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8话 袭击

 

 

 

 

 

上一话: 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12/828.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16/844.html


 

 

 

强烈建议在以下场景听对应BGM(文中也有标注):

第一波攻击——Bright red rain

第二波攻击——The dead’ blessing

早鞍的回忆——fragment of memories

早鞍耍帅的镜头——Only now(←这曲强烈推荐,有BGM会燃很多)

地址:

http://filemarkets.com/file/common/a691179d/

http://u.115.com/file/aqzuqtkb

另外请仔细阅读并推理早鞍回忆里的真相,绘梨花酱会在下一个帖子提问哦

————————————————————————————

某种意义上,这是游戏中的一个新起点。

已经无需下楼,往后只需一心往上。

为了满足爱美的条件,今后必须争分夺秒。

成功之时,也意味着将近半数的颈圈得以解除。

姫萩马上把JOKER的解除方法告诉了我。

幸亏离上次更改已经超过1小时,有她现场示范,格外简单易懂。

扑克图案变成了2。

据姫萩所说,她总共使用过4次。

除了4号和7号,还有我的3号——为了确认手塚说的是否属实——以及御剑的A。

恐怕是想亲眼确认御剑说的解除条件吧。

如此一来,这就是第5次更改图案了。

只要再更改5次就够了。时间还很充裕,应该没问题吧。

现在的任务只剩跟众人会合。

 

因为赶时间,我们一边赶路,一边介绍规则9以及每个参加者的号码和性格。

目前明目张胆跟我们对着干的就是7号的某人,还有手塚——根据排除法,他无疑是10号。

听说其他人都是合作关系,御剑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他们果然也担心其他人会不会都在斗得你死我活吧。

托了7号PDA的福,我们一路避开陷阱,又升起隔墙抄近路,两小时多点就抵达通往4楼的楼梯。

路上又进行了两次JOKER的更改。

中途选择5号,现在则变成了6号。

接下来打算依次切换成8、9、10,然后就完事了。

这样一来,JOKER的使用次数也一目了然。

初到3楼的御剑一行人几乎手无寸铁,只有十字弓防身。

其他行李大部分就是食物、饮料、便携式煤气炉和水壶之类。

另外,御剑的PDA里安装了模拟GPS和地图扩充机能,姫萩则安装了生还者计数器。

见他们装备寒碜,我和卡琳决定分一部分武器给他们。

卡琳的突击步枪和我备后的自动手枪,就交给了御剑。

至于姫萩和渚,则拿到我们俩的后备手枪。

这样一来我的手枪就只剩一把了,可是别无选择。

卡琳则换上了备用的冲锋枪。

御剑反对让两位女生拿武器,但我强调毫无自保能力会很麻烦,好说歹说把他劝住了。

 

考虑到爱美还在等着,我们赶紧上了楼梯。

一路小心翼翼,到头来楼梯口却空无一人。

周围的墙壁被爆炸物挖出一个个大洞,甚至露出了里面的建材。

大概是被丽佳提到的疑似手榴弹的东西炸到了吧。

3楼的楼梯口附近同样没见到人,估计丽佳他们已顺利上楼。

但愿能平安无事跟高山他们会合吧。

进行了一次PDA搜索,附近却没找到光点。

手塚到哪去了呢?

可以想象的原因就是PDA被破坏,或者用了干扰软件吧。

万一是后者就不妙了。再说7号也不知所踪,还是尽早跟大队伍会合为妙。

 

我们步向距离最近、原本被封锁的楼梯。

因为下楼时进行了爆破,那道楼梯如今直通6楼。

不知为何,疑似高山一行人的两个光点正呆在5楼一处通道尽头的房间。大概那就是之前提过的据点了吧?

5楼另外还有三个光点,看样子正在移动。估计是丽佳他们在赶往据点吧。

无论如何,上5楼是当务之急。

 

<建议BGM:Bright red rain>

也许是松懈大意了吧。

刚穿过十字路口,那东西突然朝队伍飞来。

          咻——

伴随着漏气般的响声,某种东西迎面而来。

难道是,飞弹?!

开玩笑的吧!

「全体后退!赶紧躲——!」

我边驱散众人,自己也连滚带爬地逃开。

我们刚躲到十字路口后,背后就发生了大爆炸。

 

 

 

第8话 袭击「在本PDA半径5米范围内准确破坏5台PDA。不问手段。一旦破坏超过6台,颈圈将会启动」

    経過時間 34:33

 

干扰软件。

换句话说就是专门用于避开探知类软件探测的软件。

使用此软件后,附近的东西将无法被探测。

但如果袭击者是那个7号,原本就不可能探测到。

不得不承认,这次完全忘记——不,应该说麻痹大意了。

我们处身于十字口,要逃跑倒是轻松自如。但通往5楼的通道被挡,实在很伤脑筋。

也许本应花点时间走正规楼梯?

 

为了窥探情况,我从路口稍稍探头,在相当远的地方发现了枪口。

说时迟那时快,刚一露脸子弹就尖啸而过,我连忙抽回脖子,好在有惊无险。

虽然没看到对方的真面目,但对方毫无疑问跟我们为敌。

我正考虑该如何应对,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到耳际。

           骨碌    骨碌   

偷偷一看,一个圆柱形的罐子正朝我们滚来。

距离约莫有20米,就算当场爆炸这边也不痛不痒吧。

然而下一瞬间,我就被现实狠狠地打了脸。又快又准。

这是所谓的爆震弹,是通过噪音使敌人失去反抗能力的武器。

刚见罐子爆炸,令人头晕脑胀的高频声波和轰鸣就响彻通道。

幸好爆炸距离较远,没有人失去意识,但大家都已经踉踉跄跄。

不过只要还有意识,我们就能反击。对方有可能在这种状态下进行突击么?

不出所料,对方并未乘胜追击。

那么,投掷那玩意究竟有何用意?

「呜,耳朵好痛」

姫萩苦着脸,忍不住发出呻吟。

她的听觉似乎不错,估计比我们更难受吧。

不过,刚才的声音还在耳朵里回荡,都听不清周围……

「糟糕!马上警惕周围!」

我高喊一声,提醒所有人小心。

御剑马上会意,四下张望。

「那是什么东西?」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发现十字路口对面有块丑不拉几的铁块。

又粗又短的圆柱形身体,底下贴着四个轮子,正向我们滚来。

身体中央赫然现出枪身。

居然是自动攻击机器人!

 

「全体回避——!」

我们沐浴在交叉炮火之下。

不对,这词的本义似乎不是如此,但现在谁有心思管这些呢。

不等我们撤退,自动攻击机器人就远远地开了火。

我也连忙反击。

身上似乎中了几枪,但被防弹背心挡住了。

至于御剑就没这么幸运了。

「咕」

「御剑先生!」

貌似是为了保护姫萩,他拦在她面前,左手溅出几朵血花。

在此期间,机器人也不忘继续攻击。我连开几枪,好不容易让它安分下来。

太难命中了。距离太远也是原因之一。

可是,难道对方以为光凭这么个机器人就能压制我们吗?

那还不如瞄准机会专心扔爆震弹呢。

用自动攻击机器人迂回攻击,然后投掷爆震弹——等等,提到特殊手榴弹!

说起来,神经瓦斯弹也算特殊手榴弹!

高山的教导在脑海里浮现。

与此同时,EP1中丽佳用过的战术也在脑海闪过。

难道敌人打算封锁我们的去路,来个一锅踹吗?!

环顾四周,附近没有任何能进的门。

除了这个十字路口,目之所及的岔路口都相当遥远,周围完全是直道。

「卡琳!渚!停下!不能走那边!」

我边喊边拼命往前跑。

虽说我和卡琳都备了防毒面具,渚却没有。

再说卡琳能不能反应过来戴上面具也要打个问号。

卡琳冲在前头,刚撤退到拐角附近,眼前突然滚出圆柱形的罐子。

难道是手榴弹?

想到最坏的情况,我不由背脊发凉。

「呃?」

「卡琳酱!」

几秒后罐子开始释放瓦斯,渚不由停下了脚步。对我来说倒正方便。

还好是神经瓦斯弹,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得救了。

换作是破片手榴弹,卡琳早一命呜呼了。

卡琳似乎近距离吸入了不少瓦斯,身体松软无力,脚也站不直了。

「赶紧撤,渚!我会把卡琳拉走!」

见卡琳危在旦夕,我也无暇戴什么防毒面具。

卡琳原本在奔跑,这会正慢慢往前栽去,我好不容易把她拉住。

虽然想马上后退,但在惯性的驱使下,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冲出拐角。

果不其然,严阵以待的敌人从拐角另一边开了火。

右侧腹和右肩火辣火辣地痛。

防弹背心被贯穿了?!

但呆在原地会成为靶子。

尽管使尽力气想退回去,但在痛楚和瓦斯的影响下,我带着卡琳就这样栽倒在地。

「咕,呃」

大概是中了三枪,伤口一跳一跳地痛。但现在无暇顾及了。

我把卡琳背包上挂着的防毒面具,连同我的3号PDA一起甩向渚,同时声嘶力竭地喊:

「带上卡琳,赶紧跑,拜托你!」

呼吸困难。

能感觉到血液正汩汩地流出。

既难受又疲惫,连站也站不起来。

瓦斯充斥着周围的空间,我的意识恐怕维持不久了吧。

所以拜托你,快点跑。

我已口不能言。

只能向渚投去哀求的目光。

渚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戴上防毒面具并扛起卡琳。

渚能贴身携带重达二三十公斤的摄影器材,在3天里行动自如。卡琳的重量对她来说应该不在话下吧——我在心里祈祷道。

再说机灵的她也不至于吸入瓦斯。

恰在此时,一道男声响起。

「你们以为本大爷会轻易放你们跑吗——!!」

声音响起的同时,拐角对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白痴,干嘛要暴露位置。

冷静得出奇的大脑里,混杂着几丝轻蔑。

我放下背包——由于受伤,动作变得缓慢——取出里面的手榴弹。

我已经没救了。

横竖是死,不如跟那家伙同归于尽,好保证大家安全。

我这么想着,正要忍痛拔出保险环,手榴弹却被拍落在地。

「早鞍先生,不要现在就放弃!还是说你打算对我见死不救?」

出乎意料,渚一反常态地用流畅的声音跟我说。

这才是她的本性吧。但比起这个,我更在意另一件事。

「见死不救?」

她指的是什么呢。

除了我,御剑和姫萩也能满足她的同行条件,接下来只要等时间经过就行了。

「要是在这里引爆手榴弹,你想想我的PDA会怎样?!

  不止这样,连丽佳酱也会没救了!」

听她一说,我不禁愕然。

没错,渚的PDA还在我身上。

而且要是身上的7、9和J都被破坏,丽佳的解除也会成问题。

冷静下来想想的话,后者还不至于绝望,但当时迫于渚的气势,我不加细想就全盘接受了。

在我愣神的当口,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端起卡琳的冲锋枪,在我头上开枪扫射。

「好危险…绮堂,你这混账竟敢背叛!」

「背叛什么的只是借口吧。生驹君,说到底,你一直以来太张扬了」

「混账,别碍事!」

7号叫得很凶,但渚的射击精准无比,压得他没法出来。

暴跳如雷的敌人和冷静得出奇的渚。

两人的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生驹?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姓,但现在没空管这么多了。

如果说最大的问题在于PDA,把PDA都交给渚后不就没后顾之忧了么?

「渚、渚,PDA,拿……」

「早鞍先生!站起来!不要这么早放弃!」

跟面对那家伙时截然不同,渚情绪激昂地对我喊道。

不要这么早放弃。

没错,我还活着。

不管多么难看都要挣扎求生。

我得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证明什么?

脑袋突然传来刺痛。

也许是身体也在痛的关系,我渐渐忍住了头痛。

……对了,俊英,你的做法是错误的!

 

<强烈推荐BGM:Only now>

为了让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过来,我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用手指狠狠抠了侧腹的伤口。

「嘎啊!」

想忍住不叫,惨叫却不受控制地窜出喉咙。

但拜此所赐,意识总算恢复了点。

能行。

我要活下去,把大家送回原来的生活。

我冷静地回忆敌我的位置关系,思忖脱身的方法。

然后再次翻找身旁的背包,掏出三件东西。

并匆匆忙忙戴上挂在背包的防毒面具。

敌人说不定已经把我的行动看在眼里。

我拿起其中一件东西——圆筒形的罐子,迅速拔出保险环后将之掷到拐角边上。

「早鞍先生?!」

渚似乎吃了一惊,发出抗议般的声音,仿佛在责怪我把她的话当耳边风。

我并不理会,边起身边背上背包,拔出另一个罐子的保险环,然后压着安全杆冲了出去。

由于右半身伤痕累累,突击步枪就直接丢下了。

「渚,要逃了!!」

我正用左手食指压着安全杆,一边说话,一边冲渚扬了扬左手的大拇指。

「早鞍先生,你……我明白了」

她一瞬间露出犹豫不定的神情,也许是见我不像自暴自弃的样子,马上又听话撤退。

不过扛着卡琳还能行动自如,这是何等的怪力啊。

「说了不会让你们跑吧!」

戴着防毒面具的7号现出身形,朝这边乱射一通。

但似乎没调成自动模式,射击间隔比较大。

果然出来了么。

赶在对方开枪之前,我扬起左手,用第三件道具——后备的防弹背心——挡在身前。

事到如今才想起,既然有后备的应该给御剑才对。

子弹贯穿了前一件防弹背心,却没能贯穿我身上这件。

并且,在子弹即将击中我的时候,耀眼的闪光充斥着通道。

「嘎啊」

惨叫响起的同时,我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

大概是失手放开了枪吧?

那家伙恐怕会错了意,以为我丢出的也是神经瓦斯弹吧。

我装模作样戴上防毒面具,则让他更深信不疑。

之所以向渚下达撤退命令,其实是想让她背对这边。

我抛开防弹背心,趁乱掷出第二个罐子。

罐子撞到拐角的墙壁,滚落在地。

听那声音,罐子似乎如我所愿地滚到了拐角的另一边。

那家伙还站在原地,估计会被炸个正着。

安安静静躺一会吧,阿门。

我在心里为他默哀,然后堵住耳朵往后逃去。

罐子随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那是颗爆震弹。

 

<建议BGM:The dead’ blessing>

以为大功告成,我望向前方,却见御剑他们正受另一个机器人攻击。

虽说现在戴着防毒面具,之前还是实打实吸了好几口。

我勉强维系着最后一丝意识,向御剑他们奔去。

恰在此时,御剑的反击让自动攻击机器人陷入了沉默。

干得不错,但机器人离两人的距离太近了。

记忆里,文香就是因它们的自爆受伤的。

原作中跟强袭部队的战斗浮现在脑海。

「各位,马上远离那个机器人!」

御剑眼看着就要摔倒,我用左肩抵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扛起。

加上身上的装备,这重量非同小可,但短距离冲刺应该没问题!

大概是被我的气势压倒,身旁的姫萩也跟着跑了起来。

又或者单纯是见我扛着御剑,所以才自然地跟了过来?

也许是撤得及时,机器人自爆时我们早已逃之夭夭。

 

可以说,我们已经摆脱了最大的困境。

伤口的痛楚传来剧痛,我竭尽所能维系着意识。

刚被放下的御剑已经交给姫萩照顾。

他虽然没晕倒,但要靠姫萩扶着才能勉强走路。

至于完全失去意识的卡琳,则继续由渚扛着。

渚带着卡琳行动不便,御剑现在又不能指望,只有靠我自己了。

事实上,之前吸入的瓦斯无时无刻不在侵蚀我的意识。

但困境还没完全摆脱,现在万万不能昏倒。

 

那是因为我们遭到了手塚追击。

敌人不止7号一个。

操纵自动攻击机器人的其实是手塚。

仔细一想,这项功能离不开PDA,7号即使想用也无能为力。

早该注意到的。

从刚才那阵时机绝妙的连续攻击来看,两人毫无疑问已经联手吧。

手塚站在拐角扫射,我们连忙躲进了另一个拐角。

为了阻止他冲锋,我从御剑手上拿过突击步枪,靠左手进行牵制射击。

招架不住时,扛着卡琳的渚也会持冲锋枪帮忙牵制。

这种交火持续了超过一小时。

我也好,御剑也罢,两人的精神都到达了极限。

御剑被自动攻击机器人所伤,流了很多血;而我除了枪伤,还受到神经瓦斯的影响。

也许伤口的痛楚反而是保持清醒的关键,但中枪的感觉可不好受。

「马上就到了,大家再坚持一下!」

我边不住查看7号的PDA屏幕,边让众人加快脚步。

电子音不期然地响起。

       哔——  哔——  哔——

      「2楼已变成进入禁止区域!」

PDA屏幕显示出上述信息。

这就说明已经过了一天半的时间。

爱美只剩下半天,也就是12小时了。

会合时花太多时间讲述各自的经历,也许是失算了。

 

御剑开始神志不清,连走路都相当勉强了。
但他似乎知道这时不走会导致全军覆没,于是咬紧牙关继续撑着。

就这样,众人总算顺利通过了目的地。

预定地点一过,我就争分夺秒地操作起手上的PDA来。

隔墙开始慢悠悠地下降。

不是一眨眼就能搞定的么?

不详的预感应验了,隔墙关闭是相当花时间的。

我们马上逃向通道深处。

见我们想逃,手塚也不顾一切地冲来。

虽然距离还远,但隔墙下降速度太慢,他要赶到应该绰绰有余吧。

但我既然早有所料,自然不会束手无策。

我从背包拿出对人地雷,像掷保龄球一般,以夸张的动作将之低手抛出。

当然,用的是左手。

脱手而出的地雷在布满尘埃的地面上滑行。

等地雷到达隔墙下方,我故意当着手塚的面操作PDA把它启动。

「什么玩意?!」

见眼前的怪东西上的灯一明一灭,手塚似乎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虽然还隔着一段距离,但因为摸不清底细,手塚马上急刹车,然后180度转身往后逃去。

顺带一提,我不是威吓,而是来真的。

隔墙刚降下4成,对人地雷就「哔——」地一声爆炸了。

周围的墙壁被烧得惨不忍睹。

这样一来,地雷的威力就一目了然了吧。

接着我依法炮制地掷出另一枚对人地雷。

有地雷守在隔墙附近,手塚也不敢靠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隔墙越降越低。

等隔壁完全降下,我们就移动到附近的仓库。

终于无所牵挂,我任意识堕入黑暗。

 

<推荐BGM:fragment of memories>

身体很热。

这也是理所当然。

我正盯着熊熊燃烧的大房子。

我的家人应该还在里面。

唯独偶然去了马厩的我幸免于难。

看着看着,一个没法看出身份的火人踉踉跄跄地走出玄关。

它走出几步就跌倒在地,再没声息。

从体型来说应该是母亲吧?

然而,我只是心不在焉地想,原来人被火烧了以后会变成这样啊。

完全没有实感。

就这样,我一夜之间失去父母,曾祖父,以及自己的家。

 

火灾的原因是纵火。

但犯人依然逍遥法外。

根据小我4岁的表弟所说,是那帮亲戚合谋纵火的。

但这样一来就很难把犯人绳之于法了。

动机估计是觊觎财产。

这件事发生在我放暑假回家时。

多半不是偶然吧。

恐怕我也是目标之一。

表弟——也就是俊英——似乎没法原谅那帮亲戚。

葬礼定在几天后。那段时间我见了俊英几次,却见他渐渐脱离常轨,这让我异常难受。

有我安慰时会稍微好点,但没几个小时又会站在暗处,恨之入骨地瞪着他们。

晚上似乎也没合眼,眼睛布满血丝。

他原本就对亲戚没有好感,如今最疼爱他的曾祖父又被他们所杀。

最终,他的以牙还牙酿成了惨绝人寰的灾难。

 

我家人的葬礼是在照顾俊英的那位亲戚家举行的。

曾祖父是大地主,葬礼自然也风风光光,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都聚到了一起。

那光景实在丑陋至极。

每个人,每个人都口沫横飞,大放厥词,为曾祖父的遗产分配问题吵得不可开交。

也有趋炎附势之徒,不断想讨好身为最后血脉的我。

我一阵恶心,想夺门而出,但挂名的丧主身份却不允许我这么做。

我正忍受痛苦煎熬,俊英突然拜托我帮忙。

「鞍哥你带住持去火葬场一趟吧。能麻烦你先去么?」

我因为上大学而长时间离家,更重要的是,我对这些仪式也没有概念。

相反,俊英似乎把哥哥的葬礼记得一清二楚。尽管身体不适,他依然代替我主持了这场葬礼。

当时,访客也已经全部离去,家里就剩一帮亲戚。

至于特别亲近、想去取骨灰的人,已经先行前往火葬场。

我的家人死于火灾,本没有必要进行火葬,这只是形式的一环。

就这样,我带着住持乘车上山。

火葬场位于山上,能清清楚楚俯瞰村子的景色。

由于亲戚们过了很久也没来,火葬的仪式无法完成,我只好不住向过来领骨灰的访客道歉。

亲戚们依旧没来。我讶异地走到外头,却有火光映入眼帘。

这幅情景,跟几天前的别无二致。

即使远远看去,火势之大也是一目了然。

正在熊熊燃烧的是表弟的家,也就是葬礼的会场。

 

亲戚们悉数烧死,无一例外。

没错,无一例外。

包括夫人和孩子在内。

不知为何,俊英也一起被烧死了。

火灾的起因被认定为亲戚忘了掐灭烟头,事件被当作意外处理。

但是,大概俊英才是真凶吧。

因为编排葬礼流程、把亲戚们留在家里的正是他本人。

然而,他为什么唯独放走了我呢?

由于犯人已死,一切真相已经不得而知。

 

虽然依依不舍,留在乡下也只会让我痛苦,我就找了曾祖父信任的律师,委托他代为处置包含土地在内的全部财产。

与此同时,由于农场已无法经营,为了不浪费钱,我在研究生院办了退学手续。

我打算细水长流,就靠这笔钱过活。

教授劝我留下,但我心意已决,不肯退让。

就在这时突然接到消息,说那位备受信赖的律师偷偷卷走高达数十亿的资产,不知所踪。

就这样,我人财两空,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

 

 

身体很热。

现在大概还在梦中吧?

恶心之余,我发现自己热泪盈眶。

为什么一直没想起来?

我已经一无所有。

难道就因为这样,才把自己囚禁在名为「游戏」的「梦」里面吗?

但伤口正传来千真万确的剧痛,这真是梦里的景象吗?

脸上依旧淌着不知是梦境还是痛楚造成的眼泪。我潜心思考,却得不出结论。

这时,一道声音在呼唤我。

「早鞍!你醒了?!」

怀念的声音——不对,弄反了吧?

做了个长梦,记忆看来有点混乱了。

这应该是卡琳的声音吧 。

我缓缓坐起身,上半身却传来剧痛。

「咕……这,这可真麻烦」

一不小心说了泄气话。

右侧腹和右肩的伤似乎接受了治疗,但这并不能消除痛楚。

尽管如此,她们的细心包扎还是让我有点意外。

伤口一跳一跳地痛,让我忍不住苦起脸来。卡琳见状跪坐在我面前:

「早鞍,别勉强,再睡一会吧」

她似乎真心在紧张我,让我胸口一热。

怀疑和感动同时充斥了我的心胸。

一道声音对我说,别人全都不可信任。

另一道声音跟我说,人类天生就会关心他人。

我两边也无法否定。

有点讨厌摇摆不定的自己。

「你果然还是在硬撑,给我好好睡一觉」

卡琳按着我没有受伤的左肩,想逼我睡下。

感觉到她手掌的温暖,我猛然清醒过来。

「卡琳!现在是几点?!不对,经过时间是多少?!」

对了,爱美的时间不多了。

不能在这种地方睡大觉。

「呃?稍,稍等一下」

说着,她从短裤右前方的口袋掏出PDA进行确认。

不禁有点想入非非,但我遏制住多余的想法,专心等她回答。。

「现在是39小时42分。还有8小时啦,没关系的」

「笨蛋,只剩8小时而已!我们还得顶着手塚他们的炮火移动呐?!」

「呜,对不起」

我似乎激动过度而吼了出来,卡琳一下子变得蔫头耷脑。

见她泫然欲泣,原本激昂的心情立刻冷却了下来。

这是在干什么呢?

居然拿孩子出气。

我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心烦意乱。

「抱歉,卡琳」

我赶紧向垂头丧气的卡琳道歉。

心烦意乱的另一个原因在于,我斜眼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御剑。

必须让他也跟爱美见面。

爱美在3楼已经遇见过手塚。

但要怎么让她跟7号见面呢?

这也是个问题。

必须在剩下的8小时里完成这一连串任务。

只有积极行动才能摆脱困境,这一点跟之前是一样的。

 

「渚,御剑情况怎样?」

「不~大~妙~」

渚沉声道。

她的语气不像刚才那样充满威严,而是恢复到平时那温温吞吞的样子。

她所坐的位置旁边放着一个急救箱,比以前看过的都要大。

果然是渚给我们包扎的吧。

姫萩和卡琳也没有治疗这种伤口的本事。

但连她都这么说,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能走路么?」

只要情况允许,我打算勉强他跟我们走一趟。

这也是为了尽快抵达5楼。

但渚只是一语不发地摇了摇头。

他的情况已经恶劣到没法靠演戏隐瞒了么?

糟糕,太糟糕了。

如此一来就只剩一条路可走。

我忍着右半身的痛苦,倚墙而立。

光是这样就已经气喘吁吁,头昏脑胀,恶心想吐。

好在没有吸入瓦斯时那种堕入黑暗的感觉,意识还能保住。

但不知是受伤还是药物的作用,右手失去了大半的知觉。

不至于力气全失,但恐怕干不了细活。

「喂,都叫你别乱来了」

我摇摇头反驳道:

「既然御剑没法动弹,就只好把爱美带来这里了。

  本来把御剑搬上去也可以,但瞧我这幅德性看来是办不到了」

换作是渚倒可能办得到——不,就算是她也太勉强了吧?

再说她也没理由帮我们那么多。

「渚,姫萩,御剑就拜托你们照顾了。可别让他挂了哦」

「早鞍先生~你没问题吗~?」

「就算有问题也好,磨蹭下去爱美会没命的。现在,就算明知是乱来也只能硬上了!」

我直视着渚的眼睛,坚决地说。

她有点难过地别开了视线。

现在也不能怪她。

她大概正夹在「组织」和我们之间,正左右为难吧。

希望她能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守护他们。

「我也~跟你们一起走~」

「呃,渚小姐?!」

听到渚的建议,姫萩吃了一惊。

大概是想到要两个人守在这里——而且御剑没法动弹,结果等于独处——不由得担心起来了吧。

有渚结伴,我们这边倒是会轻松不少。

「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

「24小时的条件你满足了么?从时间来看应该没有吧。

  现在不能让你离开御剑他们」

听了我的解释,渚看来也理解了自己的处境。

不,既然是她,说不定早就想到了这一层。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让她牺牲。

这时才发现,差点又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渚,PDA还你」

我从背心的左口袋掏出J的PDA,用左手向渚递去。

要是继续拿着,万一遇到类似情况,难保不会把她拖下水。

渚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渚?」

「这台机子~就请早鞍先生拿着吧~」

渚看样子有点落寞,用双手裹住我的左手。

她靠到我身旁,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你还会回来的不是吗?那么由你保管也一样啦。

  我可以一直等到71小时经过的」

这是代表她选择信任我吗?

我轻轻颔首。渚脸上依旧落寞,但还是冲我莞尔一笑。

至于姫萩,不用吩咐也会对御剑寸步不离吧。

最后,我向卡琳开了口。

「卡琳,就算我拜托你照顾他们……」

「我总之跟定你了!」

不等我说完,她就气势汹汹地接过话说。

我面露苦笑,把左手搭在她头上。

「嗯,知道啦。一起去吧」

「呃、噢噢!」

她没想到我会同意得这么爽快,微微有点吃惊,但还是精神奕奕地回答了我。

不过这回答听起来真男孩子气啊。

本以为疼疼她没什么问题,但要是不小心把她扭向奇怪的方向就麻烦了,看来还是适可而止吧?

「那就由我们俩去吧。姫萩,你可千万别丢下PDA哟,不然我就找不到人了」

说着我开始准备行李。

由于负伤的关系,有必要控制体积大或重量大的东西数量。

以便携式煤气炉等厨具和部分食物为首,我清掉了不少东西。

由于右半身受伤,迫不得已把突击步枪吊在左肩。

原本装备的突击步枪早已丢在十字路口附近,现在手上这把是御剑之前在用的。

留守的三人要是遇袭,只靠手枪恐怕没法应付。但御剑现在这副模样,他们本来就不堪一击。

只能祈祷他们不会遇到敌人了。

靠手头的装备,不知我们能对付多少敌人呢?

话说回来,敌人居然装备了能贯穿防弹背心的子弹。

真是棘手的东西。

带着一如往常的装备和空出不少的背包,我和卡琳离开了御剑藏身的仓库。

 

一看地图,通往5楼的正规楼梯近在咫尺。即使用正常速度步行,30分钟左右也能走到。

从某个角度说是天助我也,但换个角度看却显得危机四伏。

因为御剑也更容易被手塚他们盯上。

但此刻已经无暇细想,我们一口气登上5楼。

周围既没有代表PDA的光点,动态探测器也看不到反应。

 

没错,如今我们拥有动态探测的软件。

准确来说,是把设置在馆内的动态探测器获得的情报投影到PDA地图上的机能。

耗电量不算太大,是个很有用的软件。但万一敌人用了干扰软件,那还是探测不出来。

原作中的解释就是这样。

在这层意义上,干扰软件是最为棘手的软件之一,但其缺点是耗电量极大。

理应没法长时间使用。

说回动态探测软件,实际上,它并不是通过软件箱得来的。

我们用的PDA是JOKER。

我按计划把JOKER切换成8号,刚好发现上面装着这么一个软件。

这机能相当方便,于是我就趁机利用了。

反正对另一边的电池没有影响,没必要刻意死抠。

「矢幡小姐看来捡到了很不错的软件呀」

「嗯,要是能在那帮家伙袭击之前用上就好了—」

卡琳开朗地说着,我也对她报以笑容。

由于伤痛的影响,我不得不放慢速度,卡琳也毫无怨言地迁就我。

她那拼尽全力一往无前的精神,给我带来了莫大动力。

 

托了PDA软件的福,我早就知道高山他们跟丽佳他们已经顺利会合。

但出乎意料,他们竟开始撤出据点。

看着JOKER的卡琳向我汇报时,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离开据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

要是他们知道御剑受伤特地前来,倒还情有可原,但他们没理由知道这一点。

然而他们确实开始了移动。我从卡琳手里接过JOKER,决定监察他们的行踪。

PDA探知不仅要注意电量,得到的情报也是暂时性的;相比之下动态探测就方便得多。

刚上5楼没多久的我们站在原地,盯着地图看了10分钟左右。

根据观察结果,他们正向这边赶来。

「会不会是矢幡小姐靠新软件发现了我们?」

「但是,只靠动态探测也没理由知道是我们啊」
我反驳道。

无论如何,单凭动态探测根本无法判明身份,很难想象会因此有所动作。

怕是连预测都做不到吧。

那会不会是用了其他探知类软件?

能想到的可能性也就是这个了。不过这一点也不用深究吧。

不管怎么说,反正众人的PDA都在同一处,而且他们也没理由跟我为敌吧。

他们主动过来,对会合也没有坏处。

可能还会大幅缩短耗时。

「万一他们心血来潮改变目标就不好办了,我们也往他们那边走吧」

「遵命!」

她一本正经地敬礼应道。

我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她则向我报以笑容。

我们一心想跟他们会合,路上的隔墙却全都被降了下来。

凭着门扉操控的软件,我们一路强行突破。

跟铁栅栏那次不同,隔墙轻而易举就被升起了。那帮家伙似乎单纯是想惹我们不爽。

但高山他们就没这么顺利了。我见他们总是走到一半就停下脚步,被迫折返,然后周而复始。

这种过程重复了将近1小时,他们似乎也死心塌地,终于停下不动。

又过了大半小时,我们找到了围坐在隔墙边上、正专心致志地消灭晚饭的众人。

 

呜哇,真不公平。

这么一说,肚子早就饥肠辘辘。

事到如今才发现,自己将近20小时粒米未进。

「早鞍大哥哥!」

双方正远远地互相辨认,优希就一马当先地向我扑来。

因为身高原因,她抱紧了我的腰间,结果却给了我会心一击。
啊,我可不是指金蛋蛋哦?

见众人在吃饭,我放松了警惕,一不留神右侧腹的伤口就被她摸个正着。

「~~~~~~」

我痛得甚至叫不出声。卡琳见状慌忙把优希拉开。

但为时已晚,意识一瞬间离我而去。

我已经累了,帕托拉休……(注:捏他似乎来自《龙龙与忠狗》)

其他人似乎在说什么,但我栽倒在地,什么也听不到了。

 

 

这么多的人一起行动还是头一遭,但队列却意外地整齐。

我和丽佳打头阵。

高山和文香负责殿后。

而中间依次是卡琳,优希,爱美和叶月。

被优希一弄,我险些昏死过去,但还是凭着过人的毅力蹦了起来,向众人讲述了我们的经历。

似乎理解到御剑的状态不容乐观,大家答应下楼跟他们会合。

目前的队形并非刻意安排,但从目前的成员来看却是相当妥当的配置。

走在前头的我和丽佳一边交换情报,一边确认PDA屏幕。

据丽佳所说,在跟她合流之前,高山他们受到了神秘部队的袭击。

敌人的武装高度一致,显然并非从现场拾获。从对方的动作来看,似乎接受过正规训练。

尽管高山一直坚守据点,靠重机枪牵制着他们,但跟丽佳会合时子弹已经所余无几,他们就决定撤离据点。

不知为何,动态探测对那帮人不起作用。于是他们假设楼梯附近的光点是我,主动向我们接近。

结果假设应验,双方总算顺利会合。

 

一路上,我不断利用PDA定住下降的隔墙,带领众人前进。

不,与其说定住,应该说反向阻止吧。

看来,只要不像上次的铁栅栏那样完全降下,我们就能靠反方向操作抵消对方的干涉。

看路上的情形,对方——虽然不知道是GM还是庄家——的干涉越来越频繁。

一旦回收部队出动,敌方的妨碍只会越演越烈。

在此之前想先把爱美的颈圈解除。

「太缠人了,难道手塚也拿到了控制隔墙的软件?」

丽佳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实际上,妨碍者多半另有其人,但我佯装不知。

「现在这样倒还应付得来,别又把我们拆散就好」

我叹了口气往后望去。

如今,光是扭个头都相当不便。

除了身上挂彩,另一个原因是高山给我的新防弹衣。

据说是高级的防弹衣,能挡住突击步枪的子弹。但它沉甸甸的,穿上后又难以活动,用起来相当不便。

除了防弹衣,高山还给了我另外几件装备。

除了消耗殆尽的闪光弹和爆震弹,还有神经瓦斯弹。

看我接过这些,文香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让我印象深刻。

我正沉浸在回忆中,丽佳点头赞同道:

「也是呢,真不想再分开了」

呜,这台词太有杀伤力了。

她指的应该是队伍一旦分散,她想满足条件就更难了。但出自她这种美女口中,男人一不小心就会想入非非。

队伍正进入三岔路口。我往右瞟了一眼想看丽佳的情况,却意外地在右边的通道远处看到了什么东西。

动态探测器明明显示一切正常,敌人果然用了干扰软件么?

但如果真是干扰软件,使用时间未免又太长了。

我把疑问抛诸脑后,连忙搂住丽佳的纤腰把她拉回。

「呀!」

「呜哇!」

丽佳发出悲鸣,卡琳躲开我时也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她们的喊叫被随之而来的声音吞没。

说时迟那时快,刚见有什么大东西撞到路口侧边的墙上,它就猛然炸开。

火花溅到右手,传来一股炙热。好在丽佳安然无恙。

手塚那家伙,居然搞来这么个大杀器。

有那么一瞬间,在疑似野战炮的武器后面,我窥视到手塚的脸。

可无论动态探测还是PDA探知都没探测到他,果然是用了干扰软件么?

如今想来,当初在十字路口袭击时,他也是靠干扰软件隐藏自己的吧。

「是手塚!全体后退!」
最近老是撤撤撤的,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但总是落于被动,撤退也是无可奈何。

可是,手塚选的袭击点未免太奇怪了。

既然有野战炮,拖到楼梯口附近等我们一上来就用不是更有效果吗?

那样没准能干掉一两个人。

唔,从手塚的立场看,也许是怕我们的颈圈被炮火破坏了。但就算这样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以防万一查了查PDA。

因为已经知道手塚在那边,我使用的是JOKER上的动态探测软件。

探测器探测到我们的活动,并在地图中心显示出几道扩散的波纹。

虽然想让众人静下来别动,但手塚说不定会追过来,看来是办不到了。

我们很可能将受到两面夹击。如果不能预测到敌人的手段,说不定会有人牺牲。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PDA,唯恐漏掉任何蛛丝马迹——结果确实发现了一处不起眼的变化。

 

在代表众人的大波纹中,混入了一道小小的波纹。

波纹重叠在一起。

会是谁的行李吗?

PDA的地图是二次元的平面图。

这让我蓦然想起EP2里的御剑和同人版的手塚都做过的某件事。

不妙,莫非那家伙躲在通风口!

虽然不清楚通风口是否经过这里,但看情形很有可能。

「高山!文香!是上面,那家伙就在这里!」

其他人都一头雾水,但被我叫到的两人却马上反应了过来。

文香拿突击步枪一通扫射,高山则向天花板使用了挂载在枪上的榴弹发射器。

而且装填的似乎还是燃烧弹一类的东西,让我大吃一惊。

众人一哄而散,纷纷躲开天花板掉下的碎片和飞溅的火花。

其中一块碎片眼看着就要击中优希。

不知是没有看到还是没反应过来,优希没有要避开的样子。

「优希!」

我飞扑过去把优希按倒,脑袋却被什么东西不偏不倚地击中。

剧痛过后,一股微微带着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脸往下淌。

「呜,可恶!」

我忍耐着头上的抽痛,皱着脸站起身来。

环视周围,燃烧的碎片落了一地。

因为不知道那家伙的准确位置,看来没能直接命中。

然而,他似乎没能在燃烧弹的火焰下幸免于难,我们见他身上冒火,从炸开的洞穴掉了下来。

「给我冷静点!」

「唔哇」

不知为何,文香拿着小型灭火器对准那家伙,向他大喷特喷。

不不不,就算用灭火剂也没法让人冷静下来吧。

然而,注意到对方手上握着手榴弹后,我感到不寒而栗。

也许归功于灭火剂造成的暂时缺氧,那家伙不省人事,总算被我们抓了起来。

连同差点被拉开保险环的手榴弹,我们解除了他身上的所有武装。

这时候,我们确定了一件对我来说是意料之内、其他人却始料不及的事实。

「哥哥!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爱美呆呆地注视着7号。

「哥哥?」

「……看来是了」

爱美对文香和高山的话充耳不闻。

她一心想走近不省人事的7号,但被我拦住了。

现在这个距离足以满足解除条件,再靠近的话难保不会弄出什么麻烦。
还没摸清他和爱美的性格和背景,不能松懈大意。

「早鞍先生?你说哥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这个嘛,大概是为了奖金而参加游戏吧」

我随口答道。不过连同我在内,也只有亲耳听他吼过那番话的5个人会深以为然吧。

听了我的话,卡琳似乎又 ,正百感交集地望着生驹兄。

「文香,拜托你给他处理下伤口。还有谁受了伤吗?」

「自己都头破血流了,你还说谁呢」

啊,说来也是。

经高山一提醒,我才想起自己受了伤。

头自然有烧伤,不过右手好像也有?

环视众人,似乎只有我一个伤员。

我被丽佳和卡琳不由分说地按住处理着伤口,心里则不知死活地想着「真疼啊~」。

 

我们把依然不省人事的生驹兄——据说叫耶七——丢在原地,继续前往楼梯。

从刚才起就听到了枪战的声音。

由于生驹兄还在后面,不会被软件探测到的人又屈指可数,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回收部队在跟手塚交战。

但他们根本没战斗的理由。

偷偷往曾遭到炮击的三岔路口窥视。野战炮还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手塚却不知所踪。

炮口正对着的墙壁,还保留着遭到炮击后的样子。

仅仅一炮,就让墙壁深深凹陷,周围也全部龟裂。

此情此景,可说把野战炮的威力表露无遗。

我边注意着通道远方,边催促众人前进。

以高山为首,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越过了我,野战炮附近却毫无变化。

「早鞍先生,所有人都通过了」

走在最后的文香跟我说。

我边警惕后方边倒着走,紧跟着队伍。

虽然有点难以释怀,我们还是顺顺利利地抵达了楼梯口。但问题就出现在那里。

「啧,居然是前后夹攻么!」

连走在后头的我都听到手塚焦躁的声音。

他在楼梯口?

特地丢下野战炮跑来这里,有什么意义吗?

既然他说前后夹攻,就表示我们三方在一条直线上。

打头阵的高山就站在靠近大堂的地方。我超过了他,想去看看大堂里的情况。

 

「外原,别出去!」

听到高山的话,我后退了几步。

情况怎么了?

手塚躲在大堂的其中一根柱子后,维持着射击姿势。

两队各有四人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从不同方向牵制着他。

这正是寡不敌众的典型例子。

从位置来说,我们应该能毫无困难地走下楼梯。

因为手塚要是敢多管闲事向我们出手,回收部队就会从背后乘虚而入。

另一方面,回收部队对我们应该是鞭长莫及。

总之只要不惹手塚,应该毫无问题。

可是……

 

「高山,丽佳,你们先带队下4楼。卡琳,你负责带路去御剑他们那」

「外原,你——」

「这太鲁莽了。说到底,你以为那家伙会感激你么?」

高山皱起眉头,丽佳则咬牙切齿地反驳。

即使如此,现在要是对他见死不救,我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就会化为乌有。

「所以你们先走。就让我自己任性一次」

我端起挂在左肩的突击步枪,注视着回收部队的那帮人。

「早鞍,我……」

「要是你不去,还有谁能带路!卡琳,听话快去,爱美就拜托你了」

剩下的时间只有3小时多点。

虽说距离不远,但也不能太放松。

另一个原因是,有动态探测软件的话,实际上不需要卡琳带路。要是有人指出这点,卡琳嚷着要留下,那就伤脑筋了。

「北条,要走了」

高山似乎明白跟我说不通,小心翼翼地向楼梯走去。

我侧眼看着众人走下楼梯,然后再次确认大堂的僵持情形。

不知为何,手塚明明是单枪匹马,回收部队却没能把他制伏。

到底为什么呢?

JOKER的屏幕上显示出某种反应。
我朝大堂的相应位置看去。

原来如此,那帮人藏身的通路出口边上配置了自动攻击机器人。

他们一旦出来,就要沐浴在机器人和手塚的弹雨下。

但他们分散在两个方向,光这样应该压不住他们。

那么,为什么不果决进攻?

……对了,是时间的问题吧。

回想起EP4的内容。

回收部队只能在特定的时间执行回收任务。

这应该成为了最大的瓶颈吧。

这么说来,现在我可以为所欲为吧?

手塚大概是因为不知情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我可不同。

必须抓紧对方没法行动的机会。

我立马放下背包翻找起来。

必要的装备是——我掏出了两件道具。

为了接近他们,我藏身于离楼梯最近的柱子后。

然后从柱后探身,把圆筒形的罐子狠狠一扔。

「手——塚——!」

「外原?!」

我把突击步枪切换到单发模式,对准手塚的上方扣了两下扳机。

手塚条件反射地扭头应战,但看到我瞄准的方向后就愣住了。

这时,左手抛出的罐子划出一道抛物线,越过手塚的头顶掉到回收部队面前,在地上弹了几下。

紧接着,手塚身后发出了耀眼夺目的光。

呜哇,好亮。

我马上退回柱子后挡住双眼。

「「「咕啊啊啊啊」」」

好几道呻吟传入耳际。

为免牵连到手塚,我不敢用爆震弹,只好用了这玩意。

但对方居然对闪光弹毫无防备,耍白痴吗?

明明就知道我们有闪光弹吧。

不过当初看他们头部的装备,我就猜到了这点。

「手塚,赶紧退回通道!快跑!」

「什,你小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别管这么多,快跑!他们就要恢复了!」

「~~~可恶!」

手塚似乎无言以对,小声嘀咕了一句便转身向通道深处跑去。

好,我也功成身退吧。

然而,正想跑向楼梯,几道火线却向我奔来。

「呜哇!」

好几个人带着怒火在以牙还牙。

不妙,搞不好会被干掉。

我条件反射地夺回柱子后,但这样一来就无路可逃。

要是被他们两面夹攻就完了。

这下必死无疑了吧?

……不,不可以,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即使时间限制只有1分钟,那帮家伙要干掉我也绰绰有余吧。

我再次放下背包翻了翻,结果拿到个烟雾弹。

其实爆震弹效果比较好,但我没法同时拿这么多。更重要的是,现在是争分夺秒的关头。

我用嘴叼着烟雾弹,再掏出一个罐子。

这次拿出的是神经瓦斯弹。

这玩意能派上用场么?

我微微探头,再次确认敌人的装备。

敌人马上用子弹热情招呼,我连忙又躲起来,但点空隙这足以让我确认对方并未装备面罩类的东西。

而且也没有护目镜,装备真寒碜。

终究只是以回收为目的的部队么。

 

虽然很可能要身上挂彩,但已经别无选择。

必须把PDA平安无事地递到渚手上。

万万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睡眠不足,肚子空空,右上半身和头部的伤也在诱惑我放弃,但我一概无视了。

可是,到底有什么办法?

就算特殊手榴弹管用,但目标有八人之多。

能靠一两个手榴弹让他们全部失去战斗力么?

刚刚能奏效是因为我攻其不备,但这次就行不通了。

我正潜心思考,口袋里的PDA发出电子音。

          哔——  哔——  哔——

暂且放下罐子掏出PDA,见上面显示着如下内容:

          「3楼已成为进入禁止区域!」

经过时间已经有45小时。
只剩3小时了,高山他们应该正赶向御剑所在的地方吧?

我这边则是山穷水尽……等等?

再次回想楼梯、自己和敌人的位置关系。

手塚当时离敌人比我还近,就躲在柱子背后。

光是这样已经不怕挨枪子。

而我站的位置比手塚还要远。

死角比他当时要大。

这么一想,如果稍微绕点路,走近楼梯后才离开死角,暴露在攻击范围内的时间会比较短。

而且……楼梯口是设置监控摄像头的绝佳位置。

他们不可能不拍这里。

我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在灵光得出奇。

虽然有点担心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总之现在就全力以赴吧。

 

<强烈推荐BGM:Only now!!>

好了,开始行动吧。

我收起PDA,捡回放在地上的罐子。

我单肩背起背包,忍痛把第二个罐子夹在右腋下,然后用左手拿回嘴里咬着的烟雾弹。

刚刚掷闪光弹时,隐隐约约摸到了左手投掷的窍门。

用牙扯开保险环,然后默数几声。

1,2,3……好!

我扔出罐子。目标既不是部队的方向也不是楼梯,而是完全无关的方向。

为了不让烟雾迷到眼睛,我甩手的同时就在安全范围内往楼梯走了几步。

飞了不到5米,烟雾弹就在半空中喷出浓烟。

几梭子弹划穿烟雾缭绕的空间。
我用左手拿回夹在右腋的另一个罐子,用牙扯开保险环,把它低低地抛向一侧部队所在的通道。

我在离楼梯最近的死角处静待几秒,神经瓦斯便立竿见影。

「「咳咳,咳咳」」

听到大约4人的呻吟。

必须趁现在。

我拔腿向楼梯飞奔而去。

光靠这样没法击倒他们,但用来逃命应该绰绰有余。

我抱着这种念头跑着,子弹却擦过了左脚。

敌人当中也有临危不乱的家伙?

我依然没放慢脚步。也许是想靠接近来弥补能见度的不足,部队中的两人一边开枪一边突进。

麻烦大了,看这情况,就算跑到楼梯也会被追上。

估计画面已经切换到其他人的情况,敌人正明目张胆地强攻过来,让我不寒而栗。

右手状态不佳,这种时候就显出弊端了。

可以的话,本应再准备一个爆震弹的,可惜我的手不够用。

我握紧吊在左肩的突击步枪,正准备射击,一道声音从楼梯传来。

 

「只管跑,别愣着!」

说话的同时,她用手中的步枪扫射起来。

攻来的两人为了躲避,跑到我藏身的柱子的另一边。

由于敌人停止攻击,我继续跑着,一个猛子扎进楼梯间。

「你刚刚帅呆了,早鞍先生」

原来是文香。她把枪口对准大堂,眯起一只眼睛说。

「不过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文香听罢,忍俊不禁地望着我。

嗯,我就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狼狈不堪。

既然跳向楼梯,我当然也做好了掉到梯级上的准备。

结果,竟在空中被接住了。

我维持俯卧的姿势,被跪立在地的高山整个人接住。

大概就是把公主抱翻过来的感觉吧。

左肩上的背包已经掉到了楼梯平台,但他接过我时应该也承受了背包的重量。

竟然凭一己之力把迎面飞来的人连同背包一起接住,丫是哪个星球来的?

……虽然想逃避现实,但我还是骗不了自己。

众人先到一步。这幅让我羞愧欲死的情景,正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想象图A

                                              想象图B

「这是羞耻PLAY对吧……」

我的低语孤零零地飘散在楼梯间。

 

不知敌人什么时候会追来,我赶紧下来,请他们处理了伤口。

丽佳现在也熟能生巧了。

但看来大家都还留在楼梯处。看到卡琳和爱美,我强硬地说:

「为什么不听我说?爱美,你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吗?」

难道没注意到PDA的警报吗?

虽说回那个仓库只有30分钟路程,现在可不是磨蹭的时候。

况且优希在队伍里,就等于说我们会一直被回收部队盯着。

要是照我说的办,好歹能争取点时间,拉开一段距离。

现在弄成这样,我们就得一边挨打一边赶路了。

「大家是担心你所以才留下的。你太乱来了」

「那至少得让爱美一个人先走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见我气势汹汹,丽佳也没法再反驳什么。

他们的心意我是很感激,但事情要分轻重缓急。

当务之急应该是赶上爱美的时间限制。

不过,现在也没有争辩的功夫了。

治疗看来已经结束,我起身确认身体状况。

让他们丢下我他们估计也不会听,只好勉强点自己走了。

再不赶紧逃,天晓得对方会用什么手段——不一定只有追击。

「得赶紧跑了。如果他们跟犯人是一伙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指不定他们会用什么手段呐?!」

说着,我一马当先跑下楼梯。

没空理会全身上下的伤痛了。

但到底是迟了一步。

伴随着「喀喀喀——」的响声,眼前的隔墙把楼梯彻底堵住。

 

 

————————————这次的预告是千真万确的哦————————————

他,智勇双全,独占鳌头。

他,冷静过人,毫不懈怠。

他,久经沙场,身经百战。

然而,就是这样的他,偏偏因为好人光环的DEBUFF和莫名其妙的剧情而郁郁不得志。

交易时被从通风管偷袭而死有之;

被信赖的同伴背后捅死有之;

被烟雾弹+机器人的攻势玩死有之;

被GM用智能机枪阴死有之……

每一次每一次,他都不得好死。唯一能存活的EP4里,却从头到尾跟手塚搞基,彻头彻尾的路人化。

纵是好人如他,难免也出离愤怒。

「老子打那么多仗不是给你们当炮灰用的!!」

下一话,插入话5  高山の逆襲——「也该是我,登上历史的舞台了」

 

 

看完本话后,请阅读新发的吐槽文——绘梨花的茶会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4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8话 袭击”

  1. 咳咳咳,外原果然是州长体格。

    另外可见主要战力还是要说高山和丽佳,小队被分割时外原带着一大票辎重兵被两个人伏击如此…..要是那两位强战力在断不至于如此口牙。

    妹控真可怜 = =,另外主角表弟铁血真汉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