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2话 相遇

上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1/700.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2/729.html

 

也许被我突如其来的宣言弄得哑口无言,手塚似乎还在犹豫该怎么回应。

如果被当场反驳,只会引发不必要的争论。

现在姑且先分开吧。

另一方面,脱口说了这等难为情的话,我也有点后悔。

居然能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我脑子大概是烧坏了吧?

于是我背对手塚迈出了脚步。这也有掩饰自己的难为情的因素在。

总之现在只想尽快逃出他的视线范围外。

也许真的无语了,他既没叫住我也没追过来。

 

我逃也似的沿着原路往回走。

这当然有避免被深究的理由在。但最重要的是,现在想得到更多情报。

没有手塚在的话,大概能顺利跟御剑他们交换PDA的号码和解除条件吧。

我断定温温吞吞的他们可以成为合作的对象。

 

一路走回入口大厅,却发现这里没半点人气。

环顾大厅,全然见不到御剑他们的身影。

本想事先了解御剑他们的PDA号码和解除条件来着。

特别是在缺乏规则9的情况下,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情报。

而且了解了各人的情况后,今后遇到其他区参加者时也可以提供更多情报。

按照EP4的发展,他们理应在这里呆到第六小时也就是战斗禁止解除以后。

难道是绮堂的出现造成了这种变化?

虽然有点过虑了,但我这时才意识到还有更严重的问题。

不对,原本就意识到它的存在,只是没料到它有这般严重。

在这个世界里,长泽并没有死。

故事里,姫荻和色条之所以在这里呆站半天,是因为目睹了他死亡的惨状。但这次她们并没受到这种精神冲击。

那么现在绮堂应该跟御剑他们一起走远了吧?

尽管可能性很高,但目前也没法确定。

现在悔之晚矣,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孤零零地向着巨大迷宫前进。

 

 

 

 

第2话 相遇 「破坏JOKER的PDA。本PDA拥有能让半径1米内的JOKER伪装机能无效化及初始化的特殊效果」

           经过时间 3:57

在布满灰尘的昏暗道路上,我一边警惕周围,一边以相当高的速度前进。

也试着探索了几个房间,结果一无所获白费时间。

追加的两个软件对在馆内前进起到了非常大的帮助。

回头看地图,我又一次为建筑的庞大复杂感到惊讶。

游戏里也有过这样的描述。一句话说,他们是把边长高达数百米的巨大建筑物造成了迷宫。

道路弯弯曲曲,就像无数条蚯蚓交叉在一起。通道的边上则布满房间。

简直就像是3D的地下迷宫RPG。

通道宽得可让三名成年人并排步行。而且无论看地图还是凭实际经验,这宽度在各处是一致的。

简直就像专门为游戏设计的迷宫。
自己的地图上既标注了各个房间的名称,也用箭头显示了现在的位置,所以认路还算简单。要没有这些可就一筹莫展了。

大概是有计算向量的装置,我只要一转身,地图上的箭头也会跟着转向。

如此一来就能轻易知道自己在往什么方向走,非常方便易用。

地图总共有六张,等于是告诉我们这座建筑共有六层。

我们13人就被安排在如此巨大的舞台上互相厮杀。

 

探索完几个房间后,我继续前进,耳中传来跟自己无关的微弱响声。

当即停止行动,屏气凝神想要判断声源。

旁边一扇半开的门中,传出了明显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蹑手蹑脚地走近大门,偷偷往里张望,看到有个娇小的身影在房间中央的箱子里翻找着什么。

探出身子想看个仔细,对方的行动却突然停下了。

我怕自己暴露,赶紧缩回身子,继续躲在阴影中窥视。

然而刚刚一直忙忙碌碌地翻找东西的身影现在却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只是静立不动。

大约过了三分钟吧。

对方始终一动不动。按捺不住的我决定主动搭话。

「嗨,你好啊,方便说个话么?」

 

冷不防被叫住的人影吓了一大跳,惊讶地回过头来。

脸蛋看起来挺可爱,但锐利的眼神却给人一种叛逆小鬼的印象。

刚刚窥视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看那娇小的身材,她大约是个初中生吧?

头发堪堪齐肩,加上一身运动型的打扮,说是纤细的可爱少年也有人会相信吧。
看向我的眼神虽然流露出畏惧,但也有种像在寻找依靠的感觉。

我有点奇怪,往前走了一步,对方马上做出往后退的样子。

然而背后的瓦楞纸箱挡住了她,我们的距离因此缩短。

她似乎抱着什么东西,站在肮脏而昏暗的房间正中。

为了确定那是什么,我睁大眼睛朝她怀里看去,结果发现那东西有着黯淡的银色光泽。

 

「……手枪?」

 难以置信的结果。

这里还是一楼。

在游戏里,手枪类物品应该在三楼以上才能找到。

不对,在EP2里,由于乡田的特别申请,御剑在一楼也捡到过手枪。

然而那是因为他的PDA一开头就被损坏而采取的补偿措施。

也许,她也因为某种缘故得到了这种补偿?

但乍看之下她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先不说这个,对方要一直拿着手枪,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然而要是轻举妄动,被她脑子一热开枪打了,那可就玩儿完了。这可怎么办呢?

「你是什么人?」

 

尽管声音有点颤抖,她还是压低声音向我问道。

好在她看来也不知道该拿手枪怎么办,仅仅把它抱在怀里。尽管如此,她依然以刀子般的眼神瞪着我看。

看来警惕心挺大的,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外原早鞍,几小时前突然发现自己被带到了这里,现在头痛着呢。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尽量让声音平和一点,以免刺激到她。

可以的话还想先让她把手枪交过来,但这么一说难保不会打草惊蛇。

「我也是刚刚醒来,本来应该是在探望卡莲的路上……」

看她一副茫然的样子,看来还对这场游戏一无所知。

她说刚刚醒来,那就是说已经浪费了将近四小时的时间么?

「不好意思,可以把那吓人的玩意给我看看吗?顺带也检查下是真是假」
「呃,啊,嗯」

我断定她对游戏还毫无了解,于是摆出为难的样子试着跟她商量。

结果她就慌慌张张地把手枪递过来了。

看她给得这么爽快,估计做梦也没想过我可能拿枪打她吧。

也就是说,现在还没到疑神疑鬼的地步。

接过枪的瞬间,手上传来的沉甸甸的重量和金属的冰冷触感让我背脊发凉。

我咽了口唾沫。

这就是只要扣扣扳机就能收割别人生命的道具么?

「我,我说」

被她一叫,猛然回过神来。

似乎被枪吓住而愣了一下。
她只叫了那么一声,然后就一脸紧张的样子。

怎么了?

她似乎频频看向我的手部。

我手里应该是拿着接过的手枪吧。

「啊,对不起!这么拿着你也会害怕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么办就好了吧」

尽管有点晚,但终于反应了过来。

我把手里的枪牢牢插到背后的皮带上。

拿在手上对大家的精神卫生都不好,把它放在视线范围内也一样。

然而放在可能被她夺去的地方也不行。

作为折中,我判断插在背后是最佳选择。

气氛改善后她似乎安心不少,转而对我观察起来。

我认为这时还是选择主动比较有利,就对少女开了口。

「看你的样子好像还完全搞不懂状况,就先来确认一下规则吧」

「规则?」

原来连规则也一无所知,怪不得会摆出毫无防备的样子。

我想着这些,然后继续解释。

「嗯,似乎我们被强制参加了这场杀人游戏」

听到杀人游戏几个字,她身子一震。

估计是对手枪耿耿于怀,她把视线移向我的腰间。

因为在意这些也于事无补,我无视她的视线继续说明。

「然后,在这游戏里犯了什么错误会死,怎样才能求生,这些在PDA里都有说明,就像我手上的一样。你醒来的房间里应该也有一台才对,没带来么?」

我拿出PDA,向她展示背面。

「啊,这东西啊,有有有。呃……是这台没错吧?」

她从短裤右前方的口袋里拿出PDA,并向我展示屏幕。

上面显示着『方块K』的图案。

她果然是卡琳么?

能确认到PDA的内容也是好事,我试着伸出手向她问道:

「能借你的PDA看看吗?想确认点东西」

「啊,好的」

干干脆脆就把PDA递到了我的手上。

看来她毫无危机感。

不出所料,她果然还没确认PDA的内容吧。

要是看过的话,光凭规则1也该明白随便把PDA给人有多危险。

 

「对了,我检查PDA的时候,你先读读这个吧?这是目前确认过的规则」

从胸前的口袋掏出一张纸递给她。

那是几小时前跟御剑他们确认规则时抄下的、唯独缺了第九条的规则一览。

 

趁着她还不知道防备,赶紧开始确认PDA。

重要的是规则和解除条件。

可惜的是,上面只写着已经清楚的规则6和7.

至于解除条件则如下所示:

               「收集5台以上的PDA,手段不论」

 

这点倒跟游戏里一样,没什么问题。

既然条件如此,渚也跟御剑他们在一起,只要遇上他们就能马上解除了。

今后果然应该朝楼梯前进么?

除此以外就没什么新发现了,我转而抬头观察少女的情况。

 

她盯着规则表,脸上写满了困惑。

在那以后,为了解释得到规则一览的缘由,我们面对面在房间中央坐下。

规则表也用PDA换了回来。

大致解释完后,开始打听关键的问题。

 

「对了,还没问你名字呢?」

「啊,呃,我的名字是北条卡琳」

「嗯,北条,很高兴认识你。

话说,看你的解除条件,只要找到5个人帮忙——算上我的话是4个人——就能解除颈圈了。这条件挺简单的,恭喜你啦」

「没那么轻松吧?我可不觉得有人会帮忙呀」

她似乎没法信任别人。

对此我倒能感同身受。

……等等?

我有这么冷无缺吗?

 

「大家都是自私自利之徒,而且我也没什么能拿来报答,应该没人会愿意帮忙吧?」

「抱定这种想法可不好,总有人会肯帮忙的。不过你倒是得带眼看人,小心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哪」

特意用轻快的口吻说。

她说的太消极,总觉得不这么干的话就会被这股沉郁的气氛吞没。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妹妹还在等着我。这么一说,奖金好像有,20亿元……要是有那笔钱的话……」

「喂——北条?」

「哇,怎,怎么了?!」

看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坏事。

不顺着她的话问下去似乎也没法切入别的话题。

「北条有个妹妹么?」

「呃?啊,对,名字叫卡莲」

她干脆地直言相告。

好哄好骗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吧?

总之先顺着话题往下说吧。

「哦,那姐姐要是失踪了,妹妹一定会担心吧」

「就是啊,今天本打算去看卡莲的…」

「说起来,你之前也说过去探望她吧?她受伤了么?」

听到这话,她的表情僵住了。

问的太急了么?

我的担心被证明多余的。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痛苦。

「卡莲她随时有生命危险,只有动了手术才能活命,偏偏我们又没钱…

  我们父母双亡,亲戚也没人愿意帮忙…所以只能靠我自己想办法了,可是…」

她泫然欲泣,断断续续地诉说道。

中途有几次忍不住低下头,勉强才挤出声音来。

 

「手术要多少钱?」

有必要事先确认一下。

因为没法保证一切都跟游戏里的设定一样。

「……连同出国费用的话是3亿8000万日元,想筹到这么一笔巨款,简直像痴人说梦吧?

  可是,如果这些规则是真的,妹妹就有救了!」

她猛然抬头喊出声来。

这孩子情绪波动真大。

不过,需要的金额也跟游戏中一样么。

要是13个人全部得救,那就需要至少四个人帮忙。

比起杀害八个人,还是求他们帮忙比较方便吧?

具体哪边比较容易,还取决于参加者的人格,所以要实际见面后才能判断。

把希望押在不可知的东西上,觉得不安也是正常吧。

所以她会被规则6迷惑也是必然的。

然而为了独力完成目标,必须把生存人数减少到五人以下。

这就等于说必须让八人死亡,为此她就有主动杀人的必要。

一直没有生还者计数器的话,要是不把遇到的人都杀光,难保最终人数不会超过五人。

在游戏种,因为御剑他们约定向她提供资金援助,所以大家达成了和解。但这次行不行得通还得打个问号。

有需要的话,再多我也愿意帮忙,但凭我的一己之力还是不够,所以没法保证安全。

这一点跟游戏中的御剑他们大不一样。

说到底,如果这是游戏世界,胜利之后我真的能留下来吗?

再说身为3号的我能否不杀人而生还,现在还未可知。

 

「外原先生,我需要钱,无论如何也要」
我正沉浸于思考,眼前的北条再次低下头低声道。

听来或多或少有种被逼到绝境的味道,让我有点心寒。

「既然由生还者平分20亿,就是说最多只能有五人生还,所以我……」

 

「打住,北条」

听着她的语气越来越兴奋,我感觉到危险的东西,于是赶紧打住。

这么下去她说不定会像EP2那样黑化而死!

哎呀,其实黑化也有黑化的美……才怪。

总之现在必须说服她。

「为了让人数减少到五人以下,你不惜杀人吗?然后你有脸面跟自己的妹妹说,“为了救你的命姐姐我可是动手杀了人”么?」

 

我装出对她失望了的样子。她闻言抬起头来。

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涌出,落到她紧握的拳头上。

在她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妹妹是自己的同伴。

大概是身边人的背叛和金钱纠纷让她没法相信别人吧?

这么一想,脑袋突然开始作痛。

根本不可能信任别人。

这家伙也好那家伙也好,一个个心里净想着怎么骗你,践踏你的信任,为自己捞好处。

这种念头在心里闪过。

有什么东西朦朦胧胧地浮上心头。

这种看似随时能记起、实际上又想不起来的感觉,让我感到心焦。

然而,听到眼前少女的呜咽,我清醒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直在心头缠绕的那股让人作呕的丑恶想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说已经消失,但看来还剩下一点残渣,我微微甩头让脑子恢复正常。

暂且把奇怪的念头放到一边,先考虑她的问题吧。

我叹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以冷静沉稳地语气开口。

「首先,你说没有人会帮你们就是胡扯的吧」

「你,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至少我是想不明白,一个初中生带着妹妹,到底能怎么独力求生」

听了我的话,她吃惊得瞪大眼睛。

「我就把话说明白点吧。如今的世道,光靠小孩子根本没法生存,如果还要照顾有病在身的亲人就更不可能了。所以肯定有大人在资助你们。

你现在却忘掉这些恩惠,偏说你们是独力求生,你有什么底气怨天尤人?」

说到这里先缓一会儿。

听了这番话,她似乎陷入了混乱。

不过这是多年以来的价值观,要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她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在那之前我就往下接道:

「有些在你看来无关紧要的帮助,或许对别人来说却是竭尽全力。而且,不管那需要多特别手术的病是什么,不都坚持到了现在?而你不也被告知了治疗需要什么了吗?是否现实我们先不说。你个人觉得,你一个人能负担这些吗」

「可是——」

「让自己陷入孤立的难道不正是北条你自己么?你敢说你没因为妹妹身患重病就对周围的目光过分敏感,拒人于千里之外么?」

在我一浪接一浪的语言攻势下,卡琳颤着身子低下了头。

尽管想反驳,却又无言以对。

看起来就是如此。

往后她就算要反驳,恐怕也只是强词夺理放刁撒泼吧。

在她失去理智前,赶快过渡到结论吧。

毕竟也怕弄巧成拙。

 

「好了,给你个好提议吧」

我换成明快的语气。

「试着求求别人帮忙不就行了嘛?游戏的奖金可是天文数字,顺利生存到最后的话,无异于天上掉馅饼。所以你让他们每人分你一点就得了嘛。只要协助者多几个,分到每人头上的也就是点小数目对不对?」

其实就算如此也是数千万的巨款。不过现在还是先用花言巧语让她信以为真比较好吧。

解决方法跟游戏里如出一辙。

很可惜,凭我的脑子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现阶段也不可能跟运营组织正面对抗,或者把希望寄托在敌对组织上。

 

「哪有这么称心的事呀」

她撇撇嘴反驳。我见状晃晃中指,夸张地说:

「事前就认定不可能,当然不会遇到好事吧?想得到好结果,就得想着美好未来而努力呀!!」

怎么冷不防又冒出这种羞死人的台词了,我真是…

听了我的话,少女愣了一下,然后噗的一声大笑不止。

时间已过4小时35分。

由于所有区域都是战斗禁止的状态,目前还没有危险,于是我决定趁现在多探索馆内。

这是因为考虑到一楼已经能找到手枪类武器的事实,以及捡到其他软件的可能性。

我抄着近路朝楼梯的方向出发。

 

爆笑过后,卡琳看来是决定姑且相信我。

在那以后,我们决定直呼对方的名字。

因为她讨厌一本正经地用敬语。

她的表情看来开朗不少,而且也跟我相处得不错,我不由松了一口气。

要是像EP2那样黑化掉,我可吃不消。

至于筹钱的问题,现在暂且保留。

 

「说起来,早鞍你的解除条件是啥来着?」

探索中途她就主动聊过几个话题,现在终于问到我不想说的方面了。

要是现在对她支吾其词,往后可不好办。

我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PDA,边向她展示液晶屏幕边说。

「我的PDA是3号,至于解除条件……

  是杀害三个人以上」

我中途顿了一下,然后才把话说完。卡琳的脚步戛然而止。

她瞪大眼睛朝我看来。

虽说早有所料,不过她老僵在这里也不好办,于是我斟酌了措辞后说:

「现在这么说你可能不信,不过我现在没有杀人的打算。

  至少,我不想主动去杀人」

 

我露出为难的表情,苦笑着跟她说。

不过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能否把不杀人的方针贯彻到最后也很难说。

卡琳似乎犹豫着该如何作答,好几次把嘴巴开开合合,欲言又止。

那模样实在太好笑,让我忍俊不禁。

 

「干,干什么!突然笑什么呀!」

「哎呀,没什么,只是因为你的表情变化太可爱了,怪好玩的」

「说什么呢,我可……呃,那个……」

本以为能让她稍稍打起精神,结果卡琳似乎想起我的解除条件,脸上又蒙上了阴云。

我抚了抚着她的脑袋,然后抓住她的双肩,直视着她的眼睛说:

「还不能断定我就没活路了呢。品味差归差,这毕竟是个游戏节目。说不定还藏着其他可能性也说不定吧?

 我们手上也有手枪,有万一的话,还能考虑冒着危险打破颈圈。现在优先想办法解除你的颈圈,路上说不定我们就能找到别的方法了」

尽管语气充满不确定,但我认为这时信口开河会更不妙。

我特意放慢速度,语重心长地开导她。听到中途,卡琳开始认真地倾听我的意见。

虽然没到完全接受的地步,但总算是理解了吧。

我决定避开这个话题继续探索。

 

卡琳虽然烦恼了一小会,但看来意识到消沉下去也于事无补,所以渐渐又开朗起来。

偶尔找我搭话几句,那声音和态度也相当自然,让我很是欣慰。

我们一路走去,边聊天边提防周围的陷阱,面前突然出现了人影。

这是个三岔路口。拿字母T作比喻的话,我们从下方前进,对方则从左边走来。发现对方时,双方距离已经连十米也不到了。

对方看来身强力壮,走路时还拖着一根铁管。铁管跟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乍眼看去,无论是谁也会想敬而远之吧。

要不是有来自游戏的情报,说不定我也早就撒丫子了。

大概是我们说得太投入,所以才连铁管的声音也听漏了吧。

理所当然地,对方似乎也察觉到这边的存在,拐过岔路口直直地朝我们走来。

卡琳脸上写满了害怕。但我只是摸摸她的头让她别怕,等着对方到来。

我自然也会心生畏惧,但现在还是战斗禁止的时间,再说从游戏里得到了他不会主动攻击的情报,所以好歹把恐惧感压了下去。

为了争夺主动权,我抢先开口。

「现在应该说下午好是吧?」

「嗯,从时间上说应该没错」

男人以沙哑的声音回答,并毫不松懈地投来打量的目光。

年龄大约是三十前后吧。

看样子似乎经常锻炼,身体强壮

他身材高挑,表情严肃,而且眼神锐利。

他的眼神虽然没有敌意,但也不带好意。这点令人有点为难。

一言以蔽之,是个一旦为敌、我们连百分之一的胜算也没有的男人。

虽说是个强敌,但在剧情中,他在跟手塚组队之前展现出来的合作态度让我印象深刻。

但在这个世界里是否如此呢?

为了打探虚实,我试着抛出一个话题。

 

「我是外原早鞍,持有3号的PDA」

「3号?我是高山,高山浩太」

反应非常平淡。

假如知道3号的解除条件,应该没法如此泰然吧?

如果跟游戏的设定无异,最后的规则9中应该记载着所有颈圈的解除条件。

换句话说,他的PDA上看来也没有我们渴望的规则9吧。

「高山你好,这女孩叫北条卡琳。关于我们的现状,你把握了多少呢?可以的话我们想知道规则9的内容」

「不,我不知道规则9,PDA上只有规则4和8。因为谁也没遇上,所以其他规则我是一无所知」

原来如此,配合他的条件,给出这两条规则也是合理的。

其实我真想吐槽说,瞧你这副样子,有人愿意跟你碰面就见鬼了吧?

加上还拖着铁管走路…

但想到他可能天生这样直来直去,我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既然谁也没遇上,怕是没什么新情报了吧。

  对了!高山你的PDA是几号?把号码和解除条件告诉我们的话,说不定这边也能帮上什么忙」

「我的PDA是2号,解除条件是破坏JOKER」

出乎意料地,他毫不犹豫就告诉了我。

不过他的条件看起来对其他参加者没什么威胁,大概是认为公开了也没什么坏处吧。

在EP1里也是上来就公开了。

 

「不好意思,说不定有什么文字陷阱,能让我实际看看吗?保证不会碰你的机子」

听到提议,高山考虑了几秒钟,最终一语不发地操作了几下PDA,然后向我出示画面。

见他同意,我看向屏幕,发现画面上显示着解除条件。

解除条件与游戏里的一致:

 

「破坏JOKER的PDA。本PDA拥有能让半径1米内的JOKER伪装机能无效化及初始化的特殊效果」

 

确认完毕,我恢复原来的站姿并微微点头。

「原来如此,JOKER的解除功能啊,那可真有用啊。

  对对,瞧我都忘了,这是目前确认过的规则一览」

说着,从胸前的口袋拿出规则一览表。

「哦?你的准备可真周全啊」

「啊哈哈,之前跟一帮人确认了规则,那当中有个聪明的家伙」

聪明的家伙自然是指御剑。

浏览过后,他把规则表还了回来。

问了他要不要抄一份,但他懊恼地说手头上没有纸。

这边有是有,但那是色条的东西,不能擅自送人。

聊了一会,高山开口问道:

「我想要JOKER,要是见到了能把它交给我么?」

「OK,反正我们都不需要JOKER,你要能把它砸了,这边也省得担心会被谁骗倒,我们还巴不得呢。啊,不过……」

「怎么了?」
「对了,说不定其他人的解除条件要用到JOKER…要是真的如此,能请你先帮帮他们的忙么?」

我假装不知情地提出了建议。

如果这是游戏内的世界,主办方自然不可能知道我对游戏内容了如指掌。

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

 

听了这番建议,高山开始沉思。

想了一会,他似乎得出了结论:

「只要不跟我的解除条件相抵触,我无所谓」

根据游戏剧情,除此以外跟JOKER有关的解除条件,就只有6号的「让JOKER的功能被使用5次以上」了。

对2号来说应该是不痛不痒的要求,所以应该不成问题。

「明白了。不过听你的口气,是打算跟我们分开?」

「嗯,单独行动会比较方便」

真是似曾相识的台词啊。不过深究下去也只会让自己更加后悔,我决定把它抛在脑后。

「是么,虽然挺可惜,不过要找JOKER的话确实是分头行动比较有效率。啊,对了对了,我的解除条……」

「喂,早鞍!」

我微微点了点头,准备公开自己的条件,卡琳突然扯住我的衣角。

她泫然欲泣地向我摇头。

的确,公开这种条件只会对我不理。

但既然他都开诚布公地说出了自己的解除条件,我隐瞒下去的话,对今后的关系也没好处。

我摸摸她的头,安慰她说『没问题的』。

 

「好了,高山,回到刚才的话题,我的解除条件是杀害3人以上」

 

他不动声色,仅有眉头稍稍扬了扬。

不愧是不动如山的男人。

不过正如规则8记载的,现在所有区域都是战斗禁止区域,这个事实也至关紧要吧。

 

「这种夸张的解除条件也是有的,所以你跟其他人接触时要小心点。另外,这孩子的解除条件是收集5台PDA,准备解除时想麻烦你借PDA一用,我们想说的就这么多」

「知道了,我会考虑」

回答虽然简短,看来他也认可了我们的提议。

不过具体能不能实现还取决于下次见面时的状态。希望他别跟手塚组队就好了。

话毕,他从怀里掏出香烟盒,叼住其中一根。

 

「STOP,要吸烟的话待会再吸!

  二手烟可是很有害的,你喜欢吸我不会阻止,但麻烦你注意下旁人吧?」

见我竖起食指提醒,他乖乖收起了香烟。

但看他烟瘾难耐的样子,还是早点分别比较好。

反正能交换的情报也交换了,我们约定再见后踏上了各自的路程。

 

跟高山分别后,我们在一楼又探索了30分钟左右,电子声骤然响起。

          哔——哔——哔——

上次听到这声音,已经是醒来时的事了。

我和卡琳望向发出声音的PDA。

「已经经过6小时。各位久等了,现在全境的战斗禁止限制正式解除!」

「至于特别设置的战斗禁止区域则依然存在,请各位参加者注意」

 

「经过6小时,么」

画面分两页显示出上述的文字。

读完文字,卡琳紧张地绷起了脸。

我照旧摸了摸她的头,不过这次还是严肃点提醒下她吧。

 

「这么一来,就可能有好战的家伙会跑来袭击了。往后见到别人可得多加小心哟?」

她虽然满脸不安地注视着我,但还是理解地点点头。

但毕竟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抱着暂且休息一下的念头,我打开附近的一扇门往里窥视。

正好里面有间大床。

走进房间揭起被子,下面是相当新净的褥子。

看来可以美美地休息一下了。

 

「卡琳,休息一会吧」

我让跟在身后的卡琳坐到床上,然后从背包翻找出合适的东西。

有固体的综合营养食品和不冷不热的饮用水。

凭卡琳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推算,开始时间是早上的10点,这点我们事先就确认过。

既然经过六小时,那现在就是16点,也就是下午4点。

这么一说,这还是今天的第一顿饭,早餐和午餐都忘了吃。

找到食物的时候干嘛不当场吃点呢?

也许当时刚好不饿,但仔细想想这也说不过去。

不对,大部分人应该是昨晚——运气差点的话是傍晚——被绑架的,就是说我们有可能从昨天中午开始就粒米未进。

其实我现在已经饿坏了,但考虑到接下来还要到处行动,所以不能吃太饱。

 

跟床上的卡琳不同,我坐到旁边一个脏脏的、看起来挺结实的木箱上吃了起来。

吃得差不多就停下,把吃剩的东西放回背包。

我吃饱的时候,卡琳才刚吃到三分之一左右。

看样子似乎难以下咽,我决定警告她。

「趁有时间赶紧吃,下一顿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呐」

「嗯?啊,你说的有道理。抱歉,太难吃所以就慢下来了」

她难为情地苦笑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地点点头,开始就着水往下咽。

这么吃也不是办法,不过总比不吃要强,我就忍住不多嘴了。

 

嘴上是说难吃,但这恐怕不是真正的理由。。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海吃一通,那才是见鬼了。

不过要是有渚在,情况倒是可能大为改善。

我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现在是游离于所有EP的故事之外的状况。

由于没法预料往后的发展,现在自己的优势也就只有关于参加者的情报之类了。

但我拥有的情报,到底有几分是真呢?

我正在沉思,一道耀眼的光把我拉回现实。

天花板突然裂开了两半。
「哇啊啊啊啊啊」

「哇~~啊~咦~~」

「啊,吓我一跳」

伴随着悲鸣——虽然其中一边听起来温温吞吞的——两个人影掉了下来。

听声音,卡琳似乎差点被人影压到,但我此时只顾紧盯天花板上的洞。

打开的天花板很快又开始闭合。

 

「优希—!渚小姐!」

「优希小妹妹!」

男女的喊声从上一层传来。

但天井还是无情地、缓缓地自动合上了。

在天花板闭上的前一瞬间,我跟在入口大厅遇见的少年——御剑四目相对。

但伴着轻微的响声,天花板已经彻底闭上,所以很可惜,没法向他询问情况。

我转而确认掉下的两个人影。

 

「是色条,还有绮堂么」

也跟这两人在入口大厅见过面。

为什么她们会掉下陷阱呢?

我看向卡琳正在照顾的色条,猛然发现她的右上臂有伤。

当初掉下的时候,色条的右半身被阴影挡住所以才没看到。

这种割伤明显不是掉下所造成的,而且战斗禁止才解除了没多久,这大大引起了我的注意。

 

「色条,这伤是怎么来的?」

我一开口问,她的整个身子就颤栗起来。

「哎,到底怎么了?」

果然是被什么人袭击了么?

卡琳似乎也很在意少女的异状,边抚摸她的背部,边一脸担心地向她询问。

 

「手塚先生他,突然,向我袭击,然后就用刀子,呜」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说着,似乎又想起刚才的可怕经历,几乎要哭出声来。卡琳赶紧抱紧她安慰起来。

「刚听到PDA响起~手塚先生他呀~就突然扑过来了~」

大概是认为色条现在没法说话,绮堂接着补充道。

依旧是温温吞吞的语调,但语速稍微急促了一点。

PDA之所以响,大概是战斗禁止解除的提示音。

她们被手塚袭击了。

而且还是在6小时的战斗禁止限制解除后的瞬间。

 

「你们跟手塚一起行动来着?」

「是啊~刚好在楼梯附近再次遇上~然后就一起行动了呢~」

大致上理解了现状。

假如跟游戏设定一样,手塚的PDA就是10号,而解除条件是「有五个颈圈被触发」。

虽说还有「在2天23小时之前完成」的附加条件,但现在暂不理会吧。

要说的话这种做法倒真像他的作风。
要是能一口气触发四个人的颈圈,手塚几乎就稳操胜券,对他而言这主意确实不赖。

既然如此,此地不宜久留。

我赶紧抱起卡琳还在安慰着的少女。

她稍微有点抗拒,但双方力气相差太大,我就这样强行抱着她迈出了脚步。

 

「我们得马上移动,卡琳,绮堂,跟我来!」

我赶忙说着,抓起之前放下的行李向门口走去。

既然是被手塚袭击,他们应该是在逃命的中途掉下陷阱的吧。

所以他理应目睹了两人掉下的情景,然后很可能会为了追击而故意触发天花板的陷阱进行确认。

要是留在原地被手塚看到,就会演变成跟持刀的手塚战斗的局面。

虽说这边有枪,没有搏斗经验的我一旦跟带了刀子的手塚进行近身战,那就毫无胜算了。

看到我一脸严肃,卡琳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乖乖地跟着出了门。

绮堂也跟在后面。

走到外面,我半掩着门往里偷看。天花板往下开着,从这里正好能窥视到二楼的情况。

果不其然,手塚就站在那里。

 

「切,跑掉了么。是靠着那女的么?看起来笨手笨脚的,没想到脑瓜子倒挺精。

  御剑那小子也趁乱跑掉了,真是功亏一篑啊」

手塚嘴里喊着可惜,声音却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

一听他的声音,怀里的色条立马绷紧身子抓紧了我的衣服。

 

看来是被吓坏了吧。我轻抚着她的背,好让她安心下来。

看到天花板又一次自动合上,我无声地向等在一旁的卡琳和绮堂发出信号,开始沿走廊前进。

移动到稍远的一个房间后,我暂时把色条交给卡琳照顾。

 

「呼——总之先歇口气吧,突然被这么一闹,吓死人了」

我倚门而坐,松了口气。

长时间绷紧神经,好不容易休息却遇到那种事,让我精神有点倦怠。

 

然而,现在还有应做的事。

卡琳坐在房间中央,色条和绮堂也跟她同坐。我放下行李站起身来,向后两者走近。

「色条,绮堂,不好意思,能请你们拿PDA看看么?」

决定干脆赌一把。

优希听罢缩起了身子。

由反应来看,她的解除条件果然是那个吧?

游戏中色条优希的解除条件在脑海中浮现。

 

「你是要这个吗~」

另一边,绮堂则干脆利落地交出了PDA。

她曾在EP1里假装完全不会操作,所以遇上这种情况大概也没拒绝的理由吧?

对我来说倒是正中下怀。我干脆地接过了PDA。

待机画面上显示着『黑桃J』。

再确认规则栏,跟在入口大厅听到的一样,上面显示着6和8。

至于解除条件则如下所示:

         「游戏开始后共同行动24小时以上的对象,在2日23小时时依然生存」

看到这段跟记忆无异的文字,下意识地呼了口气。

然而,要是一切都跟游戏一致,色条那边的问题就大了。

虽然不想影响心情,但事先确认还是有必要的。

 

「能借你的PDA看看么?这也是为了让大家活命」

我捧起她的脸蛋跟她四目相对,然后重复了一遍。

色条似乎没法拒绝,不大情愿地递过了PDA。

「谢谢你,色条」

 

我边抚着她的脑袋边道谢,随后接过PDA。

PDA的待机画面上显示着『黑桃9』。

规则跟在大厅里确认过的一样,是第7和第8条。

紧接着,我按下解除条件一栏,顺着文字往下读。

       「与其他所有参加者……」

 

恰在此时,房外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永远的豆腐公爵

六年前,在朋友建议之下脑子一热跑去挑战翻译小说;六年后,被朋友一说,心里的某根弦又被触动了—— 始为终,终成始。燃烧吧,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5 thoughts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2话 相遇”

  1. 其实对于这种对杀游戏的剧情。

    比较合我心意的还是一小群人齐心协力,排除万难,踏过血海最终逃出升天的剧情。

    不过这么看来早鞍同学又要玩全体拯救了啊。(也许手冢会是可悲的牺牲品?

    哼哼哼,苹果的配图甚好,快快交出第三话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