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7 「不和」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26/912.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30/925.html

 

庄家由于服用了药物,睡了大约12小时才醒来。

这是因为他心力交瘁,没法以自然的方式入睡。

他离开休息室走向控制室,却被擦肩而过的工作人员叫住。

他被告知,最高干部会的金田正在找自己。

「明白了,我这就过去。有劳了」

向工作人员表达感谢后,庄家转而走向金田的房间。

然而,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不顾一切地直奔控制室。

此后,庄家不得不听金田没完没了的训斥和对讨论内容的说明,眼睁睁看着时间溜走。

而三小时后,「那东西」发动了。

等庄家回归控制室,第55小时已经过去大半。

「为什么要提出这种游戏?!」

庄家咄咄逼人地诘问一位打扮得老里老气的青年。

原本,此人并无发动附加游戏的权限。

然而,他却有着「最高干部会的一员」这样的头衔。

因此在经验老到的庄家不在场的情况下,控制室的众人只能对其听之任之。

「庄家——这么叫你可以吧?——你太天真了。说起来你也是稳健派哪,所以才净会出那些无聊透顶的主意。

  往后交给我便是。「游戏」也好,优希大小姐的事也好,我会处理得漂漂亮亮的」

这位过激派的干部装模作样地抿嘴笑笑,然后大发厥词。庄家在心里嗤之以鼻。

说到底,这场附加游戏就是个败笔。

完全被3号牵着鼻子走了。

没向观众公开他所问的问题,倒是不幸中的大幸。

若连那个问题都公开了,那就没办法阻止他们了吧。

然而,3号提出的附加规则就够运营方吃一壶的了。

中途接手的过激派干部没注意到问题所在。

然而,「游戏」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总之,来完成自己的最后使命吧)

自己已经无力收拾局面。

而且,听说首领也在赶赴此地。

正因如此,金田才会喋喋不休地训斥他。

(竟然没能赶上)

「组织」的人们在拖自己的后腿。

戴着手套的手攥紧拳头,牙齿也咬得吱嘎作响。

庄家深切感到,自己正一步步迈向灭亡。

 

 

插入话7  「不和」

 

 

在熊熊燃烧的火墙后,敞开的洞口正逐渐闭合。

他们的身影完全从视野消失。

即使想再次开启机关,火焰那逼人的热气也不允许众人接近半步。

 

她手上握着本属于跟她共同行动最久的男子的背包。

背包本身就沉甸甸的,她的心情更是异常沉重。

「早鞍……我,我!对,对不起!」

卡琳意识到是自己粗心大意触发了陷阱。

她的背包不小心碰到了墙上的开关。

结果掉下去的不是她自己,而偏偏是一直保护她的那个人。

因此她心慌意乱。

甚至想到以死谢罪。

把她拉回现实的是一位苗条的女子。

「北条!不要呆站着!不赶紧逃跑的话,我们会变成靶子!」

敌人不知为何没隔着火墙开枪,但谁也没法保证下一瞬间不会子弹横飞。

因此丽佳就算来硬的也得把卡琳带走。

「早鞍一定还会上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在丽佳的强调下,她总算清醒过来。

尽管身体还在颤抖,她紧紧抓住背包,认认真真地点了头。

 

「好,马上撤离这里吧。叶月先生,我们走吧」

御剑向众人说。

见叶月愣神地盯着火焰,特地叫了他一声,他却完全没有反应。

「叶月先生?再不走就麻烦了,赶紧走吧!」

众人似乎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不止叶月,爱美和姫萩也盯着火焰茫然自失。

「叶月叔叔,振作一点!你想害死这些孩子吗?!」

在文香的提醒下,叶月终于回过神来开始移动。

带头的御剑却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按PDA地图走了一阵,抵达了通往5楼的下行楼梯。

众人在此出现了意见分歧。

「为什么不去救人!你们也知道早鞍他们还戴着颈圈吧!」

「要这么说的话,总一君他们下去也有危险吧?说到底,楼下又不是马上就会变成禁区。

  还是耐心等他们上来比较好吧。我们还背着耶七君,想走也走不快哦?」

「但这不是抛弃他们的理由!」

见卡琳气势汹汹,文香不得不投降。

她大概也无力反驳吧。

但也不能就这样放卡琳一个人下楼。

他们对士兵的位置和人数还一无所知,单独行动是很危险的。

而且他们反对营救外原一行人是另有原因的。

「我说,哥哥下去了会很危险,而且他自己也说过要在6楼找地方休息哦。

  还有我也累坏了,不如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人命关天啊?!你自己解除了颈圈就不用管别人了么!」

爱美不知趣的一番话给卡琳火上浇油。

大部分人的颈圈已经解除,如今士兵才是最大威胁。

但卡琳也深深理解,对一部分人而言,颈圈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因此,要是御剑他们反对倒是情有可原。

但颈圈解除、没有后顾之忧的爱美这么说,就让她无法接受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醒大家,不能累坏了身子。

  而且文香小姐不也说了,下楼的话御剑先生他们也会有危险吗?

  你怎么就这么自私?」

爱美说得义正词严,其实心里也只把自己和哥哥当一回事。

她无论如何也不愿让被绑的哥哥冒危险下楼。

因此必须找出足够的借口。

「再说那位外原先生也太奇怪了,简直疑点重重。他为什么要坚决反对附加游戏呢?

  他的话实在没法相信。当初要是投了赞成,我们就有可能全体得救了哦?

  这场无意义的仗,也可能成为我们求生的希望。

  然而外原先生却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坚持己见投了反对。

  再说了,那帮人为什么会一心盯着优希妹妹?还有渚小姐也经常显得怪怪的。

  他们真的是自己人吗?大家能信任他们吗?

  还有那颗燃烧弹的问题,要是不小心丢到我们这边,大家不就被活活烧死了么?!」

关于燃烧弹的问题,连叶月和姫萩也点头称是。

之所以会这么说,恐怕是因为她仅仅在众人的庇护下过活。

要是一直在留意情况,就有可能察觉理由。

然而,说出这句话是大忌中的大忌。

「爱美小姐!你这个人……」

「北条,静一静。爱美小姐,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我实在没法弃他们于不顾。

  御剑,文香小姐,叶月先生,你们又有什么看法?」

丽佳打断了卡琳,冷静地提问。最先回答的是文香。

「实话说,爱美小姐的怀疑也有道理。但充当目标的优希妹妹万一被抢走,情况可能会很不妙」

「为什么?!附加游戏又没有发动,再说就算真的发动了,输了又没有惩罚!」

「话,话是这么说……」

爱美滔滔不绝地反驳,噎得文香一时语塞。

总不可能把留着优希好让敌人首领自投罗网的计划和盘托出。

「我也反对马上下楼。文香君说的不错,而爱美小姐的怀疑也有道理。

  大家已经累坏了,我同意先休息休息」

「叶月先生……那么大家就在6楼找地方休息吧。

  我跟北条小姐一起下5楼。优希的情况实在叫人担心」

「御剑先生,我也一起去」

「你跟大家一起留下。现在不知道准确的时间限制,下楼始终是冒险行为」

姫萩想要加入,却被御剑回绝。

的确,他们并不知道时间限制。

尽管文香的PDA里装了相应软件,但它早在4楼就被开膛破肚。

从5楼下去前又忘了确认限时。

「总一君你没必要勉强吧?你自己也累了,就安心等他们上来吧」

叶月也在担心御剑的颈圈问题。

因为御剑乐观开朗的性格让他产生了良好印象。

但他的开朗是建立在放弃自己的基础上,在这座建筑物里显得非同一般。

事实上被姫萩骂醒后,他已经没法保持乐观开朗。叶月的印象如故大概是先入为主的关系吧。

然而,御剑却毅然反驳:

「至少我想把优希救出,她是完全无辜的不是吗?再说渚小姐也帮了我们不少。

  现在抛弃人家就太过分了」

「不过渚小姐有时真的会像是换了个人。

  你可能不知道,在十字路口遇袭那次,渚小姐就熟练地击退了手塚先生」

「咲实小姐?连你都……」

连姫萩也怀疑起渚来,御剑感到难以置信。

大家不是同甘共苦走到现在吗——他不禁愕然。

一直忍气吞声的卡琳,此刻也终于火山爆发。

「你们这帮人!给我适可而止吧!!这是演的哪一出,开口闭口说谁谁很奇怪,谁谁很可疑!

  照这么说,你们不也很可疑么?!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就你们会被这种「游戏」选上!

  就算这样,就算这样他还是一心想着要救大家,拼命努力赶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对他百般怀疑!

  我自己也怕死,也想过为了卡莲而不择手段。

  但是做得这么绝,你们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卡琳声泪俱下地控诉着。

最初,她满以为众人会毫不犹豫地营救外原他们。

现实却是如此。

其实这才是「游戏」应有的姿态,但此刻的她实在无法忍受。

在这座建筑物里,为了卡琳而不敢相信任何人、一直排斥他人活到现在的她好不容易努力至今,想跟他人同心协力活下去。

除了自己和妹妹,也开始关心他人的生死。

现实却让她大受打击。

她感情爆发,几近失控。

 

丽佳从背后抓住哭得抽抽搭搭的卡琳双肩,把她拉住,然后冷静如故地注视众人。

「看来各位很怀疑早鞍他们。那么,你们真打算对他们见死不救了?」

「谁,谁也没这么说吧?可疑归可疑,他确实为我们解除颈圈做了贡献。

  但我们原本就计划要休息的,总不能蛮干呀」

(你忘了早鞍整整一天没有休息,为了替大家特别是爱美解除颈圈而东奔西走的事?)

她差点想开口讽刺,但好歹控制住自己。

在这点上争吵不休也只会白费时间。

丽佳觉得,想说动他们只能从时间限制的角度下手。

「花时间休息只会徒增下楼的危险性。

  想救人就得趁现在。

  抑或你们想说,色条的颈圈已经解除,所以能不管不顾?」

「可是啊……老实说,早鞍先生他太可怕了……

  一见他使枪时轻松自如的样子,我就怕他随时会向我们下手。

  说到底,能对人开枪就很不寻常吧……」

丽佳所言不假,叶月却语无伦次地进行反驳。

听了爱美的话,他的立场早已倾向了她。

这番话让丽佳几乎难以自控。

(这人在说什么昏话?难道把自己对我开枪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他们在3楼时误以为丽佳是敌人,虽说是为了牵制,但叶月确确实实开了枪。

她当时还头痛不已,所以记忆犹新;但叶月看来忘得一干二净。

他的不负责任让丽佳怒上心头,但手心传来的卡琳的微微颤抖让她恢复了冷静。

「敌人主动打过来,我们也只能应战吧,不然就没命了。

  敌人拿枪攻打过来,难道你想叫大家坐以待毙?」

「为什么非要抬杠呢?

  我只是想说,在这种状态下没法进行正确的判断和有效的行动。

  你看你不就失去冷静了吗」

  (正确的判断?他们以为自己办得到吗?)

一瞬间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但说出来只会变成挑衅,她又忍住了。

然而,也不能再浪费时间。

士兵不知何时会出现,让丽佳渐渐心焦。

对话刚陷入僵持,卡琳突然静静地说:

「……够了,矢幡小姐。到头来,这帮人满脑子只想着自己。

  他们只是千方百计地找借口,好让自己脱离危险而已。

  我才不屑于求你们帮忙,我要自己去救早鞍和优希,顺带还有渚小姐!

  你们尽管靠抛弃别人得救,然后自个偷着乐吧!!」

卡琳骂完,甩开丽佳的手走向楼梯。

丽佳见状慌忙追上。

「我说北条?!等一下!」

「别这么说……」

「总一君,要逃了!那帮人绕回来了!」

御剑正欲分辩,负责警惕周围的文香却打断了她。

「绕回来」是指敌人从他们最初走过的那条路赶过来了。

众人深感在此交战的危险,一个个惊慌失措。

「赶快!各位,我们要走了」

听了文香的话,众人总算行动起来,以文香为首逃向通道深处。

 

回收部队赶走杵在大堂的御剑等人后便向逃往楼梯的丽佳她们开枪。

他们的目标说到底只是优希,其他人本来就无关紧要。

由于向观众声称附加游戏已经发动,他们如今能大张旗鼓地行动。

不同于过去,他们再也不受时间的限制,这让她们陷于不利。

她们曾在拐弯处的楼梯平台开枪还击,但在手榴弹的攻势下不得不往下撤退。

布满瓦砾的楼梯是绝佳的掩体,但这对双方而言都适用。

因此双方都躲在楼梯间互相牵制。

「确实不妙……北条,少点探头,不然会被打到的」

「可是停止牵制就会被他们接近呀!」

卡琳的话不无道理,但她是会冒着受伤风险蛮干的类型,让丽佳不得不担心。

「游戏」已经持续了超过两天,尽管没受过重伤,她身上的擦伤却不计其数。

她的脸蛋长得不错,要是安分点应该相当可爱,但这么一弄就完全像个不良少女了。

「牵制是要的,但要是打得太多,子弹用完我们就无计可施了。寒寒酸酸的感觉是不大好,但我们必须省点用」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寒酸!反正我就是缺钱嘛——

  嗯,不过我会省着点用的。

  说起来,矢幡小姐应该挺有钱吧?看你这么冷静」

「不是啦。要说的话,我应该算吝啬的类型吧?」

虽然吝啬跟没钱根本是驴唇不对马嘴,丽佳依然如此答道。

见别人冷静就认为对方是有钱人的想法也够匪夷所思,但她并未多嘴。

再说当初能击退手塚,也有赖于这份吝啬。

两人嘴上有说有笑,其实精神绷得紧紧的。

拥有压倒性战斗力的敌人近在咫尺,铲除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一言以蔽之,她们已经一筹莫展。

但丽佳并未萌生退意。

因为一旦退却,自己和卡琳毫无疑问会被双双杀死。

大堂很宽阔,逃跑的路径又无遮无掩,走在上面势必会变成靶子。

这点说什么也得避免。

她牵制之余也不忘开动脑筋,却苦无良策。

(我果然不擅长干干这种事吧)

「一直叫矢幡小姐好像怪怪的,我能直接叫丽佳小姐么?」

她正鄙视自己,卡琳突然搭话了。

卡琳在牵制射击之余冷不防这么一问,让她一时语塞。

「啊,哈哈,果然太没礼貌了吧?我只是想跟你也打好关系而已。

  不好意思,让你困扰了」

「别想太多,只是你问得太突然,让我吓了一跳而已。

  嗯,随便叫吧。就算像早鞍那样直呼名字也无所谓哦,我也直接叫你卡琳好了。

  啊,还有,我以为我们关系已经不错,原来卡琳不是这么想吗?

  真惨呀,原来是我自以为是而已么?」

她只进行最低限度的牵制射击。

趁着攻击的空隙回答了卡琳。

听到她的回答,卡琳时而大喜过望,时而满脸通红,时而窘迫不已,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虽然场面紧张,丽佳见状却忍俊不禁。

「嗯、嗯,那往后就叫你丽佳吧?嘿嘿,回去可以向卡莲炫耀了。

  一直被她笑我没朋友来着~这下可以争口气了!」

见卡琳眉开眼笑的样子,丽佳稍微理解了外原的心情。

(看到这孩子,确实说什么也想把她送回去呢。

  ……以前的我还真是惹人厌)

狠盯着外原的后背、心想『马上就要原形毕露了』的自己,让她感到非常遥远。

似乎有什么隐情的外原,卡琳以及忧希。

说不定渚也心里也藏着什么。

但丽佳依然决定要信任他们。

跟他们一起活下去吧——她以坚定的意志把一直朦胧的念头化成了决心。

「卡琳,你能再坚持一会儿吗?我来想想办法」

「何止一会儿,我会坚持到子弹耗尽!」

「那就更要小心了,可别一时忘形浪费子弹」

「好的好的」

听到卡琳活力十足的回答,丽佳稍稍露出微笑,脑子却转开了。

武器不足是没有办法了。

有什么别的点子么——如此想着,她望向PDA屏幕。

地图界面显示着5楼的情况,唯一出现的动态反应就是她们自己。

因为正在酣睡的外原一行人并未被动态探测器捕捉到。

(早鞍在哪里?该不会,死了吧?)

她的PDA没装生还者计数器,所以无法确认生还人数。

不安归不安,只好希望他们吉人天相。

切换到6楼的地图,楼梯附近出现了一个动态反应。

回收部队的反应依旧无法捕捉。

眼看着这个动态反应正向回收部队接近,丽佳苦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敌人的增援?但要是那帮人的同伴应该不会被探测到。那就是御剑他们有谁留下来了?)

她正冥思苦想,对方已经抵达楼梯。

接下来,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颈圈在4楼顺利解开。

这样一来,他的「游戏」历程就画上了句号。

话虽如此,他却感到难以释怀。

自己也说不清原因。

换做是平时的他,只要任务完成、顺利存活,就对其他东西不闻不问。

这次的「游戏」跟任务沾不上边,所以在解开危险的颈圈后只消静待第73小时经过即可。

本觉得失去PDA的自己难有什么作为,但转念一想,其他人都是外行。

他们能跟那些士兵抗衡吗?

一般而言,这只是痴人说梦吧。

 

「再加一把劲吧……」

他得出了不符合自己一贯风格的结论。

然而,心底却有某种东西让他心甘情愿。

离开众人后,高山暌违已久地品尝到香烟的美味。这会,他却用鞋底把烟头碾死,头也不回地走向上5楼的楼梯。

 

高山来到楼梯口,周围跟不久前通过时无异。

这时候耶七还没醒来,回收部队也还没重新出动。

高山钻过隔墙上轰出的大洞抵达5楼,开始思考该何去何从。

(果然应该建造据点并回收6楼的装备)

即使是战斗专家,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也会被拥有武器的外行人杀死。

在战场上,这是不变的真理。

武器有备无患。

情报不可或缺。

松懈则是大忌。

为了获取武器和情报,他顺道去据点回收了剩余的装备,然后前往6楼。

他抵达了之前爆破过的楼梯。

在周围细心调查并确定情况无异后,他缓缓登上楼梯。

一帆风顺地抵达6楼后,他吃惊地环视周围。

(没想到会一帆风顺,甚至连人的气息都没有。敌人果然是盯准了色条或者陆岛么?抑或是戴着颈圈的人?)

回收部队销声匿迹,高山完全无法推断他们的目标。

但为了实现本来目的,他开始在6楼徘徊。

 

高山再次回来楼梯,单纯是因为想另觅他路。

他走进一条通道,把能进的房间找了个遍,一路回收了各种武器道具。

途中睡了一觉,又吃了东西才继续探索。

但走到最后发现是死路,就原路折返了。

走近大堂,枪声传到耳际。

似乎有谁在开战,有可能的只有那帮士兵或者手塚。

他失去了PDA,对附加游戏一无所知。

因此单纯以为是回收部队在袭击众人。

往大堂窥视几眼却发现空无一人,他便走近发出枪声的楼梯处。

映入眼帘的是一队正向更下方开火的士兵。

楼梯拐了个弯,没法看到下面是谁,但他判断那多半是外原一行人。

(必须尽早消灭,但在那家伙面前杀人也不好吧?……该怎么办?)

他从拾获的装备里翻出了必要的东西。

紧接着开始了行动。

 

高山用胶布把一个圆筒形的罐子贴在楼梯出口旁边的墙上,并把一根钢丝绑在保险环上。

准备就绪后,他探身以突击步枪进行扫射。

似乎有数人的手脚受了伤,但这种程度的小伤甚至无法阻止他们的脚步。

士兵们似乎早有准备,马上以牙还牙。

高山躲到墙后避过攻击,然后掷出一个罐子。

这是普通的烟雾弹。

见敌人分兵追上,高山开始撤退。

等他躲到附近的柱后时,敌人已经抵达6楼,端着枪向他步步逼近。

然而,那东西却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袭来。

高山一拉钢丝把保险环扯出,不消数秒,爆震弹就在敌人的斜后方爆开。

在猛烈的冲击下,追上来的三人失去了意识。

「咕,又是那家伙么?!全体听令,迎击上方!另外回收晕倒的同伴!」

轰鸣甚至传到了楼梯下。队长掩着耳朵发号施令,队员们马上涌上楼梯。

此时,高山已经撤退到远处的通道。

他用掩体挡住半个身子,开始用突击步枪进行狙击。

目标是下半身。

因为只要把脚打伤,敌人的行动速度尤其是追击速度就会下降。

更重要的是,攻击下半身难以致人死命。

他切换到三发点射模式,准确无比地逐个狙击敌人的脚。

尽管听到敌人的惨叫,他却置若罔闻,结果贯穿了三人的脚。

然后他暂停了狙击。

敌人要是就此退后,自然再好不过。

要是不肯放弃,那就再拿一两个人开刀——虽然这么想,但敌人已经乖乖退后。

他走到通道出口附近窥视前方。

敌人似乎早已消失无踪。

敌人撤退得过于干脆让高山有点疑惑,但他又把注意力投向楼梯,想确认另一件事。

此时,两位女生已经走上楼梯。

 

「高山先生!你为什么会在?」

「咦?真的耶,高山先生你不是下去了?」

丽佳从性格推断,认为高山不可能留在上层。

至于卡琳则是因为众人都猜他下楼了,所以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这种说法。

高山并不作答,只是扬了扬下巴催促停下脚步的两人快走,然后走入一条通道。

那是回收部队撤退的通道。

原因是走这条路可以提防士兵袭击,即使遭到包抄也能马上隐蔽。

「那么,为什么你们会单独行动?」

高山劈头就问。

最大的疑问是外原为什么没跟她们一起,而且大部分人早已会合。

「早鞍跟绮堂小姐和色条一起掉下5楼了,就是耶七第一天掉下的那个陷阱。

  我们想下去会合,御剑他们却表示反对,大家正在商量敌人就打过来了」

听着丽佳的解释,卡琳不时点头附和。

「早鞍他们应该就在5楼,想去找他们却又找不到动态反应」

「怕是睡了,从时间来说差不多该休息了吧?」

本觉得不大可能,听了高山的意见后她重新开始考虑他们因为某些理由暂且休息的可能性。

他们也许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那就得赶紧会合了」

「但你连位置也不知道吧?还是放弃为好」

「连高山先生你也要说早鞍很可疑么!」

见高山冷冰冰地反驳了丽佳,卡琳反应很大。

然而高山却平静如故。

「你要说可疑,那家伙打一开始就这幅德性。

  先不说这个,漫无目的地找不是什么好主意。

  问题的关键在于外原的颈圈和那帮士兵。你想想看,要是我们下楼后敌人埋伏在这里,结果会怎样?

  被堵在楼下,时间一过颈圈可就启动了呐?」

他以一如既往的沉稳声音解释道。

的确,那道布满瓦砾的楼梯是易守难攻的地形。

两人刚才就亲身体会到了。

「另外你们有休息过么?没睡过的话在附近睡一会。

  要是有风吹草动,我会弄醒你们」

「……说来也是,麻烦你了。卡琳,我们先休息一会吧。

  正如他所说,现在确保早鞍他们的退路才是上策」

「唔,明白了」

丽佳拍肩安慰垂头丧气的卡琳,并带她来到通道边上。

高山甩过两张毛毯。

「盖上。好好休息,到时别给我碍手碍脚」

「谢谢你,高山先生」

虽然说话冷冰冰,高山却相当关心两人。

丽佳察觉到这点,微笑着向他道谢。

 

为什么既无颈圈又无PDA的2号会发动攻击呢?

回收部队的队长开始怀疑庄家之前提供的参加者资料是否有误。

资料上明明白白地写着,2号只关心自己的死活。

但这样一来,他刚才的行动就说不过去。

「到底怎么搞的?对方只是平民百姓啊?」

即使知悉2号是战斗专家,他们依然妄自尊大,认为对方跟自己不可同日而语。

结果继两人受到危及生命的重伤后,又有一人被爆震弹炸个正着而击穿了鼓膜。

另外有一人在6号的攻击下丧失战斗能力。

把后两人送回了后方,作为补充又让之前照顾伤员的两人回归战线。

这样一来队伍得以维持8人的规模。然而连同他在内,毫发无伤的队员只有半数,也就是4人。

之前有3人在大堂受到2号狙击,其中1人已经无法移动。

原本负责追杀的他们,此刻却被渐渐逼入绝境——包括被自己的任务。

他们的目的是在一定时间内保护目标。

任务一旦失败,将会影响到「组织」的存亡。

 

「全体休息。等3号上楼时在大堂迎击吧」

队长的作战方案可谓中规中矩。

他们缺乏休息,已经疲惫不堪。

然而,3号等人的守护者已经占据了最为关键的大堂。

因此,他们本应及早采取行动。

就这样,他们跟机会失之交臂。

 

回收部队休息完毕重新出动是临近62小时时的事。

理由是用以探测参加者的机器显示3号等人开始了活动。

似乎还没离开掉下的房间,但随时有可能采取行动。

 考虑到时间,走最近的、曾被爆破的楼梯下楼就成了必然选择。

他们留下无法行动的队员,再次走向楼梯大堂。

在通道上发现了屡见不鲜的绊索陷阱。

他们提高警惕,小心避开陷阱直接前进。

因为如果花时间逐一解除,难保3号不会抢先一步突破大堂。

这也是考虑到还要拐好几个弯才能抵达目的地,但他们犯了个失误。

他们小心警惕着抵达三岔路口时,确认到前方的拐角处有人。

 

当然,手上的机器也有相应的显示,因此他们早已知道这点。

相反,高山本不知道他们的位置,这一照面却让他得知敌人已经抵达三岔路口。

这时,无人碰触的绊索突然断开。

这是因为高山从远处拉动了系在绊索上的钢丝。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设置在周围、跟绊索相连的4颗手榴弹轰然爆炸。

「「叽啊——!」」「「咕呃——!」」

爆炸的冲击和飞溅的破片让数人身上挂彩。

由于手榴弹比以前藏得更好,巧妙地设置在暗处,杀伤力显著下降。

他们因此避开了致命伤,但也已经身受重伤。

其中两人本能地避开危险跳出路口,却被高山射个正着。

他们惨叫着马上躲回通道里,但手脚近几天内恢复无望。

而且伤脑筋的是,连回收部队的队长也在手榴弹攻击中身负重伤。

群龙无首的他们不得不选择撤退。

 

然而「组织」的攻击并未结束。

袭击过手塚的强袭部队从三岔路的另一边出现。

从气氛就能感觉出来者不善,高山的脸蹦得更紧了。

尽管外观跟之前那帮人相差无几。

「队长,他就是那个麻烦的2号。要怎么处理?」

「说到底只是外行。来吧,大伙儿,让我们大开杀戒!」

「「「「呜噢噢噢噢——!」」」」

见敌人在路上大吼特吼,高山端起了在据点回收的『Panzerschreck火箭筒』改装版。

这柄火箭筒只剩两发炮弹,威力却非同小可。

尽管距离尚远,高山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火箭弹呼啸而去。

 

「火箭弹正在接近,紧急回避!」

打头阵的队员马上向后方报告现况并作出指示。

他并非队长,但队伍的先锋拥有作出紧急判断的权力。

这份冷静干练跟回收部队形成鲜明的对比。

接到指示,全体队员迅速逃往附近的侧路。

即使炮弹着地,他们也不忘在安全地点观察高山。

「……这可真棘手」

高山深切体会到敌人是货真价实的专家。

对方冷静至此,陷阱之类的雕虫小技恐怕无用武之地了。

 

「高山先生!刚才是什么声音?」

丽佳和卡琳听到火箭筒的发射声,紧张地赶来。

两人醒后,高山忙着在路上布置陷阱,但中途发现回收部队,所以才会当场应战。

但两人跑来这里,却让他感到头痛。

他淡然地告诉两人事实:

「新加的部队来了,跟之前的不是一个等级。我们姑且撤退」

两人惊得忘记了呼吸。

见高山一脸凝重,她们隐约理解到事态的严重。

于是乖乖跟着高山撤退。

 

即使看到参加者后退,强袭部队也不慌不忙,一边提防陷阱一边以稳定的速度行进。

他们时刻保持队形,以便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身为士兵,这是理所当然的要求。但要在整个队伍中实现并长时间维持却难上加难。

他们却自然而然地办到了。

这就是真正的战斗专家。

 

「2号、8号和K停下了脚步。没有陷阱。是否进行突击?」

这是发生在高山三人暂时会合时的事。

听副官报告了三人撤退前的情况后,指挥官沉吟片刻。

要是磨蹭下去,跟目标同行的「变数」就会上楼吧。

一旦被2号跟3号和J合流,情况就会难以收拾。

「好,敌人的装备只是小儿科,给我突击」

或许会牺牲几位队员,但他依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他们并无留高山他们活口的打算。

不同于回收部队,他们的任务除了夺取优希,还有杀害参加者。

无一例外。

就连杀死渚和耶七也是他们任务的一环、

 

见到队员突击,高山做好了丧命准备。

对方如此干脆地赌上队员的性命,人数和武装处处受制的己方实在无计可施。

但他依然顶着子弹,靠着突击步枪、榴弹发射器和烟雾弹撤退到两个拐角后的位置。

再拐一个弯就能到大堂。

大堂就会成为最后的据点吧。

他打算用火箭筒在那里消灭几个敌人。

但在撤退途中为了保护两位女生,他已经伤痕累累。

防弹衣上开满弹孔,有几发子弹甚至贯穿防弹板嵌入身体。

不受保护的手脚也中了几枪,虽不至于无法移动,但每次运动都会传来剧痛。

幸好经他判断并无致命伤,但这足以影响他的行动。

就在此时。

在高山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事态悄然改变。

 

「队长!有紧急通信!」

「什么事?好不容易把2号逼入了绝境,尽量让他们稍后再……」

「A的持有者等6人不见了!还有,确定了6号是「ACE」的特工!

  我们增加了优先铲除他们的任务!」

「什,什么!「ACE」还在活动吗?」

队长闻言惊愕不已。

往届「游戏」也出现过可疑人物,大部分都杀死了事。

这既是GM的职责,也少不了庄家的调控手段。

但本届「游戏」里突发状况层出不穷,让他们无力应对。

把任务推给强袭部队于理不合,但他们是目前最好的人选。

「啧,没办法了,3号似乎也上楼了。现在就放他们一马,先把偷偷躲起来的6号等人给翻出来吧!

  另外跟回收部队那帮人联系。就说「2号已经打垮,剩下的你们自己解决」」

「是!」

接到指示的队员敬礼道。

强袭部队对高山的现况一清二楚。

正因如此,虽想顺道把他一举解决,他们还是决定把功劳赏给一无是处的回收部队。

接着,他们撤出通道,转而寻找御剑一行人的踪迹。

 

丽佳和卡琳躲在拐角,眼睁睁看着一直穷追猛打的新加部队突然如海水退潮般撤退。

即使敌人已经退到远处,她们也继续小心警惕,生怕他们突然卷土重来。

尽管不明白理由,他们似乎真的撤退了。丽佳脸上写满了困惑。

这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

但得知强袭部队撤离,高山渐渐放松下来,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考虑到要给高山疗伤,丽佳拜托卡琳继续监视,正想回过头来。

恰在此时,背后却传来了惊叫。

「高山?!没事吧!」

见高山倚在墙上不省人事,站在他对面的外原大叫起来。

 

 

跟「他」结束通话后,庄家深深叹了口气。

接下来他必须跟「组织」的首领通话。

事态已经危及「组织」本身,光靠他的颈上人头恐怕没法平息。

就连「组织」本身也可能土崩瓦解。

他已经做好了觉悟。

正因如此,他决定开始进行最后挣扎。

没多久就有人通过秘密线路呼叫他。

「哈罗,你好么?」

成熟的女性声音。

这是他的旧相识,也是经验丰富的候补GM。

「好不起来啦。情况你都听说了吧?」

「嗯,听起来真棘手呀。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想请你组织一个卫生班,要挑能马上前往现场的人选。

  原本负责这些的部队在馆内被五花大绑着,所以急需能马上调用的人手」

「什么?这个可没听说过呀?……哎,有需要倒是可以准备,不过你派遣卫生班到底想干什么?」

听到庄家的回答,通信器另一头的女性瞪大眼睛。

但她还是一口答应,然后切断了通话。

通话结束后,庄家盯着显示着会场各处情况的屏幕。

那位过激派的干部很快就会结束休息,回到此地吧。

如此一来,自己在此处的工作也将告一段落。

一直以来隔着屏幕把数之不尽的生命玩弄于鼓掌之中,如今却要被「游戏」夺去性命。

庄家感到滑稽至极,不由失笑。

 

 

御剑一行人被回收部队赶得慌忙逃窜,敌人却并未追击。

他们得出结论,认为敌人是盯上了身为目标的优希所以才没追来,这让御剑坐立不安。

他提出必须去营救优希,但文香指出,连自保都成问题的他们根本奈何不了回收部队。

文香提出首先需要休息,把众人引入一个房间。

房间所在的路段错综复杂,光看地图就让人望而生畏。

房间本身不小,但木箱跟杂物堆积如山,给人狭窄之感。

「来到这里就不用担心了,这个房间应该是安全的」

尽管御剑等人诧异文香为什么能笑容满面地如此断言,她却不以为意地接道:

「先休息一会吧?总一君,我们轮流把风吧」

她的话让御剑察觉这不是怀疑的时候。

现在应该按计划休息。

「明白了。那我现在去把风,你先休息吧」

「哎呀,真体贴。唔……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文香犹豫片刻,考虑到他的性格和自己的状态,决定不推辞。

因为相比已经活动将近20小时的自己,曾在4楼休息过的御剑更有精力。

因此除了御剑,其他人都决定先行休息。

就这样,众人好好地睡了一觉。

醒后又吃了东西。

下一步应该跟其他人会合,但叶月和爱美却显得很不情愿。

因为他们害怕其他人。

见他们如此抗拒,御剑等人也不好勉强。

这却让文香大为头痛。

她希望至少把优希找回。

为了达成目的,协助者是不可或缺的。

她下定决心,呼了口气后环视众人道:

「好了,叶月先生,爱美妹妹,能麻烦你们收拾下这边吗?

  我们想去里面调查一下」

「嗯,明白了,交给我们吧」

叶月温柔地应了一句,文香对他报以微笑。

「那么总一君,咲实妹妹,我们去里头探索探索吧?」

说着,她走近里面的另一个房间。

御剑和姫萩也照吩咐跟了过去。

剩下的叶月和爱美没有理会被五花大绑的耶七,开始收拾起房间来。

说是收拾,其实也只是扫扫地,搬搬碍事的行李,让房间呆起来或多或少舒适一点。

收拾工作很快告一段落,他们便准备了饮料坐下休息。

「喂,爱美,我要上厕所,给我松绑」

两人正舒舒坦坦地休息,耶七突然提出要求。

不等爱美说话,叶月就回绝了。

「绑着也能上厕所吧?或者我也可以帮忙」

「开什么国际玩笑,为什么去个厕所还要别人帮忙!

  我自己去,快给我解开」

「唔……要是你可以保证不再争斗,倒不是不能松绑…」

「呃……啊,好吧,我答应你,不再跟你们争斗。这总成了吧?」

听了叶月的要求,耶七稍微烦恼了一阵,但反正只是嘴上说说。

毕竟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那就在厕所松绑吧」

叶月带耶七走进厕所,给他松绑后独自走了出来。

就这样守在厕所门外。

爱美突然开口说:

「叶月先生,不好意思,能麻烦你搬一搬那边的杂物吗?」

「唔?有什么事吗,爱美小姐。哦,那个是?」

叶月看到,在物资团团围住的地方,有一台虽然蒙着尘、看起来却比其他物资要新的机器,正亮着好几盏灯。

事实上这是一台电波干扰仪,但叶月他们无从分辨。

爱美正是在请他帮忙搬开机器周围的杂物。

这些杂物是专门摆在这里遮挡机器用的,重量相当可观。

叶月于是忙活开了。

他一心以为爱美是想调查那台机器。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忙活的时候,爱美已经跟耶七逃之夭夭。

 

离开房间后,耶七和爱美漫无目的地徘徊着。

原因是他们失去PDA,没法查阅地图。

耶七曾经尝试凭记忆找路,到头来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

但他安慰自己说,迷路总比一直被绑住强。

「呼——爱美,这次多亏有你在。被那样绑下去,我迟早要发疯」

耶七边舒展筋骨边道谢,爱美听罢含糊地笑笑。

她之所以决意离开,一来是为众人对兄长的处置感到忿忿不平,二来是因为文香太可疑。

她并不在意这一选择是否恰当。

她只知道这是兄长的希望,而自己也不抗拒。

(对不起,叶月先生)

爱美暗暗在心中对叶月这个唯一觉得能信任的对象道歉。

毕竟他们以近乎欺骗的方式跑了出来。

尽管心里隐隐作痛,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兄长。

「好了,接下来得去找解除颈圈的办法」

对耶七来说,这是当务之急。

爱美虽然点着头,脸上却忧色难掩。

徘徊了将近40分钟,他们依然一无所获。

此外,唯一的武器只有爱美所持的38口径的旋转式手枪。

要是在这种状态下遇到回收部队,恐怕会变成砧板上的肉吧。

但爱美不打算自己开枪,又因为不想让哥哥战斗而没有把枪给他的打算。

由于没有PDA,他们对目前的位置和周围的状况都一无所知,这份不安侵蚀着他们的精神。

 

尽管一路上已经重复了多次,爱美再次老话重提:

「对了,哥哥,往后要怎么办呢?要是打算伤害别人,我可不答应哦?

  别再你争我斗的了」

「可是啊,不动手的话我就会没命。

  无论如何,至少得先拿回PDA呐。不然就是想解除颈圈也办不到」

耶七或多或少能理解爱美的心情,所以也给出了一如既往的回答。

对戴着颈圈的耶七而言,6楼的安全时间只剩下5小时多一点。

尽管在历届「游戏」里目睹了好几次保卫系统的启动,它的阴险和残酷却是超乎想象的。

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想摆脱保卫系统的追杀大概是痴人说梦。

「颈圈吗?这样下去确实不大妙。但为了满足条件就动手杀8个人,我实在没法同意。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是有,但得有PDA和专门的软件。

  所以说PDA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现在所有PDA的电量都很难保证……

  可恶,要是没把应急充电器给手塚就好了!」

现在看来之前的做法实在不妥。

见他焦躁不已,爱美也一边走路一边冥思苦想。

「都是早鞍先生的错,是吧」

结果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据耶七所说,是他一次又一次坏了耶七的好事。

夺走7号PDA的也是他。

而且下令破坏自己PDA的还是外原。

关于最后一点,那是为了帮助丽佳的无奈之举,但她如今没想到那么多。

因此在爱美看来,外原只能是一切的元凶。

「要是那个人——要是早鞍先生投了赞成票,哥哥本可以得救的…」

「爱美?」

爱美一反常态,低下头阴沉地呢喃着,让耶七有了不详的预感。

爱美从小在父母和亲戚的宠爱下长大,平时温温顺顺,但一旦感情爆发就无法自抑。

虽然耶七也是半斤八两,但爱美是直达沸点的类型,旁人想拉也拉不住。

「有什么事吗?哥哥」

「啊,不,没什么」

见爱美抬头时脸上是笑眯眯的,他放松了警惕,认为现在还没危险。

恰在此时,突然传来第三者的声音。

 

「爱美,耶七,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在这?」

听到喊声,两人微微一颤。

两人循声望去,说曹操曹操就到,旁边还站着几位女生。

他们就站在20米开外的地方。

(要是没有他,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她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脱离了常轨。

或许是因为不知不觉间被「游戏」影响了。

她开始认为,要是没有外原,一切可能会很美好。

爱美一声不吭地往外原一行人走出几步。

此刻,她的眼里只有恨之入骨的敌人。

然后,她端起旋转式手枪,对准了那个「敌人」。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8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7 「不和」”

  1. 目前对大家的评价——
    御剑总一:中规中矩
    高山浩太:英勇仗义
    外原早鞍:机智果断
    叶月克巳:没有大脑
    生驹耶七:狂妄自大
    陆岛文香:战果平平
    生驹爱美:狼心狗肺
    矢幡丽佳:沉着冷静
    色条优希:可爱萝莉
    手冢义光:老奸巨滑
    绮堂渚:表现不够
    姬萩咲实:碍手碍脚
    北条卡琳:情深义重

  2. 你這插樓太不厚道了…
    被你影響了…
    為了早安 高山禁了烟 冒著生命危險再一次拿起武器
    在和卡丽會合後高山第1句內含著”早安去哪了!!!”的情感 對於早安许多難明的矩(不會写…)動表現出的是信任理解 行動上又一直向著早安 分開時也留下個PDA方便日後相見 因為担心只留給他燃燒彈 還有高山一直在告訴我們”這裡我最信任的是早安”
    這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愛 他們兩個之間的愛令高山夸越了年齡 身份 性別 巾争對手众多等蟑愛(…)…(下面不會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