高山随后也开始射击,稳打稳扎地清理着机器人。

等到8台里有3台失去反应后,高山拔出腰间的手榴弹,用牙齿扯开保险环并使劲掷出。

由于毁坏的3台挡在路上,后面的5台又继续前进,8台机器人就这样挤到一起。

一颗——不对,两枚手榴弹不偏不倚地掷到它们的正中间。

两枚手榴弹先后爆炸,拐角顿时被烟雾充斥。

等烟雾散开,映入眼帘的只有满地残骸。

手塚见状大大咧咧冲出掩体,毫无防备地走向残骸。

高山立刻给他前方的机器人残骸赏了几颗子弹。

「吓我一跳,高山老兄你搞什么呀」

「这种型号的机器人可能有自爆功能。以防万一,必须将车轮中间的位置击穿」

「啊——说起来是有这种功能啊」

手塚也对御剑使用过同样的功能。

手塚于是稍稍退后,确保把机器人清理完毕后才去探看拐角另一边的情况。

只见强袭部队以残余的机器人带路,避开陷阱正在冲锋。

「还~有好几台耶?我看不把这些玩意砸光光,他们是不肯陪我们玩了吧?」

「……大概吧」

听到「玩」这种字眼,高山略一皱眉,但对此只字不提。

手塚回过头,脸上挂着冷笑。

「那就给他们来份精心准备的陷阱大餐吧?」

他就这样原路折返,高山也紧随其后。

 

强袭部队跨过自动攻击机器人的残骸继续前进。

跟目标的光点还有相当的距离,他们无法止步不前。

他们进入十字路口时,变故终于发生。

他们确实发现了陷阱。

但认为它缺乏触发开关。

这是他们的大意。

穿过十字路口的瞬间,十字路口就发生了大爆炸。

「喂喂喂!炸药不会太多了么?说不定全都死翘翘了啊」

手塚目睹这场剧烈的爆炸,不由心急火燎。

原因仅仅是他认为就此完结很没意思。但事实却出乎他的意料。

刚刚用7号PDA的遥控功能引爆对人地雷的高山一边收起PDA,一边告诉手塚坏消息。

「还不够,那些炸药中看不中用。想全歼敌人还需要追击」

「什么嘛,那就早说啊。老子这就闪亮登场吧!」

手塚以狙击步枪瞄准了十字路口。

在烟雾稍稍消散、看到人影的瞬间,他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咕啊」

见队友被步枪子弹打飞,剩下的队员连忙开始俯身撤退。

手塚透过烟雾察觉到这点,当机立断地向十字路口冲锋。

「等,等下,手塚!」

高山正想端起火箭炮进行扫荡,却见手塚鲁莽地冲出,他怕伤及手塚,只好把火箭炮丢到一旁。

吃惊归吃惊,他也赶紧跟着手塚跨出了掩体。

走在前头、在爆炸中幸免于难的自动攻击机器人马上发动了攻击。

手塚往旁边铲了一脚以免被集中射在同一处,并用突击步枪大扫特扫。

虽说有防弹衣,但要是被反复命中同一处,防弹板会因此受损,没法发挥应有的防御力。

两台幸存的机器人在这次攻击下相继被破坏。

「咕……操!这种程度就缩卵了么!」

手塚中了几枪,但被身上的防弹衣悉数挡下。

在忍受子弹冲击之余,他还念叨着要把强袭部队当场歼灭。

但敌人的撤退远比他们想象的早。

「撤退!在这里硬磕不是明智之举!赶紧撤!」

经历了十字路口的爆破,他们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平衡感出现了偏差。

想在这种状态下继续作战无异于痴人说梦。

必须离开战线,让身心恢复。

队长一声令下,队员们接回被狙击步枪打伤左肩的同伴,纷纷压低身子开始撤退。

他们本剩下8台机器人,但其中2台又在撤退路上遭到毁坏。

「可恶,那两人是怪物么!」

一位队员忍不住发牢骚道,队长见到这幅惨状也不禁咬牙切齿。

见手塚追来,队员撤退之余就顺理成章地把火力集中到他身上。

「赶紧撤回刚才的三岔路口!」

队长的喊叫夹杂着枪声传到耳际。在新添了几个洞口的防弹衣保护下,手塚继续冲锋。

他左闪右躲,巧妙地避免被子弹击中要害。

高山则刮目相看地跟在后头。

「别老给我夹着尾巴逃啊!」

错愕归错愕,手塚追击起来还是毫不含糊。

但敌人也身穿防弹背心,一直没能造成致命伤。

于是双方都只能造成毫无意义的挫伤。两人就这样抵达第一个三岔路口。

「手塚!穷寇莫追,先停下来整顿下!」

然而手塚把高山的忠告当做耳边风,风风火火地准备穿过三岔路。

由于强袭部队是在前方的第二个三岔路拐弯,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但他实在有失谨慎。

左边的岔路毫无预兆地响起了枪声。

「王八蛋,居然有埋伏!咕啊!」

但手塚及时反应,听到机器响声的瞬间便向前扑倒。

两发子弹嵌入他的左手。自动攻击机器人的子弹是9毫米弹,不至于把手臂当场掀飞,但伤口甚深。

「手塚,前面!」

手塚往前一看,三台机器人从下一个三岔路口走出,刚把身子对准自己。

这时,手塚后方岔路里的三台机器人也蠢蠢欲动,眼看着要前后夹击。

高山做好觉悟,冲出路口面向较近的几台机器人。

他左右开弓,右手持突击步枪,左手持大型自动手枪,集中火力逐一进行清理。

手枪的威力非同小可,一发就能贯穿机器人,打得零件四散。

他用左手的手枪向三台机器人各赏了一发子弹,右手则持步枪扫射。

机器人也理所当然地进行反击。

大部分子弹集中在他的身体,被防弹衣逐一挡下,只有唯一一发贯穿了右大腿。

高山并未掉以轻心,但机器人在完全失去反应之前就开始了爆炸。

「咕,不等它们被破坏就先下手为强么。还真冷静……」

高山险些被爆炸掀起的卷入,但他当机立断地跳回通道,把爆炸的冲击控制在最低限度。

他很快被爆炸的浓烟淹没,手塚也受到牵连。

前方的机器人正在接近。手塚透过烟雾,在机器人鞭长莫及的距离外进行瞄准。

在追击强袭部队的途中,他不知节约为何物,突击步枪的子弹已经消耗一空。

因此他换上了背后的狙击步枪。

他全神贯注地瞄准并开枪,尽管最初有几发射偏,往后便接二连三地命中目标。

跟被普通步枪弹击中时不同,被狙击步枪打飞的机器人撒出各种零件跌倒在地。

把三台机器人屠戮一空后,手塚站起身来向背后的高山说:

「不好意思啦,老大!话说,那帮家伙跑哪去了?」

「……已经走了相当远,看来是跑着逃开的」

见手塚毫不悔改,高山叹着气查看了7号PDA,之间强袭部队已经逃到四个拐角开外。

他们逃窜的方向跟外原的位置相反,高山决定放弃追赶。

「唉,王八蛋,战果就只有这点破烂么。太挫了……」

「但我们让敌人失去了所有的自动攻击机器人,不然他们也没法跑着逃开。

  这次摧毁了敌人的一项武器,还把他们打跑了。你就知足吧」

自动攻击机器人虽说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最大的问题就是移动缓慢。

手塚对此有过亲身体验,于是赞同地点点头。

见他同意,高山把视线移向他的左手。

「先不说这个,首先得处理伤口。瞧你这么乱来,跟外原似的…」

作战告一段落,高山决定先替他疗伤。

左手上的伤看起来相当严重。

战场上的新兵急于立功,往往会不顾一切,这种事屡见不鲜。

这种人往往会死在前头。

所以这两人能活到现在,反让高山感到不可思议。

「别把我跟那家伙混为一谈。我可是个好男人」

见他没心没肺地笑着伸出左手,高山情不自禁地深叹一口气。

 

高山试着进行了PDA搜索,但地图上没有任何光点。

他不敢相信地试了第二遍。

结果毫无变化。

「怎么了,老大?」

手塚似乎从他的神色察觉有异,开口问道。

「没什么……外原他们不见了」

「啥?那帮家伙没带干扰装置吧?

  怎么会突然不见?」

手塚说着,也在自己的10号PDA上运行了JOKER搜索。

然而他的地图上也没有任何光点。

「怎么回事?……难道是跟御剑会合了么。

  那帮家伙好像也有干扰仪吧?」

「这倒有可能」

尽管取得了共识,往后该何去何从,两人却心里没底。

高山从之前起就一直用通信软件呼叫他们,但理所当然地毫无反应。

「能把机子借我么?我来试试看」

高山略一思索,把PDA扔到手塚手上。

「好嘞。

  喂——早鞍,你丫在哪里——喂喂——

  ……干,还真没反应啊。

  我们是拦路组,喂喂——~~啊,受不了,草泥马!快给老子滚出来!

  ……咦?啊,喂喂——?该不会接通了吧?听——得——到——么——?!」

不知何时开始出现杂音,手塚猜测通信已经接通,结果猜对了。

PDA的扬声器传出一道男声。

『吵死了!我能听到啦。

  你们情况怎样?我们只是跟生驹兄妹会合了而已』

「啊—是么。我们没啥收获啦。哎呀,那帮家伙真难对付」

既然说生驹兄妹,应该就是跟耶七会合了吧。

手塚认为干掉一堆破铜烂铁算不得收获,所以往小了说。其实破坏16台机器人已经是相当出色的战果。

外原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回答说:

『你们要能看到我们的位置,就赶过来会合吧。

  另外能请你们关掉干扰仪么?』

「好嘞—— 喂,老大,他说让我们关掉干扰仪」

手塚叫住了不知不觉已经在调查机器人残骸的高山。

「知道了,这就关掉」

说话的同时,高山放下背包,翻出干扰仪摆弄起来。

手塚趁有空又进行了一次JOKER搜索,然后发现了光点。

NetworkPhone似乎已经切断,他便把7号扔回高山手上。

「好,找到他们的位置了。咱们这就出发?」

「给我消停一会。你的伤口可不轻」

「啧,老大你还真爱操心。那我们先回十字路口一带吧?」

说着,手塚把子弹耗尽的突击步枪挂在肩后,扛着狙击枪走上前去。

高山微微叹了口气,也整理好行李跟在后头。

 

透过屏幕,众人发现只有两位队员倒下,一位没受影响的士兵翻出黑色盒子按下了按钮。

没多久,通信器就传来女性的惨叫。

『啊啊——!』

「文香小姐?!文香小姐,出什么事了?!!」

「御剑哥哥,让开!」

长泽一把推开慌了神的御剑,按下他按过的按钮。

爆震弹再次投出,闪光和轰鸣充斥着通道。

「再不快去救那位姐姐,她会没命的吧?」

长泽的冷静之言让御剑清醒过来。

他急急忙忙起身冲向房门。

这时,叶月手边的指示灯发出了红光。

既然摄像头的控制权快要被夺回,这次就有必要紧急关闭系统。

因为实行紧急关闭能为他们多争取几分钟时间。

「我想想,呃,是按住『功能键1』然后扣动『扳机B』吧。

  好,这就没问题了」

完成操作后,他也匆忙起身。

当场丢弃枪状控制器,并追在御剑身后。

「叶月先生!」

「咲实小姐,麻烦你留下来操纵隔墙。我们会负责把文香小姐带回来的」

叶月一本正经地说完,然后跟着御剑离开房间。

 

士兵们悉数倒在闪光和轰鸣肆虐过的房间。

距离稍远的文香也受到了爆震弹的影响,但背后的痛楚让她不至于晕倒。

「嘎…哈…咕…这可,真难撑啊」

她勉强拖着身子离开。

万一他们醒来后展开追杀,文香就无计可施了。

虽说还带着突击步枪,但连能否顺利开枪都成问题。

由于只有一台,而且是距离最远那台机器人爆炸,文香并未受到致命伤。

剩下的两台要么是炸药受损,要么就是用来接收引爆信号的天线被毁坏了吧。

她的后背染得通红,左肩和右脚上插着大块的碎片。

此外还插着不计其数的细小碎片。

尽管它们大部分被防弹背心所挡,但有一部分碎片插到了不受保护的地方;此外,也有零星碎片贯穿了防弹板。

剧痛在全身肆虐,即便如此,她也咬紧牙关拼命移动。

「我还,不能死。必须,把他们,平安,送回去」

她竭尽全力往前挪动,却感觉背后的士兵正在起身。

她以枪托作支撑回过头去,然后乱扫一通。

转身的时候,插在右脚的碎片撞到地面,狠狠剜入她的伤口。

开火的振动则使伤口雪上加霜,但她咬紧牙关忍住了。

「咕」

站起身来的队员被子弹打飞,仰面摔倒。

确认敌人失去战力,文香再次拖着身子吃力地走到拐角。

「文香小姐!!」
这时御剑发现了文香,不禁叫出声来。

已经赶到附近的御剑和叶月连忙跑到她身旁。

「总一、君。你怎么,来了?快点,逃」

文香口吐鲜血却还不忘关心他们。御剑把她拖过拐角,开始提防强袭部队。
只见另一位队员甩着头支起了身子。

『总一哥哥,你们快跑,我要降下隔墙了』

夹在耳边的通信器传出长泽的声音。

姫萩和叶月持有手持式的小型通信器。

因此长泽便利用姫萩的通信器向众人传递信息。

长泽已经不止一次按下爆震弹投射按钮,机关却再没声息。

因此他决定改用『紧急封锁系统』把敌人隔开。

「总一君,文香君就由我来背吧。我也只能帮上这点忙了」

叶月说着背起了文香。

也许是一直背着耶七的关系,他看起来习以为常。

「谢谢你,叶月先生。我们赶紧走吧,隔墙要被降下来了」

「唔,那赶紧走吧」

不等其他队员醒来他们便迅速后退,而后,通道被隔墙死死封住。

 

众人回到原来的房间给文香处理了伤口,对往后的行动却没有了主意。

御剑没法抱着杀人的觉悟进行猛攻,所以没法一举解决问题。

唯一能指望的文香又吃了消炎药和止痛药正在熟睡。

「接下来怎么办?这样下去那帮人早晚会来的吧?」

「……我们逃跑吧,拼命地逃下去,这就是最好的防御了。

  说到底,我还是没法动手杀人」

回答长泽的问题时,他的眼睛并没有失去神采。

他是认真地打算在逃跑中度过73小时。

但他们面临一个问题。

「可是你们的颈圈要怎么办?它们一到第73小时就会启动吧?」

叶月的话虽然跟现实略有偏差,但已经说到了点子上。

御剑也在为同样的问题烦恼。

此外,6楼何时成为进入禁止区域也是未知之数。

人类在面对未知的东西时,总会无法抑制地产生恐惧。

尽管事不关己,叶月也很怕御剑和姫萩死在眼前。

然而,姫萩却异常开朗地向烦恼的两人说:

「要是颈圈启动,那就连保卫系统的份也一起躲开吧?」

她不以为意地笑着说。三位男性闻言惊愕不已地望向她。

「你们这是怎么了?」

「哎呀,你这么问我也……」

「姐姐你脑子果然是有点不对劲吧?」

叶月和长泽被姫萩的反应吓了一跳,她却不为所动。

「现在就认定只有死路一条实在太奇怪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呀。

  你说对吧?御剑先生」

「……真服了你,你还真严格啊」

被姫萩微笑着一问,御剑只好报以苦笑。

(为什么我身边净是些严格得过分的女生呢?

  不过治我这种吊儿郎当又懒散的人倒是正好)

御剑忆起了樱姬优希。

『不可以耍诈哦!』

(也对,提前放弃也是耍诈啊)

御剑坚定不移地望着姫萩说:

「让我们一直逃下去吧。就算没法逃出生天也不放弃,坚持到最后一刻!」

「好的,御剑先生。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跟着你」

姫萩依旧微笑以答。

 

众人离开房间后过了30分钟,强袭部队终于赶到。

「啧,那帮家伙可真拧」

见房间空无一人,小队长不禁咂舌。

他们清楚知道,一个敌人受到自动攻击机器人的自爆攻击,已经深受重伤。

房间里也有明显的血迹。

然而他们依然没出现死者。

相反,强袭部队也有一人因文香的攻击而身受重伤。

尽管没伤及性命,伤势却相当严重,现在还不省人事被其他人背着。

尽管不清楚敌人的准确位置,他们知道敌人正在前往一个楼梯口。

而且他们曾经到过那个地方,建过一座据点。

「咱们抢先赶到,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哦哦——!」」

在接二连三遭遇失败的任务中,他们总算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正如强袭部队的预料,御剑他们一边警惕周围,一边步入楼梯大堂。

御剑他们现身的瞬间就遭到来自某条通道的枪击。

第一发子弹穿透了背着文香的叶月身旁的墙壁。

「长泽!!」

「呜哇!」

「御剑先生!」

第二发则瞄准了长泽,但御剑把他按倒,救了他一命。

子弹呼啸着擦过了御剑背后的防弹板。

「长泽,站起来!」

「唔、嗯!」

长泽顾不上面子,匆匆忙忙逃到叶月和姫萩藏身的通道。

御剑慌忙起身,刚把目光投向子弹飞来的地方,就发现一个枪口正对准自己。

(是狙击么!)

他无从得知,敌人用的是狙击枪,它拥有着能贯穿他身上的最高级防弹衣的威力。

目击枪口的瞬间,他当场跳到一旁。

狙击步枪随即喷出火舌,子弹从他原本所站的位置划过。

御剑立马转身逃向姫萩他们所在的通道。

然而,那条路只延伸了十米左右,再也没有去路。

「糟糕,无路可逃了吗!」

「总一君,这样看来我们已经……」

叶月听到声音坐立不安,但御剑依然斩钉截铁地说:

「还没完!我决定了绝不放弃的。一定还藏着希望!!」

他的坚定感染了叶月,使叶月得以安下心来。

「呵呵,你呀,变可靠了嘛,总一君?事情完结后,要不要试试,跟姐姐我约会?」

「文香小姐!你还好吧?」

叶月背上的文香已经恢复意识,突然开起了玩笑。

但谁也没有心情搭腔,只有姫萩担心地问了她的情况。

文香的状态不容乐观。

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放弃,把希望放在他们身上。

他们暂时放下文香,用手头的东西构筑了简易的掩体,但情况不容乐观。

 

强袭部队的目标是等6楼在第72小时变成进入禁止区域。

他们已经确定优希并不在队伍里。

因此打定主意想把敌人堵在死路,任由保卫系统宰割。

要是敌人不知死活地跑出来,只消将之狙杀即可。

就算有人能幸免于难,他们也能等人数减少后轻而易举地收拾。

也许,他们的作战的确中规中矩而又不失稳妥。

然而,他们本应尽早歼灭御剑一行人的。

这份松懈使他们痛失良机。

「那是!外原先生?!」

「你说早鞍先生?!」

听到姫萩的惊呼,御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在不同于自己和强袭部队的第三条通道,赫然站着外原一行人。

外原一行人抵达后不久,事态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只能瞪大眼睛旁观这一切。

 

———————————————————————————————

跟插入话6对应,恭喜手塚终于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好基友(撒花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2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9 「迎击」”

  1. 本来以为妹控、兄控都有了,长则会挑起姐控的重任跟总一抢妹子去,结果一口一个“御剑哥哥”,中二少年的形象都没了啊

  2. 最後一行精煉呀~ 不過早安現在和ACE實際上能算是敌對的吧 他要怎樣面對文香…
    越看越覺得高山是這小說的亮點呀~ 下一話就看看早安對著原3号會有神馬想法吧

    開學了 大大們也有人要上學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