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铅华散尽是浮华——《叛逆的鲁路修》TVA剧情解读与展望(一)

对于鲁路修这部作品,太多的介绍已经显得毫无意义。从08年开始的票房黑马到09年的票房毒药,总是用大家预料未及的方式吸引了太多的眼球。各种搬运和介绍一来没有必要二来也非本人所长,时间过去这么久,终于能借空月的机会把自己这篇一拖再拖的文码完。作为一个鲁路修的伪非爱好者,能把这篇文字码完算是一件幸事。

之前在观看鲁路修第一季和人讨论的时候,我曾在一个回帖里提出过“鲁路修的剧本有《皇家骑士团2》风格”这样的说法。这个想法直到最近也依然在笔者的脑海里根深蒂固地存在着。个人认为,对于鲁路修这样稍显严肃意义的片子,从剧本立意和主题上去着眼比单纯地着眼于剧情的小修小补更能体味个中意义。同时作为向观众初次传达这个作品的一级媒体,动画本身对于立意和主题的传达水准,也体现着这个作品本身的制作水准。我们这里假设有一个具有一定深度命题的作品,如果动画本身对命题只字不提,只是基于最基本的商业片要求着眼于打斗、卖萌、杀必死,而靠动画本体之外的周边作品对故事世界观进行补完,那么无论原作故事如何优秀,但就这个动画而言不过是一个流于一般的商业片而已。因此本文所作的一切论述和评析,都建立在动画所传达和的信息和表现的演出之上,基于此而对动画本身作出一个评价,而不受小说等各种后来媒体修修补补的影响(其实是懒得去看了OTL)。正如本文标题所述,这是一篇只评价鲁路修动画的文章,此外不涉及其它。

 

下面就请跟随我,从鲁路修作品的主题和立意开始,去感受这部作品吧。我们将从分析鲁路修故事的框架和涵义开始,逐步过渡到对动画本身的一些评述。

 

骨架·Law-Neutral-Chaos

 

在早期的AD&D体系中,人的处世立场和政治倾向大致被划分为Law-Neutral-Chaos和Light-Neutral-Dark两条善恶轴。其中后者因为相对而言更偏向玄幻要素,较少为AD&D体系之外的正剧作品所采用,时至今日我们能在TRPG或者欧美RPG游戏里看到得比较多的是其变种的Good-Neutral-Evil轴。而前一条善恶轴因其对人物的政治立场的高度概括和相对客观采用面要宽泛得多。简单地介绍地一下的话,Law代表守序和秩序,重视人类社会阶级所衍生的秩序和支配权威;Chaos代表破坏、重建和混沌,看重个人利益和思想的解放高于一切,为此不惜损害他人利益;而Neutral代表在两种立场中的中立。这是对人类意识形态和社会形态的高度概括。而谈到对鲁路修这部作品对这一概念的演绎,笔者觉得有必要首先提一下由松野泰己领纲开发,于九五年在SFC上发售的战略游戏《Tactics Ogre-Let us cling together》,港台译名《皇家骑士团2》(以下简称TO)。《皇家骑士团2》可以认为是松野泰己的奥伽战争系列作里的代表性作品。松野泰己在这部作品中融入了深沉严肃的政治主题和社会哲学命题,发人深省。而这次的《Code Geass》至少在全剧立意上,颇能看到《皇家骑士团2》的影子。笔者个人妄测,大河内和谷口至少有一人当年是深受该作品影响的。在CGR2的剧情被删改得面目全非的情况下,我认为通过与《皇家骑士团2》立意上的类比能较好地贴近原剧本的风貌,体会它原本想要表达的主题。这也是我之所以不惜笔墨和篇幅提到这部游戏的原因。

 

限于篇幅,抛去TO复杂宏大的世界和历史设定,让我们看看TO剧情一开始的人物关系:在充满种族歧视的世界里,受到帝国各方面压迫的瓦伦利亚岛南端,相依为命的姐弟(姐姐卡绮娅,弟弟德尼姆)和弟弟的好友维斯,听到了数年前血洗自己家乡,身为赏金首的仇人来到附近的消息。为了私仇家恨,也为了飞黄腾达,他们开始计划一次暗杀行动。待到行动付诸实施时才发现,对方乃帝国圣骑士兰斯洛特,并非多年前血洗村子的同名暗黑骑士。圣骑士兰斯洛特和众人化解了误会后,以大义名分邀请众人一起为民族解放运动开始行动。在一次行动中德尼姆等一行人受命潜入一座被敌对势力占领的矿山,策反被压迫的当地民众起来武装暴动。他们胸中燃烧着对自由和解放的梦想,以为会一呼百应地得到众人的大力响应,结果对方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地冷淡。这里节选转载一段对白和评述,原作者:火花天龙剑 千里孤坟:

 

====================节选分割线=======================

 

对白节摘A:

-战争有什么用呢?战争只会带来憎恶……我们如果照那些人的话去做,至少还能得到食物,更不必被卷进战争里!

-如果你们轻举妄动,我们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就会被破坏。我不管什么解放军不解放军,都是一路货色。我们只想过我们自己的日子……我的儿子过去也说过和你相同的话,但他在半年前的战斗中死了!你们能把他还给我吗?

-没人想要战争。另外,你们自己也毫无胜算,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不想被卷入!

 

对白节摘B:

-你这可怜虫不配做人!不管你多么老,对加尔加斯坦人来说你只是一块会走路的石头罢了!你们不想要自由?你们不想活得有个人样?你们的尊严到哪里去了?

-我们需要殉道者。对那些不愿意战斗的人,我们必须杀鸡儆猴!

-蠢货。不愿为自由而战的人已经全被杀死了!不管我们杀多少都没有关系!那些人应当为能为瓦尔斯塔而死而高兴!

 

如果借用英国当代哲学家伊塞亚·伯林的理论,积极自由的定义原本分别为对自身命运的控制过程的渴望,消极自由则是对生活中自由行动的范围的欲望。剧中矿镇内瓦尔斯塔人的言行正是吻合了消极自由的特征,从所谓“自由的传播者”眼中,他们是麻木不仁的一众,过的是毫无尊严的苟且人生,因此而产生了以满足自身基本需求为要旨的作为;反之从所谓的“不愿为自由而战”者的角度看,他们所关心的“自己能够做什么 ”,“自己已经得到了什么”的答案却足以使相应的人群获得对他们所承认的“自由”的满足,并会以“知足”为由抗拒外界因素的妨碍。也许正是以此理论为依据,创作人构想了这么一个积极自由主义者对消极自由主义者强加意识的剧情。“你会遵照公爵的话去做吧……不然的话,瓦尔斯塔就没有明天了。”在这句话之后,玩家必须明确地表明立场,究竟是站在哪一方继续奋斗。可以说,这不仅是游戏分支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对玩家自身做人原则的提问,在选择之后,维斯必然会与主角分道扬镳,而玩家所扮演的主角,则将在自己亲手选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节选分割线=====================

在这里出现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的对立。作为被压榨方的人民,接受了自己被压榨的事实,比起抗争更加渴望稳定的生活和面包。而对于积极自由主义者来说,这显然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在他们看来这种苟且而毫无尊严的生活简直和畜生无异。上文里提到的“依照公爵的话去做”指的是要主角一行人伪装成帝国人对这些村人进行一次惨无人道的屠杀,杀人灭口的同时把屠杀嫁祸给帝国从而唤醒消极民众的生存危机感来掀起革命。各位看到这里想起了什么么?是的,这就是Code Geass第一季里Geass暴走导致尤菲米亚屠杀日本人事件的原型。从编剧的安排上看,ZERO要利用这样一次惨剧来增加自己的政治砝码,这和银英里核弹攻击威斯特朗姆在政治戏上的作用是类似的;同时他也因为手上沾满太多鲜血而无法停下革命的脚步。在故事角度这是一次必然。只是考虑到观众的接受程度问题和部分剧情承接上的需要,不能把主人公设定得过于厚黑,于是被安排成了基于Geass的暴走导致的失控。但是从通篇来看,这里其实成为了第一季剧情上的头号硬伤(关于这一点后面会详细讨论)。现在让我们先把话题回到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的对抗上,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之分,实际上也和Law-Neutral-Chaos的政治观点是暗合的。对于追求消极自由的人,他们更关心自己控制自己活动范围的能力,因此当命运的不公无法期望由制度来改良时,他们会选择向制度抗争,因此会带来混乱和牺牲也在所不惜。所以在乱世中,为积极把握自己命运而行动的人是不安定因子,他们追求自身自由之路必然伴随着混沌Chaos。而对于那些安于在制度下生活的人或者是被现行制度同化较高,在现行制度的分配准则下能获得较多利益的人,他们更关心保障自己眼下所拥有的一切。选择在制度下忍受不公的人,虽然命运把握在别人手中,但是只要知道服从,自己眼下独善其身是能够得到保障的,对他们来说改变世界不如改变自己。相比走上混沌之路为了获取自由而受到各方面约束身不由己(具体可以见双手沾满鲜血而无法停下自己脚步的鲁路修),他们选择放弃斗争过安稳的生活(具体可见想抛弃王族身份,和鲁路修一起生活的娜娜莉);而和制度同化程度较高的人,制度自然也会给予其更多保障,无论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满足来源于对他人的不公,他们都会自觉自发地去服从制度Law的管理,维护当前秩序体制的尊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自由的对立,是皇骑2和鲁路修里的第一个重要矛盾。

 

这一准则反映到个人身上就可以体现出人类意识形态和政治倾向上的差别。鲁路修和朱雀在第一季选择的不同道路即是如此:他们两人从第一季中即是两种政治观念的化身,鲁路修代表的是“人治”,当对社会不满的时候,采取破立的方式来改变社会。这样一来社会的进步速度快,但是必然伴随大量的牺牲,人治即“混沌”Chaos。而朱雀代表的是“法治”,当社会出现问题时,采取自上而下的内部变革措施来改变社会,也就是“秩序”Law。这两者一直以来并没有单纯笼统的高下之分,是两种不同的治世态度。这点玩过皇家骑士团2的人应该理解得比较深刻。皇骑2里的维斯,作为主角德尼姆始终的对存在,在和德尼姆分道扬镳之后,也会随着主角在Law、Neutral、Chaos路线间的选择而改变命运,他或是成为民族英雄,或是在制度下堕落为毫无尊严的走狗。“人治”的社会支柱在于人的素质和君主的个人意志,是高度中央集权的形式,当统治者为明君的时候,人治有着行政效率高,凝聚力强和体制精简的优点,银英传里的莱茵哈特就是一个例子。人治的缺点是过于依赖中心集权人物,当中心集权人物换代的时候往往引发再一次的“混沌”Chaos,因为没人能保证代代皆明君,加之个人无论如何英明神武也总有其局限性所在,因此一旦昏君掌权,社会就形同地狱。更别说明君也有昏头时,“人治”型社会的自我纠错和修复能力是比较低的,很容易发展成为盲目的个人崇拜下的独裁政治。“法治”的社会保障性来源于大众意志,也就是所谓“民主”。这种政治形式有自律性和一定程度上的自我矫正的能力。君主的意志不再强加给大众,大众的意志可以否定个人的意志。这样就是君主有了错误和过失,也不容易导致崩溃。但是相对来说手续繁杂,机构臃肿,行政效率低下,滋生腐败就是这种制度的弊端。银英传里的自由行星同盟就是例子。从纯历史角度看,两种政治手段没有哪种是绝对正确的,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有不同的分工。所谓历史大势,治极生乱,乱极入治,就是两种政治形态的交替。只有这样的更替,人类的历史才能不断地前进和发展。反观鲁路修的剧情,除了把姐弟换成了兄妹以外,你能说这不是皇骑2的开头?——家族、歧视、侵略、仇恨、误解、分道扬镳的友人,统统都具备了。这两者之间的斗争也是Code Geass这片子最重要的主线,是Code Geass的立意点。

 

在CGR2结尾部分,两方在战斗中的对话既是这两种自由的对立,也是对这一政治主题的点题和强化:

 

橘子:无主之力算什么!【Law,没有约束的自我意志之力的滥用只会造就混乱和牺牲】

 

阿妮娅:一定要依靠别人的脆弱男人!【Chaos,我不要机械一样的服从人生,我的力量由我自己判断如何使用】

 

鲁路修:那就要继续过逃亡生活吗,你想要那种整日提防别人暗杀的未来么?就算是为了你的未来……(没说出来的后半句:我也要改变这个世界)【Chaos,要将自己的命运凌驾于现有制度之上,只能选择改变社会】

 

娜娜莉:我根本没有那种希望,我只要能和哥哥两人在一起就好。【Law,服从就好,最低限度的保障就好,我只想守护自己的小小幸福】

 

卡莲:(接着鲁路修的话:抗争必不可少)我正是为此而在反抗组织中战斗至今【Chaos,选择破立】

 

朱雀:应该也有通过组织来实现的办法!【Law,选择秩序和内部改变】

 

卡莲:那么那些无法融入组织和制度的人该如何是好!你能说我做的是错的吗!别居高临下教训别人!【Chaos,无法和制度共存的人】

 

朱雀:那么那些只能在组织里生存的人又该如何是好!【Law,只能在制度下生活的人】

 

藤堂:如果服从于侵略者的做法,就等于认可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只知道这种活法。【Neutral,决不妥协决不背叛自己的善恶观,即使殒命也在所不惜】

 

这一部分的点题比较直白,无论是角色分配还是对话的点题扣题都算恰得其所。把洗白橘子这种口胡BUG先丢到一边不理(橘子君第一季第一话出来的时候可是视Eleven为猪狗,认为可以肆意欺凌取乐的渣人,就算要洗也洗个愚忠的王权骑士形象出来啊),你会看到秉持Law为自身正义的橘子和朱雀服从于以Chaos为自身正义的鲁路修,而和鲁路修一样以Chaos为自身正义的卡莲站到了鲁路修的对面。这就是正义的本质:每个人的意识形态都反映到自身的正义之上,他们根据自己的正义而决定自身的立场,但是立场又往往超脱于正义之外。一直以来伴随着鲁路修的卡莲在这一刻选择了再次破坏鲁路修立起的独裁统治,一直反对鲁路修的朱雀在这一刻为了ZERO镇魂歌——给破立者树起墓碑而和鲁路修携手。你能说他们谁是错的吗?橘子错了吗?想想恐怖袭击中被卷入的无辜难民和鲁路修之前的洗脑手段;阿妮娅错了吗?橘子明明知道君主是个独裁暴君还要助纣为虐;鲁路修错了吗?他一直都在一心一意为娜娜莉着想,为了娜娜莉的明天不惜背负起独裁者的十字架,已经无法停步;娜娜莉错了吗?相比起把自己的哥哥卷入仇恨和杀戮的漩涡,她只是希望和哥哥在一起快乐地活着——不要认为这是无力和无尊严,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渺小的,就是鲁路修,当他失去一切叛乱的资本的时候,天台的烟花也清晰地照亮了他的归宿(这里的剧本展开过快,缺少铺垫和自省,给人感觉R2里的鲁路修一会一个主意,根本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从第一季的魔王倒退回了高中奶油小生的水平,但是错在铺垫不足,而不是理念有错);卡莲错了吗?想想猪狗不如,也无法从现有体制中看到任何翻身希望的ELEVEN;朱雀错了吗?他和鲁路修在一起颠覆现有制度的话,确实也能发挥自己的才能,也能更快地终结动乱,但是他将无法在动乱中动员身为国家机器的警察去保护夏莉,鲁路修在行动前也将找不到可以托付的人来保护娜娜莉;藤堂错了吗?贯彻自己善恶观,站在弱者一边反对侵略者,殒身不恤。每个人秉持自己的正义,走出的路径却大相径庭,于是活人和死人们的国仇家恨,喜怒哀乐,承诺与背叛,携手与分离,幸福与悲伤交织在一起,编织出名为战争的画卷。

 

选择了Law-Neutral-Chaos这样的哲学命题,并贯穿在整个剧中,最后在战争中点题,点明战争的本质,并把这一概念在战争中明确化,具体化到每个人身上,让它没有成为高高在上的空泛口号和理论,并且在之前的剧情里也算予与了相应的铺垫(比如之前说到的夏利和娜娜莉的例子),这是CG做得成功的地方。手段也许不算纯熟和高明,但编剧对这一概念的表达还是到位了。这一点在近来的片子里很少见了。

 

对鲁路修政治上的主题的论述就暂时到这里打住,下次我们来看看鲁路修剧中更加个人化的故事主题要素:王之力Geass

7 thoughts to “铅华散尽是浮华——《叛逆的鲁路修》TVA剧情解读与展望(一)”

  1. 首先我觉得鸡鸭死这种片子,尤其是在第二季存在的情况下,完全没有必要扯上这么艰深的话题。在我看来,第一季编剧要讲的就是一个最简单的——得到了超能力的王子的复仇剧,当然,这个剧情里需要充满了扭曲。如果说剧情BUG,那么从一开始那几场利用对方机体指挥战斗就是充满了BUG的……不过毕竟是动画么,看着反骨仔一路砍过来也是畅快的。

    朱雀的设定我倒是不觉得编剧有考虑到那么多的寓意,因为很显然的一点,片中对于秩序和混乱立场的对比,并没有特意去描写,甚至可以说是草草收场,如果编剧对于这方面有想法的话,处理的也过于草率了,在我看来,朱雀存在的意义也依旧是日常的敌对阵营里的基友这种很普遍的设定而已。

    而后就到了第一个节点尤菲米亚的屠杀了。这里的处理实际上是编剧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如果按照剧中人物的需求来推断,反骨仔的确是没有理由拒绝尤菲的提议的——不管他是真要卸甲归田还是腹黑谋划篡权。可是这样的话不就没法演下去了么。那好吧,咱们来个鸡鸭死暴走好了……于是矛盾解决,编剧把剧情陷入了更扭曲的地步——其实到这里都挺好。如果之后接上更宏大的世界观以及如此靠谱的剧情,鸡鸭死能抵达当初0079的高度也未尝可知。

    可惜的是——————

    第二季烂到只能当吐槽剧看了啊。

    1. 这其实真没什么艰深可言。诚如所言,鸡鸭死就是一幕王子复仇记。编剧的考虑绝非去阐述政治,但为了让这个故事的世界观更加完整而加入了一些政治理论元素。11区的动画向来都有这种拉些理论大旗做虎皮而实际讨论的时候又点到即止的毛病。从编剧一开始的考虑去出发的话,确实主干思想不过就是想造成挚友在战场上的对立。而为了深化这种对立,强调这种对立的必然性,就把鲁路修和朱雀做成了两个政治理念的图腾。换句话说,这样安排的用意就是,这对挚友之间的对立是必然,是社会阶级对立的缩影。因此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从剧本动机上解释,这两个人物的政治属性是为了造成对立而服务的。你如果说这是编剧在装那啥,我也能接受这种观点,毕竟这片子里的描写不说深刻,离入门都还离得远。但是作为自皇骑后就很少能看到严肃讨论社会学方面话题的作品的自己,能看到有动画愿意来讨论这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高兴的。这比起其他的番组在主题上已经是一个成功。这是自己挺这片子(仅限第一季)的最重要理由,没有之一

      机械设定和战术这一方面的硬伤没有什么追究的必要,因为就像之前和妹控大人讨论的时候说的一样,所有的萝卜剧,要揪的话硬伤都是揪不完的。自己对这类片子的观赏方法就是接受那个世界的设定,你说有米诺夫斯基粒子那就有吧,你说没有了米诺夫斯基粒子最强的武器依然是装备了PS装甲的高达那就是吧。然后看看在那样的世界里,那样的条件下,导演能把想要表现的主题演绎到何种程度

      尤菲的屠杀那里的分析完全正确,编剧对于剧情的走向完全失控了。所以我说这里是第一季最大的硬伤。在接下来第二部分的讨论里,我会说明一下鸡鸭死这片子的另一个主题就是宿命。这里先暂时借用这个结论,本来这里的剧情安排如果顺着皇骑的风格,那应该是,鲁路修为了改造不公平的世间而扛起革命的大旗,一切的行动宗旨都是为此服务,但是即使在他一切均为此服务的精心算计下,尤菲的亲和政策把他和他的组织逼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最后,在身后跟着一连串被他的理想和大义所洗脑,放弃了和平的生活甚至家人的部下面前,在那些暗中为革命组织提供援助的强大利益集团的逼迫下,鲁路修在这里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就像皇骑2开始德尼姆选择的那样。然后鲁路修选了了亲手酿成尤菲的悲剧。就像妹控大人说的,到了最后,最重要的其实并非大义本身了。但是这种程度的厚黑和现实主义题材应该没有观众能接受吧,十多岁的观众们大概都更能接受一切尽在鲁路修掌握中这样的安排,认为鲁路修的部下们可以被轻易地说服,安心地享受尤菲给他们带来的新生活;一直指望着靠鲁路修发战争财的军火商也不会受到自身的利益需要和被肃清的恐惧影响,安然地让鲁路修悬印退休。于是编剧在这里编不下去了,弄出了Geass暴走这种事故。虽说历史本身就由很多偶然堆积而成,但是这种神棍一般的金手指做法对剧情造成的硬伤是永久的。在第二次的讨论里我会阐述鲁路修这片子的第二个主题,那就是宿命,这里先借用这个结论了。Geass暴走这样的神棍安排无论对社会学还是宿命的主题,都是一个巨大而无法弥补的缺口。相比之下,银英里的齐格之死,这种改变了世界的偶然中的必然,才更具有现实意义

      第二季那东西除了很少一部分能延续第一季的主题的剧情,之外的部分我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写,烂到恐怖啊233

      1. 【鲁路修在这里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就像皇骑2开始德尼姆选择的那样。然后鲁路修选了了亲手酿成尤菲的悲剧。就像妹控大人说的,到了最后,最重要的其实并非大义本身了。但是这种程度的厚黑和现实主义题材应该没有观众能接受吧,十多岁的观众们大概都更能接受一切尽在鲁路修掌握中这样的安排】

        如果让我来解这个矛盾的话,我大概会这么干吧——

        反骨仔和尤菲谈妥,黑骑团在内部有反对的声音下投诚,为了不激起布国内部的反对声,所以采用的不公开的投诚方法,一切都是暗箱操作。

        然后是几集欢乐祥和的生活。

        但是与此相对,日本原有抵抗组织的残余势力对此颇为厌恶,认为这是对大义的背叛,加上想搅事的某记者,在他们的策划下,这件事被捅到了布国的媒体上。

        随着媒体公开,布国内掀起了轩然大波,这种与恐怖分子妥协的事情必然无法被公众接受,在舆论的压力下,本来正在接洽中的投诚会谈陷入了僵局。然而为了妹妹,反骨仔力排众议用威望压制强制会谈进行。此时有圆桌骑士暗中找到了抵抗组织和某记者。

        很快,11区乃至布国各地都出现了自杀性恐怖袭击,并且全部留下黑骑团的印记,如此一来投诚谈判只有破裂,纯血派利用谈判的机会获得了黑骑团的驻地等情报,对黑骑进行了一次突袭,反骨仔即使有鸡鸭死也不能翻盘,只能仓惶撤退,此时……种花帝国向黑骑投来了橄榄枝。

        剧情进入世界大PK阶段,黑骑夹在布国VS种花和欧盟之间浑水摸鱼。

        1. 构思不错,但是放在鲁路修这片子里几个问题。

          1.档期,新番永远的痛。没记错的话尤菲之死已经是22话了,按照这个展开对谈判谈掰的大环境需要的铺垫至少需要做到24话,还别说之后几天安静祥和的日子,又有后来的变故,怎么看都不可能在26话内结束,如果你想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表达和演出效果的话。

          2.战线拉长。这里的战线拉长既指故事里的战线被拉长到种花联邦,也指动画制作上的精力被分散。从第二季在种花联邦上的种种BUG可以看出,故事里的种花联邦根本就没有经过认真详实的设定,属于需要的时候拉出来限制或者推进剧情,用完就塞回后台箱子里的背景,单薄得连一张纸都不如。论作为一个政治实体的影响力,大概连东晋后期蜂起的那堆山大王都比种花联邦强。把这种布景势力赶猪上树的毁灭性的结果,第二季已经暴露得清清楚楚

          3.重点渲染和描写对象被边缘化。如果种花联邦介入11区事务,就不是11区内部抵抗运动这么简单的事情了,会演变成种花联邦和布列塔尼亚两个大国之间的直接军事对抗。在这种战争规模下,别说黑骑团了,就连11区的地位都会变得不再重要,从11区变成11战区。就黑骑团的规模来说,它的影响力远超实力,实力也不足以做战争代理人。因此,如果反上面说到的第二条,给种花联邦详实安排设计出确实能和布列塔尼亚一战的实力和相应的影响力,那么他们向鲁路修投出橄榄枝的唯一理由,即鲁路修唯一的价值,就是被作为11区自由和解放的图腾被供起来,实际动员能力会被解除。然后被虚情假意地奉为上宾,吹成天神下凡,在黑骑团众人都飘飘然之后像梁山众一样,在合适的时机被和大义的大旗绑在一起,扔到特攻作战里充当炮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鲁路修靠鸡鸭死重新回到舞台中心,他的复国之路上的敌人从一个超级大国变成了两个。这将会是个无底大坑,而且可以预见地,以后只有靠层出不穷的金手指才能控制住剧情走向了。合理一点的结果是鲁路修用鸡鸭死或者干脆靠把妹手控制了种花联邦天子,借天子之手收复11区以后,丢下种花联邦自己跑了,种花联邦被人摆了一道还毫无怨言,发誓两边世代友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然后无视之后的一系列问题草草收尾。烂一点的大概就像苍炎的轨迹里那样,一个百来号人的佣兵团打着打着莫名其妙就灭了一个超级大国拯救了世界彰显了正义。很明显地,就是基于这个原因,第一季里的种花联邦才被设计为一个布景势力。当为了自圆其说而把它真的搬上舞台的那一刻开始,编剧就败了

    2. 其实和你还有和妹控大人讨论的这些,本来是打算放在第三部分开始一一吐槽的,戳一下编剧的本来用意,然后吐槽一下实际效果如何。不过现在叨嗑一下也没啥不好233,有人愿意动脑筋看自己的文总比自己一个人念个不停强多了

  2. 很多时候,Law-Neutral-Chaos这样的哲学命题依旧太过于笼统,单纯地划分阵营并没有任何意义,D&D再引入Light-Neutral-Dark其实更可以用来描述更为复杂的情况(当然也仍然只能是描述)。”分类“和”概念“永远只是工具,而非真实,然而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愚蠢地只纠结了那上面。

    如果人治对应chaos,法治对应law的话,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情况都并非单纯的人治或法治,于是想起一句话来:

    明明是比例和构成的问题,有些人总是简化为是与否、有或无的问题。

    至于战争的问题,情况就更复杂多了,单纯从当事者的理念去推断往往会不得其意,非理性因素和偶然因素所起到的作用往往比理性因素、必然因素还大。高举的大义名分虽然堂皇,但是重要的是旗号,而非大义本身。

    1. 事实上这两轴并不是只有Law – Neutral – Chaos三个极点的,既然称为轴,那自然就允许多个取值。在AD&D的阵营测试中,根据得分的不同,也能直观地在轴上反映出同一阵营内人的偏向性的大小。黑白一刀切的最直观反映就是R2中朱雀的痰桶化,不知道编剧出于何考,把朱雀由第一季中的Law阵营代表人物直接强化成Law的图腾,鲁路修也被推向Chaos图腾 + 妹控图腾,结果造成两个人物的刻画都变得很单薄。

      战争中,理念的对立仅仅是行动理由的一方面,是矛盾之一而不是矛盾全部,对此深以为然。这系列文的最终目的也不是宣传和强调本片中阵营对政治的决定性作用,而是先把CG的两个主题先分析摆开以后,由此去评析动画上的一些剧情处理在主题表达方面的得失。妹控大人想说的小竹很明白,但是小竹的看法就是,CG这个动画系列不应该被寄予对于一个艺术品的期望。这不单单是制作人能力方面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曲高和寡,有时太深入的主题并不见得能为观众所广泛接受。对于现在的动画和新番,能采纳这样一个具有严肃意义的主题,并能对大多数观众将其一些入门的知识和概念阐释和传达得比较到位,就算是很不错了。

      说到这里就想说句题外话。就像韩少,他没有什么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和人类学方面的学术造诣,但是他的时政博客胜在简单易懂,对大多数在这方面缺乏系统思考的读者,有一种更为直观的引导和启发效果。加上其博客巨大的影响力,这就是其最大价值所在。这种作用是专业学术报告比不了的,所以评选他上最具影响力人物的考虑,并不是拍脑袋的决定。同样的道理还有易中天。

      回到动画上,应该说第一季吸引到自己的地方之一,就是鲁路修的行动动机,是来源于很私人的理由,甚至你没法说清他的动机里面对妹妹能安心生活的新世界的渴望和对抛弃自己的父亲的叛逆哪个占到更多,这和R2里的图腾身份相比之下要丰满得多了。在11区动画里的角色大多行动理由冠冕堂皇,连反派都是苦大仇深爱世界爱得深沉,爱得想毁灭它的风气里,应该算是一种值得鼓励的方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