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C]卫城之魅——容器和内在 第一节:初遇钱涩

写在前面的:

卫城之魅是一个由数个短团最终组成大剧情长团形式的COC跑团计划。而这次的《容器和内在》是总体提纲上的第一章。位置如下——

第零章:朋友
第一章:容器和内在
第二章:灵魂的香味
……..

其中第一章和第二章的时间线是平行的,都是“朋友”之后的三年,当初的五个人现在都已经上了大学。司徒非和雨涛以及偶尔会出现的上官融在帝都的冒险。

其间司徒非和上官融已经成为了一对情侣,而雨涛依旧在搞基的生活中乐此不疲。除了我们熟悉的这三张面孔,出场的主要人物还有帝都支部负责人钱涩,本节的人物图便可以作为钱涩的外形脑补素材。

于是,下面请欣赏这离奇又扭曲的冒险吧。

第一节:初遇钱涩

守密人 22:27:45
某个平和的周六早晨(和苏队同一天),你们接到了负责你们的守密人的短信,于是来到了学校附近一栋平房的屋子里,在那里等待你们的,是本地区守密人钱涩。

戴着一副茶色眼镜的钱涩实际比你们大不了多少,然而刻意成熟的打扮让他显得和你们截然不同,你们进来时,他正在整理西服袖口的一枚扣子。

雨涛 22:29:15
慌忙整理了下自己的仪表,拘谨地说了句“你好”

司徒非 22:30:01
“你好”略显拘谨地走进房间,首先打了个招呼。

守密人 22:31:15
“哦,你们好。”

钱涩例行公事般向你们打了招呼。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文件夹。

“现在有一个事件需要你们去解决。”

司徒非 22:32:14
“哦?愿闻其详” 微微笑了笑道。

雨涛 22:32:37
在旁边默默听着

司徒非 22:32:38
/接过文件夹打开。

雨涛 22:33:24
/同

司徒非 22:33:38
/浏览内容之余,用眼角的余光扫视整个房间的陈设和钱涩的脸。

守密人 22:36:33
文件夹里的情况十分简练,是钱涩的一向风格。简而言之,本地区第二中学和第三十三中学的一些学生父母反映他们的孩子出现了间歇性失忆。有不少学生没有从放学后到回到家这一段时间的记忆,这种失忆现象在每个学生身上只会发生一到两次,除了失忆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良反应,但是因为家长以此向学校施压,所以校方无奈之下辗转委托到了守密人。

守密人 22:37:47
整个房间里摆放着数台电脑和若干电子设备,各种线路密布在地板上犹如蛛网一般。钱涩的表情像一潭死水一样平静,好像你们坐在这里这件事与他根本无关一样。

雨涛 22:37:34
“有这些学生的资料么?”抬头看向钱涩?

守密人 22:38:49
“有其中的几个。不过他们的家长并不希望孩子遭到任何形式的盘问。”

雨涛 22:39:27
“给我们看下吧”

司徒非 22:39:38
“这些就是目前知道的全部资料”?

守密人 22:41:28
钱涩把桌上一台笔记本打开,里面有数十名学生的基本资料。不过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学生档案。

守密人 22:42:02
“是的,简单的说,就是莫名的集体失忆现象。并且我可以保证那些学生并没有说谎。”

司徒非 22:42:51
/稍微浏览一下,看在年龄、性别、年级、社团、兴趣方面有没有什么共通点。也稍微看看住址是不是都集中在一两个地方。

雨涛 22:42:57
“唔…”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能把这些学生资料复印下么”

守密人 22:43:49
“没问题。”钱涩回答道。

房间里的打印机开始工作。

守密人 22:44:42
经过浏览发现这些学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共同点,年级和社团都很分散,连成绩都是上中下游全都有。

守密人 22:45:09
你们每人得到了“失忆学生资料打印稿”

司徒非 22:45:46
/同时注意一下,是两边的人数大致一样多,还是有明显的人数差别。

司徒非 22:46:20
“谢谢了。总之,我们要做的是调查失忆的原因并寻找解决方案?委托人是哪家中学?调查过程里能得到什么协助么?“

守密人 22:48:19
计算发现两所学校的人数差别不大。

“你的理解完全正确,委托是来自双方校长的私人委托,因为这两所中学都是在本地有名的学校,就读的也多是家境不错的学生。所以现在消息还在封锁状况,你们也不能太张扬的进行调查。换言之,就是校方能给你们的帮助完全没有。”

守密人 22:48:40
钱涩面不改色的说出苛刻的条件。

雨涛 22:49:16
“警察这边现在知道消息了么?”轻轻问到

守密人 22:50:01
“还没有通报警察。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可以通报的。”

司徒非 22:50:23
”原来如此…那么,能否提供校服或者放我们进去?“

守密人 22:52:08
“这两所学校都以严格管理而著称,至少我这里是帮不上忙的。”钱涩露出标准的遗憾表情。

雨涛 22:52:52
“是么…”嘴角悄悄露出点微笑

司徒非 22:53:00
“啊,我是指校方……不管怎么说,为我们行一点便利也不至于损害学校的声誉吧?”

守密人 22:55:17
“如果你们非要进入学校内部的话,我这边费劲一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过,你们想好进入学校后应该调查什么了么。”

司徒非 22:56:48
“呃,要不还是先做做基本了解?” 看向雨涛。

雨涛 22:58:25
“我觉得能有进入学校便利会比较好,随着调查的深入可能有要进入学校必要”沉静地语气说到

司徒非 22:58:56
/看看钱涩有何表示。

守密人 22:59:42
“哦,好吧。”钱涩又换回冷漠的表情:“办理这方面的事物大概需要三天时间。”

雨涛 23:01:14
“非常感激”轻轻低下头谢道

司徒非 23:01:52
(这人真可怕…看不出来到底在想什么)

”非常感谢。大致的状况已经明白了。但是如您所知,我们没有任何魔法或神秘方面的知识,调查中可能有诸多不便。所以,有没有这方面的支援呢?“

司徒非 23:02:44
”另外,有没有护身符一类的魔法道具出售?“
/说着说着,又想起三年前那个救命的护身符。

守密人 23:03:36
“这倒是没什么,于是,如果手续办好了,我会再联络你们的。”钱涩的声音依旧冷漠:“至于法术方面的支援,很抱歉,你们也知道,我们支部是新设立的,连一个正规的会法术的守密人都没有……所以法术道具什么的,只能从总社那边调配。”

雨涛 23:04:57
[这样没问题么……]心里不由得犯了嘀咕

司徒非 23:06:01
”哦…总社在哪呢?“ 不无遗憾地应道,然后切入到另一个关键的问题:”话说,关于报酬的问题…“

守密人 23:06:58
“报酬会很丰厚,如果解决的话,这点你们不用担心,从总社调配大概也需要三天的时间。”

雨涛 23:07:39
[三天…]

司徒非 23:08:35
”如果想要调配,首先得确定具体需要哪种道具?“

守密人 23:09:11
“是的。”

雨涛 23:09:34
“有没有单子之类的么”

守密人 23:10:49
钱涩在笔记本上调出了一个网页,里面可以输入你想搜寻的商品名称。

司徒非 23:11:34
/看看护身符类和一次性的攻击类道具。

守密人 23:14:11
聆听护身符
光亮护身符
传讯护身符
抗魔护身符

这些护身符都是1000元。

一次性攻击的武器最便宜的是一次性的攻击魔杖,1000元一支。

司徒非 23:15:11
前三个护身符具体是什么?
还有魔杖的效果是?

守密人 23:17:03
增强你的聆听5%

发出无法熄灭的光芒-5瓦灯泡

和同样持有此护身符的人进行传讯,范围一百米之内。

魔杖的效果是可以发出一个火球。

司徒非 23:17:48
”……………………………………能搓出怎样的火球?就是普通的火?“

守密人 23:18:36
“大概。。就是普通的火吧。”钱涩推了推眼镜说道。

司徒非 23:18:53
”呃,抗魔护身符又有什么作用?“

守密人 23:20:52
“这上面的写的是有一定几率抵抗对方的直接攻击魔法,但是我总觉得这一分钱一分货吧。这种一千块的护符…”钱涩评价道。

雨涛 23:21:39
[ 怎么感觉越来越是坑人的商店…]

司徒非 23:22:19
”唔,可以货到付款?“微微仰头,用无辜的眼神望着钱涩。

守密人 23:23:02
“啊,这上面的确有货到付款的选项。”钱涩回答道。

雨涛 23:23:52
“那就这样办好了”看看非

司徒非 23:24:09
(选项?……忍不住抬头看了看网址和标题栏,确认域名会不会是 www.taobao.com)

守密人 23:25:07
显然是一个你没见过的域名。

司徒非 23:25:56
(不管怎么说,能做出这种类似购物网站的东西,还真是与时俱进的神秘组织…)
/忍住捂脸的冲动偷偷想道。

司徒非 23:26:29
”那么这次任务有没有订金?“

守密人 23:26:54
“没有,我还不知道午饭哪里去着落呢。”钱涩双手一摊说道。

司徒非 23:27:24
”没有的话,我们也买不起更贵的了……老板,抗魔护身符来两份,要货到付款“

雨涛 23:27:41
[看上去好可怜…心里不禁捂脸]

司徒非 23:29:17
(能坐在有一大堆电子设备的办公室的人哭什么穷啦= = 不过话说回来,真想有天自己能有个这样的房间)
/暗暗在心里吐槽道。

守密人 23:31:14
“OK,那我帮你们下单了。”

司徒非 23:31:49
”没别的事的话我们这就出发?“

守密人 23:33:19
“嗯,我这里没有别的事情了。”

雨涛 23:33:43
看下手表确认时间

守密人 23:34:14
9:15

雨涛 23:34:47
“那我们这就走了”和钱涩道别

守密人 23:35:17
“回见。”钱涩和你们道别。

司徒非 23:35:21
”容我们先行告退。“末了再补上一句,”祝您中午能吃顿好饭(笑)“

浅色回忆

活在理想中的实用主义者、最扭曲的正派人、矛盾集合体的活标本。秉承爱情原教旨主义,在冬夜常常抬头仰望南天上的猎户座,妄想着有一天可以在某本书的扉页写上“谨以此书,献给我最亲爱的妻子,以及那些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的朋友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