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何去何从

Photobucket

大清老早被外面马路上的冲击钻声给弄醒,想想自己昨天就比平时少睡了一半以上的时间,今天本想好好补补睡眠的,结果又被这东西闹得无法入眠。然后打开手机刷微薄,看见韩寒终于更新了博客。看完了韩寒的博客和微薄上关于动车事故的各种最新消息后,心绪略有不平,反正外界环境和心情状态都不适合睡觉了,于是还是起床敲键盘码字算了,也算是一种情绪宣泄吧。说实话好久没写过这样的文字了,尤其是自己曾经的博客挂掉之后。写的内容有关于这次动车事故的,有关于中国这个国家的,有关于自己的,有关于国内现状的,有关于未来的,范围略广,但好多想法都是由来已久的。

先从作为契机的这次的动车事故开始说起好了,其实政府说的许多话都不可信大家都知道,但事实上网络上来自于民间的许多内容也有许多都是不可信的。尽管许多人假装不知道这点,不去思考,但也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也是明白这一点的,却并不会在意太多。因为我觉得即便是假的,这也是一股力量,或者说一种暴力。在现今世界很明显舆论控制是有难度而且有限度的,在网络发达的情况下想要完全得控制国内的舆论几乎是不可能的。网络上新的形式一个一个冒出来,而如今的微薄就是民间舆论力量的重要表现方式。政府在通过暴力手段强行压制和控制舆论,于是大家也就通过同样暴力的网络舆论也进行对抗。以前是因为中国人多地广,没有现在这么灵通的消息传输途径,而现在则是因为中国地广人多,人多力量大。不管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网络舆论的实质是非常暴力的,在经过有意图的粉饰后可以颠倒任何是非黑白,通过数量,口水和骂声来压倒一切相左的意见。但因为政府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于是大家也就不得不,同时也是有点心安理得的利用这股暴力的力量来进行对抗。

或许有人会觉得“为什么要对抗”这种问题很白痴,估计大多数人都能明白为什么,但大多数人都在明白这个的情况下有仔细思考过一些什么么?没什么人是天生的奴隶,大家都有血有肉有情感,如今国内越来越没有以前和谐不仅仅是因为意识的变化和科技的进步,同时也因为社会上的各种矛盾已经开始威胁到各自自身的最基本利益了——吃饭睡觉,说白了就是活命。就像韩寒说的,领导们以大局观和科技进步为理由干着一切“合理”的事情,但对于比如这次动车事故中的受害者与受害者家属,我相信他们宁愿下半辈子不要彩色电视机不要冰箱不要那么快的火车不要那些狗屁的科技,他们只求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能够活在这个世上。吃饭是刚性需求,住房是刚性需求,而活命则是这些刚性需求的根源,是最最基本的。失去自己的生命或者是亲情爱情友情对象的生命都是无可挽回的,是一种极大的伤害,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身边的人。表面主义,掩埋真相什么的司空见惯了,但当这些越来越多的关系到人命的时候,就是越来越不能忍的时候。今天抓这谁我没说话,明天抓那谁我没说话,N天后我被抓了没人替我说话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今后的“为时太晚”,不管是可能会逝去的生命,失去的东西,还是可能脱轨的国家。

韩寒所说的改革,其实前阵子就从身边一大叔那听到了类似的话,人家也是见证了从前和现在的中国与日本,所以才说了那样一句话。说实话仅从几个简单的关键情况来看,中国的现状确实和从前的日本挺像,不论是官权主义,房地产,牺牲环境,还是其他的一些细节问题,所以某种程度上我挺相信“改革论”,不像日本那样改革变化的话,日子会没法过,不管是人民还是政府。我虽然历史很差,但我起码知道“以史为鉴”这个词,并且我相信这个词所表达的意思是正确的,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只是迟早的,并且现在就在越来越接近那个迟早。

而对于我来说,我留学也有这一层目的在。我承认自己不是干某些事情的料,不直接威胁到自己和身边最最基本的利益的情况下我不会跳在第一线,就算有人骂我胆小鬼我都承认,因为我觉得事实如此。承认与否和对错与否没有关系,而“胆小鬼”的对错问题要扯起来的话牵涉到的就太多太多了。所以尽管我不愿意看着那个“迟早”的到来,但我也得为其做好准备,因为那些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就像这次动车事故的受害者,他们就成为了这次揭露各种问题的代价,包括事后各种“说话”的人,也有可能成为代价,“迟早”也不例外。我不悲观主义,但我不想太乐观主义,应对可能的情况做好准备有利无弊,我只是不想让我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受到这代价太大的影响。“迟早”再怎么早,也不会马上就来,我很庆幸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这是很自私的想法,我承认。

其实在关于自身能力的培养和工作方面,我也是抱着类似的想法。我觉得只有自己实实在在的能力才能给我安全感,当我有了足够的能力,并且是在靠这个能力赚钱吃饭的时候,我才会安心。因为我始终觉得,人算不如天算,世界上天晓得的事情太多,你现在看着一无是处的人当个公务员或者通过关系做个轻松的工作,天天喝茶看报纸谈山海经,以后万一发生什么变故了,比如碰上天灾,或者关系没了,失势了,甚至那啥倒台了,就SB了。什么都不会干只能去和一群人抢着当门卫,扫地,甚至讨饭。人这一辈子长着呢,现在20年过着惬意不代表后面20年也是如此,谁也不是就过眼前这日子活眼前这10年20年的,只是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会去逃避思考那么多。会有人是天然到不需要也不会去想这么“复杂”的事,但这永远是极少数,因为现在有一种趋势就是男生流行装B女生流行SB,用宅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把装天真当作卖萌。就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会很看不起那些去考公务员,或者走关系进国企或者类似的地方。这当中没有任何酸葡萄的心理,只是一种很中二的对于不靠自己能力吃饭,和吃着和自己能力不符的饭的轻视,外加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等着看那些人以后出现变故后的下场。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些人和卖X的女人挺像的,只不过她们卖的青春本钱是有比较明确的有效期的,过期了大多就SB了,标准的定时炸弹,而那些人只是背了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炸的炸弹而已。凡事都讲究一个代价和运气的,能有运气走到最后都不会付出代价的人终究只是极少数而已。就好像政府有问题民众也有责任,越不是独裁者的社会就越是如此,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灾难和矛盾对立,由此引发的各种悲剧也都是民众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这会落在谁头上就是一个运气问题了。

对于韩寒,我个人基本上还是持支持的态度的。对我来说我觉得他写的文字足够好玩并且不让我觉得做作,他描述出的情景足够现实能让我产生共感,他点破的事情非常尖锐并且让我觉得没有错,所以我支持他。我不明白反韩寒的人的想法,但因为我是出于我思考的判断去支持他的,我相信我的思考,所以我也不想去明白反韩寒的人的理由。关于韩寒,我甚至有认为过他就是当代的鲁迅,这说法很好笑是么?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你会觉得我是韩寒厨么?起码我觉得我还挺理智的。

现在留学日本,再一次从社会人的身份转回学生身份,以前是认识到社会人和学生的差别之大,现在是在眼前看到了最清晰的例子,太多太多的例子。我不会嘲笑“不器用”(日语,意为笨拙)的人,但我看见的是自作聪明。我不会看不起失败的人,但我看见的是为了避免失败而去动各种歪脑筋想走各种捷径,而不是踏踏实实努力的人。我同情在日留学觉得寂寞甚至空虚的人,因为要不是我是个宅,我也很可能会那样,一人到了异国他乡没有家人没有朋友还要考虑吃喝拉撒,家里经济条件一般的看着人家不把钱当钱用,自己钱还要算着花,这样的生活确实不好受。我自己也是个怕孤独的人(尽管有时候会喜欢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和空间),所以我希望去帮助某人或某些人,希望和某人或某些人交朋友,但我看见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某人或某些人并不觉得自己错了,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是我太OX,当然,我也不会认为是我错了。于是结果,既然这么想的话,就完全无法沟通了,那不能沟通的,就太平点划清界限,省得彼此再互相填堵,这种人碰到太多,真的。

全部写下来之后感觉舒坦了不少,但看了看觉得一路下来这种从东扯到西,再从西扯到北,最后从北扯到火星的文字思路实在有点对不起耐着性子看完的人。并且觉得字里行间不少地方充满了中二气息的自傲。算了,我也承认我是个傲气略重的人,看完后想喷就喷想骂就骂想不屑就不屑好了,总比憋着好,对彼此都是。

6 thoughts to “何去何从”

  1. 开头那张图是海么……蓝得真漂亮-v-

    大家的回帖都写得好多,相比之下我发现我真的没啥可说的。几年前想说的太多却被迫噤声,现在有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写自己的文字,我却彻底陷入了失语。
    刚才去找发现韩寒的那篇博文已经被河蟹了,但互联网时代不再有想消灭就能消灭的言论,因为像他这样的人写出的博文很快就能在无数人的电脑上留下副本,随后即使原本消失了也能在宏大网络的各个角落里找到若干copy。从这一点来说,我确实庆幸韩寒在大众当中有这样的影响力和地位,若非如此,他所发出的声音也只不过是别人反手就能压死的蝼蚁。

    1. 嗯,是唰唰以前给我的图里面的。

      这边日本友人也有说想看的,然后我也说了类似的话,应该一搜就能搜得到的。

  2. 韩少的事情上,广泛地算起来,他是一个文人。自古以来养知识分子的作用就是要说话,要发出声音。这其中当然就包括了骂人发牢骚。作为从社会分工里细化出来专门研究社会、文艺、哲学等方面问题的职业,是不直接从事物质生产的。那么这些人的精神产品的质量,就决定了这个文人是不是合格。

    坦白地说,韩少是一个缺乏足够社会学和经济学知识的文人。也就是在文人分类里,是我们说的文艺工作者而不是社会精英。但是他也站出来评价社会政治和经济,这个位置是有些尴尬的。他说的东西没错,但如果你用一个精英应该起到的作用去要求他,显然是不及格的。相比起制定法律、修订宪法、提出主张主义、指导行政、推动资本运作的人,他在这些方面的产出几乎可以说没有。在希望看到这些内容的人眼里,他是一个除了喷喷人来刷存在感以外就毫无作用的人。所以精英阶层里有人会黑他是很正常的,而且理由充分。当然更多的人没有去清晰深入地思考这些问题,仅凭着自己看到韩少的文章的主观好恶,选择一面和自己的好恶取向表面上一致的大旗来开喷,那也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比韩少的文要没有营养得多了

    我自己挺喜欢韩少的,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对他有过如此之高的期望。对于我来说

    第一,韩少针砭时政都是过自己脑子的,哪怕他本人缺乏相应的知识储备;

    第二,韩少缺乏知识储备但是并不愚蠢,他过了脑子写出来的东西谈不上深入但是大方向上没有错误;也许精英们不爱看,但韩少的最大价值在于,把这些实际存在的问题写得足够简单通俗和易懂,和他一样没有知识储备的人也能看的懂。对于天朝的政治生态来说,这对开启民智有帮助;而他在天朝巨大的影响力更是让这种“个人可以和应该对郭嘉和ZF要求一些基本的权利”“郭嘉是我们交付给政党在治理”这样的思潮更容易落地,更容易生根。国人的一个问题是说了都懂,但是真正撞上自己的时候敢于出来申诉自己权益的人却少之又少,这种底气不足就是落地没生根,和不懂是没区别的。

    这其实和易中天一个道理,很多人看不惯觉得他讲的东西很浅,随便一个读历史的都能讲出更深的东西,没见得有多少学术造诣却收获了那么巨大的利益和声名,是个搏声名的投机分子,于是就往死里黑。但是其实你应该看到的就是,有这么多人听得津津有味,就说明有这么多人是不懂或者至少半懂,听了觉得有收获,好听。这总归是对提高大众的历史文化修养起到了正面作用。不是说精英们的劳动成果就比不上这个价值,但是大众看不懂,犯了脑残错误的笨官员更看不懂。精英的文章也好考察也罢,都是给能看懂的人看的,你无论取得多高的成就,大众看不懂,那就无法取代易中天和韩少这样做大众思想普及的作用。事实上在天朝这样的背景下,做大众文化做得好的,其进步意义往往远超精英的作用。文人是社会分工的一支,而这些差别就是是社会分工之上的更细化分工。自视甚高的精英们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即使自己愿意放下身段去讲这些阳春白雪的东西,还真不见得能取得韩少和易中天这样的社会效果。如果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的人,我是不会把这种人视作精英的,充其量只能叫高知识人群。所以,如果考虑到韩少对全球最大的一个非开放性政体下,数量占到世界人口五分之一强的郭嘉的民智开启方面的贡献,我觉得评全球影响力贡献力百强,并无任何不妥。因为这个评选本来就不是评学术贡献的。

    第三,韩少虽然他们的文字和讲话有这样的价值,但是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讲的东西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面对各种非议,有自知之明,同时也在继续尽力作为一个知识储备不足的文人,对这个社会用正确的方式使用着自己的这份力量。对比一下各种唱颂歌唱红歌忙着抱大腿谋出头的文人,有些人给他扣的天朝最后良心这种大帽子确实扣不上,但是他作为一个文人的良心还是鲜明的。仅凭这一点我就找不到去黑他的理由

    1. 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一些精英之所以会反感,主要1是因为觉得自己是个比没有专业知识只会动笔的文人更上位的存在;在1的前提下,2是因为觉得位居上位的自己却没有得到如此的社会声望和存在感重视。
      如果对象是那些希望看到解决策的人的话,那似乎就更蹭了。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如果连某些道理都不懂的话,这些人也称不上是精英分子,或者说也不配把自己看高。不能认识到才能和社会分工的多样性,同时过度看重名声,只是单纯的高智商低情商而已。
      毕竟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顶多只要知道这条线和那条线接起来电就通了就可以了,而不能指望有人会对他们去解释具体电路中的各层关系和利用拉普拉斯积分变换来进行计算的原理过程实现方法,也不能指望他们想要听这种东西。大家要看的是能照亮家里的电灯泡或者马路上好看的霓虹灯,而不是数字算式和电路设计图。

  3. 考公务员、进国企或者靠关系什么的,并非是想兰喵你想象的那样。

    关系,从来只是敲开门用的那块砖而已,如果你不能胜任工作,那么要不你在别的方面有着过人之处,要不就是你的后台够硬才能继续留在那个圈子中。简而言之,人类社会总是保持着一个基本的平衡,也许你看到某个领导对业务不甚精通,外行指导内行,但其能坐在领导的位置上,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而那个没有看到的过人之处,也必定是大大的大于本职业务的作用。

    虽然兰喵你会轻视,但是事实的发展大抵会与你预计的相反。这个世界上除了大乱之年,大抵财富都是集中的,也就是越富越富,越穷越穷。即使遇到了大乱,拥有更多财富和关系的人的抵抗力或者说提前侦知大乱的信息掌握程度也肯定比一般人强的多。而在当下的中国环节下,显然公务员是个好的选择。

    至于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后如何,这完全是一个不可预知的事情。比如原来听过的故事,一个地方有两个厨师,一个提高自己的厨艺,另一个对工作不上心天天看书。最后文革结束,等到国企改制的时候,致力于提高自己厨艺的师傅下岗了。而看书的那位赶着恢复高考的东风考上大学成了大学教师。如果按照文革时大多数人的价值观来看,看书的那位肯定是走歪门邪道不踏实工作的人,但是在社会的大变局面前,这又算的上什么呢?

    当然,我不是要强调命运的不可预知性,而是在说哪怕对方看起来是个废柴,在全面了解对方切也不可以轻视之心对待,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在干什么。上班时间干私活的爱因斯坦肯定在瑞士专利局不受重视,也许当你等着看那些人在发生变故的时候倒霉,最终却看到他们提前跑上了方舟而我们留在地球上被水淹。

    天朝的发展是有趣的,中国历史上三十年一动荡的大趋势仿佛已经延续了几千年,我们扛过了文革,而下一个三十年,也已经快要来到。

    按照高铁的经验,我们这些草民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在头部也不在尾部,藏在中间安安稳稳的等待着也许会来的剧烈震荡。

    1. 其实这只是个概率的问题,对于不可预知的未来,我想做的就是选择有较高概率GE的那条路而已,也就是完善一下目前自己的能力,好确保以后可以靠能力吃饭,毕竟目前除了待在上海工作以外姑且又多了一个选择。

      我很庆幸自己和自己的家庭现在目前在国内社会里就是处于中间那一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