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2 「追踪」

上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8/763.html

下一话: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03/801.html

 

 这是第二个插入话~

本故事有着大量的插入话,以不同角色的视点讲述他们的经历和思考。这既是对故事情节的重要补完,同时也细致地交代了众人的的思想转变和感情变化。

除了战斗场景和情节安排,思想转变也是本故事的重要看点。早期成为同伴的高山、卡琳和丽佳,还有后来的某人某人和某人,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思想转变。这些相关描写贯穿整个故事,让人物形象丰满得多。

另外,咳咳,你们读完偶尔也给点反馈啊=      =

————————————————————————————————————

本届「游戏」还没开始就被挑刺。

好不容易解决问题,刚一开始又出现新的麻烦。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赌博船上的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开始搜索名为「外原早鞍」的人物的资料。

然而「组织」的数据库里并不存在他的资料。

原本3号应该是名为「长泽勇治」的初中生才对。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成功绑架到长泽吗?!」

在控制室的指挥席上,庄家正朝话筒吼道。

线路的另一头,则是绑架部队的负责人。

几秒后,藏在控制面板的无数仪表当中的扬声器传出一道浑厚的男声。

「行动已经顺利完成。鄙人提交过目标已运至临时房间的报告」

庄家把目光投向控制室内的一位女子,后者干脆地点头肯定。

庄家见状把线路接到别处,然后再次大吼。

「馆内的配置工作出了什么问题!长泽怎么没被配置!」

「万、万分抱歉!我们已经完成了配置,但他莫名其妙又回到了原地」

配置部队的负责人却像在说梦话。

庄家闻言悖然大怒。

「要编也编个像样点的借口吧!!说到底,那男的究竟是什么来历!!」

「我们也不清楚!我们真的已经照计划把他放到了目的地!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又躺回了待机的房间里头!」

「混账!」

对方不断在找借口。单方面切断通话后,庄家陷入沉思。

「游戏」已经开始,势必无法中止。

关键在于,出错的事情一旦暴露,组织在客人心中的印象难保不会一落千丈。

事到如今只有见机行事了。

看来有必要利用GM或者其他参加者将之铲除。

既然对方是个「变数」,不能让他影响到「游戏」的正常运转。

前几届「游戏」里也曾出现意外事故。

但从来没出现过像他那样的「变数」。

这次到底会有惊无险地解决,还是说会引发难以招架的麻烦呢?

结果一直到事情发生,他都没能做出判断.

那是因为,出现了更让他始料不及的事态。

 

 

插入话2 「追踪」

 

 

有规律的脚步声正向这边接近。

来到他们藏身的小房间前,脚步声戛然而止。

(什么?我们真的赌错了吗?)

高山握紧了手上的突击步枪。

记得外原说过,假如探知对象不是PDA,被攻击的就会是自己这边。

此时,一道微弱的声响传到耳中。

           喀嚓

响声过后,规则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渐离渐远。

(他搞了什么鬼?莫非有陷阱?)

尽管产生了疑问,高山却无从得知真相。

他万万没想到,敌人居然锁上了门上的暗锁。

对「他」而言,这一举动也纯属偶然——碰巧发现暗锁,然后顺手锁上。

但这一偶然,足以颠覆高山一行人的计划。

 

枪声在远处响起。

冲锋枪持续响了好几秒。

外原正面临生命危险,众人却没法为他进行掩护。

「没想到被加上了另一层锁……」

正如丽佳所言,房门被上了锁。

然而门把附近的那道锁,进门时已经用枪破坏。

因此,按理说还存在另一层锁。但它被隐藏起来,没法马上找到,众人于是被困在室内。

 

「找到了!在下面,下面有根棒状的东西!」

卡琳所言不假。高山赶紧装上消声器,将之一枪打穿。

恰在此时,爆炸声响起。

众人开门,只见「他」手持冲锋枪,正向冒着白烟的战斗禁止区域扫射。

他单手持冲锋枪扫射,等左手准备好手榴弹,就停下了右手的动作。

高山切换成三点连射模式,摆好射击姿势。

这时,「他」拔出手榴弹的安全栓,在手上抛了抛。

「来吧————是时候乖乖受死了!」

那声嘶吼,连这里也听得一清二楚。

几乎在同一时间,高山开始了射击。

「你,你们这些混账怎么在这!?」

高山的子弹仅仅造成擦伤,没有一发命中。

不对——确确实实命中,但马上被弹开了。

看来对方穿着相当厚重的防弹背心。

然而大惊失色的「他」,不知不觉放开了手中的手榴弹。

 

「糟了!」

「他」大叫一声,急急忙忙离开战斗禁止区域,冲向通道尽头。

几秒后,战斗禁止区域传来震耳欲聋的响声,冒出了大量白烟。

即使视线被浓烟所挡,高山依旧毫不留情地倾泻着子弹。

说不定对方已经丧命,但这边也没有留他一命的打算。

要是破坏了PDA固然可惜,但放虎归山将会后患无穷。

 

过了一阵,白烟渐渐消散。透过烟雾,能看到隔墙正在升起。

尽管还没完全打开,目睹隔墙徐徐上升,他们还是焦躁不已。

「这样下去会让他跑掉的,然后事情又会重演吧?!」

听到丽佳这么说,高山当即冲出房间,准备追击「他」。

隔墙升起的高度已经足以让人爬过。

一旦放走敌人将后患无穷。

但是,把「他」解决固然重要,现在也想确认早鞍是否安全。

特别对丽佳而言,比起外原的死活,最重要的是确认PDA是否安然无恙。

尽管还冒着白烟,战斗禁止区域已经呈现一片惨状。

无处不在的弹痕,被手榴弹爆破后的家具,墙壁,以及地毯。
目睹这种惨状,丽佳和卡琳不由脸色发青。

有那么一瞬间,她们甚至把入口的鲜红色地毯看成大片的血海。

 

众人刚来到战斗禁止区域门前,高山就察觉有人站在隔墙的另一边。

然而此时,「他」已经瞄准完毕。

「白~痴!你们快去死吧!」

「他」拿手枪开了一枪。高山则条件反射地摆好架势,扣动了突击步枪的扳机。

「咕」

「咿啊」

子弹分别穿透了高山的左肩和「他」的左侧腹。

由于中弹的冲击,「他」和众人间的距离被稍稍拉开。

「高山先生?!」

见高山中弹,丽佳马上赶到他身边。

而「他」此时的话,让两位女孩不得不面对房间内的惨状所代表的意义。

「可恶,可恶!哈哈,不过哪,里面那男的可是死定了!

  就算留着一条狗命,也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吧。哈,哈哈哈,活该!!

  我早晚也要把你们宰了!」

「他」笃定地认为,在那种枪林弹雨下,对方不可能全身而退。

毕竟倾泻了如此之多的子弹,手榴弹也准确扔进了房里。

逞完口舌之快,「他」马上转身,全力逃跑。

要是以冲锋枪扫射,大概能做掉一个。但自己也有可能被那男的所杀。

游戏才刚开始,对方就能驾轻就熟地使用各种武器,开枪时也没丁点犹豫,想必不是外行人。

对「他」而言,高山的存在是个巨大的失算。

 

「啊,等等!呃,高山先生,你没事吧?」

既然中弹的高山难以动弹,不得不放弃追击。

高山看来伤得不轻,血也流得厉害。

事实上,高山本人也曾犹豫是否要乘胜追击。

如果不趁机破坏对方的优势,以后可能会再次被逼入绝境。

但穷追不舍也是大忌。

他最终决定以安全为上。

然而,卡琳却愣愣地站在他们后方。

「早鞍,他……死了?」

「矢幡,我理解你的想法,但对敌人穷追不舍也是很冒险的。我们先把色条送……」

「呜啊啊啊啊——!」

两人正在讨论往后的方针,一声怒号响遍通道。

卡琳怒号着,紧握冲锋枪追了过去。

「等等!北条!」

「糟糕,矢幡,得阻止她。这样下去很危险」

为了阻止卡琳,高山和丽佳也急起直追。

等他们走到另一边,隔墙重新开始下降。

丽佳察觉到异状,却为时已晚。

「回去的路被封住了?莫非敌人还有战意?」

封住回去的路,就等于是断绝了他们的退路。

这就表明「他」还有跟众人周旋到底的打算。

而事实上,「他」此刻并无战意。

只是想让战斗禁止区域里的男子跟大队伍分散。

只有对方一人的话,大可凭PDA探知令其无所遁形。

单单瞄准这一个人,然后回收所有PDA。

如此一来,剩下的4人就不得不对自己言听计从。

本以为这是天衣无缝的作战。

但「他」未免过于轻慢。

而后又不慎失言。

如今,「他」终于亲身体验到不顾一切的人类到底能可怕到什么程度。

 

凭借门扉控制器,「他」以最快速度笔直地跑到电梯大堂。

拜平时的锻炼所赐,即使身上挂彩还能保持相当的速度。

然而,卡琳依旧在身后穷追不舍。

她身后更有高山和丽佳。

高山造成的几处伤口——在浓烟中被碰巧击中的右肩与右脚,以及在隔墙附近被击中的左侧腹——正传来剧痛。

尽管拼命逃生,冲锋枪残余的子弹也在牵制卡琳的过程中消耗殆尽。

「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执着地追杀自己。

(混蛋,我又没有得罪你们!)

 

其实已经得罪透了,但「他」缺乏这样的自觉。

「他」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因为这种性格,总是被人敬而远之。

然而,「他」却恼羞成怒,认为都是世界的错。

「他」所拥有的才能,更让问题进一步扩大。

在无论干什么都能得心应手的「他」看来,周围尽是些无能的愚蠢之徒。

正因如此,即使冒犯别人遭到孤立,双亲也没有说「他」的不是。

就是这样的一对父母,在事业失败后打算东山再起,却遭到诈骗而背负了数以十亿计的债务。

对「他」而言,愚蠢透顶的父母是死是活也跟自己无关。

只要唯一温柔对待「他」,既不会刻意无视也不会冷眼相看的可爱妹妹还在身边就够了。

除了妹妹以外,没有谁真真正正认同自己,也没有谁能理解自己。

在「他」看来,除了妹妹,整个世界都与自己为敌。
然而巨债却眼看着要把两人生生拉开。

恰在此时,「他」遇到了这一「游戏」。

在「游戏」里连战连胜,金钱也滚滚而来。

并非真心对「组织」效忠。

仅仅是利用他们而已。

然而现实却是,「他」反过来被「组织」玩弄于鼓掌之间。

 

如今,自己几乎被一个白痴逼入绝境。

这让「他」难以忍受。

然而子弹耗尽的冲锋枪只能当烧火棍,单靠手枪又无法跟敌人的冲锋枪对抗。

于是「他」想出了颠覆形势的秘策。

从电梯井往上爬。

几小时前因为下楼而落在大堂的行李,应该还原封不动地放在6楼吧。

只要抢先抵达,就能得到压倒性的优势。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钻入敞开的电梯井。

「他」的想法得到了实现。

然而高山他们却棋高一着。

 

卡琳赶到电梯大堂时,「他」正在往里钻。

卡琳边往前冲,边碰运气地扣动了扳机。

「去死!!」

两人一路上也好几次互相开火。不知什么时候,杀人就成了她的唯一目的。

如今,她满脑子只想着怎么痛宰敌人。

然而,尽管子弹射穿了入口附近,却没有一发正中红心。

 

「呼——吁—— 可恶!」

她气喘吁吁地骂道。

接着稍微缓了口气,换上新的弹夹。

随手甩开空空如也的旧弹夹,她向电梯井走去。

她打算爬上去追杀。

「等等!北条!」

丽佳抓住肩膀把她拉住。

一到大堂,她就看穿卡琳的想法,于是赶紧丢下高山冲上前来。

「放开我!我得去追他!」

「追进去的话只会变成靶子」

矢幡冷静地分析了状况。

贸然进去会被打成筛子,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卡琳完全听不进去。

「烦死了!我说什么也得宰了那家伙!」

她马上甩开了矢幡的手。

因为不想眼睁睁看着同伴送死,矢幡又抓住了她的手。

然而完全失控的她比想象中更有力。

纤弱的矢幡根本拦不住她。

这时,终于赶到的高山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念头。

 

「走楼梯吧,这样就能到达楼上了」

「楼梯……?」

卡琳闻言停下脚步。

可通行的楼梯离这里有相当远的路程。

「嗯,附近有道被封锁的楼梯,我事先就做过爆破准备。从那里上去就能追击敌人了吧」

「高山先生?!可是照计划……」

「要是让他跑掉就完蛋了。他身上带伤,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再说他的弹药看来也用得差不多了」

敌人在楼上射了埋伏的事,高山并不知情。

所以他真心以为敌人已经弹尽粮绝。

矢幡同样没想到这一层,因此并未反对。

「我懂了。北条,这样可以吧?」

「嗯!拜托了……必须干掉他」

眼看着卡琳咬紧牙关青筋暴怒,矢幡难掩脸上的不安。

(她往后一段时间都会是这样?让北条亲手杀掉敌人真的好么?)

见卡琳轻易宣告杀人的打算,矢幡蓦然想起自己也曾打算杀害别人。

以杀人为解除条件的他,到死还抱着不杀一人的想法。

相反,明明没有这种必要,卡琳和自己却打算杀人。

 

(如果他还在,这种时候会怎么办呢?)

他的一言一行,忽然在脑海里浮现。

无论何时,他总像心事重重的样子。

然而由始至终,他从未有过加害大家的举动。

非但如此,还向大家伸出了援手。

 

『可恶,明明只差一步就能救到优希了!』

他曾在楼梯口喃喃自语。

这份对少女的关心不像装模作样,而像真情流露。

 

还有他坚持只有自己适合进入战斗禁止区域的事。

『但无论如何,这份工作始终是最危险的』

最初,自己曾怀疑里面到底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凶险。

甚至怀疑他会不会是想自己躲到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实际见到房间里的惨状后,终于明白他说的都是实情。

在深知危险的情况下,他依旧义无反顾地去了。

在走向被封锁楼梯的同时,丽佳回忆着过去的种种,渐渐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误解了他。

轰鸣响彻通道,震得耳膜发痛。

透过由烟与掀起的尘埃混合而成的白烟,满地瓦砾的楼梯隐约可见。

尽管相当不好走,楼梯确确实实被开出了足以通行的洞穴。

「好,看来成功了。走吧,注意瓦砾」

说着,高山第一个走上楼梯。

在进行爆破前,他左肩的伤口得到了治疗。

虽然出血严重,好在防弹背心起到了缓冲作用,子弹也没伤及筋骨,不至于影响射击。

他边清理挡路的瓦砾边缓缓地走着,身后跟着满脸不耐烦的卡琳,矢幡则负责殿后。

抵达6楼的楼梯口后,众人开始商量下一个目标。

 

「应该去电梯口!」

「虽然不觉得那家伙会乖乖地在那里等着,不过我们也没别的目标了吧?」

尽管猜测敌人早已逃之夭夭,矢幡也没表示明确反对。

高山同样没有异议。

「没有地图太麻烦了」

大家身上都没有PDA,自然也就看不到地图。

追击的时候还好,只需紧跟目标;但现在盲目移动却可能迷失方向。

矢幡回忆着记忆中的地图,考虑附近的地形。

说到底,他们是为了追杀「他」而冒险上来的。

遇不到人就毫无意义。只有去可能的地方找了。

于是,高山一行人向着电梯大堂迈出脚步。

另一方面,在离楼梯口稍远的地方,「他」正严阵以待。

 

 

「他」边往电梯井里窥视,边在自己的PDA上进行PDA搜索。

几台PDA的位置,依然停留在战斗禁止区域。

果然,跟踪者们事先把PDA交到了那男的手里。

那明明是性命攸关的PDA——

(难道他们以为那家伙比本大爷更优秀么?!)

一直看不惯能获得别人承认的家伙。

反观自己如此出类拔萃,却只能得到妹妹认同——如此一想,「他」便妒火中烧。

(那个窝囊废明明连本大爷的半根头发也伤不了!

  可恶,早晚要把那群蠢材给宰了!)

「他」在心里重重地发誓。

全身上下的伤口,已进行紧急处理。

表面看来伤得相当重,但在修炼剑术的过程中受伤已是家常便饭,所以对「他」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

话虽如此,近身战时万一因为疼痛而动作迟缓就麻烦了,因此还是事先吃了止痛药。

「他」的PDA电池已经跌破6成,降到5成左右。

初期就到达高楼层的玩家竟多达5人,实在出乎意料。

前几届的「游戏」里,初期一般是玩家优哉游哉交换情报的时间。

中期以后,才会你争我斗,渐渐死人。

原计划是守在6楼,悠哉悠哉地坐等人数减少。

人数要是自动降到自己的目标线,自然再好不过。

就算没这么顺利,也能等他们上来以后见一个杀一个。

本以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但现实却是,自己在5楼构筑路障的当口就有人抵达6楼,此后又有另一批人乘电梯直上。

正中下怀跑去袭击,结果险些反过来被对方干掉。

在楼梯口设好埋伏,敌人却凭运气躲过;原以为把他们逼到战斗禁止区域是最大的妙着,到头来还是没能奏效。

接二连三地失算,现在还被穷追猛打。

远处的声音正表明了这点。

 

(爆炸声?那个方向是……难道说!)

理所当然地,前几届也出现过爆破楼梯的参加者。

但「他」万万没想到,游戏刚开始就有人采取这种策略。

5楼和6楼的武器之间存在不可跨越的鸿沟。

没错,6楼的武器就是如此可怕。

一旦被对方获得强力武器,自己的部分优势就会丧失。

为此感到心焦的「他」急急忙忙冲向原本被封锁的楼梯。

 

在楼梯口补给了武器的「他」,正持冲锋枪开火。

众人仓促迎战,把身子藏在拐角后。

「才半会功夫就完成了补给?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丽佳喃喃自语,但谁也不知道答案。

高山的突击步枪子弹已经所余无几。

万一子弹耗尽,光靠卡琳的冲锋枪很可能无法压制敌人。

无论高山还是丽佳都清楚认识到处境,卡琳却无心理会这些。

见敌人开始撤退,她毫不犹豫地追上前去。

「等下,北条,不要贸然追击!」

毫不理会丽佳的疾呼,卡琳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去。

高山也跟在后方。

无可奈何之下,丽佳捡起两人的行李正要跟上,下降的卷帘门却挡住了去路。

 

(糟糕!又是那个功能?!)

「他」大概又用了外原提过的操控门扉的软件吧。

本以为它的作用仅限于阻挡去路,没想到还能用来分裂队伍。

正如外原所说,这是相当难对付的能力。

比起PDA探知,他更在意敌人的这一能力。

虽然外原没有明确说明,但凭语气和态度就能知道,他将之视作莫大的威胁。

但到头来,她还是低估了这一软件。

(今后该怎么办?)

原本为求生存而跟高山一路同行,现在却被意外地分开了。

现在能办到的,也就是下楼接走优希,然后另觅机会回到6楼吧。

更重要的是,也有回到战斗禁止区域回收PDA的必要。

她认为比起先前爆破的楼梯,走正规的楼梯距离较近,于是一个人迈出了脚步。

 

高山正在烦恼。

「他」在前面跑,卡琳在后面追。

由于卷帘门降下,矢幡被彻底隔离了。

事到如今,不得不考虑今后的打算。

到底要继续支援卡琳,还是任其自生自灭?

她已经彻底失去了冷静。

这恰恰是战场上的大忌。

犯下这种错误的战友,总会被马上抛弃。

然后一命呜呼,无一例外。

因此他当机立断。

跟在后面,并跟她保持距离。

目的是让两人相斗,坐享其成。

 

卡琳拼命追赶着一味逃跑的敌人,对高山的表现很不满意。

敌人一路撤退,偶尔也以冲锋枪进行牵制射击。

卡琳没有心思考虑敌人撤退的理由。

因为,她满脑子只想着杀死对方。

(不可原谅!)

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出离愤怒。

但自从听说早鞍遇害,她就对「他」恨之入骨。

 

「这死小鬼,太缠人了!」

5楼那场追击战又一次重演。

两人你追我赶,在拐角用冲锋枪互相开火。

在逃亡之余,「他」发自内心地害怕起卡琳来。

无论怎么开枪阻吓,对方依旧奋不顾身地冲来。

那悍不畏死的姿态让「他」心惊肉跳。

还有那燃烧着恨意的眼神。

过去,他要么在敌人产生憎恨前就铲除了对方,要么只在下最后一击时被敌人怨恨,这种体验还是头一遭。

除却这点,即使是平时,别人对「他」的态度也只有畏惧和轻蔑两种。

 

(可恶,为什么我会被那种蠢小鬼逼成这样!)

「他」边逃边想。

少女以超乎想象的动作避开了所有攻击,让「他」胆寒。

自己的体力已经见底。

放在平时,这样奔跑也会消耗不少体力。如今身体受伤,更是加剧了消耗。

仓促包扎的伤口,也因为剧烈运动而一一裂开。

连冲锋枪的子弹也所余无几。

本来留在电梯大堂的武器就不多。

因此,「他」放弃了当场杀死少女的打算。

(还是从长计议,找机会把她好好折磨一番再杀吧)

光是想想就让人兴奋。

「他」得意地笑着,把她挡在隔墙后,又操纵起另外几道墙来。

升起隔墙后,「他」抄近路回到自己的据点。

然后进行了武器的整备。

光靠冲锋枪已经难以应对,于是添上突击步枪。

所余无几的手榴弹得到了补充。

另外,对人地雷也装进了背包。

此后,他拿出大型的医疗箱,仔细治疗身上的伤口。

服下消炎药和止痛药后,他决定稍事休息。

 

看来小睡了一阵。

一觉醒来,「他」马上确认PDA上的经过时间。现在刚过16小时。

掐指一算,睡了将近两个小时。

也许是止痛药的副作用,头脑有点昏昏沉沉,于是甩甩头让自己清醒。

害怕其他人也来到6楼,于是启动了PDA的搜索功能。

6楼里只有自己一个光点。

切换到5楼一看,也只发现一个光点。

那光点相当硕大,位于通道的中央。

从大小来看 ,想必是战斗禁止区域里的那家伙吧。

反复搜索几次,对方正以相当的速度直奔正规的楼梯。

 

(果然还没归西!)

「他」赶紧起身,抓起背包冲出房间。

不能放任他来到6楼。

有必要尽早解决他。

忍着身上的痛楚,「他」勉强跑了开来。

丽佳能发现「他」纯属偶然。

本打算前往楼梯口,新降下的隔墙却挡住了去路。

原本一小时就该走到了,现在花了两个多小时不说,还迷失了方向。

印象中的地图跟现实不符,也成了迷路的原因之一。

她正胡乱地走着,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传渐近。

她赶紧躲起来,不久,「他」的背影映入眼帘。

她拿起刚刚获得的冲锋枪,瞄准了敌人的后背。

现在正是杀死「他」的大好时机。

 

(可是,那家伙干嘛匆忙成这样?)

无论追击时还是逃跑时,他都没表现过如此慌乱的样子。

突然慌张到这个地步,或许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她怀疑道。

如此一想,她放下枪,决定跟在后头。

丽佳没意识到,放下枪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她对杀人本身还怀有恐惧。

到头来,她只是勉强编个借口,说服自己不去扣动扳机。

 

「他」跑得很快,要跟上相当吃力。

好在「他」完全没注意过背后,只要不弄出声响就不怕被发现。

即便如此,两人的距离也在渐渐拉开。

但来到这里,敌人的目标显而易见。

「他」的目的地是楼梯口。

丽佳小跑着走向楼梯,爆炸声突然传到耳际。

显然「他」正在交战,但问题在于对手是谁。

(难道优希上来了?)

有可能是被丢下的优希在小房间醒来,发现众人不在后自行上了6楼。

矢幡小心翼翼地朝楼梯口窥视。

爆炸声过后又听到两次枪声,看来对方从攻击中幸存了。

对现状一头雾水,不由有些烦恼。她深呼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映入眼帘的情景却让她忘记了呼吸。

 

(外原……先生?)

两个人影从通道冲出。

不出所料,走在后面的小个子正是优希。

然而牵着她的手往前奔跑的男性,却是意想不到的人物。

(为什么?他不是死了?)

大家只听了「他」的一面之词,而且在没有相应软件的情况下也无从确认他的生死。

但目睹房间里的惨状后就想当然地接受了「他」的说法,如今知道外原没死,她大感意外。

说回外原的事——不知为何,他突然跪立在地,把优希拉过来紧抱在怀里。

下一个瞬间,枪声响起。

幸运的是,她马上条件反射地转了身。

眼前是手端来复枪的「他」。

正要举起冲锋枪瞄准敌人,楼梯那边闪过一道炫目的光。

「咕!」

被直刺双目的「他」按着眼睛惨叫一声。

矢幡也感到目眩,但由于不是直接伤到眼睛,所以还能眯起眼睛扣动扳机。

攻击命中了「他」的右半身,防弹背心却弹开了子弹,所以「他」毫发无伤。

但子弹命中了肩上的带子和右手,「他」右手一抖,突击步枪便掉落在地。

大概是意识到形势不利,「他」立马抓起身旁的背包开始撤离。

即使如此,矢幡也不敢掉以轻心,继续持枪警戒通道。等她认为敌人确实已离开,浓烟也渐渐消散,她便回到外原身边。

 

(他大概死了吧?)

有这样的预感。

难得捡回一条命,却又死在自己面前。

偏偏还是为了保护优希。

(他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呢?)

她边想边走近现场,结果见到了难以置信的光景。

两人的呼吸都正常。

附近没有一处血迹。

定睛一看,外原的背包上开了三个小洞。

看来是背包挡住了子弹。

想必是刚好击中了背包里的烟雾弹和闪光弹吧。

否则刚才那阵白烟和闪光就没法解释了。

 

「哥……哥……我没能帮你,对不起」

他的呓语传到耳际。

(没能帮忙?)

他的哥哥到底有过怎样的经历?

他说完这句就闭上了嘴,问题的答案也不得而知。

但她凭直觉认为,他之所以对死亡如此忌讳,跟这件事不无关系。

(外原早鞍,原来你是真心想帮助大家的呀)

回顾他一直以来的言语和行动。

事到如今她才察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保全别人的生命为前提。

此刻,他正有规律地一呼一吸。趁他没醒,矢幡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

——————————————————————————————

 

预定更新时间: 8月3日 夜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7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2 「追踪」”

    1. 嘛,主角后面还是会受N种伤啦= =
      姑且理解成这部小说里每个人都被加血加防了吧,不然也没法写那么长那么频繁那么激烈的剧情,咕咕咕

  1. 这章的确很赞,不过领队+谋士的主角、战斗系的高山、能够当做支援战力的卡琳和丽佳,还有大杀器小萝莉,这么一看,其实除了手冢这家伙,原作里有战斗力的参赛者都被主角收拢在麾下了。

    妹控又见妹控,在各种作品里,妹控都是悲剧的根源啊(望向某个妹控。

    不过这妹控已经中了几枪了啊。就算都是串皮或者擦弹,这战斗力也太强悍了吧。不过这次手中枪后难道还能打么,还是说这家伙早晚会和手冢联手。

    呃,突然想起,5,6楼打的这么激烈,那看起来我们的原主角光环总一君肯定是在下面和咲实+渚玩双飞吧。啊啊啊啊啊,真可恶。

    1. 人员的问题嘛……无论主角队拿了好软件还是好队友还是好武器,该痛苦的时候还是会痛苦,你们看到就知道了口牙,咕咕咕

      手的问题,哦,也许妹控的臂部有防具,或者是我弄错防弹衣的种类了
      原文对防弹衣的叫法比较模糊,查也查不到啦(掩面

      总一他们的经历嘛,不久就会完全交代了
      虽然我在介绍里踩了总一几脚,但他和咲实的戏份还是有的,尤其是咲实——当然这是后期剧情 (奸笑

    1. 咕咕咕,妹控的可怕还不止这样口牙www
      至于RP……嘛,主角也不容易,原谅他吧。毕竟不是靠数据或者嘴炮的主角ww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