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果果喵与大佐老湿的小讲座——枫叶国法律制度豆知识(下篇)

大家好,欢迎收听大佐老湿与果果喵的小讲座之《枫叶国法律制度豆知识(下篇)》
咦,老、老湿等下,为什么标题整个换掉了?上次做到一半的系列呢?
你脑子里装的是豆腐吗,彪蹄党这种东西只能起一次效果好吧,而且既然已经把人钓上来了,我们干嘛还要伪装
这、这样喔……那今天讲什么内容好呢?


唔,先来这个吧

—————————————————关于定罪标准——————————————————
大家还记得上一期节目里,在说强推罪的时候,我有说过定罪是很困难的吗?
大家肯定只记得啪啪啪和萝莉啦~ ……呜痛痛痛痛痛!
咳,言归正传。跟不少欧美国家一致,枫叶国的法院在审理民事诉讼时,遵循的是“优势证据”(preponderance of evidence)原则。换句话说,证据比较有力的一方会赢得诉讼,无论优势是大是小
也就是说,只要法官或者陪审团觉得你看起来比较有道理,就会判你获胜?
然。但是在涉及犯罪——也就是刑事诉讼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时候使用的原则叫“排除合理怀疑”(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刑事被告人是被推定无罪的。想要推翻这一推定得到有罪判决,必须证明被告人被控犯罪的每一构成要素都排除合理怀疑。
嗯?这很难吗?
哼,我们这就来试试看,老婆——
什么事?
果果喵要我讲解一下“排除合理怀疑”的条件有多难,这是你的老本行了吧,来,让他见识见识
好,战便战!走,去决斗场!!
诶,咦………………!?

**********************************幻想法庭开庭*********************************
各位好,我是审判长拉姆达。幻想法庭第1428571号诉讼,现在开庭——
咦,老湿和湿母您们怎么换了身衣服?这是怎么回事……
肃静!公堂之上不得喧哗。
(明,明明嘴里还叼着烟……)
这是一个只由审判长、被告人和原告人组成的特殊法庭。果果喵,你是一起事件的受害人,而贝阿朵是事件的最大嫌疑人,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犯人绳之于法。首先,贝阿朵,请你来重新构筑密室吧。
海,海◯鸣泣之时…………!?
是。事件发生在一个密室。事发当天,原告人和被告人先后进入了密室。过了一段时间,目击者们敲门请他们开门,并发现了被告人和鼻青脸肿的原告人。房间的窗门全部完好并且从,密室里没有任何暗道。从两人进入密室到目击者进门之间,没有任何人通过房门。
我的回合!!看我的蓝之太刀:因为房间里没有别人,所以一定是贝阿朵揍了我!
哼,太甜了!我的回合!虽然房间里没看到别人,但也可能原本有第三者在,那家伙打伤了你然后光明正大地从窗户逃走了!
我抗议,门和窗都是锁好的
马达马达!有可能在犯人逃生以后,我顺手就把窗锁上了!
可恶,我要使用增援——据某多事的泳装侦探所言,密室的窗户早就被胶布牢牢封锁了,所以事件不可能牵涉到第三个人!
呜嘻嘻嘻嘻,还有可能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得鼻青脸肿然后跑来诬告我!
还想嘴硬吗,魔女——根据目击者的证言,房间里曾传出响亮的耳光声!所以这不可能是我自己摔倒的!
不行啊不行啊,完全不给力啊。果果喵你没法否定这么一种可能:你在密室里先假装大声争吵,然后狠狠甩了自己几记耳光,目的就是为了要诬告我骗取赔偿金!
这,这种牵强的理由都……
由于原告人兼控方律师无法完全否定辩方提出的合理怀疑,本席现宣布被告人的故意伤害罪罪名不成立,诉讼费由原告人承担,闭庭!
(群众演员)威~~~~~~~~武~~~~~~~
**********************************幻想法庭闭庭*********************************

果果喵你看,无罪推定+排除合理怀疑就是这么可怕。顺带一提,上面用到的开脱方法,比如对方是故意打伤自己或者是不小心摔倒的,都是现实中可以用到的理由哟
我、我现在彻底领教到了…… 但是话说回来,这样的话犯罪者不就很容易脱罪了嘛
正是如此。这背后的原因是,刑事诉讼里一旦被定罪,被告人将要面临无情的刑罚并被打上“犯罪者”的烙印,这对社会人来说是很严重的后果。
所以他们就宁可放过一千,也不愿错杀一个?
正是。事实上很大部分刑事诉讼里,被告人都会被判无罪,比如说在强推案里,被告人被判有罪的比例貌似还不到五分之一。
绕着绕着又绕回啪啪啪上来了~
(盯)总之,这种制度要白白浪费浪费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所以说这都是有钱人的蛋疼啊……

 

 

—————————————————钓鱼党的末日?——————————————————

上面的幻想法庭里,犯人使用的手法是“否定犯罪事实”。但是除此以外,还有其他的脱罪方法
比,比如说?
第二常用的就是“否定犯罪意志”,这基本上包括以下几类:“我当时是被强迫的”“我有精神病”“我当时喝高了/磕了药正high”
前两个还能理解,难道喝醉酒或者磕了药都可以合法杀人吗?
怎可能啦。跟前两个不同,受酒精或者兴奋剂影响并不能帮人完全脱罪,但可能会使被告人获得稍轻的判决——从性质上说,在冷静理智的情况下进行的犯罪,往往比一时冲动或者被化学物质影响的犯罪要严重
原来如此。那么还有别的手法?
然,“否定证据来源的合法性”也是诉讼中极为常见的手法。在刑事诉讼中,只要一项证据的来源合法性受到怀疑,就得把这项证据剔除不用
呜哇,御剑检察官会哭的啦
先不说像他那样捏造证据,取证过程稍微过激点就已经无法让法官接受了。比如说,为了证明某人偷了自己的古董而偷偷潜入对方家里调查,就算真的在他家发现失物也不能构成有效证据;不仅如此,反而会被控告入侵民居哟。
真是麻烦的要求……
这样就大惊小怪的话,接下来的例子没准会让你抓狂。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警察接到举报电话,声称一位A先生将在某月某日携带毒品上飞机,于是便去机场守株待兔。当天,乘客里果然有A先生在,于是警察就请A先生进小黑屋协助调查,最终从他随身携带的软膏盒子里发现了毒品。然而,因为根据本地法律,这种情况下警察没有对普通人进行强行搜身的权力,所以缴获的毒品不能作为有效证据提交
都,都指名道姓而且说明时间地点了还是不行吗?
你看,所以说想证明一个人有罪真是相当困难的
这么说,也就不可能有钓鱼执法了?
没错,要是敢钓鱼的话,没准执法者自己首先就会被控告吧。所以说,这是一个到处都贴着“No fishing”标签的国度口牙

 

 

—————————————————超人性化的国度?—————————————————
这样听起来感觉枫叶国超美好的……从上面的实例来看,感觉都比较宽松和人性化的说
对啊,所以就到处都有基佬满街跑了
……好,好可怕的国家喔
每一年,这边都有同性恋者游行,一大群基佬跟一小撮蕾丝边纷纷走上街头宣扬自己的取向……不仅如此,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只穿着内裤或者什么都不穿,嗯,真是噩梦般的日子啊(掩面
…………老湿,我们换个话题吧
说到活动,还有一个很受欢迎的节日:每年的四月份会有一天,在公共场所吸食大麻是合法的(平时只能在家自己抽),于是每年的那一天市中心都会挤满了人,大家都在忘情地high,警察则默默地在一边维持秩序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够宽松啊
嘛,不过有些地方却宽松过头了。果果喵,你猜母亲故意杀死婴儿的最高刑罚是什么?
按照故意谋杀来算,不判无期至少也得判个十五到二十年?
大错特错。如果是普通谋杀的话的确如此,但杀婴罪特殊——即使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也只能判五年有期徒刑
为,为什么会差那么远?
枫叶国的法律认为,母亲生产完后,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受到所谓的产后抑郁症影响——她们体内的激素水平跟正常水平不同,而情绪也不如平时稳定,因此,应当认为她们并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行动……

 

 

————————————————微妙的法律条文——————————————————
………………呜哇,这根本已经超越人性化的范畴了
嘛,欧美国家有很多法律看起来都是比较奇妙。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是它们的法律系统里包含了所谓的“习惯法”吧,有些奇妙的风俗或者法官拍脑门做出来的决定,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法律留存下来了……
老湿能举几个例子看看嘛
比如说,果果喵你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自由和开放的国度是吧?
那是。比如说,起码没人会公开歧视Gay吧
如果我说在这个国家里,直到1960年前后,还有活生生的人因为搞基触犯法律而被推上绞刑台呢?
乌,乌索嗒!
真的。又比如说,忘了在枫叶国还是米国的某地,任何跟处女啪啪啪的行为都是犯法的
那,那不就等于永远不能啪啪啪了?
嘛,虽然不知道当时的法官怎么拍脑门想出了这么匪夷所思的法律,不过实际上就算是警察也不会在意这种反人类的法律啦
不过对魔法师死宅而言,这样反而能拖更多的人下水就是了www
嗯,那么各位,让我们在因果的十字路口再会吧~(溜
等下!在用装13的台词期待再会之前,至少先规规矩矩地道个别吧,老湿——!!
呜还是走掉了……
不过,经过这两节的介绍,相信大家都对外国的法律体系有基本的认识了吧。那么各位,下次有缘再见吧~

永远的豆腐公爵

热爱翻译,热爱跑团,热爱黄油。

7 thoughts to “果果喵与大佐老湿的小讲座——枫叶国法律制度豆知识(下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