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4话 强袭

上一话链接: 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3/739.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8/763.html

 

强烈建议各位在读的时候,回忆或者直接用播放器播放原作中相应的BGM

尤其是战斗和回忆的时候,这样会比较带感哟www

下次更新时,我找个地方上传一部分音乐吧=     =

———————————————我是正文—————————————————

           砰!!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电梯箱猛地摇晃起来。

「「哇啊啊——」」

被响声与震动所惊,两位少女悲鸣着蹲下身去。

爆炸声是从天花板传来的,所肯定是来自上方的攻击不会错。

看了看楼层指示灯,上面显示的数字是5。看来我们已经通过了5楼。

明明就差一点,结果偏偏有敌人守在6楼,真是倒霉透顶。

 

不不不,先别慌了神。

先不管这里是几楼,最重要的是我们正受到攻击。

不知花了多长的时间,才总算让惊慌失措的大脑恢复思考能力。

回过神来,天花板上掉落的尘土中已经出现了金属碎片。

天花板在爆炸物的威力下破开也只是时间问题吧。

我试着拉了拉之前在地上发现的把手,结果纹丝不动。

不由再次感到心焦如焚。

抱着万一的希望,又试着转了转半圆形的把手,结果底下的部分也跟着动了起来。转动了半圈左右,就传出“嚓”的响声。

一拉把手,地板的一部分应声而开,漆黑一片的电梯井呈现在眼前。

看着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世界,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惧意。

这里足有五层楼高。

一旦失足掉下,肯定九死一生。
然而,天花板上依然断断续续地传来爆炸声,看起来随时会被打穿。

「要下去了,跟我走」

我向蹲着的两人喊了一声,然后从小门钻下,攀到电梯井侧面的梯子上。

转移时被背包一拖,差点玩了一次自由落体,好在还是勉强站稳了身子。

紧接着爬向离得很近的5楼电梯门。

不放心地往回一望,她们也背着较小的背包,有惊无险地爬到了梯子上。

这时,远胜刚才的轰鸣从电梯厢传来。

恐怕是天花板终于被打穿了吧。

支撑电梯厢的钢缆依然健在,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要是钢缆一断,我们早呜呼哀哉了吧。

 

子弹顺着电梯井中部倾泻直下。

对方现在用的应该是冲锋枪或者来复枪吧。

对于正紧贴墙壁的我们来说是不痛不痒,但要是留在电梯厢里,怕是早成蜜蜂窝了。

单手搭在5楼的门上使劲一扯,门缓缓地开了。

要是这道门上了锁,那可就万事休矣了。

开出一道缝后,我又用脚蹬住另外一边,手脚并用地把门张开。

等门开得够大以后,再顺势滚进门里。

第4话 强袭「取得3个其他参加者的颈圈。不问手段。既可砍头取得,也能在满足解除条件后获取」

    经过时间 9:08

一到电梯大堂,赶紧丢下背包,伸手拉了后面的卡琳一把。

脑海里突然冒出疑问。

在一楼按电梯时,楼层指示灯上显示的是几楼?

尽管敌人是从6楼发动攻击,当时显示的却是5楼。

边想着这些,我把卡琳拉到大堂,又去帮后面的优希。

5楼说不定有人,搞不好可能还跟上面的敌人是一伙的。

帮助完优希,马上转入下一步行动。

 

「卡琳,优希,我们得赶紧跑。说不定5楼还有敌人」

优希似乎身心俱疲,但我们现在无暇休整。

我把优希交给卡琳,自己捡起两人的行李,向着PDA上标注着仓库6的地方走去。

恰在此时,伴随着一声巨响,我们透过敞开的门看到一个庞然大物从电梯井掉下。

看来是电梯厢掉下去了。

但是没看到电梯停下。是因为安全装置要滑落一段距离才能起作用,还是单纯因为安全装置失效了呢?

之前从未有过类似经历所以一无所知,看来这玩意的安全性值得怀疑。

 

虽然刚刚闯过了鬼门关,危机却还没消失。

正想走入通道,子弹从电梯口的方向呼啸而来。

我们早了半步,刚好躲过子弹。但要是被追过来,被打成蜜蜂窝只是时间问题。

虽说优希拖慢了一点速度,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追到了5楼,速度之快让我心惊肉跳。

有必要下定决心了。

虽说要避免互相撕杀,但任其宰割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我下定决心,把自己的PDA扔给卡琳。

「卡琳,赶紧逃到仓库6!进去之后就乖乖躲起来,千万别弄出声音」

我压低声音提醒她,并拔出别在腰后的自动手枪。

PDA上事先点开了地图,她们总不至于迷路吧。

「快去!卡琳,优希就拜托你了!」

「可是,早鞍!」

「你们要是被流弹伤到就不好办了,赶紧跑!」

说着,我打开保险然后上膛。

说话之余,我也不忘紧盯着电梯的方向,把对方的行动收入眼底。

电梯门前有个疑似袭击者的身影。

大概是从电梯井跑下来追击的吧。

为了到另一条通道藏身,对方用枪口指向这边,迅速地向一旁跑去。

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对方应该是20岁左右的男性。

那是何方神圣?

初次遇到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原作的角色。

还没见面的男性角色只有长泽,叶月和漆山,但他们的年龄没有一个吻合。

又出现了一处「差异」。但现在我已无暇细想。

他的右腋下夹着疑似冲锋枪的东西,除此以外看不到明显的武器。
他边进行火力压制,边跑到另一条通道。

这边有手枪防身的事,恐怕没瞒过他吧?

对方的行动未免太谨慎了。

要是对此懵然不知,他大可放胆突击,也没必要找什么掩体。

虽说也有可能是对方天生谨慎,我还是做好了最坏打算。

既然知道我手上有枪,要么对方是从爱美口里听回来的,要么他也是管理员之一吧。

 

我往后瞥了一眼,确认卡琳她们已经离去。

不情愿归不情愿,看来卡琳还是乖乖听话了。

我松了一口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

全神贯注地警惕着对方藏身的通道,确保好射击的位置。

不过,对方不见得会一直呆在那里。

说不定会绕路而来。

我回忆周围的地形,试着预测可能的路线。

假如选择绕路的话,用跑的大概得一小时吧。

要是等了一阵还不见人,那就得跟卡琳她们会合然后赶紧逃跑了。

等了大约十分钟,那边却毫无声息,我判断对方确实绕路过来了。

刚一放下枪,就发现对方藏身的道路那边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眯起眼睛看了看,虽然距离太远分辨不清,不过感觉应该是小镜子之类的吧?

镜子?……不妙!

马上想重新举枪瞄准,但对方已经从通道跳了出来。

虽然动作不规范,我还是在敌人出现的瞬间扣动了扳机。

手枪的后坐力比想象中要大,再加上对方的枪口正对着我,我顺势往后一仰,倒在地上。

「呜哇!」

几乎在听到叫声的同时,一道火线在我的眼前——也就是上方——划过。

 

只开了一枪,右手就因后坐力而发麻。

这力道大大出乎意料。

当初为了节省子弹而没做射击练习,现在尝到了苦果。

尽管如此,我还是侧滚半圈翻过身来,忍住发麻的感觉开了第二枪。

几乎全无瞄准,但我本来就没有射杀对方的打算。

要是这样居然也能命中要害,他也只能怨自己倒霉了。
然而,对方靠侧滚翻躲过子弹,报以更猛烈的反击。

由于对方的移动,右面的墙边变成射击死角。我滚到那里闪过了攻击。

对方很会随机应变,看来训练有素。

难道跟高山一样,是雇佣兵或者在自卫队待过?

 

之前休息时确认过,手枪的装弹数是7发,而目前已用了2发。

要问仅凭剩下的5发子弹能否击退敌人,答案是悲观的。

更何况,仅仅开了两枪,右手就麻起来,失去了大半的感觉。

试着用左手揉了揉却不见起色,看来没法指望能在短时间内恢复了。

恰在此时,敌人突然闯入视野,把枪口对准了我。

 

「下地狱吧!」

他大喊着,用冲锋枪疯狂扫射。

为了躲开子弹,我用尽全力往右墙一推,让原本贴墙的身子得以离开。

躲是躲开了,我却因用力过猛撞到对面的墙上。

 

「咕啊」

左肩和左脸重重一撞,震得我眼冒金星。

大事不妙,要被干掉了。

视野摇摇晃晃,似乎发生了脑震荡。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预想中的枪声却没有响起。

抬头一看,正好见到对方把冲锋枪丢到了一边。

大概是子弹耗尽了吧?

有机可乘。

又痛又麻的感觉,让我一度让我连站也站不稳。但不幸中的大幸是左半身的痛楚过于鲜明,暂时把右手的麻痹感冲淡了。

我握紧手枪贴近左墙,保持身子前倾枪口向下的姿势奔向敌人。

一口气穿过20米的距离向对方迫近。

见我发起冲锋,对方把右手伸到背后,拿出了什么东西。

他拿来对抗我的,是一根棍子。

大概是伸缩式的警棍吧?

原长约莫30厘米的棍子,突然像变魔术似的伸到了一米之长。

为了不给我瞄准的机会,对方也朝我跑来,冲我狠狠一挥。

由于动作很大,我轻而易举看穿了警棍的轨迹。

不能完全使上劲的右手仅做出托枪状,握枪的左手以迅猛之势举上身前。

速度之快,令枪把没能撞击对方警棍的棍身,而直接装上了棍把。
警棍顺势飞了出去。

 

「呜,你这混账!」

看来用力过猛意外打中了对方。他抱着右手,用杀人般的眼神狠盯着我。

我并未因此罢手,而是顺势冲到他背后,以枪抵住他的后脑。

「举起双手,不准动」

对方近在咫尺,本没有大喊的必要。但在疲惫和激动的双重影响下,我忘了控制音量。

敌人从一开始就像取我性命,我却没把握现在的机会解决他,这大概是我的败因。

他突然别过脸,往我的眼睛瞟了一眼,脸上挂着冷笑。

我当即感到背脊发凉。

正想再次警告他,他的身体却突然从视野消失,没等我反应过来,左小腿就从后面被袭。

看样子,对方俯身给我来了记扫堂腿。

我狼狈不堪地向后倒去,手指反射性地一收,又开了一枪。

在反作用力的影响下,重重地跌倒在地。

下落途中认清了状况,总算调整好姿势以免后脑着地。但刚一落地,对方就把我的右手连同枪一起踩在脚下。

 

他故意用粗糙不平的鞋底使劲地碾,弄伤了我的手指。

再加上,我的右手几乎是完全伸直的,而他离我最近的身体部分,却是踩着我的右脚。

换句话说,我根本奈何不了他——而此刻,他更用右手上的转轮式手枪抵住了我。

 

那恐怕是电影里常见的麦林.44手枪吧?

对方手上的凶器比我的还要大,而且黑漆漆的洞口正对准我。

它使用麦林弹,就算这边穿了防弹背心也可能一枪毙命。

难道,我真的要,命丧此地?

在开头的开头,连第一天都没过完,就要窝囊至极地被杀吗?

自己头部中弹、曝尸此地的情景,在脑海里浮现。

事到如今,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几秒后自己就会一命呜呼了吧。

我想放声大叫,但这只会让敌人更得意忘形。

要是被一枪爆头,倒可以毫无痛苦地下黄泉……

我不知不觉已经认命。心头隐隐浮现出奇妙的景象。

我仿佛全身漂浮,正眺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然而,在杀人者得意洋洋的吼叫下,这种感觉被一扫而空。

 

「你完蛋了,混账东西!」

在兴奋和得意下,他露出狰狞的笑容,原本还算端正的面容变得扭曲。

话说回来,有这号参加者吗?

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事到如今,才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然而时不待人,对方右手扣着扳机,眼看着就要开火——突然,一声枪响在走廊里回荡。

「咕哇」

说时迟那时快,对方发出奇妙的悲鸣,原本踩着我的右脚突然一抽,跌倒在地。但他马上起身,连滚带爬地逃到附近的通道里。

由于事出突然,又看到对方快如闪电的动作,我不知不觉愣了神。

 

「外原,赶紧跑!」

低沉而清晰的声音传遍大堂。

虽然不知声音的主人是谁,我还是拖着疼痛的身子躲回原来的通道里。

虽然摔倒时成功保护了头部,但右手麻得厉害,左半身跟墙壁亲密接触了一回,再加上着地时还狠狠撞到过背部和屁股。

全身上下痛得厉害,右手上的手枪沉得几乎拿不起来。

更重要的是,以为必死无疑却突然得救,让我恍然若失。

老实说,我太小看现实了。

在游戏里,大家射击和回避时看起来都轻松自如。

再说,我一直认为自己拥有情报优势,所以骄傲自大。

然而现实却是,我开了一枪手就麻到现在,而对方的绝地反击也异常犀利。

别说保护孩子们,我甚至自身难保。想到这点,不由冷汗直冒。

事到如今,我才终于领会「互相撕杀」是怎么一个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来,枪声已经停止了。

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不同于袭击者逃生的方向。

其中一个是老面孔。

那强健的体格和锐利的眼神,如今看来格外可靠。

另一位则是绑着两条辫子、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性。

 

「高山,谢了,全靠你救了我」

我维持倚墙而坐的姿势,只用语言表达了感谢。

「你太乱来了」

他老实不客气地说。

身为大外行,这么冒险的确乱来了点。

「哈哈……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太乱来了」

我自嘲地说着,高山却依旧僵着脸。

武器也还拿在手里,看样子对我很不放心。

女性则继续站在高山身后,向我投来犀利的目光。

她的手上同样握着手枪。

虽然觉得不大对劲,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打破沉默。

「规则9和JOKER找得怎样了?」

「两样都还没着落」

他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

真可惜,看来他们也没什么新收获。

 

「话说回来,该介绍一下你背后的美女了吧?」

我关心起一语不发的女性来。

从刚才就觉得高山表情很僵,而且格外沉默寡言。这让我很纳闷。

在1楼交谈时好像没这么夸张。难道是心理作用么?

「外原,北条她怎么了?」

高山并不理会我的问题,反过来问道。

他竟然会关心这点,让我始料不及。虽然想指责他的无礼,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吧。

「事先让她躲到附近的仓库里去了。我们还带着一个小孩,不想让她卷入枪战」

「小孩?」

「10岁左右的女孩,名字叫色条优希」

「……是么,她没事就好」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脸色也稍有缓和。

有这么在意卡琳的事么?

尽管很在意高山的表现,我还是继续说明:

「不好意思,9号的解除条件是在跟所有人相遇之前先到达6楼。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们等我们从6楼回来再会合……」

此处是电梯大堂,唯一可用的楼梯跟电梯相隔甚远。大抵上每层的设计都是如此。

所以,要上6楼还得花不少时间,还是尽量避免与人接触为好。

这便是我如此提议的理由。但说到一半,我突然顿住。

那个袭击者还在5楼。

要是再次遇袭,有把握保住性命么?

不,要是只顾自己,也许我能全身而退,但卡琳她们呢?

我深深认识到,光凭连开枪射击都如此困难的我是没法保护好两人的。

 

「高山,不好意思,还是请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毫无意义的自尊,就该干脆地舍弃。

原本我就不擅长打架。

事到如今,最重要的是保障卡琳和优希的安全。

为此,拉拢当过雇佣兵的高山结伴是很有好处的。

 

「怎么回事?如果你说的解除条件没错,不是应该避免合流吗?」

「你说的对,一直以来我们也是这么干的。但是经此一役,我深切感受到,往后光凭我自己是没法保护好她们的,但是……

  就算自己力有不足,我也不愿任那些人为所欲为!」

我中途顿了顿,直视着高山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

似乎被我打败了,高山叹了一口气,无声地点点头。

 

「行。我也得照顾同行者要满足的条件,大家就通力合作吧」

「这样啊,太感谢了。总之先跟卡琳她们会合吧。躲了那么久还没见我,她们可能也急了」

我把枪别回腰后,勉强支起身子。

回忆让她们藏身的仓库6的位置,然后迈出脚步。

高山他们似乎跟了过来。

两人貌似在窃窃私语。但我满脑子想着卡琳她们,所以不甚在意。

来到门前,我决定先单独去看看。

进门环顾,里面不见人影。

她们到底是躲得太完美,还是等不及先上6楼了呢?

 

「卡琳,优希,我总算把那家伙赶跑了。现在安全了」

喊了一声,房间深处便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人从藏身处爬了出来。

一到我的脸,卡琳快步迎上前来。

「早鞍,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她连珠炮似的问道。

虽然身体各处都有撞伤,右手也还麻着,但外表上应该看不出来吧?

至于左脸的瘀伤和手指的擦伤倒有可能被看出来 ,但我不想她们担心,于是模棱两可地应付过去了。

等优希也来到跟前,我向两人简要解释了在电梯大堂的遭遇。

当然,险些见上帝的事就省略了。

交代完跟高山会合的事后,我向门外唤道:

 

「高山!可以进来了!」

话音刚落,门猛然打开。

优希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躲到我的背后。

门是开了,却没见到人。

过了一会,高山突然举着枪冲进门来,一个箭步躲到了掩体后。

看样子对我很不放心。

「你在干嘛?」

我目瞪口呆地看了一眼瞄准着自己的高山,弱弱地问道。

跟他素未谋面的优希更是怕到了极点,哆嗦得更厉害了。

卡琳则瞪大眼睛,整个身子僵住了。

「……原来北条真的活着啊」

高山缓缓解除戒备,辩解般地说。

啊,原来如此。

他们是在怀疑,为了满足解除条件,我可能已经向两人下毒手了啊——

「也对,任谁都会,这么怀疑,的吧」

我“伤心欲绝”地说。

「别,别在意!我是相信你的!早鞍,别伤心了」

卡琳迅速理解我的意思,赶紧配合道。

啊,真是个好孩子。

「好嘞——误会也解开了,以后请多关照」

我微笑着向高山伸出右手。

当然,我可不会像奸诈似鬼的手塚那样,握手时还把左手藏在身后。

望着我的右手,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握住了。

「真不敢相信,你的解除条件真的是要杀死三个人?」

一直沉默不语、现在也还警惕地站在门外的双辫美女,充满怀疑地问我。

说起来,从头到尾一声不吭,我都忘了她。

连对孩子们解释时都没有提到她,足见其存在感之弱。

「嗯,是这样没错啊?」

我以“那又如何?”的语气反问道。
明明是初次见面,对方却知道我的解除条件,估计是高山告诉她的。

那么,她一直以来如此警惕,原因就在这里吧。

 

「话说回来,你是?」

「我矢幡丽佳,是大学生。PDA是……8号。解除条件是在自己PDA半径5米的范围内破坏5台PDA,所以至少要等5个人解除颈圈」

提到PDA时,她踌躇片刻,最终把解除条件也直言相告。

解除条件看来跟原作无异。

既然特别提到要等别人解除,那可以理解成跟原作不同,她并无直接抢夺PDA的意思吧?

她的态度缓和不少,让我欣慰不已。

但已经是第11个人了,如果高山所言不假,她的PDA上同样没有规则9.

这明显不正常。

莫非十三台机子,就只有两台上写着规则9?

假设谁也没说谎,情况就会是如此。这太不自然了。

虽说冥思苦想也于事无补,我还是非常在意。

然而,现在不是停下来思考的时候。

 

「明白了,矢幡你好。接下来说说我们的经历」

我简短地介绍了跟高山分别后的经历。

必须把已经离队的5号生驹爱美和6号陆岛文香的解除条件告诉他们——特别是6号。

并且,除了未知的手塚以外,我把入口大厅里遇到的4人的解除条件也告诉了他们。

 

「6号的情况了解了。我使用10次后再破坏就行了吧」

高山颔首道。

能得2号的高山承诺,我的担心就少了一项。

「5号的生驹小姐那边,看来也得抓紧了」

「没错。所以我打算一到6楼就赶紧回去」

矢幡插了一句,我也老老实实地告诉了她。

然而,矢幡却像很难开口似的,向高山投以求助的目光。

 

「有一点要告诉你们。以军用武器为主,6楼摆满了你们意想不到的武器。所以我们才会定出离开6楼,在5楼构筑据点坚守,到最后一刻才上去的计划。实话说,我们刚把6楼的一些武器搬了下来,正在构筑据点」

原来如此。这战略在EP1和同人版里路线也出现过。

然而,我还是被他的行动力吓了一跳。

10小时不到,居然已经在构筑据点了。

然后,他要打算在此坚守,那就得让爱美在第48小时前抵达5楼。

任务很艰巨,但我也不好意思强求他们放弃计划。

万一激化矛盾就不好办了,还是老老实实同意吧。

「明白了,你们愿意继续建据点的话,我们也求之不得。今后要是遇到愿意合作的对象,还能请他们来避难呢」

「有道理。想解开颈圈,矢幡需要有人合作。要是他们当中有谁持有JOKER,我也省事不少」

「至于我,还是下楼好了。一直守在这里的话,有些人会没命的」

说话时得小心翼翼,不敢强人所难。我不禁在内心苦笑。但无论如何,跟这两人为敌可是大大的不妙。

可以的话还是想尽可能保持友好。如果跟御剑一伙合流后他们还在据点,我们也能省心。

好了,情报交换就告一段落吧。

我想尽快为优希解除颈圈。

「可能大家已经累了,不过请你们坚持一会,先向6楼出发」

话音刚落,卡琳却拉了拉我的衣角,难以启齿地嗫嚅道。

「我说,早鞍」

「什么事?」

见她表情严肃,我好奇地等她往下说。

她犹犹豫豫地指着房间角落,也就是她们之前藏身的地方,轻声地说。

「那里有一大堆武器,好像连炸弹也有」

我听罢,慎之又慎地往角落望去。

的确,那里不起眼地放着个崭新的木箱。

 

「高山,麻烦你帮帮忙,我想把它拉出来」

木箱相当沉。我们把它拖到房间中央往里一瞧,只见箱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既然手枪、来复枪、冲锋枪等火器,也有手斧、剑、拐棍、军用格斗刀等近身武器。

除此以外,烟雾弹、闪光弹、消音器、乃至电击器也一应俱全。

有部分东西我没法辨认,所幸有高山在,一一作出了介绍。

原来如此,突然见到这种玩意,难怪她如此慌张。

考虑到这里是5楼,这些武器并不稀奇。但卡琳她们没有2到4楼的经验,自然缺乏心理准备。

 

「对了,这个还你」

说着,卡琳递过我的PDA。

画面依然显示着以仓库6为中心的地图。

这时,地图上鲜红的“X”标记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道楼梯虽然已被封锁,但离这里只有1个区块。

我把目光移向化身为武器库的瓦楞纸箱。

然而,里面并没有炸药一类的东西。

 

「光靠这些不够啊……」

「什么?」

听到我的喃喃自语,卡琳好奇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能早日为优希解除颈圈就好了」

我笑着搪塞道。反正凭手头的物资是行不通的。

而且跟高山他们会合,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

他们多半也没想规规矩矩地走设计好的楼梯,而是准备通过爆破突破封锁吧。

要是现在就这么干,其他参加者以后就会有所防备。

往高山那边瞟了一眼,他正忙着整理武器,无暇理会我们。

找他商量……大概也没用吧。

考虑到往后,现在还是规规矩矩地走楼梯为好。

「抱歉,卡琳,当我没说吧。看来我有点心烦气躁了」

她就在身旁,所以我摩挲着她的头说。

「? 算了,你说没事就没事吧。但别老想着一个人扛」

她虽然有点奇怪,但并未深究,让我松了一口气。

一个人扛,么。

明明开头时做梦也没想过会倾注这么多感情,我这是怎么了?

 

「外原先生,听说你手上有规则表,能借我看看吗?」

这么一说,还没给她看呢。

我爽快地掏出纸片递给她。

「来,看个够吧」

在原作中,矢幡可是数一数二的智者。

她的意见很有参考价值,再说让她认清情况,对这边也有好处。

 

「外原,你好歹把武器换换」

确认完武器,高山递过一把手枪。

比我手头上的自动手枪要小得多。

「明明是个大外行,上来就用沙漠之鹰50AE,你也太乱来了吧」

「50AE?沙漠之鹰倒是听过,好像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手枪吧?」

「这么说也不算错。而且你手上那把还是最大的型号」

怪不得后坐力那么大。

干嘛要把这种东西放在1楼呢。

「明白了,这东西我确实玩不来。虽然只剩4发子弹,总之交给你了」

我接过手枪,把原本带着的那把交给他。

顺便麻烦高山讲解了新枪和其他装备的知识。

对身为门外汉的我而言,既受过正规训练又有实战经验的高山是贵重的情报来源。
不学会最基本的使用方法,今后求生会有困难。现在能学则学吧。

以前靠着一把手枪走天下,如今在全身上下装备了好几种武器,保证随时可用。

除了刚换上的自动手枪,还有来复枪和军用格斗刀之类。

虽然暗暗自嘲现在的样子大概很滑稽,我还是安慰自己说,这是必要的牺牲。

在我们讲课的当口,矢幡似乎也读完了规则,填上8号的解除条件后还给了我。

众人检查了一番行李,随即离开仓库。

 

正向通往6楼的楼梯走着,我们发现行进路线附近有战斗禁止区域。

「去那里休息一会吧,可以的话抓时间睡一觉」

不仅是我,矢幡的PDA上也装了地图扩充的软件。这一建议正是出自她的口中。

至于高山则安装了模拟GPS功能。

我斩钉截铁地表示反对。

「事到如今,战斗禁止区域里危机四伏,我们还是有多远走多远的好」

「为什么?我们在一楼不是照样休息了吗?」

卡琳不禁问道。我面露苦色,哑口无言。

现在应该告诉他们么?

在原作中,事实证明,贸然进入上层的战斗禁止区域可能会变成瓮中之鳖。

如果那位袭击者躲在附近,有可能全军覆没。

要是大家直奔战斗禁止区域就麻烦了。我下定决心,选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解释。

「在1楼安全是因为大家都没武器。但现在,无论我们还是对手都有这些装备。要是颈圈还没解除就贸然进去, 」

「正当防卫不行吗?」

「优希,只有规则8规定在最初的6小时可以正当防卫。至于规则7,从头到尾也没提过正当防卫四个字!」

见我一口咬定,众人也停下脚步。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

「你是说,早在游戏开始前,他们就设下了这个陷阱……?设计规则的那伙人简直丧心病狂」

很少见地,高山表露出感情来。

的确,对于懵然不知的人来说,这就是不折不扣的陷阱。

「提到陷阱嘛,馆内不也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陷阱么,所以说设计游戏的那群家伙真够坏心眼的——」

卡琳无奈地说着,我只得苦笑。

绑架大家来参加这种游戏,哪有可能是什么好鸟?

出乎意料的是,两人的反应却非常激烈。

「你说有陷阱!?」

回头一看,负责殿后的高山和走在他前面的矢幡脸上写满了惊讶。

咦?

难道一直忘了告诉他们有陷阱么?

也许因为跟优希的相遇始于陷阱,不知不觉就以为大家都知道了。

看来有必要从头解释。

 

「没错。虽然密度不大,建筑物里其实设有陷阱。既有掉落式陷阱和绊线陷阱,也有捕兽夹之类,似乎还有其他种类」

除此以外,应该还有阻挡类和分隔类的陷阱。但还没实际遇到,还是不说为妙。

在某种意义上,保卫系统也能算陷阱吧。

「可我们完全没遇到过啊?」

「所以说密度不大。不过我们已经碰见4个左右了」

如此一想,说不定反而是我们这边不正常。

难道我们纯属倒霉?

想到自己的运气之差,我有点愕然。

「你们走那么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矢幡马上表示理解,看来她早就觉得奇怪了。

当然,我可不会告诉她,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想配合优希的速度。

「这么一说,看来也得重新考虑今后的行动方针了」

「考虑什么?我不觉得有什么要改的啊?」

矢幡一脸凝重地说着,我刻意以开朗的声音活跃气氛。

「一直以来,我都在小心防备着陷阱——当然,你们能分担的话再好不过。至于行动方针,不外是先上6楼和安全第一而已吧?要干的事情跟刚才没什么分别。如果你指的是要调整心态审慎行动,我倒举手赞成」

「一句话说,这对往后的行动方针毫无影响?」

「没错。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反对去战斗禁止区域嘛」

高山似乎并无异议,没再说什么。

如果接近战斗禁止区域,万一被逼入房间就麻烦了,所以我们决定另觅路线。

话说到这个份上,矢幡也同意了。

 

此后一路相安无事,我们顺利来到楼梯口,偏偏在这里遇到了麻烦。

在上行的楼梯口前,出现了由瓦砾和家具堆砌而成的路障。

要想到达楼梯,势必要穿过路障。

建造路障的难道就是电梯里遇到的袭击者么?

然而从时间上考虑,路障应该在他袭击之前就已建成。

还是说他是趁我们到达前的空隙完成的?

看他脚上的伤,恐怕办不到吧。

如果真是他的杰作,那他必然深谙这一「游戏」的要领。

如此看来,对方果然是GM吧?

但他直接出手的次数未免太多了。

GM的本来职责,应该是挑拨参加者们你死我活地争斗,让观众看得过瘾才对。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分到了即使身为GM也不得不出手的解除条件。

我还在沉思,高山已侦察归来。

 

「有人的气息。似乎有谁在」

只有寥寥几字,却是不可多得的情报。

好在没有毫无防备就往枪口撞。

报告过后,高山再度前往侦察。

除了使用电梯的我们,目前在高楼层的理应只有那位袭击者。

但也有可能是未曾遇上的最后一名参加者。

希望对方会愿意交涉。

要不要试着喊一声呢?

 

「你看对方会是好说话的人吗?」

「不像吧,不然也不会在这里造路障了」

试着问了矢幡的意见,结果跟我不谋而合。
对方多半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吧。

 

「如果对方是单枪匹马,我们还是兵分两路进行压制比较好吧」

「人没见到就想着开打啊…伤脑筋的是,我也没法反驳就是了」

主意不赖,但还是想尽可能避免战斗。

正在心里暗笑自己太迂腐,枪声骤然响起。

慌忙确认楼梯口的状况,只见路障后的敌人正准确地向着疑似高山藏身的通道开火。

 

「卡琳,掩护高山撤退。矢幡,我们也设法牵制对方」

说着,我从掩体探出身来。从对方的位置看,这里是死角。

「大哥哥,等一下—!」

离我有一段距离的优希突然大喊。

叫得这么大声,搞不好会彻底暴露!

我往回退了一步,正想开口警告,一道火线划过身旁。

「什么?」

我条件反射地躲到掩体后。

对对方而言,掩体后完全是死角,没理由看得见我们。

然而刚一探身就被狙击,说明对方清楚知道我们在这里。

这次不是镜子搞的鬼。

难道对方拥有其中一种能了解我们位置的软件?

我冷汗直冒,心跳加速,正在苦苦思考原因,高山的声音传到耳边。

「赶紧撤,外原!」

跟卡琳一同躲在稍远的地方的高山大喊道。

看样子左脚受了伤,微微渗着血,但还能走路。

 

「可是!」

可是,6楼的楼梯近在眼前。

只要再走100米左右,优希的颈圈就能解除了。

「我们也明白!外原先生,走吧」

矢幡冷澈的声音从近处传来。

她的话让我清醒过来。

的确,不值得冒着让队友受伤甚至牺牲的危险强行突破。

 

「可恶,明明只差一步就能救到优希了!」

懊恼至极的我不由低声发起了牢骚。

但呆在原地也不是办法,我拿好身边的行李向高山追去。

必须重整姿态,拟定策略,不然只会白白流血。

我朝矢幡点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心。等所有人撤退以后,负责殿后的我也离开了现场。

 

———————————————————————————————————————————

 

预定更新时间:7月28日 夜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2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4话 强袭”

  1. 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比如高山意图在五楼构建路障,结果却完全没有去侦察通向六楼的楼梯情况。

    又比如无名敌人身上明明还有手枪,却在冲锋枪没有子弹后掏出了一个棍子,难道只是为了勾引主角冲过去么,可要是有这种急智,那又怎么会没带冲锋枪弹夹,就算冲锋枪没有多余弹夹,也不会肆意浪费般的扫射到没子弹吧。

    1.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么。仔细看插入话1的描述。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也不大确定
      但其实,这家伙似乎更习惯冷兵器口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