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穢翼のユースティア——瑕不掩瑜(含图剧透)

在沉迷完神采之后花了1个星期不到的时间通掉了这货,8月社这次表现胜于之前的FA,但却还是进步有限。虽然就总的评价来说,是瑕不掩瑜,但可能因为是那“瑕”的位置的关系,“瑕”还是略为过于显眼了一些,而自己最后留下的感觉更多是一种可惜,一种恨铁不成钢的郁愤。

自己所想要喷的“瑕”还是放到后面,先把好话都说掉吧,虽然这当中有些部分是要看各人喜好了,这次也没打算写太多东西来品味和记述这个游戏,所以就从简了。顺便提一下当中会有好几个地方是和FA作对比的,基本都是以FA的TS作为比较对象,而不是全部,毕竟要我说的话FA除了TS以外也没啥有价值的东西了。

继续阅读

COC短团组《卫城之魅》基本介绍

That is not dead which can eternal lie

And with strange aeons even death may die

即使在TRPG中也属于冷门的方向。

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个人以为最有趣的。

邪神、真相或者疯狂。 没有复杂的检定和众多的战斗。

我们只是在求索——

以及,寻找自己内心真正的恐惧。

这就是COC,The Call of Cthulhu。

一些普通人的非日常冒险。

应该说,作为一个相当扭曲的DM,COC显然比D&D更适合我。因为前者重表演而轻规则,后者恰恰相反,是个重规则轻表演,或者至少说相对轻表演的体系。

我所爱的是制造出宏大曲折深邃的剧情,以及团中的角色自由自在的遨游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中,就如同开篇语所说的那样,这只是一些普通人的非日常冒险。当然,如果运气足够好,他们也可以逆天。同样,如果运气够糟,那么我不会心慈手软。

故事的时间是现代,故事的地点如题目所写是卫城,现在剧情已经开展了序章,序章的时间点在2010年,而下面即将要开展的第一章则是三年之后,也就是2013年,在世界毁灭之后。

那么,下面简略的介绍一下几位主要人物吧,这帮混蛋的图可真难配。当然,这版介绍的时间点都是2010年他们还是中学生的时候。

上官融

女,16岁,枫华学园高二1班学生。

班花,喜欢读书、音乐。平常经常因为懒得上课而翘课不来,但成绩一直不错。和司徒非、雨涛、苏伊士、维苏威四人是好友。从三天前开始就没有来上课,手机不通,家人也不知她的去向。加之学校里流传着奇怪的传言。所以其余四人很担心她的安危。尽管追求者众多,但现在依旧没有男朋友。好像有些暗恋司徒非。

DM注:人物形象原型为《BAKUMAN》里的亚豆美保,虽然本来我有更萌的LOLI可供选择,不过这是下面那个眼镜豆腐男指定的。

司徒非

男,16岁,枫华学园高二1班学生。

从小深受金田一漫画和侦探小说影响,经常刻意模仿名侦探,特意开发了“便携式侦探工具套装0.99beta版”并引以为豪。因为憧憬名侦探们的关系,更花了大量时间学习(自认为)跟侦探有关的技能,包括资料查找、计算机应用、隐匿、笔迹鉴别等。自从看了某少女作家写的侦探故事后,口头禅就变成了“侦探乃是探究真相,永不放弃之人”。 自称枫华学园推理研究会会长,但其实该社团从未得到学校承认,并且会员只有一人。尽管如此却从不气馁,总是坚信总会遇到真正懂得欣赏推理这门艺术的友人,并在为发展第二位会员而努力。 虽然性格有点奇妙,但待人颇为真诚,因此人际关系不成问题。也有人因为觉得他“为人很有趣”而跟他成为朋友。因所掌握的技能较为特别,经常被友人调侃“其实你不是侦探而是千面人才对吧”。因为同为复姓的关系,从入学起就对上官融怀有浓厚兴趣,后跟她、雨涛、苏伊士及其兄结为好友。

DM注:人物形象原型…….某个群里偶然看到的CG图,大概是某个GAL里的无良男主吧。


雨涛

男,16岁,枫华学园高二3班学生。

看上去不明显其实是相当的不良,称之为变态也无不可,偷拍狂,似乎和家里断绝了经济关系,在校园常能看到他兜售女生照片的身影,生活似乎靠着卖照片和入室盗窃勉强维持着,并且刻意把自己打扮成大叔的模样。对校园的内部了如指掌,因为偷拍以及偷窃掌握了相当多的潜行隐匿的技巧。 对天文有浓厚的兴趣,视力良好,能分辨大多数星星,但是喜欢带着一副黑色的镜框。 除了是变态这点表面上看是个不错的人,和司徒非在图书馆相遇后因为同爱读侦探小说而结为好友,多少有点自以为是的倾向,但对有着熟练技能的和有才之人一直充满着尊敬。

DM注:用毛御法川实啊……当然,你非要用的后果就是变大叔啦。


苏伊士

女,18岁。枫华学园高三9班学生。

戴着眼镜,黑色短发(略过耳),平常不是在读书就是在自己座位上趴着睡觉的女生。 由于体质实际上很弱,平时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总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不多话,显得有些冷淡。但一谈起自己擅长的话题,尤其是心理学,便立刻变得神采飞扬。除此之外,对一些冷僻的学科也很有兴趣,常常在座位上和家里堆满各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陈旧书籍。这些行为举止,加上略有些忧郁的气质和对危险事物神经质般的敏感,使得有时候她常会被视作是有些古怪。但在几位好友眼中,她其实是个随和而容易相处的人,对朋友也往往很珍惜。 父母常年不在家,因此实际上最亲近的家人是就读于隔壁班的哥哥。照顾着自己、好像什么都懂得(自然知识,历史,口胡,还会修电脑。。。)的哥哥,是苏从小到大崇拜的对象——成绩什么的,无视好了。 常常埋头于书堆的她尽管平时并不热衷交际,但是如果情况需要,也可以展现出一定的沟通技巧。跟司徒非的认识,即是因为在图书馆多次碰见,对对方借阅的侦探小说偶尔起了兴趣,主动开口去借来看的缘故……同样爱好看书的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并通过司徒而结识了雨涛和上官。

DM注:苏这个人选倒是出乎意料,右手男中的固法学姐。


维苏威

男,19岁。枫华学园高三10班学生。

苏伊士的哥哥(血缘关系,唔吸吸,窝神马也不知道)。平常话不多,但话多起来会很吓人对学习反应迟钝,留过一年级,现在高三。正经的事情除了化学实验和部分历史有一定的信心外,其他的一概处在白痴状态,就想赶快把高中混完了和学校说拜拜。打架很有自信,不过平常并不出手,常喜欢用自己半吊子的谈话本领来忽悠别人上当(当然,最喜欢忽悠自己的妹妹,恩)理想是开一个包括妹妹在内的后宫……

DM注:跑团里从来就没正经过的某人,最近很有可能纯粹变成他妹妹的玩偶,扳手能力一流自然人物原型是《永生之酒》里的扳手男了。

李雨晴

女,??岁。守密人组织成员

在《序章——朋友》里四位主角去旧物商店寻求帮助时遇到的店主爷爷的孙女,性格古怪,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守密人组织成员,并且好像在组织中的地位还不低。从第一章开始正式升职为华北地区守密人负责人,手下有隶属于她私人的事件解决队伍——独角兽调查队。

DM注:万年必备女性角色李雨晴,这位穿梭于我各个小说/剧本里的女性其构成大抵45%是现实中的雨晴,15%是穹妹(主要是外形方面),40%是我脑子里构建出的虚拟女性人格。

独角兽调查队

名义上是守密人组织华北区现场行动部门,其实从物质支持到队伍核心,都是李雨晴所代表的李氏家族提供,可以说是李家在克苏鲁事务上的私兵部队,我们的主角四人在不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了这个调查队,并且每人得到了一枚代表身份的独角兽徽章。

DM注:这标志的出处看过高达的都知道= =

无名邪教团体

从新千年开始在天朝沿海地区活动逐渐频繁的团体,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即使在守密人总部的信息库中,也只能找到这个也许是代表他们团体形象的图案,但毫无疑问的是不少奇怪残忍的事件都和这个组织有关,这个组织的正式成员至今未被抓获过,他们一般隐身于幕后,通过控制其他人来实施计划。

DM注:我觉得这标志就更不用我说出处了……..

在日留学生活记录——你所知道或不知道的日本(2)

到日本已经1个多月了,基本上来说该熟悉的也都熟悉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有不少感叹。比如买地铁定期卷的时候,因为第一次要在大站买,而且必须出站,所以我原本还在想这一进一出就又是160日元好不爽,结果工作人员不仅在班里的时候就很亲切,甚至在办理完后还问我是不是还要再乘车,我说是的,然后对方问我乘到哪,我说了之后对方直接免费给了我一张当日一次性车票,就是机器里可以买到的那种。这样我就不用特地再花冤枉钱了。想想这种很细节的人性化服务在国内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继续阅读

[5月第2周]晚霞里的圣歌声

“喏,给你饮料。”

傍晚的屋顶,天边的晚霞犹如火烧般浓烈,缺油的铁门在身后吱吱呀呀的响着,我的手里拿着两罐刚从楼下自动售货机里买来的咖啡,看到女友不知何时已经爬到屋顶的铁丝网外面,正悠闲的抬头看着天空。此时白色的月牙在东边的天际若隐若现,女友叼着的香烟在逐渐昏暗的屋顶闪着一点若隐若现的火光。

“喂,这样很危险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我心里并不担心,我走到日常放着书包的角落,靠着墙根坐在地上,打开了属于自己的那听咖啡。

“摩卡么?我记得我说过我喜欢蓝山的。”

“抱歉,自动售货机里都卖没了,小卖部现在也关门了。”

像猴子一样敏捷的女友一眨眼就从铁丝网上翻了回来,她拿起手中的咖啡,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口味后皱了皱眉。我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生怕她会一不高兴扭曲了那张完美的面孔大发雷霆,不过好在最终她还是拉开了易拉罐,一仰头咕咚咕咚的全都喝了下去。

嗯,这样就好,一切安好。

我在心里默念这句话时,女友已经靠在我身边坐下,她习惯性的抱着我的胳膊,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往常这个时候一般她都会说许多的闲话来消磨时间,不过今天却很安静,因为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十分钟后,我轻轻动了动肩膀,叫着女友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她发出安稳的呼吸声,已经陷入了睡魔的陷阱。

那是自然的,花费五百块从在医院当见习医师的死党那里弄来这种强力安眠药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咖啡买了摩卡没有买蓝山也是因为蓝山的咖啡罐颜色太浅了,如果被注射器扎了一个眼会十分明显。

为了今天,我已经准备了太久。

虽说死党拍着胸脯向我保证这种安眠药就是在耳边敲锣对方也不会醒。不过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小心为妙。我缓缓的从女友的怀抱中抽出手臂,其实她那柔软的身体和丰满的胸部我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我可不是那种会被自己下半身支配的不知道如何思考的人。

是的,今天我要为她,也是为自己献上宛若天使的歌声。

从屋顶角落里盖着的防水布下,我拿出了早就预备好的东西——一颗老式木柄手榴弹。

因为这座城市几年前还是战场的缘故,这种东西并不少见,往旧城区的废墟转一圈,就能找到各种武器的残余,一些战争孤儿就是靠捡拾这些战争垃圾换钱活着,当地市政府无力阻止或是为那些孤儿提供最基本的温饱,于是便默认了这一切,顺便也无视了每周都有几次的爆炸声。

我拧下手榴弹的旋盖,拉出了导火索,把手榴弹塞进女友腰部和墙体的夹缝,然后把导火索上的拉环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紧绷绷的导火索保证只要女友稍微一动这只手臂,不出5秒钟一百枚以上的破片就会把她打成一面筛子。其实女友对我一直不错,相貌又好,学习体育万能,还擅长家务。如果不是因为她眼睛的颜色我还真舍不得痛下杀手,可这就是命运,谁让她有着碧绿的眼珠,谁让她是个该死的斯瓦迪亚人。

做好一切准备,我提起书包,充满爱怜的拍了拍熟睡中女友的脸颊,顺便再次检查她无名指上的拉环,再见了宝贝,之前你一直想要一枚戒指,现在在这最后时刻,我就把这份礼物送给你吧。

今天回家的道路分外愉快,天边的晚霞渐渐褪去了红色,但我的心中却是一片热烈的旗帜,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罗多克人都不可能忘记五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的一个傍晚,斯瓦迪亚的禁卫军包围了城市里唯一的学校,在校长坚决阻止斯瓦迪亚人进入学校搜查所谓的罗多克抵抗军成员后,残忍的斯瓦迪亚人用迫击炮和榴弹彻底摧毁了学校的每一个房间。而在那让每个罗多克人都滴血的爆炸声中,还夹杂着学校里上音乐课的孩子断断续续的圣歌。

顺便一提,我的父亲就是那位校长,而女友的父亲,则是指挥那场进攻的斯瓦迪亚军官,后来听说他在东部边境的战斗中掉入了一个简陋的陷阱,肺叶被扎穿,因为斯瓦迪亚人的补给跟不上而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死在了两国签订和平条约的前一天。这个消息一度让我郁闷了很久,直到女友转入了我们这所学校。

推开腐朽的房门,回到只有自己的家中,我迫不及待的拉过房间里唯一一把没有露出弹簧的椅子,坐在了正对学校方向的窗前,今天是个值得赞颂的日子。我相信我的视野里爆出那朵红色的烟尘之花时,一定能听到当年的那曲圣歌。

我把背上的书包放在腿上,为了庆祝这个日子,我在特意花光了下半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一小瓶昂贵的香槟——剪狼毛牌香槟,父亲生前最喜欢的牌子。

我用力拉开书包的拉索,一枚类似戒指的金属环铛啷啷地从书包里蹦了出来,在地板上转个不停,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不属于我的熟悉的环状物,脑海中突然想到大概戒指这东西还是情侣样式的好吧。

然后,我听到了晚霞里的圣歌声。

—————————————————————————

文学少女天野银子开始的三题作文第二期,终于码出了自己满意的作品。

这次的三题是晚霞、少女、手榴弹,于是自然而然的是这样一个我擅长的扭曲故事。

嗯,其间还夹杂了《山那边的领主》的捏他,不过眼眸颜色为了配合封面图而改了一下。

呜嘻嘻,欢迎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