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1话 开始

上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1/678.html

下一话链接:http://www.moonmemory.com/2011/07/21/704.html

 

远比平时朦胧的意识在缓缓地苏醒。

最先注意到的就是沉重得非同寻常的脑袋以及硬邦邦的地板。

难道是睡觉的时候身子一翻掉下床了么?

有四年没尝过这种滋味了啊——我边摸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边支起上半身。

扭动着沉重的脑袋环顾周围,映入眼帘的是肮脏得像是废墟的房间景色,跟自己熟悉的房间截然不同。

墙上没有铺壁纸,地毯也沾满灰尘。

之所以躺在地毯上还觉得硬邦邦,是因为那地毯已经残破不堪,绒毛也早已磨光。

一张书桌,书架的残骸,以及连弹簧都跑了出来的破床,正端坐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剩下的最后一个角落因为有门,所以没法放置任何家具。

而且不知为何,明明有书桌却看不到椅子。

 

「这是什么地方?」

情不自禁地开口发问,却没有任何人回答自己,声音空荡荡地消散在房间里。

我昨天……是在干什么来着?

尽管尝试回忆,记忆却因为混乱而朦胧不清。

现在,我正穿着贴身的衬衫加长袖的polo衫,上面还披着夹克。

下身则是完好无损的漂亮黑色牛仔裤。

整体上以黑色为主调,司空见惯的室外服装。

当时到底是出门干什么来着?

 

          哔——哔——哔——

 

正当我为现状困惑不已的时候,吵闹的电子音传到耳边。

声源只有一个,应该就在肮脏不堪的书桌上。

以防万一,先确认了身体状况和身体各处有无损伤。

虽然脑袋有点沉,但身体似乎没事。

然而首要的问题是,脖子上看来被套上了什么。

「这啥?颈圈?」

试着用手摸了摸,指尖传来金属般的冷硬触感。

这东西紧紧圈住了我的脖子,连插个小指头的缝隙都没有。

就算想要扯开,光滑的颈圈上也无从下手。

环顾了周围,也没见到镜子之类的。

这么一来,不是连查看脖子上的东西也办不到了么?

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好暂时放弃追究。

 

随后我就站起身子确认声源。

一时间感到有点脱力,但我还是强忍了下来。

只是轻微的眩晕,至于使不上劲的问题,只要注意一点大概就没问题了。

明明刚刚睡醒却会觉得这样无力或者说倦怠,委实不正常。

看这状况像是被绑架了,也许是被下了什么药吧?

试着甩甩头让自己精神起来,但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沉。

 

估计身体不久也会渐渐恢复,我暂时撇开这点,考虑下一个问题。

从刚才起就有什么东西在周期性地响,令我不得不在意。

走近书桌,有一台崭新而薄平的、跟肮脏的房间格格不入的机器。

机器大约长10厘米,宽6厘米,厚度则是1厘米左右。

朝上的一面有着宽阔的液晶屏幕。

 

「……P,DA?」

 

令人厌恶的预感在脑海里闪过。我环视周围,室内却寂静如故。

我拿起机器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着红心3的图案。

 

第A話 开始 「杀害Q的持有者。不问手段」

        经过时间 0:14

 

我,外原早鞍(そとはら さくら),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研究生,一觉醒来似乎被卷入了麻烦的事情中。

而且这不像现实,倒像是游戏里的世界。

之前从房间里捡到了一台小型机器,看到它的画面后我不禁愕然。

「居然是3?!」

手上PDA的画面里,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三个红心图案。

我呆呆地盯着画面,突然又回过神来。
傻站着也不是办法,先确认PDA的内容吧。

这东西怎么看都像自己熟悉的游戏里的那种PDA。

在游戏里也有解释操作方法,就先照着记忆里的操作方法试试看吧。

按了按屏幕下方唯一的按钮,屏幕显示的画面随即改变。

画面的上方并列地显示着经过时间、残余时间以及剩余电量。

现在已经经过0:15,剩余时间是72小时45分。

跟游戏里一样,看来总时间是73小时。

电量显示计则是全满的。

下方则并列地显示着「规则」「机能」「解除条件」几项,分别被圈在一个方框里。

点了一下解除条件,画面再次改变,显示出了解除的条件。

 

         「杀害3人以上。颈圈启动造成的死亡不算在内」

 

显示出了意料之中的文字,我不禁有点眩晕。

真的不得不杀害三个人么?

见此,我的头顿时痛了起来。

由于感受到了危险,我按着头轻轻甩了甩,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一点。

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现状。

随后切换到了规则一项,屏幕分几个画面显示了如下的规则:

 

规则1   参加者会佩带着特制的颈圈。PDA中会写有各自的解除方式。如果在未达成条件下解除颈圈,颈圈就会启动,发出15秒警告后,建筑物的警备系统会攻击启动颈圈的所有者。没有停止启动颈圈的方法。   

规则2   每位参加者可得知9条规则中的4条。其中必定有第1、2条,馀下的会在第3至9条中随机显示两条。有5~6人的话,大概可知所有规则。   

规则3   PDA一共有13台。13台中会写有各自的解除条件,游戏开始时参加者会各自有一台。这里写的就如规则1所说。可以夺走别人的PDA,不过用别人的PDA的解除条件来解除颈圈是不可能,会使颈圈启动。必须使用初期配给的PDA中的条件来解除。

规则7   如在指定的战斗禁止区中有攻击某人的行动的话,颈圈就会启动。

 

这边显示的文字也似曾相识。

的确,我看来被卷入了跟那个游戏非常接近的状况。

这种事可能在现实中出现么?

抑或说我是进到了游戏世界?

不对,这反而更不现实吧。

无论如何,情况看来相当棘手。

 

照这情况看来,背后隐藏的东西也跟游戏差不多吧。

换句话说,也许正有谁在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要是胡乱发言或行动,说不定会被屏幕那头的人特别是游戏的主办方认为形迹可疑,这是很可怕的。

话又说回来,这游戏似乎跟自己所知的那个『游戏』如出一辙。

在现实中有可能设置那样的舞台并且举办游戏么?

现在需要其他规则以及参赛者的情报。

什么人具体被分配了怎样的解除条件,看来会对我今后的行动产生重大影响。

这么一想,最初看到红心3时没能掩饰惊讶,也许是个败笔。

不过,只要他们稍一调查就能知道我对这个游戏是有了解的,所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吧。

 

疑问堆积如山,要确认的东西不是一星半点,手头的情报却又寥寥可数。

首先必须行动起来。

再次环顾房间寻找有什么能派上用场的东西,但就连个能用的背包也没有。

虽说暂时没有行李所以也不需要背包,但考虑到今后,还是想要个背包来装武器和食品。

不过没有就是没有,没办法。

这么一说,之所以没有椅子,大概是因为曾经有参加者拿它当武器吧?

在游戏里,主角们看到被破坏的家具后也曾推测是有人拆开家具充当武器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吧。

试着找了找看衣服里有没有什么派上用场的东西,但口袋里空无一物,连手机和钱包也没有。

没有钱包,那就说明我身上也没家里的钥匙。

醒来时的推测是,我是在出门后被绑架走的,但是果真如此么?

手机撇开不说,我不可能连钱包也不带。

虽然现状莫名其妙,但我的记忆也混乱不堪,回想不起什么有用的东西。

虽想尽快回忆出来,但记忆就像蒙上了一层浓雾,勉强自己去想只会让脑袋发疼。

因为害怕痛苦,我决定不再勉强自己。

反正也无事可做,就先出发吧。

我强忍着大概是药物引起的乏力感,拿起PDA走出房间。

 

走到跟房里一样布满灰尘的肮脏走廊,发现只有右边有路。

看来这里就是道路的尽头。

马上掏出PDA按下「机能」画面,果不其然找到了「地图」一项,一按就跑出了这里的地图。

画面上显示出一张比屏幕本身还要宽大的地图。

虽然游戏里也有这样的描述,实际感受到其巨大后,我还是有点头晕。

试着对比周围的地形,却发现类似的地形太多而没法确定位置。

无论如何,反正能走的路只有一条,先收集一些情报再慢慢确认吧。

虽说决定了要前进,这里的陷阱却是个问题。

说不定一不小心中了没法独力逃脱的陷阱,就被迫在原处等死。

 

没法一口咬定不存在即死级别的陷阱。

按照游戏里的描述,一楼至少就有3种不同的陷阱,那么现在姑且认为这栋楼也有陷阱比较稳妥。

现在情报还很少,再小心也不为过。

我小心翼翼地提防着陷阱,一边环视周围一边迈步。

 

顺着弯曲的走廊前进,沿途见过好几扇门。
说不定会像游戏中一样放着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每次看到有门我都会进去确认。

当然也有可能遇到其他参加者。所以每次开门前我都小心翼翼地听着室内的动静,缓缓地把门打开。

然后,在第三个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新的瓦楞纸箱。

打开一看,里面放着大量的食物、急救箱,以及登山用的大型背包。

箱子的角落里还放着两个小小的黑色箱子。

在游戏里,这种箱子叫做软件箱,是为了给PDA增添有用的软件而设置的道具。

箱子表面有着「Tool:Self Pointer」和「Tool:Map Enhance」的字样。

天助我也!

 

我毫不犹豫地拿起其中一个,插在PDA侧面的接口上。伴随着轻微的电子音,屏幕画面改变了。

在看似软件说明的段落下方显示着「确定要安装吗?」的字样,再下方则是是与否的选项。

当即选择了「是」。

随即显示出「请稍后」的文字,下方则是一条进度条。

更下方则是关于中途插拔可能引起故障的警告。

进度条到达100%后就出现「安装完毕。请拔出软件箱」的提示。按提示操作后画面又恢复成最初的扑克图案。

我又重复了一次,完成了第二个软件的安装。

安装的软件内容如下:

 

    Tool:Self Pointer
        模拟GPS机能。在地图上显示现在的所在地。
    Tool:Map Enhance

                地图扩充机能。在地图上显示每个房间的名称。

 

能得到从头到尾都非常有用的两个软件,只能说是幸运。

不过得寸进尺的我现在又开始念叨PDA搜索的机能了。

回想起刚才殚精竭虑地提防陷阱的事,心情不由再次低落起来。

 

好了,安装了软件后就能有效地活用PDA内置的地图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能轻易找到目的地,自己的行动范围就大了许多。

在游戏里,主人公他们是优先向着入口的大厅前进。

我也去看看么?

问题是目前还没亲眼确认的规则5.

那道规则应该是说我们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前向上层移动。

也许先到高楼层获取强力武器会比较好?

然而,我又想趁着规则8还没失效,想事先见见其他参加者。

但在此之前,谁知道规则5和8是不是跟我所知道的一样?

唉,这么想也理不出头绪。

为了让脑袋冷静下来,我又甩了几次头。

好吧,现在还是先去入口大厅好了。

先去确认大厅的情况,再试着慢慢整理情报。

要是发现有人的话也可以事先做好准备。

借助PDA的地图,我找出通往疑似入口大厅的巨大空间的最短路径,并开始了行动。

 

在沿途的房间中找到了还没生锈的铁管。

然而拿着这种东西,难保不会让他们心生疑虑,于是还是放弃了。

实际上在EP1里,御剑他们看到手持铁管的高山后,不就心生疑虑而远远躲开了么?

 

现在还想尽可能接触其他参加者并收集规则,要是被敬而远之就不好办了。

说到底,拿了铁管又能干啥?

难道我要按照规则袭击别人并且杀死三个人么?

脑袋再次作痛。

「咕—」

前所未有的剧痛让我不禁发出呻吟,抱头蹲下。

连眼眶里面也痛了起来,忍不住想吐。

杀害别人确实是恶行没错。

然而为何我的身体竟抗拒到这般地步?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话又说回来,我到底是个谁啊?   (←请想象成是平田的世界中的配音)

外原早鞍到底是什么来历?

事到如今我才察觉,自己的存在是如此飘渺。

被迷雾包裹的记忆里看来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只有这些情报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让我有种被设计了的感觉。

难道是被施了催眠术之类的么?

停止思考后休息了几分钟,头痛渐渐缓了过来。

我站起身,缓缓地舒展了身子。

确认身体没有异常后就离开了房间。

 

除此以外一路无事,走了一小时左右就到达入口大厅。

大厅相当宽广,并通向好几条路。

这一切都跟地图显示的一样,我不禁安心地叹了口气。

其中一边看起来是出入口,但远远地就能看到那里被卷帘门封着,整个大厅都有点昏暗。

把转移到大厅内部,我发现卷帘门附近有几个人影正调查着什么。

一边警惕地用柱子隐藏身影,一边小心翼翼地接近对方,渐渐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

大厅里有三人。如果这里是游戏世界,应该是EP1或者EP4的剧情吧。

然而游戏才开始了不到两小时。

如果是EP1的话,众人到达大厅应该是在快到六小时的时候。所以唯一可能的就是EP4了。

哎我真是的,这一切都只是游戏里的东西,哪有可能成真呢。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利用柱子的阴影继续移动,想确定对方的身份。

人影分别是一位男性和两位女性。

包含男性在内,有两人看起来是高中生的摸样,他们身上的校服更让人确信这一点。

剩下的少女体型较小,看起来像是小学生。

会不会是兄弟姐妹呢?

尽管对方看来不像绑架犯,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被观察的三人正潜心于调查,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这边的存在。

要是在这里攻击他们,说不定会违反现在还没确认的规则8而被保卫系统杀死。

说起来,游戏里3号的长泽勇治就是在差不多的情况下死掉的。

总而言之,能遇到人还是让我很高兴。

要能互相交换情报并且把握现在的状况,我也就不用头痛了。

而且这三人看起来没什么威胁,我也稍微松了口气。

再接近一段距离后,我开口喊道。

「哟,那边的三位,能问你们一点事么?」

 

听到声音,三人回过头来。

由于对方的眼神里流露出警惕,我见状决定不再走近。

现在的距离还有五米以上,如此一来他们也能比较放心吧。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觉醒来就在这了,现在完全摸不着头脑啊」

「这样啊,我们的情况也差不多」

对于我的提问,三人中唯一的少年搭腔道。

要是没说谎话,他应该也是被迫参加的吧。
少年的刘海稍稍有点长,但头发总体上还是比较短,再加上身上穿着制服,看样子应该是高中生。

年龄较大的那位女孩子则是一名穿着水手服、留着长长的黑发并戴着发卡的高中生模样的少女。

较小的女孩子则是位穿着连衣裙、用大大的缎带把头发绑在脑袋后的娇小少女。

看到他们的外表,我感到一阵异样,但因为现在最优先的是确认现状,所以暂时把疑问赶到一边。

三人看起来都没什么威胁,找他们确认规则也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的话还想进一步了解他们的PDA号码和解除条件,不过这大概只是异想天开。

「我想跟你们交换一下规则,可以吗?」

「规则,是吗?」

听到对方的反问,不禁有点头痛。

难道他们连最基本的情报整理也还没做吗?

恰在此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大~家~好~」

 那是一道温温吞吞的女声。

回头一看,一位小混混模样的瘦高男性和一位留着齐腰长发、身穿轻飘飘衣服的女性正向这边走来。

那,是绮堂,渚么?

无论怎么想,这种充满特色的打扮再加上慢悠悠的语调,让我觉得除了绮堂以外别无可能。

当然,她仅仅是游戏中的人物,并不存在于现实中。

然而眼前的人物们都跟我所知道的十分相似,以至于可怕的想象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没错,仔细一想的话……

卷帘门前见到的三人看起来跟御剑总一,姫萩咲实和色条优希一模一样,后面来的两人则跟绮堂渚和手塚义光别无二致。

然而在EP4里,应该是手塚和乡田在这里遇上总一他们。

不,要这么说的话,身为三号的自己能平安无事地站在这里就已经是异常了吧。

但就算接受这点,自己的行动所能影响的也只有「这里」的状况,不应该对不在场的两人也产生影响才对。

由于内心的动摇太大,我这时才发现自己思考时已经把这里是游戏世界的事当做前提,于是慌忙扭头否定这荒唐的想法。

然而这种想法依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也许是太专注于思考的关系,小混混模样的男人和一开始的少年之间的对话,我听漏了很多。

「——所以说从这扇门出去应该是不可能的」

「看来是了。看样子你们都琢磨挺久了吧」

 

入口的卷帘门关着,两位男性正朝卷帘门破开的地方探看。

至于三位女孩,似乎却在兴致勃勃地谈论服装的话题。

甚至看不出这帮女孩到底有没有理解她们的现状。这一点跟认真的男性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女差别先放到一边,我现在最想确认规则。

就算真的进入了游戏世界,现在的状况跟我所知道的游戏或多或少也有些差别。要是还存在其他差异的话,我想尽可能早点了解。

 

「不好意思,能打扰大家一下吗?」

我用适中的音量喊了一声,大家的目光就向这边聚集过来。

由于不大习惯被人注目,我有点难为情地轻咳一声然后继续道。

「我想事先确认一下各位的PDA里记载的规则。这可是至关紧要的事情」

「我也赞成。稀里糊涂地就触犯规则被人干掉可不好玩」

小混混模样的男人最先表示了赞同。

 

「这么说来,刚刚我们也说过差不多的东西嘛。

我也赞成确认规则。」

接下来少年也同意了。

女孩子们看样子是没有异议,没见她们提出反对。

于是我们六人围成圆圈坐到一起。

 

「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外原早鞍,是大学研究生。

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了,所以完全弄不清状况」

「接下来是我。我叫手塚义光。

  同样是回过神来就到了这里,然后到处闲逛的时候见到了那边的小姐」

接下俩,右侧的小混混也做了自我介绍。

尽管体型偏瘦,但身体看起来经过锻炼,力气看起来也挺大。

加上运动神经似乎也不错,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提到自己被拐来的经历时,他似乎很懊悔似的歪起了脸。

 

听到他的名字的瞬间,我的心脏几乎停拍。

外观姑且不论,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我真希望这只是个处心积虑设计的骗局……

 

「我呢~叫做绮堂渚~大家请多关照~」

接下俩,跟手塚一同出现的女孩也慢悠悠地自我介绍起来。

听到这话,不禁感到脱力。

我的脑袋几乎没法再思考。

跟声音相配,她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难以捉摸、不大可靠的感觉。

看那可爱的脸蛋,怎么也想不到她是二十……想着想着,绮堂突然笑眯眯地看向这边。

而且皮笑肉不笑的……这是所谓女人的直觉么?

总之她的年龄问题还是放到一边好了。

对了对了,在游戏里是自称18岁吧,嗯嗯。

 

「我叫姫萩咲实,各位看校服也应该能看出,我是个高中生」

她跟绮堂一样留着漂亮的齐腰黑发,头上戴着发卡。
服装则跟她说的一样是水手服。

看她目前为止的反应,应该是内向的类型吧。

运动神经看样子也不大好。

 

「我叫色条优希,呃,总之就是学生吧」

她最为年幼,绑着马尾辫,脑袋后还系着缎带。

是个纤细而可爱的女孩,看她刚刚跟女生们对话的样子,似乎是活泼的类型。

但也许是对手塚和我心怀警惕的缘故,现在摆出了安安静静的样子。

 

「我叫御剑总一,同样是学生」

最后,穿校服的少年也介绍了自己。

身材高挑,一头短发,也许在从事什么运动的关系,看起来身体也挺结实的。

从我这里开始、逆时针进行的简单自我介绍在此告一段落。

听了众人的名字,跟游戏里如出一辙。

虽然乡田被换成了绮堂,不过这大概是身为GM的工作之需吧?

总的来说跟EP4的开头非常接近。

难道我真的进入到游戏世界了么?

总之,姑且先根据游戏里的情报决定要如何面对每个参加者吧。

 

「好了,接下来开始确认规则吧。看样子规则1和2是大家都有的,所以就从3开始吧。我的机子上就有这一条」

规则3就在自己的PDA上。我边再次确认规则,边读给大家庭。

至于规则4以后的情况,姫萩的机子上有4,手塚和御剑有5,绮堂有6,姫萩、色条和自己有7,8则在绮堂、御剑和色条手里。

被确认的规则如下:

 

规则1   参加者会佩带着特制的颈圈。PDA中会写有各自的解除方式。如果在未达成条件下解除颈圈,颈圈就会启动,发出15秒警告后,建筑物的警备系统会攻击启动颈圈的所有者。没有停止启动颈圈的方法。   

规则2   每位参加者可得知9条规则中的4条。其中必定有第1、2条,馀下的会在第3至9条中随机显示两条。有5~6人的话,大概可知所有规则。  

规则3   PDA一共有13台。13台中会写有各自的解除条件,游戏开始时参加者会各自有一台。这里写的就如规则1所说。可以夺走别人的PDA,不过用别人的PDA的解除条件来解除颈圈是不可能,会使颈圈启动。必须使用初期配给的PDA中的条件来解除。   

规则4   最初会配给13台PDA加一台Joker机。鬼牌机是随机配给其中一名参加者的。鬼牌机具有伪装成其他13种扑克牌的功能。没有制限时间,也可能伪装无数次,但使用后要等待一小时后才能改变牌面。另外也不能与颈圈连线,同时,解除条有收集PDA或者破坏的话,这台机也不会计算在内。   

规则5   设有禁止进入区域。初期是在屋外。进入禁止进入区域的话颈圈会发出警告,无视的话会因颈圈被启动而被警备杀死。另外,第二日开始,禁止进入区域会由一楼开始扩展,最终会变成全馆也是禁止区域。   

规则6   开始后3日加1小时依然生存者会获得胜利,胜利者会平分20亿日圆的奖金

规则7   如在指定的战斗禁止区中有攻击某人的行动的话,颈圈就会启动。  

规则8   开始的6个小时内,全区域战斗禁止。违反的话颈圈就会启动。正当防卫除外。   

 

没有最后的规则9实在令人头痛。

如果跟游戏里一样的话,这道规则应该记载着所有的解除条件。

在游戏中,规则9本应登载在手塚的PDA里。但现在他的机子里似乎只有1、2、3和5.

似乎跟绮堂会出现在此一样,我们的状况跟游戏里有着微妙的差别。

话说回来,此时本应不知道规则4,结果我们却在姫萩的PDA上找到了。

要是在渚的PDA上有倒是可以理解。

虽说这些细微差异只要不造成致命的事态就没什么问题,我却再也无法乐观看待这些。

 

反思了一下,身为三号的我没死,应该不是造成这些差异的根本原因。

远在我做出是否要攻击御剑一伙的选择之前,这些细微的差异就已经出现。

换言之,有可能这从一开始就不是EP4。尽管相似,但却是一条独立的路线。

要是照EP4的剧情发展,就这样跟御剑他们一同行动的存活率会比较高,但现在看来还是摒弃这种想法为好吧?

御剑拿到色条笔记本上的纸片,写了一份规则一览。我边考虑着这些,边原样抄写了另一张规则表。

规则一览在今后也是不可或缺的。

 

「这是……开玩笑的吧?」

「听着就不像真的哪」

姫萩和御剑还在毫无紧张感地说着这些。

不过说起来,长泽没有死在这里,难怪他们缺乏实感。

当然,我也没有以自己的死让他们认清现实的打算。

哎,要是叫御剑拿命试试看,不知会不会答应呢?

反正他是寻死的人。

 

抄写完毕后又递给手塚。

他刚才也说想要一份规则表了。

我一边环顾众人,一边缓缓站起。

「结果还是不知道规则9么。不管怎么说,JOKER的存在也是个问题哪。

现在还是单独行动比较方便,我去看看周围的状况」

走到离众人稍远的地方,我边拍着屁股和脚上的灰尘,边故作轻松地说着,然后扭头离开。

 

会不会有点太造作了呢?

但我可不想跟他们一起等到战斗禁止的时间完结。

就这样呆站在这里太浪费了。

 

「外原先生,请等一下,大家一起行动不是更好吗?」

「只是去看看周围和探索一下附近的房间而已,一大群人去了只会碍事,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听了少年的提议,我头也不回,只是挥了挥手答道。

离开大厅后拿出PDA,开始把握周围的地形。

附近没有带仓库标记的房间,因此也不期待能找到什么物资。

考虑到今后,决定事先确认通往可使用的楼梯以及电梯的路径。

从这里出发的话,去楼梯那边会比较近,但看起来至少要花两小时。

哎,不过这时间也就是大致估算,不一定准确。

把握完路线后,我进而开始探索周围的房间。

即使是扩充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小房间,也姑且去确认一遍。
估计御剑他们在第六小时经过为止都会呆在大厅,我还是先把能干的事情解决掉吧。

 

一路上几乎一无所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这座建筑空有庞大的面积,却到处都是昏昏暗暗,一股尘土味。

我心情低落地穿过三岔路时,不经意地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哟,这不是外原吗。你在这干嘛?」

手塚从另一条路来到了这里。

尽管对这次不期而遇感到焦躁,看来我好歹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冷静。

我边竭力让心情平复下来,边故作轻松道。

「刚刚不是说了要探索一下附近了吗?你看起来也是一个人嘛,御剑他们他们呢?」

「嗯?老子可不想带一群拖油瓶行动」

说着,他发出了「咕咕咕」的笑声。

「我看你小子想的也差不多吧?不然也不会抢着要走」

 

我跟你有什么不同么?他仿佛在向我反问。

此刻,他盯着我的目光正透着这样的意思。

自然,我也不是什么大好人。

最初还没知道对方的身份。但现在接触到的人物说白了也只是游戏里的偶像。

视乎情况,我甚至做了有万一时杀害御剑一伙解除颈圈的考虑。

但那也是最后阶段的事了,而且游戏临近终结时主办方也可能举行附加游戏。

这样一来,没准可以无条件解除全员的颈圈,但天知道会不会有这种好事。

总而言之,还是先澄清他的误会。我可不愿被他当成同类。

 

「啊,我可没觉得他们碍手碍脚,可以的话还想跟周围的人合作闯关呐」

听了我的话,手塚耸了耸肩。

看样子是无语了。

「还以为你小子好歹算正常人」

「你是不是搞错正常人的定义了。总而言之,像这样任由策划这场闹剧的家伙们摆布,我可受不了」

我随口反驳道。

「策划?……你说策划……」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么一说,此时此刻知道这是一场真人秀的也就只有游戏管理员了。

也许一不小心就会给过分精明的手塚透漏了不必要的情报,想到这里就觉得没法安心。

 

「咳,算了,总之你小子就是想跟那帮家伙“同呼吸共命运”是吧?随你便了」

手塚转身准备从通往楼梯的路前进,我不由叫住了他。

「嗯,我有我的想法。至少,要是我们真的拼得你死我活,这可就正中背后那帮家伙下怀了,那可多不爽。既然他们的目的是要高高在上地看着我们打斗来取乐,作为报复,你不想让他们大失所望么?」

真要说的话,其实我仅仅是在针锋相对以牙还牙。

实话说,自己其实没想得这么深远。

但听到这话,他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狠狠地盯着我。

 

「如果解除条件不难,你说的也不是没法实现。但如果有谁的条件是要干掉别人,你让他怎么办?叫他站着等死么?」

问到这一点了么。

尽管手塚的目光看着令人心寒,但现在还是战斗禁止的时间,我也得以保持安心。

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在EP1里他似乎认为自己持有的10号的解除条件就等同于杀死别人,所以刚刚的话大概也包括他自己吧。

然后我也毫不示弱地反驳道。

「违反规则是不是真会死人,现在还不清楚」

「不过只要有这种可能性存在,我也无权阻止吧——对那些打算杀人的家伙」

 

他说的话非常在理。

我也曾经这么想过。

他对游戏背后的事还一无所知,所以我也没有能力阻止他动手。

然而这样真的好吗?

脑袋突然一阵剧痛,我不由以手扶额。

不惜伤人来保护自己,这样真能让我满足吗?

『要当个能为他人提供帮助的人』

耳边仿佛传来一道安详而苍老的声音。

不对,这不可能。

这里根本没有这号人。

只是幻听而已。

但这句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朦朦胧胧地浮现的身影。

这身影既带来满心温暖,又让我难过得想哭。

 

「喂,你怎么了?」

手塚的声音猛然把我拉回现实。

我这是在干嘛呢?

而且我到底想回忆些什么东西?

但无论如何,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应做的事。

闭上眼睛想了一会,我下定决心。

 

「我的PDA是3号」

说话的同时,我向手塚展示了PDA的画面,向他宣告道。

见我答非所问,手塚一脸狐疑,于是我接着说道:

「而解除条件是杀害三个人以上」

「你,说什么…」

手塚瞪大眼睛,往后退了一步。

会吃惊也是情理之中。

说到底,这话差不多等于公开说『我的目标是要干掉你』。

然而,要说的东西还在后头。

「没错,这大概是最危险的PDA之一吧。不过放心,目前我还没有杀人的打算。

  现在的想法是试着寻找其他的解除方法」

「…你以为会有么?你小子自己不是说了么,那群家伙渴望看到的可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啊」

「可能性挺低,但不见得没有」

「有啥根据?」

「首先,这是一场游戏。那伙人正期待着想看我们疲于奔命,在他们掌心中跳舞的丑态。
  扫一眼规则就能看出,他们在好些地方都特别费心设计了吧?

难道他们不是想通过这些安排让我们抓住仅存的希望,千方百计挣扎求生,然后以此为乐么?

所以按理说是存在其他办法的。当然,他们可不会体贴到让我们轻易得到」

 

听了我的解释,手塚陷入沉思。

思索了将近两分钟,他抬起头来,一脸严肃地向我问道。

「搞不懂。只是为了避免杀人,你丫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连解除条件都直接告诉人了…我说那该不会是JOKER吧?」

最后一句虽然是问句,听起来却不是真心问我。大概他自己也觉得不像吧。

然而,因为没法从正面解释我的行动,所以就开始寻找别的可能性。

大概就是如此吧。

「问我理由么。也对,直接对三个人下手反而比较简单吧。

但就算这样,我也宁愿找找别的办法」

 

明明是偶然相遇,结果却说了不少。

而且还包含了接近游戏核心的内容。

虽说包含了危险的内容,这却是对今后的行动影响深远的一幕。

往后只需直接采取行动。

接着,我以真挚的眼神看向手塚,提出了最后的问题——这同时也是我本人的宣言。

「——你不认为大团圆结局也挺有趣的么?」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One thought to “[翻译][KQ]致Happy End于你们 第1话 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