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5话 追击(已更新)

上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6/753.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8/01/796.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gxMDQ2OTg0.html

首先,希望各位先看看上面的PC版OP,回味下原作的感觉

 

如上期所说,这是上传好的部分BGM地址:

http://filemarkets.com/file/common/a691179d/

http://u.115.com/file/aqzuqtkb

 大致上,每首BGM对应的情景分别是:

movement:休息睡觉或者做eroero的事情时

fragment of memories:各人的回忆片段

tears:各种悲伤场景及回忆片段

Enemy’s sneaking:常规BGM(探索,索敌)

Bright red rain:被突袭;危急关头

The dead’ blessing:激战

only now:主角的英雄瞬间

 

多嘴一句,建议各位阅读的时候想着或听着合适的BGM

尤其是战斗和回忆时,有BGM配合会带感很多哟www

 

————————————————————————————————————

明明早早撤退,我们却还没摆脱敌人的攻击。

看来他是当即跳出路障,乘胜追击。

虽然他似乎脚部负伤而走得不快,但依然穷追不舍。

好几次以为摆脱了他,结果到头来又被追上。

高山在岔路口设下的伪装也没奏效。

我们在那里兵分两路,会合后却再次遭到攻击。

我们做好埋伏决意反击,敌人却好似料到我们有此一着,提前停下了脚步,改用手榴弹攻击。

掐指一算,我们已被追击了一小时。

只能认为对方对我们的状况——特别是位置——了如指掌。

是要继续逃跑等他弹药耗尽或者精神疲惫,还是一口气反击呢?

我们每况愈下,只有时间在白白流走。

 

「真拿他没办法么?明明这边人多势众」

「但是在这种窄路,人多不见得是好事,反而会造成不利。最重要的是,双方的装备差太远了」

我边跑边发牢骚,同样负责殿后的矢幡则冷静地回答说。

我想要的是具体的方案,但矢幡看来也束手无策。

的确,虽然对方人数上趋于劣势,却变着法的祭出各式武器。

除了冲锋枪,还有电影中常见的手榴弹。

貌似连榴弹发射器也有吧?

他不时会用一种射出强力爆炸物的武器攻击我们。

既然窄路行不通,跑到宽敞点的地方——对,比如说楼梯口——或许会有机会。

虽说有一座楼梯遭到了封锁,但应该还有4座楼梯。

 

「走到楼梯口或许能有转机,吧」

说着,我掏出PDA开始搜索最近的楼梯位置。

一个开着门的小房间映入眼帘。但我认为里面不会有什么,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地图。

突然感到一股异样。

高山和卡琳在前面带路,选择的路线却非常可疑。

按地图显示,他们面前的应该是……

正想着,两道警报声同时从前方传来。

 

         哔——哔——哔——

 

看来是高山和卡琳的PDA响了。

但到底是什么警告?

我心生好奇,而高山的叫声马上解答了我的疑问。

「居然是战斗禁止区域?!!」

 

 

 

 

 

第5话 追击「在游戏开始第12小时与第48小时之间跟全体参加者见面。死亡者除外」

    经过时间 13:17

 

 

 

他大声惊呼,一贯的冷静荡然无存。

「高山先生!?」

听到这话,矢幡也花容失色。

而且祸不单行——

 

「可恶,又是死路!」

高山再次焦急地说。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原本警戒后方的我扭过头来,望向他们的前方。

的确,在高山他们面前,一扇厚厚的卷帘门——不,说是隔墙比较恰当——挡住了去路。

身旁的那扇门恐怕就是战斗禁止区域的入口吧。

不妙,无路可走了。

当然,要是跑进战斗禁止区域,那可真是蠢到家了。

 

「卡琳,千万别进去——!」

卡琳正想开门,被我嘶吼着阻止了。

她身子猛地一颤,触电般地放开了门把。

 

「呃,也对,可我们该怎么办?」

出路只有一条。

而且那个房间还能保证安全。

那自然是进去——要是这么想,可就着了敌人的道。

最糟糕的情况是,自动攻击机器人已经在房里严阵以待,这种可能性并不低。

一旦演变成这种局面,我们当中就有可能有人会因为中弹或违反规则而死。

 

「既然无处可逃,只有硬上了」

「说得对,往回走一小段吧」

高山静静点头,我们便决定在最后一个拐角处准备迎击。

想要打开附近一个无名小房间的门,门却纹丝不动,似乎是锁上了。

「这里确实……」如此一想,心头的一个问题终于水落石出。

虽然想去其他房间寻找能充当掩体的东西,但照这情况看是行不通的。

卡琳和矢幡打算去战斗禁止区域搬出家具,被我斩钉截铁地反对了。

但理由却越说越牵强。

毕竟不能直接透露我不该了解的自动机器人的情报。

来到这里,敌人也停止了进攻。

多半是想看准我们进去战斗禁止区域才行动吧。

停下来倒是正中下怀。赶紧换个话题,顺便跟大家整理下情报。

「各位,麻烦过来一下,我想整理下目前的情报」

我让大家在离拐角稍远的地方坐成一圈,然后开始分析。
「先从敌人的身份说起,对方毫无疑问就是在电梯大堂袭击我的家伙」

回想起撤退时多次见到的那个身影,我断言道。

在电梯大堂交战时,高山和矢幡离得太远;至于卡琳和优希,甚至连见到对方的机会也没有。

于是只剩我有能力辨认。幸亏负责殿后,我得以确认对方的身份。

对方追击之时,依旧把挂在右肩的枪端在手里。

左手则拿着疑似PDA的东西,追击之余不时会低头看看。

他走路时拖着右脚,背上却比电梯大堂那次多出一个硕大的背包。

当时大概是因为要爬梯子下来,所以没法带太多东西吧。

这次他肆无忌惮地使用各种装备,朝我们步步紧逼。

 

汇报完观察的情况,我开始表达自己的看法。

「根据目前的情报,我有3点结论。

  第一,敌人拥有能确定我们位置的PDA软件或装备;

  第二,敌人拥有操控馆内的门扉——恐怕也包括卷帘门——的能力;

  最后,敌人的解除条件恐怕是杀死其他参加者或其他类似条件。」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

大家反应各异,但似乎都在咀嚼我的话。

「最后一点我没异议,不过如今就算猜到对方的解除条件也没用吧。倒是第一点,为什么你会认定对方知道我们的位置呢?没有那种功能不是照样可以追击么?」

「不,那家伙不是在追击」

矢幡提出疑问,一旁的高山却插话说:

「尽管我和外原躲在看不到的死角,对方却毫不犹豫地攻击了我们。

  如果是发现之后才发动攻击倒也罢了,但我刚一出来就被他打到。

  这就说明,对方不仅知道我们分头行动,连藏身的位置都摸得一清二楚」

进行埋伏之余,我们曾为高山处理左脚的擦伤。此刻,听他指着脚上的伤口如此解释,矢幡脸色一变。

原来高山也有类似经历。

要不是有优希提醒,我或许早没命了。

优希的提醒,么。

总有点在意。

为什么优希会察觉到对方的攻击?

「除非事前知道我们的位置,否则不可能办到这点吧」

「我明白了。那现在有什么对策?」

高山和矢幡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我却因为专注于思考而没听进多少。

似乎察觉到我的异状,矢幡提醒道:

「外原先生!现在可是紧要关头,能请你集中精神吗?」

「哎呀,对不起,光顾着想事情,不小心就……」

「是么?现在请你先把别的东西放到一边。言归正传,那我们有什么办法对付敌人么?」

「我们无计可施」

我断言道。

其实也不尽然,但要解释这点,势必要公开超出我认知范围的情报。

既然能用另一套说辞说服他们,那就不用冒这种险。

只要能打破现状就好。

 

「那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知道我们位置的?」  

「会不会是颈圈上有机关呢?」

年幼的两人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可能的软件有3种:PDA探知,颈圈探知,以及从馆内的动态探测器取得情报。

也存在JOKER探知的软件,但这对没有JOKER的我们不起作用,于是予以剔除。

3种软件当中,唯一有办法对付的也只有PDA探知了吧。

如果保持不动,也许能避过动态探测器,但这太不现实。

假如有屏蔽软件,对方倒是不足为惧,但没有就是没有。

 

「假如是颈圈探知,那就真的无路可逃了。

  无论如何,已经被逼到这种地步,现在知不知道位置已经没分别了吧」

实际上,锁定对方的探知对象后我们就能将计就计,所以这是至关紧要的问题。但我想进入到下一话题,所以先掐断了话头。

 

「下一个问题是操控门的能力,而且还能遥控」

「你的判断依据是总有卷帘门挡在我们面前吗?」

矢幡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

其实敌人也有可能是利用GM权限事先降下了卷帘门。

因此,我作出判断的真正理由在别处。

「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我之所以确信这点,是因为看到那边的门锁着。」

我用食指指着附近一扇紧闭的门说。

没错,上次见到这扇门时,它是开着的。

这显然跟钥匙无关。

当然,控制室里估计也有操控这些的设备,但对方一直对我们穷追猛打,没有进过控制室。

GM另有其人,而且一直在背后支援他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概率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而我的最大依据,是他的移动速度。

自楼梯口的交战以来,我们就以相当的速度进行撤退。

然而脚上有伤的对方却能捷足先登。

可能性有好几种,但我认为敌人是利用门扉控制器抄了近路。

理所当然地,这些分析也不能向他们公开。

总是遮遮掩掩的真累人啊。

听到这一点,高山皱起眉头。

「你的意思是,对方拥有让原本开着的门关上甚至上锁的遥控功能?」

「看样子是了。这能力虽然很棘手,不过大概只能用在房门和卷帘门上吧。假如能操控其他东西,他早把我们关起来了」

「这么一说,对方的计划是看准我们走进战斗禁止区域然后马上锁门,轻轻松松地把我们一锅踹?那我们也不能光愣在这里吧」

矢幡准确看穿了敌人的战术。

看穿归看穿,却想不到破解的方法,她神情凝重地低下了头。

 

「大哥哥……」

优希也一脸不安地抬头望着我。

我微微笑着,温柔地摩挲她的脑袋,好让她安心下来。

「早鞍,你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别把人说得跟坏蛋似的啊」

看到此情此景,卡琳惊讶地问。

我耸耸肩,随口回了一句。

具体的方案还需要整理。

眉头紧锁坐在左侧的高山,无意识地从怀里掏出烟盒。

他打开盒子,潇洒地甩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突然察觉我正侧眼盯着他。

僵了一会,他不大情愿地把香烟放回。

「好了,高山,你有什么打破局面的方法么?」

「……没有,彻底束手无策。要说的话也只有敢死冲锋这条路可走了吧?」

他摇摇头,绝望地说。

干嘛要悲观成这样呢。

我说得太严重了么?

这时,矢幡插话了。

「等等,墙是拿它们没办法,但是卷帘门的话,就算再厚也能靠爆破解决吧?」

「那可是化学防灾用的门呐,以手头的装备我们奈不了它的何」

高山想也不想就否决了。

沉默再次蔓延。

我依然抚着优希的头,但她已昏昏欲睡。

现在刚过第13小时30分。

换算成实际时间,那就是第一天深夜的11点半。

小孩子撑不住也是正常。

一直跑来跑去也消耗了不少体力。

本想再跑一段,等对方疲惫失去判断力,看来没法坚持了。

 

「接下来开始行动吧」

我环视众人,建议地说。

「你有什么打算?」

高山神情凝重地问。

看样子依然对现状很绝望。

没想到高山会这样轻易放弃,大概是这边装备太水了吧?

「首先,要想大家都能活命,现在只有赌一把了。希望大家能理解这一点」

再次扫了一眼,大家都点头赞同。

「我赌就赌在对方的探知对象是PDA这一点上。反正如果探测对象是颈圈或者藏在体内的发信器,我们本来也无计可施」

「咦咦,有这种东西!?」

「冷静点,北条。我是说假如」

卡琳抱肩大叫一声,我赶紧安慰她。

她很难为情地闭嘴不语。

见她冷静下来,我继续道。

「我接着说。我想请大家把PDA都交给我」

我以真挚的眼神看向众人。

计划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首先,我拿着所有PDA进入战斗禁止区域。

无论发生什么,大家都不能进去。

其他人则在附近上锁的小房间里待机。

跟隔墙不同,门锁应该能用枪轻易破坏吧。

要是对方攻击我,他们就冲出门进行压制。

我远远就看到对方戴着颈圈。

他应该不会傻得为了躲避攻击而躲进战斗禁止区域。

再说即使进去了,他们也能从门外压制。

要能抢到他的PDA,卡琳的颈圈就能解除了。

「早鞍!为什么你要一个人冒这种险!」

说完计划,只有卡琳坚决反对。

优希则已经半睡半醒,没有思考的余力。

高山和矢幡看样子还在斟酌。

「照那样发展,我是很危险没错。但万一敌人的探知对象不是PDA,危险的就是你们。一旦被看穿,对方可是会二话不说就从门外开枪呐。再说按计划出门压制也不见得很安全」

我故作轻松,指出他们的潜在危险。

「这么说也有道理啦……」

 

「北条,先别说话,我想问个问题可以么?」

「随意。你想问什么,矢幡?」

「我一直在奇怪,那房间里有危险么?」

一下子就甩出最难回答的问题。

在隐瞒自动机器人存在的前提下,到底该怎么解释呢?

「我之前也说过,一旦进去就只能被动挨打……」

「这我知道。我想问的是,难道房间本身也有什么危险吗?很早开始就觉得,一说要进去你就会有很大反应」

她针锋相对地问。

苍天啊,这妹子太不饶人了。

看来得以假设的方式给他们提个醒。

我沉吟片刻,然后一脸严肃地说:

「我是说万一——要是房间里设置了自动攻击型陷阱的话怎么办?万一进门走了一半,突然受到攻击的话」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解决陷阱……」

「万一这会被判定为战斗行为呢?」

卡琳抢先回答,我立马反问了一句。于是除了半睡半醒的优希以外,其他三人都瞪大眼睛望着我。

 

「不管具体是什么,只要把有威胁的东西放到里面都能起到效果。在低楼层里,就算要找武器,顶多也只有刀子之类的。但来到这里,枪械已经满街跑了吧?所以我才不想你们进去」

先不管沉默不语的矢幡,我转身正对高山。

为免被反驳说“下层不也有枪么?”,还是赶紧扯别的吧。

说到底,在乘电梯直上的队友面前脱口说出“低楼层有刀子”就是个败笔。

因为一楼连刀子也没有。

稍微有点后悔。

 

「大家的意见呢?我想也没有别人能胜任,诱饵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吧?还是说你们有什么别的方案?」

「这边的装备太弱,敌人又见不到人,实在没其他办法。

  要是这次赌对了,应该能有生机吧……」 

「等等,为什么说只有早鞍能去?要说对应能力的话,高山先生不是更好吗!」

卡琳死缠烂打地反驳着,似乎无论如何也不想让我以身犯险。

「一旦进去肯定没法反击,总没有让最强的高山扔下武器的道理吧?

  但无论如何,这份工作始终是最危险的,所以我才说你们都不合适」

我循循善诱地解释,她却一脸难以释怀的样子。

总不能老是僵着,我故作开朗地继续说道:

「问题在于你们被瞄上的可能性。要是听到枪声,我会马上冲到走廊帮忙的」

「这里到战斗禁止区域整段路都是无遮无挡的,贸然出来太危险了」

「但我总不可能只探头出去跟他道早安吧」

我可不想颈圈启动。

尽管苦笑着应付了高山的反驳,我光想到他的话就全身颤抖。

颈圈启动所造成的死状可谓凄惨至极。

漆山因跟踪球造成的炸死和因两种毒素造成的窒息死,姫萩的活活烧死和被机关枪扫射而死。

回想起原作里的各种惨状,就感到背脊发凉。

到时只有靠一味逃跑保命了。

至于成功的概率有多少,现在想也没用了。

 

「我同意外原的方案。矢幡你呢?」

高山下定决心。

我也跟着目光移向矢幡。

别无办法之下,她沉吟片刻,无声地点点头。

但卡琳还是没法接受的样子,认真地问:

「告诉我吧,你凭什么认为敌人的探知对象是PDA?」

「哎呀,都说是假设了」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在说谎!不要再打马虎眼,老老实实告诉我!」

她正色道。

虽然顾虑到昏昏欲睡的优希而压低了声音,但依然能感觉到她的气势。

「就是。知道理由的话,我们也不用提心吊胆。老要防备敌人盯上我们,精神压力太大了」

矢幡似乎也抱有同样的疑问,见状加入了攻势。

「……原因在于优希」

无可奈何之下,我搔搔头,不大情愿地说。

「优希?」

「没错。在楼梯口时,我也像高山一样,刚一探身就遭到了狙击。

  幸亏那时听到优希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现在想来,优希当时其实站在随时被狙击的危险地带」

「咦,那不是很危险吗?!」

「你说得对,卡琳。回想起来,我也捏了一把冷汗。但是拜此之赐,优希提前察觉到我的危机。那里无遮无挡,她自然能看到对方准备狙击我吧。当然,对方也能看到她的位置,所以我才说那是危险地带」

优希确实在危险地带,但并非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

估计是见我大难临头,就下意识地冲出来提醒我了吧。

卡琳时而一脸疑惑,时而大惊失色,真是难为了她。

 

矢幡则冷静地咀嚼着我的话。

「然后呢?这跟你的判断有什么关系?」

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要不是回忆起优希的行动,我也差点忽略了关键。

我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台PDA,向众人展示屏幕。

那是从一楼遭遇爱美前至今,一直放在我身上的9号PDA。

「等下,你居然一直拿到现在!」

「哈哈哈,我也才发现」

卡琳吐槽着说。我笑着应付了过去。

矢幡有点惊讶,但很快点头表示理解。

「一句话说,无遮无挡的优希明明没遭到攻击,我和高山却在探身前已经被盯上了。转念一想,我们当中只有优希没带PDA,所以就有了那样的推论」

大家似乎都接受了,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也怕被深究下去,还是赶紧开始行动吧。

 

「好了,那就先来破坏门锁吧。高山,你有消音器对吧?」

「嗯,稍等」

他从行李中翻出一个金属筒,装到枪的前端。

「好了,行动要安静迅速」

不等我说完,高山就开火打穿了门锁。

 

来到房门前,手头的PDA同时鸣声大作。

          哔——哔——哔——

身上有将近一半的PDA,吵得我快受不了了。

拿出其中一个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着提示信息。

提示的内容如下:

           「您面前的房间被指定为战斗禁止区域」

        「在房间内严禁战斗。违者无一例外将受到惩罚」

跟一楼所见的提示相同。门后毫无疑问确实是战斗禁止区域。

我咽了口唾沫,抓住了门把。

 

我环顾跟建筑的大部分地区截然相反、显得一尘不染的室内。

把4人安置到肮脏的小房间后,带上其余3人的PDA,我孤身走进战斗禁止区域。
考虑到实际需要,我事前放下了大部分装备,只留了一把手枪防身。

这是为了提防遇到自动攻击型机器人的可能,但照现在的情况看似乎不必担心。

房间深处有一道通往厕所和浴室等小房间的门,另外还有一道通往寝室的坚固大门。

房间的配置我参考了PDA上的地图,应该不会有错。

除此以外还设有开放式厨房和衣橱,房间中央还放着一套豪华的桌椅。

三人座的大沙发和一人座的小沙发各有两张,各自相对。

整个房间约有20张榻榻米大小,可谓相当宽敞。

房间如此宽敞,用一个手榴弹估计没法完全覆盖吧?

EP2里倒是出现过“一扔手榴弹大家就会全军覆没”的描述。

留在靠门的地方一瞬间就会被打成筛子,我于是走到房间中央的桌椅处。

沙发是皮质的,看来是高级货。

眼前的桌子也挺坚固。

桌子的表面厚达10公分,似乎能当做盾牌。

我小心安静地行动着,唯恐听漏一点响动。

虽然不大可能,但万一高山他们遇袭,我得马上去营救。

拜此所赐,我注意到房间深处有微弱的机械声。

 

躲在沙发背后偷看,发觉墙上居然伸出枪口正对着我。

是预先装在墙上,还是单纯从隔壁挖通墙壁设置的呢?

我刚躲到沙发后,枪声立刻响起。

面前的沙发受到冲击猛地一颤。恰在此时,来自入口的枪击也开始了。

因为我把身子埋得很低,背后的沙发替我挡住了子弹。

对方大概只凭地图上PDA的大体位置隔门攻击,在我看来就是毫无瞄准的乱射。

没多久,房间深处的枪声停止了。

子弹耗尽了么?

 

因为不再被两头夹击,我得以专心防御门外的攻击。

正想推翻一旁的桌子充当盾牌,转念一想又停住了。

万一这也被判定成攻击行为的话怎办?

在原作中,叶月扔回手榴弹和优希踢飞自动攻击机器人都被判定为违反规则。

在同人版里,长泽向房里的自动攻击机器射击后,颈圈就爆炸了,但这是非常明显的攻击行为。

前面举出的两个实例,也能算明显的攻击行为,没有反驳的余地。

问题在于,我并不知道具体的区分线在哪里。

在区域内用刀子开罐头似乎是被允许的。

不对,这好像只是同人版的剧情吧?

应该事先考虑的,我大意了。

记忆不大可靠,总之还是尽量避免有危险的行为吧。

 

攻击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偶尔从沙发探头窥视,房门已经布满弹孔,摇摇欲坠。

但房门依旧关着,对方也一直在开枪,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难道他有生还者计数器么?

确实,要是生存者的示数保持不变,敌人自然会继续开火。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之前他当即跑下电梯大堂追击的事也说得通了。

啊,不过也可能单纯是靠PDA探知察觉到我们的行动吧。

我正想着,突然响起从未听过的声音。

充当盾牌的沙发狂震着,发出巨大的响声。

等声音停下,我再探头一看,门已经完全破坏,对方的身影呈现在眼前。

 

「什么嘛,原来是在沙发后玩躲猫猫啊。小兔子,本大爷马~上让你无所遁形!」

他得意洋洋地说着,抛了抛右手上的一个球状物体。

那是……手榴弹么!?

刚想到这一层,对方露出狰狞的笑容,把安全栓一拔,手榴弹就沿着抛物线朝这边飞来。

抛出手榴弹后,他马上端起挂在肩上的冲锋枪。

 

「哈-哈-哈-哈-!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赶紧给爷去死——」

他大声喊着,不等手榴弹爆炸就往这边狂扫。

糟糕,留在这里的话,手榴弹一炸就死定了。

本想到了危急关头就拿桌子挡一挡,但这对手榴弹毫无作用。

冒着枪林弹雨,我拔腿奔向房间深处的开放式厨房。

也许是动作太快让他来不及瞄准,我完好无损地逃到目的地。

要是就这样撞上周围的东西,该不会被判定为攻击行为吧?

规则在脑海里浮现。

「可,恶」

没有时间了。

我飞快地跨过厨房,确认前面没东西后立马着地蹲下。

子弹间不容发地扫过厨房周围,紧接着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响彻房间。

与此同时,爆炸泛起的烟尘覆盖了室内。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干什么都是白费的,快认命吧!」

他边扫射边喊。

他有点不耐烦,但大概因为处于压倒性优势的关系,声音里还是充满乐观。

我不由颤抖。

再来一个手榴弹就避无可避了。

当初逃错了方向。

要逃的话,不应该来厨房,而应该跑到深处的小房间。

别说自动攻击机器,敌人连烟雾武器也没有,不可能攻击到那里。

已经无路可逃,了么。

要说最后手段,也只剩在浓烟的掩护下敢死冲锋了吧?

我还呆呆地想着这些,浓烟已然消散。

又一次判断失误了。

光顾着后悔,白白浪费了时间。

这时,我跟敌人四目相对。

对方满脸愉悦地歪起脸,放下冲锋枪,拔出左手中手榴弹的安全栓。

 

「来吧————是时候乖乖受死了!」

他兴奋异常地乱喊着,把手榴弹换到右手。

恰在此时,从别处传来了枪声。

「你,你们这些混账怎么在这!?」

终于赶到的高山他们虽然让敌人受到擦伤,却没能命中他。

即便如此,突如其来的袭击也让他大惊失色。

一来PDA全部在我这边,二来他也事先锁上了其他所有房门。

他陷入了彻底出乎意料的状况,被逼到了死路。

因为高山等人的枪击,手榴弹脱手滚向我这边。

 

「糟了!」

他大喊一声,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

与此同时,我也再次躲到厨房后。

几秒后,手榴弹似乎在入口和我的藏身处中间炸开了。

房间再次在轰鸣中颤抖,浓烟包围了一切。

「咳咳!」

由于吸入大量浓烟,我拼命咳嗽。

爆炸的轰鸣似乎损害了听觉,所有声音听起来异常低沉。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对了,一旦让他跑了,事情就会重演。

他只要用门扉控制器就能升起门口附近的隔墙逃跑吧。

必须乘胜追击。

我想移动身体,但身体颤抖着不听使唤。

危急关头你抖什么!

赶紧给我动。必须动。

尽管心焦如焚,身体却一味颤抖,不听使唤。

大概是恐惧和缺氧的关系,意识渐渐离我而去。

—————————————————我是分割线—————————————

 

 

 

我在北海道出生长大。

曾祖父拥有一座农场。父母借用了农场的一部分,靠勤勉经营勉强维生。

我的名字正是曾祖父所起。

「要当个能为他人提供帮助的人」

这是他的口头禅。

整天粘着曾祖父的我,把这句话听了无数遍。

 

「要是大家都能顾虑对方,世上就不会有争端。能察觉对方的心思,正是日本人的美德」

尽管是和平主义者般的空谈,我却并不反感。

我总觉得,透过曾祖父的眼睛,能直视到他宽广而温柔的心。

比我小4岁的表弟,则被他命名为俊英(としひで)。

小时候,我很羡慕他的名字。

因为名字跟「樱花」同音,在学校不知被笑了多少次。

每次我都哭着逃回家。

顺带一提,我从没因为这个原因跟谁打过架。

即使到了长大后,哥哥也偶尔会拿我名字开玩笑。

 

一直在平平无奇的乡下念完高中的我,对大城市充满憧憬。

所以考大学时志愿填了东京地区,并为了考上而拼命学习。

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我顺利考上第一志愿,过上一帆风顺的人生。

大学的四年也平安无事地结束了。

专业莫名其妙地选了考古学。

一心只想到大城市的我,入学后被缤纷多彩的专业弄得头晕眼花。

邀请我参加同好会的学长,正是考古学专业的。

说是考古学,其实并不涉及野外工作,更像是教授本人兴趣的延伸。

学长邀请我加入的,是名为心理研究同好会的古怪社团。

研究内容甚至包括超自然现象——不,这才是主要的活动内容,所以大家都吐槽说「还不如叫超自然同好会啦」。

我也多少有点耿耿于怀。总之大学是相安无事地念完了。

毕业后,因为找不到感兴趣的工作,我正考虑回老家接管农场,教授却建议我读研。

学费并非小数目。但找不到目标的我依然同意了。

接着,顺利通过考研关的我,在去年春天当上了研究生。

 

在那以后……不知为何,记忆模糊起来。

似乎有声音在对我说「必须想起来!」,但又有另一道声音在说「千万别想起来!」。

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

熊熊的烈火。

灰色的,天空。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回想,梦境已宣告结束。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地毯上。

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一觉醒来,脑子还有点昏昏沉沉,但射穿周围的无数弹孔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

对了,我们一起迎击了敌人。

身体的颤抖已经止住了。

环顾周围,浓烟早已消散,我小心翼翼从厨房探出身子。

要是听觉没有异常,枪战看样子也结束了。

究竟昏迷了多久呢?

结果完全没起到作用,我真是个窝囊废。

虽说战斗方面跟高山没法比,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派上点用场。

我步履蹒跚地向入口走去。

说起来,大家到底怎样了?

会不会正在乘胜追击?

虽然觉得他们不至于带着半睡半醒的优希穷追猛打,周围却没一点声息,让我很纳闷。

再说他们没来确认我是死是活这点也很奇怪。

难道是因为我严令他们别进来,所以连确认也放弃了么?

跨过房门的残骸来到走廊,门外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可以认为敌人已经身受重伤吧。

在毫无遮挡的走廊被迎头痛打,不可能全身而退。

但瞧这出血量,对方会不会死了呢?

看到因为氧化而变成暗红的大量血迹,我歪起脑袋想了想,理所当然地得不到答案。

说到底,我也不清楚人流了多少血才会丧命。

在我窝囊地昏迷时,到底发生过什么呢?

话说回来,我认为对方撤退时会升起的隔墙,此刻正挡在眼前。

虽说也有可能直接突破高山他们逃跑,但看样子不像。

因为血迹一直延伸到了隔墙处。

延伸到此的血迹共有两道,恐怕我们当中也有谁受伤了吧?

这么一想,大家可能都在隔墙的对面。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已无退路。

情况极其不妙。

高山他们并无PDA,没法确认地图。

虽然对方现在无法把握众人的位置,装备却有压倒性的优势。

要怎么才能尽快跟他们会合呢?

很久没有单独行动了。我没法掩饰脸上的困惑。

 

因为楼梯是在这边而非对面,我要上6楼也是可以的。

但优希不在,去了6楼也毫无意义。

没有向高山他们询问据点的位置,也让会合变得困难。

要是事先解除卡琳的颈圈就好了。

当时怕解除颈圈后卡琳会嚷着去战斗禁止区域,所以打算等事情完结再说,结果适得其反。

我不死心地在隔墙上调查了一番,但始终没找到像是开关的东西。

 

<推荐BGM:fragment of memories>

 

「混蛋!」

我心焦如焚地捶着隔墙。

短短几小时里,我尝饱了懊悔的滋味。

被迫在楼梯口撤退也好。

没法应付对方的追击,被诱导到战斗禁止区域附近也好。

被堵在房间任其宰割也好。

没能乘胜追击也好。

归根结底,自从在电梯大堂放跑了他,事情就充满不顺。

一切都怪我能力不足。

既然有原作的知识,本可以用更有效的手段。

比如把PDA放在房间中央,自己躲到入口附近。

虽然不知具体是谁,队友可能已经受伤。

要是有人开解,情况大概会好得多。但在这里,我一个人钻起了牛角尖。

难道我又得眼睁睁看着大家死去?

……等下,有谁死了?

突然觉得很在意。

 

「大哥哥,你怎么了?」

我维持着以拳击墙的姿势,正低头颤抖着,有人叫住了我。

条件反射地回头一看,一位娇小的少女正站在身后。

「优……希?」

「怎~么了?」

少女歪着脑袋问。

她站在血海正中,构成一幅诡异的画面。

看到她的身影,我全身松下劲来,把整个身子靠到了隔墙边。

 

「大,大哥哥!」

也许是担心的关系,优希冲过来拉住了我。

感觉到她掌心那股温暖的瞬间,我情不自禁,将少女紧紧搂在怀里。

「优希……你没事太好了」

优希一时间绷紧了身子,但很快又放松了身子,然后伸出双手搂住我的头。

直到我主动放手,她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姿势。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掉了泪,我的脸上挂着几道泪痕。我赶紧拿衣袖胡乱擦了一通。

虽然有点难为情,但心情轻快了很多。

等等,被萝莉搂过以后说这种话会被当成危险人物吧。

我边对自己吐槽,边思考往后的事。

一看PDA,经过时间一项显示着16小时12分。也就是说,从我们决定迎击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3个小时。

居然睡了那么久吗。

差点又开始自怨自艾,但我感受到优希的存在,总算悬崖勒马。

非常幸运地,熟睡的优希似乎被留在原来的小房间,所以我才有机会见到她。

此刻,直上6楼成了最佳选择。

另一件幸运的事则是,楼梯在这边,而其他人包括袭击者都被挡在墙的另一边。

而且,根据PDA地图,从那边想上楼梯得绕一段远路。

我们大概能不受干扰地抵达目的地吧。

 

「好了,优希。虽然担心其他人,现在先干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吧」

「要干什么呢?」

「第一目标依然是到达6楼。你的颈圈一解除,我们就不用刻意赶时间,可以多出不少选择。在那以后再设法跟大家会合吧,我也想帮卡琳把颈圈摘掉了」

「唔……嗯,明白了!」

大概是小睡过的缘故,她再也没有昏昏欲睡的样子。

得到优希同意,我们动身前往楼梯。

路上顺带确认了大家藏身过的小房间。

也想过要调查一下战斗禁止区域。但既然已经被设下机关,想必敌人早已拿走有用的物资。

小房间里还留着几件他们落下的行李。

似乎非常赶时间的样子,留下的行李很多,让我有点不安。

他们的物资恐怕不够用吧?

为了不暴露心中冒出的想法,我赶紧甩甩头。

不能让优希也跟着担心。

剩下的行李不少,有必要仔细挑选,于是我逐一确认然后把有用的东西装到包里。

优希也习惯了帮忙,两人同心协力,迅速整理起来。

 

装备就选来复枪和两把小口径的自动手枪。

再加上军用格斗刀,两个来复枪的后备弹夹,以及一箱手枪的后备子弹。

以上是身上的装备。

背包里则装着两枚闪光弹,两枚烟雾弹,两把军用格斗刀。

一副东方拐,一把大型电击器,以及大量后备弹药。

此外还装有食品,饮用水,酒精灯,打火机和绳索等。

东西带得太多,撑得背包都开了口。好在重量不大成问题。

只希望别走到一半给我破掉了。

优希也带了一把自动手枪,但几乎不会用。

还给了她一个小型电击器,不知她用不用得来。

背包则以食物和杂物当中比较轻而小的种类为主。

就这样,我们完成了行李的整理。

 

「大哥哥,赶紧走吧。卡琳姐姐他们也有危险吧?」

优希很懂事,一脸认真地说。

我点点头,背起背包起身。

「好,那就赶快动身吧!」

我微笑着向优希伸出左手。

优希也粲然一笑,一只小手轻轻握住了我的左手。

 

一路上很顺利,没多久就来到楼梯口。

虽说已经照顾到优希的速度,我们还是在刻意赶路。

再说,因为是走过一次的路,我们不用担心陷阱,甚至连地图也不必看。

走最短的路线花了将近一小时。

我们又一次来到楼梯口的路障前。

我一边警惕路障和周围的响动,一边俯身爬向楼梯。

万一敌人在,我就会变成活靶子,所以一度非常紧张。然而路障后空无一人。

 

确认完安全后,我唤优希过来。

可能行李有点重,她摇摇晃晃地小跑过来。我在感到温馨之余,也不忘继续警惕周围。

最要警惕的是来自6楼的攻击,但现在6楼应该无人。

考虑到地形,从隔墙对面绕到这里,至少也要比我们多花3小时。所以敌人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没错,除非存在捷径,否则就是痴人说梦。

捷径……?

 

「啊!说起来他不是有那软件么!!」

见我突然大叫,优希吃了一惊。

她瞪大眼睛望向这边,但察觉到新事实(?)的我已经无暇顾及。

彻底忘掉了用门扉控制器创造捷径的可能性。

我更小心地警惕着周围,握紧了挂在右肩的来复枪。

还是抓紧时间上6楼比较好吧?

5楼的楼梯口暂时还见不到人。

如此一来,即使在上楼途中被从后追击,我们也能靠路障摆脱敌人。

我同时注意着前后两方,边催促优希边踏上楼梯。

 

总算抵达6楼。

如此一来,优希的颈圈就能解除。

至少,她没遇见过5号的爱美,6号的文香和最后一名参加者。

毫无疑问已经满足了条件。

一直呆在楼梯口太危险,我牵着优希的手,把她带到其中一条通道。

马上进行解除吧。

我放下行李,正要掏出口袋里优希的PDA,突然听到吵闹的声音。

 

           骨碌    骨碌    骨碌    砰

 

一件棒状物从楼梯口滚向这边,发出尖锐的金属音。

这么一说,不知在动画还是漫画里好像见过这种形状的手榴弹……!!

 

「优希,快逃!」

想象到其真面目的瞬间,我强行拉起背包和优希的手冲向通道深处。

大约过了3秒,爆炸声在身后响起。

听到声音的瞬间,我一把拉过优希搂住,然后整个人趴倒在地。

爆风和手榴弹冒出的烟在背上掀过,但幸好没被碎片击中。

一声不吭就扔来爆炸物,而且不偏不倚扔进我们藏身的通道,除了那家伙也没别人了吧。

果然是抄近路在6楼事先埋伏着么?

然而我又产生了疑问。

他应该没必要放弃路障后的据点吧?

况且,没在我们走楼梯时袭击也很奇怪。

照这么看,对方是从其他地方上了楼梯,再一路赶到这里?

正想着,爆炸掀起的强风已经消退。

浓烟倒是还在,就借助烟的掩护逃命吧。

 

……不对,光靠这种手段是行不通的。

我起身捡起行李,拉着优希走到一半,突然察觉到自己的稚嫩。

赶紧逃到拐角处,一边提防对方的攻击,一边继续思考。

凭借PDA探知软件,对方能轻易知道我们的位置。

而且这样下去,会被他用门扉控制器逼入绝境。

我要知道大家的位置,倒可以牺牲自己让优希去找他们。但现在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走。

只好靠自己想办法对付了。

然而,又能有什么办法?

借矢幡的话说,双方的装备差太远了。

对方的下一波攻击,恐怕也是手榴弹之类的吧。

真能撑到对方耗尽弹药么?

 

楼梯口离这个拐角约有50米。

要把手榴弹射这么远,对方很难不暴露位置吧。

我把大背包放到身旁。

坐下身来,上身探出走廊,把来复枪的枪口对准楼梯口的方向。

他一出现我就开枪。

握枪的手渗满汗水。

说不定下一秒钟我就成杀人凶手了。

 

「大哥哥!」

身后的优希突然把我撞飞。

我整个人摔到走廊里。

这样下去会成靶子!我正焦急地想着,一道火线从上方划过,没入墙壁。

瞟了一眼,墙上多出了3个洞。

 

「啥!?」

攻击来自身后。

三点连射?难道是突击步枪么?

察觉到枪击的方向,我当机立断地拉上优希,转而躲在靠近楼梯口的那边。

居然被绕到身后。

电梯大堂那次明明防备过,这次却忘得一干二净。

扑倒时撞到的鼻子还在隐隐作痛,但也不能怪优希。

往回一望,隐约看到了枪口。

看来身后确实有敌人。

要是楼梯那边也埋伏着敌人,一被两头夹击就是死路一条。

尽管如此,现在依然得退回楼梯口。

身后的敌人已经拉近距离,随时可以用手榴弹攻击了。

 

反正已经到过6楼。

条件里并未规定必须在6楼解除。

所以现在下去也没关系吧。

对方的脚确确实实已经受伤,而从战斗禁止区域外的情况看来,多半还身负重伤。

下楼逃远后,他也鞭长莫及了吧。

绝不能让优希遇害!

我暗下决心,伸手拉过之前放下的背包。

枪声一过,墙上又添3个弹孔。

对方果然在虎视眈眈。

就趁现在吧。

我重新背起行李,催了优希一声,然后拔腿往楼梯口飞奔。

 

由于过于焦躁,我连地图都没确认就冲了出去。

但事实上,敌人藏身的地方其实是通往楼梯口的捷径。

正向楼梯奔跑着,黑洞洞的枪口蓦然映入眼帘。

在子弹发射前,我唯一来得及做的就是跪立在地抱紧优希。

如此一来,我就能充当保护优希的盾牌了吧。

怀里传来小孩子特有的温热感。

子弹马上就要刺入我的身体。

但愿我的身体能挡住子弹。

尽管不认为突击步枪的子弹只有这点威力,我实在不希望因为判断失误而害这孩子流血。

 

「对不起,优希」

我以沙哑的声音向优希抱歉。她似乎在说什么,声音却被连续不断的枪声吞没。

子弹造成的冲击传遍全身。
不可思议地,并没感觉到痛。

与此同时,大量的浓烟和闪光把我们彻底吞没。

 

 ——————————————————————————————————————

 

咕咕咕,于是这一期的时间又结束了

早鞍昏迷的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受伤的同伴是谁?丢下优希的理由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早鞍和优希的命运会如何?

敬请期待下一话,插入话2 「追踪」www

 

预定更新时间: 8月1日 夜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3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5话 追击(已更新)”

浅色回忆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