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1 「据点」

上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2/729.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6/753.html

 

跟上届「游戏」相隔将近一年的本届,还没开始就出现了不祥之兆。

预定当做亮点推出的参加者在三个月前因为意外而死。

参加者的人选并没多少更改的余地。

「组织」再神通广大,也没法随便抓个人然后马上布置出能让其连续失踪三天、而且无论结果是死是活也能说得通的合理状况。

必须量身定做地准备好几个理由,好让参加者无论是死是活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

再说,如果只是用来凑数的参加者,还能用后备的参加者代替。

然而死的却是预定要作为亮点的重要参加者。

所幸让另一半成为亮点的要素还有其他,就这么让其参加也无妨。可惜价值已是一落千丈。

虽然还有另外一个内藏玄机的玩家,可那是用来让游戏加速进行的棋子。

补充参加者的任务自然不能耽误,但根据现状调整规定也是当务之急。

制作颈圈和与之匹配的PDA,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男子陷入了沉思。

(这么说了,差点忘了他们啊)

 

有几个原打算留到下年或者再下年当做亮点重拳推出的参加者。

虽然很可惜,这次就让他们出场吧。

为此不得不重新斟酌各个解除条件。

当然,也不能忘了寻找代替死者的人选。

把资料整理一番后,为了联系各个有关部门并审议此事,他离开了自己的工作间。

 

插入话1 「据点」

 

在昏暗而布满尘埃的走廊上,有位男子边走,边弄出尖锐的声响。

之所以发出声响,是因为他手上的铁管拖到了地面。

要问拿着铁管干什么的话。

那是为了自卫。

这就是男子唯一的行动目的。

为求生存,他可以不择手段。

皆因一直以来,他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这是在男子——高山浩太——跟自称外原早鞍的人分别后不久的事情。

探索到第二个房间时,他发现了一个崭新的瓦楞纸箱。

里面除了食物和登山包,还有一件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男子盯着那件长得像某种存储器的、小巧的黑色物体,犹豫了一会,最终拿出PDA把它插到连接口。

按着弹出的安装界面上的提示操作,很快就完成了软件的安装。

他得到的软件是「Tool:Self Pointer」。
这软件能带来巨大的便利,因此在1楼被大量配置。

最初,让参加者迷失方向也是不错的调味料,但老迷路的话观众只会打呵欠,所以就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得到其中一份的男子,认认真真确认了刚加上所在地标注的地图。

他开始思索。

假如外原提供的规则属实,那就必须往上移动。

反过来说,既然所有人都得往上走,与其从1楼找到6楼,还不如在6楼守株待兔。

认为乘电梯直上6楼是最佳选择,他开始了行动。

尽管没有赶时间的必要,他依然快步向电梯走去。

 

高山到达电梯大堂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那是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有着一头漂亮金发、看起来不擅战斗的纤细女性。

但他曾有好几位战友被表象迷惑而白丢性命,现在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他边注意警惕,边缓缓接近正在等候电梯的女性。

她本来走在大学校园里,不知何时却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布满尘埃的建筑中的房间里头。

她冥思苦想,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在房里捡到的PDA显示,自己似乎被强制参加了这个以性命为赌注的游戏。

她的解除条件是「破坏5台PDA」。

拥有规则3的她意识到,这一条件把他人和自己的生命分放到了天平的两边。

 

「一旦破坏了PDA,颈圈就没法解除了!?」

这就意味着对方的死亡。

换句话说,她必须杀死五个人。

 

随着时间推移,原本混乱的大脑渐趋平静。

自己别无选择。

JOKER的存在更让她察觉到自身的危险。

她的PDA上登载着规则1、2、3与4。

根据规则,存在着被JOKER欺骗而弄错破坏数的可能性,让她非常伤脑筋。

这是最需要提防的一点。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有必要跟别人接触。

想得到PDA的话,一个人瞎转悠也无济于事。

她把PDA放入小型手提包里,开始在昏暗的建筑中前进。

 

事先没料到会迷路到这个地步。

她在错综复杂的迷宫状建筑物中盲目前进,不知不觉迷失了方向。

虽说途中意识到PDA内置的地图就是建筑物本身的地图,但发现时为时已晚。

而且没进沿途的房间探索也是个败笔。

可能有其他人像自己一样被安置在这些房间里。应该去确认一遍才对。

事到如今,她才开始挨个确认附近的房间。

大部分时候是一无所获,只有唯一一个房间里放着个瓦楞纸箱。

发现崭新的纸箱跟周围格格不入,她脑海里闪过一丝怀疑,小心翼翼地将之打开。

里头放着够吃一顿的罐头食品和饮用水,还有看起来像是塑料制品的、小小的黑色物体。

上头写着「Tool:Map Enhance」的字样。

地图扩充。

她见状,判断这是用来扩充地图的装置。

从袋子里掏出PDA,观察了一番下方和侧面的插入口,发现箱子跟侧面的插入口形状吻合。

提心吊胆地插到PDA上,结果弹出了安装窗口。她松了一口气,继续进行安装。

安装完毕后,地图上确实增添了各种情报。

然而如今连自己身在何方也无从判断,这些情报自然就没法派上用场。

至少要是能找到跟地图吻合的设施,也许就能锁定出现在的位置。

到头来还是得继续探索。

她并无饥饿的感觉,于是把食物和饮料放入了手提包内。

然后继续在馆内彷徨。

 

她能来到唯一运作正常的电梯处纯属偶然。

糊里糊涂来到这个地方,她再次确认起地图来。

虽然有电梯标志的共有三处,但其中两处上都打了个叉。

虽然不知道打叉具体有何含义,但她照常理判断,认为那应该是禁止使用或者无法使用的意思。

为了确认此处电梯是否可用,她刚一到达就按下了电梯按钮。

指示灯上原本显示着6楼,没多久就变成了5楼。

电梯确实在动。

这时,她总算察觉到他的接近。

 

 

两人的邂逅,是从互相打量开始的。

男方想知道对方的PDA号码,以及是否持有JOKER。

女方则被对方脸上的严肃神情吓到了。

在两人静默不动的当口,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了1楼。

她虽然犹豫过要不要马上跑进电梯里,但想到就算这次跑掉了,大概早晚也会再次遇到对方,于是更加犹豫不定。

恰在此时,电子声从两人的PDA传来。

 

            哔——哔——哔——

 

男子查看PDA的内容,上面是战斗禁止已经解除的通知。

规则8已被解除,因此他也有了攻击对方的选择。

 

然而,他想要的仅仅是JOKER。

就算对方是外行人,把她逼急了也可能会狗急跳墙。

要是对方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他也没有主动动手的理由。

于是他决定先试着对话。

 

「说两句话行吗? 我叫高山,正在找JOKER」

女子听罢吃了一惊。

为什么会想要JOKER呢?

最先想到的,就是他想拿来骗人。

再说其他可能性的话,大概就是跟解除条件有关的东西吧。

毕竟事关自己的性命。

她不得不慎重应对。

 

「为什么会想要JOKER呢?」
「因为我颈圈的解除条件就是破坏JOKER」

自称高山的男子想也不想就说。她见状又吃了一惊。

居然随口就说出了自己的解除条件。

换作想用JOKER来骗人的参加者,想必会把他当成危险人物吧。

但若他所言非虚,那就对她毫无威胁。

「很可惜,我没有JOKER」

「是么,那就算了。还有,我想用电梯,能请你让一让么?」

他一心想尽早上楼确保优势。

由始至终,高山一直目无表情。

但对女子而言,这只会让她感到不快。

因为完全没法读取对方的想法。

而且也猜不透他想上去的理由。

 

「为什么要上去呢?」

疑问脱口而出。

虽说是无意识使然,但对她而言,这却是莫大的幸运。

「根据规则5的规定,有往上走的必要」

他直截了当地说。经他提醒,她想起了规则的事。

虽然规则2已经有说,她完全不知道规则5到规则9的存在。

由于自己手头上的是规则1到4,所以完全没想到有其他规则的可能。

既然对方提到规则5,那就说明存在其他规则。

想到规则知道得越多越好,她决定开口询问。

 

「你说你是叫高山是吧。我叫矢幡丽佳。

  不好意思,请问你的PDA上有哪几条规则呢?」
「我的PDA上记载的是……规则4和8」

男子似乎回想了一下,然后报出号码。

大概是知道1和2是共通的所以干脆省略了吧。

他的确没有说谎,但矢幡却察觉到了其中的矛盾。

「那你怎会知道规则5是什么?!」

她瞪向男子。

对方在说谎的可能性提高了。

或许想让自己陷入混乱,或许是打算欺骗并利用自己。

对矢幡而言,眼前的状况万不能掉以轻心。

 

「除了第9条,其他规则我都听别人说了」

「听别人说?」

「嗯,大概一小时前遇到个叫外原的男人,他把规则1到8都告诉我了」

(光凭一己之力有可能知道这么多的规则么?)

矢幡马上产生了怀疑。但不等她开口,高山的下一句话就解消了她的疑问。

「在跟我见面之前,外原似乎遇到过其他人,还跟他们交换了规则。我还见他带着个小女孩,那样子跟人交流也方便吧。不过可惜的是,就算这样也没一个人知道规则9。你的机子上有么?」

高山淡淡地说。他说的很有条理,而且没有可疑的停顿。

提了几个问题,全数对答如流。

 

「我的PDA上写着规则1到4」

高山静静点点头,开始凭记忆报出后面的规则:

「规则5是说随着时间推移,下层会逐渐变成禁止进入的区域,一旦进入颈圈就会启动。

  规则6是关于奖金的内容,说生还者可以平分20亿。

  规则7主要是讲战斗禁止区域的存在。

  规则8则是说最初的6小时里,所有地方都被定为战斗禁止区域」

高山顿了顿,然后继续道。

「虽然规则8刚刚解除,不过其他规则依然保持效力。刚刚也提到,根据规则5规定,下层会渐渐变成危险地带,所以我打算尽早到达上层」

听他这么一说,矢幡也完全理解了。

对方无论交代经过还是解释理由都说得很顺溜,话里也没有矛盾。

跟他独处是有点不安,但总比独自逃开一无所获要强。

她下定决心。

「剩下的在电梯里慢慢说吧」

矢幡再按了一次向上的按钮,把电梯门打开。

抢先走进电梯,按住开门键等待高山进来。

 

过了一阵子,电梯门关了。

 

两人平安无事抵达6楼的电梯大堂。

趁坐电梯的空当,两人交换了解除条件的情报和各自的经历。

根据高山所言,名为北条卡琳的少女所拥有的条件——「收集5台PDA」——跟矢幡非常相配。

但跟她一起行动的男性——外原早鞍这个人却很难捉摸。

以「杀死3人」为解除条件的青年。

矢幡不禁怀疑,就算高山先报出了解除条件,也不至于礼尚往来就把这么危险的条件告诉别人才对。

但对这个问题,高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外,高山的PDA拥有解除JOKER伪装的功能一事,让矢幡看到了希望。

 

如此一来,她解除颈圈时就不用怕会混入JOKER了。

就算撇开这点,只要他能解除颈圈,就算说JOKER已经不在。

对她而言,高山及其PDA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另一方面,结伴而行却对高山毫无好处。

说实话不大想跟她一起行动,但一无所知的矢幡似乎不愿离开自己。

同行虽说没有明显好处,但至少能为寻找PDA提供合理理由吧,他勉强对自己说。再说有万一时也能拿她当挡箭牌。

两人各有所思地开始探索6楼。

 

出了大堂,两人直奔矢幡PDA地图上显示的仓库。

目睹仓库里的物资后,两人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东西?」

她眼前的大木箱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长长的枪,短短的枪,圆咕隆冬的东西,还有刀剑类。

除此以外还有圆筒状的罐子,防毒面具和一大堆不认识的东西。

「连这玩意都有么……」

让男子吃惊的不是木箱里的内容,而是房间角落里一件披着布的大家伙。

掀开布,里面是一挺重机枪。

看到这种夸张的重武器,高山背上窜起一股寒意。

面对这种杀戮机器,人类只能任其宰割。也只有久经沙场的他才能产生这样的实感。

 

「看来事情会比想象的更棘手哪」

有必要稍微调整方针。

两人不约而同地这么想。

 

高山开始检查重机枪的状况。矢幡见状,察觉到他并非外行人。

但这对她而言是福是祸,现在还未可知。

「矢幡,双方都用这些武器死磕的话太危险了,正好这里有手推车,还是把这家伙搬下去吧」

「搬下去?」

「嗯,在楼下找个能活用重武器的地方建造据点,在那待到5楼不能待人为止,这样会比较稳妥。美中不足的是暂时见不到其他人,但原本的计划就是这样,再说他们早晚也得上来,到时候再跟他们交涉也不晚」

 

高山自然有其道理。

但她更想尽快解除颈圈。

看到眼前一应俱全的武器,她意识到自己很难在这种状况下生存。

所以就想解除颈圈逃到变成禁区的下层。

如今,她满脑子只想着怎么保存性命。

 

「矢幡你要怎么办?要想留在6楼的话我们就此分别吧」

高山边整理行囊边说。

在矢幡陷入沉思的时候,他一直没闲着,整理完各种武器后把它们一一放到装着重机枪的大型手推车上。
他心无旁骛地继续着自己的工程。

几乎麻木地干着这些,只为了保存自己的性命

(只要跟他结伴,我就有活下去的机会了吧?)

这种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无论如何也想延续自己的生命。

任谁都会有这样的欲望。

所以人们才会拼命挣扎求存。

她也不例外,心中泛起了波澜。

 

高山不理会陷入沉默的她,一个人进行作业。

这房间的入口比正常的要大。他推着挤得满满当当的手推车向门外走去。

高山的打算是,假如矢幡一语不发,那就任她自生自灭。

在这种关头还婆婆妈妈的人,将来只会阻手碍脚。

他回忆之前查看的5楼地图,开始反思心目中据点的构造和周围的地形。

 

「高山先生!能带我一起走么?老实说,这种场面我自己大概对付不来」

「……随便你」

矢幡追上高山问道。后者稍稍停下脚步,简洁明快地给出了回答。

将来要是成为了累赘,到时再扔下她也不晚。

他的想法冷静得出奇。

 

「谢谢你」

她花了不少决心才做出了这一决定,而这最终挽救了她的生命。

在本届的游戏里,以她的状况要是单独留在6楼,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上层就是如此凶险。

装载着仓库里大半物资的手推车到达了5楼的一室。

这个房间在道路的尽头,而唯一的通道是长达百米的直路。

而且,这条直路旁边没有一扇门,完全无处藏身。

说是为了建造据点而存在的地形也毫不夸张。

两人在直路尽头的房间里设置重机枪。

用千斤顶之类的工具把重机枪搬下车子并牢牢固定。

专用的子弹也搬了下来。他们给机枪上链(译注:上链是指把子弹带接驳到机枪上的行为,感谢AF大大解释),以便随时能用。

但子弹并不充裕,所以也需要用普通枪支牵制敌人。

最好能在另一头的拐角处设置陷阱。

但这势必需要更多物资。

 

设置完机枪后,高山放下分别装着水粮和装备的背包,两人再次前往6楼。

目的是搬运更多物资,使要塞更为坚固。

出发之前,他们先从搬下的物资中整理出自己的装备。

他们轻敌地认为,目前来到上层的应该只有自己。

选择武器时,高山装备了突击步枪、军用格斗刀、44口径的手枪以及防弹背心。

搬运行李是件体力活,而且想到离5楼变成战场还有一段时间,他就选用了防御性能较低但方便活动的防弹背心。

后半段才准备换上的高等级防弹衣,就先搁在这里。

 

至于矢幡的装备,则只有防弹背心和38口径的手枪。

冲锋枪自然是有的,但她还要一段时间接受。

再带上一部分行李后,两人离开了据点。

在前往电梯大堂之前,两人绕了点路来到被封锁的楼梯处。

在搬运重机枪的中途,他们就曾搁下行李到此侦察。

当时就开始构思计划的高山,动手在被瓦砾和铁丝网彻底封锁的楼梯间进行作业。

 

「高山先生,你在干什么呢?」

「在为用爆破突破封锁做准备」

「爆破?……难道说!」

丽佳总算理解了高山的计策。

就算构筑了据点,只要没能解除颈圈,到头来还是得上6楼。

走到唯一可用的楼梯口,再怎么快也得3小时,她一直觉得这对他们大大的不利。

虽说电梯近在咫尺,但到时能不能用还很难说。

然而以爆破突破的话,那就没有被伏击的可能,两人大可高枕无忧。

短短几小时就能想出如此妙计,这个名叫高山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某种意义上,文武全才的高山只让她感到害怕。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让你久等了」

高山离开楼梯间,回到丽佳身旁。

而此时此刻,光是掩饰自己的动摇就让丽佳精疲力尽。

向电梯大堂移动的途中,他们听到几次微弱的爆炸声。

 

「什么声音?」

矢幡不禁问道。但没有人回答她。

高山露出严峻的表情,快马加鞭地赶向目的地。她只好紧随其后。

路上又听到好几次枪声。

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冲锋枪。这就说明有人捷足先登,而且至少是两方势力。

对方大概也是坐电梯上来的吧。

对高山而言,这是令人头痛的状况。

 

「本打算一完成据点就爆破楼梯的,看来还是晚了」

「……看来是了。而且看样子有好战的人在吧」

枪声已经停下。刚才接二连三的枪声,让矢幡难掩脸上的不安。

快到大堂时,高山停下脚步。

放眼望去,里面空无一人。

大概从走廊出去了吧。

两人站定没多久,一位年约20岁的男子从其中一条通道跳出,以冲锋枪向另一条通道扫射。

大概是子弹耗尽,冲锋枪很快哑掉,被丢到一边。

此时,一位男子从被扫射的走廊冲出。

 

「外原?」

高山的喃喃自语传到了矢幡耳边。

(他就是……要杀死3个人的男人?)
名为外原的男子用手枪撞飞对方手里的警棍,迅速绕到其背后并用枪指着对方。

下一瞬间就要开枪了吧。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举起双手,不准动」

他激动地喊着,声音大得这里也能听见。

「为什么?他不开枪吗?」

矢幡脱口问道。高山也产生了同样的疑问。

换做是自己,肯定不会犹豫。

况且对方拿冲锋枪扫射过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敌人。

岂有不杀之理。

怀疑归怀疑,身为当事人的外原却被袭击者扫了一脚躺到地上,并被压住了右手。

 (什么,你问这难道不是高山吗?不不不,这是你的幻觉啦,别在意别在意)

 

高山见状,立马用突击步枪瞄准了袭击者。 

「高山先生?」

「别说话。我得掩护他」

现在还是半信半疑。

(如果,只是说如果,北条还活着的话,他或许值得信任)

不知为何,心底萌生了这种想法。

一个人在游戏里生存下去,也许不会很难。

但现在对手的情况尚不明朗,同伴是越多越好。

如果是绝不会背叛的同伴,那就更可贵了。

他瞄准袭击者的腿部开了一枪。

子弹准确地命中对方的右大腿。

高山乘胜追击,准备向摔倒的袭击者开第二枪,对方却迅速滚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他咂了一下舌头,把视线移开瞄准镜,发现外原依旧躺在地上。

 

「外原,赶紧跑!」

不由大声催促起来。

外原闻言赶紧爬起身,迈着晃晃悠悠的步子走回原来的通道。

袭击者见状想出来追击,高山便用狙击把他逼了回去。

接着,高山也来到走廊,边时不时朝对方所在的通道开枪,边一步步逼近。

他在牵制射击之余不断改变角度,一边小心提防,一边迫近对方藏身的通道。

然而等他把整条通道尽收眼底,对方早已逃之夭夭。

 

朝外原藏身的通道看去,他正倚墙坐着。

呼吸虽然平复了下来,持枪的双手却无力地搭在两脚间。

高山缓缓向他走去,准备一不对劲就随时开枪。

矢幡右手握着手枪做好同样的准备,跟在高山身后。

察觉到两人的存在,他抬起头来,满脸倦容地表示感谢。

 

「高山,谢了,全靠你救了我」

「你太乱来了」
高山平静地说。

为什么要这么乱来呢?

(难道不是为了满足解除条件么?)

高山的疑问在于这里。

 

「哈哈……回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太乱来了」

外原自嘲地说着,脸上却没有惋惜的样子。

似乎对没能解决袭击者一事不以为意。

对此,两人均感到不可思议。

尽管察觉到两人神色有异,外原依然开口说:

「规则9和JOKER找得怎样了?」

「两样都还没着落」

高山想也不想就说。

他并没隐瞒的理由,事实上也确实没说谎。

 

「话说回来,该介绍一下你背后的美女了吧?」

外原苦笑着打听矢幡的事,高山却反过来问他:

「外原,北条她怎么了?」

对于他的无礼,外原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说:

「事先让她躲到附近的仓库里去了。我们还带着一个小孩,不想让她卷入枪战」

「小孩?」

「10岁左右的女孩,名字叫色条优希」

「……是么,她没事就好」

如果外原所言非虚,他看来是可信之人。

高山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但在实际看到北条之前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外原继续说明那孩子的情况。

「不好意思,9号的解除条件是在跟所有人相遇之前先到达6楼。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们等我们从6楼回来再会合……」

说到中途,外原突然陷入沉思。

考虑了片刻,他却向两人提出了截然相反的请求:

「高山,不好意思,能请你跟我们一起走么?」

 

「怎么回事?如果你说的解除条件没错,不是应该避免合流吗?」

(他会不会早就在仓库6里布好陷阱?不过这样一来,刚才的袭击者就是他的同伙了……)
听到这奇怪的提案,不详的想象在脑海中闪过。

矢幡也因外原的言行产生了怀疑。

结果,他给出的解释却出乎意料地窝囊。

 

「你说的对,一直以来我们也是这么干的。但是经此一役,我深切感受到,往后光凭我自己是没法保护好她们的,但是……

  就算自己力有不足,我也不愿任那些人为所欲为!」

 

他斩钉截铁地说。两人听罢呆了半晌。

矢幡先回过神来,从后面捅了高山一下。

回过神来的高山思索片刻,回答说:

「行。我也得照顾同行者要满足的条件,大家就通力合作吧」

「这样啊,太感谢了。总之先跟卡琳她们会合吧。躲了那么久还没见我,她们可能也急了」

他喜形于色,把手枪插回身后。

然后扶着墙站起身,看样子身上的疼痛还没消退。

之后,他便向着通道尽头——也就是矢幡PDA上显示的仓库6走去。

「高山先生,他不是3号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拔刀相向吧?」

「或许吧。但要是北条真的活着,就能认为他确实没杀人的意思,这种老好人现在很难碰到了吧?他们比起那些随时可能背后捅你一刀的人要可靠多了。再说他不是空有好心,还挺有胆色,从刚才那场搏斗就能看出来了」

听到高山的回答,矢幡当场想要反驳。

但她没法开口。

说白了,高山口中「随时捅你一刀的人」指的就是她。

高山本人也不怎么信任别人。

仅在利害关系一致时会选择合作。

但除非迫不得已,他不会去背叛别人。

这是一直以来的宗旨。

 

「是么,是真是假,就看那女孩到底在不在仓库6里吧」

她不信外原是清白的。

因为换做是自己,肯定早就下手了。 

(等着吧,马上就会原形毕露了)

外原踉踉跄跄地前进着。她久久站在高山身后,狠狠地瞪着外原的背影。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3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插入话 1 「据点」”

  1. 啧,情况有点不对啊。

    如果按照果果果说的,这同人一百万字。可是这刚开场,一堆人就都已经上5楼了,后面的剧情用什么来填充呢?

    难不成是和清扫部队什么的大PK么。

    哼哼,果果果这坑我催定了。

    1. 作者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们看一行人拿着木棍小刀玩过家家的场面= =

      别担心,无论用重机枪还是毒气弹,本作里都没有群发便当的情节,所以上到高楼层也不会怎样,后面还有的是变故w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