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3话 差异

上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1/704.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3/739.html

 

正想确认色条的解除条件,房外突然传来像是撞在柔软物体上的巨大响声。

假如外头有敌人,现在必须制定对策。

赶紧把PDA塞进口袋,把耳朵贴在入口的门上细听。

在我紧张不已的时候,门外却传来困惑的话声。

 

「好痛呀,这下全身上下都沾满尘了,有什么办法把它们弄掉吗?

  而且这是哪里?我们到底在干嘛?真是够了,好想回家…」

 

恐怕是在哭吧?

隔着门零星听到一些碎碎念,声音听起来软弱而沙哑。

光凭声音判断,大概是年轻女性。

对方似乎离这里很近,却没有注意到躲在房里的我们。

我把食指抵在唇上,示意三人不要出声,然后把门开出一道缝。

从声音的大小来看,对方离得很近,所以我竭力避免弄出响动。

门是朝里开的,至少能保证视线范围。

在仅有三米之隔的地方,有位女性垂着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为背对的关系,我们没法看到脸,只能看到对方齐腰的黑色直发以及随意的打扮。

有这号人么?

听声音是年轻女性,我还以为是矢幡或者陆岛——尽管后者算不算年轻也不好说——结果两边都落空了。

试着回想从游戏得到的情报,但找不到对应的人物。

觉得有事先确认的需要,我轻声嘱咐三人留在房里。

自己单独来到走廊,把房门留一道缝,然后缓缓接近女性并开口道:

「小姐你好,请问你是受伤了么?」

 

第3话 差异 「杀害3人以上。颈圈启动造成的死亡不算在内」

           经过时间 6:26

 

冷不防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女性吓了一跳。

样貌比较端正,要说的话属于比较可爱的类型。

服装可爱而且色调明朗,跟她本人很配。

虽然外表看起来稚嫩,不过大概已经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了吧?

到头来,对方是个并不在游戏角色之内的生面孔。

难道是发生了像樱姬(注:樱姬优希)那样的意外而造成的参加者变更吗?

还是说,对方也像我一样,是从现实穿越来的参加者?

蓦然想起自己本身也处在不可思议的境况里。

因为目前遇到的人物都和游戏里的登场人物一致,自己也没感觉到一样,所以一直把这点抛在脑后。

到底是只有自己特殊,还是说也存在其他境遇相同的人,这两者背后的意义可大不一样。

 

本以为突然从背后喊话会让她大为警惕,结果对方只是保持歪着脖子往回看的姿势,抬头向我望来。

「请问,你没事吧?」

试着又问了一遍,她略带羞赧地点点头。

「只是不小心滑了一跤而已,不碍事的」

也许是因为牢骚话被听到而觉得不好意思,她赶紧答道。

跟刚刚那软弱沙哑的声音不同,这次是平稳动听的嗓音。

大概是遇到其他人后总算松了一口气的缘故吧。

总之想先确认一下对方手头上的情报。

也想确认一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虽然地方不大合适,能跟你说几句吗?」

在了解对方的品行之前还不能让对方跟卡琳她们接触,我就坐到她身旁打开了话匣子。

她见状也转身面向我。

 

「我叫外原早鞍,是大学研究生。很高兴认识你」

「您多礼了,我叫生驹爱美」

她面带笑容,向我问好后自报了姓名。

跟偷听时不同,自我介绍时的语气相当恭谨。

举手投足也非常自然,看不出有勉强的样子。

 

「哈哈,这是我的台词吧。话说,生驹你掌握到哪些情况了?」

「直接叫我爱美就好。情况,具体是指什么呢?

  那台长得游戏机的机器上倒是写着规则和解除条件之类的,莫非是指那个?」

「解除条件?」

「嗯,记忆中是说要跟全员相遇来着」

我巧妙地一套,她就道出了事情。不过跟全员相遇的话,她看来是7号吧?

漆山难道弃权了么?

名叫生驹爱美的参加者也是第一次听说,真让人头大。

因为想亲眼确认的关系,试着开口恳求。

「那机器你有带在身上么?」

「嗯,在这儿呢」

她从上衣的口袋中拿出PDA。

「让我看看可以么?」

 

说罢伸出了手,她不假思索就把机子放到我的手上。

她给得太干脆,反而让我愣了一下。

假如真是从现实世界穿越来的参加者,有可能如此毫无防备么?

不过,也有可能她穿越前就对原作一无所知吧。

如此一来,对游戏本身倒是没什么影响,但我就无从分辨她到底是否本世界的人了,真伤脑筋。

总而言之,还是先确认PDA。

画面上显示的扑克图案是『黑桃5』。

5号?

这是跟全员相遇?

点开解除条件一览,结果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文字。

 

「在游戏开始第12小时与第48小时之间跟全体参加者见面。死亡者除外」

 

这是什么玩意?

确实是跟全体参加者见面不假,但我可不知道有其他附加条件。

目前为止,确实出现过几次跟我认知不符的差异。

但除却我本人的部分,其他问题都能用路线不同来解释。

然而眼前的情况却跟原作的设定本身出现了冲突。

在原作中,7号的解除条件应该就是「在游戏开始6小时后与全员见面」这么简单。

现在号码变了,条件也变难了。

游戏开始还不到7小时。

换言之,她必须在五个多小时后开始,在一天半的时间内跟所有人见面。

要怎么才能满足这么苛刻的条件呢?

话说回来,刚才还没能确认9号的条件。

赶紧从口袋掏出9号的PDA,确认其解除条件。

 

「与其他所有参加者见面前到达六楼。只要存在未见面者即可解除。死亡者均视为未见面」

 

原来不是要干掉所有人么?

虽说色条的解除条件比原作里的轻松多了,但反过来说,一旦跟每个人都见过面,那就势必没法解除颈圈了。

不,仔细一看,其实并非如此。

要是其他人都已经死亡,那就不存在见过面的人,颈圈自然可以打开。

虽然规则上没有明说,这张牌其实暗藏着杀机。

 

「怎么了?」

见我盯着两台PDA陷入沉默,爱美把脸凑到我的面前。

该怎么解释呢?

在某种意义上,5号和9号的解除条件可说是互相矛盾。

假如以9号为优先,尽可能避免相遇,那么时间限制很紧的5号的生存概率就会下降。

反过来,要是以5号优先,那就得到处逮人见面,这有可能让9号在到达六楼之前就失去资格,所以说会影响其生存概率。

 

「没什么,只是看了你的解除条件后觉得,这条件还真紧张呢」

「是么?又是12小时又是48小时的,我觉得听起来真像电影呢」

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想到电影。

但是,不明白事情严重性的话,这种反应也是正常吧。

在原作中,御剑他们最初的反应也是如此。

交还PDA之前,我试着确认了爱美机子上的规则栏,上面记载着1、2、3和6.

很可惜,规则9看来要等下次了。

但说真的,规则9居然到现在还没找到。

虽然还有几台机子没机会确认,但假如跟原作一致,至少A、2、3、5、9、10、J、Q、K这9台机子上都没有规则9。

剩下的希望应该就在4、6、7和8上了。拖到现在也没法确认至关紧要的规则,真伤脑筋。

无论如何,先得让她了解规则。读了规则以后,料她也会理解到现在的状况吧。

在交还PDA的同时,我把上衣口袋中的规则一览表递给她,叮嘱她仔细读读。

读到一半,她的脸渐渐绷住了。

 

「规则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似乎已经通读了一遍,她抬头提问道。

我重重地点点头,简要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

在那之后,我拿回了规则表。

 

「所以说,不解除颈圈的话,很可能真会弄出人命。

  从你的情况看,在第12小时前就尽可能募集协助者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说协助者?」

「嗯,你也可以说是同行者。如果在第12小时时一同行动,那就能马上满足见面的条件,对你来说很方便吧。之后只要在同行者的协助下跟其他参加者完成见面,就能解除颈圈了」

「就是说要一边往上走,一边设法寻找其他参加者吧?」

「正是,不过可得提防那些好战的参加者。剩下的就是PDA和地图的问题了」

说着,我让她拿出PDA,切换到「机能」栏的「地图」项。

然后我也点开自己PDA上的地图,确认所在地后告诉爱美。

 

「现在我们在这,至于能走的楼梯只有没打上叉的那些。看样子每层楼只有一座楼梯能走,你得多加注意。 根据目前为止的经验,各个房间里有可能放着物资。要是见到了崭新的瓦楞纸箱或是木箱,尽可能打开看看吧。里面既可能有饮料、食物和软件箱,也可能放着武器」

「武器,是么?」

「没错,武器。很遗憾告诉你,我自己就捡到过这玩意」

说着,我从腰后拿出卡琳发现的自动手枪。

当然,我已经特别小心没把枪口对着她 ,但这已经让爱美脸色刷白。

 

「说真的,要是其他人拿到这玩意,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要是捡到了,带在身上是无妨,但我建议你别随便乱用」

她直勾勾地盯着手枪,我甚至不知她有没有听进去。

「爱美?」

「啊,我听着呢……不好意思」

我用另一只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好歹让她回过神来。

把手枪插回背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想你也已经理解行动的方针了。请你慎重行动,首先寻找值得信任的人」

似乎没能听懂我的意思,她露出茫然的样子。

这边可得尽快赶到六楼。

虽然很对不起有着时间限制的爱美,但现在应该以被条件限制所束缚的色条为优先。。

 

「对不起,爱美,我们这边有个成员的解除条件是尽可能避开别人到达高楼层,所以不想跟其他人碰面。 当然,我们会尽量在第48小时前跟你再见面,不过暂时还是分头行动吧」

 

听罢,她呆呆地望着我。

一边还歪着头。

「不能带我一起走么?」

她提出了理所当然的意见。

 

「只考虑安全的话,一起行动或许会比较好。但考虑到你的解除条件,还是分头行动为妙。地图这么大,为了降低在到达时间限制时还没遇到所有人的可能性,分头搜索会比较有效率。而且我们在上到六楼前会尽量避免与人接触,要是带上了你,只会对你不利。所以说,还是希望你在再次相遇前先跟尽可能多的人见面」

她似乎在努力尝试理解,边露出苦恼的神色,边喃喃自语。

既然决定优先解除9号PDA,我们就没法让步。

对她来说也是这个方案最好吧。

 

「…我懂了。不过说好了,一定,一定要在48小时前找我见面哦?」

她稍稍苦恼了一下,然后一肚子不情愿地接受了我们的提议。

最后还向我苦苦哀求,就差扯住衣角跪下求我了。

 

「这个自然,我们会努力想办法跟你见面的」

保证过后,我拉她起身。

 

「一路小心,希望我们能平安无事地见面」

「好的,你们也多加小心」

尽管有点落寞,爱美依然微笑着准备离开。

恰在此时,一道跟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声音响起。

 

「请等等~」

「绮堂!?」

本应在房间里待机的绮堂,此刻却站到了我的身旁。

「一个人走太寂寞了~我也来陪陪你吧~」

她粲然一笑。

这场相遇来得太突然,爱美愣住了。

我也一直懵然不觉,发现时心脏差点停拍。

然而,她提出的方案对我们很有好处。

在各种意义上。

 

「也好,绮堂,爱美就拜托你了」

本以为用开朗的口吻说可以活跃下气氛,不料绮堂听完却鼓起了脸。

「绮堂?」

「明明叫爱美酱的时候~都是直呼爱美(心形)~为什么不叫人家做渚呢~」

等下,(心形)是什么玩意啦!

而且还带括号…

然而绮堂在原作里也有其执拗的一面,就算反驳也只会是白费时间吧。

 

「好好好,直接叫渚就可以了吧?」

「嗯~这样才显得相亲相爱嘛~」

「谁跟你相亲相爱了,想得美」

中途发现她是在故意开玩笑,所以我也决定配合。

目睹了我们的二人相声后,爱美似乎认为渚是没什么威胁的人物,表情也随之缓和起来。

当然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但现在我也不便指出。

可是到头来,还是没能确定爱美的真正身份。

 

 

我目送着她们离去。

接下来就让爱美自求多福吧。

不过,运营方的人也不想看到参加者什么也没干就死在一楼的局面吧。

加上渚也在她身边。

有渚陪着,总不至于一开头就被干掉吧。

不对,这么想太乐观了吧?

在同人版有陆岛,在商业版有EP1的叶月,在序章中死亡也许没有想象中的稀有。

哎,姑且认为他们之所以领便当是因为跟主角靠得太近吧。

我边找借口安慰自己,边回到卡琳她们所在的房间。

由于渚中途跑出来的关系,料想她们俩也应该目睹了事情的经过。托此之福,我也不必赘言解释了。

讲完关于现状的问题后,我把话题切换到今后的打算。

 

「话就这么多。我想先满足9号的条件解除色条的颈圈,你说好么,卡琳?」

「嗯,没问题」

卡琳点点头,坚决地说。

跟最初相比,她的脸色好了很多。

大概是因为有跟妹妹年纪相仿的色条在吧?

如今我才察觉,色条右上臂的伤口已经缠上了绷带,估计是渚的杰作。

 

「总之,现状就先往6楼为目标。只要赶到6楼就能解除颈圈,所以尽可能少走弯路吧。与此同时也注意找找其他参加者,不然找不到PDA的话,卡琳的颈圈就解不开了」

我如此总结一番,接着开始收拾行李。

在说明的同时,已经让色条吃了固体营养食品。

水也所余无几,得找个地方补充。不过说到补充饮用水的地方,大概只有战斗禁止区域的屋子里头了吧?

收拾到一半,有人扯我的衣角。

之前也被卡琳这么扯过一次。但出乎意料地,我回过头,却发现色条在背后。

 

「怎么了,色条?」

「……叫我优希好了,大哥哥」

都这么老了,没想到还会被10岁左右的小丫头叫我『大哥哥』。

但话说回来,要是被叫成『蜀黍』,我大概会很失落吧。

她之前曾表现出害怕我的样子,现在大概是想要和好吧。

这可关系到她今后的精神状态,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没问题,优希,你也可以直接叫我早鞍」

我摸着她的脑袋说。少女听罢,脸上随即绽放出笑容。

「嗯,早鞍大哥哥」

这就是所谓的粲然一笑吧。

优希满面笑容地拽住我的手臂。

 

「哎呀~别这样别这样,我还得收拾行李呢」

突然这么一拽,害我差点失去平衡。我苦笑着提醒她。

「遵命~嘿嘿,不好意思」

虽然被指责了,优希脸上的笑容依然不改,只是乖乖退开以免影响我干活。

我负责的行李主要是体积或者重量较大的东西,至于卡琳则似乎在帮忙收拾比较轻的行李。

看着她们有说有笑的样子,我打起精神,决心努力帮她们解除颈圈。

离六楼的路还远着。

 

一口气升上六楼的终极武器正是电梯。

我们既不想跟别人相遇,又想尽可能快地到达六楼,坐电梯就成为了最佳选择。

在同人版的里路线,高山也是一开始就坐电梯上到6楼了,所以我们应该也能直接到达吧。

虽说组织也有可能设置了什么障碍,但权衡利弊后我们决定试试。

现在的经过时间是7小时12分。

跟爱美分别后,已经过了将近40分钟。

托了带扩充机能的PDA之福,我们前往电梯大堂的速度相当快,不过现在也就走了一半的路。

我们走的路线附近有个战斗禁止区域。为了补给食物与饮用水,我决定绕点路。

 

               哔——哔——哔——

 

来到战斗禁止的房间门前,几台PDA同时响声大作。

确认了一下PDA的画面,上面显示出如下的文字:

 

           「您面前的房间被指定为战斗禁止区域」

        「在房间内严禁战斗。违者无一例外将受到惩罚」

 

“无一例外”这点设计得多阴啊。

我边回想着规则7和规则8,边催促两人进入房间。

房间内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放有物资的瓦楞纸箱,里面放着食物和便携式煤气炉之类的厨具。

由于饮用水的消耗比想象中要大,我拿了更多的塑料瓶以及水壶。

幸好纸箱里也有背包和水壶,我把比较小或者比较轻的东西放到一个小型背包,让两人拎着走。

优希体力不足,让她一口气走那么远有点辛苦,所以还是让她在这休息一会吧。

因为跟其他地方相反,战斗禁止区域干净得一尘不染,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当然,走到上面的楼层时,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为了确认一直没能了解的情报,我试着向优希搭话。

谈话的中心是从分手到优希掉下之间的经过。

从渚的话里也能知道个大概,但还不清楚详情。

一问之下,我得知在我和手塚先后离开后,御剑他们曾经交换PDA的情报。

幸好优希的笔记本就放在她的背包里,我们得以看到御剑留下的记录。

根据记录,御剑的扑克是A,解除条件则如下所示:

 

             「杀死Q的持有者。不问手段」

 

至于姫萩则是4号,解除条件如下所示:

       

「取得3个其他参加者的颈圈。不问手段。既可砍头取得,也能在满足解除条件后获取」

 

姫萩是4号?

原本姫萩的PDA应该Q才对。

会不会像在EP1一样,仅仅是顺口撒谎?

可她连解除条件都完整说出来了…只能相信了么?

但目前为止,身为原作的登场人物却又分配到跟原作不同的PDA的,就只有她一个。

只有姫萩一个人特殊,显得很不自然。

但人不在面前,现在也无法求证。真想快点见到原本是4号的叶月。

考虑到她的PDA上有规则4,也得把她持有JOKER的可能性计算在内。

不过,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

 

手塚的事也想了一通,感觉他的追击未免太宽松了。

还是说他仅仅在以威胁他们为乐?

我在脑海里再度整理那场最初的战斗行为的来龙去脉。

 

「在不同时间,作用也截然不同的陷阱么」

原作中,有人曾说过这话。

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跟那段剧情如出一辙。

目前,陷阱的性质是分隔参加者。

我们会在下面的房间,完全是偶然使然。

不过,也有可能是渚为救优希而故意触发陷阱。

她是副管理员,自然能随意摆弄馆内的装置。

但假如真是如此,她又怎会跟爱美跑了?

如果是刻意想救优希,那她十有八九已经知道优希的身份,作为副管理员也该收到保护她的命令了吧。

渚的行动目的,目前还是个谜。

 

趁着休息,我在规则一览表的背后记下目前知道的PDA解除条件。

看着表格,现状跟原作的差异显得越发明朗。

在原作中出现,现在又没遇到的,有本应在入口大厅碰上的5号的乡田。

以及3号的长泽,4号的叶月,6号的陆岛,7号的漆山,还有8号的矢幡,总共六人。

这些人当中,应该有两个被3号的我和5号的爱美换下了吧。

目前确认过的玩家,算上我一共是9人,还有4人没见面。

至于PDA的内容也确认过的,剔除手塚后剩下8人。

不过姫萩的情况很可疑就是了。

既然已经有两人的解除条件跟原作记载不同,我可不能掉以轻心。

 

另外,5号的爱美也很让人在意。

5号本来是属于乡田真弓,她的身份是游戏管理员,属于运营方的人。

那么,难道爱美也是管理员么?

有了副GM渚的先例,不能排除她刚才在故意装傻的可能。

但要是这样的话,有可能轻易把PDA交给我么?

虽说渚也是二话不说就交出了PDA,这算不得准…

不过两个GM要都是那副样子,会对游戏的发展不利吧。

假设她并非GM,那要么这次的GM只有渚一个,要么正GM另有其人。

退一步说,身为副GM的渚至于特地提出跟正GM结伴而行么?

GM是不可不防的对象。但要是连GM的身份也跟原作不同,我手头的情报能起多大用途就很难说了。

不知以后还会出现多少跟原作的分歧,想到这点就头痛不已。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当口,优希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

 

「呜哇!优,优希!?」

「大哥哥,你在想事情?」

我还惊魂未定,优希就开口问道。

「啊,嗯,在想往后的打算之类,要烦的事情多着呢」

「不行啦,大哥哥,现在不好好休息的话,到时会累到的哦?」

「就是啊早鞍,你把自己逼得太狠了吧?」

我正苦笑着向优希点头,卡琳也在一旁插嘴了。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

我并不愿意让时间白白流走。

但让这两个丫头担心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摸着她们的头同意了。

三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休息了30分钟。

顺便也享受一下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厕所吧。

 

休息完毕,在出门前线确认和整理行囊。

我的手枪没有后备子弹,仅有弹夹内的7发子弹。

至于食物和饮用水,估计够我们三个用上一星期。

因为是一楼的关系,找不到什么能当武器的东西。

虽说有便携式煤气炉和锅子之类的厨具,但却完全没有菜刀之类的刀具。

由于行李分量大增,移动速度怕是会大大降低。

但现在不带走,过后可能要后悔,所以还是决定全都带上。

也跟她们商量好行李就由三个人一起搬,路上时不时停下歇息。

有一点我瞒着没说,在原作中,越到上层食物就越少。

游戏到了后半段,剩余时间就不多了,所以如此设计也是理所当然。但我的计划是让尽可能多的人生存。

虽说其他人也可能自带了食物,但饮料食品还是有备无患。

最后,确认没有遗漏以后,我们离开了第一个战斗禁止区域。

 

我们向着电梯大堂前进。一路无事。

途中遇到过三个像是陷阱触发装置的东西,幸亏能事前发现,所以相安无事。

一旦看漏了什么陷阱,后果可能很严重,所以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突然遇到了变故。

在错综复杂的建筑物里,罕有地发现了一条长达百米的直路。道路的另一头远远看到一个人影。

对方似乎先发现了我们,正快步朝这边走来。

 

「卡琳,优希,你们先躲到后面的小房间里,我来跟对方打交道」

为了避免违反9号的解除条件,决定像见爱美时那样让两人回避一下。

她们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马上听话照办了。

远远走来的,是一位头发齐肩、打扮像接待员的女性。

年龄似乎跟我相仿,大约是二十五六吧?

见只有我一个人在,她露出惊讶的神色,在几米外站住了。

 

「你好吗?哎,瞧我说的,这种环境下哪好得起来呢」

听口吻,对方似乎不甚紧张。

但看来对我相当警惕,面朝着我摆好了架势。

 

「你好,我叫外原早鞍。因为某种缘故让那两个女生走开了,总之我们现在正优先为了解除颈圈而行动」

我倒没摆什么架势,只是挡在路中间向她打了个招呼。

听到解除颈圈的字眼,她微微露出了反应。

大约是好奇我们的解除条件吧。

 

「先解释理由好了,这么说你也容易理解」

按照原设定,她应该是叫陆岛,现在先试探一下吧。

「刚才回避的两人里,比较小的那女孩子叫做色条优希,她的PDA是9号,而解除条件是赶在跟所有人见面前到达6楼」

听到优希名字的瞬间,她脸上写满惊讶。

为了掩饰自己的动摇,她刻意做了夸张的动作,装模作样点了点头。

 

「对了,你掌握了多少情报?我们很想知道规则9是什么」

「抱歉,我也不知道规则9。不过,难道其他的你都知道了?」

「嗯,先前遇到过好几个玩家——呃,说是好几个人比较妥当吧。

  跟每个人都确认了规则,可还是没见到规则9」

「每个人?!哦,怪不得了。 可惜呀,我的PDA上只有规则4和5」

她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看来她真擅长控制自己的感情。

只可惜,这回又猜错了。

总共13台PDA,这已经是第10台了,居然还没碰上规则9。照理说概率不该这么低的。

 

「是么,真可惜,不过在这里叹气也不是办法哪。对了,陆,呃——啊,怎么称呼你好呢?」

差点脱口叫她陆岛,还好想起她没做自我介绍。

说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可就麻烦了。

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点,希望她不会看出端倪。

 

「咦?啊——不好意思,我是陆岛文香,叫我文香酱就好」

看来终于想起还没自报姓名,她慌慌忙忙介绍自己,说罢露出灿烂的笑容。

果不其然,她就是陆岛。

刚刚听到优希的名字时反应那么大,估计跟商业版设定一样,是『ACE』组织的特工吧。 (译注:在同人版里,文香只是普通的女职员)

不知她的PDA会不会跟原作一样是6号?

至于“文香酱”的称呼就被我华丽地无视了。

 

「目前确认到的就只有规则1到8,以及部分参加者的解除条件」

从怀里掏出规则一览表递给文香。

让她看了看正面的尚不完整的规则表,以及背面的解除条件表。

跟目前遇到的参加者不同,她并没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这也当然。

因为她参加之前就已对游戏了如指掌。

等她读完,我开始跟她介绍目前见过的参加者。

未能实际确认PDA的手塚义光,以及后来先后确认了条件的4人。

A的御剑总一,4号的姫萩咲实,9号的色条优希,以及J的绮堂渚。

还有在跟5人分别后遇到的、持有K的少女——北条卡琳,以及在战斗禁止期间遇见的2号参加者高山浩太。

战斗禁止刚解除,就再次遇到了被手塚袭击而掉下陷阱的优希和渚。

还有虽然跟渚结伴离去,但依然跟我们友好交谈的生驹爱美。

最后,算上我自己和刚刚遇到的陆岛文香,总共是10个人。

解释到这里,文香的脸上蒙上了阴云。

 

「A,4,9,J,K,2,5? 这么说,外原先生,你……」

「嗯,你想的没错,我就是3号」

顺手向文香展示自己的PDA画面。

之所以脸色变差,是因为读了纸上记载的解除条件一览吧。

 

「刚刚说要优先解除一个颈圈,当然指的是9号。我要是只想自己活命,早就能解除颈圈了吧」

我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虽说不大可能,毕竟不想跟文香为敌。

不管怎么说,她可受过正规训练,而且在最后关头也可能成为我们的救命稻草。

因为她是隶属于跟运营的「组织」对抗的「Ace」的特工。

虽然她面带讶异,但我知道她已经目睹我跟两个女孩同行的情景。

希望她能藉此理解我并没有杀人的念头吧。

 

「说来也是。真对不起,突然陷入这种境地,看来我有点疑神疑鬼了」

她叹叹气,缓了缓绷紧的脸,然后满怀歉意地向我赔不是。

「没什么没什么,突然知道眼前的人要想活命只能杀人,任谁都会警惕吧」

我苦笑着表示理解。

此后,文香掏出圆珠笔,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原想伸手阻止,意识到她是写在背面后决定随它去。

她多半是把自己的解除条件也写下了吧。

没多久,大概是写完了,她把圆珠笔插回胸前的口袋,并把规则表还给了我。

 

「我的PDA是6号」

确实,解除条件一览表上,原本空白的6号位置现在写上了条件。

我边听她的话,边阅读纸上的内容。

「条件是让JOKER的伪装机能使用10次以上」

「你说10次?!」

情不自禁叫了起来。

的确,纸上也是这么写的。

 

「让JOKER的伪装机能使用10次以上。无需自己操作,也不需实际靠近」

 

其他部分都跟我知道的一样,唯独次数变了。

「怎,怎么了?」

听我喊出声来,文香吓了一跳。

不妙。

因为在原作中只有5次,不由吃惊起来。

不想办法蒙混过去,会让她怀疑的。

 

「啊,我只是想,JOKER的伪装机能不是有1小时的冷却时间吗? 规定是10次的话,拿到机子后至少也得等9小时啊。就算别人曾经用过,也很可能用不到10次,所以说把要求定这么高挺不利的啊」

我竭力不让自己显得太紧张,拼命往最合理的理由上扯。

我自己觉得,说到这个份上应该能蒙混过关吧。

 

「是啊,10次是有点多了吧。不过既然这么规定了,不努力办到可是会丢命的呀」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的神情很认真。

这也当然。

我知道存在其他活命的方法,所以才能这么冷静,不知情的人会紧张害怕也是正常的。

 

「嗯,是啊。得赶快把这件事告诉2号的高山。我们要是遇上了自然会告诉他,你要是见到了外表凶悍的大叔,那就自己跟他说吧」

「凶悍?」

「对,块头挺大、30岁左右的青年。但要是见到了小混混打扮的男人,千万有多远躲多远,那家伙似乎袭击过优希他们」

「是那个叫手塚的吧。明白了,我会注意的。还有位爱美小姐对吧?也得快点遇上她才行呢」

「嗯,麻烦你了。我们要先上6楼,估计要比较晚后才能再碰上她」

 

要帮高山和爱美的忙,比起我们勉强去干,还是拜托文香为好。

总之,看样子总算蒙混过去了。

文香似乎搞不清自己的位置而彻底迷失了方向。

借助自己的PDA,我迅速找到我们的位置,并为她指出了通往周围各处以及楼梯的最短路径。

从这里出发的话,去电梯会比较近。但文香大概是顾虑到9号的条件而选择了走楼梯。

 

「对了,要是碰上御剑他们,能麻烦你转告一声说优希一切安好么?」

临别之际我插了这么一句,文香使劲点点头。

「这个当然,我会好好告诉他们的。那就这样了,早鞍君」

我面带笑容求她帮忙。她眯起一只眼睛答应,然后道别离去。

 

跟文香分别后,我们既没碰到陷阱也没见到人,一路来到电梯大堂。

我让她们留在走廊,只身走进大堂四下张望。

目之所及,没有一个人影。

这种宽敞的大堂视野很好,所以也容易遭到袭击。

在原作中,楼梯口和电梯大堂附近发生过许多战斗。

因此我特地加强了警惕,但周围看来并无危险。

我又来到电梯跟前仔细观察。

电梯指示灯正显示着5楼。看不出有在动的样子。

这里是1楼,所以只有向上的按钮。试着按了一下。

没多久,指示灯上的数字就变成了4.

看来能正常工作。我再次环顾周围,然后呼唤两人。

 

「都过来吧,小声点」

尽可能压低声音道。

电梯来到一楼时,两人也刚刚到达。

大门一开,眼前出现了一个比想象中还大的空间,看样子装20人也不成问题。

也对,要不是这么大也没法装下重机枪吧。

不由想起EP1中,高山把重武器搬下5楼的事。

思考之余,我不忘第一个走进电梯,小心地确认安全。

看来并无异常。我招呼两人进来,按下6楼的按钮。没多久,电梯徐徐上升。

电梯上升的同时,我警惕地环顾周围。

虽然原作中也提到过,我发现这是个完全密闭的空间,一旦遭到袭击怕是得完蛋。

有地方能逃生么?

按惯例,顶上有个安全出口,就在视线所及的地方。

但往上逃跑的大前提是攻击来自下方。

然而,上升中的电梯不可能受到下方的攻击。

要说有谁会来袭击的话,应该是先行到达上层的人吧。

明知攻击者就在上面却还往上逃,那根本是白白送死。

所以最好能找到向下的安全出口。

我试着卷起地毯的一角,马上发现有个地方看来可以打开。

猜中了么?

 

「你在干嘛,早鞍?」

卡琳奇怪地问。我于是简单解释说:

「啊,我想要是弄出什么乱子就麻烦了,所以事先……」

 

          磅!!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电梯箱猛地摇晃起来!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2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3话 差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