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3 「彷徨」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03/801.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09/818.html

 

果果果的猜谜时间~

这一话给出了两个可疑点,是哪两个呢? 不妨想想哟ww

——————————————————————————————————————

本届「游戏」麻烦不断。

还没正式开始,麻烦就接踵而来,让身为总负责人的庄家头痛不已。

如今,又一个问题出现在他面前。

 

「你说K的少女还在睡!?」

刚刚还吞着口水监察充当焦点的持A少年一行人跟「变数」的邂逅,一听到这项报告,庄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惊呼。

时间已经过了3小时,却还有参加者没苏醒。

由于用来理解现状的时间变少,她的处境会相当不利。

尽管不是最大亮点,她也是背后有段故事、相当抢眼的参加者之一。

所以,押在她身上的客人也不在少数。

庄家深知,如果一直把她放在不利的处境,客人必然不会满意。

因此必须予以相应补偿。

「组织」打算让她为金钱而战,所以给她武器是最好选择。

但是,战斗禁止的6小时还没完结。

要给她有一定威力,却不能马上使用的武器。

这么说来,2号也在附近。

他是一位重视契约的雇佣兵。
如果他和她能在游戏早期走到一起,她或许会更快选择战斗吧。

那么,准备只有他才能驾驭的武器即可。

他的PDA记载着规则8,所以也不怕有危险。

庄家心念电转,做出了一个决定。

「赶紧在K附近配置大口径手枪!」

他透过话筒发号施令。

话筒的另一头应该是配置部队的负责人。

手枪的配置顺利完成了。

然而在2号之前,「变数」就先跟K进行了接触。

这是他们的又一次失算。

 

 

插入话3 「彷徨」

 

 

跟持有3号PDA、解除条件是「杀害3个人」的青年分别后,她向楼梯迈出脚步。

跟他说迷路了其实是骗人的。

她只是想在初期尽可能跟更多人接触。

想获得解除所需的JOKER是原因之一。

但更重要的理由是想减少死者。

她想终结这种「游戏」。

也想尽可能减少「游戏」中的牺牲者。

就因为这样,她才选择接受这份不光彩的工作。

她再次遇到别人,是在第9小时刚过的时候。

对方看起来毫无威胁,散发着和乐融融的感觉。

即使察觉到文香的存在,她们也没有害怕的样子,只是呆呆地看着她一步步走近。

「下~午~好~」
最先开口的是衣服上的褶边多得数不清的女性。

「不是说下午好,应该说晚上好才对吧。你们好,我叫陆岛文香。

  见到你们太好了~老遇不到人,我都怀疑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了」

她苦笑着说。两人却不理解地仰起脖子。

文香似乎意识到不对劲,有点着急地说:

「我说…你们俩理解到现在的状况了吗?总之我们得想办法往上走。

  而且也必须设法满足自己的解除条件,不然颈圈就没法打开了哦?」

「啊~说来也是呢~」

「这么一说还真忘了呀。跟渚小姐聊得太起劲,一不小心就……」

两人笑咪咪地说着会吓人一跳的话。

见两人毫无危机感,文香不由头痛不已,用拇指和食指揉了揉脑袋。

但如此一来,自己跟她们相遇就变得意义重大,想到这里她又振作起来。

她决定先把带两人上楼当做目标。

 

两人毫无防备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和PDA号码。

衣服上有很多褶边的女性是绮堂渚。

而打扮普通、年龄稍小的女性则是生驹爱美。

爱美毫不怀疑就把PDA递到了文香手上。

果然是毫无危机感。

渚甚至没把PDA带在身上。

据她们解释,在初遇爱美时发生了混乱,不小心就把PDA忘在名为外原早鞍的男子那里了。

 

事态发展成这样,渚也觉得很失策。

没有PDA,她就没法跟运营方取得联系。

因为有命在身,她急于跟焦点人物御剑会合,不知不觉就急躁起来。

即使急躁起来,按理说也不至于忘掉PDA。总之等她发觉不对,却为时已晚。

而且他也若无其事地拿走了优希的PDA。渚据此怀疑,他可能对这场「游戏」了如指掌。

搞不好还可能隶属于跟「组织」作对的势力——「ACE」。

然而,进行汇报所必须的PDA也被他带走了。
因为用其他人的PDA也没法跟上头联系,还不至于对爱美的PDA下手。

事到如今,她已经无计可施。

 

另一方面,同伴里添了一位可靠的女性,对爱美而言是可喜可贺的事。

在这座昏暗诡异的建筑里,有渚通行的确给了她精神上的支撑,但她内心依旧充满不安。

而文香身上的可靠感,给了她难以言喻的安心感觉。

因此,她完全信任了文香。

 

此后,三人和乐融融地聊着天,向楼梯走去。

由于渚和爱美不大看得懂地图,带路的工作就交给文香。

「哦~爱美小姐有位哥哥呀~」

「嗯。虽然经常被周围的人误解,哥哥他其实很温柔的」

她带着可爱的笑容向两人介绍着,看样子非常重视自己的哥哥。

因此,渚必须把她带上楼。

这是渚的使命之一。

「不过你被带到这里来,哥哥一定很担心吧」

「就是呢。不过哥哥偶尔也会一声不吭,连续离家四五天,所以算扯平了吧?」

她微微笑笑,回答了文香的问题。

说实话,哥哥大概担心死了吧。但跟她们说了也无济于事,爱美就给出了乐观的回答。

而且,哥哥每半年或者一年就会突然消失几天,这是千真万确的。

从3年前开始就是这样,每次回来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问他在干什么吧,他却打死不说,她只好听之任之。

反正每次都平安回来了。

「听起来是个顽皮的哥哥呢。你可得好好管教呀」
文香随口应道。爱美却只是笑而不语。

 

三人正谈笑风生,一种响声断断续续传到耳边。

前一瞬间,文香还说想确认爱美的PDA,刚好来到她身边。

响声刚落,火花就在渚和爱美之间的地面上飞溅。

「爱美妹妹!」

文香一把拉住爱美。

刚才传来的声音,对她而言再熟悉不过——那是一阵枪声。

在那以后,枪声和火花也没有消停。两人只得跑个不停。

因为一旦停下就会中弹而死。

(跟情报不一致?)

根据从前几届「游戏」资料整理出来的情报,1楼应该没有火器。

虽说得到火器的特例不是没出现过,但那是极其罕有的情况。

环顾周围,除了逃之夭夭的渚以外,别说其他人影了,就连枪口也没见着。这种情况让她的困惑更甚。

「爱美小姐,附近就有通向2楼的楼梯,不如我们逃到2楼吧」

文香单手拿着PDA,边看边给出了提议。但受惊过度、只能死死跟着文香的爱美没有余力思考。

文香侧眼看着她的模样,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拔腿就跑,躲开再次袭来的枪击。

 

子弹落在渚的前方,让她不得不开始奔逃。

她当机立断,迅速往后退去。

(难道说,组织打算铲除我这种连PDA都会被盗的废物GM?)

不详的预感在脑海闪现,但没有人能解答她的疑问。

结果她就这样被赶到了迷宫的深处。

虽然她无从得知,现在的游戏时间是10小时刚过。

正好比爱美的时间限制生效早了一点点。

 

爬上2楼以后,文香她们再没受到枪击。

刚到楼梯口时,还以为袭击者只是还没追上;但那以后走了好一段路,依然相安无事

虽然担心渚的情况,现在下楼也只会继续挨打,所以不得不放弃。
只能希望她多加努力走到上层了。

 

(刚才的事怎么看都是「组织」的介入。而且还是瞄准了爱美小姐的时间限制来的)

文香一眼洞穿了运营方的意图。

她既知道这一「游戏」背后的目的,也清楚认识到这一变故有什么意义。

一句话说,要是爱美轻而易举就满足了解除条件,客人是不会满意的。

理解归理解,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有尽力保护爱美。

「文香小姐,你没事吧?」

「没呢,谢谢关心」

爱美忧心忡忡地问,文香闻言笑着回答了她。

之前逃命时爱美没半会就气喘吁吁,半天才缓过劲来。

显然,她在危急关头完全派不上用场。

对此,文香感到不可思议。

为了让「游戏」惊险刺激、高潮不断,选用能在危急关头爆发的参加者更有效果。

相反,这种脆弱不堪的参加者,观众会看得嘘声震天。

(选角不当?)

对「组织」而言,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毕竟,「游戏」开始前有着长达数月的准备时间。

 

两人小心翼翼地移动,以防万一也探索了沿途的房间。

在其中一个房间里,她们发现了危险的东西。

「文香小姐,这是……」

「这是军用格斗刀。居然连这种危险的玩意也准备了啊」
文香佯作不知。

事实上她知道,这里何止区区的刀子和手枪,从冲锋枪、来复枪到手榴弹都一应俱全。

但现在说这些也只会让爱美吓破胆。

「以防万一我还是拿着吧,你说好不好?爱美小姐」

「啊……是……」

似乎稍微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她的回答苍白无力。

 

从这建筑物醒来后,他在桌上发现了一台小小的机器

但是临近退休、连笔记本电脑也没碰过的他,对这机器完全摸不着头脑。

因为除此以外找不到什么线索,他姑且把机器戴在身上。但机器偶尔会突然响起,吓他一跳。

对他——叶月克己而言,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被配置到了靠近上行楼梯的地方。

然而,这同时也是他的不幸。

谁也没有遇到,他在6小时内就径自来到2楼。

途中,当最初的6小时结束和站到战斗禁止区域门前时,PDA均传出警报声,但不会操作PDA的他依然对事态一无所知。

无论哪项警告,他都只能看到信息的第一页。

尽管如此,战斗禁止区域这个字眼还是给了他安心的感觉。他决定顺道去看看。

「游戏」才开始了7小时,也许是因为精神绷紧的缘故,他坐在沙发,直接进入了梦乡。

 

大概是醒来时偶然触到了PDA吧。

屏幕上<花草4>的图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数字和文字。

「解除条件」的字眼吸引了他的眼球,让他下意识地点了点。

伴随着「哔」的电子音,画面立刻切换,显示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取得3个其他参加者的颈圈。不问手段。既可砍头取得,也能……」

看到充斥了整个屏幕的文字,叶月瞪大了眼睛。

(居然说……砍头?!)

要是整句话读完,就能明白没有这种必要。但因为冲击太大,他没想到这么多。

尽管在心里嗤之以鼻,但看到这座大得吓人的建筑物和脖子上精巧的颈圈,又不像只是在开玩笑。

如果问他有什么不幸,那就是一直没遇到能提供帮助的人吧。

但,幸运终于也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正要查看PDA上的规则栏,房间里来了不速之客。

 

门锁轻轻一开,两位女孩踏进房间。

「咦?原来有人先到了呀。你好,打扰了」
尽管笑容满面地打了招呼,文香内心却警惕到极点。

虽然对方还戴着颈圈,多半没有关系。但万一他不知道战斗禁止区域的规则而直接进攻,自己抵抗时可能会让颈圈启动。

对方素未谋面,有这么做的可能性。

「你,你们是什么人?」

面对不速之客,叶月马上警惕起来。

文香见状先进行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陆岛文香,这位女孩是生驹爱美。我们也是醒来就发现被带到了这里,正头痛着呢。方便说几句话吗?」

「啊,嗯,请便……」

听到这话,叶月判断对方并无敌意,略带犹豫地点点头。

得到同意,两人坐到对面的沙发上,总算有机会喘了口气。

自从跟渚分散以来,一直紧张兮兮地走个不停,两人都已疲惫不堪。

另一方面,叶月因为对两位女孩一无所知,有点不知所措。

虽然感觉对方没有威胁,但他依然对她们的目的存疑。

「……那么,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呢?」

「嗯?我们见这是战斗禁止区域就进来了而已。呵呵,叔叔你也一样吧?

  虽然是巧合,不过能遇到人太好了。对了,能问问叔叔你的名字么?」

从他的反应,文香判断对方大半是毫不知情的参加者。

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强制参加这场「游戏」,有些人就会像这样漫无目的地彷徨。

「我叫叶月克己。这座大楼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不好意思,叶月先生,我们也摸不着头脑」

文香不无失落地说。

事实上,她对这场「游戏」可谓了如指掌。

但这点决不能暴露。

因为「组织」正默默监视着所有人的行动。

更重要的是,此刻的她肩负重任。

「对了叶月先生,你对规则掌握到什么地步了呢?」

「你说规则?」

听着很耳熟,但他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事实上,PDA的画面就停留在「规则」一栏 ,但他甚至忘了去确认。

「嗯,你要是不知道的话,我从头开始讲吧」

文香回忆着名叫外原的男子在几小时前借她看的规则表,把内容原样复述了一遍。

由于跟历届的规则没多大差别,要记住不是什么难事。

讲完规则1到规则8的内容,她继续道:

「根据这些内容,颈圈一旦启动,恐怕就是九死一生。

  所以,为了避免颈圈启动,我们有必要设法满足解除条件。

  方便的话,能请叶月先生把解除条件告诉我们么?」

「……对不起,我……办不到」

回想起那段让他杀人砍头的文字,叶月实在没法开口。

他没看到后半段有解释说已经解开的颈圈也算在内,也根本没考虑这种可能性。

见他这副模样,文香觉得不便深究,于是不再多嘴。

「那么,叶月先生今后打算怎么办?我们的计划是在这休息一阵,然后前往3楼」

现在的经过时间是13小时37分。

已经到了第一天的23点37分,会产生睡意也是理所当然的。

叶月沉吟片刻,试探地对文香问道:

「可以的话,我想尽可能避免纷争。呃,虽然是不情之请,我能跟你们同行吗?」

对文香而言,叶月的请求正中下怀。

同伴越多,应对各种情况的能力就越强。

对从不会把别人当做累赘的她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想法。

「嗯,求之不得呢。今后请多关照,叶月叔叔」

文香粲然一笑,向叶月伸出了手。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17小时18分。

在战斗禁止区域小睡了约莫3小时后,三人一起向3楼前进。

由于通往3楼的楼梯离战斗禁止区域比较近,他们顺利抵达了目的地。

也许是性格相配的关系,三人相谈甚欢。

特别是不擅战斗的叶月和爱美,在这种情况下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唯一有能力应战的文香走在前头,边辨认着繁杂的PDA地图,边寻找通往4楼的楼梯。

大约又走了1小时。

文香没有发现,叶月踩到了一个踏板式的开关。

叶月和爱美谈得正兴起,把文香抛到了后面,这酿成了一个灾难。

隔墙在他们中间降下,让他们彻底分散。

「糟糕……」

叶月深切认识到自己的失误。

如此一来,缺乏危机处理能力的自己和爱美就不得不自力更生了。

叶月一语不发地以手扶墙,神情呆滞地低下了头。

 

另一方面,见到隔墙突然降下,文香以为有第三者介入了。

而且非常不巧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在。

「嘿嘿嘿,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

堵在文香面前的,是小混混打扮的男子——手塚。

 

自从战斗禁止解除时偷袭了御剑一行人以来,他一直形单影只地在建筑中彷徨。

他并不感到特别心焦。

在这种状况下,早晚会出现你争我斗的状况。

只要布下纷争的种子,参加者们就会自相残杀。

如此一来,颈圈也就会一个个启动——这正是他的计划。

在2楼获得生还者计数器的手塚,当时还相当乐观。

大约在10小时刚过时,他进入3楼深处的战斗禁止区域,痛痛快快地睡了6小时后才继续行动。

沿途在小房间里发现一个崭新的瓦楞纸箱,跟之前找到生还者计数器的箱子很像。他满心期待地朝里一望,却发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那是一把巨大的双刃长剑,比之前跟软件放在一起的军用格斗刀大多了。

长剑并未带鞘,刀身如镜,甚至倒映出手塚的脸庞。

握起刀柄,有份沉甸甸的感觉。

轻触刃部,感觉到它的锋利,手塚不由咽了下喉咙。

(喂喂喂,想让我们拿这种家伙互相撕杀么?那帮人到底在想什么?)

直到现在,手塚还没法揣测「组织」把13名参加者绑架到这里,究竟有何用意。

多半不是因为怨恨或者金钱纠纷。

因为在入口大厅见到的几个人,实在没有共通点可言。

但为了求生,自己必须干掉五个人。

他歪着嘴,离开了房间。

见男子挡在面前,文香摆出随时迎击的架势,并开始打量对方。

(他就是手塚?)

见他的身姿跟外原描述的别无二致,她顿时紧张起来。

他右手中握着明晃晃的长剑。

虽说不如军用格斗刀灵活,但论到攻击范围和威力却是无可比拟的。

在无遮无挡的走廊里,他的武器拥有压倒性优势。

对他而言,这种状况也并非有意为之。

听见有人接近,他埋伏在前头,结果对方突然就走散了。

而且自己还遇到了人数较少的那边。

「看样子,漂亮的女神姐姐一定是在保佑我吧?」

手塚缓缓逼近,文香却没有退却。

因为一旦再后退,后背就要贴墙,变得难以闪躲。

                                                         (嗯,没有长剑的图,请自行脑补吧=       =)

在她即将进入长剑的攻击范围时,一直慢慢逼近的手塚猛地跨出一大步,用长剑横斩过去。

因为对外行人来说,比起纵劈,横斩更难以闪躲。

然而文香根据他的架势事先看穿了这点,在手塚跨步的同时就滚向了前方。

「什么?!」

见文香突然扑到自己脚边,手塚当机立断抛出右手的长剑,一边竭力把重心移回,一边用左手握住了别在腰后的军用格斗刀。

他反手握刀劈向脚边的文香,但她再次翻滚绕到他的身后,并站起身来。

「可恶!」

他的失败在于选择了反手握刀。

的确,这样拔刀比较方便。然而要以反手刀攻击下方的敌人,就必须放低身子。

而且这种姿势,也难以攻击正后方的敌人。

等他幡然醒悟,换回正确的握法时,文香已经跑出数十米之遥。

「给我停下来,臭娘们!」
见文香完全没有反击,手塚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脑子一热就追了上去。

 

在手塚的追击下,文香拼命逃跑。

(刚刚太危险了)

被冷汗沾湿的衣服贴在背后,让她很不自在。

手塚无论运动神经还是思考判断都不差。

非但不差,在普通人当中可谓出类拔萃。

但无论如何,他终究是外行人。

要是碰上高手,她恐怕死了好几遍了吧。

但现在敌人还穷追不舍,不能掉以轻心。

文香认为,除非拿到手枪,否则不可能制住他。

在某种意义上,这么想是大错特错的。

她没能预见到,这种想法正是让「游戏」大大加速的源头。

这正是无声无息地潜藏在「游戏」中的恶意。

 

3楼里确实配置了手枪。

尽管手塚和文香还没见到,但它们确实存在。

先打破这一局面的人,是手塚。

一直追个不停的他感到疲惫,便走近附近的房间。

虽然只是随性而为,房里却放有为他准备的手枪。

那是使用普通的38口径子弹的旋转式手枪。

除了原有的6发以外,纸箱里还放有将近30发后备子弹。

手塚端起刚刚到手的武器(对他而言也是玩具),细细端详起来。

「咕咕咕,真是棒极了,想让我拿这家伙大干一场么?看来这场游戏会精彩得很啊」

似乎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手塚笑出声来。

 

在走廊全速奔跑几十分钟后,文香也筋疲力竭。

如今想来,既然敌人当场丢下了长剑,或许可以一战。

但毕竟男女有别,凭自己的臂力可能难以战胜。

她以手扶墙,一边喘气一边胡思乱想。

稍事休息后,她掏出PDA想确认附近的地图,却发现由于慌不择路,自己完全迷失了方向。

「这下惨了」

文香垂头丧气,摆出非常头痛的样子。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久来到一处楼梯口

看向楼梯,上行的部分看来并未封锁。

试着在PDA地图上确认了可用的楼梯附近的地形,发现跟自己沿途所见完全一致。

地图总算能派上用场了。她如此想着,向楼梯走去。
她还犹豫不决。

难以决定是要上去还是留在3楼。

她清楚记得跟叶月他们分散的地点。

因为道路被封,叶月他们来楼梯口必须绕一段远路,多走三倍以上的距离。

加上她几乎是一路跑来的。

更何况,叶月他们能否正确解读地图也是个问题。

换句话说,两人十有八九还停留在3楼。

要想跟两人会合,似乎应该在3楼进行搜索,但漫无目的地找也难以奏效。

文香正潜心思考,枪声骤然传到耳际,与此同时子弹擦过她的左肩。

「呜!」

她彻底麻痹大意了。

紧接着,又响起两次枪声,其中一发子弹掠过她的右脚。

意识到留在无遮无挡的楼梯口只会变成靶子,她马上跑向最近的出口,也就是通往4楼的楼梯。

「啧,没能了结她么。真难瞄准啊,这玩意」

原本,手枪就不适于长距离狙击。

在这种距离下脱靶才是常态,不知情的手塚却以为单纯是自己不习惯用枪。

他换下用过的子弹,补上了满满的6发。

「好~嘞~ 又到打猎的时间了!」

他欢喜地喊着,向4楼走去。

 

恰在此时,PDA传出了轻快的音乐。

听到完全陌生的音乐,手塚不由陷入困惑。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该不会捅出什么漏子了吧——他心焦地查看PDA,却见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顶着蜡烛的南瓜头怪物。

「唷,我叫史密斯,手塚君请多指教~ 今天,我给你带来了好消息~」

吵耳的电子语音响起。

不仅模样和背景音乐,连语气都稀奇古怪,手塚皱了皱眉。

(耍什么花样…只是为了好玩么?)
回想起这一连串经历,手塚感到自己被深深轻视了。

自己明明在参加你死我活的死亡游戏。

对方却搞这种无聊的花样耽误自己的时间。

手塚瞪着PDA等待下文。

「好可怕啊手塚君,别凶巴巴瞪人家嘛~

  我说的好消息啊,是为你准备了礼物。

  不过,可不是白送的哦?你要先完成一项任务。

  好~了~……这就是万众期待的『附加游戏』!

  内容很简单,4楼的一个区块里布置了各种陷阱,只要穿过陷阱地带回到这里就行了!

  任务名是「跑得快躲得快绕得快、嘭!」。

  只要你接受,成功以后就给你各种武器作为报酬」

手塚边瞪着史密斯,边一语不发地听着他的提议。

那些搞笑的动作演出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内容本身。

说是陷阱地带,不知到底有多凶险。

但他隐隐约约察觉到,那帮人希望他得到武器。

还有另外一点。
(那帮家伙,一直在暗处监视吗……)

刚瞪住屏幕,对方马上说「别凶巴巴瞪人家嘛」。

换句话说,对方正以监控摄像机监察手塚——不,不仅如此。

应该说,监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手塚的推测到此为止。

后面的就不清楚了。

为何他们希望自己得到武器?

为何要把自己等人关到这种地方观赏?

(因为很好玩?)

感觉不对。

『像这样任由策划这场闹剧的家伙们摆布,我可受不了』

战斗禁止解除前那个古怪青年说过的话,突然浮现在脑海中。

(策划闹剧,么)

总感觉有点在意。

要能当面问那家伙,没准会得到答案,但现在甚至不知他身在何方。

「你怎么看,手塚君?」

见手塚陷入沉默,史密斯催促道。

虽然疑点重重,但他此刻正迫不及待想要武器。

所以理所当然地,他接受了提议。

「行,我干。不过,奖品你可别给我吝啬啊」

他无所畏惧地笑道。

抵达4楼的文香依旧受到手塚的攻击。

而且不知为何,一路陷阱满布。

出现这种状况,对「组织」而言也是意料之外。

文香原路折返,想回到3楼,这是巨大的失算。

见她出现,手塚以为这也是附加游戏的一环,便毫不留情地开火了。

幸亏穿着在本层捡到的防弹背心,不然她早就没救了。

已经有好些子弹命中或擦过她的身体。躯体中了四发,左手两发,右手一发,左脚上还有两发。

击中躯体的子弹虽然没伤到要害,但其冲击和撞伤大大消耗了她的体力。

她中途察觉到古怪,于是从小道逃脱。

在那以后又跑了10分钟左右,手塚却没有追来。

阻挡她无数次的陷阱,如今也消失无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她刚走进附近的房间就体力不支,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她参与这场「游戏」的目的,是在馆内进行各种作业。

作业的地点,尽可能要选在高楼层。

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要布下能在「游戏」终盘一举逆转的机关,这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因此她本应尽快奔赴上层。然而,那份老好人的性格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文香在房间醒来时,第24小时已经过了大半。

必须尽快下楼跟叶月和爱美会合。

在危险人物手塚向他们下手之前。

她吃了少量带上来的食物,接着开始了行动。

 

怀着一丝期待,她打开房间里崭新的木箱。

只见里面放着手枪,弹药,以及一个黑色的塑料小盒。

文香端起后者,细细端详。

虽然是第一次见,根据情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软件箱吧。

她隶属的组织收集了许多关于「游戏」的情报。

盒子上写着「Timer/OFF-Limits」的字样。

「显示成为进入禁止区域的限时?」

到底算有用还是没用,真不好说。

试着安装了软件,结果在显示时间时除了经过时间和剩余时间外,下面还多出了一项时间限制。

经过时间25小时11分,剩余时间47小时49分,而时间限制是28小时49分。

(这么算起来,成为进入禁止区域的时间是第54小时啊)

难道只能显示本层的时间限制么?她不由有点失望。

但她又安慰自己说,反正自己所在的楼层才是最要关心的。

把手枪别在腰带,她离开了房间。

 

她小心翼翼地接近通往3楼的楼梯,周围空无一人。

她见状走下楼梯,毫不松懈地在楼梯口四下张望。

然后再次确认地图,预测叶月他们可能会走的路线。

3楼成为进入禁止区域的时间,比4楼早了9小时。

还有19小时,没问题。

打算先确认最短的路线,文香跑向其中一条通道。

出乎所料,没遇到手塚的突袭。

虽然奇怪他去了哪里,但既然没法判断其位置,对方随时跳出来也不出奇。今后要像提防陷阱一样打醒十二分精神。
她谨慎地走着,突然被挡住去路。

眼前出现了不存在于地图的墙壁。

难道有谁触动了陷阱吗?

无可奈何之下,文香只好折返。

由于已经排查过陷阱,这次只需提防敌人就够了。

为了保留体力,她刻意放慢了脚步。

如今,自己手里带着枪。

遇到普通对手,应该能轻松取胜吧——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回到楼梯口后,她再次小心翼翼地从另一个方向前进。

突然,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文香!」

年轻男子的声音。

并不是叶月。

文香举枪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映入眼帘的是在1楼遇见过的、名为外原早鞍的人物。

「外原先生,你平安无事啊」

她姑且应道。

然而,为了解除9号少女的颈圈,他们理应坐电梯抵达了6楼。

此刻,他却孤身一人站在4楼,装备着突击步枪和军用格斗刀等武器,还带着鼓鼓囊囊的背包。

这幅武装到牙齿的打扮,令她不由胆寒。

跟手塚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她死命忍住不让身体发抖,开口向他问道: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不是要上6楼吗?」

「文香,你被谁攻击了?」

外原并不回答,反而打量着她,神情严肃地问。

她犹豫了一会,想到这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坦言相告:

「应该是那个叫手塚的吧。你提过的那个小混混打扮的男人」

听到这话,外原脸上写满了烦恼,两肩也颓然垂下。

 

没多久又抬起头来,微笑着对文香说:

「我这边嘛,不能说一帆风顺,不过算是小有成绩了」

说吧,他向通道的另一头打了什么信号。

他在叫自己的同伴。文香屏住了呼吸。

要是另一个人也有这样的状况,自己铁定毫无胜算。

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不由得绷紧。

心跳声清晰可辨。

对方从通道走出的瞬间,心跳声更是高到了极点。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持突击步枪警戒自己的男女,以及两位解除了颈圈的少女。

 

「…你的同伴多了不少呀」

文香放下手枪,有点欣喜地说着,嘴角漾起一丝笑意。

————————————————————————————————————

 

他,原本只是一介死宅,打算在三个妹子的簇拥下过平淡而eroero的后宫生活。

然而,从天而降的陌生男子却粉碎了他的美梦,拉着其中的萝莉和天然呆妹子消失无踪!

一向温厚的死宅,终于也忍不住要爆发。

面对恨之入骨的情敌,他的手段是?

面向三分之一的后宫,他的选择是?

下一回,插入话4 「就算只剩一个老子也啪啪啪给你看!!」,敬请期待!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8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3 「彷徨」”

  1. 叹……看来妹控的妹妹就是爱美了么……= =
    组织果然阴毒,这样一来妹控在奋力取胜的同时也断送了妹妹的生路……后面的情节太残忍了,我已经不敢去想像了……= =

    1. 参考:
      “在「游戏」里连战连胜,金钱也滚滚而来。
      并非真心对「组织」效忠。
      仅仅是利用他们而已。
      然而现实却是,「他」反过来被「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

      另外,虽然现在一派祥和,后面一旦开打就连眨眼睛的功夫也没有哦ww
      ——————————————————————————
      话又说回来,没人注意到某个明显的矛盾吗www

    1. 我觉得如果手塚能意识到规则的实质,他还是能化敌为友的,比如在商业版里手冢被清扫部队袭击临死前告诉总一不要相信规则,以及EP4最后关头的行为。这种人虽然人品上是个混混,但本质上其实和高山一样是从利益考量出发的那种类型。

    2. 手塚是纯粹的小混混,怎么会有洗白的机会呢www
      况且手塚怎可能像EP4那样从头到尾只跟高山一个在附加游戏里搞基,搞着搞着强袭部队来了就自动变成自己人嘛——那还有个鬼的看头啊,咕咕咕
      更多的就不说了ww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