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4 「约定」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06/809.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12/828.html

 

 虽说在本届「游戏」里,麻烦本来就接踵而来,眼前的麻烦却非比寻常。

当保卫系统操作员在控制室里启动藏于某处的智能机枪时,其中一位目标突然动了。

原计划是通过攻击孤立外表可靠的6号,让5号和J跟持有A的焦点少年会合。

然而,在攻击即将开始时,5号却突然接近了6号。

当时的形势千钧一发,只要稍早数秒,子弹就会贯穿5号的身体。

总之,枪击就在那种状态下开始,而且一旦开始就没法遏止。

因此,他们只得眼巴巴看着J变得孤立无援。

想联络她吧,联络用的PDA却被「变数」夺走了。

控制室正沉浸在一股无计可施的消极气氛中,另一个麻烦又找上门来。

 

那就是观众的不满。

7号一开始就拥有强力的武器和软件,做好准备确立其优势。

跟其他人的寒碜相比,这太不公平。

另一点则是,已经过了10小时,真正的战斗却只有两场。一是10号在战斗禁止刚取消时发动的突袭,二是7号和身为「变数」的3号在电梯大堂的搏斗。

由于2号中途插手,后一场战斗不了了之。

而且,几乎是在双方都毫发无伤的状态下告终。

7号虽然受了点轻伤,他的优势却毫无动摇。

由于本届太慢热,观众开始发出「快来些刺激点的发展!」的呼声。

但现在运营方不能单独对某个人进行支援。于是庄家决定对ACE的少年提供附加游戏。

「希望这么安排,观众就会乖乖闭嘴吧」

控制室里,谁也没听见庄家的喃喃自语。

 

插入话4 「约定」

 

在入口大厅做完情报交换后,有两位男性迅速离席。

留在这里的只有一位男性和三位女性,总共四个人。

往后,他们必须靠这个团队求生。为此就有交换关键情报的必要。

「各位,听我说句话。这些颈圈和规则多半不是唬人的。

  就算可能是唬人的,保险起见也应该先相信它们。

  所以在今后的行动里,我想优先解除大家的颈圈」

身为唯一男性的御剑一口气说到这里,然后环视三位女孩。

见大家正认真听着,他又接着说:

「所以也有必要知道大家的解除条件,希望大家能告诉我。

  ……另外,我的解除条件是「杀害Q」」

他边说着,边出示PDA上的「黑桃A」图案。女孩子们一下子绷紧了脸。

此刻,姫萩的动作不自然地停下,脸上也没了血色。但除了渚,谁也没有注意到。

渚事先也不知道参加者们的PDA号码和解除条件,见状暗自好奇起来。

「可是,我没法杀人。所以大家可以无视我的颈圈,只解除你们的就好」

「那大哥哥你怎么办?!我不要你死!」

听到御剑的台词,优希反应很大。

对此,谁也没有办法。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有必要让她们放心。

为了实现他的真正目的,必须让她们多加努力。

必须让她们活着回去。

「除了满足解除条件,说不定还有别的方法。现在时间还充裕,说不定在大家解除的过程中就遇到新方法了呢?

  先别管我了,还是你们的颈圈比较重要。可以的话,尽快想办法解除吧  」

 

「我的机子呢~是J哦~我看看~好像是说「游戏开始后共同行动24小时以上的对象,在2日23小时时依然生存」的样子」

渚笨手笨脚地操作着PDA,报出了解除条件。

优希见状也拿出PDA确认解除条件。

「我看看…我的条件是——「在跟其他人见面前到达6楼」?」

「什么?!」

听到这解除条件,御剑不由愕然。

这样一来,解除条件已经不可能满足了。
小心翼翼躲开别人,一路走到6楼——按地图看似乎是最顶层——这条件实在过于苛刻。

「嗯,就是这么写的啊」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优希向御剑出示了PDA画面。

仔细阅读后,御剑松了一口气。

「哈— 别冷不防吓人一跳啊,优希」

「怎么回事~?」

「听优希那么说,我还以为一个人也不能遇上。但解除条件后面清清楚楚注明,只要有一个人没见过就能解除,所以没问题。哎呀,真吓我一大跳」

他苦笑着向渚解释。

渚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仅凭少女一人,难以走完全程。

但见的人多了,就可能没法解除。

自己所属的「组织」还是一如既往地阴险。她忍不住想要叹气。
「那,咲实小姐的解除条件是什么呢?」

听御剑一问,姫萩才回过神来。

然而,她没法说出自己的PDA。

不可能说。

因为并不信任他。

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而且,也不想给他增加负担。

要是知道自己的号码,他肯定会深深烦恼吧。

实际上没有这种事,但对她而言,这是再好不过的借口。

姫萩掏出一台PDA,开始繁复的操作。

光是显示条件,不需要操作这么久。但御剑以为这是因为她还不习惯,所以并未深究。

「呃……我的PDA是4号,解除条件是「取得3个颈圈」。

  解除后的颈圈也可以,所以只要等大家都解除了就好」

姫萩脸色发青地呢喃道。

第一次设定的号码是4.

本觉得4这个数字不吉利,想避开它点5号来着,但手指抖得厉害,一不小心就按错了。

这么一按,一小时内就没法再更改。她无可奈何地看了看解除条件,发现出乎意料地普通,就直接用上了。

(这样就好。这样一来,御剑先生就不会困扰了)
对她而言,这点想法并不全是借口。

考虑到众人的解除条件,第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抵达6楼。

「好,我们这就去6楼吧」

御剑站起身,拎起自己的背包催促道。

三人并无异议,跟着站起身来。

 

那位青年抛下古怪的台词后就径自离去。此后,手塚探索了几个房间。

6小时的战斗禁止限制还没解除,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准备武器。

但1楼并没什么像样的武器,理所当然地,手塚也就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他发现一个全新的瓦楞纸箱。

这个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小小纸箱,让他回想起刚醒来发现PDA时的感觉。

(原来如此,他们是把东西放在这么。还真有想法)

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后,看到里面的东西,手塚不由感慨。

箱子里放着食物和背包。

正好饥肠辘辘,他就当场吃了一些,剩下的收进背包。

这时,他发觉箱子角落有两个黑色的东西,下面还垫着纸片。

(这是什么玩意?)

奇形怪状的黑东西上写着像是英文的东西。

一个是「Tool:Self Pointer」,另一个则是「Tool:Map Enhance」。

纸片上还贴心地写着安装说明。

(PDA的机能强化?能提供方便的机能?瞧这不是越来越有游戏的味道了么)

总之先试着装了「Tool:Map Enhance」。

其实想先找人当回小白鼠,但现在是单独行动,只得自己试试。

安装完成后拔下软件箱,屏幕自动切换回地图的画面。

如今,地图对每个房间都标上了说明。

(这东西还挺方便啊,靠)

差点小瞧了它们。

他马上把另一个也安装了。

同样地,安装完成后自动切换回地图界面,上面多出了一个箭头图案。

箭头就画在怀疑跟这个房间对应的位置。

(SelfPointer的意思就是显示自己的位置吧?)

环顾周围,确认没别的东西值得注意后,他离开了房间。

途中瞟了几眼PDA屏幕,箭头的变化确实跟自己的行动一致。

也就是说,就算迷路了,靠这东西也能弄清自己的位置。

(什么嘛,这东西每个人都能捡到?你妹的,那还不如一开始就给我们啊)

抱怨归抱怨,软件带来巨大的便利也是不争的事实。他看着地图,向楼梯走去。

来到1楼的楼梯口,却发现空无一人。

前不久叶月才刚上楼,但很不巧,两人没有碰上。

手塚的大脑开始转动。

既然有规则5,所有人都得上楼。

所以很可能会经过这里。

要是埋伏在这里,也许轻而易举就能解除自己的颈圈。

(什么嘛什么嘛,不是比放个屁还简单吗。这可真没意思啊,你妹的)

他坐在楼梯上,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但现实却跟预想有一点偏差。

经过时间5小时4分。

战斗禁止还没解除,他们就来到了这里。

「御剑……么」

吵吵闹闹,毫无警惕地来到楼梯口的一行人。

对方的四个人都在楼梯口见过。

到头来,外原没有跟他们结伴。

还是因为会合失败了?

管它呢,反正跟自己没关系。

他唯一关心的,是战斗禁止还没解除的事。

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但如果刚一解除就发动袭击,就能干掉4个人。

再想办法找到一个猎物,自己就轻松取胜。

(现在就装成善良的大哥哥吧)

手塚在心里暗笑。

 

在路上捡到铁管的御剑,并没特别警惕手塚。

他的打扮和举止确实不像平常人,但也没有想加害自己等人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有看起来挺能打的人在,也容易保护女孩子们。

因此,手塚「善意」的搭话,他是无任欢迎的。

「哟,各位,探险得怎样?我是一点收获也没有,正头痛呢」

手塚站起身夸张地说着,众人则继续向他走近。

为了上楼,这是理所当然的举动。

姫萩和优希依旧对他不放心,躲到了御剑的背后。

「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唯一的收获也只有这根铁管了。另外,我们决定先上6楼」

御剑并未提及优希的解除条件。

理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只是隐隐觉得不能让对方知道。

因为事前交换过规则,规则5的内容手塚是知道的。所以就算他不说,手塚也没觉得奇怪。

「这样啊。如果是要花时间满足的条件,打一开始就往上走确实比较安全」

因为这个缘故,手塚顺理成章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对此,姫萩做出了害怕的反应。

但她在队伍的最后面,又被御剑挡了起来,所以谁也没注意到。

「我也对上层有兴趣,再说根据规则想不上也不行,就跟你们走半程吧?」

「只走半程,是吗?」

「没错。我也得考虑自己的解除条件呐」

听了手塚的提议,御剑思忖起来。

但答案其实早已决定。

「明白了,我们一起走吧」

听了他的回答,手塚在心底大笑不已。

 

众人顺利来到2楼。

中途遇到些房间,由手塚先行,众人收集了食物和道具。

似乎担心大家的安全,手塚总是第一个进门看情况,稍做调查后再让其他人进来。

很幸运地,在其中一个房间里,他发现了「Tool:Player Counter」。

安装完毕后,画面切换回最初的界面,但上方的时间显示栏旁边多出了显示生还者人数的栏目。

现在的生还者是13人。

换句话说,还没死过人。

对手塚而言,这却是个好消息。

他最怕的就是明知有人死了,却不知道颈圈有没有启动。

在同一个箱子里,还找到了军用格斗刀。

他偷偷藏到了衣服里。

离战斗禁止限制取消还有10分钟左右。

偏偏在这种关口捡到刀子,他觉得这没准是天意。

 

姫萩感到了疑惑。

如今除了手塚,其他人都报出了解除条件,唯独御剑有加害别人的必要。

然而他却把自己的解除条件抛到一边,优先想替别人解除。

也许他认为保卫系统的攻击没什么大不了的。

又或者觉得那只是吓他们的。

姫萩不愿怀疑这位外表的少年其实想欺骗自己。

然而,从小到大的经历让她没法轻易信任别人。

父母双亡,亲戚抢走遗产后也把她当做累赘。

即使过着饱受欺凌的人生,她依然想信任别人。但现状不容许她这么做。

于是她进行了确认。

使用手上的JOKER。

离第一次使用过了1小时左右,她让JOKER伪装成A,查看了解除条件。

她发现,解除条件的确如他所言。

实际上,真正条件跟他说的有点出入,但她并未察觉。

此刻,她认定了两人当中只能活一个。

因此,她觉得不可思议。

既然自己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御剑当然也会意识到。

但他依然说了。

——『我不能杀人』

当真如此吗?

真到危急关头,这份决心不会变成一张白纸吗?

姫萩没法控制这种念头。

 

「怎么了,咲实小姐?」

姫萩沉浸在思考中,不自觉放慢了脚步。御剑见状走近她问道。

姫萩吓了一跳,甚至忘了走路。

「呃,啊,不,没什么」

她慌慌张张地摆着手否定。

御剑却彻底误解了慌乱背后的含义。

(大概是突然落到这种境地,所以紧张起来了吧?)

虽然想好言安慰,但现状不允许这么做。

要能找到规则7规定的战斗禁止区域,就能让她放松了吧——正想着,众人的PDA却传出了响声。

这几道响声,揭示了手塚期待已久的时间终于到来。

          哔——哔——哔——

听到声音,每个人都低头查看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长达两页的信息。

         「已经经过6小时。各位久等了,现在全境的战斗禁止限制正式解除!」

         「至于特别设置的战斗禁止区域则依然存在,请各位参加者注意」

是战斗禁止解除的通知。

各自收起PDA,紧张的气氛在众人间蔓延。

 

「还没遇到过其他人,而且现在又没人攻击我们」

御剑打起精神乐观地说着,想让姫萩振作一点。

然而下一瞬间,这份希望就被无情地粉碎。

站在前头边看PDA边走路的手塚,毫无预兆地抽出了怀里的军用格斗刀。

御剑差不多在队伍末尾,似乎跟姫萩在一起。

手塚身后则紧跟着渚和优希。

被军用格斗刀砍到,就算不死也会重伤吧。

那么,只要砍中就可以了——手塚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判断。

唯一的问题就是御剑,但只要小心提防他的铁管,要搞定也不是难事。

手塚并不知道,事实上,被逼入绝境的人是不容小觑的。

他扭过头来,横着挥出右手的刀子。

「优希酱!」

少女左边的女生大叫着把她拉了过去,刀子仅仅擦过少女的右上臂。

攻击的时机本来把握得刚刚好,却被这个平常迷糊的女生搅黄了。

「啧,居然失手了」

几乎完全挥空的手塚咂了咂舌,马上准备追击。

但女生的反应却比他更快。

「优希酱,各位,赶快跑!」

她一边高声提醒众人,一边拉着优希的左手跑了出去。

摆脱失去平衡的手塚,渚拖着优希的身子,一溜烟地跑开了。

「干,给我站住!」

虽然袭击失败,自己依然有压倒性优势。

而且论移动速度也是自己比较快。

手塚冷静地追赶起众人来。

先除掉那个大小姐吧——他正想着,前头的女生们突然悲鸣起来。

 

救助优希只是下意识的举动。

她并没帮助别人的义务,一直以来的人生经历也让她对助人为乐之类的说法嗤之以鼻。

尽管如此,身体还是自然而然地做出了行动。

优希右手受伤,吓得想发抖。渚拖着她继续奔跑。

前方的姫萩和御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的呆滞。

这两人刚才好像就离队伍很远,到底在干什么呢——一瞬间产生过这样的疑问,但当务之急是要逃出手塚的魔掌。

有万一的话,拿他们挡一挡就能逃脱吧。

即使还是搞不定,只要丢下碍手碍脚的优希就没问题了。

没有顾忌的话,她有信心不输给手塚。

因为她还暗藏着操控隔墙等最后手段。

一路走来,她似乎无意识地避开了所有陷阱;然而被拖着跑的优希,却没有警惕陷阱的功夫。

喀嚓。声音响起的同时,她们脚下的地面突然消失了。

「哇啊啊啊啊啊」

「哇~~啊~咦~~」

两人突然掉到了下层。

御剑和姫萩见状,赶紧跑到洞穴旁。

「优希—!渚小姐!」

「优希小妹妹!」

两人叫喊着,甚至考虑要跳下去陪她们。

但没等他们这么做,机关已经合上。

合上的前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是在入口大堂遇到的名叫外原的青年的身影。

 

「咕咕,节哀顺变吧。不过,对我来说我也有点可惜就是了!」

御剑走近地上的开关,想再次打开机关,却被手塚挥刀阻止了。

在躲避刀子的过程中, 似乎无意把铁管挥到了手塚脚边。手塚被绊了一下。

「咕啊」

手塚当场蹲了下去。御剑认为这是大好时机,马上转身逃去。

途中又拉起姫萩的手一起跑。

「咲实小姐,要逃跑了」

「啊,是!」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跟在后面跑了起来。

蹲着身子目睹这一切的手塚马上站起,想奋起直追,但见两人越走越远又打消了念头。

他换了个主意,用左手拿起铁管,走到机关附近。

 

(好像是这里吧?)

试着用铁管戳了戳怀疑优希踩过的突起处。

当然,自己事先离开了机关的范围。

门不出所料地开了。下面是一张大床。

是设计成用大床缓冲掉落的冲击吧。

然而房间里空无一人。

「切,跑掉了么。是靠着那女的么?看起来笨手笨脚的,没想到脑瓜子倒挺精。

  御剑那小子也趁乱跑掉了,真是功亏一篑啊」

最后一句,他是带着兴奋说的。

这座建筑物看来相当有趣。

比如这个陷阱。

直到现在,手塚依然低估了这场「游戏」。

 

跑出一段距离后,御剑他们藏身到附近的房间里。

这是个从没来过的仓库,中央放着看外表完好的瓦楞纸箱。

御剑打开一看,箱子里放着一把十字弓。

「呃」

不想碰这种东西。

但这里不只有自己一个,还必须保护姫萩。

箱子里仅有12根箭。

必须靠这些箭击退手塚。

(但是,我要用这把弓发动攻击吗?我要去伤害别人吗?)

抓在箱子边沿的手加大了力度。

要是孤身一人,他肯定不会拿这种武器吧。

决不可能为了自保而伤害别人。

与其这样,自己甘愿去死。

他是这么想的。

然而他要是死了,下一个就会是姫萩。

这点决不能接受。

在她解除颈圈或者找到值得依靠的对象前,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死。

 

另一方面,姫萩盯着他的背影,正为刚才的事情而混乱不已。

她蜷起身子,靠到了墙上。

(要被杀死了?为什么,我非死不可?)

经此一役,自懂事以来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的她,似乎终于被逼到了极限。

「可恶,为什么非得你争我斗!」

他的低语传到耳际。

听起来充满怒意。

听到他的话,她顿时放心下来。

因为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再也不会丢下优希,再也不会失去她……我得守护她,绝对」

御剑的肩膀颤抖着,似乎在烦恼什么。她注视着他,开始思索话里的含义。

丢下。失去。

这些字眼跟他格格不入。

看来他是失去了什么无可取代的东西吧。

他几乎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原因大概也在这。

『先别管我了』

他的意思大概是,自己已经接受了死亡吧。

实际上,御剑暗自希望能为救人而死。但这对身为常人的姫萩来说是无法理解的。

 

「御剑,先生?」

御剑一直盯着箱子,像在烦恼什么。姫萩不由担心起来,起身朝他走去。

看到瓦楞纸箱里的东西,她也整个人僵住了。

「!」

那是一柄纯粹的武器,只为了杀伤别人而存在的道具。

竟然放着这种东西。她觉得难以置信。

姫萩短促的悲鸣把御剑拉回了现实。

「咲实小姐……现在必须突破手塚去救优希她们。所以,对不起,我打算用这东西……」

「御剑,先生?」

(果然,就算是这个人,到了紧急关头还是会伤害别人吗?)

疑念在脑海里闪过。

御剑没注意到她的恐惧,自顾自地往下说。

「不把手塚击退,我们就没法去救人。

  只要把他赶跑就好,成功以后就下楼找优希她们吧!」

他望向姫萩,眼神里透射出强烈的意志。

他的话很有道理。

姫萩也不认为那两人能独力求生。

所以有必要下去救她们。

而手塚很可能还停留在2楼。所以有应付他的必要。

「御,剑,先生…呃,没什么,问题吧?」

「嗯?哈哈,我想应该用得了吧。至于优希她们也不用担心,很快就能见到了」

姫萩担心的是拿了武器之后,他会不会像变了一个人。但御剑看来彻底会错意了。

可她也不便再问。

只能相信了。

尽管心里还藏着疑问,她下了小小的决心。

为了帮助那位娇小的少女。

御剑他们暗暗希望别遇上手塚。

但这份期待落空了。

来到之前的机关附近,两人发现手塚正等在那里。

「唔?什么嘛,居又然送上门来了啊,明明拼了老命才逃掉的。

  哦哦,我懂了我懂了!事先声明,她们老早就不在下面了哟?

  咕咕咕,瞧我多好心」

手塚就站在三岔路口的远方。

两人想从他的方向过去,但并不觉得他会轻易让他们通过。

仿佛在印证他们的想法,手塚右手握着军用格斗刀,左手拿着铁管,缓缓朝两人逼近。

「哈哈,你小子还真带着个累赘就过来了啊?御剑!!」

手塚满脸欢喜地继续逼近。

(当个老好人的白痴还真轻松啊,什么都不用想)

手塚完全轻视了御剑。

的确,如果他是孤单一人,手塚的盘算并无问题。

然而,此刻他身后站着姫萩,优希又在下面等着。

现在不能放弃。

除非功成身退,自己决不能输。

因此,他把十字弓对准了手塚。

「什么?!」

早知道他端着什么武器,但直到被瞄准了,手塚才看清那是一柄十字弓。

在相距30米左右的地方,手塚停下脚步。
「搞什么嘛?原来你小子的条件也是要干掉别人么?」

手塚只是那么一说。

御剑却掩饰不了惊讶。

「你,怎么知道的?」

「啊?还真猜对了么?你小子也好,外原也罢,一个个的条件都挺不好办的啊。

  外原那家伙是3号,要杀3个人吧好像。哎呀,读着还挺顺溜」

「要杀,3个人?!」

回想起机关合上前看到的身影。

那毫无疑问就是外原。

(说不定优希和渚小姐已经被下毒手了?)

御剑一下子想了很远,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手塚观察着满脸讶异的御剑,开始揣测其性格。

手塚暗暗计算他扣扳机的可能性。根据一直以来的言行举止,他应该不会攻击才对。

于是手塚再次逼近。

御剑慌忙回过神来,紧紧盯着手塚。

不能再听之任之了。

他竭力制止自己去想优希她们的事,暗暗做好了心理准备。

见身旁的姫萩一脸担心,他闭起一只眼睛,低声道:

「咲实小姐,作为威吓,我打算先射一箭。要是他往这边冲,我们就全力逃跑吧。在这里受伤可就太傻了」

「御剑先生……好的,我明白了」
他的表情和语气都透着和蔼,姫萩看出他依然忌讳伤人的行为。

不能让他勉强自己去伤害别人。她如此想着,深深点了点头。

正如手塚所说,自己只是个累赘。

但就算这样,也必须努力帮助优希。

同时,也想让他安心点。

为了助人,他甚至强迫自己违背本心地端起那种可怕的武器。不想再给他增加负担了。

于是,她对御剑露出了微笑。

看到这张笑脸,御剑点了点头,重新把目光投向手塚。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笑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两人相视而笑,手塚不由暗自吃惊。

奇怪归奇怪,他依旧没停下脚步。

当他走到第三步时,御剑扣动了扳机。

「什,什么?!御剑!你个王八蛋!」

受到意料之外的攻击,手塚大为动摇,连退了几步。

箭矢仅仅从他身边擦过,但这划破空气的声音足以让他胆战心惊。

趁这个空当,御剑装上了第二支箭,再次瞄准了手塚。

「手塚,我们不能死在这里。你再不走我可要动真格了」

「御,御剑!你知道自己在干嘛吗?这可是动手杀人啊?

  干出这种事真的好吗!」

「我已经决定要帮助她们。为了这个目的,我会尽我所能!」

手塚的本意是动摇御剑的意志,结果适得其反。

察觉到这点,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失败,马上转身逃去。

因为他理解到,磨磨蹭蹭的话真的会被射中。

这份干脆可谓是他的才能。

还需要更强力的武器。

如今,手塚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取胜。

 

「呼~太好了~」

从手塚撤退途中到离开视线范围,御剑始终举着十字弓不放。又过了一分钟,他终于松了松劲。

「御剑先生,你辛苦了」

姫萩微笑着慰劳他,心里却抱着一个疑问。

就是手塚说外原的条件是「杀害3个人」一事。

如果此事属实,那就必须提防此人。

更重要的是,她们可能已经惨遭毒手。

(3号吗,我看看……)

在前往楼梯的路上,她把JOKER伪装成3号,确认它的解除条件。

屏幕上确实显示着「杀害3个人」的字样。

而且不包括颈圈发动,换句话说需要直接动手杀人。

此人可谓头号危险人物。

但她却有口难言。

一旦说出真相,自己拥有JOKER和并非4号的事实也会暴露。

因此,她只得一语不发地跟在御剑身后。

御剑他们平安无事抵达了1楼。

但下楼后麻烦才刚开始。

1楼本身就相当广阔,又有错综复杂的迷宫。

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寻找两个人是无比困难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进入禁止区域——也就是规则5——正渐渐逼近。

然而,他们没有放弃的选择。

在搜索了将近3小时,经过时间刚过11小时的时候,PDA传出了搞怪的轻快音乐。

听到音乐,两人拿出PDA确认屏幕。

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顶着蜡烛的南瓜头怪物。

等两人都望向屏幕后,南瓜怪举起一只手打起了招呼。

「哟,我叫史密斯,两位请多指教~」

有点高亢的电子语音从PDA传来。

「这是什么东西?」

自称史密斯的动画角色并不作答,而是放下手来继续说道:

「这次,我给正在寻找同伴的两位带来了值得一听的情报哦~

  但可不能白白告诉。我想请两位先完成一项任务~」

听到这话,御剑不由松了一口气。

怪物这么说,等于是告诉他们「优希和渚至少有一个活着」。

屏幕上的南瓜怪并不关心他的内心想法。它左摇右摆地走着,把屏幕边上的的一块板子拉了出来。

板子上写着「附加游戏」的字样。

南瓜怪把板子拉到屏幕中央,然后躲到它的后头。

「两位久等了,『附加游戏』揭晓!」

南瓜怪打破板子,再次现出身形。

板子的碎片到处飞散,然后消失不见。

虽然不知设计这种特效有何目的,但这显然是多此一举。

「规则很简单!两位的PDA地图上会出现几个检查点,只要全部通过就可以了。

  只是,每隔一段时间道路就会开闭。

  眼前的路可能会突然堵住,请两位小心~

  还有,终点位置必须留到最后,开始就直奔终点是没用的哦。

  任务名是「跑吧跑吧快冲线!」。

  顺利完成的话,两位就能见到你们想见的人,如何呢?

  当然,不接受我们也无所谓。

  不过两位就得辛苦点自己去找了~♪」

史密斯说完跳起舞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是在等我们做出选择么?)

对方并不强迫自己接受。

明明强行把大家绑架到这种地方来了。

御剑产生了强烈的异样感。

不对劲。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御剑先生,你怎么了?」

一直盯着自己PDA的姫萩面带不安地问道。

御剑这才回过神来。

最近烦恼太多了,但在这种情况下或许也是难免的。

「我觉得……还是接受比较好吧。虽然听他们摆布有点不爽,但要是拒绝的话,我总感觉会见不着她们」

尽管没法揣测对方给出这种提议的目的,御剑却认为自己看透了他们的态度。

总感觉对方其实在暗示「不乖乖听话就不让你们见面」。

这实际上只是杞人忧天,但御剑和姫萩无从得知。

「好的,御剑先生愿意的话,我没有意见」

御剑听罢点点头,转头望回PDA。

「史密斯是吧,我们决定同意你们的提议。然后呢,现在该干什么?」

「很简单啦,同意参加以后,附近一带会被隔离开来。

  然后两位的PDA上会显示出13个检查点,只要穿过检查点向终点前进就行了。

  当然,规则5还是在的,拖得太久可是会死翘翘哦?记得小心啦。

  只要到达终点就送给两位很棒的礼物,要加油通关哦。

  我看好你们哟!」

史密斯滔滔不绝地说完,然后挥手离去。

紧接着,画面切换回地图界面。地图上多出了起点(就是现在的位置)和终点的标记,以及13个绿色的光点。

光点零星分布在偌大的区块里。御剑见状有点不耐烦,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好了,赶紧出发吧,咲实小姐」

「好的」

姫萩深深点头,跟着他前进。

她深信抵达终点后能跟优希再会,只惜事与愿违。

 

「组织」的期望是A和Q会为了赶时间而分头行动。

然后他们就让其中一边跟J会合,同时向另一边布下猜疑的种子,从而离间他们。

这才是实行附加游戏的真正目的。但事与愿违,两人坚持一起行动,并未选择分开。

趁着周围一带被隔离的机会,他们甚至在途中放松心情,美美地睡了3小时,然后才继续向检查点前进。

虽说「组织」能随心所欲地操控所有隔墙,但如此一来会损害到观众兴致,所以就设定成每隔一段时间才进行操作了。

可恨的是,御剑他们每次都在绝妙的时机通过隔壁地带。

有一两次就差一丁点,但结果还是没能分散两人。

附加游戏开始后,大约过了7小时。

经过时间刚过18小时,两人就抵达了终点。

整个过程没有一点起伏,甚至不能称之为余兴节目。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观众嘘声震天也不出奇。

但12小时刚过,观众的眼球就被5楼发生的攻防战吸引走了,没有人记得这个附加游戏。

再过3个小时,5楼的攻防战又一次展开,让观众大喊过瘾。

对「组织」而言,这场遭遇战也是意料之外。但既然能让观众停止抱怨,他们也乐于接受。

庄家无心理会观众的感想,正潜心思考「游戏」往后该如何发展。

 

终点的隔墙打开,墙后站着的是绮堂渚。

不管两人怎么瞪大眼睛找,也没见到心目中那位少女的身影。

「两位~好久不见了~」

「啊,好久不见,渚小姐。请问一下,优希小妹妹在哪里呢?」

渚以一贯的语气向他们打招呼。姫萩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句,同时也不忘打听最关心的事。

她也好,御剑也罢,心底都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优希酱她呀~跟一位外原先生~一起去6楼了哦~

  外原先生呀~你们也认识吧~?」

渚毫无危机感地答道。

听到她的话,两人心里一颤。

要是他的解除条件属实,优希恐怕已经丧生了吧。

(怎么会,这样……)

御剑感到眼前一黑。

姫萩也脸色发青,整个僵住。

「两位怎么了~?」

「其,其实呢渚小姐,听说他,外原先生他的解除条件,是要杀死3个人。手塚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们怕,优希会不会已经……」

这次轮到渚大吃一惊。

以前也有过以杀人为条件的情况。

但大部分情况下,分到这种条件的要么是用来活跃气氛的棋子,要么是不折不扣的弱者。

看他的行动,无论如何也不像弱者;虽然确实有活跃气氛的要素,但却跟这一条件不大般配。

更重要的是,尽管有着这样的解除条件,当时面对着4位女生和小孩,他却没有出手。

非但不出手,反而像在绞尽脑汁想帮人满足解除条件。

「御剑先生……优希小妹妹她……」

姫萩微微颤抖,抓住御剑的衣袖。

然而,御剑也没法乐观。

「可是~我觉得没问题哦~因为当时呀~战斗禁止就已经解除了~

  当时的情况呀~算上我总共有五个人~他要是有这个意思~早就解除颈圈了哦~?

  这样的话~你们也见不到我了~」

她笑眯眯地说。

要是他们都失去干劲,事情会很难办。

就算可能性不高,也该让他们相信优希还活着。

所以她刻意用比平时更开朗乐观的口吻作出了推测。

另一方面,御剑他们也不愿相信优希已死,所以对她的话也就那么一听。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会崩溃。

「说来也是,渚小姐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我们也早点回2楼吧。

  都快到第24小时了,时间限制可能也差不多了」

御剑好不容易振作了起来,催促两位女生向楼梯出发。

 

走上2楼途中,PDA收到了第24小时结束和1楼将变成进入禁止区域的警告。

由于得到了作为报酬的3款软件,他们的行动速度大大加快。

其中两款是初期阶段司空见惯的「Tool:Self Pointer」和「Tool:Map Enhance」。它们都被装在御剑的PDA上。

最后一款则是「Tool:Player Counter」。

在御剑的建议下,姫萩安装了它。

理由是万一御剑的PDA坏掉了,他们也还能知道生还者的人数。

拜此之赐,即使因为楼下变成禁区而有点着急,众人的表情依旧开朗。

生还者人数是13人。

这一数字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所以呀~我不是说了吗~」

渚鼓起腮帮子抗议说。

「啊哈哈,对不起对不起。不过说不定他随时会改变主意吧?

  想到优希的事,果然还是没法放心」

御剑撇开自己的过错,拼命解释道。

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姫萩决定做个尝试。

如今伪装成3号的PDA,似乎也拥有模拟GPS和地图扩充的功能,而且能自由使用。

她想,要是其他人的PDA上也装了什么方便的功能,自己不就可以利用了吗?

 

但她还没决定好要选哪个号码。

(……大家经常说Lucky Seven,不知7号上会不会装着什么呢?)

本来只是随手一选,但当姫萩看到伪装后PDA中的「机能」一栏,就整个人僵住了。

到底装了多少个软件呢?

实际上不过是8个,但在她看来这已经是天文数字。

她又试着查看了规则栏。理所当然地,他们一直没能找到的规则呈现在眼前。

看到内容,姫萩再次陷入震惊。

「杀害Q的持有者、杀死3个人、减少到5人以下、启动5个以上的颈圈……」

令人触目惊心的文字有好几项。

身体忍不住想抖,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想看看其他机能。

看到PDA探知一项,她试着进行搜索。

地图上便出现了几个光点。

现在是28小时刚过,而光点大部分都在4楼。

离4楼的楼梯最近的光点,似乎是好几个点重叠在一起形成的。

除此以外,有两个光点在那附近,最后一个则相距较远。

这些光点都离自己很远,所以能安心前进。

 

众人相安无事抵达3楼。当他们顺路来到战斗禁止区域时,经过时间已超过31小时。

「啊—累死了,咱们休息一下吧。2楼还没成为禁止战斗区域,休息一会应该不成问题」

「说来也是~我也有点累了~」

御剑一说,渚吱的一声坐到了沙发上。

姫萩面带微笑地望着两人,自己也坐到沙发上,然后进行了PDA搜索。

自从得到这个软件,她不偶尔检查一遍就没法安心。

3楼的光点有好几个。一个在上行的楼梯附近,另外分别有三个和两个光点位于通往楼梯的路上。

不过,最后提到的两个光点中,其中一个似乎是重叠的。

至于4楼则有两个光点,似乎停留在靠正中间的位置。

在其他楼层见不到光点,也就是说,所有PDA都集中在3楼或4楼。

「我来做点吃的~」

渚看来饥肠辘辘,正在用战斗禁止区域里的厨房做饭。

「啊,那我来准备点喝的吧」

姫萩也起身走向厨房。

御剑看着两位女生,脸上露出微笑。

姫萩的生还者计数器上的示数并无变化。优希他们还活着。

这可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饭后,御剑正在放松,渚神情古怪地问道:

「总一君呀~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呢~?」

非常单纯的疑问。

他不杀人就没法活命。

然而,休息中途听他们说了跟手塚的冲突。

她感到不可思议,不理解他为何能温柔待人,为何不会背叛他人。

带着怀念的眼神,御剑解答了她的疑问。

「因为有个约定。我们说好了,不能耍诈」

「约定的对象,是之前说过的老相识吗?」

(说是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御剑默默点头。

他的眼神充满孤寂,让姫萩深感不安。

「她呀,是个很笨拙的人,又正直得要命,遇到坏事总会看不过眼。

  我这人又不靠谱,总给她添麻烦。

  然后呀,人懒嘛,总想耍诈让自己过得轻松。她以前就老念我,说无论如何也不准耍诈。

  所以,我现在才不想耍诈」

这既是御剑的真心话,某种意义上也是他的想法核心。

因为再没什么东西能让御剑确认跟『她』之间的羁绊,他只得像救命稻草般抓紧这一点。

「你说以前~那她现在怎么了~?」

对渚来说,这是单纯的疑问。

现在正被绑架,有可能单纯因为分隔两地而用过去式。

这个人对御剑影响深远,微微勾起了她的兴趣,仅此而已。

然而,这却是最让他痛苦的问题。

「……她死了,在三个月前。说是要给我买生日礼物,结果再也没回来……」

他面带微笑。

除此以外,没法摆出别的表情。

一直活在痛苦中。

明明想一死了之,却因为自杀也算耍赖而不得不作罢,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

尽管如此,他还是活了下来,直至被带到此地。

刚开始时有点困惑,但眼前出现了跟『她』同名、名叫「优希」的少女,以及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

所以,他萌生了保护她们的念头。

这次绝对要——他重重发誓。

 

 

渚隐隐约约理解了。

毕竟她也有过跟亲友分别的经历。

不同于御剑的是,分别的原因是她亲手杀死了那位亲友。

有了那次经历,渚再也没法信任别人。

因为连身为亲友的她,也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但他不同。

他就没考虑过自己。

所以绝不会背叛。

他跟自己不同,能做出自己办不到的事。

心被拧得好紧。她竭力转移注意力,以免被两人察觉自己的不对劲。

 

在休息之余,姫萩又进行了两次PDA搜索。没有看错。

两个光点正直奔他们。

其他光点全在向4楼或5楼移动,他们却特地下来三楼,向靠近楼梯的三人接近。

看着光点渐渐逼近,姫萩深感不安,一不小心喊出声来。

「御剑先生!呃,有人正在接近!」

「你说什么?!」

理所当然地,御剑和渚当即产生了两个疑问。

一是来者何人。

视乎情况,有可能演变成大麻烦。

二是,姫萩为什么知道这一点。

「咲实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这才发现不妙,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那、那个,对不起。其实,在房间里,有个软件箱。

  我试着装了,发现原来是搜索PDA位置的软件。

  不好意思,自作主张干出这种事」

御剑完全接受了她的说辞。

他以为她之所以隐瞒不说,是因为擅自安装软件后害怕被责骂。

「别放在心上,咲实小姐。这么方便的软件,不要藏着掖着的嘛。

  今后就指望你了哦?」

「啊,好的……」

御剑微笑着原谅了姫萩,实际上却勾起了她的罪恶感。

(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分到了那种条件?)

她不禁为现实的蛮横无理感到愤怒。但这是「组织」故意为之,他们自然无可奈何。

但这时候,渚却产生了怀疑。

(在3楼找到PDA探知?不可能。要到4楼才会有JOKER探知,而其他探知类软件是在5楼以上才对呀?!)

担任了将近3年GM的渚感到不对劲。

但如果她的话属实,那她应该是通过某种方法得到了软件。
但在这房间里,渚既没留意到她获取软件箱的经过,也没看到她进行安装。

如果说是刻意瞒天过海,她的心肠必然相当的黑。

但看她一直以来的表现,渚又觉得难以置信。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渚烦恼的当口,御剑和姫萩却没有闲着。

「那对方大概多久之后到?」

「这个……已经近在眼前了」

「你说什么?!」

姫萩的答案令人震惊。

御剑略一思索,得出了结论。

「要是无处可逃,干脆原地等着吧。这里禁止战斗,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再说对方特地找上门来,大概是找我们有事吧」

(要是对方当中有谁的颈圈已经解开,就没有安全可言了)

渚暗自在心里反驳。

但有没有出现解除者还很难说,再说现在担心也毫无意义,所以她没有吱声。

「好的,这么说也有道理。我们不如坐下来慢慢等吧?」

两人同意了姫萩的建议,坐到了沙发上。

此后,姫萩再次进行PDA搜索,确认了光点的位置。

「御剑先生!已经来到门前了!」

姫萩目不转睛地望着PDA屏幕, 忍不住叫出声来。御剑和渚闻言立刻把目光投向门口。

刚听到门外传来的微弱电子音,大门就猛然打开。

 

站在门口的是,

身穿S1衫,

手持电击器,

脚踏阿迪王,

肩挂五道杠,

背后书“城管”二字的伟男子。

霸气外露的外原早鞍,正一夫当关站在众人面前。

…………………………………………………………………………
……………………………………………………………………
………………………………………………………………
…………………………………………………………
……………………………………………………
………………………………………………
…………………………………………
……………………………………
………………………………
…………………………
……………………
………………
…………
……

观众:你妹的,在这里钓什么鱼!

果果果:嘛,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威压感吧!

             顺带一提正式的翻译是这样:

 

站在门口的是,

身穿防弹背心,

手持突击步枪,

全身上下装备着手枪、圆柱形的罐子和军用格斗刀,

背包还鼓鼓囊囊的男子。

 武装到牙齿的外原早鞍,正一夫当关站在众人面前。

 

——————————————凶残的下回预告—————————————

 

咲实:大家好~我是4的持有者哦,泥趴~☆

早鞍:嘘だぁぁぁぁぁぁぁ!!!4号我们已经见过了,你说谎——!!!!!!!!!

 咲实:被看穿了么,没办法,那就请你们上西天吧!!!!!

 

好了好了,一边是试图掩盖真相的咲实,一边是知晓一切的早鞍

这两人碰在一起,究竟会酿成怎样的鲜血结末?

下一话,第7话 「寒蝉鸣泣之时」,敬请期待,呜嘻嘻嘻嘻嘻嘻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7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4 「约定」”

  1. 看到这里我已经开始同情“组织”的运营人员了……=_,=

    我一直觉得JOKER的分配是个相当大的鸡肋,无论是商业版还是这里都没能好好利用……

    1. 一方面的原因是这JOKER起到了关键作用
      另一方面,估计作者也是没法再塞更多情节了

      不过庄家真的超可怜的 23333

  2. 果果果你吊胃口也没用啊。

    鬼牌分给咲实,又被外原遇到——身后还跟着持有2的高山。

    等于外原的优势又会进一步扩大了。

    妹控怎么还不快出来搅局。

    这种不死人的KQ退票啊退票。

    1. 你觉得有可能这么顺心吗?马上就会连着吃瘪的口牙
      这两三话算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很快就会真刀真枪磕上,然后一开战就完全没有休息的空当了,咕咕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